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10章 掩耳盜鈴(加更求訂閱)



    四季花園。

    天色早已黑透。

    隔壁還亮著燈。

    江帆把車停好,回頭瞧瞧,姐妹倆一個在一下一下的捶腦袋,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用說也知道是妹妹;另一個在努力睜眼楮,不想睡覺,不用說也知道是姐姐。

    “江哥,到了嗎?”

    見江帆扭頭朝後望,裴詩詩一邊努力睜眼楮,一邊問了一聲。

    得!

    真的喝迷糊了。

    “到了!”

    江帆應了一聲,下車先把詩詩牽下來,然後走到另一邊把雯雯牽下來,然後兩手穿過去從兩邊托在腋下夾住了,半抱半扶的攙著姐妹倆進屋,鞋也不換了,直接上二樓。

    上了二樓左拐,先進次臥,把裴雯雯放床上。

    裴雯雯還在捶腦袋,半醉半醒的。

    江帆又把裴詩詩送到主臥,然後又來到次臥。

    裴詩詩努力睜眼楮,可眼皮卻直來世越沉重。

    眼瞪瞪看著他出門。

    江帆手腳麻利,給裴雯雯把衣服脫了。

    “江哥!”

    裴雯雯還沒醉迷糊,多少還有點意識,感覺到衣服被脫光,大約也知道是誰,哼哼著抱住他脖子,嘟嘟囔囔的︰“我知道你想干那事兒,我不想你和我姐睡……”

    江帆汗了一個,果然都知道啊!

    沒有把她的手掰開,低頭吃了口營養快線。

    過了一會,裴雯雯果然迷糊了。

    江帆這才把手拿開,下床關燈,再輕輕把手關上。

    先吃姐姐。

    再吃妹妹。

    這是早定好的策略。

    不然先把妹妹吃了,姐姐容易飛了。

    裴詩詩也睡迷糊了。

    江帆一抱她又醒了,只是眼皮子有點重,怎麼也睜不開。

    “江哥!”

    裴詩詩軟軟叫了聲。

    “噓!”

    江帆噓了一聲,讓她別出聲,攔腰抱了起來,輕手輕腳出門上樓。

    直到進了臥室,才松了口氣。

    先把裴詩詩放床上,然後再把門鎖好。

    裴詩詩翻個身,縮成了一團,抱著頭捂住臉。

    江帆無聲一笑,飛快的三兩下將武裝解除掉,然後上床。

    屋子里暖暖的,空調一直開著就沒關。

    江帆拉過被子蓋上,從後面貼了上去,將裴詩詩翻過來,平躺在床上,把手拿開,姑娘俏臉通紅,雖然半醉半醒的,但還是知道要發生什麼,眼楮也不敢睜。

    眼睫毛一顫一顫的。

    江帆親親臉蛋,開始剝雞蛋。

    等剝掉最後一塊雞蛋皮,裴詩詩軟軟叫了聲︰“江哥!”

    江帆動作輕柔,問︰“怎麼了?”

    裴詩詩長長地呻吟了下,伸出一雙蓮藕般的胳膊抱住了她脖子。

    江帆吃了口瓜,一路吃到了營養快線。

    不癱不垮也不油膩。

    還是年輕妹妹甜啊!

    換個方向,好好品嘗了一下。

    新鮮的就是好,味道確實不一樣。

    過了一會,扯了條枕巾墊在下面……

    “江哥疼……”

    裴詩詩好看的細眉一下蹙緊,低低叫了一聲。

    江帆按下暫停,好生安撫著︰“一會就不疼了。”

    裴詩詩抱緊他脖子……

    江帆化身為打樁機。

    大約十七八分鐘後。

    江帆起來收拾衛生,發現枕巾上有朵梅花。

    不是他持久力不行,而是曠的太久了,開發新地容易走火。

    無聲笑了一下,把枕巾扯出來扔地下,關了燈睡覺。

    摟著溫軟的小身子,全是好夢。

    半夜忽然醒來,發現裴詩詩在打著手機穿衣服。

    江帆打了個哈欠問︰“你干嘛?”

    裴詩詩不吭聲,繼續穿衣服。

    江帆將她拉了過來︰“趕緊睡覺。”

    裴詩詩聲音有點小︰“我回房睡。”

    江帆親了一口︰“就在這睡。”

    裴詩詩小聲道︰“雯雯會發現的。”

    “……”

    江帆不知道說啥了,這個理由太強大。

    小江又站崗了。

    江帆親親耳垂︰“再來一次。”

    裴詩詩輕輕嗯了聲,感覺身子在發熱。

    江帆將她剛穿上的兩片布扯下來,從後面抱住後入。

    這次堅持了半小時,才繳了子彈。

    裴詩詩爬起來收拾一番,也不敢開燈,借著手機的亮光,把一些罪證收拾干淨後,才抱著衣服拎著鞋子輕輕拉開門,輕手輕腳的去了二樓,做賊心虛的模樣。

    江帆感覺夢不想了。

    心里空落落的。

    唉!

    啥時候才能大被同眠呢!

    這個目標有點遠大,還需要繼續努力。

    樓下。

    裴雯雯忽然被驚醒,腦子迷糊了一陣,才慢慢清醒。

    想了半天,才想起昨晚喝酒了,被江哥忽悠的喝了不少紅酒,好像快喝醉了,想起了衣服還是江哥給脫的,好像還吃了自己的營養快線,不過最後怎麼走了?

    不科學啊!

    江帆天天想著那事。

    昨晚把自己和姐姐灌醉,可不就是想干那事。

    怎麼走了?

    不對。

    絕對不對。

    剛剛那是什麼聲音?

    難道……

    裴雯雯一下心態炸裂了,再也睡不住了,剩下的酒勁也被瞬間驅散了,連忙從床上爬了起來,連衣服也顧不上穿了,光溜溜的跑了出去,去看她姐在不在。

    臥室門關著的。

    但沒反鎖。

    從外面打開了。

    裴雯雯進去先開燈,把燈打開卻愣住了。

    只見姐姐正安安穩穩地睡在床上。

    好像被燈光刺激到,揉了揉眼楮醒過來,打著哈欠問︰“你不睡覺干嘛呢?”

    裴雯雯還有點狐疑,問︰“姐,你是不是去江哥房里了?”

    “你瞎說啥呢!”

    裴詩詩有點小惱火,實則心里虛的一批。

    裴雯雯還不能釋疑,道︰“剛剛我好像听到了什麼聲音?”

    裴詩詩心里有點慌,臉上卻很鎮定,還故意打個哈欠,道︰“你有病啊,大半夜的不睡覺跑我房里問這個,趕緊去把衣服穿上,別凍感冒了。”

    裴雯雯兩手抱著胸,瞪著大眼楮問︰“我就想問你有沒有去江哥的房里。”

    裴詩詩生氣道︰“你腦子進水了呀,我干嘛要去他房里。”

    裴雯雯哦了聲,這才把燈給她關了走人。

    剛剛沒開燈時還能勉強看到,等眼楮適應了燈光,這會再把燈一關,直接就伸手不見五指了,手機也沒帶,摸索著出了主臥,一路扶著牆回到次臥,眼楮才勉強適應。

    把燈打開,找了好半天,才在枕頭下把手機找到。

    看看時間,凌晨四點了。

    酒勁還有一點,頭還有一點點疼。

    裴雯雯捶了捶腦袋,還能睡兩三個小時。

    打個哈欠翻個身繼續睡。

    次日一早。

    裴雯雯被隔壁動靜驚醒,拿過手機一看,七點了。

    打了幾個哈欠,扔下手機起床。

    想想昨晚衣服還是江哥給脫的,不覺有點兒臉紅。

    同時還有一點懷疑。

    江哥整天想著那事,竟然這麼老實。

    而且昨晚灌自己和姐姐酒,明顯就是想干那事兒。

    越想越覺不對。

    三兩下將內衣穿上,套上睡衣跑了出去。

    裴詩詩正在刷牙呢,從鏡子上看到妹妹進來,瞅了一眼沒搭理她。

    裴雯雯問︰“姐,昨晚江哥是不是來你房里了?”

    裴詩詩氣的瞪了她一眼,含糊不清︰“你蝦說啥呢!”

    裴雯雯狐疑道︰“昨晚江哥灌我們喝酒,明明就是想干那事。”

    裴詩詩含糊不清道︰“他沒來我房里。”

    裴雯雯半信半疑的,眼珠轉了幾下,蹬蹬蹬跑去了三樓。

    江帆還沒醒呢,正在做好夢。

    但裴雯雯跑了進來,就把他吵醒了。

    裴雯雯進來後四處打量,好生檢查了一番,沒有發現什麼罪證後,才莫名松口氣,蹬蹬跑到床前,趴在床上看著剛睜開眼楮的江帆問︰“江哥,你昨晚是不是和我姐干那事了?”

    江帆心里跳跳,一臉迷糊道︰“沒有啊?”

    裴雯雯狐疑道︰“不對啊,你怎麼可能這麼老實。”

    江帆听了臉黑︰“難道在你心里江哥就那麼不堪?”

    “……”

    裴雯雯想點頭,不過瞅了瞅他臉色,又有點懷疑人生了,嘟囔道︰“不對啊,你平時那麼色,天天想著那事兒,昨晚還灌我們喝酒,難道不是想干那事?”

    江帆臉更黑了︰“我是那樣的人嗎?”

    裴雯雯很想說,你就是那樣的人。

    不過看了看他臉色,還是沒敢說出來。

    最後嘟囔幾句,下樓去洗臉。

    江帆暗暗松了口氣,也爬起來下了樓。

    先去雯雯房里,裴雯雯剛擠了牙膏準備刷牙呢。

    江帆從後面抱住她,量了量食堂。

    裴雯雯扭了扭身子,哼哼唧唧的。

    江帆咬了咬牙垂問︰“今晚來我屋里好不好?”

    裴雯雯哼哼道︰“我姐在呢!”

    江帆就道︰“那找個機會把她甩開。”

    裴雯雯瞪大了眼楮︰“好哇,上次我姐說肚子疼,是不是你教的?”

    江帆差點咬到舌頭,這孩子越來越聰明了啊!

    當然否認︰“不是。”

    裴雯雯氣呼呼︰“信你個鬼,肯定是你教的。”

    江帆有種搬起石頭砸了自己腳的感覺。

    費了一番功夫,才勉強辯解清楚,出門去了詩詩房里。

    裴詩詩已經洗完了,正在吹頭發。

    江帆也從後面抱住,試著找了下樁位。

    裴詩詩俏臉就紅了,扭了扭身子,有點小慌︰“江哥,別讓雯雯發現了。”

    江帆咬著耳垂︰“以後晚上來我房里。”

    裴詩詩身子有點軟︰“雯雯會發現的。”

    江帆也很頭疼,這麼偷偷摸摸的真不是辦法!

    可齊人之福不好享。

    該掩耳盜鈴還是要掩耳盜鈴。

    就算姐妹倆都知道,也得自己騙自己繼續裝下去。

    不然說破的話,臉皮掛不住,估計又得橫生枝節。

    畢竟現在不是古代,思想觀念不同了。

    江帆在裝糊涂,姐妹倆其實同樣在裝糊涂。

    在姐妹倆徹底打破觀念的枷鎖前,也只能繼續裝下去。

    吃過早飯,姐妹倆繼續去了駕校練車。

    江帆開車去了公司,一路上都在回味昨晚的極致體驗。

    新手女司機雖然技術差了點,但新車車況是真好。

    那種極致體驗,真不是二手車能比的。

    要是能兩車一起開就更好了。

    光是想想就能讓人蠢蠢欲動。

    可惜可能性太小了。

    至少目前不大可能。

    不知道以後有沒有可能。

    一路想的出神,金星廣場很快就到了。

    把車停下,還有點不想下車。

    車里坐了一會,才下車上樓。

    呂小米今天休息了。

    江帆給她放了天假。

    曹光來了公司,給江老板匯報了下推廣安排情況,又提起了另一件事︰“江總,我覺的有個問題我們得提前做準備,抖音的切入點是音樂短視頻,音樂也是以後的內容核心,即使不是唯一,也是重要的核心之一,一旦做大,版權問題就不能不考慮。”

    “版權?”

    江帆有點意外,這是他的知識盲點,之前沒有考慮過。

    曹光點頭︰“這幾年各大巨頭們在音樂領域的競爭布局愈演愈烈,今年……應該算是去年了,去年七月份版權局發布了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的通知,被業內稱為史上最嚴限令,基本上已經終結了網絡音樂的免費時代,目前國內的在線音樂行業在向著正版化和系統化、多元化的方向發展,各大平台在版權的投入規模上也越來越大,我們既然以音樂為切入點,就不能不考慮這方面的政策,版權問題我們繞不過去的。”

    江帆當年不怎麼關注這些,因為跟他干的事沒啥關系,但不代表完全無知,只是有些東西沒聯系起來罷了,給曹光這麼一提醒,立馬就想到了當年用的酷狗、酷我這些音樂播放軟件好像都是企鵝企下的,好多歌不掏錢根本听不了。

    可見企鵝壟斷霸權之強大。

    由此不難想到,以後將會面臨什麼。

    一旦抖音爆火,要麼投靠企鵝,要麼侵權被企鵝告上法庭。

    投靠企鵝?

    還是算了。

    若有機會見面,叫聲馬哥到是可以。

    給人當小弟就算了。

    江帆問道︰“你有什麼想法?”

    曹光道︰“趁現在產品剛剛上線,還沒人注意到我們,可以花點錢跟幾大內容提供商購買到音樂使用授權,否則等產品有了一定用戶再買版權代價會很大。”

    江帆問道︰“這個授權有沒有使用期限?”

    曹光道︰“肯定是有期限的。”

    江帆道︰“那授權到期了呢,以後怎麼辦?”

    曹光道︰“只能到期了再續。”

    江帆搖了搖頭︰“這樣並不保險,一旦抖音佔據一定市場份額,被那幾家巨頭盯上是遲早的事情,我又不想給人當小弟,你覺的那只鵝還會給我們授權?”

    “這……”

    曹光無言以對,真想勸一勸江老板。

    給企鵝當小弟其實也沒不好。

    還能得到資源扶持。

    江帆問道︰“現在在線樂音市場都有哪些內容提供商?”

    曹光顯然早有準備,道︰“版權方面,企鵝音樂佔了絕對的大頭,曲庫規模最大,據說有1500萬首,網一650萬,CMC400萬,蝦米400萬,白度210萬。在線市場方面,目前佔據市場份額最大的是CMC,旗下有酷狗和酷我,佔據了超過40%的市場份額,然後是企鵝音樂,阿里的蝦米和網一佔據的市場份額都不到10%。”

    江帆一愣︰“酷狗和酷我還沒被企鵝收掉?”

    曹光有些驚訝,老板還沒睡醒吧?

    心里這樣想的,嘴上當然不敢說出來,道︰“我打听了一下,企鵝音樂一直都在謀求並購CMC,听說CMC要謀求上市,但不被資本市場看好,又CMC沒有巨頭支持,近兩年日子不好過,而且大部分授權還是企鵝給提供的,如果頂不住壓力極有可能被企鵝並掉。”

    不是極有可能。

    而是絕對會被並掉。

    那只鵝只要吃掉酷狗和酷我,真就一家獨大了。

    以後再想听歌,免費的沒有,充值充值,會員沖起。

    江帆問道︰“我們能不能收了CMC?”

    曹光暗暗吃了一驚,收購CMC,老板也真敢說,道︰“得不少錢。”

    江帆問道︰“多少?”

    曹光暗暗捏了把汗,道︰“這個具體到沒打听過,不過之前听人說過,2014年CMC曾獲得過企鵝投資,听說投了1.2億美元,具體拿到多少股份不太清楚,雖然可能有水份,但這兩年CMC市場份額還在增加,收購的話估計至少上百億,美元的話得十幾億。”

    江帆眼皮跳跳。

    真特麼貴。

    自己的海外總資產現在也就二十億美元。

    數了一下,背後全都有巨頭支持。

    數來數去,能下手的也就這家了。

    不買的話,以後被企鵝吃了,被企鵝卡脖子是大概率事件。

    除非伏低做小,給小馬哥當小弟。

    不知道當年抖音是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的。

    沒怎麼關注過,信息盲區真要命。

    江帆揉揉眉心,盤算了下道︰“這樣吧,你先接觸一下,看看有沒有收購的可能。”

    曹光點了點頭,感覺有點懸,但沒說出來。

    企鵝一直都在下手,而且是股東,從企鵝嘴里搶肉,可沒那麼容易。

    不過既然老板讓問,那就先問一下再說唄!

    不過……

    曹光又道︰“我覺的咱們可以找一家專業的三方公司去接觸,咱們最好先別出面。”

    江帆想了一下,立馬點點頭︰“你考慮的挺周到,那就找三方公司去接觸。”

    曹光說好,坐了一陣,匯報了幾件事走了。

    中午。

    江帆回家吃飯。

    食髓知味,就有點饞詩詩的身子。

    可姐妹倆天天賴一起,實在不好下嘴。

    午飯快吃完時,總算想到個妙招,對姐妹倆說︰“下午別去駕校練車了,我給你倆安排了個工作,下午帶你倆過去看看,先提前熟悉一下環境。”

    姐妹倆哦了聲,紛紛問︰“江哥,干啥的工作啊?”

    江帆道︰“一家娛樂傳媒公司,你倆是大股東!”

    姐妹倆呆了下︰“我們是大股東?”

    江帆點頭。

    姐妹倆對望了一眼,這就成大股東了?

    臉臉相覷。

    裴雯雯問︰“江哥,這公司干嘛的呀?”

    江帆道︰“一會帶你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好吧!

    姐妹倆不問了,對這些其實不怎麼上心。

    吃過午飯,姐妹倆去收拾。

    江帆沒在屋里坐著,出門到院子里溜達。

    然後順便給田浩打電話交待一番。

    一轉頭看到女鄰居,正在溜娃呢!

    咖啡色毛衣裙,黑色緊張打底褲,棕色翻毛短筒靴子,精致的仿佛熟透的哈密瓜,散發著一股誘人的甜香,一邊玩手機,一邊晃晃悠悠的跟在小丫頭身後。

    兩歲多的女娃,正是好動的時候。

    最近天氣越來越冷,難得今天太陽出來,正是溜娃的時候。

    小丫頭前面路,一會揪個樹葉子,一會蹲在地上撥弄兩下小草。

    孫倩不緊不慢跟著,直到發覺江帆過來,才收起手機招呼。

    “你好!”

    “你好!”

    江帆問道︰“最近好像沒怎麼看到過你老公?”

    孫倩微笑︰“又出去忙了。”

    江帆點了點頭,也不好再問,畢竟還不怎麼熟。

    平時最多見面打聲招呼,並不怎麼來往。

    況且她那男人似乎有點問題,江帆也不想認識。

    轉了一圈,又去了前面。

    等兩個小秘出來後,帶著姐妹倆去了西邊。

    PS︰兩更送上,親人們求月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