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42章 官司不斷



    新店開張,兩個小秘天天忙到十點以後才回家。

    就跟剛建好的工廠一樣,不忙亂一陣是穩定不下來的。

    這天晚上回來算了下賬,姐妹倆就挺樂。

    開業第一天是半價,肯定賠本的。

    之後幾天生意依舊火爆,營業額基本保持在兩萬以上,去掉各種成本和開支,一年能賺不少,就算第一年回本,第二年就可以淨賺,怎麼能不樂。

    姐妹倆負責錢袋子,白天打雜晚上數錢,每天晚上回來都要背一包錢,第二天上午起來去存銀行,微信和支付寶雖然已經普及開了,但還是有不少人習慣帶現金。

    天天晚上數錢要數到手抽筋。

    成就感滿滿的。

    江帆和劉曉藝跟她前同事吃了頓飯,應酬了一下。

    感覺資本是在試探,投資的意願並不強烈。

    之前的接觸同樣是試探,或者是投石問路。

    回程路上。

    劉曉藝一邊開車一邊道︰“抖音現在還沒有清晰的盈利模式,資本有投資意願,但估值是個問題,在資本眼里,你和抖音都是個異類,很難給出一個合理的估值標準。”

    江帆道︰“所以都在觀望?”

    劉曉藝道︰“對啊,資本運作是有一整套流程的,像你這種真金白銀砸了幾十億,收購CMC花了一百多億,資本進來是要承擔很大的風險的,除非你能接受一億美元估值。”

    江帆道︰“我花了二十多億美元,只估值一億?”

    劉曉藝道︰“所以啊,資本才在觀望,最多跟你接觸一下,投資的意願並不強烈,除非抖音有清新的盈利模式,成長可持續、盈利可持續,資本才敢進來。”

    江帆無所謂︰“不進來更好,我還不歡迎他們呢!”

    劉曉藝道︰“但資本是逐利的,抖音現在的用戶已經超過兩億,互聯網時代,用戶就是市場,就可以創造價值,資本只是暫時觀望,還是會想辦法上車的。”

    江帆道︰“那就拖著,能拖到什麼時候就拖到什麼時候。”

    劉曉藝道︰“如果抖音繼續保持這種高增漲勢頭,最晚明年,資本肯定會動,不管是想辦法讓你接受他們的估值標準,還是給出高估值進場,都作有動作的。”

    江帆道︰“那就明年再說,主動權在我手里,由不得他們指手劃腳。”

    ……

    (此情節與時事無關,早就想好的情節,踫巧撞了車,我一天碼字飯都沒時間吃,哪有閑心思關注時事,大家別帶節奏,我怕惹事。)

    兩人一路討論之時,金星大廈也發生了一件大事。

    正是下午上班的高峰期,幾棟寫字樓前人來人往。

    雖然江帆收購金星大廈物業後,過半租約到期的已經搬走了,但還有好多租約沒到期的企業和單位依舊在這里辦公,上下班高峰期人流不少。

    就在這個時候,一件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幾個女人不知從哪摸出條橫幅,在一條人流最多的路口拉開,上面寫著一行大字︰抖音科技還我清白。然後一個妹拿著個喇叭,開始哭訴怎麼被抖音科技後勤的餐廳管理人員騙睡懷孕,對方卻不想負責之類,頓時引來了不少人圍觀。

    而更神奇的是,還有幾個脖子上掛著相機,一看就是媒體記者的也突然冒了出來,   一頓拍,讓圍觀的吃瓜群眾和路人立馬就意識到,有熱鬧看了。

    不少人指指點點的,順便拿出手機拍個照。

    在金星大廈辦公的,都知道大廈被抖音科技買下了,要把租戶全清掉。

    如今踫到這種大瓜,怎麼能不幫著宣揚下。

    而等保安听到消息趕來,幾個女人已經轉移了陣地,跑到了C棟,在C棟的一個入口拉起橫幅繼續大喇叭喊,抖音科技有幾個部門也搬到了C棟。

    不少抖音科技的員工出來看熱鬧。

    反應慢的拿出手機拍照。

    反應快的立刻給上級打電話。

    保安匆匆趕到,想把人拉走。

    幾個女人不走,保安也不敢用強。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陸志軍第一個趕到,勸了幾句見幾個女人不肯離開,立馬就起了疑心,真要是有問題解決問題就行了,非要在這里打著橫幅嚷嚷,卻不肯去解決處理問題。

    這明顯就是想鬧事。

    迅速轉了幾個念頭,眼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還有幾個帶著相機像是記者的,繼續僵持下去不是辦法,果斷讓保安把橫幅扯下來,將幾個女人架進了樓里。

    幾個帶著相機的家伙又一頓猛拍。

    陸志軍恨的牙癢癢,真想搶過來砸個稀巴爛。

    這一看就不是正規的記者。

    正規的官媒記者誰會干這種破事。

    剛剛把人架到樓里,接到消息的陳雲芳和王丹也匆匆跑了過來。

    真是一路狂奔。

    遠處。

    一輛奧迪開了過來。

    江帆老遠瞅了一眼,心里還那納︰“那地方圍那麼多人干嘛呢?”

    開車的劉曉藝瞅了一眼,對八卦不感興趣,隨品道︰“估計有什麼稀罕事吧!”

    車停樓下。

    江帆下車瞅了幾眼,樓擋住了看不見。

    問了下門口站的筆直的保安︰“那邊發生啥事了,怎麼圍那麼多人?”

    保安也不知道,但大老板問,就忙呼叫對講機。

    餐廳。

    保安听到對講機的呼叫,忙去給老陸報告︰“陸哥,江總看到了在問呢!”

    陸志軍問︰“江總在哪?”

    保安說道︰“剛到E棟門口。”

    陸志軍想了想,走到一邊給江老板打電話。

    保安們將幾個女人圍起,陳雲芳正在親自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E棟。

    江帆听完匯報,懵逼了好幾秒。

    大白天的,竟然會發生這種見鬼的事。

    具體情況陸志軍也不是太清楚,只在邊上听了幾句,好像是後勤員工的事情。

    劉曉藝見掛了電話,問了一聲︰“發生什麼事了?”

    江帆收起手機,道︰“好像是後勤員工的感情糾紛之類的事,拉著橫幅喊冤,老陸說是還有內情,具體不清楚,陳雲芳已經趕過去處理了,上去等吧!”

    劉曉藝很意外︰“還有這樣的事?”

    江帆也很意外,餐廳五月份才投入使用的。

    這才四個月就出事,後勤的管理得亂成什麼樣。

    上樓,剛進辦公室,呂小米就跟了進來。

    “剛樓下有人鬧事,有員工拍照片發到了群里。”

    呂小米跟進來,拿著手機給江帆看。

    江帆接過看了兩眼,看到了人群中的幾個女人,全是餐廳的女工,還有那條很是醒目的橫幅,以及上面的八個大字,還有保安組成的人牆,以及圍觀的吃瓜群眾。

    翻了一下群里,不少員工都在討論。

    猜測是什麼瓜,完全看好戲的心態。

    江帆皺著眉頭,放下手機揉著眉心思考了起來。

    呂小米拿回手機悄悄出去了。

    足足等了一個小時,才等到陳雲芳過來。

    “什麼情況?”

    江帆沒有起身,指了指對面的椅子。

    陳雲芳在左邊椅子坐下,組織了下語言,才匯報詳細情況︰“餐廳管理員鄭光和服務員王麗娜搞到了一起,前陣子查出懷孕了,因為分手費鬧了起來。”

    江帆問道︰“分手費?”

    陳雲芳點點頭︰“都沒想走到一起,之前王麗娜告到了主管那里,主管調解後鄭光賠了一萬塊錢,本來這事過去了,今天不知道怎麼又鬧了起來,感覺有人在背後鼓動。”

    江帆問道︰“今天為啥鬧的?”

    陳雲芳說︰“王麗娜變卦了,想要五萬塊補償,鄭光不同意。”

    江帆又問︰“那幾個餐廳女工怎麼回事?”

    陳雲芳道︰“王麗娜拉去的。”

    江帆問道︰“她們哪來的膽子跟著鬧事?”

    陳雲芳道︰“餐廳的都是勞務工,我們的約束力有限。”

    “勞務工……”

    江帆揉揉眉心,勞務應看正式工是個什麼心態他體會不到。

    但可以想象到。

    就跟好多單位的臨時工一樣。

    想了一陣,江帆問︰“怎麼處理的?”

    陳雲芳道︰“報警了,看看是不是有人在背後鼓動。”

    江帆又問︰“兩人搞到一起有沒有強迫性質?”

    陳雲芳道︰“這個怎麼說呢,鄭光是餐廳管理人員,在兩人交往的過程中,本身的職權肯定是發揮了一定的影響的,但還算不上強迫,王麗娜就算想討光鄭光也是你情我願。”

    江帆笑道︰“一個小小的餐廳管理員,比我還要懂得利用手中的職權。”

    陳雲芳沒吭聲,這算是明著批評了。

    江帆隨即又道︰“這事處理完了把餐廳所有的服務人員都接收過來吧,又不差幾個餐廳服務員的工資,就別整什麼勞務派遣那一套了,我覺的,人應該工作和生活在一個相對友善的環境中,而不是每天在一個對我們帶著敵意的環境吃飯工作。”

    陳雲芳說聲好,這事讓她非常被動。

    坐了一陣起身離開。

    江帆想了一下,又打電話將老陸叫來問情況。

    陸志軍說了說現場看到的情況,最後又說了自己的判斷︰“感覺是故意鬧事的,之前已經達成了和解,後來又反悔,而且是最近幾天才反悔的,如果只是想要補償,不會這麼急著打著橫幅把事鬧大,至少也應該先找上級來協調,不行再采取下一步的行動,而那個餐廳服務員根本沒找上級協調,就叫了幾個餐廳女人把事鬧大,我覺的應該有人在搞鬼。”

    江帆問道︰“現場沒問出來嗎?”

    陸志軍道︰“沒有,那個服務員一口咬定鄭光不給錢她沒辦法才鬧的。”

    江帆點了點頭,沒有再問,讓他出去了。

    陸志軍剛出去,呂小米又來了。

    “你看看這個!”

    呂小米手機屏亮著,遞了過來。

    江帆接過來看了下,頓時臉色陰沉。

    事情發生才過去不到兩個小時,就被人捅到了網上。

    這要沒人搞鬼,豬都不信。

    打開電腦搜了一下,果然搜到了好幾條。

    內容大同小異,什麼餐廳管理人員利用職務之便睡餐廳服務員等等,還特意點明了餐廳服務員是勞務工的身份,明顯都是在帶節奏,引發不少臨時工共鳴。

    陳雲芳在行動,第一時間撤掉了好幾篇報道。

    但公關速度趕不上擴散的速度。

    特別是還有同行落井下石,幾個短視頻平台反應速度很快,第一時間帶節奏,給競爭對手潑髒水這種事情,大家干起來不要太拿手,管他真的假的先轉了就是。

    到了晚上,頭條來了一波助攻,抖音科技瞬間火了。

    頭條把標題都改了︰抖音科技管理層潛規則女員工。

    瞧瞧歪成什麼樣了。

    江爸都知道了,打來電話︰“兒子,公司怎麼上新聞了?”

    江欣打來電話︰“哥,你們公司的管理層這麼黑啊?”

    江帆臉黑如鐵︰“一邊涼快去!”

    賈明亮也打來電話關心︰“是不是得罪人了?”

    江帆回了兩字︰“沒事!”

    老黃打來電話︰“真羨慕你們,天天上頭條。”

    江帆臉更黑了。

    連兩小秘都知道了,晚上回來就問︰“江哥,網上爆的料是真的嗎?”

    “假的!”

    “哦哦,我也不信會發生這樣的事。”

    姐妹倆就信了,無條件信任。

    江帆多少有點安慰,沒白疼。

    發酵一夜,好像所有人都知道抖音管理層把女員工給睡了。

    本來屁事沒有,這樣的新聞天天多了去了,抖音科技也不是那些個巨頭們,沒什麼好關注的,可抖音的大獎賽即將塵埃落定,本來媒體就在熱鬧,無數網民也在關注。

    現在又攤上這種事,再加上不少同行在帶節奏。

    想不火都不行。

    周三上班。

    江帆召集管理層開了個會。

    沒提輿論的事。

    講了講企業應該遵循的價值觀和行為規範。

    “我一直在想,抖音科技應該遵循什麼樣子的價值觀,之前覺的讓員共分享企業的發展成果應該沒錯,但現在想想這應該只是企業的理想和願景,而不是價值觀……”

    江帆講了半個小時,頭一次仔細闡述了他對抖音科技行為價值體系的思考。

    作者擅長這個,水個幾千字也不帶重復的,這里就不騙大家錢了。

    具體總結以下幾點︰

    第一,重新制定薪酬激勵體系。

    公司保證讓員工獲得與自身能力和價值對等的收益。

    收入可以遞增,但要符合市場價值和規律。

    第二,要加強管理,規範員工行為,不能再扯蛋。

    制定相關禁令,敢膽違反立馬滾蛋。

    不能再放羊了。

    事實證明,寬松的管理氛圍只會讓更多的二百伍干出更多草蛋事。

    第三,要抓好教育,少喝點毒雞湯,三觀不能歪。

    第四,年底前拿出一套具體的行為價值體系。

    江帆講完,又讓管理層各抒己見。

    會開了一個半小時,這個議題算結束。

    中層散去,江帆帶著高管們到辦公室,繼續討論輿情的事。

    “鄭光是怎麼處理的?”

    江帆先問了吳艷梅一聲。

    吳艷梅道︰“已經開了。”

    江帆就沒再問,高管們心里全都有數。

    大老板專門問下面一個小兵,就已經說明問題了。

    嘴上雖然不說,但心里有多惱火可想而知。

    不然怎麼會有那個閑心,專門過問下面一個普通員工的處理結果。

    “都說說!”

    江帆揉著眉心︰“這事怎麼處理?”

    鄭光的個人行為與公司無關,但現在事情鬧大了,公司要卻來背這鍋。

    即使官宣撇清,可黃泥巴已經沾到身上了,哪是那麼容易洗掉的。

    陳雲芳先發言︰“一會辦公室發個通告,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原原本本交待清楚。”

    江帆嗯了一聲︰“輿情怎麼控制?”

    楊甲琛第二個發聲︰“陳總監那里可以繼續公關,盡量少讓媒體帶節奏,幾個同行那里直接起訴,就算打不贏官司也得扯一下皮,不然外界還以為我們理虧。”

    江帆也是這個意思︰“那就盡快,特別快手頭條,一個不能放過。”

    齊亮提醒了下︰“還有水軍,不少水軍也在鼓動帶節奏。”

    水軍……

    江帆敲著桌子,這幫老鼠是最讓人痛恨的。

    想了想問︰“能不能搜集到證據起訴?”

    薛濤答道︰“鎖定不難,但搜集證據不太容易,我試一下吧!”

    楊甲琛也說道︰“這種事情只能公安機關出面治理,訴訟舉證不太容易。”

    江帆沒說什麼,又看向吳艷梅︰“公關總監有人選了沒?”

    吳艷梅說︰“正在談。”

    江帆道︰“盡快到位。”

    吳艷梅點點頭。

    三言兩語開完小會,各自分頭去忙。

    劉曉藝一直沒吭聲,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她是江老板的助理,除了涉及到CEO要具體處理和決策的事項,公司的具體管理事務很少會發表意見。

    一小時後,抖音科技正式發布通告,通報了事件的前因後果。

    並表示已報警,後續事項將由警方處理。

    同時,抖音科技嚴厲譴責個別媒體誤導輿論,直接點名快手頭條,霸氣表示下一步將會起訴快手頭條,用法律武器來挽回這兩無良平台歪曲事實給抖音科技形象造成的損失。

    通知發出之後,很快就被轉載。

    快手頭條先後回應,等著你告。

    不忘陰陽怪氣一番,什麼自身不硬,管理不當鬧了笑話之類。

    互聯網就這樣,不撕兩下都不正常。

    話說頭條落井下石是有歷史原因的。

    抖音科技從去年成立以來就一直盯著人家挖。

    如今在短視頻行業又正面競爭,不落井下石才怪。

    隔天。

    吳艷梅光速搞定了公關總監的人選。

    高管選聘自不能讓HR出面,HR也面試不了高管。

    能面試的只有老板。

    吳艷梅談完後,就安排了一次面試。

    一位叫韓清的女士,歲數有點偏大,明年就四十歲了。

    不過保養的很年輕,看著也就三十出頭。

    十多年的從事政府公關工作的經驗,之前在大型外企,目前離職在家。

    江帆面談了下,就火速上崗了。

    陳雲芳的工作很重,行政是個非常大的攤子。

    吃喝拉撒雞毛蒜皮零零碎碎等日常工作和內外溝通協調都是行政工作範疇,這段時間抖音科技一直在風口浪尖,公關工作越來越重,急需要單獨分出去。

    公關總監是到位了。

    可官府那邊卻還沒消息。

    王麗娜一口咬定沒有任何人指使她鬧事,就是要賠償,不得己才打橫幅討說法的,官差問完就放人了,不想管這種破事,抖音科技現在還沒有那個能量影響官差。

    幾個鬧事的女工被勞務公司召回。

    鄭光卻鬧了妖蛾子,把抖音科技告到了勞動仲裁大隊。

    一毛錢補償沒有直接開,這可是違法的。

    法務接了過去,一毛錢補償都不打算給。

    找不出背後搗鬼的,江帆心里這根刺下不去。

    前思後想一番,把老陸叫來︰“能不能找出王麗娜鬧事的推手?”

    陸志軍猶豫了一瞬,就下定決心︰“我會想辦法。”

    江帆點了點頭,沒有問他會用什麼辦法,道︰“用錢就找呂小米拿。”

    陸志軍答應了一聲,坐了一陣就離開了。

    下午。

    呂小米來匯報,老陸支了五萬塊錢。

    江帆沒說什麼,這是他交待的,有些花銷走公司的賬不太方便。

    呂小米那里一直放著他的一部分備用金,一些不好公開的花銷都從那走。

    紛紛揚揚之際,一首《你是我唯一的執著》又听哭了不少網民。

    花姐用獨特的歌喉,把撕裂的感情注入了歌聲中,重新翻出了許多人塵封在記憶角落中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和脆弱的神經,听到淚奔,一遍又一遍重復。

    短短幾天又刷了屏,從抖音傳到了微信,又從微信傳到了其他地方。

    好多人听了都在朋友圈分享。

    不少網民又搜索視頻的出處,最後一路找到抖音。

    短短幾天又從第五強勢沖到了第二。

    一首等一分鐘,一首你是我唯一的執著,讓不少網民認識到了花姐。

    關注點贊無數。

    過了幾天。

    陸志軍來交差,拿了一份資料給江老板。

    江帆看了一下,挺納悶︰“華欣貿易?”

    陸志軍點點頭︰“是一個叫陳凱的人教唆王麗娜鬧事的,我讓人追蹤了一下,查到此人是華欣貿易的一名員工,華欣貿易的老板叫林少華……”

    林少華?

    江帆後面的都沒听進去,腦子里只琢磨這三個字。

    怎麼會是這位?

    委實有點出乎意料,還以為是那向個同行搞的鬼。

    沒想到竟然是這位。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