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33章 姐夫小姨子



    最近有點孤單。

    江帆忽然發現,有不知不覺有向孤家寡人發展的趨勢。

    這種變化是從化工廠出來後發生的,路是越走越寬了,可猛然回頭,卻發現身邊的人越來越少了;同學關系在盡力維護,可聯系依舊越來越少了。

    抽空回了趟化工廠,發現早就物是人非了。

    街道忽然發現轄區內有家實力強勁的企業,過來調研慰問,折騰了半天才走,抖音科技從此被列為重點關注的對象,鋪天蓋地的廣告總算引起了領導們的關注。

    呂小米今天穿了一身隻果綠的小西裝,令人耳目一新。

    黑色職業裝配上小高跟,整個人顯的精明干練。

    隻果綠的小西裝搭配白色休閑鞋,感覺沒那麼干練了,卻多了幾分柔美。

    江帆盯著看了好久。

    看的呂小米渾身不自在。

    兩個小秘找到了感興趣的事,想要體現下價值,不想那麼廢。

    江帆也不能把人鎖家里,必須要支持。

    本來就不自信,再不做點事以後都不敢出門了。

    姐妹倆挺勤快,還是不讓請保姆,保務全包了。

    雖然白天挺忙,但沒忘了伺候好江哥。

    不過這天出了一點意外。

    裴雯雯倒車時一個不小心蹭到了一輛寶馬,賠錢到不用,保險給賠了,但自己的愛車也破了相就很心疼了,一直小心翼翼的,沒想到還是有丟盹的時候。

    夏天到了,五月的魔都熱浪襲人。

    江帆又想睡帳篷了,趁兩個小秘車送去修,帶著姐妹倆去了趟露營地。

    上次那個帳篷睡的不太滿意。

    這次找了個房車的。

    兩個小秘心知肚明,偷偷訂了旁邊的房車,不給他機會。

    江帆牙根癢癢,寂寞了一夜。

    晚上回家,姐妹倆輪流上三樓安慰他。

    裴詩詩上來的時候,明顯發覺被窩里的味道不對。

    就很疑惑。

    “江哥,是不是雯雯上來了?”

    “嗯吶,咱們啥時候一起睡?”

    “你想的美。”

    “一起睡多好啊,你倆也不用獨守空閨了。”

    “不行,我還要臉呢!”

    “睡都睡了,一起睡又咋了?”

    “多丟人啊!”

    “別人又不知道。”

    “反正不一起睡。”

    “又大了些。”

    “真的假的?”

    裴詩詩嚇一跳,不想變大。

    “就一點點。”

    “你還有力氣嗎?”

    “當然,江哥子彈多著呢!”

    最近天亮的越來越早了。

    裴詩詩下去的時候,夜幕已經有點稀薄了。

    早上起來,兩個小秘容光煥發,仿佛兩朵上足了肥料的花骨朵。

    含苞待放。

    確實變化不小。

    以前是兩個青隻果,看的都挺澀的。

    現在已經開始成熟,甜嫩可口。

    姐妹倆不出門,江帆也懶得出門了。

    下午。

    想吃燒烤,兩個小秘就搬出燒烤爐。

    感覺羊肉還是烤的好吃。

    隔壁一家也在放風,張洪濤不時瞅上兩眼,看著兩個小秘在忙活,江帆卻躺在樹蔭下悠哉游哉等肉吃,臉上不表現,實則心里很羨慕,男人都懂。

    最近經常來套近乎,江帆習以為常。

    張語涵看到隔壁又在燒烤就耐不住,先跑了過來。

    一溜跑到兩個小秘跟前,叫阿姨好。

    姐妹倆對小不點很友好,給了她一串葡萄。

    張洪濤和孫倩也跟過來,一個跟姐妹倆聊,一個拉了把椅子跟江帆聊。

    江帆隨口應付,心里琢磨對方獻殷勤為何。

    第一次踫到的時候還不友好,按理說生意做大的,眼皮子不該這麼薄,就算看不起人也絕對不會表露出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太年輕了,亦或是對方習慣了俯視。

    現在卻主動來示好,多半有求于人。

    果然。

    扯了一陣閑話,張洪濤腆著臉開口︰“兄弟,能幫個忙不?”

    江帆問道︰“什麼忙?”

    張洪濤道︰“我這資金有點緊,借五百萬轉一下行不,三個月還你。”

    江帆忍不住扭頭瞅了眼,這話是怎麼說出來的?

    就憑鄰居?

    著實被驚訝到。

    江帆笑笑︰“銀行有錢。”

    張洪濤再沒說,勉強應付幾句就起身走了。

    孫倩牽著女兒,也跟著走了。

    姐妹倆很驚訝。

    裴雯雯把烤好的肉串拿過來,問︰“江哥,他要問你借錢啊?”

    江帆嗯了一聲,接過肉串分出一串吃起來。

    裴雯雯也被驚訝到︰“他咋好意思開口的?”

    江帆隨口說道︰“鬼知道,這世上莫名其妙的人多了去。”

    裴詩詩道︰“能住的起上千萬的別墅,還沒有五百萬啊!”

    江帆就呵呵了,真以為是個人就能拿出來五百萬?

    住千萬別墅的未必能拿得出一百萬。

    真以為有錢人手里真有錢啊!

    像哥這種錢多的不知道往哪花的能有幾個?

    兩個傻妞。

    過了兩天,江帆收到了一條微條好友請求。

    頭像是一朵花。

    本來不想理會,結果備注里備注了‘鄰居’兩字。

    考慮了下,就通過了。

    很快發來消息︰“你好,我是你鄰居孫倩。”

    江帆回了兩字︰“你好!”

    “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飯。”

    “沒空,不好意思。”

    江帆不為所動,逼良為娼就算了,這種事不能干。

    誰知道是不是仙人跳在等著自己。

    大強子已經做出了榜樣。

    怎能不長記性。

    又過兩天。

    江帆睡個懶覺,九點半才起來準備出門。

    正準備拿車時,一輛奔馳開過來,停在隔壁門口。

    車上下來一個漂亮女人,看著三十多歲,氣勢洶洶進了隔壁。

    江帆覺的有好戲看,就坐在車里等了會。

    很快就听到屋里響起女人的罵聲,車窗降下來听的清清楚楚,嗓門還挺大,不是孫倩的聲音,應該是剛剛進去的那女人,內容有點勁爆。

    “張洪濤你真出息,兔子還不吃窩邊草,你卻對小姨子下手,我不配服你都不行,這房子我已經賣了,你還打算住到啥時候?今天就給我滾,你那麼大本事還住在這里干嗎?”

    江帆听的一臉驚訝,這可真是絕世大瓜。

    等閑可吃不到。

    姐夫搞上了小姨子。

    不說沒有,但也絕對少見。

    听了一陣,除了女人的大噪門,听不到張洪濤和孫倩的聲音。

    江帆听的無趣,升起車窗走了。

    晚上回家,兩個小秘唧唧喳喳八卦開了。

    裴雯雯說︰“江哥,你猜隔壁那家出什麼事了?”

    江帆故作驚訝︰“出什麼事了?”

    裴雯雯神秘兮兮道︰“隔壁那家搬走了,你猜為什麼搬走?”

    江帆配合︰“為什麼搬走?”

    裴雯雯想賣賣關子︰“你猜一下。”

    江帆裝模作樣想了一下︰“被房東趕出去了?”

    裴雯雯道︰“才不是呢!”

    江帆問道︰“那是什麼?”

    裴詩詩先說了︰“隔壁來了個女人,竟然是張洪濤的老婆,下午還吵架呢,說是張洪濤搞上了小姨子,還把隔壁房子賣了,好多人都听到了,張洪濤和孫倩才搬走了。”

    裴雯雯還感慨︰“沒想到孫倩是那樣的人……”

    忽然想到自己,說不下去了。

    有五十步笑百步的感覺。

    江帆問道︰“是親的小姨子?”

    裴詩詩道︰“好像是表妹。”

    江帆摸摸兩顆腦袋︰“你倆可別學那女人。”

    姐妹倆有點懵,齊齊瞅著他。

    江帆說道︰“那種母老虎哪個男人受得了,不找小姨子才怪。”

    兩個小秘這才恍然,隨即齊齊啐了一口︰“江哥你沒安好心。”

    江帆摟著兩只小腰︰“我怎麼沒安好心了?”

    姐妹倆鼓著嘴,小手拽著發梢︰“你知道。”

    知道個鬼。

    該糊涂時就糊涂才是聰明人。

    膩歪一陣。

    裴詩詩道︰“江哥,我們後天去一趟三鴨。”

    江帆問道︰“房子有消息了?”

    裴雯雯道︰“是呀,後天要交房。”

    江帆嗯了一聲︰“那就去吧!”

    裴詩詩問︰“你要不要去啊?”

    江帆道︰“這點小事還要我再跑一趟?你倆辦好就行了。”

    姐妹倆答應著,原本也沒指望他會去。

    兩天後的周末。

    江帆讓呂小米把姐妹倆送去機場,飛去了三鴨。

    習慣了兩個小秘的伺候,忽然走了還不太習慣。

    過了兩天才算調整過來。

    呂小米似乎越發會打扮,整天美美的。

    上午。

    江帆坐在辦公室看排行,抖音的評選活動有一個專門的頁面,從上方點進去之後能看到各個選拔項目的參賽選手的即時排名,進來後只要點擊參賽按扭即默認為報名,會自動進入排行,目前抖音一姐這一組排名最靠前的全是明星,一線的丟不起這臉。

    好多二三線不死心,不少為巨額獎金折腰。

    還有好多網紅。

    這類人有粉絲基礎,自帶流量進來後迅速沖到前面。

    多數都有紀經公司,但沒人在意,到時候搶了頭名,群情激憤之下,抖音科技總得給個說法,甚至把前幾十名都給佔了,敢不給錢把這抖音一姐評選搞成笑話。

    看了下排行榜前十,竟然有五個是網紅,五個明星。

    五個網紅都挺面熟,在快手和虎牙上看到過。

    至于女明星就比較面生了。

    事實上五個女明星里江帆知道的就一個,剩下四個根本沒听過。

    都是三四線的,在幾部電視劇或電話里演過個配角,紅不起來那種。

    不過長的是真漂亮,單論顏值好多一線的都不如這些三四線的。

    看了一下數據,排第一的也是網紅,力壓幾位三四線的女明星,粉絲值80多萬,感覺有點少了,大半個月都過去了,抖音的推廣熱度一波又一波,用戶數已超過5000萬,這點粉絲值不算多,看了一下作品,竟然有三十幾個,基本上一天兩個。

    點贊最多的一個竟然超過百萬,是個跳舞的短視頻。

    江帆看了一下,跳的挺好,人也挺美的。

    可惜是來砸場子的。

    耐著性子往下翻了幾十個,大多數是生面孔。

    江帆琢磨了下,給田野打了個電話︰“排行榜上的那些參賽選手接觸過嗎?”

    田野道︰“前五十的接觸了三個粉絲超過十萬的,剩下的都是有經紀約的。”

    江帆問︰“哪三個?”

    田野就說了三個ID。

    江帆想了一下,沒一個听過的,當年的抖音網紅不少,但能紅極一時,讓他印象深刻記住名字的也就那三五個,排行榜上的這些沒一個是他當然熟悉的。

    “接觸一下,有培養潛力就盡快簽下。”

    江帆交待一聲,就掛了電話。

    又看了下其他榜單,最後看了看江爸的號。

    江爸江媽也下載了抖音,畢竟是兒子搞出來的。

    之前出去旅游,江帆交待多拍點風光類短視頻。

    江爸到也上心,隨手記錄旅行,一天拍好幾個,最多的時候一天拍了八個,都是西南地區的山山水水,風光確實好,但拍攝水平確實沒法吐槽,就是隨手記錄。

    關注的人還蠻多的,已經有幾千個粉絲了。

    看了一會,又打個電話問了下。

    江爸江媽剛剛浪到北海,準備渡海南下呢!

    在南海玩一圈,六月份去西北。

    活的好不瀟灑。

    這也是當年江帆最向往的生活,奈何活成了現在的光景。

    听江爸嘮叨了半個小時,才掛了電話。

    江帆放下手機想了一下,兩小秘去了南海,魔都待久了也煩,就叫呂小米進來︰“聯系航空公司安排個公務機,咱去武夷山玩幾天放松一下。”

    呂小米愣了下,問了聲︰“武夷山?”

    江帆嗯了一聲。

    呂小米又問了一聲︰“都誰去?”

    江帆想了一下,道︰“讓老陸帶一個保安一起去!”

    呂小米答應了一聲,出去安排了。

    保安有專門的駐地,在A棟的負一層。

    陸志軍也有一間辦公室,不過他平時很少在辦公室坐著,多數時候都在各處轉,要麼跟各處的保安一起值會班,要麼檢查下保安的宿舍衛生,心閑人不能閑。

    忽然接到老板秘書電話,說實話挺懵逼的。

    陪老板去度假,還有這樣的好事?

    不過隨即明白過了,多半是有職責的。

    就算陪老板去度假,那也輪不到自己,呂秘書不更適合。

    想明白這點後,就挑了一個年輕體壯,眼勤手快的保安。

    保安叫周曉東,一听要跟老板去度假,還挺振奮︰“老大老板要去哪度假?”

    “武夷山!”

    陸志軍敲打了一下︰“出去了手腳勤快點,別等著讓人說。”

    周曉東忙點頭︰“老大放心,絕對不會給你丟人。”

    陸志軍點點頭,還是比較放心了。

    別看這小子高高壯壯的,看著有點莽。

    其實人挺機靈,也特會來事。

    于是兩天之後。

    一行四人去了機場。

    把江帆的奧迪扔在機場,四人登上一架公務機直接飛往武夷山。

    陸志軍和周曉東都是一人一個背包就完事。

    呂小米穿了一身休閑服,帶個小箱子,陸志軍幫她拎著。

    周曉東則拎著江帆的大箱子。

    都是第一次坐專機,感覺就是不一樣。

    特別是陸志軍和周曉東,感覺跟著老板就是漲見識。

    可能這輩子也就這一次機會。

    以前跟的那些老板,可沒有這麼土豪,出個門直接包架公務機。

    到武夷山機場,呂小米聯系了一輛別克商務來接機。

    先到酒店住下,然後吃午飯。

    吃過飯直接去爬山。

    進了景區,江帆就揮手趕人︰“你倆隨便去玩,不用跟著我們。”

    陸志軍和周曉貢就明白,麻溜的閃人。

    離的遠了。

    周曉東說︰“老大,老板和呂秘書……”

    陸志軍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要問,這也是你能問的?”

    周曉東忙閉嘴,不敢再問了。

    陸志軍又瞪了一眼︰“管不好嘴巴是什麼下場還用我提醒?”

    周曉東道︰“這不是沒別人嘛!”

    陸志軍道︰“放屁,習慣是怎麼養成的,沒別人就能隨便亂說了?”

    周曉東耷拉著腦袋︰“我知道了。”

    呂小米顯然對景區很熟。

    走了一段,路越來越窄,人也越來越少。

    江帆問道︰“這地方怎麼沒人?”

    呂小米道︰“大紅袍到水簾洞這段路不太好走,旅行團是不會走的。”

    江帆就覺自己英明︰“出來玩還是得有識途老馬帶路才行。”

    呂小米瞬間郁悶了,會用形容詞嗎?

    小路越走越窄,有些地方甚至只能一個人過,但好處是人少,幾乎踫不到人,到也挺舒服的,景色也不差,不時能看到潺潺而下的小溪和各種山花。

    山野空曠無人,感覺有點不太對勁。

    江帆側手看看,試著拉拉小手。

    呂小米躲開了。

    江帆就不強求,把心思放到風景上。

    爬了半天,到了一處亭子。

    沒看到人。

    江帆一指︰“去那休息下!”

    呂小米也累了,就到亭子休息。

    她背個包,里面裝著水和幾樣必用品。

    江老板甩著個空手,風度毫無。

    到亭子里坐下,呂小米從背包拿出兩瓶水,一瓶礦泉水,一瓶茉莉花茶。

    礦泉水給江帆,茉莉花茶是她自己的。

    江帆喝了口水,說︰“我看看你手相。”

    “干嘛?”

    “看下你財運。”

    呂小米看著他,眼里全是不信任。

    “快點。”

    催促了好幾次,呂小米才不太情願的伸出左手。

    這手應該是江帆見過的最漂亮的。

    手形秀窄修長,手指縴細,根根筆直,春蔥如玉就是形容這種手的。關鍵是比例,長寬厚度比例恰到好處,又帶著點肉乎乎,比例幾近于完美,看著想摸。

    江帆拉過來裝模作樣觀察,握在手里認真細看。

    呂小米咬了咬嘴唇,極力忍著才沒把手抽回來。

    “再看看右手!”

    觀察一陣,江帆放開左手,又讓她把右手伸過來。

    呂小米有點不情願,墨跡了一陣才伸過來。

    江帆握著繼續觀察,順便點評︰“財路斷了,這輩子沒財運。”

    呂小米暗暗咬咬牙,沒有吭聲。

    過了一陣。

    江帆放開,問︰“今年的水產生意好不好做?”

    呂小米頓了一小會,才說︰“還湊合。”

    江帆問道︰“你爸能掙多少?”

    呂小米道︰“不知道。”

    江帆掃了一眼,沒有再問。

    坐了一會,重新上路,看了看大紅袍,踫到一個養鴿子的,拍了幾張照,路過看了看水簾洞,還踫到了兩個老外,一路走的飛快,最後參觀了一線天。

    晚上吃了幾樣本地特色菜。

    感覺非常不錯。

    能形成菜市的,都有獨到之處。

    第二天參觀九曲十八灣,體驗了一下竹筏飄流。

    體驗相當不錯,看風景什麼的到還是其次,在水上慢悠悠飄流而下,能夠享受到一種獨特的寧靜,似乎煩惱都少了,兩位船工一路講著小故事小傳說,感覺也挺有意思。

    在武夷山玩了五天,又飛去了下門。

    一直听說下門是個非常干淨的城市,又是呂小米老家。

    既然來了,就順便過去看一看。

    沙灘大海什麼的早就不新奇了,魔都早看夠了。

    逛了逛鼓浪嶼,看了看五老峰,第一次來,感覺都挺不錯。

    重點是吃,閩南的美食和北邊的又自不同,各有特色,還有一道不錯的風景線就是街上的閩南妹子一口閩腔閩調,听著挺悅耳,平時很少听到呂小美說方言。

    玩了三天,離開的前一晚,又去了一條美食街上吃大排檔。

    大排檔還挺大,能坐好幾百人,生意也很火爆。

    但凡這種情況,都說明菜品不會差,不然消費者不是傻子,誰願意來。

    四個佔了一張桌子,呂小米點了一堆特色小吃,熟門熟路,一看就是常客。

    多是海鮮,還有一些諸如芋泥咸蛋黃之類的特色美食。

    江帆每樣都會嘗嘗,比較喜歡那道炭燒豬頸肉。

    正吃飯呢,外面熱鬧起來,圍了好多人。

    江帆隔著窗子瞅瞅,問道︰“干嘛呢,來明星了?”

    呂小米道︰“流浪歌手!”

    江帆哦了一聲,就沒啥興趣了,專心品嘗美味。

    又吃了小半個小時,茶足飯飽,結賬走人。

    陸志軍和周曉東覺的不虛此行,跟著老板出來不但玩好了,也吃好了。

    關鍵是還不用自己花錢,吃住行所有花銷全包,這樣的好事多來幾次最好。

    從大排檔出來,外面還圍著一堆人,听到一個女人的歌聲。

    在唱一首分手那天,嗓音沙啞,挺有韻味。

    江帆也瞅了眼,過去圍觀了下。

    離的近了,感覺挺面熟。

    仔細一瞅,確實挺面熟。

    PS︰一更送上,繼續碼二更,求月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