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66章 才不會求饒



    在夏威夷玩了三天,江帆飛回了 谷。

    下午,劉曉藝也從紐約飛了過來。

    給江帆匯報工作時,才貌似打趣地問︰“帶著秘書出游的體會如何?”

    江帆一本正經︰“挺好的!”

    劉曉藝就沒有再問,正了正臉色開始匯報工作。

    到下午吃飯時,目光卻時常在江帆和呂小米臉上來回打轉。

    別人或許不會刻意關注。

    但江帆和呂小米不可能感覺不到。

    江帆若無其事,淡定的一批。

    呂小米雖然有點不自在,但表情也管理的很好。

    劉曉藝沒看出什麼,心里可就犯起了尋思。

    難道真想錯了,江老板還沒把這個秘書給吃了?

    肯定有問題的,當初試探的時候江老板都沒有否認。

    但又一直都保持著距離,實在有點搞不清楚是個什麼情況。

    胡思亂想一陣,劉曉藝拋開這些念頭,又說起了另一件事。

    “米國的農場挺不錯的,買個莊園吧?”

    劉曉藝問江帆。

    江帆搖頭︰“沒興趣。”

    劉曉藝挺不解︰“怎麼會沒興趣,買個莊園當農場主多好啊,閑了來度個假,那些有錢人有了錢第一個就是在海外置業,難道你想每次過來都住酒店?”

    江帆問道︰“住酒店不行嗎?”

    劉曉藝無語了一下,說︰“不是不行,而是……你看看你這個層次的有錢人,哪個在國外沒幾套豪宅莊園,這東西雖然不是必須的,但沒有是會被人笑話的。”

    “笑話就笑話!”

    江帆更無所謂︰“我又不混那個圈子,只要不當著我的面笑話就行。”

    劉曉藝不知道該說啥了。

    這是真的不打算跟同行打交道了。

    吃過晚飯回到酒店,又開了一個小會研究了下幾個公司的收購提案。

    也是這次來米國的重要工作之一。

    劉曉藝心心念念的想讓江帆買個莊園,討論完工作,又不死心鼓動一番。

    最後江帆煩了,就讓她去找,看哪個好隨便買一個。

    買個莊園沒幾個錢,反正都是從老美這里割的韭菜,一茬一茬的花完了還會再來,不過這玩意買了還得找人來打理,也挺麻煩的,就一並交給了劉曉藝。

    又在 谷待了三天,眼看沒幾天就新年了。

    江帆一行飛往魔都。

    在米國過了個聖誕,就跟在老家過年一樣。

    可惜江帆一幫人壓根融入不進去,找不到在老家過年的那種心靈歸屬感,別人狂歡的時候他們反而越發有種人在異為異客的感覺,一點意思都沒有。

    還是在老家過年好。

    早上飛的,到了魔都已經中午了。

    一起外面吃了個飯,已經下午兩點了。

    順路先把呂小米送回去,然後老陸把江帆送回四季花園。

    大包小包不少東西,老陸幫著拎下車。

    正考慮要不要給拎進去,兩小秘已經听到動靜跑了出來。

    老陸眼觀鼻鼻觀心,等江帆進門,就趕緊走了。

    屋里。

    兩個小秘把箱子袋子扔進去,就開始翻騰。

    裴雯雯問︰“江哥,這個包包是誰的啊?”

    裴詩詩問︰“江哥,這件衣服是誰的啊?”

    江帆買了不少東西,有給姐妹倆買的,也有給江爸江媽和江欣買的。

    還有給老同學買的。

    東西不少,過關的時候折騰了好一陣。

    而且大多數東西都是劉曉藝和呂小米買的,江帆親自買的東西不多,也分不清哪件是給誰的,頭疼了一陣,就讓姐妹倆自己去認,然後上樓去倒時差。

    剛剛習慣了米國的時間,在 谷這會已經開始做夢了。

    到了魔都才剛下午。

    裴雯雯連忙說︰“江哥別睡,現在睡了晚上又睡不著了。”

    江帆在樓梯口打個哈欠︰“瞌睡了不會咋整?”

    裴詩詩道︰“我們陪你說話啊,堅持到晚上再睡。”

    江帆擺了擺手上樓,美美的睡了一覺。

    ……

    老陸把江帆送回四季花園後,先去了金星大廈。

    車是抖音科技的車,他也不會開回家。

    在江老板眼里,或許物業和抖音科技都是一家,沒什麼分別。

    抖音科技的高管們可能不會在意這個,但到了中層可就不一定了。

    老陸還是挺注意的,不想被人說閑話。

    把車停到專用車位,先去了物業公司,讓文員把車鑰匙送去抖音科技辦公室,然後問了問物業公司的情況,最後去了保安隊,至于財務則壓根問都沒問。

    物業的財務雖然已經從抖音科技分出來了,但他這個物業公司經理別的都管,唯獨財務的事從來不問,經歷過社會摔打的人,做事都知道分寸。

    物業公司的事江帆是沒有時間操心的,基本上都是老陸在管。

    唯獨財務是呂小米在管,呂小米當然沒時間干會計。

    但物業公司的會主是她找的,每月還要審核物業公司的財務開支。

    老陸知道分寸,就盡量不插手財務的事情。

    出去二十幾天,保安隊一切正常,就是有點懈怠了。

    行動上沒懈怠,該堅持的一直在堅持。

    但思想卻有點懈怠,老陸準備好好抓一抓。

    思想是行動的綱領,這玩意就不能松,一松就出事,部隊上接受的教育就是這套,這種優秀作風,自然要帶到工作中來,得時時刻刻給這幫小子把思想的籬笆扎緊。

    不然每年都松一下,等徹底松了,再想上緊就難了。

    里里外外轉了一圈,沒什麼事情,才放心的回家了。

    老陸租了一套兩居室的房子,房租不用他負擔,直接進了物業公司財物,打算再過半月學校放寒假後,就回一趟家,把老婆孩子都接過來,以後在魔都生活。

    如果不是生計所迫,沒有多少夫妻願意兩地分居的。

    以前是沒辦法。

    現在遇到貴人,總算能一家團聚了。

    今年工資漲了兩次,老陸控制力強,從來不亂花錢,吃住又全部包了,工資基本上都攢下了,心里還算計,按照這個攢錢速度,過兩三年就能全款在老家買套房子了。

    沒想過魔都的房子。

    今天魔都的房價漲到了天上。

    不是普通人敢想的。

    回家後沒急著睡覺,老陸先給媳婦陳金玉打個電話。

    結婚十幾年了,最大的安慰就是娶了個好老婆。

    男人不怕苦不怕累,最怕的就是娶不到好婆娘。

    對大多數男人來說,只要能有個好老婆,苦和累算什麼,老婆的理解和支持才是男人最大的奮斗動力,老陸一直很慶幸,所以這些年辛苦奮斗,掙了工資也舍不得花,全部打到了家里,苦熬了十年,換了不知道多少個老板,如今總算苦盡甘來。

    雖然過程想起來不那麼美好,但至于奮斗有了價值。

    胡思亂想之時,電話接通了。

    媳婦陳金玉還是那麼的善解人意︰“到魔都了?”

    老陸收收思緒,心情徹底放松了下來︰“剛到,家里都好吧?”

    “好的呢!”

    陳金玉問︰“米國的月亮是不是比國內圓?”

    “瞎扯!”

    老陸是受過紅色教育的,最听不得的就是這個,但知道老婆是在開玩笑,就說︰“鄉下農村確實比咱們老家要好點,不過紐約洛杉磯那些大城市還不如魔都呢,不要以為國外什麼都好,出去看看才知道,都是崇洋媚思想作祟,還不安全。”

    陳金玉一下緊張了︰“怎麼不安全?”

    老陸沒說紐約街頭的小插曲,說了只會讓媳婦白擔心,道︰“那邊人比較雜,反正感覺不太安全,還是在國內心里踏實,我給你和兒子買了一些東西,就不往家里寄了,等放寒假了我回去把你們接過來,房子該置辦的我都買齊了。”

    陳金玉笑眯眯的問︰“喲,陸先生有心了,給我和兒子買的啥?”

    老陸說道︰“買了幾件衣服,給你買了些畫妝品。”

    陳金玉道︰“人都老了,還用啥化妝品啊!”

    老陸笑道︰“三十出頭算什麼老,魔都好多三十歲的女人才剛參加工作呢!”

    陳金玉就挺高興的,哪個女人不喜歡老公夸自己漂亮。

    聊了十幾分鐘,老陸又問了問兒子的學習,才掛了電話睡覺。

    ……

    四季花園。

    江帆才睡三個小時,就被裴雯雯給叫醒了。

    該吃飯了。

    姐妹倆已經做好了晚飯,裴雯霽上來叫他。

    正是睡的香的時候,江帆瞌睡的不行,叫半天起不來。

    裴雯雯就掀掉被子,然後上床騎在他身上,兩手抱著脖子把上半身拉起來。

    江帆打著哈欠睜開眼楮,順勢坐起來,摟著小腰將她抱住。

    裴雯雯小屁股碾了兩下,江帆立馬就有了沖動。

    在米國二十幾天了不知肉味,雖然帶了個秘書,但只能過一下手癮和嘴癮,實際問題卻解決不了,早就憋壞了,被雯雯的小屁股這麼一碾,哪還能忍得住。

    當即就想先把雯雯吃了再說。

    裴雯雯忙起身下床︰“吃飯啦,吃完飯再澆花。”

    江帆又打了個哈欠,只好下床去洗臉。

    洗了把涼水臉,總算精神了不少。

    到了一樓,裴詩詩已經把菜端上桌子。

    弄了四個小炒,姐妹倆 的面條。

    江帆胃口大開,連吃了兩大碗面,總算有了吃飯的感覺。

    他吃飯並不挑,什麼都能吃,只是被兩個小秘養的口味有點叼了而已,但吃什麼基本上不會太挑,西餐也能吃,可頓頓吃天天吃就有點受不了。

    還是兩個小秘做的飯香,已經把他的味口給摸透了。

    吃過晚飯還有點困,但已經不那麼瞌睡了。

    江帆出門溜達,準備透透氣,不然坐沙發上就想睡。

    馬上就新年了,魔都也到了隆冬,又陰又冷的。

    寒意有點刺骨,仿佛死命往骨頭縫里面鑽,瞌睡立馬就沒了。

    天已經黑透了,門口亮著燈。

    江帆剛張望了一下,隔壁老趙出來了,看到他還挺意外。

    “小江回來了!”

    趙老打聲招呼,感覺好久沒見了。

    江帆笑著點頭︰“下午剛到,給嫂子和瑩瑩帶了點小禮物,一會讓詩詩送過去。”

    老趙就挺高興︰“大老遠的帶什麼東西,多麻煩!”

    話是這麼說的,心里卻很愉快。

    人情這種東西,就得有來有往才行。

    知道江帆去了米國,能記的給自己老婆孩子帶禮物,就說明有心。

    上次那忙沒有白幫。

    江帆客氣幾句,也不讓裴詩詩送了,回屋就把東西給拿過來。

    一部相機,兩個包包和玩偶衣服以及卡通漫畫之類。

    東西不少,但不值幾個錢。

    都是呂小米給挑的。

    人家給幫了忙,江帆這點心意還是有的。

    那幾個玩偶還是呂小米自己掏錢給買的。

    畢竟人家給她爸幫了大忙。

    老趙一看買了這麼多東西,就更高興了。

    雖然都是給老婆和女兒的,沒買給他的,但男人誰在意這個。

    買來老婆女兒也是一樣的。

    都是大佬爺們,真買了還怪怪的。

    拿回家給老婆女兒,果然挺高興。

    女兒對衣服包包之類的不感興趣,最喜歡那幾本漫畫和幾個玩偶,忽然就覺的隔壁的江叔叔順眼許多,之前可是從沒順眼過,跟兩個女生住在一起。

    怎麼可能順眼。

    現在禮物送上,拿人的手短終于順眼了。

    江帆要是知道,估計早就送禮了。

    老趙盛情相邀,江帆就進去小坐了一會。

    住了一年多了,這還是第一次串鄰居家的門。

    之前張洪濤那個臭屁樣,也沒打交道的興趣。

    老趙雖然愛吹牛皮,但人很仗義,江帆到是不介意多個朋友。

    況且人家還幫了忙。

    房子布局都差不多,但裝修風格有差異。

    老趙把江帆讓到沙發上坐下,又讓老婆給泡茶。

    老趙老婆還給弄了一個果然,才和女兒上了樓。

    老趙遞了根煙,江帆入鄉隨俗就點上了。

    “還是你們年輕人好啊!”

    老趙吸了口煙,嘴里挺羨慕︰“國外到處跑,到哪都能玩的開,不像我們這些人,肚子里沒多少墨水,出于各種不習慣,吃飯都是大問題。”

    江帆笑道︰“多出去轉轉就習慣了。”

    老趙大搖其頭︰“就去過一次澳洲,連廁所都找不到,飯也吃不下去,外面的那些西餐和國內的還不一樣,待了半個月感覺天天受罪,再也不想出去了,還是家里好。”

    江帆嘴里附合,心里還琢磨。

    八零九零後創業成功的基本上都是上過大學的,再不濟也能混個文聘,而六零七零後這代富人就比較兩極分明了,有學歷派的,也有草根派的。

    老趙這種大概就屬于草根派。

    不過草根派也有區別,有些草根發家後能緊跟社會主流。

    而像老趙這種,就有些跟不上時代。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也不影響交朋友。

    江帆坐了一陣,過恥七點才回家。

    兩個小秘已經收拾完了,正在一樓客廳等他。

    裴雯雯還奇怪︰“江哥,你怎麼跑隔壁串門去了?”

    江帆道︰“門口踫到了,就進去坐了會。”

    姐妹倆沒多問,等他換上拖鞋就一起上了樓。

    今天雙日。

    裴雯雯心情美美的。

    裴詩詩眼巴巴瞅著江帆,欲言又止。

    江帆看懂了她的小心思,趁姐妹倆洗澡,就去了主臥浴室。

    浴室的門沒鎖。

    裴詩詩看到他進來,一下就紅了臉︰“江哥,你怎麼來了?”

    江帆站在門口︰“不想讓我進嗎,那我走?”

    裴詩詩白了他一眼,一點情趣都沒,氣的轉過身去。

    江帆走了進去,從後面抱住,摸索了幾下,裴詩詩身子就軟了。

    仿佛沒了骨頭。

    裴詩詩軟軟道︰“江哥,我們見孫倩了?”

    江帆哦了一聲,沒什麼表示。

    見就見了,沒什麼好奇怪的。

    裴詩詩用屁股頂了頂他,說︰“孫倩請我和雯雯你她那玩,我和雯雯就去了一趟,她在花木小區租了個兩居室,跟她女兒住,還給她女兒改了姓,以後姓孫了。”

    “改姓了?”

    江帆這下才驚訝了,沒想到那女人這麼決絕。

    連姓都給改了,這是要徹底斷了過往。

    裴詩詩道︰“是呀,江哥你說張洪濤怎麼就那麼狠心,扔下她們跑了呢?”

    “……”

    江帆有點無語,怎麼說起這個了?

    張洪濤跑路這件事,是個男人都不願意跟女人討論這個話題。

    江帆也不想跟兩個小秘討論這個,就用實際行動打斷了裴詩詩路路。

    摸摸腦瓜,指了指下面。

    裴詩詩就蹲了下去。

    裴雯雯洗完出來後,忽然听到一聲不太和諧的聲音。

    听下側著耳朵听了一陣,又走到主臥門口瞅了一下,門關上了,但里面的聲音卻听的更加清楚了,忍不住啐了一口,不然意思再听,連忙回臥室去了。

    過了十幾分鐘。

    江帆穿著個褲衩子進來。

    裴雯雯已經躺在被窩里,正在玩手機,听到動靜抬頭看了下,還氣呼呼︰“江哥,今天可是雙日,你怎麼去了我姐的浴室,是不是她勾引你了?”

    江帆听的那個牙酸,勾引這個詞用的太不和諧,說︰“單日你爬我的床還少了?”

    “是你勾引我!”

    裴雯雯害臊了,連忙拉起被子捂住臉。

    江帆上床,掀起被子鑽了進去。

    裴雯雯靠了過,抱著他腰嘟囔︰“你都被我姐榨干了,還有力氣嗎?”

    江帆存上二十多天子彈,怎麼會沒有力氣,雄心勃勃道︰“敢懷疑你江哥,今天讓你見識見識江哥的鍛煉成果,一會可不準求饒,不然半個月不來你屋里。”

    裴雯雯笑嘻嘻︰“才不會求饒!”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