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100章 床前明月光



    高管們到了後,江帆忽然發現了一個問題。

    抖音科技嚴重陽盛陰衰。

    其實也不是現在才發現。

    以前就發現了,但沒想過這個問題。

    今天忽然就想到了。

    “現在男女比例是多少?”

    吳艷梅剛坐下,江帆就問了句。

    以前問過,記的好像是三比一,現在不知道多少了。

    吳艷梅道︰“四比一吧!”

    江帆就道︰“以後能不能多招點妹子,男女比例均衡一點。”

    吳艷梅道︰“我盡量吧!”

    “說正事。”

    江帆拉回正題︰“投票結果都看了吧?”

    大伙點頭,臉色各異。

    四位高管不準備在這事上發表意思。

    三位開發團隊負責人臉色平靜,心里卻不平靜。

    江帆繼續︰“參與內測的三萬人,這里面不排除有用腳投票的,還有一些壓根就沒有投票的,但還是能客觀地反應三款產品的受歡迎程度,徐楓團隊產品得票9124,曹光團隊產品得票8652,顧鋒團隊產品得票8876,這個結果你們三個有沒有意見。”

    曹光嘴皮動了一下,最終還是沒說什麼,點了點頭︰“我沒意見。”

    顧鋒沉默片刻,艱難點頭︰“我沒見意。”

    至于徐楓,他是贏家,自然更不會有什麼意見。

    四位高管仿佛入定的老僧,不摻合這事。

    “那就這樣吧!”

    江帆也不拖泥帶水︰“以後產品由老徐牽頭負責,抓緊時間整合團隊和產品,兩個月的打磨時間,元旦上線前,你得讓我給你打60分才行,不然你這個產品總監也不合格。”

    徐楓默默點頭,如釋重負的同時壓力也半點都沒減輕。

    真搞不懂江老板那套產品思維從哪來的。

    變態要求一個接一個的。

    江帆看向曹光︰“老曹以後負責運營吧,我看你對市場挺有研究。”

    曹光點了點頭,也悄悄松口氣,這個結果還不算太差。

    在可接受的範圍內。

    江帆看向顧鋒,顧鋒莫名緊張起來。

    三個團隊競賽,現在結果已經出來。

    曹光有了去處,結果還不算差。

    不知道自己會怎麼安排。

    要是不如曹光,那還不如直接走人。

    可是這樣一來,未有點有淒涼。

    江帆說道︰“老顧這里我有兩個安排,一個是去負責北美的業務,另一個是單獨給你立一個項目,看你是想出去開拓一片天地還是重新再做項目。”

    顧鋒問道︰“新項目是什麼?”

    江帆道︰“也是一款應用,內涵段子知道吧?”

    顧鋒點頭︰“知道。”

    江帆道︰“跟內涵段子差不多,也是一款搞笑類應用!”

    顧鋒考慮了下︰“我去美國吧!”

    “好!”

    江帆心里意外,臉上卻一點都不露聲色。

    去美國只是听著好,實際上遠離了核心。

    其他人也意外,但都是心里琢磨,臉上不露。

    晚上。

    江帆請中高層吃飯,主要是安撫人心。

    三個開發團隊的競爭算是告一段落了。

    後面會有變化,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也要重新調整。

    請一頓飯很有必要。

    共事了幾個月,早就都熟了。

    三十幾歲的男人和女人,個個都是老司機。

    幾杯酒下肚後,江帆起個頭,一幫老司機見老板不忌諱這個,立馬開始 車。

    曹光說三十歲的女人似虎狼。

    吳艷梅說男人一過三十腰子就不行了。

    齊亮激陳雲芳,要和陳雲芳喝交杯酒。

    結果陳雲芳端著杯子轉頭就找江老板。

    車速 的比男人還要快。

    楊甲琛平時酷酷的,沒想到幾杯酒下肚也原形畢露。

    也是LSP一枚,非要讓王丹獻歌。

    話說中高層的女性中能稱得上美女的,也就一個辦公室主任王丹。

    剛三十的少婦,熟的能捏出汁來,平時工作中不好開玩笑。

    唯有酒桌上才有機會調戲上兩句。

    干行政的沒點應場能力怎麼能行。

    王丹當即連唱三首,讓楊甲琛連干了六杯,差點招架不住。

    呂小米是唯一一個新手司機,淡定地看著一群老司機開車。

    見的多了。

    沒啥好害臊的。

    她可不是裴家姐妹那種小白。

    喝吃到七點半,又去旁邊的KTV唱歌。

    九點半的時候,江帆叫上呂小米先閃人了。

    出來被風一吹,爬在綠化帶里就開始直播。

    今天喝了不少,一幫下屬都想試他的酒量,又不好露怯。

    還好撐下來的。

    呂小米從車里拿來水和紙巾,皺著鼻子站一邊。

    過了一陣,江帆才接過水漱了下口,拿紙巾擦了擦。

    等呂小米把車開過來,搖搖晃晃的上了副駕駛。

    呂小米也不問,直接開車去了四季花園。

    車剛上路,江帆就把坐椅放倒直接躺平。

    沒一會就響起了呼嚕聲。

    呂小米扇了扇鼻子,難聞死了。

    同時心里有點郁悶,自己到底是秘書還是司機。

    到了四季花園,把車停下叫了兩聲。

    江老板睡的跟死豬一樣,估計就算打雷也不醒。

    呂小米很郁悶,只好給裴家姐妹打電話。

    還好上次來取手機存了裴詩詩電話,不然就只能去敲門了。

    打完電話還不到一分鐘,裴家姐妹踏著拖鞋跑出來。

    姐妹倆不和呂小米說話,一人一只胳膊扛在肩頭上,把江帆扛了進去。

    呂小米沒進去,直接開車走了。

    江老板早就交待了,今天送完他可以開車回去。

    只是心里多少有點郁悶,那兩個雙胞胎看她的眼神像看階級敵人。

    屋里。

    裴家姐妹先把江帆扔到沙發上,然後出來看了一下。

    沒看到呂小米也就罷了,連車也不見了。

    裴雯雯就嘟囔起來︰“她怎麼把江哥的車也開走了。”

    裴詩詩還算是冷靜︰“可能太晚了,江哥讓她開走的吧!”

    裴雯雯撇撇嘴,心里老大不樂意。

    總覺的那個秘書像個狐媚子,潛在的階級敵人。

    把門鎖好,又把醉成一攤爛泥的江帆扛到臥室,姐妹倆累出了一身汗。

    還好兩人,不然一個人說什麼也扛不動。

    一人抓一只胳膊拉起來,先把上衣脫了,脫褲子時卻犯難了。

    裴雯雯問︰“姐,褲子要不要給脫掉?”

    裴詩詩挺遲疑︰“要不就不脫了吧?”

    裴雯雯問︰“不脫睡覺不舒服。”

    裴詩詩道︰“那你脫。”

    裴雯雯道︰“你脫。”

    “我不脫。”

    “你為啥不脫?”

    “你說的你脫。”

    姐妹倆推諉了半天,一起動手把褲子給脫了。

    就剩下條內褲。

    裴雯雯趁她姐沒注意時,還偷偷扒拉了一下小江。

    襪子一人脫了一支,紛紛掩著鼻子扔垃圾桶。

    臭死個人。

    江老板腳氣有點重。

    也不知道是不是鞋子的原因。

    按說不應該呀,好幾千的皮鞋不可能這麼臭。

    多半還是腳的問題。

    姐妹倆扯了半天皮,又接了半盆水,給江帆洗了下臭腳,才蓋好被子關燈下樓。

    周二九點。

    江帆從宿醉中醒來,頭疼欲裂,嗓子干的要冒煙。

    仿佛被火燒了一般。

    腦袋里像是插了把刀子,撕裂的那種疼。

    記憶有點斷片,最後記憶還停留在昨晚上車後的幾分鐘。

    只知道是呂小米送他回來的,後面的全不記的了。

    “詩詩雯雯?”

    江帆喊了一聲,嗓子有點沙啞。

    腳步聲起,裴雯雯從書房跑了過來︰“江哥,你醒了呀?”

    江帆捶了一下腦袋︰“昨晚你們把我弄上來的?”

    裴雯雯道︰“是呀,把我和姐累個半死。”

    江帆掀掀被子︰“你們給我洗腳了?”

    裴雯雯皺了皺俏挺的小鼻子︰“你腳臭的要死,差點把我和姐燻吐了。”

    江帆露出笑容,招招手︰“來!”

    裴雯雯走過來站在床前︰“干嘛呀?”

    江帆掀開被子,指了指立正敬禮的小江。

    裴雯雯啐了口,紅著臉跑了。

    江帆正準備再喊呢,裴詩詩又來了。

    在門口探探頭︰“江哥,早飯還吃不吃?”

    “不吃了!”

    江帆起來盤腿坐在床上,捶著腦袋︰“給我接杯水。”

    裴詩詩就拿杯子給他接了一杯溫水。

    江帆一口氣灌下去,躺回去繼續睡。

    今天啥也別想干了。

    外面天是陰的,好像在下雨。

    老天爺都催著讓人睡覺。

    雨天確實適合睡覺。

    但能像他這樣躺平睡覺的卻並不多。

    景紅秀穿了身雨衣,騎著電摩穿梭在雨霧中。

    天有點涼,可心是熱的。

    跑外**工廠辛苦,而且壓力還大。

    但沒關系,只要掙的多,這點苦算不了什麼。

    關鍵還比工廠自由。

    唯一的麻煩是,環境不熟太浪費時間了。

    雨天人都不想出來,單子就比較多。

    最近運氣不是太好,前天丟了一次餐品,取餐時就一兩分鐘的時間,保溫箱里客戶訂的披薩被人偷了,不得不自掏腰包花了108元又給客戶訂了一份,結果還是遲到了。

    自己都沒吃過披薩是啥味呢!

    生平第一次花錢買披薩,卻是給人賠的。

    那個心情就甭提了。

    好在景紅秀一向很樂觀,很快就振作了起來。

    不過經此一事,以後取餐時再也不敢把餐品放在放溫箱了。

    不管到哪,都拎在手里。

    就怕再被偷了,白勞不說還得賠錢。

    今天雨天,單子比較多。

    本想多跑幾單,沒想到又遇到了倒霉事。

    有人訂了一份海鮮套餐,送餐地點是一個高檔小區。

    結果到了小區門口,保安卻不讓進。

    好說歹說就是不行,景紅秀沒辦法,只好給客戶打電話溝通。

    “你好!”

    客戶是個女的,听聲音應該是中年女性。

    “大姐你好。”

    景紅秀連忙道︰“我是送賣外的,現在到您小區門口了,保安不讓進去,說是小區不讓外賣員和快遞員進,您看我把飯給您放到保安崗亭,您自己來取一下可以嗎?”

    女人明顯有點不悅︰“這下雨天的,我要能出去就不點外賣了。”

    景紅秀賠著小心道︰“可保安不讓我進去,您看怎麼辦?”

    女人說道︰“你把電話給保安,我跟保安溝通。”

    “好的!”

    景紅秀答應了一聲,忙跑去找保安︰“大叔,您接一下電話。”

    保安掃了一眼,一臉不耐煩︰“不接。”

    景紅秀有點懵︰“是你們小區業主的電話。”

    “不接!”

    保安更不耐煩,看都不看她,直接把小窗子關上了。

    景紅秀沒辦法,只好走到一邊跟客戶溝通︰“大姐,保安不接電話。”

    女人也很生氣︰“那沒辦法了,反正我不下去!”

    電話掛了。

    景紅秀心沉到谷低,想了想,就給平台打電話報備。

    平台就一句話︰“必須送到客戶手里。”

    景紅秀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去求保安︰“大叔,你讓我進去一下行不行,外賣送不到客戶手里我會被扣錢的,求求你了大叔,讓我進去一下好不好……”

    保安煩了,直接關窗子。

    景紅秀反應慢了下,手被夾到,食指一陣刺疼。

    可手再疼,也遠不及心里的那股冰冷。

    雨還在下,且越下越大。

    景紅秀拎著餐盒站在小區門口,任由雨水打在臉上,感覺整個世界一片冰冷。

    沒有半點溫度。

    ……

    江帆一覺睡到中午,才被叫起來吃飯。

    頭還是有些疼。

    里里外外都是舒服,全是酒的後遺癥。

    黃的紅的再加啤的,沒幾個能扛得住。

    沒有胃口。

    喝了點小米粥,就不想再吃了。

    上樓繼續睡覺。

    雨還在下,天陰沉沉的。

    裴家姐妹投了幾份簡歷,奈何一直沒回音,就去了駕校練車。

    下午回來的時候雨停了,姐妹倆買了塊羊肉給江帆炖羊肉湯。

    江帆嘗了一下,連喝了兩大碗,還吃了兩大塊羊肉。

    胃里舒服多了。

    晚上調整了下外匯倉位,就沒事干了。

    應酬到是不少,可江帆不想去。

    酒勁還沒過呢,頭還疼的一批。

    躺在床上又睡不著,就讓兩個小秘給他唱歌听。

    奈何姐妹倆臉皮薄,又沒有那種環境,死活唱不出來。

    江帆就讓給念古詩。

    這個到是可以。

    姐妹倆一人坐一邊,腿伸到被子里面,拿著手機上網搜古詩。

    江帆手也伸到被子里面,左手捏著詩詩的小腿,右手捏著雯雯的小腿,捏啊捏的,感覺小腿細的一筆,跟他胳膊差不多,但捏著卻很有肉,軟乎乎的還很有彈性。

    裴詩詩問︰“江哥,讀現代詩還是古代詩啊?”

    “當然古詩啊!”

    江帆說道︰“現代詩是什麼玩意,那能品嗎?”

    裴詩詩道︰“我也不喜歡現代詩。”

    “這個這個!”

    裴雯雯先搜到一個︰“辛棄疾的青玉案•元夕,姐你會背不?”

    裴雯雯想了下︰“都快忘了。”

    裴雯雯道︰“百度一下,我讀上半段,你讀下半段。”

    裴詩詩搜了下︰“好了。”

    裴雯雯咳咳了兩聲,清了清嗓子,開始念︰“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裴詩詩右腿縮回來,躲開某人撓腳底盤的手,接上念︰“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江帆又捏左腿︰“很好,繼續。”

    姐妹倆繼續翻,一邊番一邊溫習功課。

    裴詩詩道︰“這些古詩詞真是百讀不厭,古代的這些大詩人在文學上的成就真的是讓人嘆為觀止,詩起來朗朗上口,意境韻味深遠,現在都沒詩人能寫出這麼美的詩詞了。”

    裴雯雯道︰“現在詩人寫現代詩啊,不過網上有人罵他們是2B!”

    江帆嗯了一聲︰“確實挺2。”

    裴詩詩道︰“這個,甦軾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裴雯雯道︰“你念上半段。”

    裴詩詩念︰“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裴雯雯一只小手伸到被子里,偷偷扒拉了下小江,等她姐念完就開始念︰“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結果念著念著,把自己先給念哭了。

    江帆那個無語︰“你玻璃心啊,讀個詩也能把自己讀哭了。”

    裴雯雯抹了抹眼角,吸了吸鼻子道︰“江哥你不覺的這首詞很有意境嗎,讀著讀著就把人代入進去了,仿佛體會到了甦東坡當時的那種心情,寫的太好了!”

    裴詩詩也點頭︰“現代詩詞要是能寫出這種水平,就不會沒落了。”

    江帆說道︰“再給我念一首靜夜思。”

    裴雯雯道︰“靜夜思是什麼?”

    裴詩詩也忘了,隨手百度。

    江帆無語︰“你們兩個學渣,小學就學過的,這也能忘。”

    “呀,這個啊!”

    裴雯雯先搜到︰“詩沒忘啊,名字忘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江帆打斷︰“錯了。”

    裴詩詩道︰“沒錯啊!”

    江帆糾正︰“明明是地上鞋兩雙。”

    姐妹倆啐了口︰“江哥你不正經。”

    江帆抽回胳膊,張開雙臂︰“來,坐到這來。”

    姐妹倆忙下床跑了。

    又沒想好事兒。

    周三晚上,江帆單獨請顧鋒吃飯。

    去的老同學賈明亮家的店。

    沒看到賈明亮,也沒看到沈瑩瑩。

    吃飯的人不多,生意冷冷清清的,江帆多少好點奇怪。

    有一陣沒來了,怎麼這麼冷清了,明明生意挺好,這才幾個月。

    也不好打電話,點好菜提前把單買了,和顧鋒進去了包廂。

    第一個接受招安的,還是有點不一樣。

    江帆打算跟他好好聊聊。

    剛在包廂坐下,服務員進來倒茶。

    江帆就問了句︰“最近生意怎麼這麼冷清?”

    服務員記的他,小老板同學,道︰“三天兩頭有人來檢查,好像出事了。”

    “出事了?”

    江帆有點意外︰“出什以事了?”

    服務員也不太清楚︰“你問老板吧!”

    江帆點了點頭,心里琢磨出了什麼事。

    等了一陣,菜很快上來。

    最後一道大閘蟹上來時,江帆一抬頭,連忙站了起來。

    “阿姨好!”

    賈明亮他媽竟然過來了,多少有點兒意外。

    顧鋒見老板起身了,也跟著站了起來。

    听人說過,這家店是老板同學家開的。

    “小江好!”

    賈媽注意到了這個細節,也有點意外。

    “坐吧,你們坐!”

    賈媽笑著招呼,將一疊錢放到桌子上︰“今天阿姨請你吃飯,再別提前買單了。”

    “怎麼好意思。”

    江帆那個尷尬,搞的好像自己來蹭飯的一樣。

    “別客氣,你們坐。”

    賈媽如沐春風,接人待物真沒得挑剔。

    江帆沒坐,問︰“阿姨賈明亮呢,怎麼沒見到人?”

    賈媽說道︰“明亮昨天搬東西的時候砸了腳,在醫院呢!”

    江帆啊的一聲︰“怪不得沒見到他人,那我明天去醫院看看!”

    “別去了。”

    賈媽笑道︰“過幾天就出來了,你們吃飯吧,阿姨就不打擾你們了。”

    江帆客氣兩句,等賈媽出去後才坐下。

    門外。

    賈媽面露思索,兒子這個同學有問題。

    做事業的人都能注意到常人注意不到的細節,特別是干餐飲服務這一行的,眼觀六路是基本素養,往往一點細節就能發現普通人觀察不到的東西。

    以前沒刻意留意過,剛剛一個小細節才發現問題。

    仔細觀察之下,果然不像是個打工的。

    傻兒子竟然說他這個同學就是個普通上班的,這眼力可真是……

    差太遠啊!

    包廂。

    江帆和顧鋒聊了聊美國那邊情況,也問了問顧鋒自己的想法。

    顧鋒有留美的經歷,對美國相對熟悉。

    至少比江帆這個連國門都沒出過的熟悉的多。

    飯吃到一半時,進來兩個人。

    人到是挺客氣,也沒把江帆和鋒顧攆走。

    只是從桌子上的菜品里取了點樣,就打包帶走了。

    難怪生意這麼冷清,就這樣要有人來消費才怪了。

    實在影響心情。

    是得罪哪路神仙了?

    兩人也沒了再聊的興趣,匆匆吃了點就準備走人。

    出了包廂,大廳里比進來還冷清。

    一個人都沒了。

    路過前台時又看到賈媽,好像在前台算賬。

    江帆停下問了一聲︰“阿姨那幫人咋回事?”

    “沒事!”

    賈媽眉宇間帶著點愁容,但臉色還算平靜︰“有空常來,阿姨就不送你們了。”

    江帆不好多問,和顧鋒下樓走了。

    上車給賈明亮打了電話,問了住院的醫院。

    周四。

    江帆先到公司,然後叫上呂小米,開車去了醫院。

    到住院樓下車,拎著兩盒補品上了樓。

    呂小米則去了停車場等。

    補品是呂小米買的,昨天晚上打電話交待的。

    一早就買好了。

    在住院樓轉了半天,江帆才找到病房。

    三人病房,住的滿滿的。

    賈明亮和前陣子的裴雯雯一樣,一只腳裹成了大象腿。

    一臉苦悶地仰躺在床上,生無可戀的樣子。

    沈瑩瑩坐在一邊的高腳圓凳上,無聊地玩著手機。

    直到江帆進來,才忙起身招呼。

    江帆放下東西,問賈明亮︰“你干嘛呢搞成這樣了?”

    賈明亮苦著臉︰“搬店里的大冷櫃時壓到腳了。”

    “……”

    江帆頗感無語,真不知道是說四肢不勤還是太倒霉。

    餐飲用的那些大冷櫃有多沉他自然知道。

    被那玩意砸到腳上,不躺上幾個月都對不起那重量。

    江帆問道︰“嚴重不?”

    賈明亮道︰“不是太嚴重,輕微骨裂,打上一個月石膏就差不多了。”

    江帆又問︰“你們店里咋回事,吃個飯還踫到檢查抽樣的。”

    賈明亮臉色就不太好了,吱吱唔唔的似有難言之癮。

    沈瑩瑩臉色也不是太好,但沒吭聲。

    江帆就奇怪了︰“啥情況,還有不能說的?”

    賈明亮道︰“你就別問了,這事沒辦法說!”

    江帆納悶︰“是不是得罪啥神仙了?”

    賈明亮點點頭,卻不肯多說。

    江帆就不問了。

    ……

    樓下。

    呂小米把車停到停車場,也不想下車,就坐在車里玩手機。

    “葉子,出來。”

    “干嘛?”

    “我現在快成老板的司機了。”

    “女司機多好,還是漂亮女司機,老板都喜歡。”

    “去你的,我們老板一堆小情人。”

    “多你一個不嫌多,我們老板那個老黃瓜只多不少。”

    “不和你說了,滿腦子污穢思想。”

    “社會不容易,想贏得躺平。”

    “葉子,你徹底墮落了。”

    “你是不是閑的蛋疼?”

    “我沒蛋。”

    “少煩我,忙著呢!”

    葉秋萍也在忙,沒時間理她。

    呂小米挺無聊。

    又坐了幾分鐘,實在坐不住,就下車轉悠。

    剛轉到大路上,旁邊過來一只大猩猩。

    呂小米瞥了眼,就收回目光。

    此類生物魔都多有,素質參差不齊的,沒啥好感。

    大猩猩也看到了她,瞅了一眼搖搖晃晃的往過走。

    不過,在經過呂小米身邊時,仔細瞅了眼,大猩猩眼楮就亮了。

    “嗨,美好上午好。”

    大猩猩打了個招呼,一副發情的公驢看到漂亮母驢的表情。

    說的英語。

    呂小米能听懂,但不想搭理,轉身就要走。

    “美女不要走!”

    大猩猩一把抓住她胳膊︰“交個朋友,我的藕艽螅 br />
    說著還單手比劃了一下︰“有這麼粗,這麼長!”

    “fuck off!”

    呂小米氣的臉通紅,差點氣炸了肺。

    沒進化干淨的帶毛畜生,就不該來到這個世上。

    大猩猩很不解︰“你們華國女人不是都喜歡大的嗎,難道你不喜歡?”

    “畜生,你給我滾。”

    呂小米用足勁掙扎,奈何大猩猩手勁太大。

    怎麼也掙不開,氣的想打人。

    真想一記九陰神爪招呼過去。

    若非還有一點理智,怕吃眼前虧,早就招呼過去了。

    大猩猩很費解︰“你為什麼要罵人,是你們華國女人告訴我的,說你們華國男人的盤 ﹝皇娣 不段頤塹拇牛 椅矣oney,很多很多money,你不喜歡嗎?”

    呂小米冷靜了一些︰“你先放開我。”

    大猩猩道︰“我知道你想跑,嗨,美女,你真是我見過的最美麗的中國女子,我父親是酋長,我家有好多好多的礦,好多好多money,我可以給你好多money。”

    沒教養的畜生。

    呂小米心里詛咒著,嘴上卻不敢罵,冷靜道︰“你先放開我。”

    大猩猩道︰“放開你可以,但你不準跑。”

    呂小米點點頭,說了聲ok。

    大猩猩就放開了她。

    呂小米二話不說掉頭就跑。

    “fuck!”

    大猩猩一下就怒了,立刻罵著追了過去。

    PS︰親人們大章爽不爽,爽了就把月票拿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