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17章 精明的柴芳



    景紅秀抿了抿嘴唇,說︰“我電瓶車被保安推走了。”

    江帆問道︰“保安為什麼要推你電瓶車?”

    景紅秀道︰“樓下不讓電瓶車停,我看下雨沒保安,就停了下……”

    江帆明白,問︰“你怎麼跑到這邊來了?”

    景紅秀道︰“下午單子少,只能搶遠的。”

    江帆問道︰“跑的怎麼樣?”

    景紅秀道︰“還可以,上個月掙了6500多點。”

    江帆說道︰“沒少吃苦受委屈吧?”

    景紅秀道︰“還好吧,忍一忍就過去了。”

    江帆想了想道︰“這個不能長干,我給你找個活吧!”

    景紅秀道︰“我想休息一陣過完年再說。”

    “好!”

    江帆點頭,年過完也好。

    馬上就月底了,離過年也就半個月的時間了。

    吃過晚飯,江帆把景紅秀送回去,沒上樓就走了。

    可不敢讓老同學張一梅看到。

    出租房里很冷,沒有空調和暖氣。

    張一梅剛關門回來,正在做飯呢!

    听到隔壁開門動靜,心里還納悶,景紅秀跑外賣天天跑到半夜,現在才剛七點半,從沒這麼早回來過,就有點意外,在屋里喊了一聲︰“紅秀!”

    “哎!”

    景紅秀答應了一聲。

    不是別人。

    張一梅大聲問︰“怎麼這麼早回來了?”

    “今天不跑了。”

    景紅秀聲音悶悶的,一听就不對勁。

    以往都是干干脆脆,永遠充滿干勁和斗志。

    今天明顯情緒不對。

    張一梅忙跑了過去,站門口瞅了瞅,問道︰“你怎麼了?”

    “沒怎麼!”

    景紅秀一邊脫下外賣服,一邊說道︰“張姐,我不送外賣了。”

    張一梅問︰“那你打算干啥?”

    景紅秀道︰“我打算去深城,我有個老鄉在那邊,听說工資挺高的。”

    張一吃很吃驚︰“怎麼突然要去深城?”

    景紅秀道︰“我不想在魔都待了。”

    張一梅問︰“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也沒有。”

    景紅秀記的江帆的交待,沒給張一梅說過江帆的事情,道︰“就是感覺在魔都也沒什麼意思,我也不想再送外賣了,正好有個老鄉在深城的一個廠子,工資還可以,我想去看看。”

    張一梅問︰“深城你人生地不熟的,不想送外賣就在魔都找個活不行嗎?”

    景紅秀抿著嘴,道︰“听說深城挺好的,我也想去看看。”

    張一梅挺頭疼,說︰“要不你跟我干吧,等存點錢了你自己做點小生意。”

    景紅秀道︰“我不會做買賣啊!”

    張一梅道︰“誰天生就會做買賣的,不都是慢慢學,听我的妹子,現在這個社會,到處都是渣男,你才十九歲,還不知道這世道有多險惡,出去分分鐘被人給騙了,還是跟我做生意吧,正好我最近一個人忙不開,你來我倆一起干。”

    景紅秀說︰“我想去深城看看。”

    張一梅頭巨疼︰“怎麼就這麼傻呢……”

    一陣焦糊味飄出來。

    顧不上再勸她,連忙跑回去照看自己的晚飯。

    忙活一陣,才把景紅秀叫過去,繼續勸。

    奈何景紅秀挺固執,別看年輕,但主意挺正。

    打定了主意就勸不回來。

    張一梅肝都有點疼。

    隔天。

    景紅秀去了趟張江,費了一番周折,將電瓶車要了回來。

    然後開始處理家當。

    ……

    入夜,一家中餐飲。

    “我不同意!”

    楊路裕臉色很不好,之前還談的好好的,結果轉頭就被賣了,這尼瑪能行?

    之前自己想賣,結果卻被攔下。

    如今自己準備卯足了勁好好干,結果卻被賣了。

    有這樣玩人的?

    “你的意見不重要。”

    傅勝吃了口菜,道︰“抖音在算法上也有了突破,我已經讓人評估過了,從產品到資金再到算法,我們都沒有優勢,那幾家VC機構找過你了吧?”

    楊路裕雖然不甘心,但還是點了點頭。

    傅勝繼續︰“這就對了,與其拼到最後價值耗干,還不如早點脫手,把收益保住,你也別不甘心,現在套現你的財富身家已經超過99%的人,難道真想拼個兩敗俱傷再收手?”

    楊路裕道︰“我有信心做到一億用戶。”

    傅勝問道︰“資金呢,還有資本給你錢燒嗎?”

    楊路裕沒話說,要有人給錢燒就不會賣兒子了。

    傅勝繼續︰“所以想開點吧,我讓人打听過,抖音正在大把撒錢生產和積累內容,制作用戶增加很快,每天生產的內容已經超過了兩萬條,還有不少明星已經入駐,就等積累足夠了五一開始大規模推廣,現在是最好的套現時機,再晚或許人家就看不上了。”

    楊路裕什麼都不想說了,對這些沒有骨氣的資本失望透頂。

    想想這一路來為了資金到處求爺爺告奶奶的,還處處被資本裹挾,肝就一陣陣疼。

    ……

    四季花園。

    江帆正在割老美的韭菜。

    手機忽然響了。

    瞥了一眼來電,就拿過來接了。

    旁邊的電腦上,兩個小秘戴著耳機,一邊吃著水果,一邊津津有味的追劇。

    听到江帆說話,扭頭看了一眼,就繼續追劇。

    直到過了十天,姐妹倆才摘掉機耳,打著哈欠關電腦下樓睡覺了。

    江帆一直奮戰到凌晨兩點半才收刀睡覺。

    隔天周六。

    姐妹倆挺自覺,早早爬起來去上班。

    江帆起來的時候微信上有條新消息,裴詩詩的留言,餐桌上留有早餐。

    洗把臉下樓看了看,熱乎乎的油條豆漿。

    隨便吃了兩口,到公司琢磨了一陣,讓呂小米進來,讓她給柴芳打個電話。

    呂小米就撥了柴芳手機,響了一聲就接通了。

    “呂秘書你好你好。”

    “你好!”

    呂小米道︰“你等等啊,我們江總找你。”

    說完把手機遞給了江帆。

    江帆接了過來︰“柴老板你好!”

    “江總好!”

    柴芳有點納悶,不知道這位大老板找自己有什麼事,但還是趕忙招呼︰“江總親自打電話是不是有什麼任務交給我,你盡管吩咐,我一定給您辦好。”

    江帆笑道︰“任務就算了,不過確實有筆業務想跟你談一談。”

    柴芳腦子就一激靈,訂批奶茶啥的從來都是交給秘書辦,顯然在江老板眼里,這點事算不上大事,現在親自打電話談業務,那得是多大的業務,忙道︰“您說。”

    江帆說道︰“這樣,電話里也說不清楚,你下午有時間吧,來我辦公室談。”

    “有有有!”

    柴芳連聲答應,這個必須有啊!

    大老板親自邀請談業務,怎麼可能沒時間。

    “那行,你下午過來咱們再談。”

    江帆沒有多說,掛了電話把手機還給了呂小米。

    打量秘書幾眼,問︰“過年回不回家?”

    呂小米道︰“要回!”

    江帆揮了揮手︰“去叫高管們來開會。”

    呂小米出去了,不一會幾位高管就過來了。

    曹光是昨天回來的,之前電話匯報了和企鵝接觸的情況。

    江帆還要再問一問︰“確定是來試探的?”

    曹光又想了想,道︰“應該是,我感覺他們在懷疑我們是某個巨頭下的一步棋子,一直在打探我們的資金來源,還提出要投資我們,感覺就是來試探底細的。”

    投資個蛋。

    鵝廠就是個大投行。

    讓那只鵝進來,以後天天被人指手劃腳?

    像楊路裕一樣,連自己做主都不能。

    到頭來被賣個徹底。

    江帆問道︰“海洋那邊談的怎麼樣?”

    曹光說道︰“三方還在談,企鵝已經明確表態要把海洋拿下,里面的資本在觀望,創始人團隊在搖擺,拿不定主意,只有三位股東有套現的意願。”

    “實在不行就加錢。”

    江帆沒有別的資源,也沒人脈這種東西,能拿的出手的只有美刀︰“必須要拿下,看看鵝廠的空頭支票香還是我的美元香,幾要時可以提高估值上限。”

    曹光點頭。

    江帆隨即就把這事拋到一邊,道︰“Musical.ly準備接受招安,你和老楊準備好前期接收工作,把該處理的法務和流程弄利索,人員吳總監負責安排,財務老齊處理好。”

    大伙沒有問題,各自把任務領了。

    陳雲芳說了說購買金星大廈物業的談判情況︰“業主有點一毛不拔,只降兩千萬,我覺的應該找個三方公司先做個評估,給一個合理的市場價位,再跟業主談。”

    江帆看向齊亮︰“你找人做。”

    齊亮點頭,道︰“國資的流程很麻煩,價格也不太好談,畢竟屬于國有資產。”

    江帆知道,公家的東西不是想賣就能賣。

    哪怕一個隻果,只要是國有資產,想賣就得走流程。

    還不能賤賣了,不然就是國有資產流失。

    確實經較麻煩。

    小會結束。

    江帆留下徐楓,問︰“那支團隊怎麼樣?”

    昨天踫到了景紅秀,還沒來得及跟徐楓說正事。

    徐楓斟酌了下,知道江老板城府在胸,不是個隨便糊弄的,盡量客觀公允的評價︰“在專業領域的技術水平不在胡博士之下,經驗更是比胡博士要豐富一些。當然,擅長的方向不一樣,這個其實也不好放到一起比較。不過我打听了下,鵝廠和阿里都曾招攬過對方,只不過薛濤不願去大廠,如果從人才的角度看,能招攬過來最好。”

    江帆有些意外︰“寧做雞頭,不為牛後?”

    徐楓點頭,這樣的人很多。

    不是誰都想去大廠。

    江帆考慮了下,又叫來曹光和吳艷梅交待一番,讓他倆也去看看。

    還是要多听听意見。

    人多了想法也多了。

    不能只听一家之言。

    下午。

    柴芳踩著點兩點到了金星打廈,先給呂小米打了個電話問了一下,才上了樓。

    到秘書室,呂小米正在摸魚呢。

    听到腳步聲一扭頭,看到柴芳,就站起來招呼︰“你好。”

    柴芳也忙招呼︰“呂秘書好,你們江總在嗎?”

    呂小米道︰“在呢,我帶你進去。”

    柴芳忙點點頭,跟著呂小米進了里面,多少有點緊張。

    大概就跟潘看匆嫡吆鋈槐恍÷碭縝肴ヲ旃 姨敢滴褚謊男奶 br />
    興奮激動再加一點緊張。

    江帆听到秘書室的說話聲就已經看向了門口,等呂小米領著人進來時,已經從桌子後面站了起來,前走了幾步,等呂小米把柴芳領到會客區時,也剛好走到旁邊。

    “柴總好!”

    江帆笑著伸手︰“有一陣子沒見,越來越漂亮了!”

    “謝謝!”

    柴芳趕忙謙虛︰“可不敢當柴芳,您叫我名字吧!”

    呂小米則嘴角抽了一下,見誰都是越來越漂亮了。

    一邊轉著念頭,一邊麻溜的泡茶。

    “坐,坐下說!”

    江帆讓了一下,先坐在一邊。

    柴芳也在旁邊坐下,不好主動問,就等著江老板發話。

    江帆問道︰“最近店里生意怎麼樣?”

    柴芳趁機賣慘︰“生意一直半死不活的,夏天還湊湊合合,冬天喝奶茶的少,一天也賣不了幾杯,最近上了個新品,品感挺不錯的,江總給員工訂杯奶茶吧?”

    江帆啞然︰“你這老板夠敬業的,時刻不忘拉業務。”

    柴芳連忙賠笑︰“小本生意不好經營,全靠江總支持。”

    呂小米泡好茶端了過來給放桌上。

    柴芳連忙起身感謝,等呂小米出去後才重新坐下。

    江帆拿著杯子喝了口茶,道︰“這樣,我就直說了,你那店能不能再接受一位股東?”

    “股東?”

    柴芳一呆,沒想到江老板會問這個。

    江帆點頭︰“我有個朋友也想自己干點啥,但沒有好項目,我覺的你們那個奶茶店挺有特色,要是不介意多一位股東的話,讓我那朋友跟你一起干如何?”

    柴芳定了定神,問︰“江總的朋友也是女性吧?”

    江帆點頭。

    柴芳又問︰“江總打算要多少股份?”

    江帆笑道︰“不會搶你的店,我朋友本錢不多,就一萬塊錢吧!”

    柴芳松了口氣,腦筋轉的飛快,店里生意半死不活,只能勉強保本不虧,自己還得搭上人工,最多再半年自己也撐不住了,要是能徹底搭上江老板這個大戶,不需太多,一個月給員工訂上三五次奶茶就賺翻了,能讓江老板這麼費心的朋友,能是一般朋友嗎?

    還是女的。

    想也知道不會是歲數大的。

    就算不是情人,關系也肯定不一般。

    就算白給股份都行,到時江老板好意思不訂奶茶?

    至于會不會被鳩佔鵲巢,都快開不下去了,哪還顧得上這個。

    先活下來再說。

    生意人頭腦都精明。

    就算不精明的,干了買賣也會變的精明。

    柴芳很快就想清楚得失,道︰“多一個股東也好,江總的朋友能看上我這個小店,也是我的榮幸,您看我給40%的股份可以嗎?”

    江帆笑了,這女人挺有魄力,點了點頭︰“好,回頭人來了我請你倆見個面。”

    柴芳問道︰“您朋友什麼時候過來?”

    江帆道︰“估計年後了吧!”

    柴芳有點失望,年過完還得好一陣子呢,就忙拉業務︰“您看天這麼冷,是不是該給員工訂幾杯奶茶暖暖身子……”

    江帆笑著點頭︰“去找呂小米吧,讓她辦就行。”

    柴芳喜孜孜的說好,出去外面找呂小米。

    江帆回到辦公桌後,暗自琢磨,這樣安排應該比較穩妥。

    景紅秀沒什麼技能,要給她安排個輕閑體面收入不錯的工作還真挺傷腦筋的,跟著柴芳去當個奶茶店的老板應該不錯,不用太辛苦,也挺清閑體面。

    關鍵對自身的成長也不錯。

    至于奶茶店的生意……

    那都不是問題,抖音科技的員工都快兩千了,照顧個奶茶店還會有問題?

    不過……

    一萬塊錢那妹子應該有吧?

    沒有也沒關系,先讓柴芳給欠著等有了再給。

    周日。

    兩個小秘沒去上班,江帆也偷懶了。

    姐妹倆找了個裝修公司,拿了一堆資料來給江帆看。

    江帆看完,覺的有點草率了。

    姐妹倆沒裝過房子,哪知道這些裝修公司有沒有坑。

    就打電話給陳雲芳,讓她給找一家靠譜的裝修公司。

    陳雲芳下去就給發過來一個,江帆讓姐妹倆去聯系。

    姐妹倆打了個電話,約好明湖花園見。

    見江帆沒有要去的意見,裴雯雯就問︰“江哥,你不去嗎?”

    江帆揮了揮手︰“這點小事你們倆辦好就行了,還要我操心嗎?”

    姐妹倆心就有點虛,別墅裝修這麼大的事哪是小事。

    听說要花好幾百萬,都沒花過這麼大的錢,哪里能不心虛。

    硬著頭皮去了一趟明湖花園,和裝修公司的設計師看了看房子,交流了一番,提了一些要求,回來給江帆匯報,江帆就鼓勵幾句,讓她倆放心大膽去折騰。

    不然以後怎麼擔當大任。

    吃晚飯時,江帆問她倆︰“你們過年回不回家?”

    裴詩詩道︰“要回啊,過年哪能不回家。”

    裴雯雯也點頭,過年再不回家,什麼時候回。

    江帆左右看看︰“別回了,今年咱們就在魔都過年。”

    啊——

    姐妹倆很驚訝︰“江哥你過年不回家啊?”

    江帆問道︰“這里不是家嗎?在這過就行了。”

    姐妹倆很躊躇。

    裴雯雯嘟囔道︰“我得回去看我爸媽啊!”

    裴詩詩也點頭,還有家人呢!

    哪能過年不回家啊!

    這個理由足夠強大。

    江帆沒有理由阻攔,也挺頭疼以後咋整。

    結果剛吃完飯,就接到江爸電話︰“兒子,今年過年早點回來。”

    江帆問道︰“回去那麼早干嘛,我這還一堆事忙呢!”

    江爸道︰“過年了有啥好忙的,去年你就沒回,今年早點回來,有對象的話也帶上。”

    江帆問︰“帶兩個行不行?”

    “滾你的蛋!”

    江爸笑罵一聲,接著又問︰“那倆姐妹你到底和誰談呢?”

    江帆道︰“我兩個都要不行嗎?”

    江爸腦瓜子疼︰“兒子,你認真的?”

    江帆道︰“對啊,你和我媽不是挺喜歡她倆嗎?”

    江爸蛋都疼了︰“扯犢子玩意,等你回來再說!”

    第一次沒再和兒子 攏 煒旃伊說緇啊br />
    估計真腦瓜子疼了。

    江帆放下手機,坐了一會兒,姐妹倆收拾完出來了。

    裴雯雯去了洗手間。

    江帆讓裴詩詩過來,抱了抱她問︰“想不想要?”

    裴詩詩紅著臉︰“不想!”

    江帆問︰“真不想?”

    裴詩詩羞臊的不行,覺的江哥太不要臉了。

    這種事哪能這麼問。

    江帆有點頭疼,又幾天不知肉味,想找機會把雯雯吃了,奈何詩詩嚴防死守,一直找不到下口的機會。本就跟他合伙套路過妹妹,裴詩詩對各種套路很敏銳。

    只能繼續套路妹妹︰“明天我過去,你找個機會出來。”

    裴詩詩道︰“雯雯很聰明的。”

    江帆搓搓頭皮,感覺有點不太好辦。

    裴雯雯確實挺機靈,最近懷疑他和姐姐不正常,一直在嚴防死守,不給他倆機會。

    這樣卷下去不行啊!

    沒有機會也得創造機會,好在周二就有個機會……

    正好好思量呢,裴雯雯出來了。

    裴詩詩忙從他懷里起來,坐到一邊。

    周一沒什麼事。

    晚上吃過飯商量明天開庭的事。

    周二又要開庭。

    官司打成了馬拉松,裴詩詩也很煩,卻無可奈何。

    要不是江老板兜著,什麼都不用她操心,早被搞崩潰了。

    所以普通人打不起官司。

    “明天我就不去了。”

    江帆沒打算去︰“你倆自己去,听著就行了,什麼都讓律師處理。”

    裴詩詩哦了聲,折騰了幾次早就不怕了。

    知道去了就是個工具人,說什麼听著就行了。

    反正都是律師處理。

    裴雯雯眼珠兒一轉︰“姐,明天我要上班,就不陪你去了。”

    江帆狀如老僧,心里給她點了個贊。

    裴詩詩立刻就警惕起來︰“最近又沒啥事,你陪我一起去。”

    裴雯雯不樂意︰“又沒我啥事,你自己去就行了,我不想去法院。”

    裴詩詩也不樂意了︰“不行,你必須陪我去。”

    裴雯雯打了她一把︰“我就不去。”

    裴詩詩就可憐巴巴看向江帆︰“江哥,我一個人不敢去。”

    “……”

    江帆真想抹一把臉,覺的姐姐越來越不貼心了。

    明顯不想給他機會。

    于是。

    第二天開庭的時候,三人都去了。

    裴雯雯也不想給姐姐機會,必須得盯著。

    PS︰第二章晚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