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正文 第176章 意外發現的猛料



    離春節還剩下十天,江爸已經打電話催了。

    江帆墨跡著不想回,主要是不想回去應付老家的那堆親戚。

    今年可沒少騷擾他,都是些嫌貧愛富的主。

    實在懶的應付。

    當然主要還是最近晨練頗有成效,感覺腰里又有勁了。

    關鍵核心則是每天早上都有美麗迷人的少婦陪練。

    周三上午,劉曉藝過來匯報了幾個工作安排,又討論了幾個年後的重點工作,臨走的時候說:“晚上我一個同學叫去酒吧,你陪我一起過去坐會?”

    江帆下意識的又想搓臉,你同學叫你去酒吧干嘛要拉上我,但沒有說出來,問:“什麼同學,怎麼叫你去酒吧,不會又是你的追求者吧?”

    劉曉藝道:“你想啥呢,女同學!”

    江帆更是驚訝:“你這同學經常泡酒吧?”

    劉曉藝道:“誰知道呢,意大利回來的,或許生活方式跟我們不一樣!”

    江帆道:“那你一個人去就行了,拉上我干嘛?”

    劉曉藝道:“人家有男伴呢,我一個人去不好!”

    江帆搓搓頭皮,一臉沉吟:“要不把你表哥拉上去?”

    劉曉藝道:“帶表哥不合適,你要為難就算了!”

    得!

    這女人以退為進都學會了!

    江帆無奈,只得答應下來。

    感覺江湖套路太深,身邊的女人除了家里兩只,都一個比一個精明。

    有時候想,女人太精明了其實並不好。

    像家里那兩只一樣,憨一點單純一點才是男人之福。

    晚上吃過晚飯,江帆和劉曉藝去了約好的酒吧!

    酒吧這種地方,江帆當年沒少去,現在已經不去了。

    上次去還是帶著兩個小秘去體驗生活,結果體驗感卻不怎麼好。

    兩個小秘去了一次再也不想去了。

    酒吧那種躁動的氛圍不太適合江帆現在的心境。

    容易讓荷爾蒙分秘太多,這不是什麼好事。

    在酒吧門口打了個電話,江帆和劉曉藝進去找半天,才在一個角落的卡座上找到她那位同學,長的還可以,看著很洋氣,一看就是出去見過世面的人。

    身邊還有一位男士,三十歲左右,自信沉穩事業有成的樣子。

    “曉藝這里……”

    女人先看到劉曉藝,起身招招手喊了一聲。

    劉曉藝扭頭看了眼,就和江帆過去了。

    到了近前,女人先打量江帆,然後對劉曉藝說:“曉藝,男朋友不錯啊!”

    江帆臉上掛笑,心里則膩味,這種應付之詞他自然听的出來。

    劉曉藝說:“別瞎說,不是男朋友。”

    “不是男朋友?”

    女人驚訝,又打量江帆幾眼,似是在猜測江帆身份。

    不是男朋友帶過來干嘛!

    轉了幾個念頭,說:“不給我介紹一下?”

    江帆沒有等劉曉藝介紹,自己報了家門:“我叫江帆,是劉曉藝的朋友。”

    “你好你好!”

    女人跟他握了下手,顧不上細問,也給兩人介紹身邊的男士。

    劉曉藝本來想介紹,見他自報家門,就眨眨眼沒有吭聲。

    男人叫馮子奇,一家投資公司的部門經理,也算是成功人士。

    身份是好朋友,但具體好到什麼程度就不得而知了。

    劉曉藝給江帆介紹了她同學,叫謝文靜,可看著卻一點都不文靜。

    客套幾句坐下,謝文靜就看向江帆:“帥哥喝點什麼?”

    江帆掃了一眼,說:“就芝華士吧!”

    劉曉藝就瞥他一眼,可很少見江老板喝洋酒,要麼白酒要麼黃酒,或者黃酒,除了應酬場合,從不喝紅酒,更不喝洋酒,到不是有什麼情節,純粹是喝慣了白酒。

    喝慣了白酒的大多都喝不慣其他酒。

    現在要芝華士,明顯是跟著馮子奇點的。

    馮子奇喝的就是芝華士。

    這習慣藏拙的毛病什麼時候才能改一改。

    一點個性都沒有了!

    謝文靜又問劉曉藝:“你喝點啥,黑牌蒙絲娜?”

    劉曉藝點點頭:“隨便,我不挑!”

    謝文靜不信道:“你還不挑?以前這不喝那不喝的。”

    劉曉藝道:“那是以前好不,早就不挑了。”

    謝文靜就給她點了黑牌蒙絲娜,給江帆點了芝華士。

    酒水很快上來。

    聊了幾句,馮子奇問江帆:“你做什麼的?”

    江帆笑道:“我做短視頻應用。”

    馮子奇一听就沒啥興趣了,互聯網是草根聚集之地,不知道多少互聯網民工報著美好的夢想加入創業大軍,一批一批的破產,卻依舊前赴後繼,死掉一茬又長出一茬。

    就跟燒不盡的野草一樣。

    馮子奇是搞金融投資的,對互聯網不陌生,更接觸過隨便弄幾台電腦,招幾個程序員開發個app就到處找資本拉錢的創業者,早就見慣了那些草根在資本面前的卑微。

    心里還挺納悶,謝文靜的這個同學听說很有些能耐,之前在頂級投行工作。

    怎麼帶來的朋友是個互聯網草根,莫非是想拉投資?

    畢竟劉曉藝之前在投行干過,有這方面的人脈。

    不過短視頻行業也就那樣了,有潛力的也就那幾家。

    大多數都是半死不活掙扎在生死線上。

    “劉小姐怎麼去互聯網公司?”

    馮子奇又問劉曉藝,明顯對劉曉藝有興趣。

    漂亮女人,特別是劉曉藝這種樣貌氣質俱佳的漂亮女人,太容易吸引男人的目光。

    劉曉藝道:“不太喜歡金融,我覺的互聯網公司挺好的。”

    這話馮子奇不愛听,作為金融從業者,而且算是行業中的精英,听到這種話自然會本能反駁,本來想忍的,結果還是沒忍住,說:“金融是行業食物鏈的頂端,我還是第一次听人說不喜歡金融,小靜說你之前在紅杉,是不是競爭壓力挺大?”

    劉曉藝挺詫異,忍不住看他一眼,說:“還好吧!”

    江帆也挺詫異,金融行業這麼多鋼鐵直男?

    馮子奇微笑道:“能進紅杉的機會不多,听說你家里有些關系?”

    劉曉藝點點頭:“有一點點!”

    江帆更是詫異,臉上卻不動聲色。

    看了看劉曉藝,又看了看謝文靜。

    一看就知道同學關系不咋樣,最多就是普通同學,不然怎麼會連對方的家世背景都一無所知,讓馮子奇這位優越感十足的金融行業的精英在這里指點江山。

    人家老媽是魔都大行長。

    老爹更牛。

    那可不是有點關系。

    而是關系大大的有。

    馮子奇道:“真是可惜了,你要留在紅杉鍛煉上幾年,應該會有提升的機會,不管是從行業影響,還是個人的職業前景來說,留在紅杉也比去互聯網公司強,你們那公司咋樣?”

    “挺不錯!”

    劉曉藝隨口應付著,心里卻已經開始埋怨同學。

    怎麼帶了這麼一只奇葩。

    哪來的這麼強的優越感。

    回頭絕逼被江老板笑話。

    更郁悶的是謝文靜還在幫腔:“哎,我說你是不是太沖動了,紅杉多好,我們想進還沒有機會呢,你怎麼就跳了呢,現在那互聯網公司給你開的多少年薪?”

    劉曉藝說:“三十萬吧!”

    謝文靜更覺的可惜:“才三十萬,你在紅杉都五十萬了!”

    劉曉藝就看看江帆,那意思仿佛在說:听到沒,工資給的太少。

    江帆面無異色,只當沒看到。

    端著杯子示意了下,準備跟馮子奇踫一個。

    結果馮子奇沒端杯,笑著說:“晚上還有點工作要加班,就不喝了。”

    江帆端著杯子有點騎虎難下,只好看向劉曉藝:“咱倆踫一個?”

    劉曉藝端起紅酒杯跟他踫了一下,喝了一大口,下去半截。

    謝文靜看了看江帆,又看了看馮子奇,什麼也沒說。

    劉曉藝看了看老同學謝文靜,又看了眼馮子奇,也什麼都沒說,主動岔開話題。

    聊了一陣。

    謝文靜起身道:“咱也去蹦一會吧,熱一下身吧!”

    馮子奇就跟著起身,看了一眼劉曉藝。

    劉曉藝說:“我就不去了,你們去吧!”

    江帆也沒起身,同樣笑著說:“我也不去了!”

    謝文靜看看劉曉藝:“哎呀,你怎麼還是這麼沒意思,來了酒吧不玩等于白來!”

    劉曉藝微笑道:“我對蹦迪沒啥興趣,你們去吧!”

    謝文靜不強求,和馮子士一前一後走了。

    只不過馮子奇走的時候又看了眼劉曉藝,還掃了眼江帆。

    明顯有點遺憾。

    等兩人都走了,江帆才道:“你還有這樣的同學?”

    劉曉藝道:“老同學嘛,人家非要叫我來,總得給個面子。”

    江帆笑道:“听說你家里有點關系?”

    劉曉藝挺郁悶:“這個玩笑好笑嗎?”

    好吧!

    江帆問道:“金融圈的精英是不是優越感都很強?”

    劉曉藝道:“不能說是全部,但大部分優越感都挺強,有些高學的金融男思想之齷齪做事之惡劣簡直能顛覆人的三觀,這也是我不喜歡金融行業的重要原因之一。”

    江帆問道:“有多齷齪?”

    劉曉藝道:“這麼說吧,之前在投行時,有個部門女經理工作太忙顧不上生孩子,流產流了三次,結果好多男同事不但不同情,反而把這事當談資嘲笑,有女同事看不過去說了幾句還被罵,甚至遭到人身攻擊,言詞之刻薄令人嘆為觀止。”

    江帆問道:“人性的丑惡被放大了?”

    劉曉藝點頭道:“人性都有丑惡的一面,但其他行業都有最基本的道德觀在約束,金融圈則不然,金錢至上的價值觀壓制了人的道德觀,人性的丑惡容易被無限放大。”

    江帆又問:“馮子奇這樣的算是正常的?”

    劉曉藝道:“再正常不過,都說搞互聯網的看不起搞金融的,但搞金融的從來就沒有看得起過搞互聯網的,即使跟你客氣,那也是因為你讓他有利用的價值,如果你在人家眼里沒什麼利用價值,把你當個路人甲應都算好涵養了。”

    江帆那個無語:“我陪你來就是巴巴跑來讓人鄙視的?”

    劉曉藝道:“這不能怪我,誰讓你老是藏拙。”

    江帆牙疼:“我總不能上來就說,我是抖音的老板吧?”

    劉曉藝想了想,這話到也沒錯,上來就亮身份,那不成二傻子了。

    只能怪老同學和帶來的男伴太沒內涵,都不知道謙虛,真神面前裝大神。

    江帆道:“等回來了咱就走吧,這地方太躁!”

    劉曉藝點點頭,她也不喜歡酒吧氛圍。

    結果沒幾分鐘,馮子奇和謝文靜就回來了。

    兩人正準備告辭呢,謝文靜就飛快說:“哎哎,一會給你們介紹個牛人。”

    劉曉藝就順口問道:“什麼牛人?”

    馮子奇微笑道:“一位做海外投機交易的牛人,藍海資本听過沒?”

    兩人對視一眼,感覺要脫戲。

    這就等于當著皇帝的面問你見過天子沒有。

    怎叫一個怪異了得。

    劉曉藝忍著笑,說:“听說過!”

    這下輪到馮子奇驚訝了:“你還知道藍海資本。”

    劉曉藝點點頭,越發不想說話了。

    知道藍海資本有什麼驚訝的,真是大驚小怪。

    馮子奇想不通:“藍海資本一直很低調,從來不跟同行接觸,連金融圈里的好多人都沒听過,你竟然知道藍海資本,確實讓人有點意外。”

    劉曉藝淡淡道:“听人說過一次。”

    江帆問了一句:“你認識藍海資本的人?”

    馮子奇看在劉曉藝的面子上,勉強點了點頭:“認識他們一位主管。”

    劉曉藝不想再待了,正準備走人,結果謝文靜又爆出猛料。

    只听她道:“你們不知道吧,藍海資本很厲害的,听說在海外炒外匯和美股期貨從來就沒有虧過,馮子奇從那位主管那里弄到消息,也跟著賺了不少。”

    “還有這種事?”

    劉曉藝驚訝了,不動聲色看了江帆一眼。

    江帆不動聲色,但不急著走了。

    本來還沒在意,但听到這話可就沒法不在意的。

    馮子奇瞥了一眼謝文靜:“這種事就不要再到處亂說了。”

    謝文靜道:“曉藝又不是外人,不會給你說出去的。”

    說罷還對劉曉藝說了聲:“是吧,曉藝?”

    劉曉藝點點頭,又看了江老板一眼。

    心想我是不會說出去的,可正主已經听到了。

    這可怪不得我。

    江帆不動聲色,給劉曉藝使個眼色。

    劉曉藝多聰明,瞬間心領神會,問:“這事有風險吧?”

    馮子奇考慮了一下,已經說出來了,就說了說:“是有風險,他們簽了保密協議,出賣商業機密可是要犯法的,不過那人挺貪,之前在投資公司時我跟他有過業務上的合作,有信任的基礎,就把消息賣給我,他出消息,我出資金,利潤我兩平分。”

    劉曉藝挺納悶:“這種機構都有一套嚴密的防範措施,怎麼可能會被泄秘?”

    馮子奇笑著說:“措施都是人制定的,再嚴密的措施也會有漏洞,只要想找,總是能找到的,不然怎麼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世上永遠不缺少聰明人。”

    劉曉藝點著頭,又問了幾個比較關鍵的問題。

    馮子奇看樣子對她比較放心,並不擔心她說出去,都說了。

    江帆一直沒有吭聲,就臉色平靜的听著。

    心里並沒多少火氣,反而覺的實在太巧。

    今天要是不來,或者走的早一點,還不知道藍海資本出了問題。

    更有種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的感覺,還有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的感慨。

    正所謂夜路走多了,總有一天會遇到鬼。

    當初兩個小秘就抄過作業,結果抄到了溝里。

    更不要說外人。藍海資本的收益率太驚人了,只要有機會,江帆覺的換了自己,也得冒著那百分之一不被發現的風險抄作業,這種誘惑沒幾個人抵抗的了。

    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也要試一下。

    萬一沒有被發現呢?

    是人都有僥幸心理。

    兩人也不急著走了,重新坐下听馮子奇科譜金融圈的一些秘聞。

    等了一陣,馮子奇手機響了起來。

    接完電話,對三人說:“人到了,我去接一下。”

    謝文靜忙起身:“我跟你一起去!”

    江帆和劉曉藝沒起身,看著兩人走遠,才互相望望。

    劉曉藝問:“藍海資本出問題了,你都不知道?”

    江帆嗯了一聲:“所以今天來對了。”

    劉曉藝不太清楚藍海資本的事情,問:“流程上出了問題?”

    江帆搖頭:“我也不太清楚,流程應該沒問題,多半還是貪婪惹的禍。”

    劉曉藝道:“貪婪是把人推向深淵的源罪,但我覺的還是藍海資本的收益太驚人,所以才讓人明知在犯罪,也要冒著把牢底坐穿的風險出賣商業機密謀利。”

    江帆嗯了一聲:“其實早就想到了會有人挺而走險,但沒想到是在這種地方,通過這種方式發現的,不過也算是給我提了個醒,以後的投資策略得改變一下了。”

    劉曉藝挺好奇:“改變投資策略?”

    江帆點頭:“在謎底沒有揭曉前一定要把答案藏好,現在的流程還不夠嚴密,聰明人還是可以摸清楚投資方向,回頭得多打幾次敗仗,給一些人消消貪欲。”

    劉曉藝挺無語:“別人都想常勝不敗,你卻想著打敗仗!”

    江帆笑道:“常勝不敗不是好將軍,打了敗仗還能打勝仗的才是好將軍。”

    劉曉藝琢磨了一下,覺的有點道理。

    7017k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