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16章 再遇景紅秀



    徐楓來的很快。

    他這個產品總監幾乎不出去,每天基本上兩點一線,出租房→公司→出租房。

    忽然被老板親自打電話叫人,徐楓有點納悶。

    不知道又是什麼事,但直覺有事。

    “江總!”

    “你來看看!”

    江帆瞥了一眼,讓他過來看電腦。

    徐楓走了過去,站在一邊看。

    “看看!”

    江帆把顯示屏轉了一下,往後面一望,讓他看個清楚。

    徐楓俯下身子,看了一眼屏幕,就知道了是怎麼回事。

    灌水區里有個員工發了個帖子發牢騷,吐槽現在就跟機器人一樣,本來沒啥,現在的互聯網公司員工基本都差不多,可不知為何就引起了個別人的共鳴。

    有個別人跟帖回應,跟著吐槽了幾句。

    結果樓就歪了,從吐槽工作性質歪到了工作環境,扯到了三個團隊合並後的問題,最後上升到了派系問題,甚至隱晦的暗指某些人大搞山頭主義。

    “這個帖子你看到沒有?”

    江帆問了一句。

    徐楓說道︰“看過!”

    前天的帖子了,他不可能注意不到。

    OA上的帖子江老板早有規定,不準刪帖,美其名曰是言論自由。

    其實是江帆不想被下面糊弄,怕眼楮被遮住。

    所以才立下了規矩,時不時要翻翻帖子關注一下最下面員工的思想動態。

    不然徐楓早讓刪了,怎麼可能留到現在,繼續讓這種不和諧的言論散播。

    江帆問道︰“怎麼處理的?”

    徐楓道︰“讓產品經理和幾個人談了話。”

    江帆問︰“解決問題了嗎?”

    徐楓沒有說話,解決問題是需要開人的。

    觀念這種東西,是沒法強行扭合的。

    就好像有人認為賣保險的就是騙子,你再給他闡述保險的重要意義,這種已經固化的觀念也很難扭轉過來,唯一的解決方式就是不買保險。

    “行了,你先去忙!”

    江帆揮了揮手,沒跟徐楓多談。

    山頭問題,這個東西有人的地方就沒辦法避免。

    十個指頭還不一樣長呢。

    何況是人。

    幾十個人里都會自發的形成小圈子,更不要說上千人了。

    有山頭很正常,沒有山頭才不正常。

    但問題是,老板不喜歡這東西。

    古代的皇帝不喜歡手下的大臣們搞山頭。

    現代的老板同樣不喜歡。

    江帆這個老板很嫩,但面嫩心不嫩,雖然當年混的最好的時候手下也就十幾號人,和現在沒法比,但就那十幾號人,依舊有幾個小圈子,對山頭這種現象的認知很深刻。

    拉幫結派是漢人的天性。

    幾千年了就沒變過。

    可問題是時代變了,現在的年輕人不喜歡把精力浪費在這些東西上。

    江帆作為老板,更不想公司的員工把精力浪費在內耗上。

    做好自己的事,掙自己該掙的工資他不好嗎?

    可問題是,總有人覺的別人針對他。

    也可能是真的有人在針對他。

    總有人覺的自己屈才了。

    也可能是真的才華被埋沒了。

    總之就一句話,人這種生物大概率是世界上已知物種中最難合群的。

    江帆覺的當個領頭羊不容易,總有懶羊想要掉隊,也總有心機羊想省點力氣,甚至有心思復雜的羊見不得別的羊跑的比自己快,總覺的其他羊要給自己使絆子。

    所以不能只管在前引路,還得時不時回頭看看後面的羊能不能跟上。

    有沒有掉隊的。

    有沒有半路跑掉的。

    甚至在羊群中搞事情的。

    所以仁慈的領頭羊帶不好隊伍。

    琢磨一陣,他開始碼字。

    寫的有點兒慢,花了半個小時,才寫了一份幾百字的信,其間幾度刪減修改,又細讀了幾遍,修改了幾處措辭不當,會引起反感甚至觀點有失偏頗的地方,然後才發了出去。

    群發內部郵件,所有員工都能看到。

    而且會有提示。

    江老板很少發內部郵件,公司成立半年了也就發了一次。

    要是三天兩頭給員工群發郵件,估計大家早就煩了,大概率不會看。

    至少不會第一時間去看。

    正因為發的少,所以才會稀罕。

    于是,不少人第一時間查看了郵件。

    大概內容就是︰要團結友愛別內卷,有啥不滿大膽說出來,有啥問題光明正大說,不要陰陽怪氣,不要帶節奏,開心就來,不高興就走,合得來共事,合不來不強求。

    把精力用在工作上,不要浪費在這些狗屁倒灶的事上。

    當然江帆用詞比較溫婉。

    沒有說的這麼直接。

    需要自行腦補。

    純粹的看完就忘了。

    復雜的看完好生琢磨了一陣。

    在家的高管們看了,還專門過來跟江老板交流了一陣。

    江帆講了講自己的一些想法︰“管理就來就是個復雜的事情,把復雜的事復雜化,工作就更沒法干了,也影響效率,所以復雜的事情就得簡單化,有問題直接說,甚至把人叫到一起說個子丑寅卵都可以,對的就有理,錯的就糾錯,只要沒私心道理肯定能辨明白的,言論自由是讓大家暢所欲言,而不是陰陽怪氣煸風點火帶節奏……”

     擄 歟   翹昃投忌 恕br />
    胡敏留了下來,給江帆說了個事︰“江總,有個事給你說下。”

    江帆道︰“你說,什麼事?”

    胡敏道︰“我有一個學長前幾年自己創業,做計算機深度學習方面的開發業務,手下有個五十六人的團隊,最近想賣掉公司,他們團隊有實力,我覺的可以招攬過來。”

    江帆問︰“為什麼要賣公司?”

    胡敏道︰“業務不好做,現在做外包公司都講究多元化,他們只做視覺研究方面的項目開發,別的都不做,業務很單一,滿足不了市場的需求。”

    江帆道︰“有沒有技術比你強的?”

    胡敏道︰“很多,我其實算是半路出家,他們的團隊里有有幾個骨干都是計算機應用數學領域的專業人士,在人工智能開發上經驗也比我豐富的多。”

    “真的假的?”

    江帆不太相信︰“真是人才能得我招攬?”

    胡敏有點無語,感覺老板的某些觀念有點問題,人才不一定非得去大公司,反而好多人才都出來自己創業,道︰“創業公司也有技術高手,要不你親自去看看?”

    江帆沉吟了下,女博士好不容易舉薦人才,不重視一下會打擊積極性,左右沒事,過去看看也好,不過技術方面他就是顆嫩白菜,壓根分辨不出人才還是庸才,就道︰“你跟我一起去,順便把徐楓叫上,讓他也過去看看。”

    胡敏說好,道︰“那就下午上班過去?”

    江帆嗯了一聲,看看時間,快下班了。

    兩個小秘去上班了,中午肯定回不來。

    老司機開車來回都得至少兩小時,兩個小秘更不用說。

    開車回來一趟三個多小時。

    全跑到路上了。

    江帆想了一下,剛在賈明亮家沖了十萬塊,還多送了兩萬塊,高管們中午也不回,干脆請大家吃海鮮,再加個呂小米,一頓又吃了好幾千,話說確實蠻貴的。

    照這麼請,只夠請兩個月。

    在休息室睡了一覺,起來時又下起了小雨。

    這樣的天適合睡覺。

    江帆都不想出去了,出去溜達了一圈,才叫上徐楓跟胡敏去考察。

    離的到是不遠,在復旦的張江校區附近一棟寫字樓里。

    胡敏的學長叫薛濤,好像唐朝有位女詩人也叫這個名,還有幾位合伙人,都是搞技術出身的,公司規模不算大,總共五十多人,基本上沒有專職的行政後勤方面的人員。

    都是管理層兼職的。

    江帆和薛濤聊了聊,感覺不太像是老板。

    到像是個技術總監。

    老板可以不懂技術,但一定要會帶隊伍,會看方向,必須是多面首。

    工程師出身的老板不是不行,但不能太死板,再好的技術也需要適應市場,能拉到業務賺到錢才能學下去,不然就會變成現在這樣,徹底撐不下去。

    至于技術究竟怎樣,江帆是沒把量才的。

    好在他不是一個人來的。

    江帆把這個任務交給了徐楓,沒有交給胡敏。

    在會議室,雙方交流了一個多小時。

    基本上都是徐楓和胡敏跟對方交流,江帆只听不說。

    ……

    細雨綿綿,寒意浸骨。

    過了飯點高峰,點外賣的已經不多。

    單子少了,就沒辦法挑剔。

    景紅秀下午接了一個比較遠的單子,跑到張江附近,送完一單後,這次運氣挺好,很快就搶到了一單,看了下車子的電量,還有一半,就忙趕往商家。

    雨不算大,可毛毛細雨卻最是煩人。

    過了飯點,吃飯的人不多。

    到商家等了七八分鐘,就順利拿到了餐品。

    為免袋子被雨淋濕,客戶挑刺,景紅透把餐盒揣懷里,到了電摩跟前,才拿出來放在保溫箱,盡量避免被雨淋到,都是這幾個月跑外賣摸爬滾打總結出來的經驗。

    跑完這單就去吃飯。

    午飯還沒吃呢,景紅秀早餓的饑腸轆轆了。

    不過只要能掙到錢,這都不是問題。

    送餐地點不遠,是一棟寫字樓,正好順路。

    一路電摩騎的飛快,到了寫字樓下,下雨天氣,人都不想出來,眼看左近沒啥人,就心存僥幸了一把,就把車停在樓下停車場,下著雨呢,保安都不出來,應該不會被刁難。

    拎著餐盒一路小跑,順利送達了客戶。

    可等下來之後,瞬間就不好了。

    兩個保安正在推她的電摩。

    景紅秀連忙跑過去︰“大叔我這就走,這就走!”

    “誰讓在這亂停的?”

    兩保安語氣很不好,質問一句,也不理她,準備把電摩推走。

    這可是吃飯的工具。

    哪能被人推走。

    景紅秀忙從後面拽住電摩不讓推走︰“大叔我再不停了,我現在就走。”

    “早干嘛去了。”

    兩個保安非常不爽,其中一個保安一把將她推開,另一個保安將電摩推走。

    景紅秀午飯都沒吃,本來就不剩多少力氣。

    被這一推,立刻一個趔趄往後摔倒。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一瞬間。

    景紅秀覺的所有堅持都沒有了意義。

    這個社會,總是對一些苦苦掙扎的人充滿了惡意。

    幾個月來受的委屈一股腦涌上心頭,再堅強的人也有脆弱的時候。

    刺骨的寒意也不及此刻心頭的冰涼。

    景紅秀呆呆的坐在地上,看著電摩被兩個保安推走,視線在模糊。

    兩手抱住膝蓋,把臉埋在腿上哭出聲來。

    不遠處的寫字樓大門口,又有人出來了。

    “我去拿車!”

    徐楓說了一聲,就頂著雨跑去開車。

    胡敏撐起一把雨傘,擋在她和江帆頭頂。

    薛濤和幾個骨干也送了下來,撐著傘站在一邊琢磨。

    “雨又下大了……”

    胡敏很不喜歡雨天,一年365天,差不多有三分之一在下雨,正想吐槽下天氣呢,目光一掃,忽然咦了聲,指向不遠處︰“那邊怎麼有個外賣員坐在地上哭!”

    眾人聞聲看了過去。

    確實有個外賣員坐在地上哭。

    都不容易。

    這是所有人的想法。

    “我去看看!”

    薛濤身邊的一位工程師比較有愛心,連忙跑了過去。

    江帆沒有過去。

    當年的他比這還不容易。

    最絕望的時候甚至都有了極端想法。

    吃的苦頭多了,就會不以物喜,不以物悲。

    除了身邊有所牽絆的人,或者偶爾觸影生情時,他很少會同情心泛濫。

    不過……

    等那位工程師把外賣員從地上拉起來之後,江老板就沒法蛋定了。

    “是個女孩子!”

    胡敏瞅了一眼,多少有點驚訝。

    跑外賣的女的並不少見,不過雨天里坐在地上哭總讓人有些同情。

    “……”

    江帆錯愕了兩三秒,等胡敏也準備過去看看時,他已經跑了過去。

    “……”

    胡敏也很錯愕,老板這是鬧哪樣呢?

    看到外賣員是妹子,就跑去送安慰?

    不至于吧?

    以老板的財力,人又這麼年歲,不至于這麼饑不擇食吧?

    胡敏愣了一瞬,腦子里瞬間轉過了一堆亂七八糟的念頭,也忙跟了過去。

    景紅秀似乎徹底崩潰了。

    被工程師拉起來後,依舊在哭,還有點站不穩。

    仿佛被抽干了力氣,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來。

    即使看到跑過來的江帆,也沒有了反應。

    江帆也很納悶,這兩個月總共就見了這妹子兩次,但每次見到她,畫面都不太好,快步跑到跟前,攙住另一條胳膊,問︰“你怎麼在這,這是咋了?”

    景紅秀哭的說不出話來。

    聲音不大,但卻很心碎。

    “江總你認識……”

    胡敏跑了過來,薛濤和幾個骨干也跑了過來。

    都看著江帆板,感覺十分新奇。

    “我朋友!”

    江帆點了點頭,看了看還在哭的景紅秀,感覺有點棘手,這光哭不說話,想安慰也無從下手,轉了個念頭,看到徐楓把車開了過來,就拉開車門把景紅秀扶上後座。

    胡敏和薛濤一干人懵逼。

    開車的徐楓也懵逼。

    這是什和情況?

    出來考個察江老板就撿了一個送外賣的妹子?

    “你坐前面去。”

    江帆交待胡敏一句,從另一邊上了後座。

    胡敏忙跟薛濤幾個說了幾句,上了副駛。

    徐楓一步起步,一邊問︰“江總去哪?”

    江帆偏頭看了看還捂著臉無聲抽咽的景紅秀,琢磨了下,道︰“先找個酒店。”

    徐楓說好,把車開上了大路。

    胡敏沒有回頭,心里琢磨老板跟這個女外賣員什麼關系。

    女人對這種事總是比較好奇。

    這不就是現世版的灰姑娘與白馬王子嘛!

    徐楓很快找到一家酒店。

    江帆沒有下車,先讓胡敏進去開個房間。

    胡敏很快開好房間,出來把房卡給江帆。

    江帆琢磨了下,道︰“你倆不用等我,先打D回吧!”

    徐楓和胡敏沒意見,雖然挺好奇江老板和這個外賣小妹有什麼故事,但不好打听,見老板沒有下車的意思,兩人就拿了把撐,下車撐著傘到路邊去打D。

    景紅秀捂著臉,頭頂在駕駛座靠背,還在抽泣。

    江帆扭頭看了一會,拉了一下胳膊︰“好了先別哭了,給我說說怎麼了。”

    景紅秀深吸幾口氣,止住抽咽,坐起來低著頭抹了把臉,卻不說話。

    江帆抽了幾張紙巾遞過去︰“擦擦臉吧!”

    景紅秀接過去,默默的擦著臉。

    江帆沒有再問,等她平復情緒。

    過了一會,才將她把頭盔摘掉,把雨披也脫了。

    然後下車,走到另一邊把車門拉開︰“下來吧,去這休息一會。”

    景紅秀低著頭下車,仿佛提線木偶,徹底認命了一樣的。

    江帆把她帶到客房,讓她先去洗臉,然後坐在椅子上琢磨這妹子又遇到啥了。

    送外賣不是個好活,除了自由一點,掙的比工廠多一點,再無任何優勢,甚至辛苦程度比工廠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受的委屈那更是能甩工廠一百條街。

    工廠不想干了,還能甩甩臉子。

    送外賣卻只能受著,有多少委屈和心酸都得忍。

    哪天忍不住了,就跟今天的景紅秀一樣。

    也不知道這妹子今天遇到啥了,看她一直挺堅強的,今天竟然要崩潰的樣子。

    過了一會,景紅秀洗完臉出來,坐在窗邊低著個頭,一聲也不吭。

    這副樣子,明顯不太適合談話。

    江帆過去摸了摸頭︰“先好好睡一覺吧,睡起來了給我說說你到底咋了。”

    景紅秀終于說話了,低著頭說︰“我沒事。”

    “沒事也先睡一覺。”

    江帆沒有多說,出去把門拉上,到前台又了一間房,上來繼續等。

    剛站在窗子前,手機響了。

    裴雯雯打來的︰“江哥,我們回來啦,晚上吃啥呀?”

    “不吃的!”

    江帆道︰“我晚上有事,你們倆自己吃吧!”

    裴雯雯道︰“又要去應酬啊?”

    江帆嗯了一聲,說了幾句掛了電話。

    琢磨了下,又打給楊甲琛︰“老楊,準備的咋樣了?”

    楊甲琛道︰“已經談好了,找了一家做畫妝品代理的小公司。”

    江帆問道︰“沒有問題吧?”

    楊甲琛道︰“沒問題,事成了我們不要錢,收益歸他們,不成給他一筆錢。”

    江帆嗯了一聲︰“那就好,你看著處理好。”

    楊甲琛答應了一聲,說了幾句也掛了。

    江帆拿著手機琢磨,評估著這事有幾成的成功率。

    之前兩小秘被開掉,是有一些內因的。

    兩個憨憨之所以選擇認命,不想再找工作,願意听從江帆安排,與此有直接關聯,畢竟不傻,之前化工廠的經歷加上夢緣公司的遭遇,感覺到了人間處處都是惡意。

    老實話說,江帆還應該感謝夢緣公司。

    兩個小秘受了委屈,肯定是要討點利息的。

    更別說那位老板心思還有點不純。

    這才是最不能忍的。

    江帆準備給夢緣公司那位老板挖個坑,活埋不掉也得埋掉半截。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動了不該動的心思,就得有應果到頭終有報的準備。

    江帆想了一陣,就把這事放一邊,躺在床上打開了電視。

    好久沒有看電視了,換了好幾個頻道,也沒找到感興趣的內容。

    江帆無力吐槽,現在的電視節目是越來越沒法看了。

    好像早就沒法看了。

    只得下床打開電腦,看了看資本市場的資訊。

    直到快六點的時候,才打電話到餐廳訂了餐,然後去叫景紅秀。

    太陽早就落山,天也黑了。

    江帆敲門等了快一分鐘後,門才打開。

    景紅秀明顯睡著了,打開門看了他一眼就低頭讓到一邊。

    江帆沒有進去,站門口說︰“去洗個臉吧,完了去吃飯。”

    景紅秀低著頭,說︰“我不餓。”

    江帆道︰“不餓就不吃飯啦?快點去洗。”

    景紅秀沒說話,猶豫了下,才去了洗手間。

    江帆不知道她洗臉得多長時間,考慮了下,進去坐在椅子上等。

    好在景紅秀洗臉比較快,比兩小秘快多了。

    江帆才坐了不到兩分鐘,這妹子就洗完出來了。

    頭也不梳,仿佛對愛美失去了興趣。

    “走吧!”

    江帆起身,領著她出門。

    景紅秀低著頭跟在後面,一路下樓到餐廳,迎來不少詫異目光。

    隨便找個座位坐了,服務過來把茶水倒上。

    江帆交待一聲盡快上菜,然後看著景紅秀,道︰“給我說說,到底咋了?”

    PS︰這章難寫,廢了兩次,今天調整一下,明天加更,親人們求月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