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95章 是個鴨子



    兩個小秘有自己的想法。

    江帆既欣慰又傷感。

    欣慰的是還好沒有養廢。

    傷感的是,調教這麼久,還是沒能讓姐妹倆徹底躺平。

    躺平多好,啥也不用想,無憂無慮開開心心的過完這輩子不香嗎?

    不過話說雖來。

    花瓶雖好,可看久了也會膩。

    真躺平了,可不知道以後會是什麼樣。

    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有自己的想法其實是好事。

    飯後。

    裴詩詩拿了賬本給江帆報賬。

    裴雯雯坐在另一邊,拿著一個隻果啃。

    江帆認認真真听了半天,翻了翻賬本。

    姐妹倆挺自覺,九月份的工資自己早早就領了。

    沒有打卡,也沒有考勤。

    一人領了一千多塊,還了八千多的債,其中有三千多是報駕校的錢。

    當初借用的備用金,現在還上了。

    工資後面還有個債務表,三十萬往下減,每月減一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裴雯雯一邊啃隻果,一邊嘟囔著︰“一共還了你兩萬五,還有二十七萬五。”

    江帆心里抽抽了下,債務也是個好東西。

    挺好。

    摸了摸頭︰“以後你倆上了班是不是要搬出去了?”

    裴詩詩愣了下,張張嘴不知道說什麼好。

    裴雯雯瞪大眼︰“江哥,你不讓我們住了啊?”

    江帆有理有據︰“你們都要把我炒了,總不能還在我這繼續白住吧?”

    裴雯雯不啃隻果了,忙分辨︰“沒說要把你炒了呀?”

    “這樣啊……”

    江帆一臉欣慰,問︰“那還要不要我再給你們發工資了?”

    “要呀!”

    裴雯雯振振有詞道︰“就算要找工作去上班,我們還得給你洗衣服做飯,還得給你買內褲襪子什麼的,還要給你打掃衛生伺候你,總不能讓我們白干吧?”

    裴詩詩也連忙點頭。

    不給發工資可不行。

    “這個……”

    江帆考慮了下︰“但你們出去上班就不是全職了啊,肯定不能再發全額工資的,就發一半吧,每人五千塊,剛好每個月還我一萬塊的債,你倆覺的如何?”

    兩個小秘臉臉相覷,相顧無言。

    江帆繼續︰“既然要算賬,咱們就算的精細點,你們伺候我,我給你們發工資,但你們總不能白吃白住吧,是不是也得交點住宿費和伙食費?”

    姐妹倆差點暈過去。

    還有這樣子的?

    噎了半天,裴詩詩才吶吶地問︰“交多少啊?”

    江帆考慮了下,圖窮匕見︰“這樣,等你們上班了,把工資卡交給我就行,然後每月從我這支取一點生活費,夠開銷就行了,多余的我給你們存著,省的你們全花光了。”

    姐妹倆大眼瞪小眼,滿心槽點。

    ……

    法院開庭延期,官司暫時不用打了。

    媒體關注,輿論沸騰,不少人在關注這案子進展。

    想看最終會怎麼判。

    法院壓力不小。

    那對母女千夫所指,據說老太太為此犯了心髒病,住進了醫院。

    有醫院的證明,開庭延期到下個月。

    還不知道一個月後會不會再出什麼妖蛾子。

    刑事案件比較麻煩,各個系統都要走程序,若非被媒體關注引的輿論沸騰,此類案件想受理也有難度,而且拖延的辦法還不少,所以才說打官司難。

    普通人不願打官司,就是因為實在打不起。

    一個拖字,就能把人拖的精疲力盡,甚至生計難以為繼。

    太費時費力費錢了。

    周二晚上。

    江帆和老黃去了一家私人會所。

    對方找上門來,他其實也想跟資本圈接觸一下。

    不過還能賣老黃一個順水人情,自然要矜持下。

    進了包廂,兩個男人坐著。

    門被推開之時,已經站了起來。

    都是三十多歲,精明強干。

    “付總,楊總,久仰!”

    “江總才是我輩楷模!”

    一頓商業互吹,握手坐下。

    包廂不大,沙發和長條桌,四個人剛好,兩兩對座。

    不用為座次而頭疼。

    “付總的創業經歷真是一部精彩的勵志故事。”

    “江總的大手筆才讓人嘆為觀止。”

    一邊夸著對方的光輝履歷,一邊觀察和琢磨。

    都是第一次見,自然要好好觀察一下。

    來之前都研究過了。

    對面兩人履歷豐富,隨便打听一下就能挖到。

    比如付勝,一直是行業精英,曾經在好幾家大公司任職,之後從打工仔變成老板,其履歷真的就是一部潘EO變老板的勵志創業故事。

    再比如楊路裕,畢業證都沒拿上,卷著鋪蓋跑魔都創業,同樣很勵志。

    吹也比較好吹。

    江帆的履歷卻很白,甚至有點空,真的就像是突然冒出來的神仙一樣,讓人難以挖到根腳在哪里,也難為兩人還能想出些新鮮句子來商業互吹。

    江帆對付勝沒興趣,當然都沒听說過。

    牛也牛不到哪里去。

    到是對楊路裕挺感興趣,這哥們搞的短視頻應用竟然和抖音一個模子。

    讓他不禁懷疑,當年的抖音是不是抄的對方的創意。

    畢竟時間在這擺著,Musical.ly去年就上線了,頭條的抖音還沒影呢。

    江帆觀察對方。

    對方同樣在觀察他。

    幾個月前還在國企,忽然冒了出來,不知道背後的金主是何方神聖。

    出手闊綽,拿錢砸人那叫一個令人牙酸。

    飯菜上齊,泡了一壺茶。

    沒有上酒。

    試探一陣,對面兩人才確信。

    果然和之前打听到的一個樣,果然是個門外漢。

    跟馬老板一樣,屬于外行搞內行。

    “我有個提議。”

    商業互吹一陣,付勝拋出正題︰“听說抖音科技正在開發的產品和Musical.ly在同一條賽道之上,我有一個對雙方都有利的提議,不知江總有沒有興趣?”

    江帆問道︰“付總請說。”

    付勝笑道︰“雙方合作怎麼樣?”

    江帆問道︰“怎麼合作?”

    付勝語出驚人︰“兩家合並怎麼樣?”

    江帆眼皮一笑,大感意外。

    確實非常意外。

    本來以為是來當和事佬的,沒想到竟然會拋出這種提議。

    老黃也很意外。

    只有楊路遇不意外,顯然早就知道。

    江帆問道︰“怎麼個合並法?”

    付勝說道︰“估值作價如何?”

    江帆搖頭︰“不行。”

    付勝也不意外︰“江總有沒有好的提議?”

    江帆笑道︰“合並也行,你們拿錢走人,產品給我。”

    楊路裕只管吃飯不說話,似乎就是來看戲的。

    付勝問︰“江總能給什麼價?”

    江帆道︰“一個半。”

    “以Musical.ly的成長速度,明年至少估值五個億。”

    “那就明年再看。”

    “听說抖音的產品元旦正式上線?”

    “付總消息瞞靈通嘛!”

    付勝微笑︰“都是搞這個的,稍微用點心還是可以打听到的,江總不妨再考慮一下我的提議,借助外部資本,把盤子做大才是合作共贏之道嘛。”

    江帆淡定的一批︰“為什麼要借助資本,我像是差錢的人嗎?”

    “……”

    付勝噎住。

    楊路裕和老黃牙疼。

    作為苦逼的創業者,听到這話真的蛋巨疼。

    江帆放下筷子,拿濕帽擦了擦手,繼續道︰“多了不敢說,每年燒個十億八億美元還是沒問題的,我的提議兩位也考慮一下,一個半你們已經賺到了,明年或許就不值了。”

    兩人眼皮跳跳,仔細觀察,不像吹B。

    多少有點半信半疑。

    十億八億美元,當是燒越南盾呢!

    飯局一個小時結束。

    江帆和老黃開車回,路上問老黃︰“你覺的對方今天的目的是什麼?”

    老黃琢磨著道︰“我覺的有兩個,一個是真的想見你一面,換了是我踫到你這種競爭對手也想見個面看看是何方神聖;第二個應該有試探的成份。”

    江帆說道︰“我還以為對方會談條件講和呢!”

    老黃道︰“只要你們的產品還想出海,Musical.ly想回大陸,就不存在講和的可能,同一條賽道上不可能出現兩個第一,對方知道你們產品元旦上線,應該是在做什麼準備。”

    江帆問道︰“你覺的對方會怎麼對付我們?”

    黃老猜測︰“挖你們的人?”

    “你覺的可能嗎?”

    “的確不太可能,人家可沒你們財大氣粗。”

    “還有沒有別的可能?”

    “試探你的底線,再考慮要不要投降?”

    江帆問道︰“這個可能有多大?”

    老黃說道︰“很大,付勝是投資人,資本只在乎利益,不會在意Musical.ly死活,在資本的眼里,如果市場上出現競爭對手,第一個要考慮的是怎麼保住利益,而不是投資企業的生死,如果有可能干掉對手,資本會支持,因為能獲得更大收益,可踫上你這種財大氣粗的手方,資本要考慮的是怎麼把到手的收益落袋為安。”

    江帆道︰“之前B輪我沒攪合黃。”

    老黃道︰“之前你們連產品都沒影呢,不可能被你嚇退,現在不一樣了,你們產品元旦上架人家都知道了,甚至已經有可能拿到了你們的產品樣本,話說我也挺好奇的,你花費這麼大人力物力搞的短視頻應用應該不差吧,有沒有內測指標,給我幾個我也試試。”

    “回頭讓人跟你聯系。”

    江帆問︰“還有沒有其他可能?”

    老黃想了想道︰“還有一個,提前在國內上市,搶佔國內市場。”

    江帆一凜,還真有這個可能。

    與此同時,另一台車里。

    付勝和楊路裕也在商量。

    “你覺的怎麼樣?”

    付勝問。

    “有點不敢相信,竟然這麼年輕!”

    “確實讓人難以置信。”

    “一直挖不出背後的金主,會不會是大人物遺落在外的私生子?”

    “你網絡小說看多了。”

    “誰看那玩意,你覺的那小子有沒有吹牛?”

    “不像是吹牛,產品都沒開發出來呢就砸了一個多億,若非真不差錢,誰敢這麼玩?”

    “我們提前一個月上線,能佔據先手。”

    “資金怎麼樣?”

    “不太夠,C輪得盡快提上日程。”

    “他們的產品到底如何?”

    “和我們的差不多,不過他們好多模塊都是自己開發,沒用第三方公司的,將來優化升級沒有天花板,功能比我們要全,搞了三個團隊內部競賽,真特麼有錢。”

    “你找好萊塢團隊做的濾鏡怎麼樣了?”

    “還得等上一個月。”

    “抓緊時間,要是拿不出成績就把你賣了。”

    “……”

    ……

    把老黃送回家,江帆去了公司。

    把車停在地庫,剛到電梯入口,就見一哥們捧著一束花正在罵罵咧咧。

    人還挺帥,高高大大,很有股陽剛味,就是罵罵咧咧有點浮夸。

    寫字樓的門禁管理很嚴格,外來訪客要進來得在前台登記,大晚上的,前台肯定不會輕易放進去,肯定要打電話問的,這哥們估計沒混進去,才在這里守株待兔。

    看到有人過來,青年眼楮一亮,立刻問道︰“兄弟去哪?”

    江帆道︰“十六樓。”

    青年問︰“能帶一程不?”

    江帆問︰“你去哪?”

    青年道︰“十八樓,听說和十六樓是一個公司,你是抖音科技的員工?”

    “?????”

    江帆頓時好奇︰“你去十八樓找誰?”

    青年道︰“呂小米,認識不?”

    “%¥¥%%”

    江帆滿頭黑線,仔細打量幾眼,感覺不像好人,問︰“你是呂小米什麼人?”

    青年道︰“別問這麼多,到底帶不帶給個痛快話。”

    江帆道︰“不帶!”

    沒再理這貨,刷卡進門走人,心里還在琢磨呂小米怎麼時候招來了這麼一大黃蜂,大晚上的竟然追到公司來了,莫非呂小米還沒有下班?

    不應該啊!

    秘書加什麼班。

    轉了幾個念頭,電梯來了,就進了電梯。

    到十六樓辦公區轉了一圈,幾乎全在加班。

    男人的桌子上比較統一,大都是咖啡茶杯飲料這些;女孩子們就比較五花八門了,不但有咖啡和飲料,還有各種小吃,相同的是眼袋都比較重。

    上十七樓,轉到胡敏的工位時,女博士正在扯頭發。

    “再扯就禿了。”

    江帆敲敲桌子。

    胡敏嚇了一跳,連忙抬頭,才發現是老板。

    “江總!”

    “什麼情況?”

    江帆問︰“怎麼擱這扯頭發呢?”

    胡敏忙道︰“沒事,踫到點技術問題。”

    江帆問道︰“還能不能扛得住?”

    胡敏咬了咬牙︰“沒問題。”

    “沒問題就好。”

    江帆丟下一句︰“事做好就行,不要管別人怎麼說。”

    走了。

    胡敏愣了一會,擦擦眼角,重新燃起斗志。

    最近壓力好大,不光是工作上遇到的難題。

    還有各種質疑,這些才是讓人難以承受的。

    說什麼的都有,不足以擔當重任、思路錯了等等。

    女博士快要頂不住。

    江老板的這個鼓勵來的非常及時。

    胡敏又找回了信心。

    江帆溜達一圈,上了十八樓。

    先到秘書室看了看,呂小米不在。

    心里就納悶了。

    人都不在,樓下那貨怎麼會追到公司來?

    等了一陣,曹光匆匆趕到。

    大半夜的被江老板叫過來,不知道又是什麼事。

    這個點叫人來公司,想也不可能是小事。

    江帆讓他坐下,問︰“Musical.ly那邊最近關注過沒有?”

    曹光有點意外,道︰“一直在關注,發生什麼事了嗎?”

    江帆問道︰“知不知道他們打算什麼時候在國內上線?”

    曹光說道︰“這個還不太清楚,老楊現在防我跟防賊一樣,很難打听到他們的計劃。”

    江帆敲著桌子︰“我剛見了付勝和楊路裕,找人打听一下,看看他們計劃什麼時候國內上線,別人家都偷偷登陸了,我們還蒙在鼓里不知道。”

    曹光點頭︰“我明天就去找人打听。”

    江帆琢磨了下,道︰“再跟楊路裕談談,看有沒有招安的可能。”

    曹光說道︰“他把自己賣給了資本,說了不算。”

    江帆道︰“那就摸清楚他們的計劃。”

    曹光說好,考慮了下道︰“估計我們的計劃已經被他們摸清了,有些事情如果刻意打听是沒法保密的,如果他們要跟我們死磕到底的話,極有可能會提前在國內上線。”

    江帆道︰“是有這個可能,所以才讓他盡快摸清楚他們的計劃,真要在國內上線的話不可能打听不到,除非連下面的開發人員也不知道這個計劃,這可能嗎?”

    “當然不可能。”

    曹光道︰“環境不同,國內的應用和國外是兩個不同的版本,肯定要調整的,不可能瞞得住開發人員,我找人私下問問那邊的人就知道了。”

    江帆道︰“這種事我們能想到,人家也能想到,不然怎麼知道我們元旦上架,最好找人私下打听一下他們最近有沒有重要的人員調整,以防跟我們一樣搞幾個團隊。”

    曹光一凜,點了點頭︰“好!”

    ……

    回到四季花園,裴家姐妹還沒睡。

    正在刷段子呢,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

    看到江帆進來,才齊齊唱禮︰“江哥!”

    江帆問道︰“看啥的,笑的這麼高興?”

    裴雯雯道︰“刷內涵段子呢,唉,笑死我了。”

    江帆嗯了一聲,忽然又想到個事件。

    三年後內涵段子被下令槍斃。

    之後又搞了皮皮蝦。

    雖然用戶體量沒法和短視頻應用比,但這類應用還是有一定用戶規模的。

    現在段子一家獨大。

    誰也不知道三年後內涵段子會被下令槍斃。

    這個也可以有。

    且比抖音簡單。

    轉了幾個念頭,江帆問裴詩詩︰“明天考試能過不?”

    裴詩詩信心不足道︰“應該可以吧,我覺的沒問題。”

    明天又要考科目二,再過不去就掛兩次了。

    “能過就好。”

    江帆沒有多說,這種事說的越多就越緊張。

    一緊張就抓瞎。

    還是不要有壓力好。

    明天考試,江帆沒再讓姐妹倆加班。

    洗了個澡,自個挑燈夜戰。

    過了凌晨,輕手輕腳下來,發現門反鎖了,又輕手輕腳的上樓。

    周三,一覺睡到九點起來,裴詩詩已經早早走了。

    洗完下樓,裴雯雯拄著拐子從保溫筒里將早飯取出來擺餐桌上。

    江老板經常睡懶覺,早飯涼了就不吃扔了。

    姐妹倆認真研究後,就買了個插電的自動保溫筒。

    把飯菜放進去,設定好溫度能長時間保溫。

    雖然時間長了飯菜會變質,但一兩個小時還是沒問題的。

    裴雯雯坐對面,一邊揪著發梢,一邊說道︰“江哥,我想腳好了就去找工作。”

    江帆問道︰“干嘛這麼著急?”

    裴雯雯嘟囔道︰“快年底了呀!”

    江帆又問︰“駕照不考了?”

    裴雯雯絞著頭發道︰“我又沒有車,著什麼急,慢慢考就行了。”

    江帆道︰“還指望你們拿駕照了給開車呢!”

    裴雯雯瞪大眼楮問︰“江哥,我們開車你敢坐啊?”

    江帆問︰“為什麼不敢?”

    裴雯雯底氣不足道︰“路上車那麼多,拿了駕照我都不敢開車,你還敢坐啊?”

    “嗯,這到是個問題!”

    江帆嗯了一聲,也挺頭疼。

    隨即扔到一邊,換個話題︰“想找個什麼工作?”

    裴雯雯想了想,挺泄氣的︰“不知道能干什麼。”

    江帆道︰“那我給你們安排一個。”

    裴雯雯試探道︰“你給我們安排什麼?”

    江帆道︰“過兩天你就知道了。”

    裴雯雯拍了拍腦袋︰“反正抖音科技我可不去。”

    江帆嗯了一聲,他也不可能把姐妹倆安排到抖音科技去。

    不然員工天天八卦自己的私生活成什麼樣了。

    吃完飯去公司。

    到辦公室,呂小米坐在電腦前,偏頭看門口。

    明顯听到腳步聲了。

    看到是江老板,起身的同時,抓著鼠標的右手就來了一個漂亮的漂移,成功關掉不知道什麼窗口,江帆看到不下五次了,多少有點好奇,就走了過去︰“我看看你在干什麼。”

    啊……

    呂小米呆了下,還真有點措手不及。

    “咋了,不敢讓我看?”

    “不是……”

    呂小米忙閃到一邊。

    江帆瞅了一眼屏幕,電腦桌面,什麼也沒有。

    瞄了眼任務欄,有360瀏覽器,還有幾個word文檔。

    再沒別的東西。

    肯定不是正規東西,不然哪用得著閃退。

    這個技能江帆也有,同樣都是秘書出身,怎可能不會。

    而且玩的比呂小米還要溜。

    動作還要隱蔽。

    任務欄里的瀏覽器肯定是公司內網頁面。

    最小化的word文檔里面肯定是某個寫了一半的匯報材料。

    都不用看,就知道里面是什麼。

    抖音科技不是國企,他的專職秘書也不用整天寫匯報材料。

    最多就是工作日質和工作安排什麼的文檔資料。

    瞄了眼右下角,全隱藏起來了。

    江帆又瞥向呂小米,琢磨要不要點開看看。

    肯定藏了東西。

    呂小米緊張了起來,心跳都有些快。

    好在江老板琢磨了一下,最終沒讓她點開右下角的隱藏小三角,意味深長地瞥了她一眼就進去了,搞的呂小米頭皮又麻了一下,直覺江老板猜到了右下角藏了東西。

    再想想江老板三年的國企秘書履歷,小心肝又撲通撲通跳了好幾下。

    不會江老板也會這手吧?

    莫名有點心虛起來。

    跟進去泡茶時,還有點心神不寧的。

    等泡好茶,正準備閃人,卻又被江老板叫住。

    “你談戀愛了?”

    江帆問她。

    呂小米一臉懵︰“沒有啊?”

    江帆道︰“那怎麼半夜有人來公司給你送花?”

    “?????”

    呂小米更懵了,但隨即就想到什麼,臉色一下變的難看。

    江帆問道︰“咋回事?”

    呂小米心里那個氣,道︰“是健身俱樂部一個教練。”

    江帆問道︰“認識多久了,怎麼追到公司來了?”

    呂小米道︰“上周末去健身時認識的。”

    江帆很是驚訝︰“你還去健身?”

    呂小米點點頭。

    江帆上下打量,身材雖然挺好,但怎麼也不像健身的那種體型啊!

    呂小米被他看的不自在,忍不住想落荒而逃。

    江帆又問︰“我看那人長的挺高大帥氣,看不上嗎?”

    呂小米再壓不住火,帶著情緒︰“是個鴨子。”

    “鴨子?”

    江帆張了張嘴,差點驚掉眼球。

    不是驚訝鴨子這種生物。

    而是驚詫這個詞從呂小米嘴里說出來,怎麼都覺有點違和。

    呂小米點點頭︰“听說好多健身教練都是兼職鴨子。”

    “……”

    江帆有點無語。

    這個他當然有听說。

    可呂小米說起這個竟然沒有半點扭捏,還是讓他挺不適應。

    真沒談過戀愛?

    江帆深表懷疑。

    想了想問︰“怎麼會追到公司來的?”

    呂小米尷尬了,吱吱唔唔道︰“那家伙糾纏不清,我就說了下工作單位,不知道他們哪打听到公司地址的,昨晚又打電話糾纏,我說我在公司加班……”

    江帆皺眉︰“盡快處理好,招蜂引蝶的像什麼樣。”

    呂小米差點吐老血。

    誰招蜂引蝶了。

    心里那個氣啊!

    同時有點郁悶,怎麼這麼巧就被江老板踫到了。

    最近是不是有點走背運?

    去了下俱身房,踫到個腦子有病的。

    追到公司來又好巧不巧的被江老板踫到。

    這要不是霉運罩頂,哪有這麼巧的事情。

    真郁悶到家了。

    剛坐在電腦前,外面又響起腳步聲。

    扭頭望去,過了幾秒鐘,曹光走了進來,問︰“呂秘書,江總來了沒?”

    呂小米沒起來,道︰“來了,在里面。”

    曹光點頭,瞥了她一眼,去了里面。

    呂小米忙整理整理表情,不能被人看到。

    PS︰七千字送上,求月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