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96章 一摸全是排骨



    曹光是來匯報打听到的情況的。

    “我找人問了下,對方前陣子抽調了一部分骨干,說是去開發另外一個項目。”

    曹光道︰“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在為國內上線做準備。”

    江帆問︰“能找出來嗎?”

    曹光道︰“還沒打听到躲在哪,我想想辦法盡快找出來。”

    江帆輕輕嗯了一聲︰“我們也要加快進度,元旦必須要上線,不能再晚。”

    曹光點了點頭,道︰“其實我覺的Musical.ly就算搶在我們之前在國內上線對我們也沒有太大的威脅,短視頻應用最難的是推廣,沒有雄厚的資金支持,B輪的一千多萬美元這幾個月應該花的差不多了,老楊又是買房又是買車的,估計剩不下多少,並不以足支撐他們在國內推廣,沒有足夠的成績,想再從資本那里拿錢並不容易,等我們的產品上線,資本肯定要觀望的;再一個他們沒有算法支撐,本身跟我們競爭就沒優勢,還有各個功能模塊,他們大多數是三方提供,而我們全是自己開發,後期優化升級也得甩他們一截。”

    個性法的算法推薦非常牛叉。

    這個頭條已經充分證明過了。

    不少人有意見,是對胡敏和江老板的偏愛有意見。

    不是對算法有意見。

    都知道那玩意關鍵。

    卻把所有資源集中到胡敏一個人手里。

    “這事你盯緊!”

    江帆道︰“有啥情況隨時給我說。”

    曹光答應一聲,心里琢磨著另外一件事兒。

    老讓自己干這事兒,不能不多想。

    可能會有別的安排。

    曹光出去,江帆手機又響了。

    “江哥,我考過了。”

    裴詩詩的興奮勁隔著手機都能感覺到。

    江帆有點意外︰“還以為你這次又要掛呢!”

    “……”

    裴詩詩差點背過氣,你听听,這說的是人話嗎?

    真有點被氣到。

    興沖沖的分享喜悅,卻被高頻打擊。

    這個誰受得了。

    “江哥,你快氣死我了。”

    裴詩詩再好的性子,也有點憋不住郁悶。

    江帆啊了一聲︰“過了就好,快回家去做午飯,中午弄點好吃的。”

    裴詩詩郁悶的掛了電話。

    江帆拿著手機琢磨一陣,會心笑了。

    挺好。

    有了高興的事,第一個跟自己分享。

    這個要得。

    琢磨了會兩個小秘,又開始琢磨產品上線的事情。

    曹光說的在理,確實沒啥好擔心的。

    先發優勢固然重要,但資本的力量是巨大的。

    沒成長為巨頭之前,互聯網公司的競爭資本有時候是能起到決定作用的。

    除非產品本身和企業內部出了問題。

    中午。

    江帆回家,裴詩詩正在做飯。

    裴雯雯也拄著拐子一旁幫忙。

    裴詩詩本來挺高興,看到江老板就有點小郁悶。

    不想跟他說話。

    等了一陣,飯菜擺上桌。

    來不及弄大菜,姐妹倆炒了三個熱菜,拌了兩個涼菜。

    江帆一邊吃飯,一邊給姐妹倆交待著︰“回頭用你倆的名義去注冊個公司。”

    裴詩詩哦了聲︰“注冊公司干嘛啊?”

    江帆道︰“我有用。”

    裴詩詩嗯了聲,再沒問。

    裴雯雯嘟囔道︰“注冊公司好麻煩的。”

    江帆道︰“我讓公司辦公室的人去辦,需要你倆出面的時候去簽字刷臉就行。”

    姐妹倆答應著,也不問注冊公司干嘛。

    江帆等了一陣,見她倆不問,又忍不住交待︰“以後身份證保管好,別借給人用。”

    裴雯雯道︰“知道呀,我們又不傻。”

    江帆這才放心,就怕兩個憨憨不知世間險惡被人給坑了。

    裴雯雯嘟囔著︰“要不是腳崴了,我科三都考過了。”

    裴詩詩氣的瞪了她一眼,等等姐能死。

    江帆左右看看,明智的不摻合姐妹倆內卷。

    拿著手機翻了幾下,看姐妹倆的快手號和美拍號,好久沒發作品了,自從被評論區里的某些不良言論氣到之後,姐妹倆就再也不拍短視頻了,號也荒廢了。

    “不拍了就全部刪掉吧!”

    江帆說道︰“把你們的朋友圈也清理清理,以後盡量不要在網絡上留信息。”

    裴詩詩納悶道︰“為啥啊?”

    江帆也不解釋︰“听我的沒錯。”

    姐妹倆哦了聲。

    一點。

    股市開盤。

    江帆和兩個小秘坐在電腦前,調整倉位。

    “啊,又跌了……”

    裴雯雯正在小單小單的吃進在12.16附近橫盤震蕩的中陽股份,剛吃進三千多手,一張萬手大單砸了下去,立馬將股價砸的掉頭向下,急跌一個多點。

    買盤上的掛單也接二連三迅速消失。

    裴雯雯嚇一跳,連忙停止下單。

    裴詩詩扭頭瞅了瞅,很是淡定︰“挨刀了。”

    不是第一次了,沒啥好驚訝的。

    “江哥,咋辦?”

    裴雯雯不知道該咋辦了,連忙請示。

    江帆在行情軟件里打開中陽股份看了了下,未來發生變化,顯然出現了背離,多半是主力看到有資金進場搶籌,才決定砸盤的,實際上主力早就在底部吸了大量的籌碼。

    最近各大上市公司全都在集中公布三季報。

    主力早早潛伏進來,用屁股想也知道要干什麼。

    沒有消息才怪。

    上市公司果然牛叉,不怪散戶們被當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

    江帆說道︰“不用管他,砸多少吃多少,全部接了。”

    裴雯雯哦了聲,瞅了一下賣盤,賣一賣二位置都是幾十手幾百手的小單子,賣三價位上則掛著9000多手單子,正是剛剛砸盤的萬手大賣單,鶴立雞群特有氣勢。

    當即在賣三價位填了一張萬手買單打了出去。

    江帆又道︰“詩詩也買一點。”

    裴詩詩答應著,也開始下單。

    某市一棟寫字樓內。

    劉旭洋是一位私募的掌舵人,手下掌管著兩三個億的私幕股權基金,借著三季報公布的節點搞了一點生意,準備好好撈一把,提前半個多月就開始潛伏了。

    配合甲方反復洗盤,搶到了不少籌碼。

    眼看行情即將啟動,竟然還有不怕死的敢沖進來。

    這還了得。

    果斷萬手大單砸盤,還真又殺出來了不少恐慌盤。

    散戶是脆弱的,看到有萬手大單砸盤,第一反應就是快跑。

    韭菜就得認命。

    不乖乖等著被收割,還敢跟莊家搶肉,想屁吃呢。

    行情軟件的日內分時彈幕上,無數罵聲不斷飄過。

    “哪來的傻筆砸盤?”

    “無了,三季報是大坑。”

    “狗主力不得好死。”

    “我XX董事長他兒媳婦孫媳婦!”

    各種罵聲不絕。

    劉旭洋卻看的津津有味,就喜歡看韭菜們歇斯底里的哀嚎。

    每次看到這些韭菜們的哀嚎,就有種莫名成就感。

    然而。

    就在這時。

    只見買盤上一支萬手大單一閃而過,瞬間吞掉賣一賣二賣三價位的賣單,股價瞬間抬頭上頂,頓時驚的直接跳起來︰“我耤A狗日的甲方跟老子玩陰的!”

    有操盤手問道︰“咋辦,劉哥,還砸不砸了?”

    “砸個屁!”

    劉旭洋罵了聲,立刻拿手機打電話︰“老鄭,你他媽的陰我。”

    “急什麼,不是我干的。”

    “你放屁,不是你們干的哪來的大資金進場?”

    “又不是第一次合作了,連這點信任都沒有?”

    “真不是你們?”

    “真不是。”

    “是不是你們內部走漏消息了?”

    “不可能。”

    “耤A那這萬手大單從哪來的?”

    “你那邊沒有問題?”

    “不可能!”

    話是這麼說的,劉旭洋卻沒來由產生了懷疑。

    “劉哥,有資金持續入場,怎麼辦?”

    操盤手一直盯著呢,見掛了電話就連忙問道。

    “耤A哪來的傻筆,給我大單掃貨。”

    劉旭洋罵甲方。

    而日內分時圖的彈幕上,不少股民也在罵他。

    “耤A割在地板上。”

    “媽的,又是殺恐慌盤。”

    “狗莊不得好死!”

    “大肉已經吃到了嘴里,卻又被我生生吐了出去!”

    ……

    四季花園。

    “江哥,主力掃貨了。”

    兩個小秘也上道了,起碼學會看盤了。

    不像剛開始的時候,只會看曲線,根本不看盤面數據。

    江帆當即指示︰“我們也掃!”

    裴雯雯和裴詩詩立馬一人填了張萬手大單,掛漲停板向上清場。

    中陽股份股價當即直線拉升,短短幾分鐘就被強勢拉升到了漲停板。

    寫字樓內。

    看著股價被拉到漲停板,劉陽洋臉色陰晴不定。

    仔細琢磨了會自己的人,覺的沒問題。

    又開始懷疑起甲方。

    “耤A狗日的不是東西,絕逼是在兩頭吃。”

    ……

    兩點剛過,調倉換股順利完成。

    裴詩詩繼續去駕校練車,準備一口氣考過科三。

    裴雯雯干著急,卻沒啥辦法。

    只能老老實實養傷。

    江帆送裴詩詩,到駕校門口停車,裴詩詩剛要下車,卻被他拉住。

    “來,吃個瓜!”

    江帆拉拉胳膊,一本正經的樣子。

    裴詩詩紅著臉,瞅了瞅外面,確定別人看不到,才慢慢靠了過來。

    江帆吃了幾口,道︰“今晚別鎖門好不好?”

    裴詩詩忙跑掉。

    江帆咂了咂嘴,目送她進了駕校,才駕車離開。

    下午去參加了一個創業論壇。

    請了大佬講課,江帆花了大幾千塊報了名,準備現場听听大佬能講些什麼。

    反正沒有人認識他,也不怕丟人。

    憑良心講,江帆當年接觸的比較多的只是幾百萬的圈子,上千萬的極少接觸,只有那麼有數的一兩次,上億的圈子根本接觸不到,段位差的太遠了。

    至于十億甚至更高的圈子,壓根連門都摸不到。

    雖然這幾個月一直在學習,但知識面還是很窄。

    比如資本,除了會炒炒股票外匯,投資了老黃的拼夕夕,對資本的運作方式、各種策略都是霧里看花,狗看星星不知道稀稠,所以還是的抽時間听听課充充電的。

    雖然這些講座大都是事後諸葛亮,但對江帆來還是能學到不少東西的。

    進場驗身份的時候,踫到個熟人。

    “江總!”

    “你也來了?”

    江帆有點驚訝,看著比他還意外的奶茶姐柴芳,滿滿的驚訝。

    柴芳大為驚喜︰“我來听听課學習一下。”

    江帆笑著點頭︰“好啊,一起學習進步。”

    柴芳忙道︰“江總公司都一千多員工了,也來听講座啊?”

    江帆笑道︰“學習一下大佬的經驗總沒有錯。”

    柴芳還想再說,排隊進場的人不少,就忙先進去了。

    主辦方把論壇經濟效益發揮到極致,兩千多人的會場最便宜的座位都要一千多塊,稍微靠前些的就得大幾千塊,怪不得現在的各種論壇和講座多如牛毛。

    還有更高端的各種商學院。

    原來這玩意真賺錢。

    跟電影院一樣,找上幾個專家就能賣門票了。

    最多規格高點請個大佬來鎮場。

    江帆找到座下,安安心心的等。

    挺好,還給發了瓶礦泉水。

    可惜沒有果盤,不然體會就更好了。

    瞅瞅左右,一個三十多的男士,西裝革履一副很成功的樣子。

    另一位是四十多歲的女士,氣度沉穩優雅像個富婆。

    可惜江老板不差錢,不然到是個挺好的機會。

    等了半個小時,總算人到齊了。

    主持人先上台講了幾句開幕詞,然後幾個專家輪流上台講課。

    書本上的東西學起來比較艱難,特別是對于江帆這種學渣來說書本上的東西理解起來實在有難度,听這些專業人士深入淺出的講解,理解起來就比較輕松了。

    至于那些報著創業目的來的大概率不會有什麼收獲。

    都是事後諸葛。

    學點知識還行,靠這幫人指點發財,還不如去做夢。

    江帆听的比較認真。

    這些專家雖然研究的都是過去,創造不了未來。

    但知識是真的,也是他欠缺的東西。

    等到大佬上台,多少有點大失所望。

    說實話有點水,大佬分享的創業經驗對他來說屁用沒有,還有不少雞湯,真不如那些專家們講的專業知識有用,瞬間決定以後再不買大佬們的票了,水的一批。

    還死貴死貴的。

    專家門的票還便宜一點。

    講的東西也是他需要的。

    老實話說,這些專家雖然創造不了未來,但知識是真的扎實,至少講起理論和分析起經濟形勢來頭頭是道,江帆都忍不住想請一個回去給他當專職的顧問了。

    听了兩個小時的課,江帆先溜了。

    至于後面的提問環節就算了,這些人專播知識可以。

    傳授財富密碼就算了吧,密碼就在他口袋里呢!

    當然,也說不準有人听了專家們的建議,大徹大悟發了大財也說不準。

    一切皆有可能。

    江帆剛出會場,後面就有人叫他。

    聞聲回頭,正是奶茶姐柴芳。

    這姐們跟著跑出來,明顯有事情。

    “江總不提問了嗎?”

    柴芳快跑幾步,微微喘了下。

    江帆笑道︰“不問了,機會留給別人吧,你不去提問了?”

    柴芳到是想問,可問題好不容易踫到大客戶,提問再重要,也沒業務重要啊,店里生意不咸不淡,賺錢才是硬道理,連忙道︰“我也不問了,江總回公司還是……”

    江帆瞥她一眼,道︰“我回家,一起吧,順路!”

    柴芳連忙答應,跟著去了停車場,絞盡腦汁琢磨怎麼找機會。

    到停車場,看到江帆的車,心里還納悶。

    這麼年輕,怎麼開這麼老氣的車。

    剛沒看清,好像是一台A8,這車不都是中老年男人才會買嗎?

    坐到副駕駛後,第一時間系上了安全帶,然後開始拍小馬屁。

    江帆听了幾句,心想怪不得女人都想靠臉吃飯。

    創業實在是太難了。

    沒資金沒人脈,創業有多難只有自己干了才能體會。

    所以越來越多的漂亮女人把美貌當成了最大的資本。

    靠臉吃飯成了最佳選擇。

    而臉靠不上的,要麼打工要麼就自己干。

    就跟柴芳一樣,為了生意真是拼了。

    快到四季花園的拐角口,江帆把車停下︰“我就不送你了。”

    柴芳忙說謝謝,抓住機會拉菜︰“江總,再給員工訂幾杯奶茶吧?”

    江帆嗯了一聲︰“找我的秘書吧!”

    柴芳連忙答應,推開車門下車,站在路邊揮手。

    江帆也揮揮手,開車走了。

    挺不空易。

    沒錢的時候怨天怨地覺的誰都不值得同情。

    有錢了就容易同情心泛濫。

    見這個不容易,看那個不容易。

    這也是病。

    得治。

    目送奧迪遠去,柴芳立馬給呂小米打電話。

    “你好!”

    “呂秘書你好,你們江總說再給員工訂一批奶茶,讓我找你。”

    “我沒接到電話啊?”

    “他說的讓我找你就行,要不你打個電話問一下?”

    呂小米考慮了一下,道︰“那你等我問一下!”

    掛了電話,就給江老板打過去。

    四季花園。

    車剛停穩,手機就響了。

    呂小米打來的︰“江總,柴芳給我打電話說你說的再訂一批奶茶?”

    江帆心想,那女人動作還真快,嗯了一聲︰“再給訂上一批。”

    “好的!”

    呂小米答應了一聲,確定那女人不是誑自己就行。

    本事還真不小,竟然又找到了江老板那里。

    這些開店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為了賣奶休真是啥手段都用上了。

    呂小米一邊琢磨著,一邊把通知發了出去。

    ……

    江帆下車進屋,裴雯雯靠在沙發上玩手機玩的入迷,一個勁傻笑。

    “江哥!”

    看到江帆進門,只扭頭唱個禮,就繼續看手機。

    江帆過去坐到旁邊,瞅了一下,又在刷段子呢。

    “再別刷這個!”

    江帆搶過手機放茶幾上,揉了揉腦瓜︰“以後少看這些三觀不正的東西東西。”

    裴雯雯嘟囔道︰“我就看個搞笑,又不學里面的人!”

    江帆道︰“全是些負能量的東西,總之以後少看點。”

    裴雯雯抓著發梢指尖繞︰“那我干嘛,不能出去無聊死了。”

    江帆道︰“刷抖音,多找毛病。”

    裴雯雯興致缺缺道︰“都是女人有啥好看的,刷來刷去就那幾個。”

    江帆也挺撓頭,抖音還在內測,里面確實沒多少內容。

    而且全是漂亮的小姐姐,大多都是拍給男人看的。

    確實沒多少這個歲數的妹子喜歡的東西。

    需得早做準備。

    江帆道︰“那就拍短視頻,多拍點美景。”

    裴雯雯打著哈欠道︰“操作起來好麻煩啊!”

    江帆道︰“那就都記下來,把需要改進的地方都寫下來給我。”

    裴雯雯勉強答應著,知道是江老板公司開發的。

    雖然不感興趣,還是要上點心了。

    快六點的時候,裴詩詩從駕校回來了。

    打包了幾樣菜,還有米飯。

    裴雯雯出門不方便,最近都不出去吃飯了。

    要麼在家里做,要麼在外面打包。

    吃過晚飯,玩了一會抖音,拍了好幾個短視頻,都是別墅的景觀,然後吹毛求疵挑了一大堆毛病,比如可選素材太好,音樂加載比較麻煩等等,裴詩詩全部記下來。

    整了到一個文檔里,發給江老板。

    江帆轉給開發團隊。

    八點半開始上夜班。

    裴詩有點困,坐在電腦前不時打哈欠。

    就算分分秒都是上百萬美元的大生意,也有點提不起精神。

    對姐妹倆來說,這玩意真的就是一堆無意義的數字。

    從來沒看到過美刀,只看到一堆數字,怎麼可能會有感覺。

    中午就沒休息,又練了一下午車,早就困了。

    干到凌晨,姐妹倆就下樓睡覺了。

    江帆一邊琢磨,一邊思考。

    外匯市場的本質其實跟股市是一樣的,都是金融市場的一種衍生產品,貨幣一旦進入市場交易也成了產品,最根本的邏輯還是低買高賣賺取差價,只不過外匯多了個做空機制。

    而只要是市場,就一樣有天花板。

    只不過全球性的外匯市場比單一的某個股票市場規模要大的多。

    天花板也要高的多。

    三億人民幣在大A折騰起來會很費勁。

    三百億美元在外匯市場折騰同樣也會很費勁。

    江帆沒三百億美元,但三億美元加上一百倍杠桿撬動的卻是三百億美元的市場。

    超短線的高頻交易進出同樣非常困難。

    即使多了兩個幫手,做小波段最多也就幾千萬美元的交易規模。

    大波段也就二十億的樣子。

    辛苦一晚踫上大行情撈個三千萬出頭,行情不好也就一千來萬。

    江帆認真思考了下,決定調整下策略。

    短頻交易太熬人了,要把交易周期拉長一些。

    天天這樣下去,有點快熬不住。

    剛開始資金少,為了快速積累資本只能點燈熬夜,奮力搶韭菜。

    現在資金量已經上來了,用不著再這麼拼了。

    適當放長交易周期,每天能撈個一千萬美刀就足夠了。

    設好平倉線後,江帆也關電腦準備睡。

    到樓下看了看,門還是反鎖的。

    又輕手輕腳的走了。

    周四上午。

    股市開盤前半小時,中陽股份發布了三季報,各項指標均大幅超預期,在發布三季報的同時,中陽股份還公布了大股東增持公告,雙重利好之下,中陽股份開盤即大漲。

    還有主力資金進場拉升。

    開盤還不到十分鐘,中陽股份就封在了漲停板上。

    封單量多達三萬手。

    “江哥,股民都在罵主力呢!”

    裴雯雯早走了,書房就江帆和裴詩詩。

    裴雯雯看著日內分時的彈幕,很是津津有味。

    “所以都是韭菜啊!”

    江帆關機起身︰“韭菜吃不到肉,還老是被人割,不罵罵人怎麼出氣。”

    裴雯雯道︰“咱們是不是也算是主力?”

    江帆過去摸摸腦袋︰“也算是吧!”

    裴雯雯苦著臉︰“那咱們豈不是也被股民給罵了?”

    江帆手伸進衣服里︰“還罵不到我們,我們是搶莊家的肉,割他們的也不是我們。”

    裴雯雯哼哼了一聲,干巴巴道︰“江哥,別摸了。”

    “我摸摸大了沒有。”

    “沒大。”

    “多摸摸才能長大。”

    裴雯雯嘟囔道︰“長那麼大干嘛!”

    “以大為美。”

    “大了才難看死了。”

    “那也不能太小了,還沒隻果大,咦,好像稍微大了點!”

    “才沒有呢!”

    膩歪一陣,江帆下樓出門,開車去了公司。

    上午了呂小米親自測試自家產品。

    下午則和開發團隊交流。

    從十六樓出來,看到門口的外賣存放點放了許多奶茶,還有快遞小哥跑上跑下的,用大號配送箱將一箱箱奶茶不斷地送上來,不知道雇了多少人。

    上樓問呂小米︰“那些奶茶是你訂的還是員工點的外賣?”

    呂小米道︰“我訂的。”

    江帆奇了怪了︰“量太大沒法訂外賣吧?”

    呂小米道︰“我給店里下的單子,她們私下找的外賣員配送的。”

    江帆恍然,話說今年路上的快遞小哥和小姐姐是越來越多了。

    寫字樓里也經常進進出出的。

    外賣發展了這些年,今年好幾家平台全面開戰。

    某團和餓了木殺的好不慘烈,點外賣各種補貼,坐在家里點飯比去店里吃還便宜,成功養出不少懶人,互聯網企業正在潛移默化的改變人們的消費習慣。

    等幾年後外賣越來越貴,就開始罵平台了。

    奈何懶病已經被法治了,只能一邊罵一邊還要被宰殺。

    現在投資美團到是還來的及。

    可惜機會不大,半個月前剛剛和大眾點評合並,估值一百多億美元,上車的不是頂級投行就是企鵝這樣的行業巨頭,可不是還在猥瑣發育的拼夕夕,想上車幾乎沒可能。

    周五。

    中陽股份行情出現反轉。

    原本高開高走,開盤不久就要漲停的。

    結果卻開到了水下。

    “江哥,現在咋辦?”

    裴家姐妹連忙請示。

    ps︰看到有人找群,719426752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