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114章 新店



    井長青是最先發現的,他下台階的步子一下打滑,直接摔了屁股蹲,坐在地上滿臉驚愕地大喊著,“娘,娘,娘……”

    那嗓門像是活見鬼了一樣。

    孫小娟罵罵咧咧地從堂屋里出來,“大早上鬼叫什麼……”

    可看見直挺挺站在院子里的井甘時,她手里粥碗直接脫手摔了個稀爛。

    白粥糊了滿地,還有許多碎瓷片。

    “娘別動,小心劃傷腳。”

    井甘立馬拿掃帚去收拾碎瓷片。

    孫曉娟眼睜睜看著癱了兩年的女兒朝自己一步步走來,神智漸漸回籠之後,眼淚一下子就淌了出來。

    “小,小甘,你,你能走路了……”

    孫小娟聲音顫地厲害,生怕自己是在做夢,或者產生了幻覺。

    井甘將滿地的白粥和碎瓷片收拾了,站在孫小娟面前,用力點頭。

    “嗯,我可以站起來了,我好了。”

    哇的一聲,向來堅強的孫小娟直接嚎啕了出來,一把抱住井甘。

    大家從未見過孫小娟這般失控嚎啕的模樣,但對比井甘給他們的震驚,這已經不算什麼了。

    一家人全都圍上來,一個個盯著她的腿看,都笑得合不攏嘴。

    “二姐真的能站起來了,以後都不用坐輪椅了嗎?”

    井長青邊扶著井甘的一條胳膊不停讓她再多走兩步瞧瞧,邊戳了下孫嬌嬌的額頭。

    “二姐能走路了,當然不用再坐輪椅了。姐步子走得這麼溜,看來是真好了。”

    井文松也十分開心,好奇地問道,“姐,你是怎麼突然會走路的?”

    又沒特別看過什麼大夫,一覺起來怎麼就會走了,而且還走得這麼順暢。

    一點沒有癱瘓兩年的人身體機能退化的現象。

    “老天爺開眼唄,看我可憐就讓我好了。”

    這解釋真是夠敷衍的。

    井文松忍不住嘆氣,二姐身上的秘密真是太多了。

    井甘不想說她的身體是怎麼好的,家里人也就不多問。

    反正她身上發生的稀奇事多得很,都習慣了。

    全家人的注意力便只放在她病好的喜悅上。

    孫小娟覺得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必須要好好慶祝一下。

    作坊也不想去了,和香巧合計買些什麼菜,請些什麼客人,一定要把這件好事情宣布出去。

    井長青舉雙手贊同,心里打著算盤可以偷懶一天不去私塾。

    井甘踹了他一腳,瞧著有些興奮過頭的孫小娟,按住她的手道,“不用那麼刻意,等以後出去幾次,自然而然大家就都知道了。而且今天我和方東家有約,還要去省城。”

    井甘病剛好,孫小娟舍不得她出門,生怕她再回來會不會又恢復成原樣。

    井甘卻是一點不擔心,語氣堅定地道,“您放心,以後我會一直活蹦亂跳,絕不會再變成癱子。”

    她這麼肯定,孫小娟也不自覺堅信了幾分。

    大家都圍在井甘身邊,只有阿蘭遠遠站在水井邊眺望著這里。

    井甘朝他小跑過去,阿蘭听著那靈動的腳步聲,熟悉的氣息越來越清晰。

    他知道,她是真的能走了,再也不需要輪椅,不需要他了……

    “阿蘭,我能走路了。你摸摸我,是不是變高了。”

    井甘拉住阿蘭的手放在自己的頭頂上。

    之前井甘不是躺著就是坐著,頭頂很低,阿蘭腰要彎得很低才能听到她說的悄悄話。

    現在她的頭頂到了他胸口的位置,他只要微微傾身,耳朵就能湊到她的嘴巴邊。

    井甘雙手拉著他的手,微微踮腳在他耳邊耳語。

    清新的梔子香飄蕩在鼻間,阿蘭不自然地眨了眨眼,只覺一顆心悠悠晃晃。

    “等白眉神醫制出解藥,你能看見能說話時,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一顆心,跳得更加劇烈了。

    *

    這已經是方超第五十八次偷偷看自己的腿,井甘視線一瞥過去,他立馬收回了目光。

    “井二小姐,再此恭喜你,大病痊愈。”

    井甘掀著車簾津津有味地瞧著外面的街景。

    “這已經是你今天第十次恭喜我了。”

    方超尷尬地摸摸鼻子,“主要是有點太突然,太突然……不知是哪位神醫妙手回春,日後我也好幫忙宣傳宣傳。”

    “我自己。”

    方超頓了一下,哈哈笑了兩聲,“井二小姐真幽默。”

    方超顯然以為她是不願透露神醫身份才如此說,也就不再多問。

    卻不知那所謂名醫,算起來還真是井甘自己。

    “二小姐,到了,前面那家就是了。”

    趕車的林木說著,井甘便順著他所指朝前望了過去。

    繁華如錦的茶水街人流不息,車水馬龍,靠左一間雙開鐵環的大門,門樓高而精美,在一溜的鋪子間顯得格外扎眼。

    此時門大開著,門口候著幾個伙計樣的人。

    蕭千翎則懶懶地靠在大門上,雙臂抱胸,嘴角含笑。

    牛車一停下,蕭千翎的速度比誰都快,兩三下竄到門口迎接井甘。

    那笑容有些諂媚。

    然而在看到井甘從容地自己走下牛車時,又漸變成了瞠目結舌。

    井甘好笑地給她抬了抬下巴,“嘿,口水要流出來了。”

    蕭千翎立馬吸了一下口水,發現自己被騙了。

    但現在哪里顧得了這個,像看什麼沒見過的稀奇物種一樣盯著井甘的雙腿一個勁瞧,滿臉的不可置信。

    “你,你,你這……”

    蕭千翎暗罵自己丟臉,居然結巴了。

    “我昨兒還看你坐著輪椅,今兒怎麼就站起來了?你被神仙摸頭了?”

    井甘交替著將條腿往前伸了伸,順著她的話點頭,“是啊,被摸頭了。”

    蕭千翎一下子有些摸不準她到底是在開玩笑還是說真話。

    主要是這事太詭異,一點過渡期都沒有,所以對于被神仙摸頭這種猜測有比較大的偏向。

    “你這,你還真是會給人驚喜。之前突然送來一對母子,讓我幫忙宅斗。今兒又來這麼一出。我簡直是……看來以後隨時要對你保持警惕,說不定哪天就要被你的驚喜嚇死。”

    “我看你這好得很嘛,承受能力不錯。”

    井甘和她開玩笑,回頭見阿蘭下來了,自然地牽住了他的手。

    “小心別摔了。”

    之前阿蘭是井甘的腿,井甘是阿蘭的眼。

    現在井甘腿好了,出門依舊把阿蘭帶上,不然就感覺少了什麼一樣。

    蕭千翎曖昧地盯著兩人握在一起的手,井甘假裝沒看見,牽著阿蘭往店里走。

    “這些人是你爹附帶送我的?”

    蕭千翎看了眼那些恭敬跟在後面的人,回答道,“那些人之前就在這店里干活,舍不得走,所以在這等你這個新主人,你要瞧不上不用就是了。”

    井甘沒說話,參觀起鋪子。

    準確來說這不能叫鋪子,而是一家店,面積十分寬敞,裝潢十分精致的店。

    共兩層樓,一樓是大堂和諸多珠簾隔成的小空間,二樓是包廂。

    往後走還有兩進後院,景致講究,屋子很多,由長長的游廊串聯著。

    游廊下每隔十米便掛著一串風鈴,微風一吹,整個院子都回蕩著輕快的鈴聲。

    “你爹真大方,給我找這麼好的店,本來我只想要個跟甜品鋪子差不多大小的鋪子。我賺了。”

    蕭千翎高舉起胳膊踫了一下風鈴,發出一串急促鈴聲。

    她雙手背在身後,眼楮一錯不錯地平視著身旁井甘,心情十分美麗。

    之前和井甘說話眼楮總是要往下看,現在兩人並肩而行,突然有種攜手同進、共創未來的感覺。

    莫名有點熱血是咋回事。

    “你幫了我們家那麼大的忙,至少得是這程度的報酬才配得上我的爹身份,不然說出去多丟我老蕭家的面子。”

    井甘和蕭家達成共識不提她給皇太後治病的事,對外只說幫了個忙。

    “不知這家店之前做的可是茶樓之類的生意?”

    方超跟在後頭不停四處張望,眼中帶著驚艷和艷羨。

    這店可真是好,他何時才能開得起這麼大的一家店。

    蕭千翎與方超也算是相熟的,回答道,“之前是歌舞坊,老板犯了事被關了,這才讓小甘撿了個大便宜。”

    “怪不得——”方超嘆了一聲。

    看這精致講究的裝橫想來也是服務類的店鋪。

    “本還想井二小姐開新店應該有許多事忙,我來幫著出出力,現在看來完全用不著了。店里一切齊全,隨時都能開張。”

    蕭千翎問井甘,“你準備繼續做歌舞坊生意?”

    之前這里是歌舞坊,累積了一定的名氣和人流,再加上一切都是現成的,只要找到舞姬、樂師就能隨時開張。

    這麼精致又寬敞的一家店,誰也不會想著來開甜品鋪子的。

    “沒想好,等我考察一下再說。”

    幾人參觀完了店鋪,離開時門口除了井甘的牛車,多了一輛漂亮的馬車。

    蕭千翎朝漂亮馬車做了個請的姿勢,“請上車吧井老師,府中宴席都準備好了,就等主角了。”

    井甘回頭看了方超一眼,方超識趣地率先道,“我在城里轉一轉,提前考察一下,有朝一日也把我那糧食生意做到省城來。”

    井甘朝他笑了笑,“有志者事竟成。”

    方超垂手行了一禮,態度十分恭敬,“有井二小姐在前引路、督促,我自然也不能落後,當要快馬加鞭迎頭追上才行。”

    *

    這是井甘第二次來承宣布政使司,依舊是從上次那個小門進入的。

    顯然蕭千翎提前給府里通了消息,小門處早早便有下人等候著,而且還是蕭家管家親自迎接。

    蕭管家客氣地見了禮便帶著大家入府,走了許久終于來到主院。

    “大人正在書房待客,請井小姐在會客廳稍後,夫人馬上便來。”

    蕭千翎有些不耐煩蕭管家那一板一眼的客套規矩,拐了個彎把井甘拉去了自己的院子,給她看自己院里的竹海。

    “人都還沒到,著什麼急。小甘還沒見過我的院子,我先帶她去瞧瞧。不過今兒來的不都是些女眷嗎,爹在書房招待什麼客人?”

    蕭管家垂著頭解釋道,“是從京城楊家來的客人,之前並未約好。”

    “喔。楊家,哪個楊家?莫非是大長公主的外家?”

    蕭管家應了一聲,“正是。”

    “楊家的人怎麼來湘安了。”

    “楊家的祖籍是湘安。”

    蕭管家這麼一解釋,井甘突然有了個猜測,隨口問了一句,“可是那個朗朗讀書會創建家族之一的蕭家?”

    蕭銘在湘安為官數年,對湘安的事情了如指掌,蕭管家自也是知道朗朗讀書會的。

    他微微抬頭快速地看了井甘一眼,而後又垂下視線,回答道,“正是那個楊家。”

    蕭千翎對文人圈子的事不怎麼清楚,好奇朗朗讀書會,井甘便簡單解釋了一下。

    蕭千翎不屑地切了一聲,“楊家因為大長公主如今乃是京城一等世家,哪兒還會在乎鄉底下這小小讀書會。”

    蕭千翎院子的竹海確實壯觀,站在其中如同置身山林一般,清新自在。

    井甘緊握著阿蘭的手小心給他指路,謹防他絆著。

    這林間的路充滿野趣,不是很平,所以要十分小心。

    “之前有位京城來的楊公子在留仙縣買了塊地,準備建個大莊園,我還幫下坡村村民尋他求了活計,不知可是那一位?”

    蕭管家見井甘對楊家還挺感興趣的,有些疑惑地看她。

    井甘解釋了一句,“我是滄海書鋪的小股東,滄海書鋪的隋家和楊家都是朗朗讀書會的創建家族,楊家離開湘安多年,如今有人回來難免好奇。”

    原來如此。

    沒想到他們之間有這般淵源。

    蕭管家便也沒再懷疑,答道,“楊公子是外出游學來的湘安,春節前就要回去了,今日是與其父一起來拜見皇太後的。”

    “是這樣啊。”

    “皇太後近來不怎麼願見客,楊家父子只簡單見了一面,請了安,便隨大人去書房了。不過因為井小姐今日要來,皇太後卻是歡喜地很,一早便嘮叨上了。”

    井甘聞言腳步頓住,“我是否該先去給皇太後請安?”

    皇室禮節繁復規矩多,井甘卻並不太了解這些,倒是沒想到去別人家做客要率先問安長輩。

    蕭千翎見她緊張起來,安撫地笑了聲,“沒事,姑祖母最是寬和,不會隨意苛責晚輩的。”

    蕭管家也笑了笑道,“井小姐不必著急,皇太後今日醒得早,方方打瞌睡又睡下了,等她醒了再去請安也不失禮。”

    井甘在蕭千翎的院子呆了半個多時辰便有人來通報,說皇太後醒了,請她過去。

    路上行到一處月亮門時,恰巧見到兩個男人從前方回廊穿出去,匆匆瞥見兩人的臉。

    那個青年男子是楊今安,旁邊的應該就是他父親吧。

    皇太後住在主院旁邊的一個十分清幽的院子,面積雖不如主院大,但勝在景致優美,又少有人打擾。

    今日的宴席就擺在了皇太後的院子里。

    蕭千翎喚了個下人帶阿蘭去休息,領著井甘進了屋。

    屋里坐了一大堆人,除了蕭家的家眷還有幾位湘安有名的大戶人家的夫人小姐。

    井甘本以為今天只是蕭家人為了感謝她設的家宴,沒想到還有其他客人。

    蕭千翎看出她的意外,湊在她耳邊小聲道,“我娘听說你擅長做生意,特意請了這些人,你以後在省城做生意多結交些貴人對你有好處。”

    這倒是一番苦心。

    井甘笑著朝蕭夫人看去,蕭夫人正好也在看她,兩人視線在空中相會,互相微笑示意。

    而後井甘才走進屋中,先給皇太後規規矩矩行了大禮,而後又和蕭夫人、諸位夫人見禮。

    皇太後伸手拉住她的手,把她帶到身邊的軟榻上坐下,一個勁笑看著她,臉上滿是親近之色。

    “之前眼神不好也沒看清,果然是個漂亮姑娘。之前都忘了給見面禮了,今兒補上。”

    說著候在一旁的顧嬤嬤了然地走上前,將早就準備好的禮物捧了上來。

    是一整套的珍珠首飾,耳墜、項鏈、發簪、以及手串。

    那珍珠顆顆圓潤飽滿,雖不是最頂級的,但也都是十分難得的品色。

    送一個小姑娘如此重的見面禮,可見對其的喜愛和看重。

    周圍不知內情的夫人們皆被震了一下,看井甘的眼神瞬間不同了。

    這姑娘與蕭家三小姐關系親厚,蕭家對她態度也很客氣,連皇太後都這般看重,日後必然前途無量。

    有這麼一套皇太後的賞賜壓箱底,可是天大的福分,便是京城貴女怕也不是誰都有這般榮耀。

    井甘知道那見面禮里還包含了皇太後對她的感謝,便也不矯情,坦然地收下了。

    “謝太後娘娘賞賜。”

    蕭夫人對她大方從容的姿態很是贊賞,笑盈盈地將她扶起來,親切地拍了拍她的手。

    “千翎時常在我耳邊念叨你,今日總算見到真人了。她說你聰明又能干,會很多本事,雖身體不好卻是……誒,你不是……”

    蕭夫人正夸著,突然想到什麼,奇怪地看向她的雙腿。

    千翎不是說她身體癱瘓,常年坐著輪椅嗎?

    因為是初見,一時也沒想起來,皇太後也是此時才反應過來。

    井甘笑了一下,正想解釋,蕭千翎已經迫不及待地幫她開了口。

    “小甘的病好了,能自如行動了。我今早看她自己從車上走下來時也驚了一跳。”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