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03章 割老美韭菜



    賈明亮租住的是一套兩居室,老房子了。

    沈瑩瑩開的門,賈明亮拄著拐子站後面。

    賈明亮挺納悶︰“怎麼來的這麼早,你不上班?”

    江帆都愣了下,若無其事道︰“我的時間比較自由。”

    賈明亮就狐疑,上班的能有這麼自由?

    看來瑩瑩之前說的沒錯,果然是領導。

    不然哪能這麼自由。

    在沙發上坐下,賈明亮問他︰“你從哪听來的消息?”

    江帆問道︰“這個重要嗎?”

    “重要啊!”

    賈明亮道︰“這事沒幾個人知道,怎麼會傳出去的,我得看看從哪走漏的消息。”

    沈瑩瑩泡了杯茶端過來。

    江帆說聲謝謝,接過來放茶幾上,道︰“我一個同事說的。”

    賈明亮蛋疼了,摩擦著頭皮︰“連你同事都知道了,這怎麼可能啊?”

    “我都知道了,有什麼不可能的,再說世上哪有不漏風的牆。”

    江帆說著瞥了眼沈瑩瑩,這妹子坐在一邊,臉上帶著微笑听兩人說話。

    笑容是那種禮貌客氣但又帶著距離的笑容。

    就跟飛機上的客姐一樣。

    和你不熟。

    賈明亮起身道︰“我這有點東西,你來看看。”

    說著起身去了一間臥室。

    江帆跟了進去,在電腦上看到了他嘴里說的資料。

    一個電子文檔,里面是些捕風捉影的東西。

    還有幾張照片,但說明不了問題。

    江帆很快看完,道︰“你這些東西不行啊,力度不夠。”

    賈明亮道︰“我媽找了私家偵探在盯著呢,已經有了一些線索,里面東西是真的,就是還差一點證據,只要拍到證據,狗東西不死也得脫層皮。”

    江帆問道︰“問題是能拍到證據嗎?”

    賈明亮道︰“沒問題,已經趁那女人外出時裝了針孔探頭,但光有證據還不保險,天知道會不會石沉大海,所以還得找點網絡水軍,萬一沒動靜就捅到網上去。”

    江帆又問︰“這是把雙刃劍,就算把人弄下去,你們也未必會好過。”

    賈明亮切齒道︰“這個我媽已經想到了,反正這樣下去最終都是要關門,大不了把店轉了回老家,既然最終的結果是一樣的,不把那狗東西弄個身敗名裂怎麼行。”

    江帆真的想說,有個這個的後爹其實也不錯。

    但瞅瞅賈明亮臉色,就沒把這個玩笑開出來。

    心里不禁感慨,一個女人能打拼出一番事業,果然不是僥幸。

    女人狠起來有時候比男人都要狠。

    不過生意人都以和為貴,不是被逼到絕境也不會選擇這條路。

    還挺好奇,賈明亮他媽為何寧可單著,也不給兒子找個後爹。

    不過這事心里八卦一下還行,可不能問出來。

    江帆說道︰“拿到證據了給我。”

    賈明亮問︰“你真能找到水軍?”

    江帆點頭︰“可以。”

    手下全是混互聯網圈子的,找水軍還不簡單。

    甚至根本不用找水軍,只要錢給到位,沒有那些自媒體不敢爆的料,至少圖片上的這位還嚇不住媒體,估計也是歲數大了覺的混到頭了,還想抓緊時間享受一下人生。

    不然過上幾年人走涼茶,誰還認他是哪根蔥。

    江帆問道︰“你不是要找工作嗎,咋弄下了?”

    賈明亮悶悶道︰“不找了。”

    江帆就奇怪了︰“怎麼又不找了?”

    賈明亮道︰“你看看我媽,這些東西本來不應該是女人承受的,可我媽還得扛著,我不能讓瑩瑩將來跟我媽一樣承受這些,所以我打算接我媽的班。”

    江帆連連點頭︰“你能想通就好,我要是有個這麼能干的老媽,安安心心的等著接班他不香,腦子被門夾了才出去找工作,你就知足吧!”

    賈明亮笑呵呵,也不生氣︰“你有沒有打算自己干?”

    “有!”

    江帆說道︰“我準備做一款短視頻應用。”

    賈明亮很驚訝︰“你不懂互聯網吧?”

    江帆笑道︰“杭城馬也不懂互聯網!”

    “……”

    賈明亮挺無語,那能一樣嗎?

    但不好潑冷水,只得繞開這個話題。

    江帆坐了半個多小時才離開。

    沒去物業,直接回四季花園。

    到了門口,忽然發現隔壁鄰居家門口停了輛跑車,多少有點驚訝。

    一輛紅色的保時捷911。

    大概率女人車。

    在這住了幾個月了,隔壁鄰居家的門一直鎖著的。

    還以為沒人住,沒想到今天有人了。

    江帆掃了幾眼,轉幾個念頭進了門。

    時間尚早,還不到四點。

    兩個小秘回來還得等一陣子。

    晚上有正經事,江帆不打算再出門。

    天氣終于涼了下來,不用開空調了。

    江帆換上睡衣,泡了杯熱茶,拿了本書看。

    學習是一個好習慣。

    要想和暴發戶劃清界限,不學習是不行的。

    學習讓人思考。

    學習使人進步。

    等等……

    看了會書,眼楮就有點發酸。

    江帆一邊思考人性,一邊拿著杯子走到露台上放風。

    忽然發現樓下的草坪上有人散步。

    這是兩家公共草坪,別人不會跑這來散步。

    不用想也知道是隔壁的鄰居。

    仔細一瞧,是一位三十歲左右的漂亮少婦。

    少婦身材嬌好,上身一件收腰緊身的黃色長袖,腿上是牛仔鉛筆褲,腳上是一雙白色休閑鞋,個子和呂小米差不多,體態很妖嬈,剛剛過肩的長發隨意披散在腦後。

    五官因為角度原因,看不太清楚。

    盡管只能看個大致輪廓,也能看的出來是一位美女。

    少婦在草坪上散步,似是在思考問題,並沒有發現有人在看她。

    江帆大大方方打量,在對方幾次轉身時總算看清了五官。

    一張精致的鵝臉蛋,五官很有形,眼楮很美。

    沉著冷靜中帶著份優雅從容,仿佛歷盡千帆,洗去了一身浮華,留下的只有美。

    少婦似是有所察覺,抬頭掃了眼,就看到了站在三樓露台上的江帆。

    微微怔了一下,沖江帆點了點頭。

    江帆也點點頭,端著杯子進去了。

    都被人發現了,自然不好再盯著人看。

    快七點的時候,兩個小秘回來了,還打包了一堆飯菜。

    姐妹倆進來的時候,江帆剛下樓。

    職業裝穿拖鞋,怎麼看都覺邋遢。

    換一雙小高根,氣質立馬就不同,清純可愛中透著股端莊秀氣。

    一種風格看的久了,偶爾換個味道也挺好。

    “江哥,隔壁是不是有人了?”

    裴雯雯一進門就問︰“我看隔壁的燈怎麼亮了?”

    江帆點頭︰“住進來一個女人,我下午看到了。”

    裴雯雯哦了聲,問︰“女的啊,漂亮嗎?”

    江帆暗笑,點點頭︰“很漂亮!”

    裴雯雯就嘟囔了聲︰“又一狐狸精。”

    裴詩詩也問道︰“多大歲數啊?”

    江帆說道︰“二十多歲!”

    姐妹倆撇撇嘴,不想再問了,換了拖鞋吃晚飯。

    一模一樣的兩朵花,除了性格什麼都一樣。

    絕對值得擁有。

    吃過晚飯,姐妹倆收拾干淨,上二樓洗澡。

    江帆也不敢開車了,特麼的天天被黑。

    上了三樓。

    打開電腦看看資訊,就看到了村長剛剛發布的夜間通報。

    不少人被抓了,不是約談教育,也不是傳喚,直接聯合官差抓了,其中天陽股份被抓了五六個人,不是高管就是中層,罪名是虛報業績、巨額詐騙等。

    還有同犯某個私募控制人。

    看了這些人割韭菜所用的手段,江帆瞬間覺的自己真是個大善人。

    各種騙韭菜來接盤。

    比如找黑嘴什麼的。

    再比如利用各種炒股群騙散戶進來等等。

    手段真是讓人不寒而栗。

    跟這些手段比起來,他靠財大氣粗拉幾個漲停板簡直就是毛毛雨。

    不怪都說資本是把帶血的刀。

    確實血淋淋的。

    “難怪炒股的十炒九賠,不賠才有鬼了。”

    江帆感慨,資本市場真的是大魚吃小魚最真實的寫照。

    散戶們被當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卻還不自知。

    或許知道,但還是忍不住發財的欲望。

    都在被欲望所支配。

    沒有理性,監管再嚴密也攔不住韭菜們送上門被資本的鐮刀收割。

    出事的不光是天陽股份。

    還有其他幾支妖股,這次被一網打盡。

    不少人面臨的可能是十年以上的牢獄之災。

    還有能讓人傾家蕩產的巨額罰款。

    這下好了。

    動作太猛,把船開翻了。

    還不知道要淹死多少人。

    江帆也濕了鞋,不過還好順利上岸了。

    認真反思了下,覺的大A這池水還是太渾,不好太浪,或者再講點情懷,割自家園子里的韭菜能有多大意思,能割到別人家園子里的韭菜那才是真本事。

    老美的園子就不錯。

    韭菜綠油油的一片,長勢可比自家的園子喜人的多了。

    也不用擔心被家長請去喝茶。

    最多哪天割太狠了被堵在門外不讓進。

    換個馬甲繼續割就行了。

    歐洲的外匯市場開盤了。

    江帆揮著鐮刀,一邊收割著不知哪里來的韭菜,一邊坐等美股開盤。

    外匯是全球***市場,這里的韭菜並不局限于一地,全球各地的都有。

    說不準割的這些韭菜里,也有自家園子跑出去的韭菜。

    今天英磅/美元波動的比較劇烈。

    正適合割韭菜。

    正準備建倉呢,兩小秘洗完澡上來了。

    姐妹倆都睡了睡衣,端莊秀氣不見了,但越發嬌嫩了。

    一個端著一盤葡萄,一著端著盤水果。

    一邊坐了一個,裴詩詩喂葡萄,裴雯雯喂枯子。

    江帆覺的人生圓滿,這輩子不算白活。

    裴雯雯把枯子剝開,給江帆喂幾掰,自己再吃幾掰,問︰“江哥,咋又炒短線啊?”

    江帆說道︰“我隨便玩玩,不用你們忙活。”

    裴詩詩揪了個葡萄,塞他嘴里。

    味都混了。

    江帆也分不清葡萄和枯子到底啥味,問︰“你們上班咋樣?”

    裴詩詩道︰“挺好的呀,領導和同事都挺不錯。”

    “真有那麼好?”

    江帆半信半疑,私企各種內卷。

    大公司還好點,至少面上能過得去。

    那些小公司才叫一個亂,池子越淺王八越多,各種傾軋。

    能好才怪。

    姐妹倆都點頭︰“真的呀!”

    江帆不大相信,準備等等再看。

    問了幾句,背上有點癢癢,反撓了幾下,道︰“給我撓個癢癢。”

    裴雯雯把椅子往後拉了下,一只小手伸到背上給他撓癢。

    江帆偏了偏頭︰“詩詩也抓兩下。”

    裴詩詩也把椅子右拉了下,伸出一只小手給他撓。

    姐妹倆一人撓半邊。

    兩只溫軟小手在背上抓來抓去,軟軟的癢癢的舒服的只想呻吟。

    連韭菜都不想割了。

    一邊享受著兩個小秘的貼心和貼身伺候,一邊漫不經心的割著韭菜。

    快到十點半時,姐妹倆打著哈欠下樓了。

    江帆也將倉位清空,準備去美股吃大肉。

    今天的英磅/美元行情不錯,追了兩個大波段,鐮刀揮舞的又準又狠。

    輕松割了三百多萬。

    兩套房子有了。

    起來活動了下手腳,坐到電腦前等了會,美股正式開盤。

    Cobot是個什麼鬼江帆不知道,他只負責割韭菜就行了。

    昨晚美股午盤,這支股票的成交量就在放大。

    江帆搶了一個億的籌碼。

    今天剛一開盤,多空雙方就開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展開了激烈的交鋒。

    多頭明顯佔據上風,股價高開後就一路走高。

    空頭則被打的節節敗退,似乎難以招架。

    成交量在迅速放大。

    江帆沒有急著進場,一邊喝茶一邊盯著盤口。

    多頭的強勢並沒有堅持多久。

    很快,一張十萬手的巨額賣單砸了下來。

    正在上張的股價被砸的直接掉頭,向下急跌了一個多點,多頭都被砸懵了,跟風炒作的先嚇尿了,膽子小的紛紛先跑路,T+0的交易機制下市場變化更加莫測。

    買了隨時都可以賣,就代表隨時都可以跑路。

    眼看風向不對,果斷割肉跑。

    所以趨勢不好掌控,稍微一不小心就會翻船。

    隨著空頭發力,幾千上萬手的大賣單仿佛雪片般砸下來。

    許多見勢不妙割肉的散戶也改變了陣營,加入了空頭的行列,開始砸盤。

    多頭可不是軟柿子,奮力反擊收復失地。

    奈何叛逃者眾,給空頭贈送了不少彈藥,一時氣勢如虹,在零軸線附近廝殺了足足二十多分鐘後,多頭最終還是沒能擋住空頭殺跌,股價被打到了水下,一路向下跳水。

    “開始搶肉了。”

    江帆也進場了,幾百上千手的小單子不斷打出去。

    可以看到,成交量還在進一步放大。

    很顯然搶肉的並不止他一個。

    昨天的收盤價是13.68,現在股價已經被空頭們砸到了13.45。

    看似空頭氣勢洶洶,但下方的承接力度卻非常強。

    只不過多頭看上去有點招架不住的樣子,給了空頭們極大的信心。

    砸盤砸的不亦樂乎。

    多頭在13.26的支撐位布下了防線,和空頭展開了激烈交鋒,分分秒都是幾千萬上億的巨量成交,而換手率也被打到了驚人的8.6%,空頭想一股作氣將多頭打暴。

    多頭在抽冷子反擊,殺的不可開交。

    江帆搶肉搶的不亦樂乎,一直到早盤收盤,已經搶了三十多萬手籌碼。

    比前兩天加起來辛苦撿的籌碼還多。

    抽空看了一下,結果沒有出現變化。

    也就是說他的入場並沒有影響到最終結果。

    江帆略略放心,午盤再看情況。

    起來續了杯茶,感覺有點小困。

    又不敢睡,怕一覺睡過頭。

    只好殺進外匯市場,又割了把韭菜,等美股午盤開盤後繼續殺了進去。

    午盤開盤之後,多空雙方的廝殺達到了最高峰。

    空頭連續大單砸盤,甚至連二十萬頭的巨額賣單都不時可見。

    有種一股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味道。

    多頭在13.26布下的防線瞬間被破,被空頭打了個潰不成軍。

    “馬上反彈了。”

    江帆盯著盤口,股價被砸破13.26的支撐位後,早就準備好的一張五十萬手的超級大買單毫不猶豫的迎了上去,直接高位掃貨,瞬間將賣盤上的盤單吃掉一大片。

    嘎!

    正在俯沖的股價像是被無人給一把拽住,瞬間剎停。

    “fuck!”

    “噢,不,該死的……”

    對面的漂亮國,不少寫字樓里幾乎同時響起了罵聲。

    被這突然冒出來的巨額大買單給驚到了。

    然後,多頭們集體爆發了。

    萬手大單雪片般的砸下來,局勢頃刻間反轉,原本氣勢如虹的空頭們被忽然爆發的多頭瞬間打懵,股價在平移了一小段後,仿佛裝上了引擎般,從水下迅速起飛。

    13.26

    13.68

    ……

    一個個失地在短短不到一分鐘之內就被收復。

    股份在分時圖上拉了一根夸張的垂直線。

    14.02

    14.89

    15.37

    一個個壓力位被相繼突破,股價漲幅已經超過10%。

    空頭已經徹底被打懵,再無力阻擊。

    成交量在縮小,股價坐在加速上沖。

    江帆看了一下持倉,剛剛的五十萬手巨額買單只成交了一半,等其他的多頭反應過來開始發力後,就再難搶到籌碼了,跟那些專業操盤手相比,他的操盤技術實在差的一批。

    只能佔了先手優勢。

    拼技術真不行。

    好在先手優勢才是最大的優勢。

    短短二十分鐘,股價被拉到了17.52,日內漲幅達到驚人的28%。

    這在大A是沒法想象的。

    除了新股上市,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夸張漲幅。

    可美股出現了。

    所以說老美的金融市場是資本的盛宴。

    只要本事夠硬,一夜暴富真不是夢想。

    當然。

    前提得是本事夠硬。

    不然夢想就只能是夢想。

    非但暴富不了,甚至有可能一夜傾家蕩產。

    今天的日內最高漲幅是38%,Cobot股價會被拉到18.87附近行情才會反轉。

    江帆第三視角全程監控,就在他大單掃貨之後,結果已經發生了變化。

    股價被拉到18.24附近後行情就提前反轉。

    很明顯了,多頭有了大資金進來,有人準備提前跑路。

    江帆資金太大,前前後後砸進去八個多億,吃了六十多萬手。

    這麼大的資金,真要等到最高點跑路是絕對跑不掉的。

    因此,在股價突破17.52壓力位,繼續上攻時,就開始偷偷跑掉了。

    現在多頭氣勢如虹,主力資金還沒有開始跑路。

    江帆不敢大單平倉,把吃力的勁都用上,幾千手一萬手的偷偷跑,第一次把手速發揮到極致,一邊偷偷平倉一邊反手做空,準備再割一撥殺空的韭菜。

    一個人操盤太慢了。

    眼看股價即將突破18.02的壓力位。

    已經有資金開始偷偷的跑路了。

    江帆忍不住了,再墨跡就得被堵在高位跑不掉。

    這個時候,哪還管別人的死活。

    當即大單出貨。

    五萬手的大單砸了下去。

    股價像是高速上的汽車被緊急剎停。

    但多頭的氣勢還沒歇呢。

    只是剎了一瞬,股價就繼續往上沖。

    可是,賣盤上的賣單卻越來越多了。

    空頭的量能在增加。

    股價上沖的壓力同樣在增加。

    第二張五萬手賣單砸下去時,對面漂亮國好幾個地方又有人在fuck。

    股價沒能沖到18.24,在沖到18.16時就再也上不去了。

    成交量在迅速放大。

    主力在跑路了。

    市場情緒開始反轉,行情也在反轉。

    “跑了!”

    江帆血液莫名沸騰,這會已經早就顧不上賺多少錢了,情緒完全被資本的慘烈廝殺給支配了,哪還想別的,眼看還剩下十三萬多手,直接一鍵清倉全砸了出去。

    行情開始崩了。

    股價從珠穆朗瑪峰上開始直線跳水。

    “fuck!”

    “該死的豬玀!”

    不止是漂亮國,全球各地都有罵聲。

    被這個愣頭青一樣的傻缺給氣到了。

    這張超級大賣單直接砸崩了多頭的情緒。

    多頭大軍們在撤退。

    空頭大軍卻在增加。

    多頭的踩踏式出逃立刻引發了多殺多的慘烈劇面。

    江帆已經鎖定目標,捧著茶杯,看著多頭們互相踩踏出逃。

    原本今天這支股票的日內最高漲幅是38%,多頭出逃反手殺空後,下跌幅度24%,上下的震幅是62%,如今因為他的翅膀扇動,多頭沒能將股價拉到預定的目標。

    但這波殺跌卻殺的很慘烈,跌幅會達到驚人的31.6%。

    可惜殺空的時候沒能搶到多少籌碼,否則這塊肉還會更肥。

    收盤前半小時,在股價被殺到-25.64%時,江帆提前平掉了倉位。

    不能太貪,不然被反逼空來不及跑可就樂子大了。

    本來準備了十億美金彈藥,但沒能全部打滿。

    殺空籌碼太少,利潤還不及做多的一半。

    綜合利潤43%左右,割了3.5億美刀的韭菜,將將20億人民幣。

    江帆挺知足的,幾棟樓到手了。

    可惜這樣吃大肉的機會不是天天有,一個月也未必能踫上一次,不然每天割一茬,大點的小區都能好買好個了,甚至給國家捐艘航母也差不多夠了。

    江帆心滿意足,關電腦睡覺。

    今天熬的有點晚了。

    又是一夜好夢。

    第二天睡到快一點時才起來。

    洗了把臉出門,又踫到了隔壁的少婦鄰居。

    兩家的車位就隔著一道矮牆,女鄰居該是剛從外面回來,江帆正準備拿車時,女鄰居剛剛從車里出來,還牽著個兩歲多的小丫頭,看樣子像她女兒。

    對了一下眼神,女鄰居主動招呼︰“你好,你是新住進來的吧?”

    江帆點頭︰“七月份搬到這里的,你是小區業主吧?”

    女鄰居微笑著點頭︰“在外地待了段時間,最近才回來。”

    “再見!”

    江帆上車走人。

    坐進車里,還忍不住扭頭瞅了幾眼。

    三十歲左右的少婦,就像一個剛剛熟了的隻果,散發著誘人的甜香,亦像是一杯甘醇的紅酒,散發著甜甜的味,令人不忍不住地浮想聯翩;更像是一壺醇厚的龍井,散發著淡淡的芬芳,品嘗過後是讓人回味無窮的芳香,沁人心扉。

    魔都的漂亮女人太多了。

    這個女鄰居更是其中的極品。

    也不知是父母有錢,還是老公有錢。

    透著股子優雅從容,氣質養的很好。

    真的是太香了。

    是個正常男人,都忍不住要起旖念。

    江帆打火起車,一邊琢磨著女鄰居,一邊駕車駛離。

    女鄰居剛把門打開,扭頭看了眼奧迪的車屁股,眼里帶著一抹思索。

    這個歲數開A8,而且是十二缸的A8。

    還真是不多見。

    往後幾天,江帆幾乎每天都會踫到這個女鄰居。

    知道了女鄰居叫孫倩,女兒叫語涵,爸爸姓張,在外地做生意。

    舍此再無所知。

    裴家姐妹也跟女鄰居照了面,不覺有點兒自慚形穢。

    只論相貌,孫倩並不比兩個小秘強多少。

    但三十歲的少婦那種熟透了的氣質和風情卻非青隻果一樣的裴家姐妹能比的,不但對男人有不小的殺傷力,對還未長成的小姑娘同樣也很有殺傷力。

    裴雯雯甚至偷偷給江帆念叨︰“江哥,你們男人是不是都喜歡孫倩那樣的?”

    江帆大方點頭︰“那樣的女人沒有幾個男人不喜歡的。”

    裴雯雯嘟嘟囔囔的︰“你們男人都吃著碗里的,盯著鍋里的。”

    江帆摸了摸頭︰“可碗里的我也沒吃到啊,你啥時候晚上來我房里?”

    裴雯雯苦著臉︰“我有點害怕。”

    江帆問道︰“你害怕什麼?”

    裴雯雯道︰“你是不是也想讓我姐你去房里啊?”

    “這個……”

    江帆難以回答,立刻轉移話題。

    心知肚明就好,不能說啊!

    得有默契,說明就不好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