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76章 挖坑



    PS:碼不動了,就這些吧!

    景紅秀會不會賠光江帆不太清楚,但對她的那些親戚真是一百個不放心。

    看著就不像讓放心。

    特別那個表嫂,一看就不像善類。

    跟他老家的那些親戚太像了。

    只不過看景紅秀信心滿滿一臉頭鐵的樣子,江帆也不想潑她冷水,二十歲的妹子,即使已經打工數年,也吃了不少苦頭,但還是天真,不是看不透,是歲數決定的。

    普通人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與人為善,好人總比壞人多。

    等真正活明白了才發現都是被灌輸的。

    江帆在深城待了兩天就趣聞,又去了杭城。

    江欣終于來了,放假幾天墨墨跡跡不知道在干什麼。

    說是研究生的事多,江帆只信了一半,也沒偷偷看妹子的私生活。

    這個不能亂看……

    江爸江媽在西湖附近的一個小區租了一套房子,弄了個臨時小家,打算住上兩年,等江南里的房了裝修好,老房子翻修改造完再搬家,不想一直住酒店。

    三居室的房子,一百平左右,剛好住下一家人。

    還算江爸考慮周全,沒租個兩居室讓江帆來了還得去住酒店。

    唯一的缺點是空調不太給力,只有客廳有空調,而且制熱效果還不太好。

    睡個覺凍死人。

    住慣了溫暖舒適的別墅,江帆只睡了一晚就有點受不了。

    上周過來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去住酒店了。

    江爸只好找人換了空調,還給三個臥室也裝了空調,白白便宜房東。

    背過江爸江媽,江帆問江欣︰“宋凱呢?”

    江欣說︰“回家了!”

    江帆問︰“談的咋樣了?”

    江欣說︰“本來我倆都打算好了,上完研究生留在京城奮斗,現在又不確定了。”

    江帆問︰“怎麼不確定?”

    江欣說︰“我想來杭城,以後不想離爸媽太遠。”

    江帆問︰“宋凱願意嗎?”

    江欣說︰“當然啊,但是工作你得給我們安排。”

    這個不是問題。

    不過江欣能想到這一點,江帆就很欣慰︰“總算長大了。”

    說的好像自己長不大一樣的。

    要是有得選擇,誰不願意待在父母身邊。

    江欣沒想過回老家,也沒想過去那些三四線的小城市,將來工作和生活的地方最少也是省會城市,帝都雖然好,但杭城也不差,現在爸媽準備在杭城落腳了。

    杭城自然成了就業首選。

    反正有親哥給安排工作,不用為找工作頭疼。

    江欣也問江帆︰“哥,听說我那兩個小嫂子父母去了魔都?”

    江帆嗯了一聲。

    江欣就問︰“你將來打算咋處理,我想想都替你頭疼。”

    江帆想了幾個法子,但都不怎麼靠譜。

    也挺頭疼。

    不過跟親妹子討論這個不太合適。

    就撇開話題道︰“你顧好你自己就行了,不要瞎操心!”

    江欣撇了撇嘴,不想再問了。

    真操不來親哥的心。

    吃晚飯的時候,江帆和江爸商量了下過年的事。

    結果沒做通江爸的工作。

    江帆不太想回老家過年,但江爸江媽不想在外面過年,外面再好,過年終究還是要回生活了大半輩子的地方心里才踏實,或許再過幾年有可能在杭城或魔都過年。

    現在就算了吧!

    杭城連個認識的人都沒,過年冷冷清清的沒什麼意思。

    還是老家熱鬧,親戚朋友全在老家。

    杭城待了三天,江爸江媽和江帆先回家了。

    江帆回了魔都,準備安排一下年前的工作再回。

    沒有折騰別人,江帆自己買了張高鐵票坐高鐵回魔都。

    開車得三個多小時,高鐵就快多了。

    一個小時就到,省時又舒服。

    到了魔都,老陸開車來接他。

    見了江帆不忘提醒︰“江總,你該注意下人生安全了。”

    江帆嘴上答應,心里也贊同,但就是落實不到行動上。

    當年也很羨慕大佬們出門前呼後擁,秘書拎包,保鏢開道的排場,可如今想要東西唾手可得,卻反而不羨慕那些華而不實的東西了,真要是活成那樣,還哪來的自由。

    哪天想吃個冰棍還得考慮一下形象。

    這哪是人過的日子。

    太騷包了,遲早被扒個底掉。

    上了車問老陸︰“家人都接過來了?”

    陸志軍一邊打火一邊道︰“前天過來的。”

    江帆又問︰“父母呢,怎麼安頓的?”

    陸志軍說︰“和我弟弟過,我有時間就回去看。”

    江帆點頭,把父母養老,把兒女養大,是男人這輩子最大的責任,剩下的那都是在盡到這兩個責任的前提下才考慮的事情,和‘衣食足而知榮辱’的道理是一樣的。

    父母不能不管,即使不在身邊,也要常回家看看。

    就算回不去也得常打電話。

    說了幾句家里的事,老陸又問︰“江總晚上有時間沒,我媳婦想請你去家里吃個飯。”

    江帆問道︰“家里方不方便?”

    陸志軍說︰“方便,家里就媳婦和兒子,沒別人。”

    江帆點頭︰“那行,我下去過去!”

    老陸說好,心里斗志滿滿。

    老板願意去家里吃飯,這就是一種態度。

    年輕人的時候大家都在說,只要努力就有希望,唯有勤勞才能致富。

    等活明白了才發現,說這些話的不是老板就是管人的。

    現實的情況時,勤勞致不了富,甚至養不了家。

    只有跟對了人,才有可能掙到更多的錢,才可以改善妻兒生活。

    所以選擇大于努力。

    陸志軍跟過好幾個老板,也曾付出過一腔熱血,但都沒有得到多少回報,直到在金星大廈當了保安部經理,日子才算有了起色,已經打算干到退休,不想再選擇了。

    老板的態度就是他工作的方向。

    自然想跟老板保持親厚。

    只要能讓妻兒過好,大多數男人都敢舍得一身剮。

    把江帆送回四季花園後,陸志軍一邊開車一邊給媳婦打電話叮囑。

    請江老板去家里吃飯只是一個提議,不確定江老板會不會去。

    就沒準備。

    現在已經實錘,自然要好好準備一下的。

    陳金玉听了緊張的不行,問︰“你們老板喜歡吃啥,中原菜我不會做啊?”

    陸志軍說︰“不用你做中原菜,就做幾個你最拿手的就行了,老板沒那麼難伺候,就吃個飯,也別弄的太鋪張,你準備五六個菜就行了,最好多弄幾個涼菜,現在的人大魚大肉吃膩了,每次吃飯只有涼菜能吃個差不多,肉菜就沒不剩的時候。”

    陳金玉說︰“那我一會去買菜。”

    陸志軍說︰“不要弄大菜,弄幾個家常菜就可以了。”

    陳金玉答應著,問︰“酒呢,我要不要給你們買酒?”

    陸志軍說︰“酒不用買了,過來的時候不是帶了兩件酒嗎,就喝那個!”

    陳金玉說︰“那個不行吧,你不買兩瓶好酒?”

    陸志軍說︰“那個好,放了二十年了,外面想買也買不到。”

    等叮囑完,車已經到了公司。

    陸志軍把車停下轉了轉,見沒啥事,心里一直惦記著晚上老板去家里吃飯的事情,也沒心思想工作了,干脆交待了一下,干脆提前回家,給媳婦幫忙去了。

    物業和抖音科技分開後,老陸成了物業公司的一把手。

    其中一個好處,就是可以自由分配工作時間。

    只要沒什麼事,除了江帆一會有人找他。

    就算在家里睡覺也沒人管他。

    不過陸志軍很自律,從來不會無故不來,更不會偷懶,到現在只要沒事還親自帶著保安晨練,即使家里有事但只要不是大家,也都會下班回去再處理。

    很少上班時間跑回家干私活。

    其實心里明白,考第一名要付出加倍的努力,而考到數第一卻很容易。

    第一名和倒數第一在老師的眼里是不一樣的。

    而員工是什麼樣子,老板其實心知肚明。

    ……

    四季花園冷冷清清,雖然兩個小秘每天都會過來收拾,但人不在就沒有人氣,習慣了生活中有姐妹倆的歡笑和伺候,看著冷冷清清的客廳還真有點不習慣。

    江帆上樓轉了一圈,就下來去了公司。

    兩個小秘不在,他可不想一個人在家里發悶。

    幾天沒見呂小米了,感覺這秘書有點懶洋洋,見了他都不起來,就打聲招呼,坐在秘書的辦公桌前該干什麼干什麼,連電腦上的蜘蛛紙牌都不關掉,逾發明目張膽。

    江帆過去瞅了一眼,大為驚訝︰“你還玩這?”

    呂小米這才望望他,連忙把紙關掉。

    江帆仔細打量幾眼,問︰“怎麼玩這些小孩子玩的東西?”

    呂小米抿抿嘴︰“小孩子可玩不來這個。”

    江帆就批評她︰“上班時間玩游戲,你這秘書比我還要清閑啊!”

    呂小米臉扭到一邊,偷偷撇撇嘴。

    你這老板不在,秘書除了咸魚還能干嘛!

    江帆沒再說她,轉身進了辦公室。

    呂小米這才站起來,跟著進去給泡了茶。

    然後拿著電子薄過去給匯報工作,除了一些既定工作的推進了落實情況,還有一些公司最新的動向和收集來的行業消息,甚至還有藍海資本那邊送過來的金融圈的動向。

    江帆听完問了一下︰“年前的禮單準備好了沒?”

    呂小米說︰“我也不太清楚,劉助理說這個不用給你匯報了。”

    江帆一怔,看了她兩眼,心里一個大問號。

    呂小米很淡定,臉上一點異色都沒有。

    仿佛是在陳述事實。

    江帆轉了幾個念頭,沒有再問,又問了幾個其他問題,就讓她出去了。

    然後心里開始琢磨,秘書和助理這是真有故事了?

    這都開始上眼藥了,要沒問題才有鬼。

    作為一個職場老鳥,江帆也是從員工過來的,這種小把戲如何能瞞的過他。

    挖坑的辦法有多種,但呂小米明顯還是太嫩。

    這眼藥上的太明顯,雖然她說的是事實,這種事情確實沒必要給他匯報的,不知道比知道好,但既然問了,秘書就算不給助理補台,至少也應該委婉一下。

    說的這麼直接,明顯就是想給劉曉藝上眼藥。

    或許呂小米自認為說實話沒什麼,但在江帆這種職場老鳥眼里,不用放大鏡都能看到里面的細菌,要連這也听不出來,那十幾年的摸爬滾打就白混了。

    感覺有點不好。

    怎麼能內卷呢?

    江帆坐在辦公桌後想了會,沒讓秘書請助理,而是起身出了門。

    到劉曉藝辦公室看了一下,沒人,也不知道去哪了。

    打電話問了問,陪她媽去保養了。

    江帆那個無語,秘書在閑的玩蜘蛛紙牌,助理也翹班了。

    而且翹的光頭正大,都不知道找個借口掩蓋下。

    中午在食堂吃了頓午飯,江帆也不回家,召集高管們大中午的開會。

    劉曉藝也來了。

    幾天沒見,這女人竟然把長頭發給剪了,著實讓人意外。

    江帆很是看了幾眼,心里對比前後的風格變化。

    等討論安排完年前的工作,就去了劉曉藝的辦公室。

    在會客沙發上坐下,江帆問她︰“怎麼把頭發剪了?”

    劉曉藝問︰“是不是不好看?”

    江帆仔細審視兩眼,之前是過肩長發,現在剪成了垂肩短發,還用了支發卡,將一邊的頭發攏到耳後,看上去少了些自信和強勢,多了幾分柔美和書卷氣,感覺比以前更舒服。

    “比前面好看!”

    江帆老實點頭,又問了句︰“是不是發型變化也是衣服一樣代表不同的心情?”

    劉曉藝也點頭︰“對啊,最近在看歷史,還看了不少書,發現女人太強勢了最後下場都不會太好……說下場不好不太合適,應該說是對婚姻和家庭不太好,雖然時代不同了,可從婚姻和家庭的角色來看,太強勢的女人往往都會給家庭帶來一些主太理想的結局,我媽也說我性格太強勢,讓我改一改,我就把頭發給剪了。”

    江帆驚訝︰“你媽也覺的你性格強勢?”

    劉曉藝道︰“對,我有時候听不進別人的意見,只要我認為是對的,就一力堅持,這還得賴我媽,她從小就讓我自信獨立,要有主見,不要人雲亦雲,現在又說我強勢,我覺的在父母眼里,別人家的子女永遠是完美的,自家的再優勢也會挑出一堆毛病來。”

    這個到是實話。

    大多數父母的眼里,永遠都是別人家的孩子優秀。

    自家的再優秀,也總會挑出些毛病。

    不是嫌棄子女,而是習慣了拿別人家的優秀孩子督促子女上進。

    不過……

    賴媽就不對了。

    江帆笑道︰“你媽讓你自信獨立和你強勢沒有必然聯系,自信獨立並沒有錯,但听不進別人的意見是你自己的性格問題,這應該賴不到你媽頭上吧!”

    劉曉藝想了想︰“確實賴不到我媽頭上,不說這個了,你有事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