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224章 煤炭燒肉



    井甘是跟著押送徐如琢的馬車回的城,進了城就悄悄跳下馬車回了井府。

    回來時天色已經大亮了,屋里的燭火還燃著。

    徑兒已經察覺到了怪異,在敲門詢問。

    幸得井甘跑得快,徑兒剛一開門就率先沖進了屋,搶在她進內室之前撕下隱身貼,從內室走出來。

    徑兒見她好好地從內室出來,擔憂一掃而空。

    打量了她身上的胡服兩眼,問道,“家主今日怎麼穿著胡服,可是想打羽毛球?”

    “啊,嗯,對,打羽毛球活動活動。”

    徑兒吹熄了蠟燭,轉身就準備出去,“奴婢去給您拿羽毛球,喜耳公子不在,徑兒陪您打吧。”

    井甘喊住她,“誒,不用,我去蕭家找蕭千翎打。”

    “是,那奴婢讓人把馬車備著。”

    井甘沖她笑著點了下頭,“去吧。”

    蕭千翎昨天本來想參觀井甘的新宅院的,可惜井甘這個主人家一回去就睡了,她一個人參觀也沒勁,就早早回了。

    她本以為井甘要休息幾天才願意出門,沒想到她突然就來了,听了丫鬟傳話,歡歡喜喜就去大門迎接了。

    井甘沒通知一聲就來了,蕭家人並沒怪罪她不知禮數,反而十分熱情歡迎。

    蕭銘今日剛好不當值,一家人都齊齊乎乎的,井甘也一次性把蕭家人都認完了。

    蕭家是侯府大家族,家中輩分最高的就是老侯爺昌平候,和侯夫人黃氏。

    昌平候共兩子三女,長子是黃氏所生的侯府世子蕭陽,次子便是蕭銘,兩個女兒早已出嫁,只有最小的幼女還待字閨中。

    蕭千翎一輩共五個孩子,她是唯一的女孩,排行第四,此外井甘見過的就只有她三哥蕭玉清。

    “早就從父親和三弟四妹口中听到井姑娘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在下是千翎的大哥蕭永彬,井姑娘若不介意,可喚我一聲蕭大哥。”

    井甘端正有禮地朝蕭永彬行了一禮,喚了一聲,“蕭大哥。”

    只有他們三人是一個爹娘的親兄妹,二公子蕭躍榮和五公子蕭寒敏是候世子的兒子,而且一個為嫡一個為庶。

    大家族關系復雜,人情也復雜。

    蕭銘那一房對井甘自然是千好萬好,再三感謝她的出手相助,才讓蕭家免于這場禍事。

    “昨日你在宮中的事,姑母她老人家也傳了消息回來,多虧你替千翎求情,才免于她被怪罪。你對我們家的恩情真是說都說不完了。”

    蕭銘的夫人常氏說著說著聲音就哽咽了,自從千縴被皇上看上,他們一家就過得戰戰兢兢。

    若非有井甘這個能人治好了千縴的眼楮,這事還不知道最後是怎麼個結果。

    候夫人黃氏陰陽怪氣地道,“你們是得好好感謝井姑娘,不然千翎這禍可得把整個蕭家都連累了。”

    “行了,事情都過去了,還說那些做什麼。”

    老侯爺發了話,侯夫人立馬閉了嘴。

    老侯爺長得有些威嚴,渾濁的眼楮看向井甘時卻帶著些許慈愛和欣賞,聲音蒼老地道,“以後多來家里玩,也幫我們多帶帶千翎那丫頭,她能有你十分之一的周到我們都不至于那麼擔心。”

    井甘從始至終安靜坐在那微笑,別人問她話時簡短回上一兩句。

    老侯爺如此說,井甘便道,“這本就是我應該的。”

    老侯爺頓了一下,倒是才想起來她們不僅是朋友,還是師生。

    當即哈哈笑了兩聲。

    “姑母還送了支玉簪給你當賞賜,她說你剛進京須得低調,所以沒有直接送去井府,讓我轉交給你。”

    皇太後的賞賜何其珍貴,蕭家人也不是經常有這榮耀的。

    黃氏看著常氏遞給井甘的盒子,眼紅地嘴角抿成了一條直線,酸溜溜地道,“太後娘娘對井姑娘可真好。”

    對于昨日自己優秀的表現,井甘坦然地接受了這份賞賜。

    蕭家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主題雖都圍繞著井甘,更多的時候卻是互相打機鋒。

    井甘忍不住感嘆,家里人多了也是麻煩,勾心斗角地,精力全被浪費了。

    她不想看她們自家人在那陰陽怪氣,便問起蕭千翎,“千翎方才還接我進門呢,這會去哪兒了?”

    常氏拉著她的手拍了拍,笑道,“在廚房呢,非說要親自下廚做道菜感謝你的仗義求情。她那皮猴子何曾學過做菜,不知道得做出什麼怪味道來。”

    “我去看看她。”

    常氏也知道她在這坐著無趣,便點了點頭,讓貼身丫鬟送她過去。

    井甘出了前廳,沒走多遠,蕭永彬就跟了上來。

    “蕭大哥有什麼事嗎?”

    蕭永彬道,“井姑娘準備收學生了?”

    井甘頓了一下,“蕭大哥怎麼知道的?”

    “今早去大理寺見朋友,听他說起皇上想找幾個世家子弟與你學治病之能。”

    井甘點了點頭,“確有此事。催眠術引人忌憚,只有把它更多地傳授出去,才能幫助更多的人,我也能更安全。”

    蕭永彬自然明了這個道理,開了句玩笑道,“千翎要成大師姐了。”

    “她早就是大學姐了,我的學生多著呢。”

    蕭永彬沒明白,井甘笑了一下,“我在留仙縣開了間書院,時常給書院學生上課。”

    蕭永彬恍然,溫柔地咧起嘴角。

    “我那朋友有些猶豫,不知你那所謂治病之能到底是什麼,要不要來學。畢竟若要學你本事就要認你當老師,還是少有人能輕易接受。”

    井甘明白他意思,認女子為師已是少有,更何況是她這般稚嫩的少女,豈不令人恥笑。

    若非有皇上替她找學生,靠她自己開門收學生,怕也根本沒人願拜入她師門。

    “你方才說去大理寺找你那位朋友,不知他是做什麼的?”

    蕭永彬回答道,“他是大理寺寺正,其祖父是大理寺卿,祖孫倆一心撲在斷案之上,平日兩耳不聞朝堂事,也是听說你治病之法奇特,心生好奇才有所猶豫。”

    井甘抿嘴笑起來,“既是從事斷案之職,我的本事于他大有益處。此事你可親自問千翎,她當了那些年的捕快,多有派上用場的時候。”

    “你既如此說,我自相信。我這朋友沉默寡言,不擅交際,又是個死心眼,但絕對是個認真負責、公正真誠的正派之人。若有幸能入你師門,還請多多照拂。”

    蕭永彬客氣地朝她拱手一禮,當真是在認真拜托。

    井甘側身避開了這禮,“若他入了我師門便是我學生,我作為老師自會照拂他。蕭大哥這般鄭重拜托,可見你們情誼深厚。”

    蕭永彬倒也不隱瞞,直言道,“我與他自幼相識,他性子有些孤僻,就我一個朋友,我自要多幫襯他一些。”

    兩人說了這許久話,井甘到廚房的時候,蕭千翎的糖醋排骨已經做好了。

    井甘盯著面前那盤黑乎乎的東西,辨識了半天,終于開口,“你這……煤炭燒肉做的不錯。”

    蕭千翎一臉鍋灰,耷拉的肩膀又往下垮了幾分。

    “我這是紅燒排骨。”

    井甘辯解,“我沒說錯啊,用煤炭爐子做的排骨肉。”

    “這是我第一次下廚,失誤也屬正常。我再重新給你做一份。”

    她抓起一節新鮮排骨就要再次下手,井甘拉住了她的胳膊。

    井甘拿起筷子夾了小塊黑排骨吃了,然後放下筷子。

    “我吃過了,你的心意我也嘗到了,謝謝。”

    “老師,你真是太好了……”

    蕭千翎感動不已,張開手就要撲上來抱她,井甘靈活地身體一縮躲開了,嫌棄地看著她滿是油膩的手。

    “我今兒是來做客的,你要把我衣裳弄髒了,下次考試難度增加。”

    蕭千翎表情瞬間僵住,老老實實縮回手,端正站直,不敢胡亂動一下。

    井甘出的考試題簡直是變態級別,全是各種奇葩案例分析,每次考完都會被訓個狗血淋頭。

    “听我哥說你要給我收幾個師弟?”

    井甘不講究地直接在廚房門口的小杌子上坐下,嘆了一聲,“不得不收啊。”

    蕭千翎倒是很開心,“皇上給你選的都是些世家子弟,讓那些貴公子給你當學生,多有派頭,說出去人人都要高看你一眼。”

    井甘戳了一下她的額頭,“用你那腦袋瓜想想,皇上為什麼要選世家子弟給我當學生?那些世家子弟不要面子的?皇上給我找學生,多少人找不到,偏要選世家子弟?”

    蕭千翎這麼一听,還真絕出不對味來。

    給一個黃毛丫頭當學生,便是平常百姓家的男子都不會願意,更何況眼高于頂的世家子弟?

    不是讓那些世家子弟丟臉嗎?

    “那……皇上是個什麼意思?”

    “管皇上是什麼意思,總之這些學生不是那麼好收的,想來要有翻波折了。”

    井甘與蕭千翎打了一天羽毛球,吸引地蕭家女眷和幾位公子都興致勃勃,都要試試。

    人多玩起來就越發熱鬧有趣,時間也就過的很快。

    井甘在侯府吃了晚飯才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家去,沒有注意到有輛馬車停在暗處一直關注著侯府,見她走了立馬悄悄跟上。

    昌平候府到井府不算近,一路上那輛馬車都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跟著,不會引人懷疑,也不會跟丟。

    井甘在馬車里悠閑地哼曲,倒是一直沒發現。

    等到了井府,回了家,後面的馬車這才停了下來。

    精致的馬車被黑夜掩蓋了氣勢,只能隱隱瞧著大致輪廓,像一只蟄伏的巨獸。

    車簾被高高揭開,王澧蘭的臉顯露出來,目光一眨不眨,近乎呆滯地望著井府大門,平淡無波的眼底卻翻涌著劇烈的渴望。

    楊今安頭微斜地靠在車框上,瞧著他那落寞的臉,落井下石,“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他當初可不是沒勸,一而再地提醒他,小心井甘以後恨他,偏偏他一意孤行,非要把女孩的心傷透。

    蠢貨,活該!

    楊今安翻了個白眼,陪著他在侯府外面窺探了一整天,跟變態一樣,身累心也累,心里憋屈地很。

    “人都回家了,我們能不能走了啊,殿下還在等你回去用晚膳呢。”

    王澧蘭根本沒听他說話,脊背筆挺,一動不動,像是入了定一樣。

    他今日穿了一身月牙白長袍,精致儒雅,神情柔和,如陌上君子,皎皎如月。

    和那日街上揮鞭打人的樣子截然不同。

    楊今安已經習慣了他劇烈的反差,有時候像地獄來的閻王,張口就能吃人一般,有時候又翩然地像謫仙,不染縴塵,儒雅端莊。

    他都不知道一個人怎麼能有這麼大的反差,氣質氣場完全不同,而且隨意切換,毫無預兆。

    這兩年多,光是幫著給他收拾爛攤子,楊今安就已經精疲力竭,感覺就算老祖宗詐尸活過來也沒他難伺候。

    “讓你查的事查了嗎?小甘她……為什麼會來京城?”

    楊今安懶洋洋地,語氣透著些不耐煩,“查了,你吩咐的怎麼敢怠慢。”

    他時常會想自己好歹是個世家子弟,讀書習武都還不錯,也算有些前途,怎麼就活成了一個奴才?

    有時他被王澧蘭氣得狠了,就想甩手不干,他愛闖禍闖他的,跟自己屁關系。

    結果一轉頭,就被自己老爹胖揍一頓,重新拎到王澧蘭面前。

    他覺得自己悲慘的少爺身奴才命都是拜自家老爹所賜,拿老爹沒辦法,只能找罪魁禍首出氣。

    可他拳頭還沒揮出去,就被王澧蘭一個過肩摔甩了出去,自此再沒了那個熊心豹子膽。

    打也打不過,逃也逃不掉,楊今安感覺自己這輩子算是徹底栽王澧蘭手里了。

    不過井甘那姑娘來了,楊今安直覺翻身的機會來了。

    所謂一物降一物,他坐等王澧蘭的淒慘下場。

    楊今安越想越興奮,不由精神起來。

    “井甘是被皇上宣詔入宮的,她治好了縴美人的眼疾,皇上听說她治病之術獨特,所以召見了她。”

    王澧蘭聞言,身體不由僵硬了一下,聲音也帶上了急迫。

    “然後呢?”

    井甘給皇太後治病他全程參與,知道她的治病之術有多神奇詭異。

    皇上召見,怕是不止是褒獎,還可能有危機。

    楊今安瞧他關心的樣子,心里嘖嘖不已,“然後井甘就說願收學生,將自己的治病之術傳授出去,造福大熠。皇上便找了世家子弟去跟她學習。”

    “找了誰?”

    楊今安誒了半天,吐出一個名字,“宋海泉。宋海泉又叫上了你弟弟王傳琉,好像大理寺的孫橋听說她治病之能奇特,也想去瞧瞧。”

    說著他嘖嘖兩聲,評價道,“除了孫橋,其他兩個哪兒是去學本事,我看分明是去找茬的。井姑娘這回怕是有的麻煩,那倆紈褲少爺可都不是善茬。”

    寬敞的車廂里響起一聲淡淡的哼笑,那聲音極輕,語氣平淡,並不像譏諷或不屑,可听著就是讓人感覺有些悚然。

    “想找茬,也要挑挑人。”

    楊今安偷笑,這麼護短,看來有熱鬧瞧了。

    方福行動力很高,井甘昨晚說挖游泳池,今天就找了人開始動工。

    挖游泳池不是小工程,人多又吵鬧,井甘便暫時搬去了旁邊的翠名軒住。

    “甜品師傅都訓練好了嗎,現在能做哪些甜點了?”

    晚上大朗和喜耳來翠名軒,和井甘匯報戲樓開張的進展。

    戲樓的事一直都是大朗在全權跟進負責,之前喜耳來了京城,便幫著處理了些瑣事。

    如今大朗來了,喜耳便全身心投入到練戲中去。

    大朗回答道,“之前在井家巷接受了夫人半年的教導和練習,如今已經十分嫻熟,做出的味道與夫人的手藝也一般無二。以前甜品鋪子有的種類,開張之日也一樣不會少。”

    井甘飲了口甜酪,感受著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半晌淡淡嗯了一聲。

    “我進京的事還未與方超提,明日正好我去見見他。”

    方超原本一直想要擴大自己的糧食生意,在省城開店,可一直不得時機,也缺乏魄力。

    後來他有了一次奇遇,在又一次去省城調研的路上恰巧救了一個被追殺躲藏的男人,那人睡了別人的媳婦,後來才知道她男人是個專干殺人買賣的窮凶極惡之徒。

    男人嚇破了膽,他是個土地主,家中有兩百多畝良田,便想賣給方超,重新換一個地方生活。

    方超對那人一無所知,萍水相逢,也不知道是不是騙子。

    但他就那麼稀里糊涂的答應了,也不知是被灌了**湯還是腦子一下子抽經。

    他謹慎了一輩子,卻突然賭了把大的,幾乎拼上了全部身價。

    最後的結果倒是皆大歡喜,他並沒有被騙,確實到手了兩百畝良田。

    那之後他膽子一下就大了起來,像是打了激素一樣,膨脹地厲害,撇去了小小的省城,直接進軍京城,南糧北運。

    他也是運氣好,加上本就很會做生意,經驗豐富會來事,總體上都是順風順水地,如今他的運來糧行在京城也算有了小小的名氣。

    方超提前得到井甘要來拜訪的消息,激動不已,早早便等著了,可過了相約時間人都還沒來。

    井甘並非故意遲到,她是被絆住了。

    她早上準備出門時,突然有人造訪。

    皇上給她找的學生來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