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452章 給趙浪好好的上一課



    屋子里的沉默持續了很久。

    趙浪雖然不是聰明絕頂,但現在也察覺到了一些問題。

    農家和醫家的信物,當然是極為古樸珍貴的。

    可他手里的竹簡,看上去也不輸,甚至還要比農家和醫家的信物,強上幾分。

    要說這只是一個普通竹簡,趙浪怎麼也不會信。

    加上之前老師說的話,趙浪已經意識到了什麼。

    再回想一下,之前老師的表現。

    時長不在莊子上,去咸陽城也不告訴他地方。

    還有許多類似的情況,現在回憶起來,原來是早有痕跡。

    最終,兩人相對無言了好一陣之後,趙浪才神色復雜,聲音里略帶幾分干澀說道,

    “老師,您真是...”

    不等趙浪說完,孔甲就干脆的點了點頭,他本來也就沒想著隱瞞,然後轉而問道,

    “浪兒,你也真是...”

    不等孔甲說完,趙浪也點了點頭。

    隨後又是一陣沉默。

    兩人的身份算是已經相互確認了。

    可現在卻有一個比較尷尬的情況需要面對了,

    趙浪是農家之首和醫家之首,按理說,和儒家之首應該是平起平坐的。

    可趙浪卻是孔甲的弟子,這就有點尷尬了。

    現在身份揭開了,可接下來有怎麼相處?

    “老師,學生我...”

    孔甲苦笑了一聲,說道,

    “浪兒,你如今已經是農家和醫家的首領了,這等奇事,亙古未有。”

    “你再叫我老師,恐怕不合適了。”

    哪怕孔甲想過諸子百家以儒為尊,但是怎麼也不敢想,讓同為農家和醫家的趙浪還叫自己老師。

    這還是他儒學深厚,內心強大。

    如果換成一般人,知道了趙浪的身份,還有那個可怕的猜想。

    恐怕早就站不穩了。

    看看一旁的陳平,就是最好的例子。

    趙浪也苦笑了一聲,他也沒想到自己老師的身份會這麼特殊,不過他並不覺得自己的身份會有什麼問題。

    于是回到,

    “老師,學生雖然是農家和醫家之首,但這些都只不過是個名頭而已。”

    “學生听聞達者為先,您學問高深,一直教導學生,難道現在就因為學生的身份有變化,就要和您斷了師生的關系嗎?”

    面對趙浪的問話,孔甲卻是老懷暢慰。

    他當然不懷疑趙浪的話,對方早已經是兩家之首了。

    之前自己的身份不過是一個鄉野的教書先生而已,趙浪還不是一樣,對他禮遇有加?

    想到這里,孔甲心中已經下定了一個決心。

    “浪兒,你有如此心胸,老師很欣慰。”

    孔甲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不過,你現在的確不太適合當老夫的普通學生了。”

    趙浪有些意外的看向對方,他還以為老師不會再糾結這件事了。

    就听到孔甲說道,

    “從現在起,你,便是我儒家之首的入門弟子了!”

    听到這話,一旁的躺好了的陳平,心中猛然一震。

    對儒首來說,這入門弟子的意義可是不一般的,這是要傳下自己的學識傳承!

    而且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儒首的入門弟子,也將是下一任的儒家之首!

    這是要做什麼?

    要知道,趙浪已經是農家和醫家的首領了,如果加上儒家,那就是三家了。

    他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離譜的事情。

    還好早已經躺好了。

    趙浪微微呼了一口氣,說道,

    “是,老師。”

    老師既然接受了他的身份,自己也不必推辭。

    而且,自己現在也的確用得到這個身份,最起碼招募一些儒生為自己效命,是沒有任何問題了。

    主要是公羊儒生現在的人數太少了,而且大多在咸陽。

    趙浪這時候才將地上的陳平扶了起來,帶著幾分不好意思說道,

    “陳平兄,剛剛實在是抱歉。”

    他只是想說出自己農家和醫家首領的身份,卻沒有想到自己的老師給了這麼大的驚喜。

    陳平這時候都不知道該怎麼和趙浪說話了,之前原以為只是一個志趣相投的小兄弟。

    卻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有好幾個額外的身份,還一個比一個讓人震驚。

    “農首,嗯,醫首...”

    “陳平兄就叫我公子浪便是,我的身份再多,我也還是我。”

    听到這話,陳平帶著幾分心悅誠服說道,

    “公子浪果然不凡,在下能遇到公子浪,是在下的福氣。”

    等兩人寒暄完了之後,一旁的孔甲才說道,

    “浪兒,見禮的事情已經定下了,就在三天之後。”

    “到時候你會見到一些大儒,還有各地的儒生,你可以早做準備。”

    趙浪點了點頭,他的確是需要人才。

    師生兩人商量了一陣,再說了一陣莊子上的事情。

    趙浪很快說道,

    “老師,如今天下不穩,儒家可有何安排?”

    趙浪問這話,還是有些私心的,如果儒家能在他和大秦撕破臉了之後,公然支持他,為他造勢。

    那他的機會會大很多。

    畢竟,沒有人比他更知道宣傳的力量。

    當然,這些事情,肯定是等始皇帝駕崩,他反攻大秦的時候。

    听到這話,孔甲臉上浮現出一絲古怪。

    他心中之前的那個猜想,也像貓爪子似的在心里撓著。

    但這一番接觸下來,他也能大概判定,浪兒似乎並不知道他猜想的那個身份。

    不然浪兒和始皇帝不會是這種反應。

    這就更沒法直接問了。

    只能是旁敲側擊,慢慢來試探,不怪他太過小心,

    他現在了解的越多,心中的疑惑卻也越多。

    因為這天下的形勢,發展的有些詭異。

    前一年,大秦還是風平浪靜的,但自從自己遇到浪兒了之後。

    整個大秦的形勢就似乎急轉直下,先是有天兆,而且一下子還出了好幾個。

    隨後,就是始皇帝遇刺,現在,各地儒生,尤其是南方儒生,帶回來的消息都不容樂觀。

    南方各郡現在暗流涌動,六國遺族們更是活躍起來,四處招募力量。

    所以,趙浪的這個問題,還真不好回答。

    他也不會像之前對其他儒生一樣,就那麼簡單直接的糊弄過去。

    而是準備趁這個機會,給趙浪好好的上一課,教一教對方,以後該怎麼應對這種天下大勢。

    微微沉思了一下,便找到了一個方向,問道,

    “浪兒,你身為秦軍,之前也隨始皇帝南巡,那想必是知道偽趙王歇身死之事吧。”

    听到這話,趙浪略帶羞澀的說道,

    “學生知道,此人正是我殺的。”

    砰。

    又是一陣悶響。

    陳平躺在地上,心里想著,

    他說什麼來著,這師生兩人談話沒結束之前,就不該站起來!

    哪怕孔甲自認心中早已經豁達,現在心里也有發蒙,身體也晃了一下。

    他之所以提到趙歇,就是因為之前大秦通報過,在雲夢澤擊殺了偽趙王趙歇。

    他就是想用這個例子,來警醒一下趙浪。

    哪怕是六國王族,如果不好生謀劃經營,也是身死的下場。

    畢竟就算他的猜測不成立,趙浪的身份也是極為特殊的。

    必須有這種對于天下大勢的把握。

    可是,誰知道趙浪居然這麼回答。

    孔甲這時候陷入了沉思,那現在這課該怎麼講?

    自己想用趙歇做反面的例子,結果這人就是自己的學生殺的。

    見老師提到趙歇,趙浪這時候笑著說道,

    “趙歇的確是個好人,對了他的弟弟趙桀如今也還在學生的手中。”

    這話趙浪倒是說的極為真誠,如果不是趙歇,自己也沒法坐實趙王的位置。

    趙浪接著說道,

    “老師,您提他做什麼?”

    孔甲眨巴眨巴眼,擠出一個笑容說道,

    “沒什麼,就是想說,如今天下形勢動蕩,你要多加小心。”

    “老師之所以這時候來遼東,就是想給你這個身份,也好護你周全。”

    “現在看來,卻是老師我多慮了。”

    听到這話,趙浪臉上浮現出一絲感動之色,回道,

    “老師的愛護之心,學生不敢忘懷。”

    看著趙浪的樣子,孔甲心中還是很感動的。

    他這個學生天資聰穎不說,更是尊師重道,為人和善。

    但是這課該上的還得上,越是這種時候,就越要讓趙浪有警惕之心。

    飛快的想了想,頓時想到了同樣在雲夢澤中出現過的陰陽家。

    秦軍也是通報過的,最後陰陽之主是下落不明。

    臉色一肅,然後說道,

    “浪兒,你利用秦軍擊殺了偽趙王歇,但也不可以自滿。”

    “雖然你如今身具農家和醫家的首領之位,可也絕對不能盲目自大!”

    說起這個,孔甲還是深有體會的。

    他自己當年為了儒家之首後,想著要擴大儒家的影響,于是發動了儒生四處宣揚儒學,沖擊法學。

    結果就是直接被始皇帝給圈禁在了咸陽十幾年。

    這些都是教訓。

    現在,趙浪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絕對不能讓他犯下類似的錯誤,于是繼續說道,

    “你可知道,諸子百家中,平日里極為神秘的陰陽家?”

    “他們的首領,陰陽之主更是神出鬼沒,連老師我也沒有見過他的真面目。”

    “但傳聞此人的實力,已經到了人力的極致!”

    “就是如此神秘的陰陽家,在雲夢澤被秦軍發現,雙方發生了一場大戰,陰陽之主下落不明,不知生死。”

    “所以,無論何時,一定不能過于張狂。”

    說道陰陽之主的時候,孔甲的語氣里帶著幾分慎重。

    陰陽家和一般的諸子百家不同。

    擅長煉丹,宣揚的學問也是帶有幾分鬼神之說。

    他要告訴趙浪的是,無論實力如何強大,如果胡來,也沒有什麼好下場。

    果然,此時趙浪極為贊同的點了點頭,他也覺得,凡事要低調一點,說道,

    “老師,您說的對,”

    孔甲也總算是露出一個笑容,這課總算是上成功了,只是不等他的笑容完全綻放,就听到趙浪繼續說道,

    “那陰陽之主的實力的確非同尋常,學生花了好大的勁,才殺了他。”

    這話趙浪說的極為真誠,陰陽之主的確是他到現在為止,自身武力最強的人。

    如果不是有‘正義’拍手榴彈,他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

    只是听到這話,孔甲的笑容幾乎是瞬間僵硬在臉上,身體晃動了一下,這次沒頂住,直接往後退了一步,才穩住了身形。

    好不容易緩過神之後,嗓子有些干澀的說道,

    “浪兒,你說什麼?”

    趙浪想了想,再往自己的懷里掏了掏,一陣叮叮當當。

    別說,這些東西雖然都不佔地方,但是多啊。

    最終拿出了一塊玉佩,笑著說道,

    “老師您看,這就是陰陽之主的信物。”

    孔甲看著面前的信物,他當然也認了出來,然後再次陷入了沉默。

    而這一次,旁邊總算是沒有其他的響動了。

    陳平在地上好好的,可眼神卻是有些呆滯,心里早就麻木了。

    如果說最開始趙浪暴身份的時候,他還稍微震動一下。

    可現在,他听到後面,趙浪殺趙歇,殺陰陽之主的時候,就知道,自己這次是跑不掉了。

    這種涉及到儒家,農家,醫家,陰陽家,還有六國余孽的秘聞。

    只可能讓自己人知道。

    自己的選擇也就兩個,要麼成為自己人,要麼被人拋尸荒野。

    他不想選第二個。

    趙浪用余光微微看了眼陳平認命的樣子,嘴角頓時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

    孔甲深深的呼了一口氣之後,才艱難的回過神,說道,

    “浪兒,你當真殺了陰陽之主?”

    趙浪干脆的點點頭,把當時的情形略微說了一遍。

    沒有提‘正義’牌手榴彈。

    孔甲听完,神色莫名的說道,

    “原來如此。”

    一代陰陽之主居然就這麼死在了自己的學生手中,他難免的有些唏噓。

    趙浪這時候帶著幾分期許,接著問道,

    “老師,您還沒有告訴學生,儒家以後的安排?”

    孔甲眨眨眼,他剛剛是想講課來著,但這不都被打斷了麼?

    只能眨眨眼,說道,

    “此事事關重大,老師我也不能倉促回答。”

    “今天就先到這里吧。”

    等他這兩天找找材料,再給趙浪上課。

    今天這課是上不了。

    趙浪當然也沒有意見。

    一旁的陳平听到這話,才總算是松了一口氣,慢慢悠悠的站起來,心里已經想著怎麼開口投效了。

    就听到,孔甲突然問道,

    “對了,浪兒,你可還有什麼事情,沒有告訴老師的?”

    孔甲覺得自己還是要慎重一點,問清楚才好,免得下次還出現這麼尷尬的情況。

    趙浪想了想,既然已經攤牌了,不如都說了,于是扣扣頭說道,

    “老師,學生也是如今的趙王。”

    砰,砰。

    房間內這次響起了兩陣悶響。

    (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