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65章 急不來,還差點火候



    去波士頓時劉曉藝給江帆規劃的行程,目的是讓江帆去看一看最頂尖的兩所大學,江帆第一次來,自然是全程听安排,不過波士頓只有三天時間,完了還要去夏威夷。

    總共就出來二十天,時間比較趕。

    只不過原本的計劃一起去,結果踫巧有事,劉曉藝被留在紐約。

    六個人兩輛車,從紐約驅車出發。

    江帆和呂小米坐一輛奔馳的後座,陸志軍坐前面。

    三個保安坐另一輛。

    司機是個華人,話還挺多,旅途並不寂寞。

    一路看看風光,總覺的老美的鄉下比城市好的多,和國內正好反過來。

    已經隆冬季節,米國的北方和國內的北方差不多,天氣比較冷。

    沿途所見,好多地方都白雪愷愷。

    四個小時到波士頓,呂小米提前訂了酒店,先去酒店安頓下來。

    波士頓同樣下了雪,好多地方素裹銀妝的。

    酒店坐落在查爾斯河畔,離路易斯堡廣場也不遠。

    安頓下來後下午吃午飯,江帆和老陸以及幾個保安兩眼一抹黑,廣告牌上的字母一個不認識,只能跟呂小米走,結果領去吃了頓自助,還挺實惠,而且都吃飽了。

    出來四處轉轉,街上人不多。

    本來人口就少,冬天又太冷,街上稀稀疏疏的,還沒老家的小鎮熱鬧。

    而這一點,是江帆印象之中老美的城市和國內城市最大的區別。

    除了像紐約那樣的地方,大多數城市人都不太多。

    不像老家,連小鎮人都多的要死。

    天有些冷,江帆穿了羽絨服,其他人也穿上了厚衣服。

    沿著河邊往前走了一陣,人行道上的雪都沒清理。

    偶爾看到幾波行人,竟然大半是黃皮膚,其中一半都是從國內來的。

    不要問怎麼知道的。

    說的是普通話,這個就夠了。

    踫到一對中年夫婦,帶著個二十出頭的姑娘,主動跟江帆幾人招呼,聊了幾句才知道是杭城來的,明年女兒要來米國讀大學,干脆帶著出來實地考察一下。

    說了五六分鐘,才各走各路。

    江帆問呂小米︰“這些做生意的都想把子女送國外讀書,你怎麼沒出來留學?”

    呂小米說︰“我爸說外面很亂不讓出來。”

    “亂?”

    江帆問道︰“哪方面?”

    呂小米抿抿嘴,不解釋。

    江帆瞧瞧,心里基本有了數。

    確實挺亂。

    亂七八糟。

    江帆就道︰“你們閩南人不是好多都往外跑嗎,你爸思想怎麼這麼保守?”

    呂小米道︰“不是所有人都想往外跑,能有事干的誰願意背井離鄉。”

    江帆覺的有理,就嗯了一聲,沒有再說這個。

    呂小米拿出手機鼓搗了一下,指著河對岸說︰“那里就是麻省理工。”

    江帆掃了一眼,沒看到多少高樓,對岸是一片空地,白雪愷凱,估計是草坪,被積雪覆蓋了,冬天來這里,確實看不到什麼,能看的只有那些五花八門的建築。

    老陸和三個保安也在瞅,雖然書沒念過多少,但麻省理工還是知道的。

    到麻省理工轉了轉,感覺不太像學校。

    甚至都不知道校園的邊界在哪里。

    反正走著走著,看到一棟樓上掛著麻省理工的牌子,才知道已經進了校園。

    歐洲的時候也去過幾個大學參觀,都差不多。

    傍晚,吃飯時天就黑了。

    出于安全考慮,晚上沒事基本都不出門。

    但睡覺有點早,不出去宅在酒店也不是辦法。

    江帆看了一會晚間資訊,看著過了八點,又給兩個小蜜打了會電話。

    魔都正是早上八點,兩個小蜜剛剛出門,準備去看明湖的房子。

    江爸江媽早就走了,在魔都待了兩天就去了杭城。

    準備跑手續把西湖邊上的老房子給翻修一下,不然沒法住。

    江南里的房子也開始交房了,也要準備裝修。

    最近正在租房子呢,打算在杭城常住了。

    跟姐妹倆嘮了半個小時,又沒事可干了。

    琢磨了下,又給江爸打了個電話,听江爸嘮叨了半個小時。

    主要是現在太閑了,不然可沒那心思听江爸 隆br />
    放下電話起來轉了一圈,想去呂小米的房間,又不想主動。

    一直都奉行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的策略,太主動了不太好。

    琢磨一陣,就往公司打了個電話。

    辦公室每天都會給他發工作簡報,但不是直接發給他。

    而是發給呂小米的。

    魔都上午,這邊是晚上。

    一般都是下午才發,呂小米第二天給他匯報。

    江帆關心了下幾個重點工作,辦公室就早早把簡報給發了。

    老板都親自打電話過來,哪還能拖拖拉拉的。

    樓下房間。

    呂小米洗了澡,已經準備睡覺了,又接到了辦公室的電話。

    工作簡報發郵箱了,讓她盡快給江老板匯報。

    親自打電話過問呢!

    呂小米打開郵箱看了下,糾結了半天,只得過去給江老板匯報。

    把幾件文件打出來,裝訂好後出了門。

    無紙化辦公早就推行了,但看文件這種事還是要看打印版。

    除了一些比較短的流程在手機或電腦上處理,那些比較長的文件呂小米都要打出來拿給江帆,看打印到紙上的文件肯定比對著電腦或抱著手機看舒服。

    露台的沙發上。

    江帆一邊看著文件,一邊听呂小米匯報。

    幾項不能拖的工作,能給出意見的就直接給出意見。

    給不出意見的,讓回去問劉曉藝的看法。

    這也是正常的流程,一般到江帆這里的工作都要在劉曉藝那過一遍。

    助理可不是白養的。

    只是現在出門在外,劉曉藝又留在紐約,就暫時給省略了。

    江帆看的是一份產品部門委托第三方機構調查的行業數據,而調查的內容則是用戶使用互聯網產品的行為習慣,再綜合各種數據計算出一個時間指數。

    關鍵地方用了圖標,一目了然。

    排第一的,毫無疑問是社交領域的龍頭微信。

    抖音的位置被特意加粗標注了出來。

    指數很低,不如快手也就罷了,甚至都遠遠不如內涵段子。

    而在產品部門的用戶行為分析報告之中,快手並沒有被列為抖音最大的對手,因為細分市場和垂直領域的不同,目前快手還不是抖音最大的障礙。

    而用戶量龐大的內涵段子則被列為了抖音的一大障礙。

    概因這玩意用戶群體和抖音重合度很高,而且佔用了網民大量時間

    產品部門的定位是絆腳石。

    江帆琢磨一陣,放下文件,起來走動了一下。

    呂小米也起來,遠遠的站一邊。

    江帆就挺心塞,瞥了一眼桌子,說︰“去給我續點水。”

    呂小米就放下文件,拿了杯子去給他續水。

    然後端了過來,遞到手里。

    江帆一手接過茶杯,一手趁機捉住了小手。

    呂小米忙用力回頭,但沒能抽回去。

    只好忿忿地望著他,眼神里醞釀著小情緒。

    江帆喝了口茶,把杯子放一邊,兩只手捉住小手揉捏起來。

    呂小米在看他。

    江帆也在看她。

    都不說話。

    眼神的交流不需要多說。

    江帆穿著睡衣。

    呂小米換上了常服,但沒穿外套,酒店比較暖和,只穿了加厚的緊身打底衫,修長的身材凹凸有致的,曲線很美好,五官很精致,搭配的恰到好處,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江帆嘴角帶著點若有若無的笑意。

    仿佛是在期待,但又不想太主動。

    捏了一陣小手,輕輕用力拉了拉。

    呂小米繃著勁,拉了一下沒拉動。

    就慢慢拉。

    一點點拉。

    身體和心同時較勁。

    江帆也不著急,呂小米繃勁他就松勁,呂小米松勁他就拉一下。

    就這麼一點點的拉過來。

    身體快接觸時,才順勢摟在了腰上。

    呂小米身子有點僵,再不敢動彈了。

    只是眼楮卻瞪的大大的,一眨不眨看著江帆。

    腰肢縴細柔軟,肉感很強烈。

    江帆兩手上移,微微用點力,上半身也立刻緊貼在一起。

    呂小米兩手撐住他胸膛,腦袋努力後仰。

    江帆去親。

    呂小米就忙躲。

    江帆一手上移,從後背升起,摟住脖子。

    呂小米躲無可躲了,只好把臉扭到一邊。

    臉蛋卻被親到。

    身子都僵僵的,一動不敢動。

    其實已經沒有多少反抗意志,不然早就跑了。

    臉有點癢,也有點扎刺,呂小米下意識縮了縮脖子。

    自從成年,還從沒跟男人這麼親密接觸過呢。

    心里有期待有忿忿也有一點小慌。

    所以才不知道怎麼反應,就僵著身子任由江帆施為。

    江帆蹭了一陣臉蛋,一手騰住來把小臉托住,才順勢逮住了目標。

    呂小米緊緊閉著嘴,連眼楮也閉上了,早沒了方才的勇氣。

    江帆可比田伯光有耐心多了,一點都不著急,很有耐心的一點點探索,一點點叩開那扇緊閉的門,然後和躲在里面的小舌頭捉起了迷藏,樂此不疲的。

    呂小米躲躲閃閃的,接觸了幾次,才不那麼慌了。

    就跟動物接觸人類一樣。

    先是遠遠躲開。

    然後慢慢靠近。

    最後才近距離接觸。

    等適應了之後,也就樂此不疲了。

    只不過呂小米還很生硬,只是被動接觸,一點不主動。

    好在身子卻不那麼僵子,已經軟了下來。

    江帆兩只手動起來,慢慢的探索。

    從後面到前面,攀上前峰是呂小米又僵了下。

    很美妙的感覺,沒辦法形容,不然會被黑的。

    丈量了下尺寸,比兩個小蜜的稍微大一點點。

    但也十分有限,估計是缺乏開發的原因。

    好好開發一下,應該會比兩個小蜜更有規模。

    江帆摸索一陣,手滑了下去,想鑽進去。

    呂小米一下回過神,一把推開他就跑了。

    江帆咂了咂嘴,還差了點火候啊!

    看樣子急不來。

    冬天的波士頓真沒啥好看,本來計劃的三天時間,結果江帆只用了兩天時間,看了看哈佛和麻省理工就不想待了,第三天直接飛去了夏威夷,冬天真不適合來北方旅游。

    看了一圈,就覺的麻省理工和哈佛是兩種不同的風格。

    其他人是什麼感覺江帆不太清楚,也不想問,反正他覺的麻省理工比哈佛更大氣,更加直男氣派,而哈佛則更像是一座貴族學校,也不知道感覺的對不對。

    這些只是表面印象。

    沒有融入進去,誰也感受不到真正的區別。

    就在江帆在米國浪的時候,互聯網行業又發生了幾件事。

    其中一件和段子有關,段友線下聚會時出了點事。

    本來不是大事,但不知怎麼的就被人捅到了網上,事不大但毀三觀,瞬間激起了無數網民的強烈譴責,輿論迅速發酵後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很快引起了官媒注意。

    雖然段子在積極公關,但沒卵用,抖音第一次成了輿論發酵地。

    網民雖然沒什麼力量,但口水可以淹死人。

    給段子貼了個敗壞社會風氣和丑惡發酵地的標簽。

    官媒很快發聲,痛批某些互聯網公司的道德底線,更是直指段子成為了互聯網行業三觀扭曲之地,若是長此以往,互聯網公司還能不能給社會發展起到正面的作用。

    進而引發了一波互聯網行業規範的大討論。

    段子及時道歉,但依舊沒啥卵用,網民們不買賬。

    監管部門也不買賬,隨後一紙關停自查的整改通知就發了下來。

    段子被關停半個月自查整改。

    事情並未就此結束。

    輿論還在繼續發酵,明顯有人帶節奏。

    江帆也在關注,不過心情卻是輕松的。

    十二月的夏威夷也算是冬天,但這個冬天和紐約波士頓的冬在不太一樣,平均氣溫二十多度的冬天對于江帆一行人來說,跟剛剛入夏沒什麼區別。

    跟魔都的四月底差不多,確實挺舒服。

    從波士頓到夏威夷,感覺像是從冬天來到了夏天。

    在波士頓的時候穿著羽絨服,到是夏威夷又換了短袖。

    十二月份正是夏威夷的旅游旺季,沙灘上人多的一批。

    成群的游客中,又以從國內來的最多,可見這些年國人的腰包是真鼓了。

    四處轉了一圈,感覺和南海沒啥區別,都是沙灘和海。

    天都是一樣藍,水也一樣藍,最多南海的樓房蓋的多了些。

    今天老陸和三個保安沒過來,去別的地方玩去了。

    找的借口是以後可能再沒機會來夏威夷了,想自個去到處轉轉。

    實際是想給江老板和呂秘書留點私人空間。

    畢竟出來後除了睡覺的時候,其他時間寸步不離。

    怕老板不方便。

    江帆覺的老陸不但辦事靠譜,而且還能知情識趣,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準備回去再給漲漲工資。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三個保安確實出去玩了。

    老陸自己卻偽裝了一番,遠遠跟著他。

    畢竟不是國內,真要出事可就麻煩了。

    太陽高高掛在天上。

    江帆穿著大褲衩子,躺在沙灘邊遮陽傘下面的床椅上,臉上戴個大號墨鏡,享受偷懶的時光,把腦子徹底放空,什麼也不想,整個人都輕松下來,真想躺到世界末日。

    沒有保安跟著,呂小米換上了比基尼,去了海里沖浪。

    江帆躺了一陣,心里又起了雜念。

    爬起來瞅了瞅,光著腳去了水里。

    呂小米看到他過來,立刻遠遠的躲開。

    江帆心塞,但不會強求,強扭的瓜不太甜。

    好久沒好好游泳了,腿腳都有點不太協調。

    江帆練習了會泳技,等到肢體找回熟悉的感覺後,又四處瞅了瞅。

    呂小米已經不見了,不知躲到哪去了。

    江帆那個心塞,只好悻悻從水里出來,繼續躺在遮陽傘下面躲懶。

    沙灘上人太多,密密麻麻一片看過去,到處是人。

    淺水處同樣到處泡著人,不知道給大海制造了多少不明成分。

    過了一陣,呂小米也回來了。

    江帆看的目不轉楮,只是戴著大墨鏡,看不到他的眼神。

    但想也能想到。

    呂小米到沒不自在,也在旁邊的床椅上躺下。

    江帆側頭看了一會,人太多不好過去。

    只能過過眼癮。

    呂小米繃著臉,也怕他公眾場合跑過來沒規沒矩。

    過了一會,見江老板又躺平,才暗暗松口氣。

    心里其實還挺得意,剛剛江老板可是看的眼珠子快掉出來了。

    到了晚上,呂小米又過來匯報工作。

    最近辦公室一上班就發簡報,晚上沒事,江帆都要處理工作。

    呂小米只能晚上來匯報。

    進門一看,江帆坐在會客區的長沙發上。

    呂小米米來想坐到對面,江帆拍拍身邊︰“坐這來!”

    猶豫了下,還是過去坐到了旁邊。

    結果剛匯報到一半,就有點匯報不下去。

    江帆抓住胳膊拉拉,呂小米較了一會勁,矜持就一點點沒了,不得不往挪了過去,緊緊靠在一起,江帆順勢摟住了肩膀,輕輕一轉,再一用力,就躺在了懷里。

    一手撐著脖子,一手捏著下巴托起小臉。

    然後低頭。

    呂小米早不反抗了,只是多少有點情緒,不是那麼主動。

    嘗了一會口水,才不那麼生硬了。

    原本睜的大大的眼楮也不知不覺閉上了。

    江帆托著下巴的手松開,順勢落在胸前。

    這次沒有急著進去,就在外面慢慢徘徊。

    過了十幾分鐘,正打算往下移時,呂小米立刻將他的手抓住。

    然後腰腹用力,趁機坐起來。

    江帆有點納悶︰“干嘛?”

    呂小米低著頭,明顯有情緒︰“摸雙胞胎的去!”

    說罷連工作也不匯報了,直接出門跑了。

    江帆搓了搓臉。

    女人的情緒總是這麼莫名其妙的。

    關鍵時刻老掉鏈子。

    好在不急,他有的是時間和耐心。

    總能水到渠成。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