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48章 虎狼之詞



    呂小米一聲爸,叫的江帆心跳都快了好幾拍。

    開什麼玩笑呢,怎麼能隨便叫人爸呢!

    你爸怎麼會在這里……

    江帆下意識地轉了向個念頭,扭頭望了過去。

    只見七八米外,兩個中年男人也在往這邊望過來。

    路燈有點昏暗,只大概看到是兩個中年男子。

    個子不高,右邊的身材適中,左邊的比較瘦。

    江爸江媽也停下了,正在回頭望過去。

    “爸,你怎麼在這……”

    呂小米已經快步走過去,明顯不是亂認爹。

    兩個中年人明顯挺驚愕,左邊比較瘦的中年男子瞥了眼江爸江媽和江帆,看向過來的呂小米,說︰“我和你三叔過來談一筆生意,你怎麼也在杭城?”

    呂小米走跟前,道︰“我來辦事,你來杭城怎麼不打個電話?”

    呂爸說道︰“我不知道你在杭城,不然就打電話了。”

    呂小米又跟旁邊的三叔打了聲招呼,才看著親爸︰“爸,你半個月沒給我打電話了。”

    呂爸心想,這不是自己想說的話嗎,但不好在大庭廣眾下跟女兒計較這個,又瞥了眼江老板一家三口,不動聲色問︰“那幾位是什麼人?”

    呂小米道︰“老板啊!”

    呂爸就道︰“那你快去忙吧,別讓老板等你,回頭再打電話。”

    呂小米道︰“你等下,我去給說一下!”

    呂爸點頭。

    呂小米就快步走回去,給江老板說︰“我爸來了,我去陪陪我爸。”

    江帆問道︰“要不要我陪?”

    呂小米強忍著翻白眼的沖動︰“不用。”

    江帆揮了揮手︰“那去吧!”

    又打量了幾眼,光線不太好,也看不太清楚。

    只看了個大概,再踫上都未必能認出來。

    呂爸和呂三叔也在望著這邊,互相點了點頭,江帆和江爸江媽先走了。

    呂小米走過去,撫了下長發,問︰“爸,你和三叔住哪里?”

    呂爸道︰“我們住的遠,一會打車回去。”

    呂小米說︰“你們別回去了,我給你們開個房間晚上住這邊吧!”

    呂爸道︰“我們還有事,住這里不方便,你來杭城辦啥事?”

    呂小米道︰“辦房子手續啊,過來一個星期了。”

    呂爸恍然,知道這事,去年就听女兒說起過。

    但今年好像不怎麼給家里說公司的事了,問︰“剛才那是你們老板的父母?”

    呂小米點著頭︰“過來一個星期了,辦完手續下周又要出國去旅游。”

    呂爸嘴上應著,心里其實挺擔心。

    秘書天天給老板干私活,怎麼都覺的有點不正常。

    但今年女兒都不怎麼說公司的事情了,偶爾問一下也是應付。

    這次來杭城又正好踫到,就更擔心了。

    呂小米不知道老父親心里的擔心,問︰“爸,你和三叔生意談成沒?”

    呂爸收收思緒,說︰“還在談,今年生意不好做,壓價壓的太狠了。”

    旁邊呂三叔道︰“現在進口貨太多,到哪都得拼價格,利潤壓的越少了。”

    呂小米也替他發愁︰“要不要我找老板給你想想辦法?”

    呂爸擺了擺手︰“別麻煩人家,干好你的工作就行了,家里的事你不要操心。”

    呂小米答應著,心里松口氣。

    話是這麼說的,真讓她找江老板,她也拉不下面子。

    而且江老板又不干實體,也沒這方面的渠道和資源。

    實體和互聯網是兩碼事。

    ……

    另一邊。

    江爸也在問兒子︰“剛才那個是呂小米爸爸?”

    江帆點頭︰“應該是!”

    江爸就很驚訝︰“這還真是巧。”

    確實挺巧。

    江帆問他︰“你有多久沒和江欣打過電話了?”

    江爸就挺樂呵︰“最少一次一次。”

    江媽卻有怨念︰“沒良心的,一個月才給我打一次。”

    江帆一看不妙,不小心給妹子挖了個坑。

    連忙轉移話題。

    乘船夜游了趟西湖,回到酒店已經九點半了。

    給呂小米打個電話,跟她爸走了。

    江帆也沒奈何,洗了個澡躺床上給兩個小秘發微信。

    姐妹倆昨天就回魔都了,去南海來回共四天。

    剛發了個消息,裴雯雯就發來視頻請求。

    江帆接了,黑了一下才閃現。

    話說今年4g網大範圍普及,網速是越來越快了。

    以前視個頻那叫一個卡,現在就很流暢。

    只要不是跑到荒郊野外,視頻基本上不會卡。

    “江哥,啥時候回來呀?”

    裴雯雯估計剛洗完澡,裹著個浴巾坐在床上,一手拿毛巾擦頭發,一手舉著手機,剛洗臉澡臉蛋白里透紅,甜嫩可口的,看著就想咬上兩口。

    “過幾天再回!”

    江帆床上躺平,一手舉手機,一手撫額,問︰“你姐呢?”

    裴雯雯說︰“洗澡呢!”

    江帆哦了一聲︰“過去讓我看看。”

    裴雯雯不樂意︰“洗澡有什麼好看的,你看我呀!”

    江帆說︰“我想看你姐洗澡。”

    裴雯雯嘟囔道︰“又不是沒看過,江哥你能不能不要這麼齷齪。”

    江帆心癢癢的︰“听話,快過去我看看。”

    裴雯雯也不听話了,皺著鼻子︰“不去,你看我就行啦!”

    江帆說︰“那你把浴巾拿掉!”

    裴雯雯轉了轉眼珠,起身過去把門關上,然後把浴巾拿掉了。

    好一只小白羊……

    聊了陣少兒不宜的話題。

    裴雯雯臉蛋紅紅的,眼神還透著小嫵媚︰“江哥快回來澆花。”

    江帆嗯嗯有聲︰“過幾天回去就澆,洗干淨等著。”

    澆花本來是個很正經的詞。

    結果有一次那啥時,江帆說了一句澆灌祖國的花朵。

    然後裴雯雯就把這個詞引用過來。

    給弄成了虎狼之詞。

    沒羞沒臊一陣。

    群里又有了新消息,詩詩上線了。

    江帆關了和雯雯的私聊,在群里發起群聊。

    很快接通。

    姐妹倆都上線。

    裴雯雯又裹上浴巾,不好再浪。

    裴詩詩也裹著浴巾,手機支起,坐在梳妝台前吹牛發。

    吹風機嗡嗡的響聲吵的腦殼疼。

    江帆揉著腦袋︰“關了關了趕緊關了,吵死了。”

    裴詩詩說︰“頭發還沒吹干呢!”

    江帆拔高音調︰“一會再吹吧,吵死人了!”

    裴詩詩只得關了吹風機,拿著手機進臥室坐床上,一手拿著手機,胳膊夾著浴巾不讓掉下去,一手拿著梳子梳著頭,嘴里還問著沒用的廢話︰“江哥啥時候回來啊?”

    “過幾天就回!”

    江帆盯著她圓潤的香肩,說︰“你把胳膊拿開。”

    裴詩詩撇撇嘴︰“不!”

    不用想也知道又沒想好事兒。

    裴雯雯提著醒︰“公眾場合聊天要文明!”

    江帆諄諄教導︰“雯雯不要瞎扯蛋,這是咱們的私有領地,哪是公眾場合,話說咱們一起坦誠相見好不好,都把浴巾拿掉讓江哥看看你倆是不是一樣的。”

    裴詩詩听不下去了︰“江哥,你再不好好說我下線了啊!”

    裴雯雯也捂著耳朵,兩個人怎麼說都行,三個人咋能這樣呢!

    江帆開導︰“有啥不好意思的,做都做了還怕說啊!”

    姐妹倆左耳進右耳朵出,自動過濾。

    聊了一陣私房夜話。

    裴詩詩說了個正事︰“江哥,我想報個班學學會計。”

    江帆問道︰“怎麼又想學習了?”

    裴詩詩道︰“財算不光是算賬記賬,還有好多事情,比如稅務,比如成本核算這些我都不怎麼懂,現在賬越來越多,還要報稅什麼的,我感覺處理起來挺吃力的。”

    江帆說道︰“那也不用你自己去學,招個會計就行,你還想一直自己當會計啊?”

    裴詩詩道︰“那我也得會啊!”

    江帆建議︰“你不要學會計,以後分店開多了肯定得有會計,你的工作更多的是財務總監的角色,知道怎麼回事就行了,不用專門去學會計,想學的話可以學一下財務方面的法規之類,把握好財務的合規性就行,至于怎麼做賬那是會計的事,不是財務總監干的事情。”

    裴詩詩哦了聲,有點沒主意。

    裴雯雯對會計不感興趣,問︰“江哥,你覺的我以後干個啥好?”

    江帆問她︰“你想干個什麼?”

    裴雯雯道︰“我不知道呀,所以才問你。”

    江帆有點無語︰“你自己都不知道,我能知道?”

    裴雯雯挺煩惱︰“我不喜歡干財務,天天坐那算賬沒意思,干采購也麻煩,一大堆麻煩事兒,我就想干個不操心的消磨消磨時間就行了。”

    裴詩詩挺來氣︰“我倆佔著70的股份,你不操心誰操心。”

    裴雯雯道︰“我就不想操心!”

    江帆一邊幫著分析,一邊琢磨著兩個小秘一年來的變化。

    總體來說,工作上都沒什麼動力。

    裴詩詩稍好點,管著錢袋子呢多少有點壓力,不懂的還知道學。

    裴雯雯就比較咸魚,工作什麼的都屬于客串,有個事干就行了,特別是開新店忙活了好一陣,把工作激情給消磨的差不多了,現在基本上就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工作的事不太上心,家里的事到挺上心。

    聊了一個小時視頻,快十一點的時候才掛斷睡覺。

    第二天呂小米依舊沒有回來。

    第三天她爸和她三叔走了後,下午才回香格里拉。

    第四天是周一,上午總算把手續辦完了。

    周二,江爸江媽飛歐洲。

    把人送走,江帆和呂小米開車回了魔都。

    呂小米開寶馬來的,這車大半時間閑置。

    除了呂小米辦事偶爾開一下,基本成了擺設。

    沒讓秘書開車。

    江帆親自開車,出了酒店問︰“你爸和你三叔怎麼跑杭城來談生意?”

    呂小米坐在副駕駛,兩手搭在腹部,說︰“今年生意不好做,來這邊找市場。”

    江帆問道︰“你爸具體做的啥?”

    呂小米說︰“海鮮批發。”

    江帆問道︰“哪來的貨,進口的還是自己養?”

    呂小米道︰“不做進口,一部分自己養,一部分養殖戶的貨。”

    江帆就問︰“自己養劃算還是進口劃算?”

    呂小米說︰“以前都自己養,進口的少,這兩年進口的越來越多,有些價格還比自己養便宜好多,價格越壓越低,利潤也越來越少,不好做了。”

    江帆問道︰“怎麼不試一下網上賣?”

    呂小米道︰“試了,不太好做。”

    江帆一手扶方向盤,一手拉拉胳膊。

    呂小米就忙躲。

    躲了幾下,還是被他把小手給捉住。

    江帆捏著小手,問︰“要不要我給你想想辦法?”

    呂小米糾結了,要不要讓幫忙?

    實話挺矛盾的。

    糾結半天,問︰“你有渠道嗎?”

    江帆張口就來︰“要什麼渠道,最近不是有員工抱怨食堂伙食不好嗎,給訂上幾噸海鮮天天讓食堂做海鮮,三千多人一個月吃個幾噸海鮮沒問題吧?”

    “……”

    呂小米無語了,這真是正經老板干出來的事?

    江帆又問︰“你爸一年能出多少貨?”

    呂小米說︰“三百噸左右!”

    江帆問道︰“一年出三百噸能掙多少錢?”

    呂小米道︰“批發利潤低,好的時候掙一百多萬,不好的時候五十萬左右。”

    “不少了!”

    江帆覺的可以,這已經算是富裕之家了。

    一年能有一百多萬裝進口袋里,已經超過絕大部分人了。

    不怪呂小米挺小資,衣服包包都是牌子。

    三個多小時到了四季花園。

    江帆下車,呂小米把車開走了。

    隔壁門口,趙志江正在叉著腰四下張望。

    目睹江老板從寶馬上下車,呂小米把車開走,心里又犯起了尋思,這小伙挺能玩,家里養著兩個,而且還是對雙胞胎,這又一個更加漂亮的,年輕就是好啊!

    當然,關鍵還是得有本錢。

    “小江,艷福不淺吶!”

    趙志江招呼了一聲,給人感覺閑的蛋疼。

    “還行……”

    江帆呵呵笑了一聲,正準備進屋,忽然想起呂小米的事。

    車上說的都是不經腦子的玩笑話。

    抖音科技的員工再能吃,也不可能天天吃鮮海。

    搞零售還好辦,三千多人的食堂能消化掉不少。

    搞批發的量大,可就不是一個食堂能消化的了。

    還是得有渠道,大批量出貨才行。

    江帆不做實業,認識的人不是搞金融的就是搞互聯網的,平時又不愛混圈子,朋友圈沒幾個搞實業的,想起趙志江開工廠的,就問了一嘴︰“老哥有沒有認識的做海鮮零售的?”

    趙志江話挺大︰“有,混了大半輩子錢沒掙多少,就是朋友多,你想做海鮮?”

    江帆笑道︰“不是,有個朋友做海鮮批發,听說今年競爭激烈,生意不是太好做,老哥能不能給介紹一下生意,回頭我請你和嫂子吃飯。”

    “小意思!”

    趙志江挺仗義︰“有好幾個做連鎖餐飲的朋友,回頭我給你問一下。”

    江帆感謝一番,門口聊了幾句才進屋。

    上樓沒看到兩小秘,到露台才找到人。

    姐妹倆一人拿著把鏟子,正在擺弄露台上的盆栽。

    女孩子的性格是多樣的。

    有些女生喜歡養小寵物,有些女生喜歡家里擺一堆各種玩偶。

    兩個小秘屬于後者,對養寵物沒興趣,臥室里的各種玩偶到是擺了不少,還有個愛好就是挺喜歡擺弄花花草草,去年住進來的時候一盆花都沒有。

    後來陸續買了幾盆,也但不多。

    今年把房子買下後,屋里各種盆栽立馬多了起來。

    姐妹倆三天兩頭就會買上幾盆,江老板的臥室里、書房里以及露台上都擺了不少,美其名曰吸收輻射,雖然不知道具體作用如何,但屋里多些植物確實心情挺好。

    已經十月下旬,魔都的天氣開始涼了。

    兩小秘還穿著吊帶短褲,細胳膊細腿,小胸脯鼓鼓的。

    仔細一看,規模還是小,不比饅頭大多少。

    當然,不是以前那種大饅頭,現在賣的饅頭都很小的。

    “江哥!”

    姐妹倆看到江老板,都停下手里的活。

    一副想上來又怕搶先被姐姐妹妹笑話的小模樣。

    江帆過去,一手摟一個,攬住渾圓的肩頭,先親了一口姐姐,裴詩詩左躲右閃的,公共場合還是不好意思,又親了一口妹妹,問︰“你倆想我沒?”

    裴雯雯笑嘻嘻︰“你猜!”

    裴詩詩不說話,關著門在床上說一說還行。

    公共場合還是算了。

    畢竟臉皮還薄,哪好意思當著妹妹的面說。

    江帆不猜,問︰“你倆咋不去上班,徹底休息了?”

    裴詩詩道︰“才沒有呢,現在基本正常了,柴姐都不天天盯著了,在調查市場準備開第二家分店,我們晚上過去盤一下賬,收個錢就完了,不用天天都去。”

    江帆就看向裴雯雯︰“正合你意了。”

    裴雯雯點著頭,問︰“江哥吃飯沒?”

    “吃了!”

    這都一點半了,早過了飯點,路上和呂小米吃的。

    裴詩詩拿著鏟子敲了敲一個大花盆︰“江哥,給我搬一下這個花盆,我們搬不動。”

    江帆一瞅,是個大家伙。

    花盆加上一盆子土,估計有上百斤。

    就算沒有一百,也有七八十。

    這點重量,自己一個人都能抱起來。

    兩個人竟然搬不動。

    江帆左右瞅瞅︰“你倆吃的飯都去哪里了,一個花盆都搬不動?”

    裴雯雯抗議道︰“我們是女孩子耶,哪有那麼大力氣。”

    江帆捏捏臉蛋︰“這也就七八十斤,工地上的那些女人一個人就抱走了。”

    裴詩詩無語道︰“我們又不是干力氣活的,哪有那麼大勁。”

    好吧!

    江帆無話可說,問︰“搬到哪?”

    裴詩詩說︰“這個長的好,搬到你書房去,里面那棵發財樹半死不活的,搬出來讓見見陽光,可別過一陣死了,好不容易才養活,死了太可惜。”

    江帆嘴皮動動,最終什麼也沒說,一個人把花盆搬了進去。

    又把同樣大小的一盆發財樹搬了出來,扔到露台上讓姐妹倆修理。

    家里沒有保姆,什麼都得自己干。

    好在除了搬這種大花盆,其他的都不用他動手。

    開了幾個小時的車,多少有點困。

    回屋洗了個澡,準備睡一覺。

    可躺在床上困意卻沒了,呼喚兩個小秘來給他捶腿。

    姐妹倆不理他,自顧自忙活。

    強行睡了一會,還是睡不著。

    就拿手機給秘書打電話︰“到家了沒?”

    呂小米說︰“剛到。”

    江帆問道︰“你爸做的都有哪些品種?”

    呂小米問︰“干嘛?”

    “還干嘛!”

    江帆說道︰“給你爸拉點生意。”

    呂小米說︰“魚、蝦、蟹、貝什麼都有。”

    江帆一听就頭疼了︰“你這樣,把你家賣的東西給我列個單子,價格也標上發給我。”

    呂小米答應著,掛了電話就給她爸打電話︰“爸,你把最新的價格清單給我發一個。”

    呂爸問道︰“你要這干嘛?”

    呂小米說︰“我給你拉點業務。”

    呂爸問道︰“你上哪拉業務去,好好干你的工作,家里的事別操心。”

    呂小米道︰“哎呀,你快點發給我。”

    呂爸又問︰“是不是找你們老板了?”

    呂小米嗯了聲︰“你快點發給我啊!”

    呂爸說道︰“說了讓你別操心,你麻煩人家干嘛,現在哪有白幫忙的事。”

    呂小米不想跟老爸多說︰“你就別問了,趕緊發給我。”

    說完掛了。

    等了一陣,微信上發來一個產品價格單子。

    呂小米打開看了下,家里的貨物單子她有,但魚貨這東西價格變化大,不說一天一個價格吧,每個月的價格肯定有差別,所以才要最新的。

    看了一遍,發現好幾樣價格都降了,成本是多少她當然知道。

    降價就說明競爭太激烈,肯定是沒多少利潤的。

    看完隨手發給了江老板。

    江帆躺床上看了看,忽然就覺的挺扯的。

    看了這些東西價格,第一感覺是那些開飯店的太黑了。

    十塊錢的東西到了飯桌上竟然賣到上百,任誰看了都會覺的飯店太黑。

    不過再想想中間的流通成本,批發商零售商飯店一層一層都要掙利潤,再加上各種陽光的不陽光的亂七八糟的成本,也就難怪幾塊錢的東西到了飯桌上得漲到好幾十。

    看了一遍,江帆把單子轉發給了趙志江。

    又打了個電話,好生感謝了一番。

    也不知道這個鄰居靠不靠譜,能不能給呂小米她爸拉到業務。

    心里則在琢磨,人到用時方恨少。

    是該多交點朋友了,要是認識幾個干連鎖餐飲或零售商,也不用找鄰居幫忙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