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231章 六十一封信



    “家主,綠豆湯做好了,您要不要來點?”

    芽芽甜滋滋的聲音將井甘從出神中喚醒,看著用大盆盛著的水汪汪的綠豆湯,起身往翠名軒去。

    “我回屋躺躺,你們不必伺候。”

    準備跟上去的芽芽和徑兒,都停下了腳步。

    井甘回到臥室關上門,坐在炕上,這才將那梔子雕花木盒打開。

    里面赫然是厚厚一疊書信,全部用火漆沾上羽毛封堿。

    每封信的封面都寫著日期,從她受罰永不得離開祖籍、從牢中出來那一天,到最近進京那日的一天前。

    兩年零七個月,六十一封,平均每月兩封。

    全是寫給她的。

    盲文。

    第一封,通篇十張紙,全是對不起。

    第二封,“我回公主府了,一直不曾告訴你,我是陰姚大長公主的兒子,最開始是沒法說,後來是不想說,如今是不敢說。離開你不過十天,我瘋了般想你……”

    第三封,“皇上冊封我為璽候,逢人便恭賀我,我成了新權貴,可我一點不開心……”

    第四封,“近來總有人明里暗里將家中女兒、姐妹介紹給我,都很丑,沒一個比得上你漂亮,我更想你了……”

    ……

    一封皆一封,全在訴說對她的思念和情意,那般深情,那般動人。

    第十二封,“我忍不下去了,我回留仙縣看你了,不敢讓你發現。你更加光彩奪目了,有許多男子瞧瞧偷看議論你,我也是他們中的一個,我覺得自己很變態……”

    ……

    第二十封,“你站在教室講課的樣子真迷人,當你的學生好幸福,我有點嫉妒蕭千翎,她可以時時刻刻膩在你身邊,而我卻根本不敢出現在你面前……”

    ……

    第三十一封,“你去祭拜外公,我悄悄跟著你,差點被你發現,沒想到你耳朵那麼靈敏,我不敢靠你太近。我很想很想擁抱你,像從前一樣……”

    ……

    第三十四封,“十五歲及笄禮,女孩子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我卻沒能在你身邊。你長大了,可以許嫁了,我很歡喜但更痛苦。小甘,別嫁給別人,我怕我會瘋……”

    ……

    第五十九封,“小甘,生辰快樂,對不起今年又沒能去給你過生辰,實際上我是害怕,怕你長大,怕你有了喜歡的男人,怕你忘了我了,我怕的好多……”

    ……

    第六十一封,“過兩日我又要去留仙縣看你了,听說你如今是留仙縣首富,人人都稱你是大善人。果然我喜歡的女孩是全天下最善良的姑娘,可惜我卻不是配得上你的少年……”

    井甘將一封封信讀完,捏著信紙的指尖有些顫抖,手臂沉重地一下子垂下來,信紙散亂地攤在炕上。

    阿蘭還喜歡著她,一直都喜歡著她。

    那他當年看著她入大牢,還讓她永不得離開祖籍是什麼意思?

    如今時隔兩年,又拿這些深情滿滿的信拿給她看,又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後悔了不成,發現他沒能忘掉她,始終喜歡著她,想要重新來過不成?

    可笑!

    她當年就曾說過,不管他是否有什麼苦衷,或者將來反悔,她都絕不會原諒他。

    他選擇了讓她恨,就再沒了讓她愛的機會!

    如今再做這些,不過是徒增笑料罷了。

    他把那些信一股腦都塞回了木盒,喚來徑兒。

    “將這木盒送還給璽候,告訴他,世上沒有後悔藥,我從不回頭。”

    徑兒不知道木盒里是什麼,但她伺候了井甘多年,輕易便感受到井甘此時情緒不對,隱隱壓著怒意,不由打起精神,恭恭順順應聲退下。

    當夜的王澧蘭便收到了井家送還回來的木盒,里面的六十一封信全部被打開過。

    想著送信之人傳達的那句話,王澧蘭黝黑的眸子不由漸漸灰暗。

    她從不回頭,多麼絕情,不給他留一絲的希望。

    王澧蘭挨著挨著翻看那些信,每次他寫下一封便好好封存起來,從沒打開看過。

    即便有的信已經寫了兩年多,他還是能一字不差地回憶里面的內容。

    那些話語是他深入骨髓的感情的表露,他記憶深刻。

    沒關系,未來的時間還很長,他願意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彌補和挽救。

    這一次他不會愚蠢地退縮,他會勇往直前,即便她知道真相後會嫌棄他、畏懼他。

    遠離她的淒苦和思念他已經再難忍受,他願做撲火的飛蛾,不留遺憾。

    大長公主踏著輕盈的步伐,走進他的院子,正看見他愛戀的撫摸著木盒,眼底暈染開層層柔情的漣漪。

    “阿蘭——”

    大長公主輕喚了一聲,聲音柔柔淺淺,像是怕驚嚇到他一般。

    “母親——”

    王澧蘭回神抬起頭,起身相迎,將她扶到炕上坐下。

    大長公主疼惜地握著兒子布滿疤痕的手,指腹下可以清晰感觸到疤痕的褶皺和凸起,讓她心間微微顫動。

    她總是這樣輕輕摩挲著兒子的手,卻從不敢低頭看上一眼。

    她怕自己忍不住淚流滿臉,怕自己控制不住壓抑的痛苦和自責,只能掩耳盜鈴地假意不曾發現。

    她問起今日朝堂上的事,輕輕嘆了一聲,“你當真要削去侯爵之位,不後悔?”

    王澧蘭一掀衣袍,在大長公主身旁坐下,掃了一眼那木盒,幽幽道,“侯爵之位于我可有可無,無甚重要,我想要的另有其他。”

    母子倆其實很少聊些掏心窩子的話,兩人都是沉默含蓄的人,不會太過直白地表達情緒。

    即便如此,大長公主卻能輕易明白他的心,明白他想要的是什麼。

    所以在朝堂上,她也並未表達出反對之意。

    她知曉兒子是真的不在意侯爵之位,真的心甘情願舍去那個尊貴的身份。

    或許這就是血脈相連的母子天性。

    “侯爵之位與你想要的那個人並不沖突,其實你大可不必給自己這麼重的懲罰。”

    大長公主一生公正無私,她承認在阿蘭的事情上她偏心了,即便阿蘭做了許多錯事,她也願無條件地包容。

    她不得不偏心,這是她唯一的兒子,她的命。

    她虧欠了他太多太多。

    王澧蘭伸出細長的手指細膩地摩梭著木盒上的梔子花雕,像是透過花雕,撫摸心間心心念念的那個姑娘。

    “娘,我後悔了。我想回到原點,重新選擇一次。”

    那一次他選擇了逃避,這一次他將選擇截然不同的路。

    卸去侯爵之位,他只是那個剛剛找到家人的少年,他要親口告訴她,他是誰,來自哪兒,經歷過什麼。

    他要邀請她,走進他真實的世界。

    大長公主看著他眼中絢爛跳動的火花,現在的他像是被注入了生命力,像個真正的少年,充滿活力、斗志、和希望。

    她欣慰地拍了拍兒子的手背,溫柔地支持。

    “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母親永遠是你堅強的後盾。”

    “謝謝母親。”

    *

    井甘心心念念的游泳池經過幾天日夜趕工終于挖出來了,長十五、寬二十一、深近兩米的標準尺寸。

    還在泳池下埋了水管,直接通往院中的活水溝,換水時直接拔掉塞子便能輕松放水。

    接下來只要貼上瓷磚便能注水使用了。

    井甘蹲在泳池邊盯著工人們一塊塊認真地貼著瓷磚,蕭千翎驚抓抓地跑進來,抓住她的肩膀激動地前後搖擺。

    臉頰泛紅,半天說不出話。

    井甘站起身把她的手拉開,沒好氣地瞪她一眼,“干什麼,有事說。”

    蕭千翎這才緩過氣,語速極快地道,“王澧蘭昨日朝堂上自罰削去了爵位,現在整個京城都傳遍了,以後再也沒有璽候了。”

    井甘頓了一下,“自罰……宋海泉那事?”

    “嗯嗯。”

    蕭千翎連著點了兩下頭。

    “這可都是為了替你出頭才……”

    她一激動就口不擇言,話沒說完就接受到井甘冷冷淡淡一記眼刀,當即捂住了嘴。

    井甘緩步踱到蔭涼的樹底下,喃喃道,“大長公主難道沒幫他周旋嗎?不是說皇上很看重大長公主和他的嗎?”

    蕭千翎一屁股在旁邊石凳上坐下,口齒麻溜地道,“外面現在都在傳,昨天大長公主和王澧蘭齊臨朝會,大長公主直接甩出一本記錄了王澧蘭這兩年干過的荒唐事的冊子,將那些誣陷狀告的百姓全打回了原形。

    削爵位是王澧蘭自己提的,皇上還勸他別沖動,把甫安伯氣得差點吐血。不過王澧蘭態度堅決,非要自削爵位,大長公主沒反對,皇上也只有應了他。”

    井甘靜靜听著,難得地露出驚愕之色。

    公侯伯子男,候位何其尊貴,居然說不要就不要,那人腦子傻了吧。

    “外面還傳……”

    蕭千翎聲音小了下來,還瞧瞧看了井甘一眼。

    井甘掀眼朝她望去,揚了揚下巴,“還傳什麼?”

    蕭千翎抿了下唇,才悠悠道,“還傳……昨日朝堂上,王澧蘭當眾宣稱你……是他的救命恩人,承認重傷宋海泉也是為你出頭,還說誰人敢辱你,便是他的敵人。大長公主還公然替你討還公道,皇上便將宋海泉送回祖籍關入寺廟,任何人不得探望。”

    井甘眼眸眯了一下,這皇上怎麼動不動就愛把人關入寺廟,聆听佛音。

    生怕別人不知道他信佛。

    蕭千翎小心觀察著井甘的表情,見她神情淡淡,大膽地哈哈笑兩聲,“我覺得這是天大的好事。大長公主在大熠的地位誰人不知,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有些夸張,但也差不離。有她給你撐腰,以後你在京城完全可以橫著走……”

    她話沒說完,井甘冷冷瞥她一眼,“好個屁!”

    蕭千翎一下就安靜了。

    她可不想和那人再有什麼牽扯!

    好馬還不吃回頭草,更何況這不是棵普普通通的草,是帶毒的曼陀羅。

    “嘿嘿嘿,老師不必這麼……”

    “家主,家主——”

    方福激動不穩的聲音突然打斷蕭千翎的話,他人還沒出現,聲音已經急切地劃破空氣而來。

    方福搖著微胖的身體站到井甘面前時,整個人像是癲癇發作一樣,抖得厲害。

    卻不是怕得,而是興奮地顫抖,胖乎乎的臉上擠滿了笑容,五官都縮成了一團。

    “宮、宮里來了傳旨公公,皇上有賞賜,家主快去前院接旨吧。”

    蕭千翎一下站起來,也很開心,“肯定是昨兒朝堂上皇上知道你對王澧蘭的救命之恩,所以送了賞賜。”

    井甘比她穩得住,不急不緩地起身理了理衣裙,確定儀容無誤,這才去了前院。

    等幾人到達前院時,井甘發現除了宮里傳旨的人,似乎還有一撥人。

    她詢問地看向方福,方福也是看著那撥人有些愣神。

    這些人是誰?什麼時候來得?

    見井甘疑惑地看過來,領頭女子識趣地上前一步行禮,自我介紹道,“奴婢大長公主府女官紅卉,遵大長公主令給井家主送來謝禮,感謝兩年前井家主對我家公子的救命大恩。大長公主說井家主的恩情深重,公主殿下銘記于心,日後若有什麼需要,請盡管開口。這些小小禮物不成敬意,還請井家主收下。”

    蕭千翎盯著紅卉女官身後數十大箱的金銀珍寶,眼珠子都看直了。

    這還小小禮物,那要是大大禮物還不得把這井府給塞滿了。

    不愧是大長公主,一出手果然不同凡響。

    紅卉話音落,傳旨的蔡公公友好地笑著上前,“大長公主和皇上還真是想到一塊了,東西都送到一塊了。”

    之前到留仙縣傳旨的就是蔡公公,這麼快又見著了。

    相比幾天前蔡公公還顯矜驕的態度,此時可謂如沐春風,一臉的殷勤。

    如今全京城誰人不知,井家家主是大長公主和王澧蘭護著的人。

    若光一個王澧蘭還不算什麼,那加上大長公主絕對足足地夠分量。

    連大長公主都承認了井甘對王澧蘭的救命之恩,並為她出頭,可顯對她庇佑的態度。

    再加上如今皇上都親自下了賞賜,她的地位更是一夜間哄抬至頂峰。

    確如蕭千翎所說,以後她可以在京城橫著走了。

    然而井甘對此並不怎麼開心。

    她來京城的一部分原因是要報復王澧蘭的忘恩負義,現在卻靠著他平步青雲,這算怎麼回事?

    她以後還怎麼理直氣壯地報復他。

    這家伙兩年多沒見,越發狡詐了!

    井甘深深懷疑那家伙是故意地,把她們之間的關系搞得人盡皆知,讓她以後都束手束腳,不好意思再計較被他背叛的事。

    “井家主,接一下旨吧,雜家還要回去復命呢。”

    蔡公公尖細的聲音拉回井甘的神思,跪下身伏地接旨。

    蔡公公朗聲唱道,“井氏家主井甘,慈心仁善,蕙質蘭心,當顯女子典範。特賞賜金瓶一對,深海珠一斛、羊脂玉手鐲一對……”

    之後便是一長溜的禮品名單。

    井甘恍恍惚惚听著,深覺皇室的富貴,隨便一次賞賜就當得上她一年的收入。

    果然如今她那點身家在湘安顯眼,在富貴遍地的京城還是不怎麼夠看的,她還是要繼續努力啊!

    不過等她戲樓開了張,若不出所料,日後的進賬將直翻一倍不止,再加上如今她的名氣,將來生意也會開拓地更加寬闊、順利。

    成為京城第一富商也不是不可能的夢!

    如此想來,那家伙還是有些用處的。

    等井甘胡思亂想結束,禮單也剛好唱完。

    她恭恭敬敬磕了頭謝了恩,雙手高舉鄭重地接過聖旨,這才由徑兒攙扶著站了起來。

    “公公進屋里喝口茶吧,說了這許久話,想必也渴了。”

    井甘客氣地邀請,蔡公公回絕,“多謝井家主好意,喝茶便不必了,皇上還等著回信呢。皇上還有一事讓雜家代傳,宋海泉之事讓井家主受委屈了,皇上重新為您找了一位學生,這次保證是位積極上進、真誠可靠、對您絕不會有任何不敬之處的學生。”

    井甘禮貌地頷了頷首,“不知是何人?”

    蔡公公一張臉笑成了菊花,“正是大長公主的獨子王澧蘭。”

    王澧蘭和井甘之間的關系如今全城皆知,蔡公公以為井甘听到王澧蘭給她當學生會很高興,卻沒想到她先是愣了愣,而是神情復雜地垂下了眼睫。

    蔡公公有心想問問,卻又怕多嘴招惹了井甘不高興,反而得罪人,便將好奇心壓了下去。

    “事兒既辦完了,雜家就回宮復命了。”

    井甘重新掀起眼瞼,眼神示意了徑兒一下。

    徑兒心領神會地給蔡公公塞了一個精致的荷包,摸著里面圓滾滾的像個手鐲。

    蔡公公瞧瞧打開一角瞧了眼,赫然是枚成色上佳的翡翠鐲。

    蔡公公眼楮一亮,嘴角的笑容越發深了。

    “公公慢走!”

    徑兒按了按他的手,退了一步躬身相送。

    蔡公公滿意地歡喜離去。

    “話已傳到,那奴婢也先行告退了。”

    蔡公公走了,紅卉也跟著告辭。

    井甘客氣地回了一禮,“還請姐姐代民女向大長公主傳達謝意,民女改日必登門致謝。”

    紅卉頷首表示應下,而後便帶著大長公主府的人浩浩蕩蕩離去。

    人都走了,只留下滿院子一箱箱一件件的賞賜。

    井甘站在那出神,蕭千翎早已控制不住湊上去這摸摸那瞧瞧,眼楮里閃著驚艷的光芒。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