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53章 背了一口大鍋



    呂小米知道把葉秋萍弄到公司瞞不過江老板,但沒想到會這麼快知道,關鍵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忽然被問起,就有點措手不及,點了點頭不知道說什麼。

    江帆問她︰“你閨蜜干嘛的?”

    呂小米說︰“HR。”

    江帆這才想起,好像以前問過,但早就忘了,又問︰“把你閨蜜弄到公司好嗎?”

    呂小米老老實實道︰“是她自己想過來。”

    江帆問道︰“以前的公司不行?”

    呂小米道︰“工資太低,一個月才四千。”

    江帆沒話說了,一個月四千塊錢確實有點低。

    還要租房子吃飯買畫妝品等等。

    不管吃不管住,在以都這地方活下去不容易。

    站在朋友立場,好幾年的閨蜜幫一幫是對的。

    江帆沒有再問,換個話題︰“老趙給你爸介紹的生意成了沒?”

    呂小米道︰“已經談的差不多了,老趙陪我爸去了一趟金陵。”

    江帆恍然,怪不得最近沒看到趙老人影。

    原來是陪著呂小米她爸去金陵了。

    不過話說回來……

    能讓老趙親自陪著去一趟,呂小米她爸也不簡單。

    有錢人和有錢人容易成為朋友,只要有個扭帶就可以。

    特別是層次差不多,又能互相提供資源和幫助的,就更容易成為朋友。

    江帆沒有多問,換個話題︰“你哥呢,還在京城創業?”

    呂小米點點頭,不太想說。

    她有個哥,兄妹倆,但不怎麼靠譜。

    大學畢業後在京城奮斗了五年,前兩年打工,後三年創業,自己掙的本錢賠光,家里一直給輸血,本來這兩年生意就不太好做,親哥又不務正業,呂小米就很有意見。

    創什麼業。

    還不如回去跟爸做生意呢!

    江帆問道︰“你哥那小公司還沒破產?”

    呂小米臉色不太好︰“快了。”

    江帆哦了一聲,問︰“要不要我幫忙?”

    “不用!”

    呂小米忙推脫,這哪能隨便忙。

    家里的生意是根本,心疼爸爸,沒能堅持住,幫了就幫了。

    可哥哥的那破公司,她可不想自己搭上人情。

    要是靠譜也還罷了,關鍵不靠譜,怎麼幫也沒用。

    不如早點破產死心,回家給爸幫忙去。

    江帆沒有再說,揮了揮手。

    呂小米嗒嗒出去了。

    過了一陣,劉曉藝又來了。

    不是來說工作,而是給提意見的︰“話說老板,我這來了大半年了,也沒見你組織搞一個party什麼的,听說你住四季花園,是不是應該在別墅搞個party讓大伙熱鬧熱鬧?”

    熱鬧個蛋。

    兩個小秘不想見人。

    這是硬傷。

    高管們從來都不提。

    就這女人翻了出來,明顯故意的。

    江帆也有借口︰“四季花園那房子太小,不適合搞party。”

    劉曉藝道︰“再小也是別墅,搞個party沒問題。”

    江帆繼續搪塞︰“等我買個大別墅再搞。”

    劉曉藝說︰“听說你在明湖買了個獨棟,快裝完了吧?”

    江帆嗯了一聲︰“到明年了,住進去明年年底了。”

    劉曉藝無語了,說︰“那我找個地方請大家聚聚,你把家屬帶上?”

    江帆痛快點頭︰“好!”

    劉曉藝這才滿意地走了,從秘書室出去時,忽然想起一事,就退了回來,站門口對呂小米說︰“呂秘書,以後送江總的工作給我過一下再報給他。”

    呂小米瞅瞅她,說了一個字︰“好!”

    劉曉藝也瞅她兩眼,甩甩頭發走了。

    這是正常流程,屬于秘書和助理之間的工作流程。

    沒助理的時候,有些需要上傳的工作呂小米都是直接給江帆匯報。

    有了助理,要先在助理那里過一遍篩選一下。

    一些不重要的,或者江帆不想管了,就由助理代為處理了。

    只不過呂小米習慣了直接給江老板匯報,從來沒主動往劉曉藝那送過,只有個別時候江帆特別指明需要劉曉藝處理的,才會送過去,沒想到今天劉曉藝竟然主動提起。

    這是工作流程。

    呂小米沒啥好說的,只能照辦。

    只是心里琢磨,這個女人要出啥妖蛾子。

    最近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剛里面說的她也听到了。

    讓江老板帶上家屬……

    呂小米嘴角翹了翹,不知道江老板會帶哪位家屬。

    辦公室里。

    江帆在打電話,打給妹妹江欣︰“你最近忙不忙?”

    江欣說︰“還行,在準備一個論文,不太忙,哥你有事?”

    江帆嗯了一聲︰“來魔都玩上幾天,放松一下再學。”

    江欣狐疑︰“哥你沒病吧?”

    江帆臉黑︰“你才病了呢!”

    江欣納悶︰“你以前都不讓我去魔都,現在怎麼又讓我去玩。”

    “……”

    江帆那個無語,都是自己種的瓜,苦的甜的都得吞下,說︰“讓你來就來,那來那麼多問題,等下我讓人給你訂票,明天就過來,別穿的太厚。”

    江欣說道︰“我還要上課呢!”

    江帆道︰“天天上課能有什麼用,出來放松放松見點世面更有效果。”

    江欣無語,直接覺親哥沒好事,在套路親妹子。

    呂小米在秘書室听到了,差點笑出聲。

    江老板這套路真多,竟然真的帶家屬。

    這可是真真正正的家屬。

    正在想劉曉藝見到江欣後會是什麼表情呢,里面江老板又在叫了。

    連忙起身進去,問︰“要給江欣訂票嗎?”

    江帆嗯了一聲,也不批評她沒把耳朵塞住,換了別的秘書要敢這麼問,大概率干不了幾天就得被調崗,這個不一樣,不想讓她听到的事情,江帆也不會在辦公室里說。

    “訂個公務艙。”

    江帆道︰“就明天兩點的那班。”

    呂小米問︰“要安排車接嗎?”

    “不用!”

    江帆擺了擺手︰“我讓家里去接。”

    呂小米偷偷撇撇嘴,出去給訂票了。

    晚上。

    江帆回家一說江欣要來,兩個小秘就坐不住了。

    立刻準備搬去一樓。

    江帆攔住︰“又不是沒來過,還住保姆房干嘛!”

    裴詩詩道︰“那也不能讓你妹妹住到保姆房啊!”

    最後姐妹倆一合計,裴詩詩搬去了次臥,先跟妹妹睡幾天。

    把二樓的主臥騰了出來,給江欣住。

    最怕見江哥的家人。

    那個別扭。

    可不見還不行,每次都得硬著頭皮。

    ……

    景紅秀最近比較忙,從海底撈辭職後,就在附近租了個房子搬出去一個人住,給人打工和自己當老板是兩碼字,即使只是開個小小的快餐店,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要操心的事太多了。

    當服務的時候只需要端好盤子就行了,其他的不用操心。

    可自己開飯館,要忙的事就多了。

    店鋪轉讓,門店要重新拾掇一下,還要請個廚師,找幾個服務員,具體做什麼菜還要再研究,對于景紅秀來說,哪一樣都不是容易的事,想起來很簡單,真正做了才知道多麻煩。

    即使張康這個公司老總為了辦好大老板交待的事,連本職工作都暫時放下了,天天幫著景紅秀開飯館,景紅秀依舊壓力山大,第一次當老板,總覺的什麼也不懂。

    思來想去,景紅秀決定再找個人幫忙。

    出門在外,能找的人也只有老鄉。

    到深城在電子廠干了一陣,時間雖然不長,但認識了好幾個老鄉。

    其中有一位對她挺照顧的,景紅秀決定請來幫忙。

    給多發點工資,也算回報剛來深城時的關照之情。

    老鄉叫鄭玉蘭,一個三十出頭的女人,結婚有十年了,兩口子都在深城打工,但不在一個廠,而且離的還不近,就沒租房子,都住廠里宿舍,有需要就去小旅館。

    景紅秀約了個倒班的下午,請鄭玉蘭吃了頓晚飯,把想法說了說。

    鄭玉蘭請驚訝︰“你要開快餐店?”

    景紅秀點著頭,很是期待︰“鄭姐能來幫我嗎?”

    鄭玉蘭問︰“你準備給我開多少工資?”

    景紅秀早就想好了,問︰“四千行嗎?”

    鄭玉蘭沒答應,說︰“妹子,不是我潑你冷水,你這忽然要開快餐店,說實話我都挺意外的,餐飲不好干,現在競爭又激烈,我先不問你哪來的錢開快餐店,我就問你,開起來能掙到錢嗎,你準備做什麼類型的快餐,目標客戶是哪些人?”

    景紅秀說︰“主要給一個公司做快餐,他們有三百多員工,每月有八百伙食補貼,只能在我店里刷卡吃飯,其他的能賣多少看情況。”

    鄭玉蘭听的瞪大了眼楮,一臉不敢相信︰“還有這種好事?”

    景紅秀點點頭︰“都說好了。”

    鄭玉蘭還是不相信︰“那公司老板是你什麼人,除了親爹親媽還有人這麼關照你?”

    景紅秀說︰“老板是我朋友。”

    鄭玉蘭上下打量她︰“你有這樣的朋友怎麼剛來深城還去電子廠打工?”

    景紅秀不想給她說江帆,道︰“之前也不知道,最近才聯系的。”

    鄭玉蘭更好奇︰“你朋友公司干嘛的?”

    景紅秀道︰“我也不太清楚,鄭姐你要不要過來幫我?”

    鄭玉蘭道︰“妹子,不是姐不幫你忙,咱一碼歸一碼,這事我不好說,但你知道,我在電子廠一個月也能掙四千塊,我有啥說啥,干餐飲可比電子廠辛苦。”

    景紅秀想了想,問︰“你看四千五行嗎,吃住都管。”

    鄭玉蘭沒急著答應,問︰“你有錢開快餐店嗎?”

    景紅秀道︰“我朋友給擔保在銀行貸了五十萬。”

    鄭玉蘭剛剛生出一個念頭瞬間胎死復中,心里那個失望。

    隨即就是羨慕。

    什麼樣的朋友這麼關照,這簡直就是給搞了個定點食堂,根本不用愁客源,只需要找個廚子和跑堂的把飯菜做出來就行了,這樣的生意想不掙錢都很難。

    甚至連開店的資金都給解決了。

    如現在這年頭除了父母,有誰會隨便給人擔保貸款。

    別說外人,那些給親戚擔保被坑的都一大把。

    自己什麼沒這樣的朋友。

    而另一頭。

    張康則遇到了一件比較鬧心的事。

    中午不知道吃了啥,下午一直鬧肚子。

    第三次到衛生間蹲大號,無意中就听到了兩個女職工的八卦。

    再沒有人,外面的洗手間就比較安靜。

    兩個女員工一邊洗手一邊說著領導的八卦,讓張康听了個清清楚楚。

    只听一個女員工說︰“最近老張正事不干,天天外面忙啥呢?”

    “忙著給小情人開店呢!”

    另一個女員工說道︰“你不知道嗎,樓下要開個快餐店,老板是個小姑娘,老張天天在那操心呢,正事不干整天忙著給小情人弄那個快餐店,我看老張也干到頭了。”

    女員工A驚訝萬分︰“不是吧,還有這事?”

    女員工B說︰“我也是听別人說的。”

    女員工A道︰“怪不得老張最近天天看不到人影,那老板長的咋樣?”

    女員工A說︰“還行吧,清秀可人,沒想到老張好這口。”

    ……

    兩個女員工八卦了一陣,洗完手就走了。

    張康卻氣的拉不出來了。

    心里那個火大。

    老子是不是干到頭了不知道,你們這倆八婆是干到頭了。

    著實郁悶。

    這本來是老板的鍋,沒想到卻讓自己背了。

    還沒辦法解釋。

    之前江帆就交待了,讓他親自去辦,明顯就是不想讓人知道。

    這下可好。

    莫名其妙給江老板背了一口鮮艷的大鍋。

    真是氣的夠嗆。

    ……

    四季花園。

    午飯後休息了一陣,兩個小秘為了誰去機場接江欣又推諉了一番。

    江帆把這事交給了姐妹倆。

    裴詩詩不想去,讓妹妹去。

    裴雯雯同樣不想去,想推給姐姐。

    都怕見了別扭。

    推來推去,雯雯還是沒推過詩詩,硬著頭皮開車去機場。

    江欣的航班四點到。

    裴雯雯提前半小時到機場停好車,然後去出口等。

    等了二十分鐘,眼看到點,就開始打電話。

    提示關機。

    過會再打,還是關機。

    又等了十分鐘,電話終于打通了。

    “你好!”

    “你好!”

    都是特見外的問候。

    裴雯雯說了下地方,掛了電話就盯著出口。

    過了一陣,江欣背個背包出來了。

    早就認識,兩人都看到對方。

    打聲招呼,裴雯雯就忙帶著江欣去停車場。

    江欣心里還挺納悶,忍不住問她︰“你駕照拿到了嗎?”

    裴雯雯道︰“去年就拿了。”

    江欣哦了一聲,到了停車場,看到姐妹倆的座駕,又不淡定了。

    還以為開的她哥的車來的呢,沒想到是一輛小號奧迪。

    這一看就不是她哥的車。

    江欣上了副駕,把包放後座,系上安全帶,問道︰“這是你的車嗎?”

    裴雯雯忙點頭︰“是的。”

    其他的也不知道該說啥,幸好江哥就一個親妹子。

    要是再多幾個,可就頭大了。

    江欣又問︰“你是姐姐還是妹妹?”

    裴雯雯道︰“我是妹妹。”

    江欣哦了一聲,又問︰“你姐呢?”

    裴雯雯一邊開車一邊道︰“在做飯呢!”

    江欣哦了一聲,同樣不知道再問啥了。

    這倆雙胞胎比她還小呢。

    親哥不干人事,盡干些毀三觀的事情。

    車都給兩個小情人買了,還不知道正牌嫂子在哪,實在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這兩姐妹,叫名字太過見外,叫嫂子更不合適,叫詩詩雯雯就更不行。

    稱呼都是個大麻煩。

    心里是真別扭。

    裴雯雯也別扭,但別扭的跟江欣不同。

    回到四季花園,已經過了五點。

    到門口下了車,沒看到江帆的大奧迪,明顯沒回來。

    到是隔壁老趙在門口溜達,看到江帆還很納悶。

    怎麼又來一個,相貌雖然不差,但也就是中等。

    看著不像是小情人。

    和裴雯雯打聲招呼,多看了江欣兩眼。

    其實壓根分不清姐姐妹妹,一律稱呼小裴。

    裴雯雯就介紹了下︰“這是江哥的妹妹江欣。”

    老趙恍然︰“原來是小江的妹子,難怪我覺的和小江有點像呢!”

    江欣應付幾句,進了屋才問裴雯雯︰“這個鄰居干嘛的,咋這麼自來熟?”

    裴雯雯一邊換鞋一邊道︰“他人就這樣。”

    江欣哦了一聲,這里有她的拖鞋,但不是去年來穿過的那雙,換了一雙新的。

    換上拖鞋進了客廳,听到動靜的裴詩詩從廚房跑了出來。

    “你好。”

    “你好!”

    江帆不在,不管江欣還是兩姐妹都挺尷尬。

    打聲招呼就不知道說什麼了。

    裴詩詩忙招呼妹妹︰“你先到上茶,菜馬上就好了。”

    裴雯雯答應著,給江欣泡茶。

    江欣客氣幾句,放下背包去了廚房想幫忙。

    江帆回來的時候已經快到九點了。

    進門看到兩個小秘和江欣坐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那真是驚奇。

    招呼一聲,一邊換鞋一邊問︰“這電視自打咱們住進來就沒有開過吧?”

    兩小秘不吭聲,覺的江哥哪壺不開提哪壺。

    江欣問道︰“你們平時不看電視嗎?”

    江帆道︰“現在誰還看電視,這玩意就是個裝飾品。”

    三人都不說話,都盯著他。

    其實是實在不知道聊什麼,才打開電視轉移注意力。

    不然誰看電視。

    江帆過去坐下,問︰“你們聊了些什麼?”

    兩個小秘吭吭哧哧,有點不知道咋說。

    什麼也沒聊啊,就看電視了!

    江欣說道︰“就看了會電視!”

    江帆左右瞅瞅,發現氣氛不太對,腦子一轉就明白。

    坐下說了幾句,兩個小秘就找借口遁了。

    江欣才問江帆︰“哥,這倆你打算養到啥時候?”

    江帆就一皺眉,腦子里瞬間轉過無數念頭。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說︰“胡說啥呢,以後記的叫嫂子。”

    江欣一愣︰“叫哪個?”

    江帆說道︰“兩個都叫。”

    江欣傻眼︰“兩個都叫?”

    江帆點頭。

    江欣徹底無語,覺的親哥太渣了。

    但沒有說出來。

    想了一下才問︰“她倆能同意嗎?”

    江帆點頭。

    江欣再次無語,感覺三觀不穩。

    好歹總算明白了親哥對這姐妹倆是什麼態度。

    雖然渣了渣了點兒,但這個結果想想也還行。

    總比花錢買人家的青春強。

    不過……

    江欣又問︰“以後咋辦啊?”

    江帆隨口應付︰“想那麼遠干嘛,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江欣無語,再不問了。

    也操不來親哥的心,讓叫嫂子注叫唄,于是,晚上睡覺的時候,主動叫姐妹倆︰“詩詩嫂子,雯雯嫂子,我那個枕頭有點低,能不能給我找個稍微高一點的?”

    姐妹倆有點懵,被這兩聲嫂子叫的措手不及。

    愣了半天才忙給江欣找枕頭。

    心里卻在偷偷雀躍,實在是這聲嫂子太美妙動听了。

    找完枕頭。

    江欣沒有多少睡意,又跟姐妹倆說了半天話。

    一聲嫂子,消除了所有的別扭和不適應。

    姐妹倆瞬間就無話不說了。

    江欣自己沒啥說的,學生能有多少事情,主要打听姐妹倆的情況,一听姐妹倆開了個奶茶店,就比較驚訝︰“你們開個奶茶店干嘛,怎麼不干個別的?”

    這個……

    這是為了應付家里。

    裴詩詩遲疑著,不知道怎麼說。

    裴雯雯沒把江欣當外人,直接就說了︰“沒個工作家里不好交差。”

    江欣瞬間明白,這可真是用心良苦啊,想想也對,這種事怎麼能跟家里說,想想都替她倆愁,但這個話題不好討化,就忙轉移了話題︰“照顧我哥不輕松吧?”

    裴詩詩松口氣,說︰“還行吧!”

    江欣不太滿意︰“什麼叫還行,他是我親哥,有多懶我還不知道,以前在家襪子都不自己洗,我媽經常給他洗,還老是騙我給他洗衣服洗襪子。”

    姐妹倆偷偷樂,這可都是江哥的黑料。

    但畢竟和江欣不熟,還是沒把江帆的黑倒給倒出來。

    聊到快十一點,直到姐妹倆打哈欠時,才分頭睡覺。

    昨晚沒有睡好,今天中午又沒有午睡,姐妹倆早就困了。

    最近都不打算再爬床了。

    江欣卻睡不著,想了半晚上她哥和姐妹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睡著。

    第二天一早被驚醒,迷糊了半天才听到樓上有動靜。

    拿過手機看了下,才六點啊,哥在干嘛呢!

    怎麼起這麼早?

    轉了幾個念頭,翻了個身繼續睡覺。

    昨晚睡的太晚,實在太瞌睡。

    過了七八分鐘,就听到樓梯那邊有腳步聲,應該是下樓去了。

    江欣腦子里冒了個疑問,但很快就迷糊了。

    可是……

    迷糊了沒一會,又被隔壁的動靜吵醒。

    PS:還有第二章,12點前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