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天中獎 第94章 三選一



    “……”

    呂小米看著這條微信內容有點愣神,嘴角抽搐。

    這是干嘛?

    想賄賂本小姐?

    輕飄飄回︰“謝謝,我晚上有事。”

    柴又又問︰“那明天呢?”

    呂小米回︰“明天晚上加班。”

    柴芳就明白了,此路不通,只好換個方式,問她護膚品用的什麼牌子,職業裝的襯衫在哪里買的等等,話里話外的夸她漂亮,還別說,沒有女人不吃這套。

    被夸一陣,呂小米也忍不住心情愉悅,跟她聊起了護膚品。

    ……

    申深。

    一棟居民樓內。

    集合競價結束,股市正式開盤。

    交易員看著K線走勢,南華電器開盤高開5.21%,隨後在5..34位置震蕩,即時交易顯示買入和賣出都十分活躍,有新的資金進來,也有人獲利清倉。

    不過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多久。

    很快。

    一張兩萬手的大買單從天而降,將賣盤上的所有賣單一掃而空。

    股價立刻抬頭向上直線拉升。

    “張哥,股價開始拉升了。”

    七八個交易員精神一振,看了眼最後面的矮胖子。

    矮胖子嗯了聲,將手里的煙頭掐滅在煙灰缸,一聲都沒吭。

    盤口上迅速出現了兩極分化。

    賣盤上方的賣單看到股價一路沖高,立刻憑空消失了。

    而買盤上則出了了大量追漲的買單,密密麻麻一大堆。

    甚至還有在高位掛單接貨的。

    股價一路上沖,9︰42分,南華電器被拉到漲停價位,大單封住了漲停板。

    “張哥,股份漲停了。”

    七八個交易員立刻詢問︰“要不要出貨?”

    “等等!”

    矮胖子一直盯著電腦屏,看到股價漲停後,並沒有急著下令,而是緊盯著買盤,看著買一位置的封單數量越來越多,直到放在右手邊的手機響起。

    “好了。”

    電話里的聲音言簡意賅。

    矮胖子精神振了下,就準備下令。

    然而就在這時,兩張七千多手的大賣單忽然從賣盤上砸下來,買盤上封住股價的五萬手買單立刻就被吃掉三分之一,驚的矮胖子瞬間就怒目圓瞪,一句‘我草’脫口而出。

    電話那頭同樣傳來一聲‘我草’。

    七八個交易員也看著盤面一臉目瞪狗呆。

    而買盤上剩下的買單就仿佛被狗咬了一口的兔子一般,在下短短幾秒里消失大半,全部撤單,直到賣盤上開始出現大筆賣單,矮胖子才終于回過神來。

    “我草,哪個傻筆干的。”

    矮胖子眼楮都紅了,咬牙切齒勃然大怒。

    “張哥,怎麼辦?”

    有交易員急忙問道,跑還是不跑?

    “接住,把股價拉起來!”

    矮胖子幾乎咬著牙,發出了交易指令。

    大單砸盤,引發不小的恐慌,買盤上追漲的資金徹底嚇尿,全都跑了。

    好多原本還想等著再吃一個漲停板的散戶看到大資金砸盤,也嚇尿了,紛紛跑路。

    連鎖反應之下,漲停板瞬間打開,股價直接跳水。

    而下方卻沒有多少承接力度,這個時候還怎麼跑?

    只能穩住再說。

    交易員執行很到位,立刻開始接砸盤的籌碼。

    矮胖子則咬牙切齒,心里一遍遍的詛咒著忽然砸盤的傻筆。

    ……

    四季花園。

    “爽!”

    江帆看著賣單成交,不由暗叫一聲爽。

    總算給了這個狗莊一記悶棍。

    就是不知道這個狗莊是不是之前那個。

    旁邊的電腦上。

    裴雯雯也雀躍︰“江哥,成交了,賺了20%的利潤。”

    江帆嗯了一聲︰“不錯,雖然時間長了些。”

    裴雯雯剛剛興奮了一下,隨即心情就又不好了︰“我和我姐已經割了。”

    江帆過去捏捏臉蛋︰“所以啊,你們還是老老實實攢工資吧,別想著炒股發財了,這玩意不是你們能踫的,掙那麼多錢想干嘛,女孩子有錢就變壞。”

    裴雯雯不服氣︰“明明是男人有錢就變壞。”

    “嗯,男人女人都一樣。”

    江帆摸摸腦瓜︰“所以還是別想著發財啦!”

    裴雯雯有點不開心︰“你這是不想讓我把債還完。”

    “聰明!”

    江帆樂了,托著臉蛋吃了兩口瓜,出門去上班了。

    裴雯雯嘟囔了一陣,繼續操作電腦調換倉位。

    ……

    金星大廈,呂小米正在和柴芳討論服裝搭配心得。

    忽听到腳步聲,一扭頭,江帆板竟然回來了。

    “江總!”

    呂小米心里一哆嗦,手卻不哆嗦。

    一個漂亮漂移,就將微信對話框叉叉了。

    江帆嗯了一聲,瞅了一眼,進了辦公室。

    呂小米起身跟進去,先把茶泡上,然後匯報工作。

    一周沒來,公司發生了哪些事情。

    大事小事,肯定要撿重要的給江老板匯報一下的。

    雖然幾位高管有事都會打電話的,但高管匯報的角度又和秘書不同,位置不同看問題的角度和方式也不同,有些事高管不會說的太明白,但秘書會說。

    呂小米現在慢慢上道了,也能抓住重點。

    這妹子換了個粉色襯衫,頭發也扎成了馬尾。

    更漂亮了,也更干練了。

    匯報了幾件事,呂小米又說了說奶茶店的事︰“那個奶茶店女老板今天又找我了,想讓我們再訂一批奶茶,我給她說了,這事不是我能做主的,讓她找你。”

    江帆早就忘了,想了一下才想起來。

    時間過去不長,還有點印象。

    對那個奶茶店女老板印象比較深刻。

    不然也不會人家打個電話就訂奶茶。

    江帆可不是濫好人,問︰“她就沒給你送點好處?”

    呂小米嚇一跳︰“沒有沒有!”

    江帆多賊,一看這反應就不太正常,愕然道︰“沒有你緊張什麼?”

    呂小米糾結了一下,還是老實說了︰“柴老板要請我吃飯,我沒答應。”

    江帆來了興趣︰“她準備給你啥好處?”

    呂小米汗了個︰“我不知道。”

    江揮沒有再問,揮了揮手︰“去把高管們請來。”

    呂小米暗暗松口氣,麻溜的去請高管。

    高管們還沒來,江帆又接到了老黃的電話。

    “回魔都沒了?”

    “人在辦公室。”

    “有個人托我請你。”

    “什麼人?”

    “資本圈的,Musical.ly的投資方。”

    “找我干嘛?”

    “應該是為了Musical.ly的事,之前沒怎麼關注過,問了一下,才知道你們開發的產品和Musical.ly在一條賽道上,听說最近你們把人家的根都快挖掉了?”

    江帆嗯了一聲︰“你覺的我有見的必要嗎?”

    老黃笑道︰“你這不混圈子可不行,總得多交幾個朋友。”

    “問題是一山能容二虎嗎?”

    “人家托到我這來了,不太好拒絕,給個面子?”

    江帆揉揉額頭︰“定好地方了告訴我。”

    剛剛結束通話,高管們也來了。

    三位開發團隊的負責人和算法小組的負責人胡敏也來了。

    江帆移架到會客區,把手機給曹光︰“給我裝一個客戶端我試試。”

    曹光接過手機,讓他輸了指紋,打開手機操作起來。

    三個月過去了,初始版本已經搞出來了。

    目前正在進行內測。

    其實開發個短視頻APP本來沒這麼麻煩。

    上千人的團隊,哪用得了三個月。

    奈何江老板要求高,好多模塊都不讓用第三方公司的,只能自己開發。

    遇到一些比較專業的領域和問題,都是直接找人,甚至寧請外援,也不讓找外包的專業公司,所以才費時費力,三個月時間也只勉強拼湊出個初始版本。

    江帆問陳雲芳︰“我看辦公平台的灌水區里不少員工建議搞點班中水果飲品之類,後勤這塊是怎麼考慮的,現在能不能滿足這些要求?”

    陳雲芳道︰“現在滿足不了,有兩點,一是現在沒有硬件基礎,與商家合作的話成本會很高,就跟上周訂的奶茶一樣,一杯奶茶要五塊錢,即使店家對了優惠,可一杯奶茶的成本還不到兩塊錢,對于我們來說成本依舊非常高;二是公司現在還是初創階段,還沒到考慮這些的時候,至少也要等經營情況達到一定預期才能考慮這些問題。”

    江帆想了一下,認可了她這個觀點。

    現在確實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

    員工少還罷了。

    養了一千多名員工,連效益都沒有,還鋪張浪費,容易慣壞。

    聊了幾句,曹光把江老板的手機遞給了顧鋒。

    顧鋒搗騰一陣,又遞給了徐楓。

    徐楓裝了個APP後,才還給江老板。

    江帆接過來看了看,三個APP基本一模一樣,正是當年熟悉的抖音,黑色圖標上白藍紅三個抖動的音符疊加在一起,忽然就有種提前創造歷史的感覺。

    不過跟原版的抖音還是有點微細的差別。

    江帆隨口點評︰“第一個下面的藍色有點深了,要稍微偏綠點的那個藍色,第二個立體感差了點,第二個音符的形狀都錯了,我不是給你們畫了嗎,怎麼還搞個這麼個玩意,不要標新立異可好?第三個下面的紅色也有問題,讓我想想,嗯,用品紅試試。”

    三個開發團隊負責人不吭聲,在本子上寫寫畫畫的。

    江帆先點開第一個,緩沖了一下,才打開界面。

    第一印象,反應不夠快。

    不知道是軟件本身的問題還是網速問題。

    剛打開就是一個小視頻,正是田浩拍的那些作品里的一個。

    江帆往上劃了一下,反應有點遲鈍,網速太卡。

    過了兩三秒才切換,又出來一個新作品。

    還是田浩拍的。

    “界面有點花里胡哨的,還有弄這些標簽有什麼用,都是多余的;色彩搭配的也有不少問題,感覺有點艷麗了,不夠簡潔美觀,視覺效果差了一點。”

    江帆又忍不住毒舌,挑了一堆毛病。

    使用過完美的產品,再用這些半成品就感覺處處槽點。

    連劃過三四個,才看到一個員工拍的作品。

    才內測了幾天,里面的內容並不多。

    員工也拍的有模有樣的,比當初呂小米和選拔的三個演員拍的好多了。

    看來不用刻意給老板拍,基本上都能正常發揮。

    把三個APP都體驗了下,離他預期的完美產品都差的老遠。

    仔細品鑒了下,感覺最後加入的徐楓團隊的產品最符合他的預期。

    曹光團隊和顧鋒團隊的都差了一點。

    “問題比較多,還得繼續雕琢。”

    江帆放下手機,道︰“沒有一款好的產品是一蹴而就一次性就能做到完美的,每一款優秀的產品都是經過無數人的不斷努力改善和完善才最終完美的,繼續努力,回頭多邀請一些外面的創作者參加內測,再搞一個公投,看看哪個團隊的產品最受歡迎就選哪個。”

    曹光三人沒有意見。

    江帆看向其他幾位高管︰“你們都試了沒,怎麼沒看到你們的作品?”

    “拍了。”

    吳艷梅道︰“你沒刷到,這個,你看一下!”

    說著拿出手機,打開給江老板看。

    江帆接過來看了下,點評了一句︰“不錯!”

    然後又看了下陳雲芳的,也是不得其法,沒人點贊的那種。

    或許核心還是顏值。

    兩位女士相貌中正,但離美女還差了點。

    不然這個歲數的少婦好好打扮一下可得迷死小年輕。

    討論了下三款產品的優缺點,江帆看向呂小米。

    “把那些發到外站的作品刪了吧!”

    江帆說道︰“試下水就行了,留著我們的產品上線了再發。”

    呂小米忙答應,記在了小本本上。

    江帆又看向了胡敏︰“算法這一塊怎麼樣了?”

    胡敏說道︰“框架已經搭建好了,但學習能力還非常弱,效果不理想。”

    江帆問道︰“跟頭條的算法差距在哪里?”

    胡敏說道︰“頭條的分布式機器學習平台沉澱了好幾年,已經非常成熟了,我們現在差的是實戰訓練,還有學習能力,海量數據,以及好多個領域的技術突破。”

    “怎麼才能解決?”

    江帆可不想听這些,也不懂這些。

    他只想要結果。

    胡敏猶豫了下,咬了咬牙︰“需要有經驗的算法工程師和海量數據進行訓練。”

    “招人!”

    江帆就看向吳艷梅︰“要什麼人給找什麼人。”

    吳艷梅點點頭,沒說什麼。

    其他人也沒說什麼,這就有點偏愛了。

    但江老板獨斷專行,在專業的技術問題上雖然一直能兼听則明,但在方向的問題上卻一直是獨斷專行,听不人別人的意見,尤其是胡敏的算法小組很偏愛。

    大家雖有意見,卻不好說什麼。

    “數據的問題怎麼解決?”

    江帆征求意見,涉及到具體的技術問題他就是個門外漢。

    只能問專業人員了。

    曹光說道︰“有兩個辦法,一是借助其他企業的海量數據來進行學習訓練,但這個不太現實,沒有人會把數據提供給我們;二是收購一家內容量比較大的公司,借助龐大的內容來進行學習訓練,當初如果能收購Musical.ly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江帆捏捏眉心︰“選幾個能收購的對象出來給我看看。”

    曹光答應一聲。

    一忙到了中午。

    江帆也不回家,讓呂小米給他把飯買回來,就在辦公室吃。

    打包了三個菜,兩個米飯,和秘書一起吃。

    呂小米食不言,只吃飯不說話。

    江帆一邊吃飯,一邊刷小視頻,他手機上最多的就是各種短視頻APP,有別家的,有自家的,兩相對比找差距,或者順手拍個呂小米吃飯的視頻。

    體驗一下後台的工具箱,又找出一堆毛病。

    搞的呂小米想捂臉。

    吃飯吃的那個別扭,真想提醒一下江老板再別拍她了。

    正拍小視頻呢,江帆的手機又響了。

    看了一下號碼,是那個給他拍短視的學生田浩。

    就隨手接起來。

    “江總你好。”

    “你也好。”

    “江總好,是這樣,上次您不說要是對短視頻有興趣可以找您嗎?我覺的短視頻行業未來會大有前途,想成立一家專業工作室,不知江總有沒有興趣?”

    江帆放下筷子,電話交到右手,往後一靠︰“你打算怎麼搞,說來我先听听。”

    田浩顯然早有腹案︰“我打算組織一個專業團隊,依靠上戲的優質資源,批量生產優質短視頻內容在各大平台投方,賺取各大平台的廣告分成。”

    扯蛋。

    幾年以後可以。

    現在想靠拍短視頻賺廣告費那是腦子抽了。

    不過這沒關系。

    肯干就好。

    江帆道︰“想要多少錢?”

    田浩似是猶豫了下,才道︰“五十萬,您佔七成股,我佔三成,您看如何?”

    真是好青年啊!

    江帆道︰“來我辦公室談吧!”

    田浩忙道︰“我現在就過去,您在辦公室吧?”

    江帆嗯了一聲,掛了電話。

    呂小米全都听到了,卻裝沒听到。

    頭都沒抬一下。

    快快的吃完飯,先把自己的碗筷收拾了。

    從未吃飯這麼快過。

    江帆吃的墨墨跡跡,一邊吃飯一邊研究三個APP,快一點了才吃完,讓呂小米進來收拾干淨,正準備小睡一會,田浩就到了,未語人先笑,感覺不像學生。

    學生本應該是很單純的。

    奈何這些氣風氣變的有點快。

    過早的接觸到社會,學生也不再單純了。

    像裴家姐妹那樣的白又甜已經比大熊貓還在稀有了。

    江帆悠悠轉著念頭,讓田浩坐下,才問︰“還沒畢業呢就想創業了?”

    田浩臉上堆著恰到好處的笑,一看就是老于世故的,道︰“咱們藝術生不比那些學理工科的,出來容易找工作,現在競爭壓力又大,所以得早早找出路。”

    江帆問他︰“你覺的現在拍短視頻能賺到錢嗎?”

    田浩剛想拍著胸膛保證,可看著江老板淡定的表情,心里莫名就有點虛,先前的自信和勇氣消失大半,勉強道︰“我覺的短視頻行業很有市場,應該能賺到錢。”

    江帆就呵呵了。

    端起杯子喝了口茶。

    跟那些善于給資本講故事的創業者比起來,這哥們還太嫩。

    被自己問了句,就沒底氣了。

    好在江帆也沒指望他能賺錢,就是想用這麼個人。

    田浩渾身都不自在。

    剛想說點什麼,呂小米給他泡了茶端過來。

    “謝謝!”

    田浩連忙雙手接過,有點受寵若驚。

    琢磨了下,才咬咬牙道︰“我覺的現在網絡直播很有搞頭,我準備搞一個網紅直播培訓基地,在各大平台直播,這方面上戲資源豐富,我可以找一些大一大學的學生直播。”

    江帆笑了︰“這才是你真正想干的吧?”

    田浩連忙賠笑︰“短視頻也是要拍的。”

    江帆嗯了一聲,沒理他的小九九,道︰“這樣吧,錢我可以給你,你想培養網紅還是想干別的都隨你,但短視頻必須要拍好,按照我給你的那些文案的標準量產,每天至少要策劃拍一個十五秒的短視頻,拍了不要往其他平台發,留著等我安排。”

    “好的!”

    田浩大喜,總算放下心。

    不管咋樣,只要拿到錢就好。

    坐了一陣,識趣的起身告辭,準備明天就去注冊公司。

    ……

    四季花園。

    裴詩詩中午回來了,還打包了兩份飯菜。

    姐妹倆一邊吃飯一邊玩手機。

    嘀當。

    微信又來新消息了。

    裴雯雯在看朋友圈,就順手點過來看了一下。

    是一條群消息。

    點開一看,頓時臉色不好了。

    “姐,何武召集同學聚會呢!”

    “哦!”

    裴詩詩哦了聲,沒什麼反應。

    裴雯雯問︰“去不去啊?”

    裴詩詩道︰“你能去嗎?”

    裴雯雯道︰“我不能去你能去啊!”

    裴詩詩道︰“去了干嘛,老同學問我在干嘛,我咋說?”

    裴雯雯愣住了,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是啊!

    這個咋說?

    駕校的時候就被人問過,畢竟是外人,不理就行了。

    可要是老同學問起來該咋辦?

    總不能裝聾子,或者無視吧?

    再想的更深點,年底回家爸媽問起來咋說?

    之前刻意不想這個,都有點自我逃避。

    想著過一天是一天。

    現在踫到同學聚會這個硬,就不能不想了。

    畢竟馬上到年底了。

    姐妹倆誰都沒說法,無聲扒飯。

    過了半晌,裴雯雯才道︰“姐,咱們去找工作吧!”

    裴詩詩道︰“你想好了?”

    裴雯雯痛苦道︰“我想好了,不能一直這麼逃避下去。”

    裴詩詩道︰“那就晚上回來了給他說。”

    ……

    下午,江帆沒什麼應酬,早早回來了。

    裴詩詩去駕校練車,還沒回來。

    裴雯雯沒事干,躺床上玩手機。

    短褲吊帶,也不所被江帆看了。

    江帆進門沒看到人,上了二樓才在臥室找到她,站門口瞅了眼,本沒想進去,看到她穿的挺清爽,就走了進去,問︰“說多少回了,怎麼又躺床上玩手機?”

    裴雯雯把手機拿開,悶悶地道︰“沒事干呀!”

    江帆瞅了眼她裹成象腿的右腳,坐在床邊拍了拍床︰“過來下。”

    裴雯雯就往邊上挪了挪。

    江帆捏捏腳踝,石膏硬的一批,問︰“疼不疼了?”

    裴雯雯道︰“不疼了呀!”

    江帆沒有說話,雙手探索而上。

    裴雯雯俏臉漸漸就紅了,過了一會,軟軟道︰“江哥別摸了,癢。”

    江帆扯扯短褲︰“脫掉我看看。”

    裴雯雯臉更紅︰“不脫!”

    江帆踢掉拖鞋要幫她脫。

    裴雯雯忙翻身逃走,挪到床另一邊。

    江帆挪了過去,沒再扯她短褲,把身子拉過來放腿上,先吃口甜瓜,再檢查食堂,外面走馬觀花發現不了問題,就鑽到了里面,實地檢查一番。

    看看是否健康發育。

    裴雯雯臉越來越紅,最後連耳根子都快紅了。

    過了一陣。

    江帆又去扯她短褲。

    裴雯雯忙按住,堅守最後一道陣地。

    ……

    六點半的時候,裴詩詩回來了。

    打包了幾個菜,還有三份米飯。

    三人坐餐桌前吃飯。

    姐妹倆擠眉弄眼的,一副有話要說的樣子。

    江帆當沒看到,過了一陣,見姐妹倆還在糾結,實在忍不住了。

    “你倆有話趕緊說,別猶猶豫豫的。”

    裴詩詩看向裴雯雯。

    裴雯雯撇撇嘴,就說了︰“江哥,我和我姐商量了,我們想找個工作。”

    “嗯?”

    江帆大感意外,前幾天還是偷偷摸摸找工作,估計是因為二選一的原因,今天竟然攤牌明說了,難道都不想干了?問︰“怎麼又想找工作了,是不是嫌工資低了?”

    “不是!”

    姐妹倆忙搖頭,心里那個別扭。

    工資什麼的還怎麼說啊!

    江帆又問︰“在我這受委屈了?”

    “不是不是!”

    姐妹倆又搖頭。

    江帆納了悶了︰“那是為什麼,怎麼又要找工作了?”

    裴詩詩期期艾艾道︰“同學要組織聚會,我們都不敢去了。”

    “……”

    江帆一愣,看了看姐姐,又看看妹妹。

    姐妹倆都有點委屈巴巴。

    江帆轉了幾個念頭,漸漸就有些明白。

    同學聚會都不敢去,是怕被人問到工作不知道怎麼說吧?

    自己給了她們無憂無慮的生活,卻給不了自信底氣。

    回頭想想,姐妹倆這幾個月已經幾乎不跟生人打交道了。

    再想的遠一些,怕是回家也不好交待。

    這應該才是想去找工作的主要原因吧!

    江帆夾了塊回鍋肉,問︰“想找什麼工作?”

    裴詩詩苦著臉︰“還沒想好呢,我先把駕照拿上再說!”

    江帆問道︰“要不要我給你們找一個?”

    “不用不用!”

    姐妹倆忙搖頭,可不想再跟江老板認識的人打交道了。

    幾個月前裴雯雯還給江老板當了一天工作秘書,可那會情況和現在不一樣,現在說啥也不願去金星大廈了,不然踫到熟人多尷尬,還是躲遠一點的好。

    PS︰七千字大章,求訂閱和月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天天中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