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221章 求情



    進入殿中,井甘離得尚遠便瞧見了前方坐著的三個貴氣逼人的人。

    上首左側斜依在迎枕上,身材蜷萎些的身影是皇太後,即便離得遠,井甘已然能感受到她帶著笑意的慈愛氣息。

    旁邊並排而坐的那個健碩挺拔的身影,不用想也知道是皇上。

    一身明晃晃的龍袍,通身氣勢威嚴。

    皇上下首還坐了個明艷婦人,從頭到腳都裝扮地十分精致。

    與一個多月前相比,此時的千縴更虛幻了,完美得不像真人,如同一個靜心雕琢的玩具。

    驚艷,卻全無生命力。

    井甘一絲不苟地朝三人行了禮,沒有听到讓起的聲音,只能跪伏在地上等待,一動不能動。

    過了好半晌,背上那兩道打量的視線才退了下去,井甘這才听到了天籟般的聲音。

    “起來吧,抬起頭讓朕瞧瞧。”

    井甘適應了這個世界的許多事情,除了下跪。

    在留仙縣還沒人能讓她跪,但在皇宮里,隨便一個人都能命令她軟下膝蓋。

    這讓她感覺屈辱,也越發激勵她變強的決心。

    井甘站起身,微微抬起頭,露出嬌俏的面容。

    她也這才看清皇上的模樣。

    皇上還很年輕,听說今年剛好而立之年,模樣卻還要顯年輕些,看著也就二十二三的樣子。

    他五官深刻,濃眉大眼,是標準的帥哥長相。

    通身除了帝王威嚴,還透著股張揚爽朗的氣質,若放在平常人家,就像個陽光大男孩,不像井甘想象那種不苟言笑的皇帝模樣。

    皇上看井甘的眼神算是友好,嘴角還帶著淺淺地弧度。

    “你就是母後說得那個小小年紀就支撐起門戶的姑娘?倒是個標致的小姑娘。”

    後一句話說出來,井甘明顯感覺到旁邊看著自己的目光陡然變得警覺起來。

    井甘不以為然地心中嗤笑一下,千縴現在是恩寵正盛,但後宮女子誰能保證一輩子榮寵不衰。

    即便能一輩子受寵,皇上也不可能只喜歡她一個。

    看來這千縴還沒有完全適應後宮眾女爭一男的模式,對皇上的佔有欲還很強。

    “你治好了母後和縴美人的病癥,朕該好好賞你。你可有什麼想要的賞賜?”

    “皇太後、縴美人龍恩庇佑,福澤深厚,民女愧領。”

    這些場面話宮里的人自然都是听慣了的,但井甘還是不得不說,這也算是一種教養。

    “听聞你給母後和縴美人治療的方法十分獨特,朕很是好奇,連宮中太醫都束手無策的病癥你卻能妙手回春。不如你給朕講一講,你究竟是如何治好的?”

    井甘微垂著頭,半天沒有回應。

    皇上不經意輕挑了下眉,聲音一如之前的平和,卻隱隱透著不悅。

    “你覺得為難?不便告訴朕?”

    井甘趕忙跪身行禮,一字一句道,“整個治療過程皇太後和縴美人都全程參與,她們知道的並不比民女少。治療的效果和感受也只有病人自身最清楚,民女即便是治療師,也無法完全感同身受。”

    井甘這話很明確,你想知道怎麼治的去問你身邊兩人就行了,別來問我呀。

    我要說錯什麼或者說漏什麼,還不得被滅了口啊。

    皇上沒料到她居然拒絕了,愣了一下,英挺的眉梢揚起一抹興味的笑。

    “還沒人能拒絕朕的命令,你可知這是大不敬之罪,朕可以立刻砍了你。”

    皇上的聲音冷沉了下來,明顯帶著被違拗的怒意。

    井甘暗暗憋緊了一口氣,天子一怒,伏尸百萬這句話在這個世界不是夸張,而是事實。

    皇上掌握著絕對的生殺大權,更何況是她一個如螻蟻般無足輕重的小人物。

    井甘陷入了險境,但現在沒人能救她。

    她與千縴本就不熟,皇上方才夸她標致的話還讓千縴產生危機感,更不可能出言相幫。

    而皇太後則是不能出言相幫。

    井甘是皇太後做保請來給千縴看病的,在皇上眼里她們本就是一伙的,皇太後此時幫忙說情不是救井甘,而是害井甘。

    即便皇上此刻看在皇太後的面上放過她,之後還不一定會怎麼對付這個‘大不敬’的女子。

    想要挽回皇上態度,必須靠她自己。

    “皇上明鑒,民女不敢隱瞞皇上,只是此事事關皇太後和縴美人的病情隱私,民女作為治療師,有責任對病人的病情保密,這是民女替人治病的基本原則。

    人無信不立,開一次先河,以後便再難制止,民女也再沒有信譽可言。

    民女雖是小女子,但為了支撐門庭以做生意為生,生意人最講求的就是一個信字。

    若隱瞞皇上是大不敬要被砍,泄露病人病情又會失信于人,令人不恥,兩者需得擇其一,民女選擇後者。

    女子立世本就不易,不敢有絲毫行差踏錯,沒了信譽將來也再不會有人願與我做生意,不如干脆了當博個名聲。幸得做生意這兩年家里已置地些許薄產,夠母親弟妹安度此生,民女也就無甚牽掛了。”

    井甘這一長篇話說出來,殿內寂靜了片刻,突地冒出一聲輕笑。

    皇太後有些緊張的身體漸漸放松下來,帕子掩了掩上翹的嘴角,嗔怪道,“你這孩子,皇上面前也敢這般口無遮攔,真該好好教兩天再放進宮里來。”

    但語氣里全都是寵溺和慈愛之意。

    皇上也是回過味來,臉上的怒意卻是消散了,看井甘的眼神興味愈濃。

    還真是伶牙俐齒。

    說下來反倒是他這個皇帝的錯了,逼迫她以死保全信譽了。

    “好一張利嘴,母後說得果真一點沒錯,膽子大地很。你就當真一點不怕朕發怒?”

    皇上的語氣明顯松軟了,井甘知道自己僥幸渡過了一劫,暗暗吐了口氣,老老實實回答。

    “自是怕的,但總有些東西是寧死也不可違背的。”

    井甘不是傻子,她今天要是敢把有關皇太後和千縴病情的事說出一個字,怕是前腳出宮後腳就要被殺黑巷。

    皇上若真想知道,大可以親自問皇太後和千縴,甚至私下問她亦可。

    他偏偏當著兩位當事人的面問她,擺明了試探、捉弄她。

    皇上此時也算看出,井甘是個聰明人,眼中漸漸醞釀起一絲復雜的情緒。

    井甘將他的表情變化看在眼里,心口的那口氣又慢慢提了起來。

    “听母後說,你與蕭家幼女是朋友,還收了她當學生?”

    井甘心頭升起猜測被證實的感覺,恭敬回答,“正是。蕭千翎對我的治療之法很感興趣,她又是個充滿俠義心腸的人,我便收了她當學生,傳授她治療之法。”

    “你倆倒是關系深厚。”

    井甘一時听不出皇上這話是不是反話。

    千縴的眼疾是因為蕭千翎而得,皇上因此還為難蕭家,如此看來皇上對蕭千翎應該是厭惡的。

    “蕭千翎與尋常女子不同,整日舞刀弄槍,少了尋常女子的溫婉端莊,多了分大丈夫的正義凜然。蕭大人曾說她沒個女孩子樣,我卻覺得天底下溫婉乖巧的女子無數,蕭千翎卻僅此一個。她是侯府貴女,卻能不計出身與門第與我這商女為友,不在意外人眼光認我這個比她還小兩歲的女子為老師,這份胸襟便是大丈夫也少有比得上的。能成為她的朋友,做她的老師,是我此生之幸。”

    井甘這番話說完,殿內幾人的表情各異,但無一例外的表露出了驚訝。

    井甘是聰明人,不會看不出皇上對蕭千翎是有些意見的,尋常人這種時候早早想辦法與蕭千翎撇清關系了。

    即便不撇清關系,這種時候也不該上桿子夸贊蕭千翎,這不擺明站在皇上的對立面?

    皇太後感覺非常欣慰,千翎交了一個非常值得的朋友,沒有看錯人。

    但心里也不免為井甘捏把汗。

    畢竟蕭千翎身份擺在那,皇上即便對她不喜,也不會真的對她做什麼。

    但井甘只是一個平民女,若惹了皇上不快,誰都救不了她。

    而千縴此時自然是怒的,她與蕭千翎可謂有不可化解之結怨,井甘如此鄭重其事地幫蕭千翎說話,無形中也是在打她的臉。

    枉她之前還有意想與井甘深交,如今看來她們注定是兩個陣營的人

    皇上則是一副局外人看熱鬧的模樣,就靜靜打量著面前的少女,越發體會到皇太後對她‘大膽’的評價。

    “你這是在幫蕭千翎求情?”

    井甘微微掀起眼瞼,正好與皇上目光對上,從容而堅定地道,“不,民女只是陳述自己的想法和觀點。”

    “可朕听著句句都是在說蕭千翎有多好,難道不是想仗著自己治好了縴美人的眼楮,將蕭千翎害縴美人眼盲多年的罪一筆勾過?”

    皇上語氣帶了絲厲色,卻並沒有動怒,反而隱隱有些期待。

    期待她會如何應對,能不能支撐下去不改變立場,一直偏幫蕭千翎?

    千縴瞧著兩人一問一答,心中危機感愈烈。

    當初皇上便是先對她眼盲之事產生興趣,之後才喜歡上她,將她收入後宮。

    皇上此時對井甘明顯也很有興趣,這可萬萬不行。

    “陛下,事情都過去近十年了,我早已不在意了。況且現在眼楮也治好了,此事便過去了吧。”

    千縴深明大義地一通溫聲細語,將大度品質發揮地淋灕盡致。

    皇上握住她柔嫩的手,溫柔笑笑,“你受了那麼多年眼盲之苦,豈能隨便揭過。”

    皇太後听到這話心頭就是一咯 ,果然千縴的眼楮即便治好,蕭千翎也還是免不了要因此事受罰。

    皇上的處罰雖不會要了蕭千翎的命,但于她名聲卻會是大大的不利,被皇上厭惡的女子將來還如何在京城立足?

    世家最在意的就是名聲,特別是女子,名聲壞了,便算是徹底沒了價值,在家族里都會受到怠慢和輕視。

    井甘自然也知道這些,她沉吟了片刻,出聲道,“時間是不可逆轉的,人只要犯下過錯,不管如何彌補、挽救,發生過的事都不會消失。彌補、挽救也不過是為了將來不再繼續因這過錯而痛上加痛,錯上加錯罷了。怨恨、不原諒都是被傷害者的權利,誰也沒資格代替他們做決定。”

    皇上哼了一聲,她這是轉變陣營了?比他想的還要快。

    “不過……”井甘突然一個轉折,“我方才所言無半句虛假,蕭千翎在我心中就是個值得深交的女子。我與蕭千翎,至少我們二人之間,她不曾做過對不起我的事,甚至幫助我許多,所以我信任她、贊美她、保護她,這是理所當然。我對蕭千翎那些評價也僅代表我自己的觀點,別人可以認同也可以不認同。”

    井甘再清楚不過,若她像個牆頭草,一被恐嚇就和蕭千翎撇清關系,反倒會被皇上輕看。

    果不其然,皇上听到她的回答微微抬了抬下巴,嘴角隱隱上勾。

    “所以,你覺得朕到底應不應處罰蕭千翎呢?”

    皇上話語中滿滿的戲謔、捉弄之意,听得千縴心亂如麻。

    這種感覺太熟悉了,熟悉地讓她恍然以為回到了除夕那晚,他湊近她戲謔地問,“你到底猜沒猜出我是誰?”

    “皇上是九五至尊,也是縴美人的如意郎君,為心愛之人出頭順理成章。但蕭千翎的過錯能否能得到原諒,只有被她傷害的縴美人一個能決定。”

    皇太後緊張地等待著皇上的反應,縴美人亦是暗暗絞緊了繡帕。

    縴美人心中懊悔,蕭家在皇上面前一個勁夸贊井甘的時候就應該盡力阻攔,這個女子太過巧舌如簧、多智如妖,輕易便擄獲了聖心。

    她直覺這將是自己一生犯過最大的錯。

    “你倒是機靈。”

    皇上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身體微微後仰,張揚的眉眼明艷如光。

    能否原諒蕭千翎只有千縴能決定,而千縴已經說過不再與蕭千翎計較,若此時再說不原諒她,豈不是自打嘴巴。

    而且千縴一直以大度端莊示人,若抓著十年前的事耿耿于懷不願放過,自然也會讓人覺得她虛偽。

    不管是從短時看還是長遠看,為了自己的名聲還是在皇上心中的印象,千縴都要‘大方’地原諒蕭千翎。

    當事人都原諒了蕭千翎,皇上若還非要責罰,豈不讓人覺得多管閑事?昏庸好色?

    井甘這一番解釋可謂一箭雙雕。

    “陛下對妾身的疼愛妾身都明白,不過千翎與我也是自幼的情分,何況當年誰也沒料到會遇到拍花子,真正要怪也該怪那些喪盡天良拐賣婦女孩童的拍花子。千翎也是無心的,您就別處罰她了。”

    千縴這番話說得好不冠冕堂皇,真真表現出了一個大度賢良的世家女子。

    皇太後偏開頭,掩飾眼中的譏諷和不喜。

    皇上沒有多少猶豫,拍了拍愛妃的手,便道,“你既再三求情,那此事便算了吧。”

    千縴反倒噎了一下,這順坡下驢下得也太快了,讓人感覺他之前說要給她做主不過是說說而已。

    千縴開始懷疑,皇上對自己到底有多少喜歡?

    都是這個井甘,壞了她的事,還勾搭了皇上,她才不會讓她這麼瀟灑地脫身。

    “陛下,您可一定要好好賞賜井姑娘,她不僅治好了妾身的眼楮,還治好了太後娘娘的身體,大功兩件呢。您不知道,她給妾身治療的時候,妾身就像被人控制了一樣,迷迷糊糊的,整個人只能听見她的聲音,跟從她的指令行事,特別神奇。”

    “喔?”

    簡單一個單音符,井甘卻品出了殺意。

    就知道這個千縴不簡單,果然一出手不同凡響。

    被控制,多麼可怕的詞。

    她這是要將井甘推入地獄啊!

    不過對這一點井甘早有了計策,所以心底並無慌亂。

    皇太後卻是著急了,井甘的能力若被認定為什麼可以操控人心的邪術,那她就是有九個腦袋也不夠砍的。

    蕭千翎作為她的學生,也免不了淒慘下場。

    懷疑的種子從一開始就不能埋下,皇太後剛準備出口解釋什麼,皇上已經率先開了口。

    “是嗎,當真有那麼神奇,改日也讓朕試上一試?”

    皇上目光灼灼地盯著井甘,眼底燃燒著危險的火光。

    “危言聳听,哪兒有縴美人說得那麼夸張,不過是些安撫人心的語言技巧罷了,若她真能操控人心,還能讓你說這些置她于險境的話嗎?”

    皇太後這般直白地把縴美人的心思揭露出來,縴美人尷尬地紅了臉。

    有些事大家心頭明白便好,卻不會說到明面上,那就太難看了。

    偏偏皇太後不給她這個面子,縴美人只能紅著眼楮,委屈辯解自己沒有想置井甘于險境。

    但那辯解無疑是蒼白的,皇上現在也沒心思安慰她,注意力全在井甘身上。

    帝王都有一個通病,忌憚所有無法掌控的事情。

    操控人心之能,若天底下當真有這樣的能力,被居心不良之人利用,豈不是有可能危及江山?

    “井姑娘的治療之法不知師承何人?除了你與蕭千翎,天下還有誰會?”

    井甘心中警鈴一陣劇烈搖晃,在場之人都感覺出了皇帝話中的殺意。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