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55章 我有幾個嫂子



    ps:又更晚了,明天盡量十點前。

    忽然發現自己成為了焦點,江欣挺驚訝。

    不過很快就適應了。

    從上學的時候,就習慣成為焦點。

    畢竟一直都是學霸,容易被關注。

    這沒什麼好奇怪的。

    只是稍微還是有些不一樣,畢竟社會和學校不同。

    大家都很含蓄。

    有些東西不會直接寫臉上,需要去體會。

    和學校的直白傻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氛圍。

    耽擱一陣上車出發,江帆和江欣坐了劉曉藝的車。

    劉曉藝沒開車,和江欣坐了後面,讓她表哥開車。

    江帆坐副駕駛,一溜七八輛車殺奔營地。

    江帆和魏國興聊了一路,劉曉藝和江欣話題更多,都是學金融的,劉曉藝更曾是從融行業從業者,也知道江欣學的金融,就問她︰“畢業了準備在哪工作?”

    兄妹倆私下說話隨便沒什麼,人前江欣可就有分寸多了。

    瞅了瞅副駕駛的親哥,說︰“還沒想好,畢業再說。”

    劉曉藝笑眯眯︰“反正有你哥,你也不愁工作。”

    江欣點了點頭,很是矜持。

    營地有點遠,在郊外,鄉下農村一樣的,一片一片的小村莊,雖然看著挺落後,但沒了高樓大廈,所有人反而覺的心情舒暢,在魔都這種大都待市久了,人都想往鄉下跑。

    所以近些年田園風很火熱。

    活動場地不小,是個莊園,一棟棟低層建築藏在大片的樹蔭之中,車隊順著林蔭道七拐八繞了好一會,才停到一棟三層樓下,一眼望去到處是人。

    很顯然這地方生意很火爆,來搞活動和拓展的人不少。

    寬敞的停車場車幾乎停滿,還有人多的直接坐著大客過來的。

    江帆瞅了一眼,心情瞬間就不那麼好了。

    人太多了。

    到處站的一堆一堆的,顯然都是組著團來的。

    好在車隊沒停,劉曉藝的車打頭,給她表哥指路,從一條小路繞到後面,來到了一處幽靜的院子,最後停在了一排低矮的平房前面,像是農民家。

    “到了?”

    江帆問了一聲,沒來過這種地方。

    “到了!”

    劉曉藝說了聲,已經推門下了車。

    江帆跟著下車,四下一瞅,這地方還行。

    雖然看著條件不怎麼好,但安靜。

    就喜歡比較安靜的地方。

    其他車也停下,開關車門的砰砰聲此起彼伏的。

    不遠處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過來,劉曉藝迎上去踫了個頭,立刻過來招呼人,等了一陣停車的人過來,所有人都集中到一起,然後跟著女人進了平房。

    江帆也不多問,出來玩的,就別帶腦袋。

    跟著走就行了,巴不得有人把什麼都給安排好,再別讓他操心。

    平房是住宿的地方,條件並不差,該有的都有。

    和普通賓館差不多。

    兩口子或情侶的兩人一間,剩下的男女分開住,其他都是成對,就江帆和劉曉藝帶的表哥或妹妹,于是江帆和魏國興一間房,劉曉藝和江欣一間。

    呂小米一個人一間。

    老陸和幾個司機們也是兩人一間。

    沒搞特殊,所有人住的標準一樣。

    江帆也沒意見,早不在乎這個了。

    出來玩的,再搞特殊就不太好了。

    劉曉藝考慮的挺好。

    把住宿安頓好,然後到一個小會議室安排任務。

    劉曉藝準備了好幾個節目,挺有意思,但需要團隊配合來完成,下午晚上各兩個,剩余時間自由活動,明天另外安排,時間比較寬松,沒有全安排成團建節目。

    自由活動的時間比較充足。

    大伙坐著。

    劉曉藝沒有坐,最在前面,手里拿一頁紙,給大家講解活動的內容和規則。

    大伙听的饒有償趣,津津有味。

    完了移駕後院,一處開闊的草坪上支起了桌子和遮陽傘,還有凳子和桌子,兩個女服務員剛剛把水和果盤之類的吃喝擺上,還有一些劉曉藝讓準備的活動道具。

    旁邊還有亭子,有的亭子下面是桌子,有的是燒烤爐子。

    看著挺不錯的,比鋼鐵樓城舒服的多。

    偶爾來這種地方放松一下,心情著實不錯。

    看陳雲芳的兒子和吳艷梅的女兒興奮的哇哇跳就知道了。

    韓清女兒大了,不和幾歲的小娃娃玩。

    陳雲芳兒子大吳艷梅女兒兩歲,瞅了半天,過去拉著吳艷梅女兒的手領一邊去玩,大伙看的樂了,曹光還開了個玩笑︰“歲數剛合適,能訂個娃娃親了。”

    齊亮也補了句︰“陳總和吳總能當親家了。”

    陳雲芳和吳艷梅听了笑的不行,兩人的老公也跟著樂呵。

    這種玩笑開一開還是沒問題的,看著兩個小蘿卜頭,大家都有種年華老去的感覺。

    半個小時的自由活動時間。

    四處轉轉看看,時間差不多了。

    然後聚到一起,听劉曉藝安排。

    劉曉藝把所有人分成兩隊,包括臨時充當司機的陸志軍和另外幾個司機,也被分派到了兩支隊伍,也包括韓清的女兒和兩個小娃娃,同樣被安排到隊伍里。

    本來沒小娃娃的事。

    但人來了,自然也要參與進來。

    劉曉藝現場做了些小調整,給兩個娃娃也分配了個小任務。

    陳雲芳和吳艷梅不在一個隊伍,分到了兩邊,各自帶著娃參與。

    江帆和江欣也不在一個隊,被分到兩邊。

    呂小米和江欣一隊,也不在江帆的隊伍。

    基本上都把平時經常合作的分開了,想在團比中剩出,得重新熟悉隊友,不然肯定配合不好,江帆這隊不但有陳雲芳老公,也有齊亮的結婚對象,一位二十的美女。

    準備一陣,活動正式開始。

    很簡單的活動,但挺有意思的。

    東邊兩張桌子,上面各擺一堆面粉。

    西邊兩張桌子,上面各放一個容器。

    要把東邊桌子上的面粉運到西邊的容器,核心則是不能用手,只能用嘴,工具是一張撲克牌,這就挺有難度了,活動開始之前,劉曉藝還專門讓人做了示範。

    多一個人,陸志軍當裁判。

    江帆是第一位,嘴里咬著張撲克牌,把面粉鏟起來,倒給第在第二位同樣嘴里咬著撲克牌的韓清女兒,一個接一個傳過去,跟接力一樣,最後倒在西邊桌子上的容易里。

    時間是五分鐘,哪個容器里的面粉多就是那個隊贏。

    雖然沒有彩頭,大家平時也不怎麼在乎沒有實際意義的榮譽。

    可這個時候卻全都很努力,沒一個想掉隊的。

    兩個小娃娃任務最為特殊,成為了騷擾對方的主力。

    就干一件事情︰逗笑。

    吳艷梅女兒比較給力,活動剛開始不久,江帆嘴里咬著張撲克牌,鏟了一小堆面粉正往韓清女兒的撲克牌上倒時,吳艷梅女兒跑過來一樂逗樂。

    成功把韓清女兒逗笑。

    小姑娘笑點低,有點憋不住。

    這一笑不要緊,江帆可慘了。

    面粉撲面而來,吹了個滿頭滿臉。

    好在旁邊隊伍的人個個都在努力接力轉運面粉,壓根沒人注意他。

    小姑娘臉腫的通紅,特不好意思。

    江帆也挺懵逼,但這種氛圍之下,也顧不上多想什麼。

    抹了把臉,趕緊繼續重新鏟面粉。

    唯一看熱鬧的老陸看的忍俊不禁,真想給拍個照留念。

    這種畫面可不多見。

    沒過多久。

    旁邊江欣也被陳雲芳的兒子逗笑,吹了齊亮一臉白面。

    直到老陸喊時間到,所有人都瞬間松懈了下來。

    然後才有時間互相打量,這一打量頓時全都笑歪了腰。

    江帆臉上頭上,全身上下到處都是面粉。

    白慘慘的,好像剛從面缸里撈出來似的。

    其他人同樣好不到哪去,還有把面吃到嘴里的。

    江帆拿了把紙,一邊擦臉一邊指著呂小米大笑。

    感覺好像沒這麼笑過了。

    互相幫著收拾了下。

    江欣正準備過去給江帆清理,江帆已經叫呂小米過去給他拿毛巾擦了。

    也有人忙著看勝負,看老陸比較兩個容器里面的面粉。

    結果對面的隊伍多了一點點,順利勝出。

    大家都挺開心,輸了的也不失望。

    合作第一,勝負第二。

    這個活動的意義就在于告訴大家,合作的重要。

    一個人掉鏈子,就會影響到最終的結果。

    收拾一番,把頭上臉上身上的面粉擦掉,接下來自由活動。

    半小時後,第二項活動正式開始。

    這才是真正的大菜,很有難度的團隊攀網活動,比剛剛的面粉接力更加注重團隊的協調合團,需要團隊的每個人全力以赴才能完成,而且還需要體力支撐。

    一個小時下來,不要說女人叫苦,男人都有點胳膊發軟了。

    在攀網過程中,雖然大家都十分賣力,但卻很難做到行動劃一。

    也很難把勁力用到一起。

    最後隊伍里一個當過兵的司機擔當總指導,所有人听指揮,才勉強過關,最終比友隊略勝了半籌,等回到草坪上後,個個捶腿捏胳膊,感覺要疼上一陣子。

    江帆到是還好,最近天天堅持鍛煉見到了效果。

    只有兩個從保安隊過來的司機沒反應。

    江欣一邊捶腿,一邊給江帆說︰“原來這就是團隊建設,可比學校的團建有意思多了。”

    江帆說道︰“學校那都是過家家,只有其形沒什麼實際意義。”

    江欣回味了下︰“確實挺受啟發,能讓人深刻的認識到團隊協和的重要。”

    江帆嗯了一聲,沒有說話。

    心里也在琢磨,這種東西,說有用是有點作用。

    說沒用其實也沒什麼意義。

    不但要看參與之人能從這個過程中領悟到什麼,關鍵還要看真正的領頭人能從這個過程中體會到什麼,如果覺的重要,那自然有用,如果覺的不重要,自然沒什麼卵用。

    接下來到晚飯時間,都是自由活動時間。

    大伙都被累到。

    就在休息區一邊休息一邊放松。

    人的多樣性在這時候體現出來。

    楊甲琛拉著齊亮去下象棋。

    陳雲芳和吳艷梅探討養兒育女之道。

    江帆則跟曹光和魏國興斗地主,輸了就貼紙條。

    沒一會臉上都掛滿了紙條,不讓掉下來。

    掉一條加一條。

    一直到五點半,才去餐廳吃飯。

    吃過飯後天夜將晚,院子已亮起燈,晚上的活動即將開始。

    第一個活動結束後,大伙在院子里一邊活動一邊歇息。

    劉曉藝尋了個機會,等江帆桌子前沒人時才過來問他︰“你可真是用心良苦,還專門把你妹妹從京城給叫過來,為什麼不把你的雙胞胎帶出來給大伙看看?”

    江帆理所當然︰“這也是能隨便給人看的嗎?”

    劉曉藝很好奇︰“我想看看,什麼時候帶我去看看?”

    江帆搓了搓臉︰“你是不是關心錯方向了?”

    劉曉藝好奇心比貓還強︰“我就想研究研究雙胞胎的想法觀念,畢竟你懂的嘛,年代不同了,現在這種案例還是比較少的,想踫到一個不那麼容易。”

    江帆臉有點黑︰“研究別人去,別拿我當研究對象。”

    劉曉藝道︰“我認識的人里再沒有第二個這種案例。”

    江帆說道︰“瞎扯,多了去了。”

    劉曉藝就來了精神︰“哪里有,我怎麼不知道?”

    江帆呵呵︰“你們豪門大戶人家這種案例還少了嗎?”

    劉曉藝不滿道︰“我家算什麼豪讓大戶,最多就是條件稍好點,哪有這種例子。”

    江帆攆人︰“趕緊組織活動去,少關心點我的私事。”

    劉曉藝沒再問,起身走了。

    江帆喝了口茶,沒有起身,靜靜思索。

    江欣溜了過來坐下,問︰“哥,你和劉姐說了什麼?”

    江帆驚訝︰“這就叫上姐了?”

    江欣點頭︰“對啊,人家和你同歲,還給我幫過忙,叫個姐是應該的。”

    江帆無語,說的好有道理的樣子。

    江欣又說︰“剛劉姐跟你說啥了啊,我看她好像挺受傷。”

    受傷個蛋!

    那女人會受傷?

    江帆敲了她個敲︰“別問這些,不是你該關心的。”

    江欣捂住腦袋,氣憤地瞪著他,瞬間覺的親哥不也不香了。

    忿忿了一小會,又忍不住問道︰“哥,我以後得有幾個嫂子?”

    江帆雲淡風清︰“別問我,人生處處是意外,這種事情我哪知道。”

    江欣無語半天,覺的不能再問下去了,連忙溜走。

    再問下去真忍不住會腹誹親哥。

    前腳才走,後腳魏國興就瞅著機會過來了。

    聊了一陣,活動開始了。

    晚上搞了兩個活動,劉曉藝心情還是挺好的,把活動組織的井井有條,到八點的時候又搞起燒烤,啤酒加燒烤,最樸素的生活,一直吃喝到十點才各回各屋各睡各覺。

    第二天一早起來後,幾個女人就在發愁吃的太多。

    今天估計體重又得往上。

    玩了半天,上午又組織了兩個活動。

    中午吃過飯後,近三十號人才打道回府。

    徹徹底底放松兩天,不用再想工作,搞的都不想回去了。

    就想在這里清清靜靜住上十天半月,再回去面對繁忙的工作和生活。

    魔都的節奏實在太快了,很難有這種放松的時候。

    回到四季花園,江欣有點心不在焉。

    想了一下午才想通。

    不管將來嫂子是誰,至少眼前的這兩個小嫂子還算不錯。

    于是翻過一天。

    江欣繼續跟著姐妹倆出去逛,準備這次把魔都逛個徹底,該去的地方都去一下,該玩的都玩一下,該體驗的都體驗一下,不然寒暑假要實力,可沒多少時間來。

    大奧迪修好了。

    江帆開車去了公司,和劉曉藝商量了幾件事,又說起了周末的活動。

    “你表哥好像要挖你媽牆角。”

    江帆問道︰“你說你媽知道了會不會削你表哥一頓?”

    劉曉藝道︰“才不會呢,早就知道他想挖牆角,家事是家事,公事是公事,這個是要分開的,他要是真能挖到我媽牆角,也算他的本事。”

    江帆問道︰“你表哥又不管這個,這麼上心干什麼?”

    劉曉藝道︰“要成績啊,我們這些人雖然比普通人在職場上更有優勢,但話說回來也得更加努力,多少人盯著呢,要是想佔了崗位混日子那沒人說什麼,但如果想要進步,也是得有成績的,你沒成績拿什麼進步,畢竟高的並不是只有我們,還有比我們更高的呢!”

    江帆了解的點點頭,知道的越多就越覺的誰也不容易。

    特別那些想進步的,即使再高自己也得努力。

    晚上參加了個飯局,商量了一下行程。

    後天要去烏鎮開會,魔都一共好幾位,都在互相聯絡,準備一起去。

    大佬出動都是私人飛機。

    小咖裝不起這個b,只能老老實實坐民航。

    散了飯局,回程的路上,老黃還問江老板︰“抖音科技這麼燒錢,以你的實力買個公務機應該不成問題吧,怎麼不買一架,出行還能方便不少。”

    江帆呵呵︰“是你好蹭飛機吧!”

    老黃也不藏著掖著︰“這個還真是,你買不買?”

    江帆說道︰“不買!”

    老黃問道︰“你應該不缺錢啊?”

    這是圈子里的共同認知。

    抖音科技大把燒錢,到現在沒融過資,都是江老板自己掏腰包。

    搞個大獎賽就拿幾個億,買飛機才幾個錢。

    江帆笑道︰“那麼燒包干什麼,就一兩個小時,民航的頭等艙又不是不能坐,再不行包個公務機也行,干嘛非要自己買,你不覺的互聯網圈的大佬們都太高調了嗎?”

    老黃無語,說︰“也未必是大佬們想高調,有些東西是行業特性決定的,有時候也是企業發展的需要,甚至可以說是互聯網行業受到的關注比較多。”

    江帆說道︰“我跟大佬們不一樣,還是低調點比較好,免的哪天行差踏錯被打屁股。”

    老黃更是納悶,怎麼感覺不像二十幾歲的年輕人。

    明明比自己小十歲,可感覺卻比自己還油。

    周三。

    江帆和一幫同行們坐了一輛考斯特,去烏鎮報到。

    最近幾天這車比較流行,低調而且有內涵。

    人多了出行挺方便。

    本來就約了一起走,又都不是大佬,一人帶著車和司機過去未免就有點燒包,還是謙虛一點,坐考斯特就不錯,經濟實惠又顯的低調,關鍵聊天很方便。

    在魔都混,自然不可避免就有了地域圈子。

    即使不會刻意搞小團伙,也會自然而然走到一起。

    當然,如果是競爭行業那自然另說。

    都是獨自出行,沒帶秘書助理之類,大佬雲集的地方,你一小輩帶著秘書助理什麼的裝什麼大蒜,不得被笑話,實際上除了江老板這個另類,也沒幾個有專職助理和秘書的。

    畢竟還沒有到那個咖位。

    車上研究了陣行程安排,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了半天,一個多小時就過去了,目的地也到了,先到指定的下塌酒店去報到,跟代表大會的代表一樣簽到領卡,安排住宿,然後要麼拜訪同行,要麼在酒店歇著,等下午的開幕式。

    到了這里,江帆才發現圈子有多小。

    其他的同行們,隨便躥躥就能找到熟悉的同行,個個都交友廣闊。

    就他沒有幾個熟人,只能在酒店抱著手機調戲下秘書。

    可是沒過多久,一位魔都的同行就領著一個女人找上門來。

    ……

    深城。

    江老板和魔都同行去烏鎮報到時,景紅秀的快餐店也即將開張了。

    準備大半個月,店鋪就簡單收拾了下,大面基本沒動,只是布局調整了一下,里里外外廚師加服務員打雜的招了六個人,就準備開張,其中包括一個老鄉鄭玉蘭。

    第一次自己當老板,景紅秀心底沒底,心也一直懸著。

    菜品準備的很豐富,張康專門給搞了一個調查,經過一番商量研究,又加了面食,為此還多招了個面師傅,此外還听從張康建議,上了兩台冷櫃,帶著賣些飲料啥的。

    定點刷卡,只要出貨大的東西都能賣。

    飯菜未必會合所有人的味口,但這些東西卻是比較好慢的。

    有些人可能寧可在外面花錢吃飯,也不來這里。

    如果不是店面太小,景紅秀都想再搞個小超市,盡量把貨給弄全點。

    這樣選擇余地多了,那些卡上有錢的員工就願意刷了。

    機器也調好了。

    萬事俱備,就等開張了。

    這天下午,張康安排辦公室發了一個通知,結果引發軒然大波。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