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57章 打哭了



    快餐店太熬人,早中晚三頓都要做,真是起的比雞早,睡的比狗晚。

    即使不用擔心客源,景紅秀也依舊累的夠嗆。

    只要還想奮斗,這世上就沒有好掙的錢。

    只不過有些人奮斗了有結果,有些人即使奮斗了也不會有結果。

    除非開掛。

    早上還要早起,江帆沒佔用景紅秀多長時間,問了問快餐店的情況,重點關注了一些細節方面的問題,也真是難為他了,抖音科技的好多事都不太操心了。

    現在卻要關注一下快餐店的細節。

    實在是對這妹子不放心。

    景紅秀也有啥說實,沒任何隱瞞。

    才剛開始營業,有問題也是事情的問題。

    事情可以解決,這不算什麼問題。

    至于其他問題,暫時沒暴露出來。

    江帆听完問她︰“覺的現在開心嗎?”

    景紅秀點點頭︰“挺好的,就是自己開店太操心了,我怕干不好。”

    江帆鼓勵︰“一直打工也不是辦法,除非有好的平台能拿到高薪,但你不懂那些,遲早得自己干點事,餐飲業雖然挺辛苦,但門檻不高,你先干著,抽空多學點東西,等以後有機會了,再給你找個好點的項目,這個快餐店也不是長久之計。”

    景紅秀連忙道︰“不用再麻煩你了,我覺的開快餐店挺好的。”

    江帆點了點頭,這個不急,來日方長。

    又坐了幾分鐘,送她出門。

    送到門,景紅秀就不讓他送了。

    江帆摸了摸頭︰“好好努力。”

    景紅秀有點懵,不敢再說,連忙走了。

    江帆又在深城待了三天,考察了幾個項目,才飛回魔都。

    冬天到了,魔都也開始冷了。

    不過總有個別不怕冷的,大冬天的還穿著裙子。

    偶爾看到一個,都是街上最亮的風景。

    回家之前沒打電話,江帆本來想給兩小秘一個驚喜,結果姐妹倆給了他個驚喜。

    江欣已經回學校了,進門沒看到人,江帆還挺奇怪。

    姐妹倆去哪了?

    “詩詩雯雯?”

    喊了一聲,也沒听到了響聲。

    江帆有點納悶,換拖鞋上樓,先到二樓次臥。

    門關著的,但沒鎖,更納悶。

    推開門看了看,裴雯雯爬在床上。

    听到門響扭頭看了一眼,然後繼續爬著,把臉捂在床上。

    江帆大為驚訝,這是怎麼了。

    竟然哭成了花貓臉。

    忙過去拉了拉︰“這是咋了,怎麼哭了?”

    裴雯雯抽抽了兩聲,爬起來用手背擦了擦兩個臉蛋,然後把小臉轉過來,看著江帆眼淚汪汪地叫了聲︰“江哥!”

    江帆坐在床邊,摸了摸哭花的眼,問︰“哭的咋了?”

    裴雯雯又哽咽了下︰“我姐打我了。”

    “你姐打你了?”

    江帆更是驚訝,好久沒這麼驚訝過了。

    裴雯雯嗯嗯了兩聲,翻了個身把臉枕在她腿上。

    江帆搓著小臉,問︰“你姐為啥打你?”

    裴雯雯卻說不出來,抹著眼楮又抽抽了兩下。

    江帆摸著濕漉漉的小臉,問︰“你姐呢?”

    裴雯雯說︰“在她屋里。”

    江帆又問︰“你姐為什麼打你?”

    裴雯雯左右為難了一陣,似是不知道怎麼說,想了一下才說︰“我在天貓上給你看了一款保暖的打底衫挺好的,想給你買上幾件,她不讓買,就打我。”

    “就這?”

    江帆表示懷疑。

    裴雯雯點著頭,一臉肯定的樣子。

    江帆不怎麼信,這點小事不至于讓姐妹倆打的哭鼻子。

    追問幾句,裴雯雯吱吱唔唔的說話不盡不實。

    江帆也不揭穿,又去了裴詩詩房里。

    門也關著。

    裴詩詩也和裴雯雯一樣,爬在床上,兩手抱圈撐著腦袋,臉捂在下面。

    顯然听到動靜,已經知道他回來了,頭也沒抬。

    江帆過去坐在一邊,拉拉胳膊,裴雯雯才把小臉轉過來。

    一樣哭成了花貓臉。

    不過詩詩內斂,不像雯雯一樣,忙著跟江哥求安慰。

    在床上蹭蹭臉,才叫了聲︰“江哥!”

    江帆摸著臉問︰“咋了,給我說說。”

    裴詩詩說︰“雯雯打我。”

    江帆瞬間麻爪,這官司斷不清。

    姐妹倆都是一樣的說辭,根據以往的經驗,這種情況就一個可能,就是誰都沒錯,姐妹倆經常為一點小事意見不合,偶爾鬧點小別扭,根本沒法說是誰錯了。

    江帆又問︰“雯雯為什麼打你?”

    裴詩詩果然吱唔了起來︰“我也不知道。”

    江帆說道︰“雯雯說給我看了一款保暖打底衫,你不讓買,這是怎麼回事?”

    裴詩詩道︰“網上的東西質量不好。”

    江帆問道︰“然後她就打你了?”

    裴詩詩點著頭,一副肯定的樣子。

    江帆仔細瞅瞅,看不出真假,問了問細節,又去了裴雯雯房里。

    兩邊對質,各執一詞。

    姐妹倆誰有誰的說詞。

    江帆來回跑了好幾趟,總算大概搞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起因也確如裴雯雯說的那樣,在網上給她看了套保暖,裴詩詩嫌質量不好不讓買,準備改天逛街在店里買,結果就爭執起來,爭著爭著就打起來。

    誰先打的誰已不可考。

    裴詩詩說是裴雯雯先打的她。

    裴雯雯說是裴詩詩先打的她。

    江帆能看未來,看卻看不到過去,斷不清這官司。

    也不能真的追根究底。

    至于為什麼哭……

    好生問了一番,才問到始末。

    大抵就是,兩人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誰也不躲,就這麼你一下我一下的打,剛開始可能是嘔氣,打著打著就有點收不住手,越打越重,也越打越氣。

    最後誰都哭了,自己把自己氣哭。

    裴雯雯卷起袖子江老板告狀︰“江哥你看,我姐把我胳膊都打腫了。”

    江帆瞅瞅,左臂靠近肩膀的位置果然紅紅的一片。

    確實下手挺狠。

    江帆給她揉揉,又吹了兩下。

    回頭去問詩詩,裴詩詩也卷起袖子給他看。

    同樣是左臂靠近肩膀的位置,紅彤彤一片。

    這顯然是雯雯干的。

    江帆那個無語,這也就是親姐妹。

    要不是親的,得打成什麼樣?

    這官司沒法斷,也斷不清楚。

    本想給姐妹倆一個驚喜,結果姐妹倆給了他一個驚喜;本打算在家吃午飯,可現在饑腸轆轆,連口水沒喝上,午飯就更沒影,姐妹倆也餓著肚子餓都沒吃。

    江帆只好全拉起來,去外面吃飯。

    墨跡半天,姐妹倆才吃了臉換上衣服出來。

    仇人一樣一個不看一個。

    出門沒有看到老趙,門口的賓利也不見了,還挺納悶。

    江帆就問了聲︰“老趙是不是出去了?”

    姐妹倆不說話,似是都在乖對方先說。

    結果等了幾秒,也沒人開口。

    江帆又問了聲︰“老趙是不是出去了?”

    還是裴雯雯先給了江哥面子,說了句︰“幾天沒見人了。”

    江帆哦了一專,再沒有多問。

    出去隨便找了家炒菜館,要了個小包,點了五六個菜。

    江帆坐在中間,姐妹倆坐在兩邊,互相不理。

    偶爾眼神交會,都撇嘴扭頭,心里還扎著刺。

    江老板問一句,姐妹倆輪流回答。

    等菜上來,裴詩詩手機嘀嗒幾聲,就拿著手機發微信去了。

    江帆吃了口菜,才問︰“跟誰發微信呢,這麼忙。”

    裴詩詩說︰“江欣。”

    江帆有點意外︰“你跟江欣聊什麼?”

    裴詩詩說︰“我跟她學財務呢!”

    江帆哦了一聲,樂見其成。

    江欣能和兩個小秘相處的比較愉快,讓他挺欣慰。

    江欣學的金融,金融和財務是並列關系,雖然在細分專業上不同,但學金融的不可能一點財務都不學,抖音科技的會計就有不少是學金融專業的。

    裴詩詩跟江欣請教,到也不算問道于盲。

    江欣雖然沒有實踐經驗,但在理論方面指導一下裴詩詩還是沒問題的。

    吃過午飯回家,姐妹倆還是不說話。

    不過畢竟是親姐妹,偶爾扎個刺也不會扎上太久。

    到了晚上,姐妹倆就唧唧喳喳,有說有笑了。

    過了九點,姐妹倆開車去店里收賬。

    ……

    劉曉藝最近听到個消息,還是無意中听到財務的人在議論,大概就听了半句,在某個地鐵站新開的蜜雪冰城有一對雙胞胎姐妹,其中一個正是給江老板當了兩天秘書的。

    至于具體哪個,這個就不是一般人能認出來的了。

    劉曉藝是無意中听到的,也不太好打听。

    抖音科技的高層還是比較自律,輕易不會八卦老板的私事。

    隔牆有耳這種事情,絕對不是玩笑。

    能干到高層的,很少會有犯這種錯誤的。

    下面員工偶爾八卦一下,高層也未必能听到。

    畢竟中間隔著一道鴻溝,也沒哪個員工敢在高層面前八卦老板的私事。

    蜜雪冰城好找,劉曉藝隨便打听了一下,就找到了蜜雪冰城店。

    但去了好幾次,都沒踫到那對傳說中的雙胞胎姐妹。

    費了一番功夫才打听到,雙胞胎姐妹是老板,還是大股東,心里基本有了數,這應該沒跑了,不過想見到人還挺不容易,剛開業的時候還在店里幫忙。

    後來就不來了,只每天晚上過來收錢盤下賬。

    晚上。

    劉曉藝掐著點去了蜜雪冰城,準備再等一次。

    天氣已經涼了,奶茶店的生意也受到了影響。

    可地鐵站人流量太大了。

    永遠不缺少消費者。

    雖然冬天冷了,好多人已經不喝飲品了。

    但依舊架不住地鐵站龐大的人流。

    今天在搞活動,店里生意還可以,人挺多的。

    墨跡半天,劉曉藝要了杯黑珍珠,又在店里溜達一圈,終于等到目標,一對雙胞胎姐妹進來,跟店長和店員打了聲招呼,就去前台盤點。

    劉曉藝一邊溜達一邊不動聲色的打量著。

    清純俏麗,看氣質就不像是大戶人家出來的。

    不過男人就好這口,多數都喜歡又純又萌的蘿莉。

    這樣的妹子不少見,雙胞胎也不算稀罕。

    但這麼清純可人的姐妹花可是不常見到。

    怪不得江老板藏著掖著,死活不給人看。

    打量一陣,劉曉藝若無其事離開。

    兩個小秘也沒發現有人打量她們,在前台盤完賬,點完錢就走了。

    江帆已經上床,專門選雙日回來,早早躺在了雯雯的床上。

    否則要是單日回來,雯雯會爬床,連場作戰太累。

    所以出遠門時間長的話,一般都會選在雙日回來。

    姐妹倆不急著睡覺,一邊坐一個,給他分享憂愁。

    冬天生意沒夏天好,店里開銷又比較大,核了下成本,利潤只有夏天的一半。

    姐妹倆就挺愁,給江帆念叨一番。

    江帆姑且听听,不表態也不發言,就算賠錢也無所謂。

    本來就不是為了掙錢的。

    只是為了有個事干,別把人閑著。

    至于掙不掙錢,壓根不是他關注的重點。

    江帆身上蓋著被子,兩個小蜜也一人扯了一角蓋著腿。

    手里拿著手機,一邊發微信一邊陪她說著話。

    江帆手也在被子里,既偷偷摸摸又光明正大的探索著。

    過了一會,拉了拉胳膊︰“來,躺下我抱會!”

    裴雯雯瞅了瞅,先躺下,頭枕他胳膊上,面朝外。

    裴詩詩不想躺,忙下床跑了。

    還是一點長進沒有……

    江帆心里碎碎念了兩下,翻了個身摟著雯雯,問︰“今晚要澆幾次?”

    裴雯雯身子扭了扭︰“一次就夠了。”

    江帆比較驚訝︰“七七八天了怎麼才一次?”

    裴雯雯笑嘻嘻地道︰“得替你的腰著想啊!”

    這個哪能認慫!

    江帆立馬反駁︰“胡說,上次是誰求饒的?”

    裴雯雯給柴芳發完最後一條信息,將手機扔一邊,翻了個身面對面,也將他摟緊,打著小哈欠道︰“嗯嗯嗯是我求饒啦,江哥讓我抱一會。”

    江帆覺的這妞不太對勁。

    低頭看看,感覺到的是依賴。

    就摸摸頭,抱著她沒動。

    過了一會,裴雯雯小手下探,摸摸索索了起來。

    晚上確實就澆了一次花。

    第二天被裴雯雯叫醒時,又有點起不來。

    在魔都的時候,天天堅持沒問題。

    出去一個星期,一放松又有點堅持不住。

    裴雯雯見他不想起,叫了兩次就不叫了,繼續摟著睡。

    江帆反到睡不住了,為了以後的性福生活,晨練還是要堅持的,犯了會懶病,咬著牙爬起來,穿了條昨晚裴雯雯就給他找到的運動服下床去洗臉。

    洗刷完精神奕奕的出門,一路小跑著出門。

    跑過西南角後,又遇到了孫倩。

    這女人一身緊身跑步服,前凸後翹的,性感撩人。

    連不少晨練的老爺們都會忍不住看上兩眼。

    江帆自從開始晨練,已經踫到過好幾次了,也不意外。

    一起走了一段。

    孫倩忽然想起這個鄰居好像也是做短視頻軟件的,一直沒問過做的什麼軟件,好歹現在也在靠短視頻養家,就問了一聲︰“你公司做的短視頻叫什麼?”

    江帆反問︰“你不知道?”

    孫倩還很納悶︰“你好像沒有說過!”

    江帆無聲吐槽,你也沒有問過啊!

    想想還是說了︰“抖音。”

    “抖音?”

    孫倩一愣,以為听錯了。

    江帆點了點頭,確認了一遍。

    孫倩有點不敢置信︰“抖音是你們公司開發的?”

    江帆笑道︰“如果沒有第二個抖音短視頻的話,那應該就沒錯。”

    孫倩說不出話,差點沒社死。

    鬧了半天,原來這個神神秘秘的鄰居就是抖音的大老板。

    這話真是從何說起。

    混這行的,現在基本都知道,抖音財力雄厚。

    搞個大獎賽就真金白銀掏了幾個億就不說了,現在只要拍視頻就給錢,雖然好多人吐槽被套路了,辛辛苦苦折騰半個月,竟然就幾塊錢,多的不過十幾塊幾十塊。

    但架不住人多,一人幾塊十幾塊錢,上億人那得是多少。

    不少人都在猜抖音老板是何方神聖。

    孫倩也猜測過,過沒想到真神就是當初鄰居。

    這輩子都沒這麼意外過。

    雖然已經信了八分,但還是不太敢相信。

    孫倩打量幾眼,又問了一聲︰“听說抖音總部就在金星大廈?”

    江帆點頭︰“是在金星大廈,有空去看看。”

    孫倩瞬間尷尬,看什麼看。

    之前還有這個心思,畢竟現在靠著抖音吃飯!

    現在就算了吧,和抖音老板做了大半年鄰居,竟然不知道。

    怎麼好意思去。

    這能怪誰?

    好像怪不到人家不說。

    只能怪自己沒多問一句。

    不然也不至于如此尷尬。

    孫倩心里還在琢磨,這個鄰居一直神神秘秘,從來不張揚,開的車也是中老年男人開的奧迪a8,雖然一直猜測比較有錢,但還是沒想到竟然就是抖音的老板。

    鬧了這種烏龍,以後還怎麼好意思繼續在抖音拍視頻。

    好像浩藝傳媒據說也跟抖音有關系。

    這麼一想,自己的情況人家應該很清楚。

    越想就越尷尬。

    走了一段就忙回頭,不然真要社死。

    目送江帆一路小跑著走遠,腦子里漸漸找回智商。

    跟浩藝傳媒簽的是廣告分成約,平時那邊聯系的不多,就跟幾個團隊的主創人員聯系比較多,也沒刻意打听過,只是听人說過幾嘴,浩藝傳媒和抖音科技是一家的。

    這個也不難猜。

    抖音科技花錢,最後卻把資源給了浩藝傳媒。

    要不是親兒子,怎麼可能白送。

    親兄弟都不行。

    找個機會得好好打听打听,如果這個鄰居能在浩藝傳媒說上話。

    到是個不錯的機會。

    靠山吃山,一個人奮斗不容易,得想想辦法。

    不然浩藝傳媒那邊不會給太多的資源。

    ……

    四季花園。

    兩個小蜜今天沒有炖羊肉湯,給江帆弄了個胡辣湯。

    穎州靠著中原,好多習俗差不多。

    甚至飲食也多相近,鄰泉也有胡辣湯,同樣是地方特色,姐妹倆自然會做,只不過各地口味還有差異,姐妹倆做的胡辣湯一直重口味,胡椒放太多。

    江帆說了幾次,卻收效甚微。

    姐妹倆吃的剛剛好,他就有點受不了。

    姐妹倆覺的太寡淡,他還是覺的味重。

    今天這頓應該是江帆吃的最合口味的一頓。

    味道剛好,總算不那麼重了。

    江帆就表揚了幾句︰“不錯不錯,胡辣湯終于有進步了。”

    裴雯雯苦著臉︰“都沒味了。”

    裴詩詩也點頭︰“都不敢放胡椒。”

    江帆吃的里外舒暢,說︰“以後慢慢改一改口味,多吃點清淡的,少吃點重口味,你看現在有幾個女孩子口味有你們倆重的,胡椒吃多了也會上火,對身體不好。”

    姐妹倆生無可戀地點頭,越發覺的飯不香了。

    怎麼就不能吃辣呢?

    胡辣湯胡辣湯,不辣那還叫胡辣湯嗎?

    今天胃口大開,江帆不小心有點吃多,早飯後在後面花園里活動了半個小時,覺的不是那麼撐了,才開車去了公司,兩個小秘也出了門,先跟柴芳會合,再去尋找店鋪。

    最近一直在找店面,準備年過完後之後開第二家店。

    金星大廈。

    江帆坐在辦公桌後,看著呂小米忙活。

    等她把茶倒上給端過來,才問︰“最近有喜事?”

    呂小米一臉懵︰“沒有啊?”

    江帆問道︰“那你怎麼胖了?”

    “?????”

    呂小米差點沒繃住,哪胖了,什麼眼神啊!

    江帆上下打量︰“回去好好照下鏡子,看看是不是心寬體胖了。”

    呂小米很郁悶,暗暗咬著牙︰“昨天才上的稱,我沒胖。”

    江帆哦了一聲︰“那就是衣服穿多了?現在多少斤?”

    呂小米挺自信︰“還是94斤。”

    江帆問道︰“那為什麼我感覺你胖了?”

    呂小米又暗暗咬牙︰“你肯定看錯了。”

    江帆不相信自己會看錯,示意了下︰“過來我看看。”

    呂小米不過去,這才知道又是套路。

    雖然這一年多套路見的多了,可還是偶爾會被套路。

    江老板的套路,總是讓人防不勝防。

    一不小心就會入套。

    不過胖這個概念還是讓女人受不了。

    為了證明自己沒胖,呂小米還是過來了。

    江帆捏了捏手,又軟又嫩,仔細感受了一下,又去量身。

    呂小米忙躲開。

    江帆就說︰“看著好像挺顯胖。”

    呂小米有點扛不住,據理力爭︰“我沒胖。”

    江帆就笑︰“過來我看看!”

    呂小米抿著嘴,就是不過來。

    江帆瞅瞅,還是很傲驕,就揮揮手。

    呂小米忙溜走,回秘書室整理了一下文件,才進來匯報工作。

    ps︰翻外在下面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