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247章 大恩人



    林老爺卻倔強地跪在地上不願起來,揮開長子和掌櫃想要攙扶的手,膝行著朝井甘湊近了些許。

    “當年我們一家走投無路,都想著干脆一起跳河死了算了,若非得您指點,還出錢相幫,我也不會有東山再起的機會,我們一家也沒能重新過上正常的生活。您是我們的恩人吶,這兩年我一直想要見您,當面向您致謝,可都不得機會。”

    林老爺邊說邊抹淚,情真意切,也讓在場的人都切切實實明白了這個霸佔了主位的小姑娘到底是誰。

    林老爺家以前是做瓷器生意的,後來生意出了問題,家財全部折了進去,還欠下了巨債,眼看就要被逼死了。

    井甘給了他重新來過的機會。

    她給林老爺介紹了一種叫橡膠的植物,且此種植物的汁液所能產生的妙用。

    之後林老爺就靠著橡膠制出了雨衣、雨鞋,開了庇林,短短一年多便有了如今的風光。

    這都全托了恩人的福。

    “我給了你機會,全力把握住則是靠你自己的能力,這也是你自己努力的結果。而且我是佔了股分了錢的,也算是公平合作。”

    林老爺微仰著頭,眼楮發亮地一眨不眨看著這個漂亮的小恩人,像跟看菩薩仙子一樣虔誠。

    “若沒有恩人提供的技術,我哪兒有現在的日子。別說四成股,便是您要六成、七成也是理所應當。這本該就是您的生意,被我撿了便宜。”

    井甘伸手輕抬了下他的胳膊,朝旁邊的椅子指了指,示意他起身落座。

    林老爺跪了這麼久也確實有些受不住了,他本就長得瘦,一身骨頭,跪這一會膝蓋就疼得厲害。

    林老爺感念恩人的體貼,抹去臉上的鼻涕眼淚,連連致了謝,由長子和掌櫃一道攙扶了起來。

    但他卻沒有坐,就那麼站在井甘面前,像是個隨時等待吩咐的小廝。

    連看都未去看旁邊舒舒服服的椅子一眼。

    “生意場上各種彎彎繞繞、人情世故、零七碎八。我不願操心,拿份分紅偷閑,足以。庇林的賬目一次比一次漂亮,你費心了。”

    得恩人這般夸獎,林老爺欣喜非常,臉頰都透上了紅暈。

    “這都是我應當做的,恩人信任我才選擇了我,我自不能讓恩人失望。”

    兩人說了這許久話,掌櫃突兀地在一旁輕咳了一聲。

    林老爺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一家子妻小還沒給恩人介紹,連忙把妻小叫到身邊來。

    “恩人……”

    “叫我井甘便可,一口一個恩人的怪別扭的。”

    “這怎麼能行。”林老爺一臉肅然,“您若覺得恩人听著怪異,那便稱呼您井家主可否?”

    之前林老爺關于生意上的事都是與大朗溝通地,大朗便是如此稱呼的井甘。

    井甘抿了口茶,應了一聲,“可。”

    林老爺當即笑呵呵地喚了聲‘井家主’,一把拉過了自己的老妻。

    “這是我夫人,和我的長子文康、長女秀禾、次女秀煙、和幼子文健。”

    說著命令自己的妻小,“快見過井家主。”

    林夫人有些文靜怯懦,看井甘的眼神都小心翼翼的,帶著孩子們給井甘行禮。

    井甘從容地受了。

    她雖年紀小,但與林老爺是合作伙伴,便算這些孩子的長輩。

    她摸了一圈身上,因為是突發奇想來的林家,沒有準備見面禮,便順手摘下了耳朵上的一對珍珠耳和腕上的一條水晶手鏈,分別賞給了兩個女孩。

    兩個男孩卻是沒有東西可送。

    “來得匆忙,沒有備禮,日後補給你們。”

    井甘朝林老爺長子文康看了一眼,又抬手摸了摸文健的腦袋。

    文健今年才五歲,長得虎頭虎腦地,很可愛。

    “井家主客氣了,您是我家的恩人,更是貴客,你能來便是我們家的榮光。”

    文康和林老爺長得很像,不僅身材一樣都是瘦瘦高高的,臉型、五官都很相似,就像一個中年版一個少年版。

    他看著怎麼也有十六七歲,和井甘差不多年紀,說不定還要大一點,待人待客也已有了章法。

    井甘友好地笑了一下,又忍不住摸了摸文健暖呼呼的腦袋。

    文健被她老是摸腦袋有些不開心,皺著鼻子哼了哼,“要不是姐姐長得像仙女,我肯定是要生氣的。”

    井甘被他萌萌的樣子逗笑了,捏了下他圓乎乎軟嫩嫩的臉蛋。

    “嘴巴可真甜。”

    井甘一笑,文健愣了一下,臉頰一下子紅了,主動湊到井甘身邊,仰頭想親她。

    可他太矮,井甘坐著都比他高,親不到。

    嘴巴癟了癟,眼楮亮閃閃道,“姐姐長得好漂亮,給我做媳婦吧——”

    他話一出口,腦袋上猛地被自家老爹呼了一巴掌,疼得眼眶里瞬間盈滿了淚花。

    林夫人低呼一聲立馬把兒子摟到懷里小聲哄著,長女也關切地瞧著弟弟被打的地方。

    沒有紅,也沒有腫,幸好。

    “胡說八道什麼,一點規矩都不懂。”

    林老爺罵了一句,不好意思地朝井甘笑笑,“小孩還小,井家主別和他一般見識。”

    “童言無忌,小公子很可愛。林老爺很幸福,兩兒兩女,一家人相親相愛。”

    林老爺感慨地嘆了一聲,“這都是托了了井家主的洪福。”

    想到兩年前自己一家人流落街頭被討債的人追債,他帶著一家老小已經站在了河邊上,就等著一閉眼一起跳下去。

    是大朗喊住了他們,並將他介紹給了這個少女。

    當時他懷著最後賭一把的心思跟著大朗去了留仙縣,去了泉水街。

    雖然沒有親眼見過恩人的容貌,只听見她從馬車里傳出來的清靈稚嫩的聲音。

    但這聲音救了他們一家六口的命,也改變了他們一家的人生。

    正廳里重新上了茶點,林家眾人也紛紛落了座。

    林老爺沒有坐井甘旁邊的位置,而是極為尊敬地坐在了她的下手,看了對面與他坐在同等位置的高大男人一眼。

    好奇道,“不知這位公子是……”

    “我的朋友,平鹿盟盟主。”

    井甘隨口介紹,林老爺和長子文康身體卻是不由一直。

    平鹿盟……盟主?

    做生意的人對江湖上的事多少知道一些,平鹿盟名聲那麼響,便是不特別關注也是常听人議論的。

    如今的江湖第一幫!

    平鹿盟盟主竟是井家主朋友?

    而且這盟主看著還有點以井家主為尊的意思。

    這井家主到底有多大背景,多大能耐?

    江湖第一大幫的盟主都如同護衛一般隨意帶在身邊?

    想到如此高深莫測的井家主竟與自己一起做生意,林老爺不由感覺熱血沸騰。

    看井甘的眼神也變得越發鄭重、狂熱起來。

    他們家恩人還真不是一般人!

    “井家主來蜀地是游玩還是有什麼正事麼?若有什麼用得著的地方盡管開口,我們一家在蜀地生活了幾十年,對這再熟悉不過。”

    井甘低垂的眼睫被茶煙燻上一層朦朧的霧氣,感覺眼楮被灼地有些疼,放下茶盞,看向林夫人。

    “有什麼甜口飲品嗎,我嗜甜。”

    沒料到井甘會突然和自己說話,林夫人愣了半晌沒反應過來,還是長女秀禾機靈,幫自己娘解圍道。

    “有的,昨日娘親剛熬了蜂蜜紅豆湯,井家主若喜歡,我這便給你盛些來。”

    “喜歡。多謝。”

    秀禾便起身去了廚房。

    林老爺滿意女兒反應靈敏、舉止大氣,不滿地朝林夫人看了一眼,這才又收回視線到井甘身上。

    “井家主若不忙,便在蜀地多留些日子,也好讓我多招待招待您。我們蜀地好山好水,玩的吃的更是數不勝數,到時讓秀禾帶著您到處逛逛。”

    “我有事,不便久留。”

    林老爺有些遺憾,“這樣啊,那有些可惜了。”

    還想著趁著機會多增進增進感情,若能讓自己女兒兒子跟著多學學看看,那也是極好的。

    井家主這般小的年紀,和長子長女差不多的年歲,卻已然能夠支撐家門,創造一番家業,這般能耐便是他自己都是望塵莫及。

    自家孩子要是能被帶動、指點一二,那便是他們的造化。

    “過些日子就是湘安韓家的商宴,林家可是也受邀了?”

    井甘突然提起這個,林老爺頓了一下。

    原來井家主是為受邀商宴之事而來。

    韓家是大熠首富,商宴則是韓家每年舉辦的最重大的宴會,連通各行各業的情況,是最好的暢談生意、攀附結交的機會。

    大熠的生意人沒有不趨之若鶩的。

    但能受到邀請的只有各行翹楚,這也間接代表了一種榮耀。

    庇林才開張一年時間,就能受到韓家關注,已然算得上今年商宴上的黑馬。

    “正是,這兩日我正準備著出發呢。井家主可是要一道前往?”

    林老爺正說著,秀禾已經端了蜂蜜紅豆湯來。

    井甘小抿了一口,甜度適中,不淡不膩,味道尚可。

    井甘連喝了兩口,沒接話,林老爺便繼續道,“其實關于此次商宴……我有些疑慮想向井家主請教。”

    井甘喝夠了,放下小碗掀了掀眼簾,“可。”

    林老爺要和井甘談正事,便將她引去了自己的書房,同時讓林夫人好好準備晚膳,今晚宴請貴客。

    林老爺把長子文康也一道帶進了書房,並未避開他,顯然已經開始讓長子接觸家中生意。

    井甘並不在意,在書房的太師椅上坐下,等著林老爺開口。

    “之前韓家就曾派人來過林家,有意無意透露過對我們橡膠雨具的興趣,此次特意給我下了帖子,十有八九是盯上了我們庇林。”

    林老爺說的含蓄,井甘如何不懂他話里的意思。

    庇林的雨具獨特新穎,一經面世就火爆不已,過不了多久這種火爆必然會蔓延整個大熠。

    這可不是一個小生意。

    這是一門新技術。

    庇林如今規模還小,主要流行于蜀地,關注到庇林的人還不多。

    韓家能穩坐首富之位,眼光自然比尋常人都要毒辣的多,所以才會給名不見經傳的林家發帖子。

    必然是看上了庇林制作雨具的新技術了。

    林老爺如今擔憂的便是若是韓老爺當真提出想要庇林制作雨具的技術,或者是以入股等方式插一足,到時該如何抉擇?

    韓家可不是一般的家族,在商場上無往不利,人脈寬廣,還有個在宮里當妃嬪的女兒。

    林家不過一個剛翻身的小家族,別說和韓家硬抗,便是掙扎一下的資格都沒有。

    林家日後是衰落、興旺,甚至是生是死,都不過韓家一句話的事。

    這件事近來一直折磨地林老爺吃睡不好,很想找井家主求助,尋個意見,但他從不準踏足留仙縣。

    卻沒想到井家主自己出現在了林家。

    還真是瞌睡送個枕頭——正是時候。

    文康坐在父親身邊安安靜靜听著,他現在正是多看多听多學的階段,並不發表什麼意見,卻也滿心好奇這個和自己一般大的家主會有什麼好主意?

    相比起林老爺的不知所措,井甘十分淡定,微仰著頭眼楮閉著,像是在休息。

    隨意搭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卻一下一下有節奏地叩擊出清脆的聲響。

    “你覺得你的獨家技術能保留多久?”

    井甘眼楮閉著,輕聲問出這話。

    林老爺眉心皺著一個疙瘩,輕嘆一聲,“林家初來乍到,沒有背景沒有根基,勢單力薄,我從未想過能把這技術永久保留。”

    如今庇林還不算引人注目,即便沒有韓家,等日後名聲漸遠,必然有無數好利商人蜂擁而至。

    林家太弱了,根本留不住這等賺錢的獨家技術。

    “我可以少賺錢,不在乎這技術是否獨家。但這橡膠實用技術是井家主傳授的,它的決定權全在您,我沒有資格擅自做主。”

    井甘最滿意林老爺的一點就是知分寸,懂感恩。

    她笑了一下,睜開眼,手背支著下巴,漫不經心道,“我也不在乎有更多人知曉這項技術,不過給誰、以什麼代價交換,就得我們說了算。”

    林老爺脊背挺了挺,認真看著面前的少女,她顯然已經有了主意。

    井甘不在意非要把橡膠技術掌握在手里不傳給其他人,這種壟斷別說在現代講究專利權的社會是難以實現的,這個封建社會更不可能。

    而且這帶給林家的不是巨大的財富,反而是巨大的災難。

    市場這麼大,光是林家一家也佔不完,倒不如讓出去一部分。

    但這個讓法……很講究。

    “匹夫無罪,懷璧無罪,我們要把這寶玉分享給更多人,分擔危險。但又要給這塊璧烙上印記,讓人一見到它就會想起它真正的主人到底是誰。”

    井甘說著說著笑起來,像是因為自己想到的好辦法而開心,一旁的文康卻只看得打戰。

    林老爺有些迷糊,沒太听懂,試探地問,“這要……如何做?”

    他怕井甘覺得他太笨了,問得有些小心謹慎,生怕遭到井甘的嫌棄。

    井甘只是動了動身子,身體微斜靠在椅背里,似是在整理思路,沉吟半晌才細致解釋起來。

    “韓家若看上制作雨具的技術,你大可答應,不過是有先決條件的。一,時間要在一年之後。二,這一年,韓家要做庇林雨具的經銷商,韓家要利用所有銷售渠道大肆推廣庇林的雨具,並且要定下銷售額,利潤均分。”

    “這是要……利用韓家的路子打響庇林雨具的名聲。”

    林老爺臉上漸漸染上紅光,眼楮也冒著光,激動地微微扭動了下身子。

    而且只要和韓家簽定協定,便能擋掉所有覬覦庇林制作雨具技術的商人,畢竟沒哪個頭鐵的敢和韓家爭。

    “但韓家不是傻子,他們會同意嗎?”

    文康此時也有些心潮澎湃,忍不住開口。

    “打響了庇林的名聲,豈不是給他們日後自家的雨具創造競爭對手?”

    如今的庇林便是稍有些家底的商人都不怎麼看得上眼,但若讓韓家幫著推廣,一年時間絕對可以讓庇林快速成長。

    親手壯大對手,再和對手競爭,韓家這不是自打自臉的做法麼。

    是個有腦子的也不會這麼做。

    井甘露出一個自信滿滿的笑容,“韓家的生意涉足各行各業,雨具不過是再小不過的一部分而已,他們根本不會放太多的心思在這上面。

    我們提這些條件在他們眼里不過是小商家為了給自己謀求更多利益的小手段罷了,根本不會放在眼里,這是他們的底氣也是缺點,夠自信卻也難免自大。

    即便庇林暫時佔據大部分市場,他們相信等他們掌握了技術,再加上自己擁有的資源和渠道,很快就能重新讓整個雨具市場洗牌。”

    井甘這番話說完,林老爺和林文康都陷入了沉默。

    林文康氣呼呼地道,“說到底,他們就是覺得我們庇林根本不夠當他們的對手。”

    井甘輕笑了一聲,“人家有這個實力,你也不必心浮氣躁。而且我們也正是利用他們這一點,為我們庇林謀求利益。”

    井甘這番教導讓林文康有些臉熱。

    明明相同的年紀,她沉穩聰慧,執棋布局,自己卻這般幼稚沖動。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