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109章 歇斯底里癥



    回了住處用了晚膳,蕭千翎回自己屋子休息去了,井甘才和阿蘭說起方才畫院的事。

    “你怎麼會突然帶我去畫院?”

    阿蘭用盲文寫道,“听宮女議論,畫院有許多皇太後的畫。”

    “你為何特意帶我去看畫,好像知道畫里能看出什麼一樣。”

    阿蘭笑了笑,只寫了四個字,“耳濡目染。”

    每日跟著井甘,時常听她說一些關于人心理的問題,知道通過繪畫測試心理這回事,便想著帶她來看看,說不定能發現什麼。

    結果誰也沒想到,畫院里的畫居然那麼多,成百上千副,內容也那般的詭異。

    “我看你對行宮挺熟的樣子,像以前來過一樣。”

    井甘只是隨口嘀咕,阿蘭卻不自覺微微僵硬了身體。

    他頓了一會,寫道,“早晨我來過一趟,知道方向。”

    井甘瞥了牛皮紙上的凸字一眼,抿嘴笑起來,“原來還來打過前哨,真貼心啊。”

    若是直接問宮女,或者讓宮女帶他們去,怕是會被拒絕。

    阿蘭帶她偶然地路過畫院,倒是順理成章。

    她笑盈盈地湊上去捏了捏阿蘭的臉,只覺手中皮膚光滑白皙,白得都要反光了,不由心生艷羨。

    這白皮膚,是個女的都眼饞啊。

    “那日的催眠,加上今天這些畫,這皇太後情況很嚴重啊,看來不是個輕易能攻克的難題。”

    阿蘭安慰的捏了捏她的手腕,無聲表達對她的信任。

    井甘回握住他的手,長嘆了口氣,“怎麼樣呢,渾水已經踏進來了,跑不掉了,只能努力一試了。只要治好了皇太後,總是好處多于壞處。”

    第二日中午。

    井甘正在屋里用午膳,便听外面宮女在交頭接耳悄聲議論,說蕭銘新請的那位神醫已經到了。

    這回是蕭銘親自帶著人來的,看來對這位神醫十分重視。

    人一到直接就去了皇太後的住處,十分迫切。

    井甘隨意听了幾耳朵,吃完飯便由阿蘭抱到貴妃椅上半躺著看書,累了直接閉眼午休。

    正舒服地睡著,一連串的腳步聲攪擾她的清淨,朝她的屋子而來。

    她對蕭千翎的腳步聲很熟悉,除了蕭千翎,至少還有七八個人,都是男人的腳步聲。

    井甘睜開眼,微微調整了下姿勢,靜等著人來。

    果然不一會,就有宮女進來稟報,說四小姐、三少爺來了。

    井甘不驚不慌地抬了下手,“把人請進來吧。”

    進來的人除了蕭千翎、蕭玉清,果然還有蕭銘。

    剩余的人都候在屋外。

    蕭銘見井甘見到自己並不驚訝,對上她嘴角清淺的笑容,心中不由有些尷尬。

    她們對她千防萬防,另請神醫相看,結果最後還是束手無策,只能來找她。

    蕭銘總覺她那抹淺笑帶著揶揄的意味。

    “蕭大人,恕小女子不能起身行禮,還請見諒。”

    今日的井甘顯然比上次相見要傲慢些,就那麼坦然地躺在貴妃椅里,連坐起來端正見客的姿態都沒有。

    不過今日的她也該傲慢,誰讓他們是來求人的。

    “井姑娘身體不便,不必客氣。”

    宮女在貴妃椅不遠處搬了三張繡錦圓凳。

    蕭銘三人兀自坐下,宮人們識趣地退出了,順便關上了房門。

    井甘明知故問地笑道,“蕭大人親自前來,不知可是皇太後有何不妥?”

    蕭銘此時也顧不得臉面,直接開口道,“听千翎說井姑娘願意一試治好姑母,不知有多大把握?”

    “這個嘛……醫者非神仙,萬事沒有絕對。我只能說盡全力。”

    對她這樣的回答,幾人都不意外。

    哪個大夫敢大言不慚地打包票一定能把病治好。

    就是醫術最精湛的大夫,最普通的病癥,也有發生意外的可能。

    “我有個條件,治療過程我要全程旁觀,不得對我有任何隱瞞。”

    蕭銘提出這個要求時語氣十分堅定,听得出毫無商討的余地。

    井甘也沒什麼不滿,之前催眠蕭玉清和顧嬤嬤已經旁觀了,再沒什麼秘密可言,多一個人少一個人並無差別。

    “可以。但,我也有一個要求。”

    井甘話音落,蕭銘輕笑了一下,雖沒說什麼,但井甘明白他笑中的含義。

    “之前蕭捕快立下承諾,若因給皇太後治病惹來麻煩,必護我到底。那是蕭捕快給我的承諾,我現在要蕭大人許我同樣的承諾。”

    井甘話說出來,屋里陷入短暫的寂靜。

    蕭千翎側頭看自己的父親,見他久久不開口,忍不住喚了他一聲。

    卻被蕭玉清抓住手腕,搖頭制止。

    蕭銘面色肅然地認真打量著眼前躺在貴妃椅上的少女,眸色幽深,不知在想什麼。

    井甘也不急,耐心地等他考慮了一會,又開口道,“我覺得和之前一樣,條件、顧慮都還是事前講清楚比較好。

    你們現在也知道我治療期間可能會發生的情況,如此還要我來治,那便必須答應我的要求。

    來之前我不知病人是當朝皇太後,若知曉,也不一定願趟這趟渾水。但如今腳已經踏進來,我想抽身諸位怕也不會輕易放行。

    我只是為了自保,求一個保證。相對應的,保守患者病情和也是我的職責。”

    井甘這般直白地把顧慮擺到明面上,蕭銘眼眸不經意地眯了眯。

    這姿態還真是熟悉。

    她態度堅決,沒有轉圜的余地。

    提出要求的同時也許下承諾保守秘密,如此蕭家便也能安心。

    “爹,你相信小甘,她向來說話算話,絕不會泄露出去的。”

    蕭千翎幫著勸蕭銘,蕭銘看了自己女兒一眼,半晌,安撫地拍了拍她抓住自己胳膊的手。

    “好,我答應。只要你不泄露治病之事,我蕭家自也不會動你分毫。”

    如此便算再次達成協議。

    “我們現在可以談談姑祖母的病情了吧。姑祖母到底得的什麼病?”

    協議達成,蕭玉清便問起了皇太後的病情。

    之前井甘雖給皇太後診斷過,還搞過一次詭異的治療,但具體什麼病癥、如何治療,全然沒有表明過。

    井甘動了動身子,叫了聲阿蘭。

    坐在貴妃椅旁邊的阿蘭將手邊的茶小心遞給她,等抿了口茶,井甘才說起正事。

    “皇太後的病蕭捕快清楚,是心病,據我之前觀察和診斷,應該是歇斯底里癥的一種。”

    “些,些……什麼?”

    井甘又講些听不懂,有趣的知識了,蕭千翎雙眼冒光,搬著圓凳坐到了她身邊來。

    “那是什麼病癥?”

    蕭銘和蕭玉清听到那奇奇怪怪的病癥名稱也是一臉驚奇,都安靜地認真傾听著。

    “歇斯底里癥是變態心理的一種,分轉化型和解離型。轉化型是以運動系統、感覺系統障礙等身體器官功能的喪失為主的類型,解離型則是以思想、情感、記憶等精神功能的解離為主。皇太後四肢僵化、麻木,視力障礙,顯然屬于轉化型歇斯底里癥。”

    井甘說完這一通,就見屋里的幾人全都一副目瞪口呆、茫然震驚的表情。

    連最為穩重、威嚴的蕭銘臉上也明顯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蕭千翎愣了半晌,舌頭顫抖地發出聲音,“變、變、變態?你說姑祖母她……”

    井甘打斷她的想象道,“別亂想。變態心理只是對一些不常見的異常心理、病態行為的醫學統稱,不是你想象的那種猥瑣變態。”

    蕭千翎听她這番解釋,深深地吸了口氣,緊張地拍了拍胸脯。

    “你說的這歇斯底里癥……到底是個怎樣的病,是如何得的?又該怎麼治?”

    蕭銘問在點子上,所有人緊張地看著井甘,似乎隨時準備著听她說出什麼驚世駭俗之語。

    “轉化型歇斯底里癥的癥狀就是皇太後如今所表現出的癥狀。那日催眠蕭捕快和三少爺應該也看到了,皇太後的手臂、雙腿都可以自如活動,她的四肢並非因為身體病變才無法動彈,而是因為心理原因。

    至于如何得的病,最可能的原因便是病人過去的創傷經歷,因為太過痛苦,便把那些痛苦情緒潛抑在了心底,讓自己不至于太過難受。這次發病則是不經意間觸發了那段情緒。”

    蕭銘黑沉的眸子低垂著,喃喃自語,“創傷經歷……”

    蕭玉清迫不及待地追問了一遍,“如何治?”

    井甘看了雙眼晶亮的蕭千翎一眼,沉穩道,“催眠。想要根治皇太後的病,就要令她回憶起令她無法釋懷的創傷經歷,將它宣泄出來,拔除心理毒瘤,如此才能重換新生。”

    幾人又沉默了下來。

    井甘的意思他們都明白了,就是要讓皇太後直面自己的心結,把壓抑的痛苦釋放。

    “會……痛苦嗎?”

    蕭千翎皺著眉頭,滿面擔憂。

    井甘沒有欺騙她,嘆了一聲,“會的。但只有如此,皇太後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脫。”

    蕭銘迫不及待,一談完就帶著井甘去了皇太後的住處。

    還未到門口,遠遠便瞧見殿門外有個一頭白頭的人正在鬧騰,上躥下跳地。

    宮人們正在把他往外趕。

    “就讓我再瞧一眼,這麼奇特的病癥我還從未見過,就再讓我瞧一瞧。”

    “你當里面的人是誰,隨便讓你研究!還不快走,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顧嬤嬤冷著臉指揮太監把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趕出去,別打擾了皇太後休息。

    眼見一堆人圍上來抓自己,那白頭發人一蹦三尺高,一下子跳開老遠。

    “就讓我瞧一眼,怎麼這麼小氣,能不能治總要給我機會研究一下,這麼難得的機會……”

    “趕走趕走,你們都是干什麼吃的。”

    顧嬤嬤听不下去了,發了火,太監們不再客氣,直接扛起他便往外走。

    井甘慢慢走近瞧清了那人的臉,驚訝了一下,“白眉神醫。”

    白眉神醫也听見了她的聲音,朝這望來。

    一瞧見井甘,連忙四肢掙扎著落了地,大喊起來,“井甘,井甘,是我是我。”

    說著推開那些太監,朝井甘跑過來。

    顧嬤嬤瞧井甘認識這人,也不好再阻攔。

    白眉神醫幾步跑到井甘面前,驚喜地道,“你怎麼也來了,也是來給皇太後看病的?沒想到你還會看病,不過也是,那些書都是……”

    井甘輕咳了一聲,打斷了他的話,生怕他一個口無遮攔說漏了嘴。

    “沒想到你就是蕭大人新請來的那個神醫。”

    白眉神醫朝旁邊的蕭銘看了一眼,語帶不滿地道,“只讓我瞧了一眼就要趕我走,這麼奇特的病,怎麼也得讓我研究研究才能下結論不是。”

    井甘暗暗嘖了一聲,感嘆他的膽子。

    自己都不敢這麼陰陽怪氣地和蕭銘說話。

    “你治不了正常。我忙著呢,改天聊。”

    說著井甘就要走,白眉神醫叫喚著連忙拉住她的輪椅。

    “G,你這話啥意思,你能治?”

    說著眼楮瞬間亮成了星星,追問道,“讓我跟著瞧瞧唄,你是不是還有什麼奇書沒給我看,讓我瞻仰瞻仰唄。”

    他說這幾句話時聲音放得很低,沒讓其他人听見。

    井甘飛了他一個白眼,“關你啥事。不願意。”

    白眉神醫當即急了,“別呀,我們好歹也是擁有共同秘密的忘年交,別這麼小氣。我就旁觀一下,不偷學。”

    狗屁的不偷學。

    “你旁觀了也沒用,我跟你根本不是一個學科。行了行了,別耽誤我時間,回去了找你拿藥啊。好生煉藥。”

    眼見井甘真走了,想追卻被一群太監攔著。

    白眉神醫急得跳腳,使出殺手 ,“你不讓我看,解藥你也別想要,你的小情人就永遠當個說不了話的瞎子吧。”

    輪椅陡然停住,井甘回頭冷冷地瞪他一眼。

    “你敢!”

    白眉神醫很是心虛,說話都有些結巴了,“你,你看我敢不敢。”

    井甘只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你怕不是找死,活得不耐煩了。”

    她給皇太後看病,蕭家都已經是千防萬防的態度,怎麼可能再平白多讓一個人知曉皇太後的秘密。

    拍了拍阿蘭的手示意他走,不再理會白眉神醫。

    不用她表態,蕭玉清已經喚來了士兵,將還在大叫爭取的人架了出去。

    皇太後用了午膳正準備歇午覺了,她精力很不好,整個人都蔫蔫的,坐著輪椅瞧著井甘。

    兩個坐輪椅的人面面相對,場面有種說不出來的悲傷。

    蕭千翎蹲到皇太後輪椅邊,活動氣氛地道,“小甘有阿蘭這雙腿,以後千翎就是姑祖母的腿。等天氣放晴了我們就去院子里比比看,看我和阿蘭這兩雙腿誰跑得快。”

    皇太後慈愛地摸摸她的臉,“你呀,女孩子家家爭強好勝地,還跑去當捕快。天下就找不到第二個你這麼出格的女子了。”

    “哪兒啊,你面前不就有一個,小甘。她比我可出格多了。你不知道她多有本事……”

    蕭千翎下意識地又要進行一輪井甘夸,看見皇太後疲倦的面孔,便將後面的話咽了回去。

    “改天我再把她的故事講給您听,井甘是來給您治病的,您要听她的,肯定能把病治好。”

    皇太後睜著渾濁的眼楮看向一旁的蕭銘,朝他招招手,蕭銘便蹲到他身前來。

    “你們也不必勉強,命數自有天定,到了時候該走就得走。”

    蕭銘放輕聲音道,“姑母放寬心,井姑娘說了您這不是什麼要命的病,能好的。您安安心心的,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顧嬤嬤輕手輕腳將皇太後推進了內室。

    井甘和蕭銘幾人跟著一起進去了,其余宮人全部被打發了出去。

    皇太後平躺在床上,視線飄忽地看著床頂。

    蕭千翎一如上次,認真叮囑內室的幾人保持安靜,掏出本子充當助手,繃緊神經準備著。

    井甘坐在床邊,拿出找顧嬤嬤要來的一串鈴鐺,在皇太後面前輕輕搖晃出叮鈴鈴的脆響。

    “您閉上眼楮,放松身體,認真傾听鈴鐺聲便可。”

    安靜的內室毫無雜聲,只有鈴鐺清靈、有節奏的聲響飄蕩著。

    皇太後睜著的眼楮慢慢閉合上,井甘看準時機收起鈴鐺。

    “當您再次听見鈴鐺聲時,便會從催眠中清醒過來。”

    落下這句暗示,皇太後便徹底陷入了催眠狀態。

    “您現在走在一片迷霧中,周圍什麼也沒有,走著走著,遠處出現了一團白白軟軟的東西。你走近了看……是一個軟乎乎的白貓。”

    其他人全都屏息凝神地旁觀著井甘的一舉一動。

    蕭千翎筆下速度飛快,听見‘白貓’頓了一下。

    小甘要從白貓尋找突破口。

    就听井甘繼續道,“你把白貓抱起來,它軟軟柔柔的,非常可愛。你知道這只白貓是誰的嗎?”

    井甘突然發問,皇太後剛剛還柔軟的表情轉瞬間蒼白下來,全身的肌肉一瞬間繃緊。

    她微揚起頭張大了嘴,緊繃的身體躬了起來,拱成了一座橋。

    “隨兒,隨兒,不要,啊……不要,隨兒,隨兒……”

    皇太後瞬間失控,驚恐而悲愴地大叫了起來。

    蕭銘一瞬間臉色大變,蕭玉清也急了,上前兩步著急道,“這怎麼回事。”

    井甘沉聲安撫著,“皇太後,別緊張,听從我的指令,放松,深呼吸……”

    可皇太後已經根本听不見她的聲音,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情緒里。

    井甘立馬在她耳邊搖起鈴鐺,“听見鈴聲立馬醒過來,醒過來——”

    那清靈的鈴聲像是穿透了洶涌的海嘯山河,瞬間激入皇太後的大腦。

    皇太後一下子睜開眼,僵硬的身體緩緩松軟了下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