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236章 誰當學長誰當學弟



    井甘贊揚地沖他豎了豎大拇指,“沒錯,很聰明。所以外面傳言的操控人心之術不過是危言聳听,從一開始我就說過心理學是門正經學問,人人可學。”

    孫橋听得心潮澎湃,突然起身就朝著井甘跪了下來,鄭重其事地道,“求井家主收我為學生,我必潛心學習,將心理學發揚光大,造福更多百姓。”

    孫橋這個學生井甘是很滿意的,踏實、務實、真誠、好學,家世還好,簡直算得上完美。

    孫橋跪下求拜師,井甘樂不可支,當即就要應下,突然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插進來,打破了這和諧的氣氛。

    “我不同意!”

    王澧蘭大步進來廳堂,瞥了跪在地上的孫橋一眼,直看向井甘,重復了一遍,“我不同意!”

    “我收學生要你同意?”

    井甘白了他一眼,真是哪兒哪兒都有他,陰魂不散了。

    王澧蘭單手背在身後,垂眼看著坐在椅子上比他低了兩個頭的井甘,認真道,“你收誰當學生我沒意見,但必須先讓我拜師。蕭千翎是你的第一個學生,我認她當大學姐我沒意見,但其他人只能在我後面。”

    井甘呵呵了,剛想頂他一句,坐在一旁的孫昭突然開了口。

    “王公子還未拜師嗎?方才面聖時還听皇上說起,不知你跟著井家主學得如何了。我以為你們已然是師生。”

    王澧蘭嘴角抿起一抹明媚的弧度,仰了下脖子,朗聲道,“是啊,我們已經是師生了,只不過還未行正式的拜師禮罷了。禮數不可廢,孫橋若搶在我前面行了拜師禮,豈不成了我學長?那可不成!”

    孫昭哈哈笑,也不拘于這誰是學長誰是學弟,出主意道,“這事簡單,不如挑個日子,王公子和孫橋一道拜師,湊個雙也更熱鬧。王公子先獻六禮束修,日後自然便是學長。”

    王澧蘭連忙向孫昭行了一禮,“孫大人主意甚好,明日便是良辰吉日,宜拜師,不知我們就定在明日如何?”

    孫昭頓了一下,瞧王澧蘭雙眼放光的表情,日子都選好了,感覺自己像是被下了個套,但他沒有證據。

    “這個……還要听听井家主的意見,畢竟是井家主收學生。”

    井甘本已經被王澧蘭一句接一句氣得血壓飆升,幸好這孫大人還有些分寸,沒有自作主張地就給她定了。

    但話已說到這個地步,這會反對也遲了。

    她總不能和孫昭說她和王澧蘭根本不是師生,是他故意下套,胡說八道的。

    那皇上那兒就沒法交代了。

    而且她若死活都不收王澧蘭為學生,憑他如今厚臉皮的勁,孫橋那個學生定然也是收不成了。

    她還是很想要孫橋這個學生的,將來定然能成為她的得意門生。

    王澧蘭肯定是故意的,逼著她左右為難。

    “老師若覺得明日太急,可另尋個好日子,學生也可好生準備拜師禮,提前三日沐浴更衣。”

    井甘擺了下手,認命道,“就明日吧。”

    反正都逃不掉這個白眼狼,早一天晚一天有什麼區別。

    而且他是皇上下令給她找的學生,總是要收了他的。

    晾了他這麼些日子,也差不多了。

    不過第二日的拜師禮,卻不如王澧蘭要求的那樣。

    井甘的收徒禮來了不少人來,身份最尊的便是大長公主,此外蕭家的蕭永彬、蕭玉清、及他們的母親常氏,還有楊群先、楊今安父子倆,陣容可謂十分強大了。

    大長公主之子拜師,想要來觀禮的自然很多,但井甘不喜歡那些花里胡哨的應酬,所以除了這些熟悉的親朋好友,並沒有外人。

    蕭千翎作為井甘的第一個學生,未來學生的大學姐,自然要到場,而且坐在井甘的下手。

    王澧蘭和孫橋穿著整齊,端著芹菜、蓮子、紅豆、紅棗、桂圓、肉條六禮,並肩立在大廳中央。

    接下來就該一個個獻禮拜師。

    王澧蘭腿都要邁出去了,井甘突然喊道,“孫橋,上前來。”

    孫橋愣了一下,還是端著六禮走上前,在井甘面前站定。

    井甘眼楮往地上看了一下,示意他,“開始吧。”

    這,不是先讓王澧蘭拜師嗎?王澧蘭想要當學長。

    老師現在這意思是讓自己先拜師,以後豈不是自己成了學長,王澧蘭是學弟?

    井甘就是要讓王澧蘭不痛快,他逼著她收他為學生,還能逼著她決定誰是學長誰是學弟?

    就是皇上也管不了她收學生的順序吧。

    井甘見孫橋不動,還猶豫地往身後的王澧蘭看,眉心不由蹙起來。

    “孫橋無論從年齡、心性、品性,他都當得起為師第二個學生的身份。王澧蘭,你有意見?”

    既然要拜她為師,日後她便是長輩,可以直呼學生姓名。

    即便她比她的三個學生年紀都小。

    這一點還挺痛快的。

    不過這一問可有些打臉,任誰都瞧得出來井甘這是有意捧一踩一,偏偏被踩的那個還樂呵呵毫不在意。

    王澧蘭滿面春風,表示全無所謂。

    他昨日說必須當學長不過是為了逼井甘收他為學生,現在目的達成,學長還是學弟對他來說沒什麼差別。

    而且孫橋這人的品性,讓他叫他學長,他也情願。

    “學生都听老師安排。”

    井甘對他的乖覺還算滿意,這場拜師禮總算是順順當當地完成了。

    孫橋以後便是井甘的二弟子,王澧蘭也得償所願地成了三弟子。

    孫橋和王澧蘭作為學弟,恭恭敬敬地向大學姐蕭千翎見禮,蕭千翎還送了文房四寶的見面禮。

    井甘收學生,最興奮的就數蕭千翎,有這兩個大有來頭的學弟撐腰,她已經可以預想到自己未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大好日子了!

    嘴角都快要笑爛了。

    井甘瞧著面前三個氣質不凡的學生,也是滿心自得和欣喜,腰桿子都感覺挺得更直了。

    王澧蘭那家伙雖然煩,但給她仗勢的作用還是挺出色的,當個門面很有派頭。

    成了名正言順的師生,王澧蘭的殷勤變得更加正大光明、肆無忌憚了,直接搶佔了大學姐的黃金位置,緊貼在井甘身邊。

    端茶送水,忙前忙後,跟個小媳婦似得。

    大長公主就在面前坐著,井甘都有些心虛,想打發他去好生坐著,偏他就是厚臉皮不肯,跟狗皮膏藥一樣。

    大長公主垂著眼瞼抿茶,氤氳在茶氣間的眉眼漸漸漾起笑意來。

    “早就听聞井家主的大名,這還是第一次見到真人。果如阿蘭所言,驚艷才絕艷,令人印象深刻。”

    大長公主主動挑起話題,井甘恭謹地頷首道,“是晚輩失禮了,進京這許久都未曾登門拜見。之前殿下送來禮物,也還沒來得及登門致謝。井甘,多謝殿下的厚愛!”

    井甘起身,鄭重地朝大長公主行了一禮,大長公主慈愛地笑看著她,輕輕扶了扶她下拜的手。

    “這是應當得。你救了阿蘭,多少禮物都不為過。我們有緣,你救過阿蘭,如今又是他的老師,便不必與我這般客氣。我便直接喚你一聲小甘可否?”

    大長公主這親近的態度在場之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心頭也忍不住再次顛了顛井甘的分量。

    大長公主身份尊貴,京城多少貴女貴婦想要得她青眼,與她親近。

    但她性情冷淡,而且常年居于佛堂很少出門,所以少有親近的人,今日對井甘的態度可謂十分特別了。

    若被京城那些努力想要攀附巴結的貴女們知道,不知道得多羨慕嫉妒呢。

    井甘寵辱不驚地笑道,“這是民女的榮幸。”

    大長公主拉了井甘的手在身邊,溫柔地近距離打量她一番,想起昨日的事,便問道,“原以為你會獨特的治病之法已然十分厲害,竟沒想到還會破案。其它還會什麼奇特本事?”

    井甘羞赧地垂了垂頭,“殿下謬贊了。我的治病之法與破案有異曲同工之處,不過稍稍能幫上些忙罷了,查案斷案還是需要靠專業的人。”

    “你謙虛了。皇上已經下旨同意你參與此案,之後還需要你多盡心。阿蘭這孩子自回京後,除了在練武上拼命又努力,其他時候都游手好閑的,還到處惹事。這次跟著你一道破案,也希望能借此機會讓他成熟一點,多學學本事,有些事做。”

    井甘戲謔地抬頭看了王澧蘭,不懷好意地道,“我會好好管教他的。”

    王澧蘭緊跟著說了一句,“我會好好听從老師管教的。”

    周圍響起低笑聲,蕭千翎捂著嘴感覺隨時都會繃不住大笑出聲。

    井甘瞪了他一眼,大長公主還在這,等會再和他算賬。

    “井家主,現在道觀觀主還沒找著,我們也不能干等著,計劃明天就趕往胡清閔的祖籍雲南,就地查找一下線索。不知你可方便?”

    孫昭問道。

    “明日啊?”井甘為難了,“明日我有很重要的事,不知後日可否?或者你們明日先去,之後我自己趕去。”

    明日戲樓就要開張了,她還不能出京。

    孫昭還未回答,王澧蘭便發表了意見,“你們先去,我陪著老師後面騎馬追來。你們坐馬車速度要慢些,說不定到達的時間差不多。”

    孫昭看向井甘,見她沉默認同,便點了點頭,“行,讓孫橋陪你們一道,他認識路。”

    王澧蘭想拒絕,他可不想多一個礙眼的,耽誤他和老師獨處。

    可井甘已經搶先他答應了,“好,正好我也能和孫橋熟悉熟悉。”

    *

    “今兒半月泉怎地這般熱鬧,人這麼多,把我鞋子都擠掉了。”

    “雲胡公子的新戲今晚第一次開唱,大家都去暢音閣看熱鬧呢,半個京城的王孫貴冑都到場了,排面可大了。”

    “暢音閣哪兒是隨便誰都能進去的,既進不去,有什麼好看的。”

    對方嘖嘖兩聲,“誰去看戲了,大家是去瞧王孫貴冑的,難得這麼多大人物雲集,多瞧兩眼飽飽眼福嘛。听說許多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都會到場,要能瞧上兩眼死也值了。”

    “切,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想想怎麼了,不想絕對吃不到。”

    街上摩肩接踵的人流歡歡笑笑地往暢音閣而去,暢音閣外一里全被攔了起來,一輛輛精致馬車穿行而過。

    暢音閣坐落在半月泉的彎弧中央,佔領最中心的黃金地段。

    看熱鬧的百姓只能隔著半月泉,圍在對岸伸著脖子往這邊張望。

    然而兩岸的距離太遠,加上馬車停留的時間很短,車上的貴人下了車立馬進了暢音閣,根本不會停留。

    所以圍觀百姓看了許久,其實一個貴人的臉都沒看清。

    但大家還是圍在那舍不得走,看不見貴人,瞧瞧那些精致的馬車、成群結隊的隨從隊伍也是好的。

    奢華、氣派的東西總是能吸引眼球,令人忍不住幻想什麼時候自己也能擁有這些。

    暢音閣外漸漸冷清下來,客人應該差不多都到了,幕前曲也隱隱約約傳了出來。

    沒了熱鬧看,百姓們掃興地準備散去,這時一聲驚呼在人群中快速蔓延開來。

    “快看,那是在干什麼?”

    登時,圍觀百姓全都循著聲音回頭望去,就見他們所在的那一邊街道上,突然亮起一座炫目璀璨的戲樓。

    雕梁畫棟的戲樓籠罩在一片燈海中,如絢爛的星海墜入人間,閃閃發光,將四周映襯地漆黑一片。

    眾人還未從強烈的視覺沖擊中緩過神來,就又听人大喊,“那里有字,快看快看。”

    眾人這才發現戲樓後竟還挺立著一座如城樓般高的望台,望台此刻也是一片燈火輝煌,望台上滾落下一張長長的布帛,上書——凌梔戲班初來乍到,恭請京城百姓貴安。

    有識字的人將布帛上的字念出來,這張布帛剛念完,又是一張新布帛重疊著滾落下來。

    “班主攜弟子獻新戲《西廂記》,敬請欣賞。”

    而後便有   鼓板的開場調響起,緊接著一群身著華麗戲服的伶人出現在望台上,演出正式開始。

    百姓們開始還有些發愣,不知道究竟怎麼個情況,直到伶人出場,如雨般的掌聲轟然響起。

    許多人將巴掌拍得發紅,激動地面紅耳赤,雙目炯炯。

    看見站在舞台中央的一身清麗溫婉打扮的主角絕麗傾城的面龐,更是將歡呼聲快速引到第一個高潮。

    叫好聲此起彼伏,未曾斷歇。

    喜耳在望台上投入表演,這是他時隔多年第一次站上舞台,內心是激動而洶涌的,數不清的情緒壓抑在胸膛,激發出他強烈的求勝欲。

    兩年前站上舞台的機會錯失了,這一次他們再不會錯失。

    他要堂堂正正、耀眼奪目地出現在听客面前,出現在仇人面前。

    一點點奪走他們所擁有的,這才是最好的報復。

    今天只是開場,未來的日子他會讓暢音閣一點點被取代,被埋葬,如同曾經被取代被埋葬的自己一樣。

    信念促使他越發鎮定、投入,將排演了上百遍的新戲再一次超強發揮出最完美的效果。

    每一句唱腔、每一步走位都發揮出最好的狀態,如自帶攝人心魄的魔法,牢牢勾引著听眾,讓聞者痴迷,繞梁三日而不絕。

    望台四周做了擴音設計,可以將台上的演唱傳播地很遠。

    整個半月泉此時都彌漫著曖昧繾綣的情意,空氣都帶上了甜味。

    連暢音閣內的人都能听到外面如潮般的叫好吶喊聲,以及那勾人魂魄的婉轉唱腔。

    生生把客人們的注意力都勾了去。

    有客人讓下人去看看外面什麼情況,甚至有迫不及待的戲迷直接被那唱腔吸引,親自跑出去看。

    暢音閣內一時間人心浮動,台上的表演都沒了吸引力,全在議論外頭哪家的伶人在唱曲,嗓音如此得天獨厚。

    暢音閣的老板急瘋了,親自出去打听,一出門就望見了半月泉對面絢爛多彩的戲樓,以及望台上璀璨奪目的伶人。

    老板當即一口氣差點厥過去,對面什麼時候開了家戲樓,他怎麼一點消息都沒得到。

    而且還專挑今天這個大日子,是故意和他打擂台嗎!

    雖還不認識對面的戲班,梁子卻已然結下了。

    富麗堂皇、貴人雲集的暢音閣已無人再去關注。

    半月泉周圍的百姓越聚越多,這次卻都是慕凌梔戲班之名而來。

    連暢音閣里的許多客人都圍到半月泉的欄桿邊,花了錢的戲不听,听對面望台上的戲。

    暢音閣老板卑躬屈膝地請客人們回去,卻都被無視了。

    半月泉兩岸的圍觀群眾們動作整齊劃一地微仰著頭,痴迷欣賞著望台上的戲曲與美色。

    輝煌燈光下的伶人們美得如夢如幻,似天降仙子,一顰一笑、一聲一調都牽引著听客們的心。

    等到表演終了,大家還沉浸在纏綿婉轉的曲調中久久回不過神來。

    台上的伶人們依次退場,最後只余下表演女主角崔鶯鶯的伶人,朝著戲樓外的听客們盈盈一拜。

    “在下喜耳,凌梔戲樓的班主,初到京城,為大家獻戲一場,獻丑了。

    往後凌梔戲樓每月初都會在這望台為京城百姓免費進行一場表演,歡迎諸位賞光。”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