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74章 助理敲打秘書



    春節馬上到了,大家都在忙著總結。

    企業在總結,各行各業同行在總結。

    具體到互聯網行業,也在三天兩頭的披露各種行業數據。

    今天是2016年估值排行TOP200強名單。

    明天就是最具投資價格的TOP100強入圍名單。

    各種榜單讓人眼花繚亂。

    隨榜單發布的,還有好多互聯網公司的數據。

    江帆也看了看榜單,里面都是些耳熟能詳互聯網大公司,比如小米、滴滴等,當然了現在還算不上大,只不過互聯網行業獲得的關注比較多,听上去很大。

    也關注了下同行的數據。

    發現抖音的注意用戶量和快手還有不小差距,但元旦幾天爆發式增漲後DAU已經超過快手公布的數據,站上了5000萬這個大關,只不過抖音科技不會出現在這些榜單而已。

    能出現在榜單上的,都是獲得了資本親睞的互聯網公司。

    榜單發布,同樣有資本在里面運作和推波助瀾。

    至于抖音科技,從來就不會出現在這些榜單上。

    都不跟人家資本玩,怎麼可能出現。

    而在資本給出的估值中,快手達到了150億的規模。

    其實十二月份就有相關的數據公布,江帆早就看過。

    而抖音科技燒進去的真金白銀都不止150億了,就算不計收購海洋的資金,不計買樓的錢,在產品開發運作推廣上燒的真金白銀也絕對遠遠超過快手。

    DAU超過快手並不意外。

    要是還趕不上那才奇怪。

    看了一會資料,呂小米又來了。

    “後天杭城的會都誰去……”

    呂小米是來請示工作的,後天杭城有個會,邀請函早就發過來了。

    江帆也讓辦公室回復了,確定要去。

    但隨行人員一直沒定下,呂小米負責對接,今天就要把隨行人員定下。

    江帆問道︰“跟劉曉藝溝通了嗎?”

    呂小米說︰“溝通了,說讓你定!”

    江帆往後一靠,輕輕拍著椅子扶手,想了想說︰“我和曹光去吧。”

    劉曉藝答應了一聲,就回去落實了。

    先給曹光打個電話,把江老板的安排給說了下。

    曹光自然沒有意見,大老板安排的,怎麼會有意見。

    況且還是要去杭城,這次去可是能見到不少大人物。

    然後又去給劉曉藝說了一下。

    劉曉藝問︰“不讓你去?”

    呂小米說︰“沒說要讓我去!”

    劉曉藝哦了聲,說︰“你把對外聯系的名單拿來給我看看!”

    呂小米說︰“那個在辦公室,不在我這!”

    劉曉藝說︰“那你讓她們給我送來。”

    呂小米說聲好,結果出門就給忘了。

    一直到下午快下班,劉曉藝也沒等到辦公室把名單給她拿來。

    心里還納悶了,辦公室搞啥呢!

    自己去問了下,王丹也很納悶︰“沒人給說啊!”

    劉曉藝愣了下,沒說什麼,又給王丹說了一下,讓把對外聯絡的名單發給她,然後又去了秘書室,在門口探了下,見呂小米在,就問了聲︰“聯絡名單的事你沒給辦公室說?”

    呂小米好像才記起來,啊了聲︰“我給忘了。”

    劉曉藝看了她一眼,沒說什麼,就說了一句︰“下次再別忘了。”

    然後走了。

    呂小米答應著,左耳朵進去右耳朵又出來了。

    自從給劉曉藝匯報工作後,她的工作就多了道流程,以前工作安排都是直接給江老板匯報就行了,現在要先給劉曉藝匯報,總會有些事情不是那麼順心。

    劉曉藝回到辦公室,也在考慮這個問題。

    女人的世界很多時候男人並不理解。

    秘書和助理既是上下級,但又不是絕對的上下級,不像部門經理和員工;作為老板的助理和秘書,是不存在部門歸屬的,更何況助理還是高管層,而秘書也只對老板負責。

    只能說是職級不同。

    可因為工作流程的原因,秘書好多時候都要給助理匯報工作的。

    今天被呂小米擺了一道,劉曉藝到沒生氣。

    女人的恩恩怨怨什麼時候都是沒有理由的,這里面的因素很多,劉曉藝其實並沒有把呂小米放在心上,雖然今天被擺了一道,那也只是毫無防備下的意外,還不至于生氣。

    但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似乎也不是辦法。

    仔細回想了下,大概也明白呂小米的不滿來自哪里。

    工作上的磕磕絆絆,有時候是沒法避免的。

    沒有對錯,只有立場的不同。

    劉曉藝到不是反省,而是要搞清楚別人對自己的不滿來自哪里。

    至于刀子還是剪子,接著就是了。

    怎麼敲打老板秘書,有的是手段。

    從小耳濡目染,再加上參加工作後的一些體會,劉曉藝這種出身大戶人家的千金大小姐從來就不缺乏手段,論見識論眼力和手腕,劉曉藝從還是有自信的。

    ……

    江帆下午沒來,去參加了一個會局。

    五點半的時候,剛坐車上,裴雯雯發來微信︰“江哥,人接上了!”

    江帆不就急著走了,坐到車上給雯雯回消息︰“到家了沒?”

    裴雯雯很快回︰“到了。”

    江帆又問︰“問了沒有,過來待多久?”

    裴雯雯回︰“要跟我們一塊回!”

    江帆頓覺蛋被扯到,這是副的讓繼續偷偷摸摸啊!

    但話不能亂說,就回了一句︰“嗯,好好陪陪你爸媽,到處讓轉轉!”

    裴雯雯回︰“知道啦,你換下的內褲再別亂扔啊,放到衣櫃的那個紅袋子里……”

    江帆看著手機,忍不住有點撓頭。

    感覺自己成了現代版的巨嬰。

    裴爸裴媽來了,兩個小秘既高興又提心吊膽的。

    就怕露出什麼馬腳,被爸媽知道。

    好在兩人死在不少腦細胞‘精心’設計的劇本還是有些作用的,裴爸裴媽還真就信了女兒的鬼話,以為女兒真的是一邊努力上班一邊晚上跑外賣攢錢跟人合伙開了奶茶店。

    壓根就沒想到兩個從小養大的女兒會‘精心’編制謊言騙自己。

    第二天去看了下奶茶店,裴爸裴媽就更放心。

    更覺的辛辛苦苦供兩個女兒上大學是這輩子最英明的決定。

    農民家的子女,不上學怎麼會有出息。

    在柴芳的一力配合之下,裴爸裴媽被兩個寶貝女兒給忽悠瘸了。

    從來不說謊話的人,一旦騙起人來總是會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裴爸裴媽信了,覺的女兒懂事有出息,沒白念大學。

    裴強強也信了,覺的兩個姐姐了不起,大學畢業一年多就自己創業了,雖然還只是個奶茶店的小股東,但小股東也是老板,掙了錢也是要分的,總比純粹打工強。

    上午。

    姐妹倆帶著爸媽弟弟看了店里,然後去商場逛了逛,給爸媽和弟弟買了幾件衣服,東西有點小貴,就算不買牌子貨,一人一身下來也花掉了上千塊,裴爸裴媽既欣慰又心疼。

    吃午飯的時候,裴強強拿出手機鼓搗。

    裴雯雯很驚訝︰“強強,你還刷抖音?”

    裴強強點著頭︰“是啊,我們學校好多人刷呢,唉,大姐二姐,听說抖音的總部就在魔都呢,你們知道在哪不,這個短視頻軟件現在可是火了,十一的時候搞大獎賽,直接給網紅發了幾個億的獎金,春節又要發紅包,听說不和支付寶那樣全是套路,折騰了半個月結果只搶到一兩塊錢,听說抖音的紅包只要能搶到,最少也有一百塊錢,大的還有十萬的。”

    裴雯雯哦了聲,裝的挺像︰“這個到听人說過,但具體不太清楚。”

    裴強強問︰“你知道抖音總部在哪嗎?”

    這個不能說不知道,不然就真成掩耳盜鈴了。

    裴詩詩說︰“離咱住的地方不遠,就在世紀公園旁邊。”

    裴強強精神振了下︰“能參觀嗎,我想去看一下。”

    裴詩詩哦了聲,有點不解︰“那有啥好看的?”

    裴強強振奮道︰“姐你不覺的這款音樂短視頻軟件特別符合咱們年輕的人口味嗎,我好多同學都喜歡,這個公司太有創意了,我想去看看他們的總部是啥樣的。”

    姐妹倆哦了聲,心里歡喜,但不敢表現出來。

    畢竟抖音這個產品的設計和思路,可是江哥提出來,並且一力招兵買馬搞出來的,現在連弟弟都喜歡,怎麼能不與有榮蔫呢,只是憋著不能跟家人分享的感受太難受了。

    裴強強繼續振奮道︰“大姐二姐你們知不知道,現在在抖音拍短視頻還有錢拿呢,我都拍過幾個,可惜我拍的不太好,只給了五塊錢,雖然也有套路搞的不少人挺不爽,但白撿的錢不要白不要,我覺的你們有興趣也可以試著拍一拍短視頻,指不定還能賺個零花錢呢!”

    姐妹倆哦了聲,裴雯雯真恨不得告訴小弟。

    我們也拍過短視頻,只不過除了江哥誰也看不到。

    但不能說,只能死死憋著。

    裴強強越說越來勁,興致勃勃道︰“去年那些參加了抖音最美風景大獎賽的最多的都拿到了好幾百萬,綠城那邊風景多好啊,今年抖音要是再搞大獎賽,我的好多同學都準備去拍風景,參加這個大獎賽呢,我也準備參加一下,要是能拿到獎金,不要說幾百萬,就算能拿幾萬獎金,那也是一筆大錢了,也不用爸媽再給我給學費了!”

    姐妹倆對了眼,這個真屬于意外。

    沒想以小弟也對抖音這麼感興趣,還這麼推崇。

    多少有點高興。

    裴詩詩就鼓勵︰“那你就參加一下試試唄,說不定真拿到獎了呢!”

    裴雯雯也打定主意,準備回頭就去找江哥要把鑰匙,給小弟走個後門。

    自己不能給爸媽太多錢,要是小弟真能中個獎,爸媽也不用太辛苦了。

    大獎不用,錢太多了對小弟未必是好事。

    中個小獎就行。

    ……

    金星大廈。

    早上上班,呂小米先給江老板收拾辦公室泡茶。

    忙完這些,把手頭的工作匯總了下,然後先去給劉曉藝匯報。

    劉曉藝臉色平靜的听完,又翻了翻幾個部門遞上的工作方案,忽然問了一句︰“最近網上有人在扒江總的出身來歷,這些輿情你注意了嗎?”

    呂小米說︰“看了。”

    劉曉藝問︰“提醒江總了嗎?”

    呂小米愣了下︰“沒有!”

    劉曉藝問︰“為什麼不提醒?”

    呂小米說︰“輿情處理是公關部門的事情。”

    劉曉藝立刻嚴肅了起來,看著她肅容道︰“專職秘書的職責是什麼?”

    呂小米有點小不爽,面無表情的背誦了一遍秘書的崗位職責。

    劉曉藝听完問︰“這秘書的崗位職責是誰定的?”

    呂小米說︰“辦公室定的。”

    劉曉藝道︰“再加上一條,密切關注網絡和各種媒體公眾平台有關江總及與江總親屬有關的輿論導向,並根據輿情的性質和影響及時報相關部門或江總本人親自處理。”

    呂小米看著她,沒有說話。

    劉曉藝同樣看著她,問道︰“有問題嗎?”

    呂小米嘴唇動了動,最終認了︰“沒有問題。”

    劉曉藝點點頭,嚴肅認真地道︰“你作為江總的專職秘書,除了一些日常的工作,更要關注江總身邊的人和事,在一些特定的時候要做到及時提醒,公關部有公關部的立場和看問題的角度,江總也有江總看問題的角度,站的角度不一樣看一件事的結果也會不一樣,有些時候公關部門的看法和江總的看法未必會一致,在遇到問題進就會出現處理滯後,這個時候就需要你這個專職秘書去站在江總的角度去判斷問題的影響,並及時提醒。”

    呂小米面無表情道︰“我知道了。”

    劉曉藝嗯了聲︰“去吧,以後上點心!”

    呂小米一聲不吭的走了,回到秘書室還有點心塞。

    今天竟然被教育了。

    偏偏劉曉藝佔據了道理的至高點,讓她無話可說。

    人家說的確實很有道理。

    呂小米坐在辦公桌後面,悶悶的想了半天,考慮要不要找回場子。

    真要不想理她,劉曉藝這個助理又能把自己如何?

    不過明著頂撞不好,那太掉分了,也會有恃寵而嬌的嫌疑。

    呂小米可不想仰仗男人,那樣只會顯的自己無能,更會讓江老板看輕。

    最好的辦法是就跟今天一樣,佔著大道理給回敬回去。

    不過貌似不太容易,畢竟職級在那放著呢!

    那女人也很是精明,這樣的機會可不好找。

    琢磨一陣不得要領,呂小米就忙處理工作。

    怎麼找回場子非是一時之急,但劉曉藝給新加的秘書崗位職責站的住立場,是一定要執行的,怎麼找回場子不急于一時,但工作不能再出問題,不然還會被那個女人抓住痛腳。

    呂小米可不想工作沒干好跑去找江老板訴苦讓撐腰。

    那就太丟人了。

    把秘書的崗位職責重新修訂了下,然後就上網查看輿情。

    最近有網民在扒抖音老板的身份信息,不少人在猜測抖音老板爹媽是什麼級別的,爺爺又是什麼出身,都是一群閑的蛋疼且喜歡懷疑社會的傻哦趺恰br />
    大多集中在貼吧論壇和抖音的評論區,消息面不大。

    甚至根本就沒有多少人關注。

    除了和江帆密切相關的人才會關注下。

    呂小秘大概瀏覽了一下好幾個貼子的內容,就去給江帆匯報。

    江帆听了,理都不想理。

    互聯網是是非之地,互聯網老板也是所有老板里面最藏不住的老板。

    稍微有點規模的互聯網公司,都會被網民從里到義扒個底掉。

    抖音現在勢頭正勁,那些閑的蛋疼的吃瓜網民不一扒一下他祖宗八代才怪。

    不過這種貼子沒什麼影響力,他壓根就懶的理會。

    不過對呂小米的反應挺奇怪,這個秘書雖然盡職,但以前只關注公司內部的消息,很少關注外面的輿論和小道消息,現在竟然會關注這種事,著實讓她挺意外。

    江帆就問了句︰“你怎麼會關注到這些?”

    呂小米說︰“我把秘書的崗位職責加了一條。”

    江帆來了興趣︰“加了什麼內容?”

    呂小米說︰“密切關注網絡及各類媒體平台上有關你和你親屬的各類輿情,根據輕重緩急和輿情的影響及時提醒你處理,還要及時跟公關部門溝通。”

    江帆就表揚了一句︰“不錯,考慮的越來越周到了。”

    呂小米嘴皮動了動︰“劉助理讓加上的。”

    江帆一愣,腦子一轉就反應過來。

    這是有故事啊!

    江帆瞧了瞧她神情,雖然裝的沒事人一樣的,但如何能瞞得過他,立馬就猜到多半不是什麼友好和瞌的好故事,兩個女人的故事不是好故事,他就沒打听的興趣。

    這點智慧還是有的。

    揮了揮手︰“知道了,去忙你的吧!”

    呂小米應了聲,嗒嗒嗒出去了。

    江帆看著她窈窕的背景出了門,才搓搓頭皮。

    感覺有點不好,這兩個女人該不會又要擦火花吧?

    劉曉藝怎麼會閑的沒事給他的秘書加條崗位職責,這明顯就是在敲打。

    兩人雖然名義上是上下級關系,但其實不是那麼明顯。

    只是職級高低,並沒有嚴格的從屬關系。

    如果不是必要,劉曉藝應該不會刻意敲打呂小米。

    而呂小米把這事說出來,感覺也不是在趁機告狀,而是要告訴他什麼。

    江帆搓著頭皮,感覺腦殼有點疼了。

    這還沒三個女人呢,就湊一台戲了。

    要是再多一個,那還了得。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