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11章 準備干票大的



    江爸爸昨天才來過,今天又要來。

    搞的田浩也是提心吊膽,有點摸不著頭腦。

    領導視察這種事情真的太影響工作效率了,可不接待又不行,只能嘆著氣,扔下手頭的工作,準備迎接江爸爸,順便把江老板吩咐的事情安排下去。

    心里那個琢磨。

    這是要搞哪樣?

    可等看到江爸爸帶著一對漂亮的雙胞胎姐妹過來。

    田浩立刻就明白了。

    除了羨慕還是羨慕。

    漂亮的妹子不難找,魔都滿大街都是。

    一模一樣的也不少,總是能踫到。

    但一模一樣且顏值能擔當的卻不好找。

    “這是裴詩詩、裴雯雯!”

    江帆介紹了下︰“控股公司的所有人就是她們倆。”

    “兩位好。”

    田浩連忙招呼,心里那個難受啊!

    真不知該如何對待。

    姐妹倆的听字他當然知道的。

    控股浩藝傳媒的空殼公司的兩個股東嘛,怎麼可能不知道。

    從結構上來說,這對姐妹是老板,他其實是個打工的。

    但實際上,鬼也知道這對姐妹其實就掛個名,真正做主的還是江爸爸。

    可不管怎麼說,名義上的老板也是老板。

    所以才會頭疼,到底該如何對待。

    姐妹倆也不知道該咋辦,只好說聲你好,就站在江帆身邊不說話。

    江帆問道︰“人安排好了嗎?”

    田浩連忙指指身後兩兩個妹子,“安排好了。”

    江帆掃了一眼,沖兩個打量他的妹子點了點頭,才對兩個小秘道︰“讓田總安排人帶你倆先去公司看一下,我和田總商量點事,就不陪你們去了。”

    姐妹倆沒意見,都點頭。

    跟著兩個妹子去了樓上。

    江帆卻沒進去,和田浩沿著街往前溜達。

    田浩比較納悶,不知道大老板究竟要干什麼。

    又不好問,只能把疑問憋在心里。

    搜腸刮肚地找些話題來應付,多是娛樂圈的八卦。

    畢竟是上戲的,接觸的也多是娛樂圈的各種消息。

    江帆听的津津有味,前行了一陣,抬頭看到了一家賓館,立刻揮揮手。

    “你去忙你的,不用陪我了。”

    田浩有點小懵,這什麼節奏?

    看了看江老板,有點猶豫是不是要走人。

    江帆又揮揮手。

    田浩最善察顏觀色,這下確定了。

    大老板應該是有什麼事不想讓自己知道。

    當即麻溜閃人。

    哪也沒去,找個地方一躲,等大老板走了再來。

    江帆路邊站了一會,四下瞅了瞅,才進了賓館,開了間房子等。

    藝浩傳媒。

    裴家姐妹跟著田浩安排的兩個妹子先到辦公室看了看,就一個印象,寒酸,辦公室小不說了,除了那些攝影的設備,連幾件像樣的辦公設備都沒。

    就連桌子都是舊的。

    一個妹子一邊介紹,也分不清哪個是姐姐,哪個妹妹,道︰“田哥安排了,讓你們一個負責財務,一個負責藝人那一塊,我先帶裴詩詩小姐去看一下財務。”

    裴詩詩忙點頭,跟著去了財務室。

    另一個妹子就知道剩下的是誰了,對裴雯雯道︰“我帶你去看看藝人基地。”

    裴雯雯本來也想跟過去,聞言問︰“藝人基地干嘛的,不在這里嗎?”

    妹子說道︰“藝人基地是培訓藝人的,離這邊不遠的。”

    裴雯雯哦了聲,有點遲疑,問︰“能不能等一會讓我姐也一起去?”

    妹子說道︰“也可以,不過財務比較麻煩,今天還不一定能看完。”

    裴雯雯疑惑道︰“來的時候江哥沒說啊,怎麼這麼快就讓我姐接財務?”

    妹子說道︰“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江總給田哥交待的吧!”

    裴雯雯問︰“讓我接藝人部干嘛?”

    妹子說道︰“藝人部在各大平台的賬號都是公司的,上面的數據非常重要,涉及到資金財務,之前是財務在統計,田哥讓交給你負責統計,跟財務對接。”

    裴雯雯哦了聲,躊躇了一陣,還是跟著妹子去了。

    財務室比較小。

    十幾個平方的樣子。

    兩張桌子,還有好幾個櫃子。

    會計是抖音科技派來的,去留只听沈老板,別人誰也管不到,之前接到通知,听說有人來接財務,早就給沈老板打電話確認過了,沒啥說的,先給裴詩詩看總賬。

    沒幾個人的小公司,總資金才五十萬。

    賬目少的可憐。

    一張表就清清楚楚。

    裴詩詩沒干過財務,但看個表格還是沒有壓力的。

    一邊看一邊听會計給講,感覺也不難。

    算賬比較簡單。

    就是一些比較專業的東西需要學一下。

    看了一陣,電話嘀嗒一聲,微信來消息了。

    裴詩詩打開看了下︰“詩詩,雯雯呢?”

    裴詩詩俏臉紅了下,立馬就知道又是江哥搞的鬼。

    難怪雯雯被帶走了。

    抬頭瞅瞅,見會計停下了,沒往她這邊看。

    就給江帆回條消息︰“雯雯去藝人基地了。”

    江帆很快就回過來︰“你下來,沿著馬路往前走五十米,這有個賓館,我在這。”

    裴詩詩感覺臉發燒,還有點兒小慌。

    猶豫半天,才回了一個字︰“好。”

    江帆又發一句︰“拍一張工作的照片。”

    裴詩詩又不笨,立馬就明白了,不由暗暗啐了口。

    江哥鬼主意太多了。

    拿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然後才對會計說︰“那個,不好意思啊,我有點事出去下。”

    會計有點納悶,但也不好多問,說了聲好。

    江老板送過來的人,去干什麼她也管不到。

    反正江老板沒發話之前,她只能在這待著。

    進了電梯。

    裴詩詩臉蛋還有點發燒,心里暗嗔。

    江哥真的是太色了。

    大白天的,也老想那事

    裴詩詩想想都臊的不行,出了寫字樓四下張望了一陣,唯恐踫到熟人,辨明方向後才沿著馬路快步往前走,走了大約五十多米,果然看到了一家賓館。

    稍微躊躇了下,才硬著頭皮走進去。

    也沒敢去前台,直接去電梯。

    進到進了電梯,這才暗暗松了口氣。

    幸好前台沒攔住問。

    上了八樓,數著門牌往前走,心里亂亂的,越想臉就越燒。

    到了806門口,遲疑了一瞬才敲門。

    剛敲一下,門就拉開了。

    江帆就在門口候著,把門拉開將她拉進去,隨手將門鎖了。

    裴詩詩紅著臉,被他牽著走到床前,心跳加快。

    江帆坐到床邊,讓她騎在腿上,摸了摸頭︰“怎麼了,還不好意思啊?”

    裴詩詩紅著臉︰“江哥,你怎麼天天想著那事?”

    江帆笑道︰“江哥饞你身子啊!”

    裴詩詩扶著他肩膀,臊的不行。

    悉悉數數。

    正來勁呢,裴詩詩的手機忽然響了。

    江帆差點卡殼,誰特麼這個時候打電話。

    裴詩詩忙拿過手機,一看號碼頓時心慌︰“江哥,雯雯的電話。”

    江帆眼神示意︰“接吧,就說在財務室學財務呢!”

    裴詩詩紅著臉,真懷疑江哥這臉皮是不是城牆做的,說謊眼都不眨。

    更懷疑哪天這種手段會不會用自己身上。

    只是猶豫一瞬,就接了起來。

    不接不行,雯雯肯定會懷疑。

    “雯雯!”

    “姐,你在干嘛呢?”

    “財務室呢,干嘛?”

    “哦,你給我拍張照片發來看看。”

    “干嘛?”

    “哎呀,你快給我拍一張就行了。”

    “那好……”

    裴詩詩嘴上答應著,心里其實心知肚明。

    不禁佩服江老板的先見之明。

    連這也能想到,真是經驗豐富啊!

    嗯……

    經驗這麼豐富,是不是也跟雯雯套路過自己?

    想了一遍,好像最近沒和雯雯分開過。

    不過還是不太放心。

    把照片給裴雯雯發過去,手機放一邊,摟住了江帆摟子,細細地問︰“江哥,你是不是也和雯雯這麼套路過我?”

    是有這麼想過!

    但還沒有來得及啊!

    江帆道︰“有沒有你自己不知道嗎?”

    裴詩詩敲著他胸膛︰“我哪知道啊!”

    ……

    裴詩詩還有些不大能放的開,一直背對著江帆。

    洗了個鴛鴦浴出來,只覺神清氣爽。

    江帆正在穿衣服呢,手機響了起來。

    拿過來看了下,田浩打來的。

    隨手接起︰“田總!”

    田浩說道︰“江總,培訓基地看完了,下面怎麼安排?”

    江帆嗯了一聲︰“我知道了,一會去公司再說。”

    說完掛了。

    裴詩詩也在穿衣服,也沒問。

    穿好衣服,把頭發吹干,就被江帆牽著小手出了門。

    先到前台退房,然後裴詩詩去浩藝傳媒。

    江帆打電話將田浩叫來,去上戲轉了圈。

    裴詩詩听會計講了半個小時的賬目,裴雯雯就來了。

    上下打量她姐一陣,想發現點不對,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裴詩詩還有點心慌,臉上卻很鎮定,問︰“你看我干嘛?”

    裴雯雯撇撇嘴,嘴上不好說,心里卻想,看你是不是跟江哥偷吃去了。

    本來還想給江老板打電話的,但又怕江老板正在談正事,就沒敢查崗。

    過了一會,江帆回來了。

    問姐妹倆︰“看的怎麼樣了?”

    裴詩詩苦著臉︰“財務好復雜呀,我沒干過,什麼也不懂。”

    會計忙說︰“公司太小,沒那麼復雜,幾天就學會了。”

    真是一天也不想在這里待了,上班遠不說了,環境也差的一批。

    還是金星大廈的寫字樓舒服。

    “你呢?”

    江帆又看向裴雯雯。

    裴雯雯︰“我說的挺簡單的。”

    江帆就點著頭︰“簡單就好,走吧,今天就是帶你們過來看一下,先抓緊考駕照,等拿到駕照想上班了再過來,要是不想來就再等等吧!”

    姐妹倆挺糾結。

    這里雖然人少,但認識沈老板的也不少。

    看那些人看自己的目光,就知道沒想好事兒。

    可咋辦呢?

    是重新找工作,還是來這里算了?

    一時糾結難定。

    回到四季花園,已經四點了。

    時間還早,姐妹倆出去買了些菜,回來準備晚飯。

    好久沒做飯了,姐妹倆興致勃勃,還給江帆炒了一盤牛肉。

    裴雯雯總覺的今天這事兒透著點蹊蹺,旁敲側擊的想打探小情報,卻沒探出什麼,只得作罷,找了個機會跑到三樓,拐彎抹角問江帆︰“江哥,上戲的美女多不多呀?”

    “挺多!”

    江帆拿出手機︰“來來,我拍了幾張照片,你看看這幾個怎麼樣!”

    裴雯雯雖然有點小精明,但哪是江帆這種經歷過風雨的老狐狸的對手,做準備工作那是半點馬腳不留,過去看了看手機,果然有不少照片,而且確實是上戲的校園。

    幾組隨手街拍照片,角度是斜著拍攝。

    看樣子像是站在路邊的綠化帶里拍的。

    照片上是幾個妹子,確實長的挺漂亮。

    “狐狸精!”

    裴雯雯只看了一眼,就氣乎乎地跑了。

    江帆呵呵一笑,真是假的可愛。

    看了一陣資訊,就開始琢磨怎麼才能吃到大肉。

    這次國際空頭做空離岸人民幣,結果他已經知道了。

    剩下的就是如何抓住這波看不見硝煙的金融大戰搶一大塊肥肉,操作好了,或許收購CMC的資金就有了,不然想在企鵝嘴里搶大肉可不是那麼容易。

    那只鵝有資源渠道。

    他除了錢啥都沒有,只能靠錢砸了。

    錢少了可不行。

    看了一個多小時的資訊,樓下雯雯在喊,該吃飯了。

    江帆起身下樓,到餐廳去吃飯。

    一邊吃飯,一邊听兩個小秘念叨著駕校練車那點事。

    十一號要考試,本來裴雯雯提前了一步,結果因為腳的原因耽擱了一段時間,裴詩詩也把科二考過了,這次還是一起考科目三,要是一起考過便罷。

    誰要掛了,就得一個人去駕校練車。

    江帆既希望兩人一起過,任誰掛了天天跑駕校都會心疼。

    三號周日。

    江帆沒有出門,得空在家學習。

    天氣又作妖了,陰沉沉的,還刮起妖風,冷的一筆。

    裴家姐妹早早又去了駕校,做事挺認真,練車也很下苦。

    江帆研究了一上午的金融,有點悶的慌,中午不想在家悶著,十一點的時候,給姐妹倆打個電話,開車去了駕校,準備接上兩個小秘去下館子。

    到了架校,才看到姐妹倆都穿的厚厚的,同款的白色羽絨服,褲子和鞋子也一樣,就連頭上的兔耳朵帽子也是一樣的,又軟又萌又可愛。

    等上了車,姐妹倆才摘掉帽子手套,搓著手小取暖。

    江帆埋汰她倆︰“讓你們老老實實先把駕照考了再想其他的,非不听我的話,現在知道冬天學車遭罪了吧?腳凍不凍,把鞋也脫了,暖一下腳。”

    “就腳凍,別的不凍。”

    姐妹倆苦著臉,把鞋脫了,放暖風口吹腳丫。

    話說魔都其實沒有那麼冷,穿厚點在外面時間不長是不會凍的。

    可問題架不住時間太長啊!

    外面站的時間長了,別的都好說,腳還是會凍的。

    就算一直在原地蹦,還是扛不住。

    江帆把暖風給開到最大,吹了五六分鐘,才開車上路。

    到南京路先吃午飯,然後去逛街。

    江帆很少逛街,陪女人逛街的次數更是屈指可數。

    好多衣服還是姐妹倆給他買的呢。

    在魔都這應該是第一次陪兩個小秘逛街。

    裴雯雯很納悶,轉了個圈圈蹦了兩下,問︰“江哥,逛街干嘛啊?”

    江帆道︰“給你倆買幾件衣服。”

    姐妹倆很詫異,今天是怎麼了,還有這好事?

    裴詩詩問︰“你買還是我們自己買啊?”

    江帆明白她的意思,說︰“記到賬上,算你倆的負債。”

    裴雯雯撇撇嘴。

    裴詩詩偷偷瞪了他一眼。

    人都給霸佔了,竟然還給疊加債務。

    太可恨了!

    當然就是想想。

    姐妹倆其實已經不在乎債務了,就算負債再翻上十倍又如何。

    還不是日子一樣過。

    轉了一圈,姐妹倆一人買了兩件羽絨服,還有褲子鞋子之類,其實沒逛多久,基本上看中了就買,前後不過半小時,就買了一大堆,一人拎著幾個袋子。

    江帆沒有給女人拎包的習慣。

    姐妹倆也早習慣了,自己拎著紙盒袋子。

    上車還苦著臉︰“花兩萬多,幾個月的工資又沒了。”

    江帆回頭瞧瞧︰“那就好好工作,表現好了給你倆加薪!”

    裴雯雯瞪大眼︰“江哥,怎麼才算表現好?”

    江帆給了個神答案︰“自己領悟。”

    姐妹倆撇撇嘴,其實已經沒有工資概念了。

    都是生活的小情調。

    晚上。

    吃過晚飯,姐妹倆拿著小本本,給江老板報賬。

    姐妹倆一本正經的匯報。

    江帆也一本正經听。

    看到賬上有一筆不明來歷支出,就問了下︰“這個棉寶是什麼東西?”

    姐妹倆對了個眼神,都不解釋,翻到了下一頁。

    江帆左右瞅瞅,覺的有點問題。

    完了上樓電腦上查了下,才知道棉寶是什麼鬼。

    兩個憨憨。

    學會假公濟私了啊!

    四號周一。

    姐妹倆照舊去練車,江帆繼續宅著。

    今天是各地金融市場開年第後一個交易日,大A迎來了交易史上里程碑的日子,根據規定,滬深300指數觸發5%熔斷閾值時,三家交易所將暫停交易15分鐘,而如果尾盤階段觸發5%或全天任何時候觸發7%則暫停交易,直至收市。

    9︰30,兩市低開低走,很快,在2015年損失慘重、期待2016年開門紅的股民們就遭遇了當頭一棒,股指在巨大的拋盤打壓下不斷走低,接連擊破3500和3400整數關,終于在午後開盤的13︰13跌破5%,觸發了熔斷,15分鐘後,重新開盤的股市繼續下跌。

    只用了六分鐘跌幅便擴大至7%,觸發熔斷,三大交易所暫停交易至收盤。

    新開年第一天,股市便遭遇了血洗。

    與此同時,外匯市場同樣風起雲涌。

    和股市相比較,外匯交易和操作要更加復雜,關注的人也比股市要少的多,而跟股市的大跌相比,這片看不見硝煙的戰場才是資本市場的絞肉池。

    新開年首個交易日,國際空頭們對離岸人民幣匯率發動了猛攻,離岸人民幣匯率從年前6.5428直接跌破6.6這一關口,販值超過600點。

    江帆剛入市時,上下震幅100個點,配上100倍杠桿,就可以實現資金對翻了。

    600個點是什麼概念?

    當然現在資金規模上去了,和只有幾萬美金時不可同日而語。

    國際空頭準備搶錢。

    江帆也準備搶肉了。

    最近兩個月偷懶了,資產翻倍速度嚴重拉垮,十一前海外資產就超過了十億,到現在才翻了個倍,雖然有資金規模擴大導致收益率下降的因素,但也確實偷懶了。

    沒怎麼勤奮割韭菜。

    確實有點咸魚。

    這次準備干票大的。

    目前外匯賬戶上只有五億美刀,杠桿也被一降再降,只剩下五倍。

    五億美刀,只能撬動25億美元的彈藥。

    遠遠不夠。

    江帆不急,調集資金等待最佳入場時機。

    現在還不到入場的時候。

    晚上。

    吃過晚飯之後,江帆早早坐在了電腦前。

    兩個小秘收拾完後,也上來坐到電腦前,準備調集資金。

    電腦還沒起來。

    裴雯雯問︰“江哥,今天要炒美股嗎?”

    “不炒美股了!”

    江帆說道︰“最近外匯有大行情,做外匯。”

    裴雯雯哦了聲,有點提不起興趣。

    江帆又道︰“你倆七號不要去駕校了,給我幫忙。”

    姐妹倆答應著,一天問題不大,已經練的差不多了。

    江帆想起另一件事,說︰“咱請個保姆吧,以後你倆要上班了,總得有人干活。”

    “不要!”

    姐妹倆異口同聲的拒絕。

    江帆念頭一轉,很快明白過來。

    想想也對,家里這情況確實不太適合請保姆。

    多個外人,姐妹倆肯定不自在。

    指不定背後怎麼議論呢!

    不請也行。

    他到是無所謂,只要姐妹倆不怕辛苦,怎麼都行。

    PS︰6000字送到,求月票,繼續碼第二章。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