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22章 套路一套一套的



    黃酒還有這麼貴的?

    這可真有點超出了認知。

    關鍵江帆有這麼大排面?

    幾個堂哥不太相信。

    但不好說什麼,白酒都倒上了,只能喝白的。

    到了江帆這里,江帆沒有倒酒,倒了一杯白開水。

    四堂哥不樂意︰“江帆,吃飯你不喝酒,喝什麼白開水?”

    江帆說︰“我開車,今天不喝了。”

    幾個堂哥又是一愣,車都有了?

    二堂哥說︰“車扔下別開了,明天來開。”

    幾個堂哥紛紛起哄,吃飯不喝酒算什麼爺們。

    開車都是借口。

    江帆左右看看,只得把酒倒上。

    江爸招了招手︰“兒子,拿來我給你喝。”

    江帆說︰“我自己喝吧!”

    江爸笑眯眯的,沒有再說。

    長輩們不說話,女人們看熱鬧,孩子們不明所以。

    江欣悄悄問道︰“哥,要不要我給你喝?”

    “不用!”

    江帆低聲教育︰“你喝什麼酒,女孩子家家的以後少喝酒。”

    江欣撇了撇嘴,好心當成驢肝肺,一會被灌醉活該。

    飯桌上規矩多,喝酒規矩更多。

    江帆只應酬不拼酒,敬了一圈就不端杯了。

    幾個堂哥堂弟挑釁也能推就推,實在推不過去才喝兩杯。

    熱菜還沒上來,幾個酒量不行的已經爬在了桌子上。

    老家就是這樣,吃飯是次要的,喝酒還是重點。

    幾杯下肚,二堂哥問江帆︰“你買了個啥車?”

    江帆一邊倒酒,一邊說︰“奧迪。”

    幾個堂哥一愣,還以為就長安哈弗之類的國產車呢。

    買奧迪了?

    不科學啊!

    就算A4落地也上三十萬了。

    這小子哪來的錢買奧迪?

    四堂哥問︰“混的不錯啊,都買奧迪了,A4還是A6?”

    幾個堂哥心想,能買個A4充充面子就撐死了,A6級別高了。

    江帆放下酒瓶,說︰“A8。”

    幾個堂哥愣住。

    A8?

    沒听錯吧?

    A8那是什麼級別,跟7系S級同級了。

    就算丐版落地也得一百萬了。

    幾個堂哥仔細瞅瞅,不像是吹牛,就有點坐不住。

    今天的意外真是太多了。

    飯吃到九點半,酒歡人也散。

    江爸一直擔心兒子,怕兒子不太合群,去年過年回家就為喝酒差點紅臉,今年雖說兒子變了個樣,但還是多少有點擔心,結果發現白擔心了,兒子應付的毫不費力。

    雖然喝酒不太主動,但也讓人沒話說。

    這些人情世故才是最重要的東西。

    兒子確實大了。

    江爸比較欣慰。

    熙熙攘攘下樓,江欣把沒喝完的酒裝收起來放到奧迪的後廂。

    幾個堂哥圍著看了一圈,逾發沒法淡定。

    都是研究車的,看著車屁股上的W12,感覺看不懂這社會了。

    十二缸的奧迪,這得多少錢。

    二堂哥問︰“這車多少錢?”

    江帆說︰“三百來萬。”

    嘖嘖嘖……

    幾個堂哥吸著酒氣,三百多萬……

    三百多萬買個奧迪,咋感覺腦子進水了。

    賓利它不香嗎?

    瑪莎拉蒂法利拉不香嗎?

    都喝了酒,沒醉也差不多了,說話就不怎麼過腦子。

    四堂哥問︰“江帆,你這是發財了?”

    江帆笑呵呵地把人送走,一家四口打車回家。

    車只能明天再過來開了。

    到了樓下,江媽和江欣先上樓了。

    江爸早晚要徒步五公里,不然就不舒服,拉著江帆陪走。

    父子倆交流了一番人情世故,江爸習慣說教,江帆一概听著,哪怕江爸說起要翻修祖墳什麼的也沒有反對,想怎麼折騰都行,唯獨說到婚姻感情上實在無法苟同。

    跟江爸爭論了幾句,被江爸輕輕扇了幾巴掌。

    回到家時,已經快十一點了。

    江媽和江欣都睡了。

    江帆忍著逼仄,洗了個澡床在了他的小床上。

    拿手機看了看,微信群里好多農村照片。

    群里只有三人,就他和兩個小秘。

    最新一張照片是裴雯雯發的,好像是偷拍的裴詩詩在被窩里玩手機的,沒有開燈,應該開的閃興,再看看時間,十點半發的,這麼晚了兩個小秘竟然還沒睡。

    江帆發了一條消息︰“詩詩雯雯睡了沒?”

    裴雯雯先上線︰“正在睡,江哥你咋還沒睡?”

    江帆說︰“出去應酬了剛回來。”

    裴詩詩也上線︰“又喝酒了吧?”

    江帆︰“嗯,喝了不少,想抱著你倆睡,想我沒?”

    裴詩詩︰“[一頭汗表情包]”

    裴雯雯︰“江哥你又沒想好事。”

    江帆︰“你倆不想和我一起睡?”

    裴詩詩繼續一頭汗。

    裴雯雯︰“江哥你想的太美了。”

    那當然。

    不然人怎麼會做夢。

    跟兩個小秘討論了點少兒不宜的事,江帆才扔下手機睡覺。

    二號。

    江帆在扔在酒樓門品的車開了回來。

    吃進飯的時候,江媽說了件事,江帆大姨給他介紹個對象,讓去相親。

    江帆果斷拒絕︰“我不去。”

    江媽問他︰“你為啥不去?”

    江帆道︰“相什麼親,難道你還怕我打了光棍?”

    江媽也很頭疼︰“你大姨都給人說好了,不去不太好,你就去看看,回來推掉就是。”

    江帆無奈,怎麼老被人逼著相親。

    只得被迫從命。

    晚上大堂哥請吃飯。

    三號中午,江帆奉母命相親。

    約好地點,提前十五分鐘過去等。

    約的六點,結果等到六點十分了還不見人影。

    有點扯蛋。

    本來就是走個過場,江帆不想跟自己過不去,沒給自己找氣受。

    正琢磨要不要找個電話走人,一個妹子來了。

    二十來歲,看模樣應該跟他差不多。

    身高還行,和呂小米差不多,相貌有點普通,穿著打扮也一般,圓臉小馬尾,單眼皮小眼楮,還帶了個短頭發女生,說是閨蜜,過來幫著把關的。

    江帆只當是走過場,也沒問為什麼遲到,遞過菜單讓兩人點菜。

    兩個妹子也不客氣,點了一堆吃的,然後就開始盤問。

    “你是做啥的?”

    “互聯網民工。”

    “程序員?”

    “不是,後勤打雜的。”

    “月工資多少?”

    “6000。”

    “月工資六千你在魔都咋活的,租房子一個月多少,能剩下多少?”

    “租房兩千五,每月能剩五百。”

    “那你這個不行啊!”

    短頭發閨蜜幫腔道︰“你這連養活自己都夠嗆,能養住家嗎?”

    江帆微笑︰“我覺的還行,我工作時間短,以後工資肯定能漲上去。”

    兩個妹子對視一眼,已經在心里淘汰。

    自己都混的掙扎在生存邊緣,還相什麼親。

    還以為魔都來的精英呢,原來是個連自己都快養不活的潘俊br />
    大失所望。

    菜上來了。

    兩個妹子邊吃邊聊,什麼哪個朋友買了輛寶馬,哪個朋友買了房子之類。

    偶爾才和江帆搭兩句腔。

    江帆也不著急,心安理得地吃菜。

    快吃的差不多,妹子對他說︰“不好意思啊,我覺的我倆不太合適。”

    江帆嗯了一聲︰“我也覺的咱倆不合適,那就這樣吧!”

    起身結賬走人。

    吃了三百多塊,還不如給小區里那些流浪貓狗買點吃的呢!

    出了餐館,兩個妹子招呼都不想打了,正想走人,一扭頭卻愣住。

    只見江帆走到旁邊一輛奧迪前,開門上車,奧迪倒出來上路走人。

    “??????”

    兩個妹子臉臉相覷,第一次覺的該換一雙眼楮了。

    江帆回到家時,一家人都在等他呢。

    “哥,相的咋樣了?”

    江欣先問,對這個比較好奇。

    江爸江媽也很關注,畢竟是親戚介紹的。

    “不咋樣!”

    江帆已經很久沒吐槽了,今天實在忍不住吐了槽︰“媽,你給親戚們說一聲,以後再別給介紹對象了,我又不是找不到個媳婦,就別給我操那份心了。”

    江媽納悶︰“到底啥情況?”

    江帆就說了下經過。

    江爸江媽听完無語,現在的女孩子真是越來越現實了。

    哪像以前,相親誰問這些。

    只要看對眼了,一起組建家庭共同奮斗就是。

    只要努力,日子總能過好。

    可現在的女孩子只想坐享其成,不願意跟著男人受苦。

    社會是進步了。

    可風氣也變的讓人越來越看不懂了!

    過了一會,江媽手機響了。

    大姨打來電話︰“咋回事,人家姑娘都說看上江帆了,江帆看不上人家?”

    江媽納悶︰“明明江帆說姑娘要求挺高的,看不上他。”

    大姨也很納悶︰“人家剛給我打電話說看上了。”

    江媽就轉述了一下江帆說的相親經過。

    大姨更納悶了︰“這不很正常嗎,現在找對象哪個不問收入,結婚了要過日子的,又不是以前了,什麼都沒有,誰家的姑娘會跟你過日子。”

    江媽听的心里不大痛快︰“你就別管了,以後再別給江帆介紹了。”

    “行,還怪我多管閑事。”

    大姨也不痛快,掛了電話。

    江帆和江爸交換了個眼神,識趣的閉上嘴巴,沒敢刺激江媽。

    江欣也裝駝鳥。

    晚上,二堂哥又請吃飯。

    江帆連著喝了兩天。

    四號立春,江帆一家去了一趟鄉下,祭奠了下祖宗們。

    晚上四堂哥請吃飯,江帆又喝一場。

    五號,江爸的車送來了。

    王丹辦事麻利,一號江帆打過電話之後,就去車市訂了車。

    魔都勞斯萊斯都有現車,更別說豐田了,兩天半時間辦完手續裝修完,四號就直接讓辦公室的兩小伙直接把車開到了商都,車停在樓下時,江爸早早準備了一掛鞭炮。

    炸的 里啪啦。

    樓上不少人從窗子里探頭探腦。

    隔天。

    江帆又讓辦公室的兩小伙帶江爸去上牌,順便教教江爸開車。

    車子掛的臨牌,要上商都車牌。

    江帆可不想自己干這事,早點上好完事,不然拖到年後還得他去辦。

    七號除夕,歡歡喜喜過大年。

    除了初一在自家過,從初二開始走親戚,爸媽兩邊的親戚一直走到初六都沒走完,實在是太多了,老家人兄弟姐妹太多,江爸兄弟姐妹七八個,江媽甚至十個以上。

    個中酸爽,單親家庭是體會不到的。

    一直走到初九,才勉強把親戚走完。

    春節假期已經過了。

    初十,江帆陪同江爸去攻關。

    本來不想去了,但父命難違。

    拎著煙酒,去了一趟校長家。

    校長家的房子不錯,新換的小高層,一百多平,多寬明亮。

    校長夫人衣著得體,舉止雍容有度,一看就是體面人。

    校長兒子也在,江帆還認識,江爸和校長都是一個學校奮斗的,江帆和校長兒子小學都一個學校,只不過比他大了兩歲,高了兩級,雖然不打交道,但人認識。

    看到江爸拎著煙酒,校長就熱情了許多。

    夫人臉上的笑容也多了一些。

    校長兒子更是熱情,校長和江爸一邊聊,校長兒子拉著江帆聊。

    “听說你在魔都自己創業呢?”

    校長兒子听他老爹說過,老江打算辦病休呢,听說兒子在魔都開了公司。

    真的假的不太清楚。

    這年頭流行炫子女,但凡子女有點出息,恨不得奔走相告。

    說是在京滬干事業,實際上卻在京滬要飯呢!

    這種例子不要太多。

    所以听听就好。

    江帆點頭︰“我就瞎折騰。”

    校長兒子呵呵︰“你搞的啥項目?”

    江帆笑道︰“開發了個短視頻APP。”

    “互聯網啊!”

    校長兒子問道︰“手機能找到嗎,我看看。”

    江帆點頭︰“可以,應用商店能搜到。”

    校長兒子就搜了下,還真有,下載下來看了看。

    看不太懂,不明白這種APP有什麼用。

    就問江帆︰“能掙到錢不?”

    江帆道︰“虧本呢!”

    校長兒子哦了一聲,就沒啥興趣了。

    坐了半個小時,江爸起身告辭。

    校長瞥了眼帶來的煙酒,讓兒子下樓送一送。

    兒子不大情願,但還是下樓送了下。

    本以為打車過來的,可看到江帆父子走到不遠處一輛奧迪前拉門車,頓時一愣,再仔細瞅了一下,才吃了一驚,特麼的居然是A8,忙走近幾步瞅了下,就更吃驚了。

    膉F。

    竟然是十二缸的頂配A8。

    以為在魔都要飯呢。

    這下扯著蛋了。

    十二缸的頂配A8大幾百萬呢,能開的起這種車,商丘都沒幾個。

    回到樓上,就給校長匯報︰“爸,老江那兒子好像真牛B了。”

    校長︰“哦?”

    兒子︰“開A8來的。”

    校長︰“哦?”

    兒子︰“十二缸的頂配奧迪A8,落地估計要三百多萬。”

    “???”

    校長這才驚訝︰“你沒看錯吧?”

    兒子一臉肯定︰“我怎麼可能看錯,絕對不會有錯。”

    校長覺的酸了︰“沒準是老板的車,老江兒子是給人家開車的。”

    兒子無語了下,道︰“之前你不是說老江兒子自己開公司呢嗎,就算是借的車也不會給人開車吧?而且我看了,是魔都車牌,應該是從魔都開過來的。”

    校長繼續猜測︰“有沒有可能是租的車?”

    兒子一臉見多識廣的樣︰“能買的起十二缸頂配A8的誰會拿出去租,除非是一些二手老車,那車我看了,是新車,不可能是二手車行租來的舊車。”

    校長心情不好︰“你什麼時候買個奧迪讓我坐坐。”

    兒子愕然,終于意識到犯了什麼錯誤。

    連忙溜走。

    校長捶捶胳膊,蛋有點疼。

    拿自己兒子跟人家的一比,就想扔掉。

    棺材本都快被折騰光了,也沒折騰出個人樣來。

    老江那個慫貨,沒想到兒子竟然真出息了。

    怪不得今年會這麼大方,煙酒至少一個月工資。

    特麼蛋的。

    想想就覺的心里不平衡。

    ……

    回去路上。

    江帆問江爸︰“爸,你能不能辦病休你們校長說了不算吧?”

    江爸道︰“他說了不算,但能不讓我退。”

    “……”

    江帆無話可說,這就是所謂的縣官不如現管。

    權力是一層一層的。

    千里之行,校長是第一步。

    第一步都邁不出去,後面的就更別說了。

    江帆想了想道︰“我覺的你還是直接辭了吧,費這麼大勁辦個病退,欠一堆人情,將來指不定得你兒子還,萬一以後市里找來投資或者化緣什麼的,我給還是不給?”

    江爸意味深長︰“兒子,祖墳還在這里呢!”

    江帆一愣,瞬間覺的思慮深遠還是不及老爸。

    是啊!

    祖墳還在這呢!

    就算自己不太在意這些,百年後即使被燒了撒河里都行。

    但父母還在呢,爸媽將來肯定要入土為安的。

    故鄉故鄉……

    特麼的怪不得好多人富貴了之後,都要造福家鄉。

    就算不為名利,不為情懷,祖墳還在這里呢!

    老說落葉歸根,祖墳所在即是根。

    富貴了不造福家鄉,將來還想安安穩穩落葉歸根?

    ……

    隔天。

    江帆收拾行裝,準備上路。

    不打算在家過十五。

    沒啥意思。

    樓下。

    “上學就好好學習,不要急著談戀愛。”

    江帆摸摸江欣的頭,上車走人。

    江欣無語,對親哥老摸自己的頭這個行為感到極度不適。

    二十四了,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不過親哥就是親哥,過年給了不少壓歲錢。

    三年的學費生活費都夠了。

    天氣已經轉暖,年前已經立春,田野開始綠了起來。

    江帆穿的清涼,兩個小時跑到了鄰泉。

    先找了家賓館住下,然後開始發微信。

    ……

    鄉下。

    快中午了。

    裴詩詩幫裴媽做飯。

    裴雯雯沒有去幫忙,抓著弟弟裴強強給她當肉墊子,取踢到牆頭的毽子。

    夠半天沒夠到,裴強強只好抱著二姐的腿,將她舉了起來。

    裴雯雯才將毽子取下來。

    拍拍手上的土,繼續讓裴強強陪她踢毽子。

    裴強強苦著臉,覺的姐多了也是個麻煩事。

    踢毽子這種活,可真是難為他了。

    踢沒幾下,裴雯雯口袋里的手機嘀嗒一聲。

    掏出來看了下,頓時眼楮亮了下。

    江老板發來的微信︰“雯雯在干嘛?”

    不是群里發的,而是私信。

    裴雯雯就知道江哥又要說悄悄話,毽子不踢了,給回微信︰“在家呢!”

    “你姐呢?”

    “姐和我媽做飯呢!”

    “你能出來不?”

    “干嘛,江哥你在哪呢?”

    “我到鄰泉了,你出來。”

    “真的假的啊?”

    裴雯雯很驚訝,不是說好了明天走嗎?

    怎麼今天就過來了?

    “真的,你找個機會來縣城,別讓你姐知道。”

    “……”

    裴雯雯臉蛋有點燒,立馬就知道了江哥又打的什麼鬼主意。

    天天惦記著那事兒。

    竟然提前來了鄰泉。

    一邊胡思亂想,一邊回︰“現在不行啊,馬上要吃午飯了。”

    “那就吃過午飯再過來。”

    “我該咋說呢?”

    “真笨,你就說去找同學玩玩。”

    “萬一我姐也去呢?”

    “真笨,自己想辦法啊!”

    裴雯雯撇撇嘴,繼續問︰“江哥,我晚上回來嗎?”

    “最後不回去!”

    “那很難辦呀,明天要回魔都,我晚上不回來咋行呢?”

    “你先出來再說吧!”

    “我想想!”

    裴雯雯轉動著腦筋,琢磨怎麼溜出去,還不能讓姐姐跟著。

    轉了幾個念頭,就有了主意。

    辦法其實蠻多,隨便找個借口就能出去了。

    這又不是魔都,老姐肯定想不到江哥會提前跑來鄰泉。

    也就不會盯著自己。

    哼哼!

    江哥好賊,套路一套一路的。

    以前是不是也和姐這麼套路過自己的?

    裴雯雯挺懷疑,認真想了想,有幾次好像確實有機會,最值得懷疑的就是十一月底開庭那次,自己在上班,江哥陪姐去法院出庭,不知道兩人那啥了沒有。

    一想就有點坐不住。

    心里不平衡了。

    以至吃午飯的時候,一直盯著她姐看,看的裴詩詩都有點莫名其妙了。

    最後被看的受不了,瞪她一眼問︰“你看我干嘛?”

    裴雯雯道︰“姐你臉上有花。”

    “哪有?”

    裴詩詩下意識摸了下臉,發覺被套路,又瞪了她一眼︰“你有病呀!”

    “我沒病!”

    裴雯雯笑嘻嘻︰“姐你發現沒,你的皮膚好像比以前光滑了。”

    “沒有吧!”

    裴詩詩摸了下臉蛋,心里莫名跳了下。

    “真的啊!”

    裴雯雯道︰“不信你問小強。”

    裴詩詩就看向裴強強。

    裴強強盯著大姐的臉看了會,只能點點頭︰“大姐皮膚是比以前好了。”

    裴詩詩心又跳了下,若無其事的樣子︰“可能是家里的空氣好吧!”

    裴雯雯眨巴著大眼︰“為什麼我的皮膚沒有變好?”

    裴詩詩瞥了她一眼︰“你一天上跳下躥的,還想皮膚好?”

    PS︰累到腦癱,月票也不想求了,大家湊合著看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