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35章 誰在八卦老板的私生活



    傍晚,一家西餐廳。

    林少華提前半個小時過來,一邊等,一邊琢磨著得到的資料。

    家世不算多麼顯赫,但也絕對不差,門當戶對沒有問題。

    但這不是關鍵,重點是對方自身的條件,不但相貌出眾,而且听說品行極好,是個結婚的好人選,不過這些听听就可以了,信了就傻了。

    相貌嘛,看了照片,確實出眾。

    但品行嘛……

    沒打過交道誰知道是騾子是馬。

    等了二十分鐘,劉曉藝也來了。

    提前了十分鐘,沒有故意遲到。

    林少華立馬就給了個印象滿分,最煩那種故意拿捏的。

    劉曉藝明顯精心打扮過,又穿上了江帆在京城見過的那一身,略顯寬松的白短袖,半身碎花長裙,白色休閑鞋,還畫上了淡妝,身材高挑,精致中透著自信優雅。

    相親就得有相親的態度。

    不管能否看中,著裝既是對別人的尊重,也要對自己的自信。

    劉曉藝過來後,打量了幾好眼,確認沒有沒看,才打聲招呼。

    林少華忙起身讓座,很有風度。

    雖然第一時間起身,但卻透著有種不慌不忙的淡定從容。

    劉曉藝也對他印象不錯。

    坐下後問了問口味,叫服務員過來點菜。

    劉曉藝看了下,主菜點了牛排,調味汁主要了西班牙汁,副菜點了奶酪火腿雞排,又點了幾樣小甜點,最後點了個意式蔬菜湯,感覺差不多了。

    林少華也點了幾樣,等服務員離開,才互相了解了一下。

    說了說學歷和工作,踫撞了下思想觀念。

    當然都是淺償即止,沒有深入交流。

    畢竟第一次見,即使在某些觀點上有不同意見也不會說出來。

    等了一陣等菜上來,邊吃邊聊。

    第一印象加上西餐廳特意營造出的氛圍,感覺挺好。

    劉曉藝問︰“你有過戀愛經歷吧?”

    “有三次,你呢!”

    “就一次!”

    “能問問分手的原因嗎?”

    “不合適。”

    “性格還是觀念?”

    “都有吧!”

    “听王阿姨說你辭職去了一家互聯網公司?”

    “嗯!”

    “紅杉應該很好,你怎麼會去互聯網公司?”

    “對我來說區別不大,回國準備干點什麼?”

    “打算自己創業,正在找合伙人。”

    “哪方面的?”

    “想做貿易,這方面我有些資源。”

    “具體做哪一塊?”

    “看情況吧,汽車電子出口都行。”

    第一次見面印象還不錯,一直到晚飯結束。

    當然。

    也僅僅是印象不錯。

    劉曉藝拒絕了對方送她,各走各路。

    林少華也沒有強求。

    回到家時,魏行長正在等著呢!

    劉曉藝自己有房子,但沒戀愛,多數時候都回家住。

    “怎麼樣,人見到了嗎?”

    “見到了!”

    劉曉藝換上拖鞋過去坐在一邊,說︰“感覺還行吧,就是不知道人品怎麼樣。”

    魏行長道︰“那就多了解一下,不要著急,感表和婚姻的事急不來。”

    劉曉藝躺在沙發上︰“媽你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數。”

    魏行長摸了摸女兒的頭︰“最好還是找個沒喝洋墨水的!”

    劉曉藝道︰“媽你怎麼還是這一套老思想!”

    魏行長道︰“這可不是老思想,留洋的固然有奔著出國深造去的,但大多數都是什麼成色你又不是不知道,要麼有兩個錢覺的外國月亮比國內圓的,要麼不學無術隨便找個國外的大學去鍍金的,好的沒學到,反而出去學了一肚子亂七八糟的東西。”

    劉曉藝道︰“你這是偏見。”

    魏行長道︰“雖然是偏見,但也是一種普遍的現象!”

    劉曉藝道︰“你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數!”

    魏行長點點頭,對女兒還是比較放心的。

    隔天。

    劉曉藝剛到辦公室,林少華就發來微信消息問候。

    想了一下,給回了兩字︰謝謝。

    林少華又約了晚上吃飯,劉曉藝拒絕了,林少華也沒有糾纏。

    昨天才吃過飯,哪有這麼快的。

    海洋股東會馬上要開了,劉曉藝在牽頭,也沒心思吃飯。

    忙了一陣,江老板來了。

    劉曉藝門沒關,扭頭就看到了。

    江帆人已經過去了,看到劉曉藝門開著,又退回來瞅了一下。

    見劉曉藝人在,就站門口問了一下︰“昨晚相親相的咋樣了?”

    劉曉藝道︰“還OK吧!”

    江帆直接走了進來,問︰“什麼叫還OK,相中了?”

    劉曉藝整理著文件,說︰“哪有那麼快,又不是上菜市場買塊豬肉。何況就算是買塊豬肉也得貨比三家好好挑一下,更何況相親,哪有一次就相中的。”

    “……”

    江帆覺的她反應有點過頭了,仔細打量幾眼,問︰“什麼情況,說說听听。”

    還挺好奇,畢竟他也相過親。

    劉曉藝就說了一下了解到的情況。

    江帆听完,挺驚訝︰“談了三次戀愛,你信?”

    劉曉藝問︰“什麼意思?”

    江帆笑道︰“現在的大學生本科沒畢業談過三個女朋友的都不稀罕,何況留洋的,听說外面挺亂,男男女女睡個覺跟吃飯喝水一樣平常,怎麼可能只談過三次,一听就不老實。”

    劉曉藝雲淡風清地反擊︰“哦,這不很正常的嗎,你不也養了一對雙胞胎?”

    我靠?

    誰亂嚼舌頭了。

    江帆瞬間蛋疼,連忙掩面而走。

    回到辦公室,還有點氣不過。

    想了想把秘書叫來,問︰“公司是不是有人在私下議論我的私生活?”

    呂小米點點頭,這有啥新鮮的。

    你都做了還不讓人議論?

    雖然她沒說過,但知道的人不少啊,法務財務辦公室人資部門都知道那對雙胞胎,那兩姐妹名下注冊公司,好多業務都是公司給代辦的,大部分機關部門都有接觸。

    社保什麼的也在公司繳,等于掛公司吃空餉,人資部人人都知道。

    想不讓人討論都難。

    只不過沒人公開說,都在私下討論。

    處處都是漏風的牆,哪能傳不出去。

    江帆有點火大︰“誰這麼碎嘴,沒事八卦老板的私生活?”

    呂小米道︰“好多人都知道。”

    “……”

    江帆這下真蛋疼了,牙也疼的厲害。

    揮了揮手,呂小米撇撇嘴,嗒嗒嗒出去了。

    捏了幾下眉心,心里還在反思,去年有點不穩。

    多少都有點飄,沒把這事情處理好。

    要是被敵對分子拿這事做文章,就算不會有實際損失,也得被人噴死。

    思索一陣,又把呂小米叫進來,讓她去辦公室和財務把兩小秘名下那家公司的證照公章什麼的全部收回來,準備拿回家交給姐妹倆自己管,不能再放公司了。

    “還有……”

    江帆考慮了下,又交待道︰“把裴詩詩和裴雯雯的社保也停了。”

    呂小米答應著,見再沒別的事,就去給人資打電話。

    江帆想了一會,這樣應該能把牽連斷掉了。

    至于社保,交不交都無所謂了。

    唯一不好清除的是痕跡,只能讓時間慢慢忘記。

    過了一陣,劉曉藝來匯報工作,還順口問了聲︰“啥時候讓我見見你的雙胞胎?”

    江帆臭著張臉︰“不要好奇老板的私人活,不然扣你工資。”

    劉曉藝興致勃勃道︰“沒事,你隨便扣,我就想見見你養的那對雙胞胎。”

    江帆那個牙疼,除了這個女人,公司還從來沒人敢當他的面問這個。

    應付幾句,黑著臉趕走。

    晚上回家,把一堆東西交給兩個小秘。

    姐妹倆挺驚訝,有點不明所以。

    江帆解釋︰“以後這些事你倆自己去處理,社保也給你們停了,放到和柴芳的那個合資公司去交,免得再有人議論,其實那玩意交不交也無所謂了。”

    裴詩詩不自在︰“江哥,你公司的人都知道啊?”

    江帆點了點頭。

    裴詩詩就更不自在。

    裴雯雯笑嘻嘻︰“江哥,不交社保是不是非法雇工?”

    江帆敲敲腦殼,惡狠狠道︰“工資也給你停了。”

    裴雯雯抱著腦袋嘟囔道︰“停就停,反正工資月月不夠。”

    話說姐妹倆一直在堅持記賬,工資開銷債務一筆一筆記的清清楚楚,雖然早就已經淪為形式,但人生如戲,全靠演,該演還是要演,也算是一點生活的小樂趣。

    同樣也要救贖心靈,咱是拿工資的,可沒有白吃白拿。

    雖然有點自欺欺人,但人心有時候也需要自欺一下的。

    兩個小秘還在冷戰,他不在的時候,還一個不理一個。

    江帆當看不見,睡覺的時候大大方方的去了雯雯的屋。

    正插秧呢。

    裴詩詩可憐兮兮地敲門︰“江哥,我屋里有鬼。”

    江帆當沒听見,依舊默默耕耘。

    可腦子里卻在胡思亂想,身下的雯雯慢慢變成了詩詩。

    這有點邪惡了。

    話說昨晚也有胡思亂想,詩詩變成了雯雯。

    過了一陣。

    裴詩詩又敲門︰“江哥,我屋里有鬼。”

    江帆喘著氣回了聲︰“那你進來在這屋睡。”

    “我不!”

    “不來就回去睡。”

    “屋里有鬼,我不敢睡。”

    “你把燈打開鬼就不敢來了。”

    “我怕!”

    “那你進來。”

    “我不!”

    插個秧也不得安穩。

    可江帆卻莫名振奮。

    半個多小時候,總算安靜了下來。

    裴雯雯像只貓兒一樣賴在他江哥懷里,纏的緊緊的。

    裴詩詩不時的鬧一下鬼。

    江帆痛並快樂。

    真想拉一起睡,奈何姐妹倆都挺羞恥,不順他的意。

    次日一起,兩個小秘依舊互相不順眼。

    出去買早飯時,還打了一路的架。

    我打你一巴掌,你還我一巴掌的。

    等回來後,又繼續冷戰。

    江帆並不知道,吃過早飯神清氣爽去上班。

    之後單雙分開,單日在詩詩屋里,雙日在雯雯屋里。

    7月20日,CMC股東大會在外灘王校長家新開的五星級酒店召開。

    能來的提前兩天就到了,部分來不了的在CMC通過視頻參會。

    大大小小的股東十幾個,除了第二大股東企鵝,剩下的小股東手里都沒多少股份,基本上全是CMC的管理層,手里象征性的留了一點點股份,已經沒有話語權了。

    會議相關資料早就發了下去。

    劉曉藝受抖音科技全權委托主持會議。

    會議審議通過了大股東關于改選董事會的方案,表決通過了新一屆董事會候選人的提名人選,選舉產生了九名新一屆董事會成員,扎扎實實的走了一次過場。

    沒有人有異議,也沒人鬧什麼妖蛾子。

    鬧也沒用。

    新的董事會成員有九人,抖音科技佔六席。

    企鵝一席,剩下的兩席給了剩下的小股東。

    只當照顧情緒。

    隨後,又召開了董事會。

    吳艷梅全票當選董事長,企鵝代表也把票投給了她。

    知道反對無效,不如保留顏面。

    流程走的扎扎實實,符合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相關規定。

    不讓人挑毛病。

    隨後,管平被聘任為CMC集團CEO,一同被調整的還有財務總監、運營總監等核心高管層,其他管理層暫時沒動,一下全都擼掉得出大亂子。

    7月26日。

    簽證下來之後,江帆領著兩個小秘飛往歐洲,準備去旅個游。

    忙活了一年了,還沒出去過呢。

    再不出去,過幾年可就不能出去了。

    又是天災又是**。

    趁這幾年光景還好,趕緊出去溜溜,看看外面的月亮到底圓的還是扁的。

    同行的除了老陸和三名保安,還有一個翻譯。

    直接包了架公務機,頭等艙和普通艙分開的,還有一個臥室能睡覺。

    確實享受。

    兩個小秘第一次坐專機,東瞅瞅西望望很是新鮮。

    不過看到江帆老看空姐的腿,就忍不住暗暗撇嘴。

    等空姐離開後,裴雯雯才巴巴道︰“江哥,空姐的腿好不好看?”

    江帆誠實地道︰“好看。”

    姐妹倆差點沒氣死。

    裴詩詩頂了句︰“好看也不是給你看的。”

    江帆有理有據︰“空姐穿絲襪就是給客人看的,我是客人,不給我看給誰看。”

    裴雯雯眼珠兒一轉︰“哪天我也買個絲襪穿穿。”

    江帆眼楮一亮,立刻表揚︰“還是雯雯最貼心。”

    裴詩詩瞪了她一眼,一點原則都沒有。

    三人在頭等艙,其他人在外面。

    裴雯雯問︰“江哥,這個飛機多少錢?”

    江帆道︰“幾千萬!”

    裴雯雯哦了聲︰“不貴呀!”

    江帆道︰“美元。”

    裴雯雯眨眨眼︰“也不貴,你能買好多。”

    好吧!

    確實不貴,但那得看對誰了。

    看了一會高空雲海,江帆領著兩小秘去臥室。

    床上一躺,招招手︰“來,睡會覺。”

    兩個小秘不為所動,一看就沒想好事。

    到了晚上,姐妹倆也沒睡床,睡外面的沙發。

    折疊座椅拉開就是沙發床。

    搞的江帆蛋疼,最後讓姐妹倆睡了床,自己睡了沙發。

    就在江老板帶著兩小秘在歐洲嗨皮時,國內互聯網又有了動靜。

    八月一號,某三方機構發布了一份短視頻行業的數據報告,2016年來,短視頻行業迎來了飛速發展,其中快手不聲不響的實現了彎道超車,拔得了行業龍頭,將去年大火的秒拍美拍等應用全部甩在了身後,用戶數量達到驚人的3億多,日活超8000萬。

    而緊隨其後的,不是美拍秒拍這些已經潛心發展了數年的老將。

    元旦上線的抖音緊隨拍手之手,一躍成為了短視頻應用的新貴。

    機構預測用戶過億,日活在2000萬左右。

    抖音官方未作正面回應。

    下面則是美拍秒拍西瓜等一眾小視頻應用。

    巨頭們在冷眼旁觀,未有任何表示,只是一股剛辭起來的微風,最終能刮多大誰也不能確定,企鵝已經嘗試了,結果半死不活,微視去年就已經散了。

    可是,同行們坐不住了。

    快手坐不住了,美拍秒拍坐不住了。

    雖然細分市場不同,定位不同,但都在一個賽場上,在流量和用戶上是存在直接競爭關系的,畢竟用戶的時間有,去你家的多了,來我家的就少了。

    特別抖音一副財大氣粗的樣子,號稱要斥資百億進行推廣。

    如何能坐得住。

    如果眼看短短幾個月就沖到了行業第二,彪悍的一塌糊涂,領頭的快手不安穩了,被超越的同行也捉急了,一些還在偷偷猥瑣發育的同樣們也捉急了。

    大伙開始紛紛想招,在內容上想辦法。

    燒錢不用想了,都在過窮日子,燒不過狗大戶。

    但使點絆子還是可以的。

    快手最先行動起來,不少從快手跑過去的主播紛紛開始刪作品撤離,不撤不行,人氣高的主播在快手收益不小,不听話會被收拾,就算沒簽約也不敢不听。

    不然有的是辦法收拾你。

    當然,那些在快手掙不到什麼錢的可以不用理。

    秒拍則明星資源和微博資源加快搶用戶引流的步伐。

    于此同時,幾把刀子也從看不見的地方捅過來。

    用戶舉報,抖音短視頻APP上存在少兒不宜的內容。

    還有三觀不正、低俗內容等等。

    監管發出通知,要求認真整改。

    抖音科技態度端正,就認認真真整改。

    同時順手舉報一下快手秒拍等,都是隔靴搔癢,屁用沒有。

    短視頻行業才剛剛發展,監管也睜只眼閉只眼。

    不過,在對待這件事上,抖音內部還是挺重視。

    高管們開會商量了一下,早就明確過,抖音一定要干干淨淨的。

    最近確實多了一些與抖音定位不符的內容。

    胡敏監測數據,給高管們解釋︰“一部分是從快手來的,還有一部分是從內涵段子跑過來的,後台已經進行了調整,後面會對此類內容進行屏蔽甚至封殺。”

    陳雲芳道︰“可一定要盯緊了,現在那些競爭對手的軟刀子防不勝防,低俗色情暴力這些內容問題還不大,可千萬不能出現重大政治事件,不然誰也兜不住的。”

    胡敏點頭︰“明白。”

    徐楓也點點頭,審核他也有責任的。

    齊亮說了一句︰“現在抖音一姐排行榜上的那些全是其他平台或經紀公司的,沒有自帶流量的根本起不來,還有兩個月就塵埃落地了,最後怎麼辦?”

    曹光笑道︰“這個好辦,之前的規則我們我們說的很清楚,九月一號再通告一下,15號前讓排行榜上的那些全部確認有無經紀,有經紀的全部取消參賽資格就行。”

    吳艷梅問︰“如果都裝聾作啞呢?”

    楊甲琛道︰“這個不是問題,到時候簽電子協議就行了。”

    陳雲芳道︰“那還不如剛開始就簽呢!”

    徐楓說道︰“剛開始要引流,要是剛開始簽這些人就不來了。”

    陳雲芳想了想,也對。

    吳艷梅道︰“這樣一來的話,估計會被人罵的,公正性也會遭到質疑。”

    曹光說道︰“問題不大,畢竟之前規則我們已經公布了,是這些人不死心,唯一擔心的是把這些人刷下去,後面自由身的創業者關注度起不來,數據不太好看難免被人笑話。”

    齊亮問道︰“浩藝那邊的幾個怎麼樣?”

    曹徐搖頭︰“都一般般,沒有特別出彩的。”

    徐楓則道︰“我們的目的是為了引流,激發創業熱情和引流,不是為了培養網紅,我看後面的好多人其實並不比前面那些人差,主要還是內容的可讀性有點差,沒有專業團隊想憑單打獨斗創作出好內容難度不小,關鍵還是內容。”

    劉曉藝一直沒插話,這時插了一句︰“我覺的拍攝短視頻還是有點麻煩。”

    徐楓看她一了,點點頭︰“技術部門一直在改進,最近又更新了音軌和模板,只要對著模板做動作就可以拍攝,可以有效解決用戶不知道錄什麼的困惑。”

    吳艷梅說句公道話︰“比剛開始的時候已經好了許多,剛上線那才叫一個麻煩呢!”

    劉曉藝再沒說,徐楓也沒說。

    陳雲芳看了看坐在最後轉筆桿咸魚的呂小米︰“江總到哪了?”

    呂小米正在丟盹呢,忽然被問到,愣了下才反應過來,說︰“不太清楚,根據行程應該今天到威尼斯,具體有沒有變化就不知道了。”

    劉曉藝說︰“我昨晚打電話了,已經到了威尼斯。”

    呂小米看也她一眼,沒吭聲。

    大伙各自瞅瞅,識趣的沒再繼續這個話題。

    沒帶秘書,應該是帶著雙胞胎出去的。

    呂小米有點不開心,也不想說話。

    沒人問就一聲不吭,等小會開玩就提前下班。

    拿了法拉利的鑰匙,開著江老板的法拉利離開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