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246章 庇林



    “那天挾持殺我的那個蒙面人,他突然從天而降抓住我,我當時看見他的眼楮和眼角那顆熟悉的淚痣,第一反應還以為見到了虎子。”

    他邊說邊回憶,臉上的驚恐越發明朗清晰起來。

    王澧蘭心中一喜,“你確定沒看錯?”

    “當時那黑衣人蒙著面,我只打眼瞧了一眼,而後就背對著被他挾持在手里。”

    這話意思就是不能確定,但王澧蘭已經足夠驚喜。

    “你描述一下虎子的相貌,讓畫師畫下來。一定要盡可能的像。”

    孫貴麻木地點了下頭,猶豫半晌還是問道,“公子,不知您為何……突然調查虎子?他都死了七八年了,即便曾經做過什麼錯事,也沒了追究的必要了吧……”

    孫貴小心翼翼地求情,王澧蘭卻沒有搭理他,兀自想著自己的事,很快想要的畫師就被叫來了。

    王澧蘭小心至極,作畫過程全程旁觀,看著一張粗礦的男人臉躍然紙上。

    男人方形臉,腫泡眼,右眼眼尾靠上一顆小痣,嘴唇偏厚,面容粗糙。

    畫師做好畫,將畫紙從架子上取下來遞給王澧蘭。

    王澧蘭拿在手中反反復復看了幾遍,問孫貴,“有幾分相似?”

    孫貴毫不猶豫回答,“九分,幾乎無甚差別。”

    王澧蘭滿意地點頭,讓官兵繼續守著病房,帶著畫像離開了。

    楊今安在屋里嘀嘀咕咕地罵著王澧蘭的壞話,罵著罵著沒想到口中的人就出現了,雙唇陡然僵硬下來,尷尬地抽動了兩下。

    “嘿嘿嘿,你怎麼來了?”

    楊今安討好地笑了一下,將他請入座。

    王澧蘭懶得與他 攏 苯詠  僥黴矗 剩 跋癲幌竦攔窞庇 忝牆皇值娜恕!br />
    楊今安一下打起精神,用手捂住畫像的下半張臉,只露出上半張臉。

    眼楮、眼尾的痣,與記憶里那個火燒道觀的凶手一模一樣。

    楊今安激動地手指在空中點了兩下,“就是他,就是這個人。”

    得到了確認,王澧蘭白淨俊朗的臉龐上露出詭譎的笑,陰冷至極。

    那個火燒道觀、暗殺證人、會蠱術、蠻荒口音的蠻荒人,便是常年跟隨在清淨道姑身邊那個與虎子長相一般無二的冒牌虎子。

    這兩人是同一個人。

    不是雙胞胎兄弟,卻又長得一般無二,那唯一的可能便是……人皮面具。

    孫貴說,他去給虎子收殮時,虎子的尸體已經發臭長蟲了,若當時虎子的臉皮已經被剝了下來,他沒察覺到也是正常。

    “誒王澧蘭,你到底審問出什麼了,這張畫像是孫貴畫的?”

    王澧蘭沒搭理他,兀自走了。

    之後的官驛可謂陰氣森森、毛骨悚然,因為官驛來了三個大寶貝。

    第二天王澧蘭便運來了三條大蛇,送到孫貴暫住的病房里。

    大家都知道孫貴是個耍蛇的雜技人,但誰也沒料到王澧蘭會把那麼可怕的動物直接運到官驛里來。

    運來時三條大蛇被拴在一個大布袋子里,並沒人看見那里面裝得什麼東西。

    直到白眉神醫花容失色的尖叫著從病房里沖出來,王澧蘭帶來了三條大蛇的消息才傳了開來。

    那三條蛇還不是一般的蛇,據白眉神醫親口描述。

    兩條粗蟒足有成年人手臂那麼粗,團成一團都估不清有多長,一條花的一條白的。

    而最可怕的還是第三條,蛇中之王——眼鏡蛇。

    劇毒!

    白眉神醫作為醫痴,什麼動物沒解剖研究不過,但偏偏最怕蛇,瞧一眼都要渾身打擺子的程度。

    便是最無害最常見的菜花蛇都怕得要死。

    所以可想而知,他一下子看見三條巨蛇會是什麼反應,整張臉一瞬間褪色。

    看守病房的官兵都好奇的要命,但既有王澧蘭的命令在前,任何人不得進入。

    二來對那蟒蛇、眼鏡蛇也充滿畏懼,所以終究按耐住好奇,沒有去找死。

    孫昭听聞這個消息卻在想這事否與案件線索有關。

    井甘失蹤,王澧蘭像是瘋了一樣,這個時候肯定沒什麼心情關心其他的事,一顆心全記掛在調查線索,捉拿凶手,尋找井甘上。

    那三條蛇與捉拿凶手有什麼關系?

    孫昭也想幫著一道調查,他去找王澧蘭,毫不意外地連王澧蘭人都看不到。

    王澧蘭現在是當真把所有人都當成內奸,完全獨立地自己查找井甘蹤跡。

    孫昭氣惱不已,這人比他想象地還要偏執、愚蠢。

    卻又拿他無可奈何。

    不過王澧蘭調動都司兵力這事已經過去好些天了,雲南布政使司,以及京城那邊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王澧蘭鬧出這麼大的事不可能不被知曉,難道布政使司也被他收攏了?

    *

    官驛這些日子可謂一團亂麻,幾位從京城千里迢迢趕來破案的大人物現在已然分崩離析,各查各的。

    結果自然可想而知。

    毫無進展。

    其中動靜最大、鬧得最厲害的自然是王澧蘭,而且他的行為越來越讓人看不懂了。

    “你說他們要這肉、菜、調料做什麼,在病房里做飯嗎?”

    “哎,你小聲點,要被王公子听到你亂議論,小心把你當內奸抓起來。”

    矮個子的差役飛了一個白眼,“現在管什麼內奸,說是千里迢迢來查案的,結果屁都沒查出來什麼,自己人倒傷得傷、丟得丟,現在更是亂成一團亂麻。我看京城的大官能力也不過如此。”

    高個子的差役卻道,“我現在更好奇的是王公子把那證人的蛇搬來官驛做什麼,我想起身邊有人養蛇就汗毛直豎。”

    矮個子差役嘿嘿笑,“有膽子你去問問呀。”

    高個子差役偷偷打量了周圍一眼,瞧周圍空蕩無人,這才湊過去小聲道,“我還真听守病房的大哥說起,好像是要用那些蛇尋找凶手。”

    “用蛇找凶手?怎麼找?”

    高個子壓低聲音,“那我哪兒知道,我大哥也只是偶然听到了那麼一句。”

    “用蛇找凶手,咦,想想就嚇人……”

    兩個差役端著兩大盤肉菜已經走遠,沒注意到不遠處的草叢微微晃動了一下。

    王澧蘭用蛇尋找凶手的事漸漸在官驛傳開,王澧蘭怒不可遏,當即命令人尋找流言源頭,最後揪出兩個差役和一個守病房的官兵。

    三人在眾目睽睽之下被重打軍棍,殺雞儆猴。

    孫昭听到了這事又趕來找王澧蘭,這次王澧蘭避無可避。

    “此事無需你管,我自有分寸。”

    孫昭著急道,“你有找到凶手的法子為何不告訴我,我們可以一起……”

    “我說過,沒找到內奸,我是不會透露任何信息給你們任何一個人。”

    王澧蘭毫無教養地打斷孫昭的話。

    他現在早已不在意什麼教養、禮教,他只在意一件事,那就是找到井甘。

    他朝孫昭走近兩步,用陰沉而不容置喙的語氣道,“小甘于你們只是一道破案的同伴,卻是我的命,我不會拿她的事冒一丁點險。我勸大人有這功夫在我這磨蹭,不如想辦法盡快揪出內奸,否則兩個月後我們直接到皇上面前請罪算了。”

    *

    淅淅瀝瀝的雨水自房檐滾落而下,連成線,結成一片水幕。

    井甘站在廊下望著眼前的雨簾。

    灰蒙蒙的天空帶著絲絲涼意,熱鬧的街道因為這突如其來的雨瞬間冷清下來,紛紛四散躲雨。

    時有撐著油紙傘、穿著雨衣的人走過,濺起匆忙的雨漬。

    此地的人身穿的雨衣很特別,並非尋常的草編而成的簑衣,而是如斗篷般的衣服,面料則是特別的橡膠材質。

    通透、漂亮、防水性能極佳。

    身穿雨衣者大多都配了一雙雨鞋,踩在地上全然不會弄濕腳,走得輕松自如。

    即便雨勢洶洶,身上卻未打濕分毫。

    這是今年蜀地流行開來的特色雨具,十分暢銷,凡是家境尚且寬裕的都必備一套。

    蜀地潮濕多雨,好用的雨具必不可少。

    井甘瞧著那些行人雨衣胸口處都有一個相同的圖標,草書‘庇林’二字。

    她發呆的盯著看了好一會,緩緩抬步走進了雨幕里。

    尚野在後面關切地喊她,“井家主。”

    將一把油紙傘舉到她頭頂,免得她被雨淋到,自己卻被淋成了落湯雞。

    “去哪兒啊?這麼大雨。”

    井甘不說話,兀自往前走。

    因為對此地不熟,她連著問了好幾個路人,終于停在了一家店鋪面前。

    雨天街上行人少,其余商家生意都是冷冷清清,唯獨這家‘庇林’生意興隆,全都是來買雨具的。

    井甘站在門口就瞧見了店鋪里高掛著的一件件各式各樣的雨衣,有大有小,有斗篷式、有連體式、有分體式等等。

    櫃子上也整齊擺放著各種雨鞋。

    低幫的,高幫的,大的小的,透明的,深色的,種類豐富。

    客人們也是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全在認真挑選著自己想要的款式。

    井甘一進店來,眼尖的伙計瞧她一身低調卻精致的打扮,以及身後跟著的大群人高馬壯的護衛樣的人,立馬瞧出她非富即貴,當即熱情地迎了上來。

    “小姐想要些什麼,雨衣還是雨鞋?我們店里今日新出了幾樣款式,您可以瞧一瞧。”

    井甘沒有接他的話,隨意地掃視了店面一眼,開口道,“我要見你們掌櫃。”

    伙計心咯 一下,當即笑容帶上了討好的意味。

    “不知小姐找我們掌櫃何事?掌櫃這會正忙,不太方便。若是小店有什麼做的不周到、或是讓您不滿意的地方,您盡管提,小的一定替您好好解決。”

    說著就要把井甘往後院請,別擋著其他客人買東西,更怕的是鬧出來難免給店里的名聲抹黑。

    這伙計倒是挺機靈,井甘笑了一下,面容溫和了些,卻還是那句話。

    “把你們掌櫃叫出來。我話不說三遍。”

    這便表示今天非要見到掌櫃不可了。

    不過看這小姐態度平和,無怒無怨,不像是要鬧事的。

    說不定是找掌櫃有什麼正事也說不定。

    而且看這小姐的派頭就不是隨便能得罪的,不管好事壞事,這樣的貴客讓掌櫃來招待才合理。

    伙計斟酌了一下,便應承著去請掌櫃了。

    掌櫃正在後院盤賬,听說有位身份不俗的小姐要見他,狐疑地眯了下眼,放下了賬簿。

    他到了店里,一眼便瞧見了坐在待客的太師椅上的少女,身旁還坐著一個高壯的、不怒自威的男人。

    店里的客人大多都在打量他們,實在是他們太過引人矚目。

    掌櫃客氣地上前行了一禮,開口問道,“不知小姐找在下何事?可是店里的人招待不周?”

    井甘沒有廢話,拿出一塊腰牌半舉在手中,片刻又悠然地收了回去。

    店里的人明里暗里瞧著熱鬧,但她腰牌收回地太快,並沒有人瞧清。

    但跟在掌櫃身旁的那個伙計卻瞧得清清楚楚,那雕刻著梔子花的特質腰牌上只有一個字——井。

    他也清楚感知到掌櫃瞧見腰牌上的字後,整個人都僵了一下,筆挺的脊背一瞬間彎了下來。

    在掌櫃行下深禮即將開口見禮之前,井甘已經下令,“帶我去見你們主子。”

    掌櫃明白她是不想讓人知曉她的身份,所以堵住了他的話。

    掌櫃識趣地連連應著,“小姐隨小的這邊請。”

    一臉的鄭重其事,小心謹慎,將井甘一行人帶出了店鋪,往主家府邸而去。

    方才還‘在下’,如今已經變成‘小的’了。

    伙計大受震驚。

    這小姐到底是何人,居然會讓掌櫃有如此大的反應,卑躬屈膝到如此地步。

    要知庇林雖只是開了不過一年的小店,但一開張便賓客雲集,短短一年時間已然是蜀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如今庇林的雨具甚至已經遠銷他省。

    掌櫃與人談生意向來都是佔據主動權的那一個,無論對方有多大來頭,都是底氣十足。

    而且掌櫃在主子面前也很有臉面,本就是親戚關系,又是主家落難時也不離不棄的老人,一路看著主家的生意越做越大,功勞不小。

    掌櫃面對主子時也只是客氣地揖揖手便足以,方才卻是對那小姐恭敬至極。

    莫非那是某位官家小姐?

    可蜀地沒听說哪位大官姓井呀!

    伙計在那邊胡猜亂想,這邊掌櫃和井甘一行人已經來到了林家的府門前。

    掌櫃在林家是很有臉面的,平日根本無需通報便可直接入內,今日更是帶了一大行人。

    門房瞧見掌櫃還是那般恭敬、小心的態度,不由跟著慎重起來,猜測這是來了哪位貴客。

    “還愣著干什麼,趕緊去跟主子通報,有貴客前來,請老爺親自相迎。”

    “老爺……”

    門房還憨憨地,猛然對上掌櫃肅然嚴厲的視線,一下福至心靈,忙不迭跑進府通報。

    掌櫃兀自帶著井甘直入正房大廳,迭聲吩咐著下人上茶上點心。

    林府的下人還從未見掌櫃這般嚴陣以待的樣子,全都繃緊了神經,小心行事。

    井甘不客氣地直接在正廳主位上落座,送茶的小丫鬟驚了一下,手中的茶盞歪了一下,差點把滾燙的茶水灑在井甘身上,嚇得掌櫃一個激靈。

    “干什麼呢,毛手毛腳,下去!”

    小丫鬟誠惶誠恐地告罪退下,掌櫃親自送上一盞新茶,將點心一一擺上。

    廳內侍候的丫鬟們雖都安安分分地垂頭侍立,卻又好奇地很,無不悄悄往主位上的女子看。

    那小姐直接坐在老爺平日坐的主位上,掌櫃竟都沒有出言阻攔,甚至親自伺候,格外殷勤小心。

    這小姐到底是何人?

    自井甘出現在庇林後,許多雙眼楮都在好奇這件事,她到底是何人?

    而很快,能夠解惑的人便來。

    林老爺帶著長子出現在正廳,一眼瞧見坐在主位上的少女時,身體下意識僵硬了一下。

    他還未跨進正廳,掌櫃已經快步迎上前,在他耳邊快速低語了兩句,就見林老爺當即臉色大變。

    從開始的猜測、驚訝到之後的震驚、狂喜,以及隱隱的難以置信。

    他急切地走向井甘,平日跨慣了的門檻今日卻因太過激動差點被絆一跤,幸得被長子眼疾手快地扶了一把。

    身材瘦長的林老爺微躬下腰,目光定定地盯著井甘,帶著不確定地輕聲問,“不知姑娘芳名?”一出聲,發現自己的嗓子緊張到隱隱顫抖。

    井甘不慌不忙地放下茶盞,直視著他緊張、期待的眼神,吐出兩個字。

    “井甘!”

    砰地一下。

    林老爺雙膝一彎猛地倒了下去,跟在身旁的長子猝不及防,以為父親身體有恙突然暈厥了,嚇得大驚失色,忙伸手扶。

    這才發現父親不是受驚暈厥,而是給那不知禮數的年輕姑娘……跪下了。

    “恩人,我可終于見著您了。”

    林老爺突地哭嚎起來,卻是喜極而泣,若非面前是個女子,怕是已經撲到對方身上去了。

    井甘瞧著面前這張糊了滿臉鼻涕眼淚的老臉,真是一點不好看,有些嫌棄地別開眼楮。

    “林老爺不必如此,快些起來吧,莫被人看了笑話。”

    正廳里現在人可不少,丫鬟小廝一堆,還有剛剛听到老爺傳話急急忙忙趕來的林家女眷,被林老爺方才那一跪驚得呆在原地,半天回不過神。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