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125章 我和他是什麼關系?



    “你都挨著對過了?”

    井甘問大朗,大朗回答,“是,禮單上的東西全都在這,一樣為少。”

    “嗯。”

    啪——

    井甘一把將禮單合上,還到大朗手里。

    “把給文松、佳佳和剛娃的東西給他們送過去,其余都存到庫房吧。大哥的禮物也要記得單獨記錄。”

    “是。屬下明白。”

    大朗應了一聲,小廝們將箱蓋挨著合上,便將大箱子抬去了庫房。

    井甘和井和是雙生子,每年給井甘送生辰禮物來,自也不會少了井和。

    而且那些老板許是知道井甘十分疼愛這位大哥,逢年過節送禮時都會單獨給井和送一份,所以井和算是家中唯一有小金庫的人。

    “洗手開飯了,叫嬌嬌他們來吃飯。”

    孫小娟擦著手從後院大廚房過來,嘴角笑意濃郁。

    身後的丫鬟們端著一盤盤剛出鍋的菜,飄散著撲鼻的飯菜香,把大大的圓桌擺滿了。

    井和過來的時候臉色垮著,見著井甘就湊上去縮到她懷里,像個撒嬌的孩子一樣。

    井甘拍拍懷里比她高一個頭的哥哥,溫聲道,“大哥怎麼了,怎麼不開心呀?”

    井和嘟嘟囔囔,“我本來想刻一尊塑像給你做生辰禮物的,但是不小心被我刻壞了。”

    “喔?哪里刻壞了?”

    “嘴角,不小心多了一條劃痕。”

    井甘笑笑,“沒關系的,只要是大哥送我的禮物,我都喜歡。”

    “不行不行,太難看了,不可以。”

    井和堅決地搖頭,在手工上他比較追求完美,有些微的瑕疵都忍受不了,更何況是送給甘甘妹妹的禮物。

    “那……不如增添一些設計,比如在劃痕上畫一朵花,把它遮蓋住怎麼樣?”

    井和雙眼頓時亮了,一下子從井甘懷里跳出來。

    “好耶好耶,甘甘妹妹真厲害,我現在就去改。”

    “誒,大哥,先吃飯。”

    可井和根本等不及,“我不餓。”

    哈哈笑著便又跑走了。

    孫小娟從飯廳出來正好看見他歡快跑走的背影,嗔怪了一聲,“這孩子,飯又不吃。”

    卻轉頭又吩咐丫鬟準備一份飯菜送到大少爺院子里去。

    因為尚小苗久違地和大家一起吃飯,晚膳用得十分熱鬧。

    井文松因為考上了生員,近來心情都非常好,隨時隨刻都紅光滿面的。

    井甘問她,“今年八月秋闈,你要試一下嗎?”

    井文松放下筷子,沒有猶豫就道,“當然了,這是我遇到的第一場秋闈,錯過這次就要再等三年。我知道以我現在的能力,想考中舉人機率非常小。但我也想試一試,就當給三年後累積經驗。”

    井甘小口吃著飯,贊賞地點了下頭,“你能正確認識自己的能力,不得意忘形,這很好。”

    “佳佳那孩子真是聰明,才八歲就考中了生員,听說是大熠史上年紀最小的生員。”孫小娟感嘆了一聲,“元菊有佳佳這麼聰明的孩子,將來也有了盼頭。”

    劉佳確實智力超群,井甘卻沒孫小娟那麼震驚,畢竟她也是自小被叫做天才長大的。

    “書院另外還考中了五個,今天我都忘了去瞧瞧,明天你去書院把人帶來。”

    井文松明白姐姐這是要獎賞、激勵那些學生,點頭應下了。

    第二日井文松親自跑了一趟書院,把人帶到井甘的院子便趕去上課去了。

    井甘晨跑回來就看見五個年齡各異的學生,忐忑拘束地等在院子里,整齊排成一排。

    幾人大的有十八歲,小的十四,穿著書院統一的服飾。

    雖都是貧家出身,但看著都整整齊齊的。

    井甘擦著汗水在他們面前站定,看一個個緊繃的表情,笑著讓丫鬟給他們一人端上來一份甜酪。

    幾人看著漂亮的琉璃碗里白白稠稠的甜酪,嘗了一口,好吃極了。

    緊繃的情緒就在這甜甜的味道中慢慢放松下來。

    “你們在書院的情況我都听隋老師說過,你們都是認真上進的好學生。你們能夠取得現在的小成就,是你們努力的結果。讀書貴在持之以恆,希望你們能將這份積極進取的精神堅持下去。只要你們願意進取,我會一直支持你們。”

    年級最大的少年雖比井甘還年長些,但在井甘面前卻是端端正正保持著晚輩姿態。

    這個年紀小小的女老師,他可不敢有一絲輕怠。

    “多些井老師。”

    十八歲的打少年先鄭重地行禮致謝,其他學生都跟著他放下手中的琉璃碗,乖巧地行禮。

    “多謝井老師。”

    井甘點點頭,“考中生員以後就要換班了,學習壓力也會加大,記得讓自己保持平和、積極的心態,不必操之過急,擁有好心態才能事半功倍,創造好成績。”

    “是。”

    幾人認真听著,對井甘的關愛和鼓勵感動不已。

    他們本出身貧寒,根本沒有讀書的希望,是井甘給了他們這個機會。

    他們如獲至寶,倍感珍惜,也深念井甘和滄海書院的恩情。

    “生活上若有什麼困難就和隋老師說,書院會盡力為你們創造良好的學習環境。我給你們準備了一份小禮物,當作你們考上生員的獎勵。希望你們能戒驕戒躁,不負自己。”

    井甘讓丫鬟把她提前準備好的禮物拿過來。

    徑兒接過丫鬟手中的托盤上前來,一一分給了五個生員。

    每人一套筆墨紙硯,和一本心理健康基礎書。

    幾人又是一番致謝,捧著井老師送的禮物歡喜至極。

    拿回去,書院的同學們肯定要羨慕死了。

    還沒人得過井老師的獎賞禮物呢。

    等把人送走了,井甘看向一邊指揮著小丫鬟們燒水,準備衣裳伺候她沐浴的徑兒。

    井甘關心道,“風寒好些了?怎麼不多多歇歇。”

    “已經好了,躺著反倒無聊。”

    煙霧繚繞的內室,徑兒動作輕柔地給井甘搓背。

    身上抹了香胰子,整個屋子都飄散著一股清新的梔子香。

    井甘正洗著澡,房門突然被瞧向,有丫鬟傳話道,“家主,巷子里井長富一家子來鬧事了,他弟妹也跟著一道,破口大罵說……”

    丫鬟有些不敢繼續說了。

    徑兒出了內室打開門,直視著那膽戰心驚的小丫鬟,沉聲道,“說什麼?”

    “說……家主喪盡天良,殘害親父,有違倫道,要天打五雷轟。”

    說到後面,小丫鬟聲音越來越小,腦袋已經快埋到胸口了。

    “下去吧。”

    徑兒發了話,小丫鬟立馬跑了。

    徑兒轉身回了內室,卻發現井甘舒舒服服地躺在浴桶里閉目養神,似乎根本沒听到小丫鬟傳得話。

    她想說些什麼,但看著井甘不以為然、平淡無波的臉,還是閉上了嘴,繼續給她擦身。

    井甘將耳塞戴上了,此時正听著巷子里動靜。

    巷子里,菊香推著板車上的井長富堵在主院門口,抱著兩歲的孩子大聲痛哭。

    板車上的井長富面色慘白虛弱,擱在身側的右手裹著厚厚一圈白紗,上面全是血。

    他的右手自手腕處沒有了。

    腳那頭的位置還亂七八糟地堆著一大堆行李,看著像是被趕出門,無家可歸的樣子。

    瞧著實在淒慘。

    井家主和親生父親的事本就是縣城最大的趣聞和談資,井長富現在一家三口淒慘登門,多的是聞訊趕來看熱鬧的百姓。

    修建規整漂亮的巷子此時聚滿了人,通行都有些困難了。

    菊香只一個勁地哭,什麼也不說,跟著一道的吳青棗指著主院大門破口大罵。

    “井甘,你出來啊,躲在家里當縮頭烏龜算怎麼回事。你有膽子做沒膽子承認嗎?你聯合賭場誘騙你爹染上賭癮,欠下賭債,現在又指示賭場把他的手剁了,搶了他的房子,你簡直是蛇蠍心腸。他可是你爹,你卻能干出這麼喪盡天良的事,你的心是有多狠。你出來,別躲著,躲也躲不掉!”

    吳青棗罵了許久,嘴巴都罵干了,看根本沒人出來理她,直接上前砸門。

    “井甘,你滾出來,你這個畜生,別藏著,滾……”

    大門突然從里面打開了,出來的卻不是井甘,而是井家巷大總管以及一群護院。

    張蠻子帶著護院排成一堵人牆擋在院門前,讓吳青棗沒辦法再靠近一步。

    大朗則是像看都沒看到門口的人,吩咐著手下人各自去忙,直接從吳青棗身邊走過。

    吳青棗頓了一下,一下竄到他前面攔住他,“你別走,井甘呢,把你家主子叫出來。她爹在這躺著呢,她還能坐得住?”

    “這位婦人不知是何人,找我家家主有何要事?若想見我家家主,須得提前三日遞交拜帖。你可遞交拜帖了?”

    圍觀人群發出一陣壓抑的笑聲。

    人家根本沒把她放在眼里。

    吳青棗臉臊得通紅,卻不願落了氣勢,壓著憤怒道,“我是井甘的嬸娘,她爹被她害得砍斷了一只手,趕緊把她交出來。”

    大朗冷哧一聲,“每日想來我井家亂認親戚攀富貴的人多的是,我見多了,勸你還是走吧,沒得丟臉。”

    “你,你個下人居然敢這麼和我說話,信不信我讓你從井家滾出去。”

    人群的笑聲更甚了,滿是揶揄和譏嘲。

    這人也太不知所謂了,真會給自己臉上貼金。

    這個井家,可不是他們那個井家。

    吳青棗正扭著大朗不讓他走,旁邊的宅院的大門卻突然打開了。

    井甘一身柳葉青的葵花織錦長裙站在門口,粉面桃腮,眉若遠山,烏油油的長發披散在背後,僅用一根同色絲帶隨意束著。

    發梢還滴著水,顯然是剛沐浴出來,身上還冒著熱熱的香氣。

    井甘一現身,圍在主院門口的人全都跑了過來,散亂的人群竟默契而整齊地朝著那窈窕身影拱手行禮。

    “井家主。”

    井甘微微欠身還禮,眉目淡然而溫和。

    圍著的人群突然散了,吳青棗愣了一下,菊香拉拉她袖子朝旁邊院門一指,吳青棗這才發現井甘出來了。

    卻是從旁邊的門。

    吳青棗趕忙推搡著重新擠進人群里,菊香獨自在後面推井長富,額頭青筋暴起。

    護院們也移了過來,堵在井甘的前面。

    井甘居高臨下地看著這個曾經稱作嬸娘的女人,她本就年齡大了,加上這兩年過得心力交瘁,越發顯老態了。

    算起來,這還是兩年多來,井甘第一次見她。

    以前吳青棗和井長富也不是沒來鬧過,無非見她有錢了,又想撲上來要錢要身份,拿著血緣說事。

    井甘根本沒理他們。

    今天卻是不一樣。

    她即將迎來一場人生轉變,這些害蟲不能再留,否則不定哪天又會竄出來惹麻煩。

    她已經容忍地夠久了

    “你方才說什麼,再說一遍,我和井長富是什麼關系?”

    井甘只要看見這個女人就生理性厭惡,眉心微皺,渾身氣場瞬間拔高。

    吳青棗其實很怵井甘,但她永遠不識趣,總是自恃著自己長輩的身份為所欲為。

    她穩了穩情緒,想要非常有氣勢地頂回去,卻被井甘一下子壓制了。

    “回答!我和他是什麼關系?”

    井甘陡然一聲厲喝,不光吳青棗,周圍看熱鬧的人都被嚇了一跳。

    百姓眼中的井甘大多時候都是平易近人,待人客氣的,很少見她這般疾言厲色的樣子。

    瞬間讓人意識到,她可是憑一己之力撐起全家,成為全縣首富的女子,怎麼可能真的溫和沒脾氣,任人欺負。

    吳青棗臉色蒼白地哆嗦著嘴唇,許久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說出的話卻有些結巴。

    “他是你親爹,你說你們是什麼關系。兄弟姐妹間還打斷骨頭連著筋,更何況是生養你的父親。”

    吳青棗明顯想要撐起氣勢,但井甘出現的那一刻,她就沒了氣勢這個東西。

    “你這般對你親生父親,你不怕遭雷劈嗎?人是你害成這樣的,你休想躲避責任。”

    井甘冷視著她,安靜了半晌,一字一句地開口,“我井家的族譜上共有五個名字,家族創建者井甘,孫小娟、井和、井文松、井長青,此外再無他人。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重新回答,井長富與我是何關系?”

    “你以為你們分了家就能斬斷你們是親父女的事實嗎?井甘我告訴你,你是井長富生的,他的生死未來你就必須負責,否則就是大逆不道。”

    人人都看出來了,吳青棗是死活要把井長富賴到井家身上。

    也是,井長富唯一值錢的房子已經被賭場搶走了,他又被砍斷了右手,如今身無分文,已然是個廢人,若不賴給井甘,就只會成為他們二房的拖累。

    而且若是井長富能重新認回井甘,她這個當嬸娘的當然又會有好處可撈。

    所以她緊抓著血脈來說事,可惜她遇上的井甘已經不如曾經那般心軟了。

    “我只認國法和族譜,國法和族譜都表示我與他無半分關系,那他便什麼都不是。你認不清關系,我找人幫你認一認。”

    她這透著陰冷的話音才落,一陣鏗鏘的腳步聲從巷口趕來。

    穿著統一服飾的衙役們手握刀柄出現在巷子里,所有人下意識屏住呼吸,退避三舍,自動讓出條路來。

    熱鬧中心的吳青棗一伙人就全然暴露在了衙役們的目標下。

    “井家主。”

    領頭衙役客氣地和井甘打了聲招呼,井甘點了下頭。

    “是我報的案。此人胡亂污蔑我與板車上人的關系,對我的名譽和形象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影響。我要求縣衙嚴肅處理,這種張嘴亂說話、潑髒水的風氣,可萬不能助長。最好再給她普及一下國法,讓她認認清,我與井長富到底是何關系?有沒有義務贍養、照顧他?”

    “我了解了,這便把人帶去縣衙好好審問。”

    領頭衙役一轉頭便威嚴命令手下,“把這個胡亂造謠的人抓起來。”

    “你們不能抓我,我沒胡說,她本來就是井長富的女兒,你們不能抓我……”

    吳青棗怎麼也沒想到自家人吵架居然還驚動了縣衙,井甘分明是故意的。

    躺在板車上的井長富也激動地啊啊叫起來,完好的左手顫抖著指著井甘,咬牙罵著,“賤/人!”

    瞪著井甘的眼楮都充血了,似乎恨不得一口把他咬死。

    菊香毫無主見地抱著孩子繼續哭,除了哭好像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井甘看著這家子人,心中冷笑。

    在這講究家族關系的社會,被驅逐出族譜自立門戶的後代,株連時都被排除在外。

    他們還想道德綁架她,實在可笑。

    她要忌憚人們的議論,早就活不下去了,哪兒還能有如今的成就。

    吳青棗被衙役抓走了,沒了她這個出頭人,菊香自然也推著井長富走了。

    看熱鬧的人還聚在一起交頭接耳地低語議論著。

    “大家都散了吧,想過路的人都沒法通行了。”

    井甘開了口,眾人便紛紛散了,但今日井家巷的熱聞,自是幾日內都不會消的。

    誰也沒注意到巷口有輛不起眼的馬車已經在那停了許久,從熱鬧開始起。

    井大貴得到消息急匆匆趕來時,吳青棗一行人已經被帶走了,看熱鬧的人群都散了。

    井甘站在台階高處,看著這個憨厚又軟弱的曾經的小叔,語氣平和地道,“來說句話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