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106章 站起來了



    井甘又被蕭千翎從睡夢中叫起來,不耐煩地狠狠瞪著床邊的人,咬牙切齒。

    “你最好是有非常重要的事,不然別怪我割袍斷義!”

    蕭千翎對她氣哄哄的威脅毫不在意,心情大好地直接將她被子掀了,開心地像個二百斤的胖子。

    “姑祖母醒了,人也恢復清醒了,吃了兩大碗飯呢。最最最重要的是,她真得能下地走路了。謝謝你小甘,真的謝謝你,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

    蕭千翎大笑著撲上來抱井甘,井甘又沒法動,只能認命地被她抱,眼白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你到底是想感謝我還是殺我,趕緊放開,我快勒死了!”

    蕭千翎聞言,這才把她松開。

    井甘惡狠狠地警告她,“以後不許再抱我,每次都像要勒死我一樣。”

    蕭千翎憨憨地又往上扯了扯嘴角,牙花子都露出來了。

    “我太激動了,沒控制住。”

    笑過後,井甘臉色卻嚴肅了下來,並不像蕭千翎那麼樂觀。

    “治標不治本,別高興太早。”

    蕭千翎完全沉浸在姑祖母已經病好的好消息里,突然听她這麼說,愣了好半晌。

    “你什麼意思,我姑祖母病還沒好?”

    井甘努力想往上坐起來一些,但怎麼都使不上勁。

    蕭千翎趕忙上前抱著她的雙臂將她提起來,在她身後墊上高高的迎枕。

    “你姑祖母確實有心理疾病,而且病情還不輕。昨天我只是暫時壓制了她的發作,不代表病已經治好了。病根不除,總有一天還是會發作的。”

    “那,那怎麼除病根啊,你肯定有辦法對吧?”

    蕭千翎充滿希冀地望著井甘,井甘卻半天不吭聲。

    她沒有辦法完全擔保能治好皇太後,這也不是可以隨便夸下海口的事。

    一旦有個差錯,不光她自己,整個井家怕都要遭到牽連。

    她必須謹慎。

    “我祖母去世地早,自小姑祖母就像親祖母一樣愛護疼惜我,她對我特別特別好,她這一病我每晚每晚睡不著。

    小甘,算我求你,你幫幫我,我想要姑祖母徹底好起來。

    只要你答應幫姑祖母看病,不管最後結果如何,我都會永遠感念你這份恩情。

    以後你想怎麼罵我笑話我都隨便你,我絕不還嘴。你想要什麼我都答應你,我有的給你,沒有的就算去偷去搶也給你弄來。”

    井甘被她那夸張的海口逗笑了,“你這到底求我呢還是損我呢?”

    “沒有沒有,你是最厲害最善良的,我就是表達一下對你的感激之情。你會幫我的對吧?”

    蕭千翎一眨不眨地盯著井甘,手下意識攥緊了她的手腕,生怕她會拒絕一樣。

    井甘嘆了一口氣,“來之前我已經和你爹達成了共識,就是來幫你姑祖母治病的。若能治好他便幫我在茶水街租兩年的鋪子,治不好就送我回去。不過你爹是你爹,你求我就要另外算條件。”

    蕭千翎見她應下,當即哈哈笑起來,豪爽地道,“沒問題,條件隨你開。現在就跟我去看看姑祖母。”

    說著就迫不及待將她抱下床,井甘錘著她的後背讓她把自己放下來。

    “你總得讓我洗漱一下,吃飽肚子再去吧。我要過得不舒坦,精神一差,什麼病都不會瞧了,你可要想清楚。”

    井甘故意嚇唬她,蕭千翎只是呵呵笑。

    卻也配合地裝出一副謹慎討好的模樣,連連吩咐丫鬟進來伺候,小心服侍。

    行宮里的早膳比井甘家辦宴席還要豐富,看著滿桌子超二十樣菜色,心中感嘆一聲‘貴族’。

    井甘正一個個菜挨著品嘗,阿蘭被人帶了過來。

    他今日穿了一件寶藍色織錦長袍,面料做工都十分華貴。

    頭發被白玉冠整齊地束在頭頂,腰佩寬帶,腳蹬雲紋金線履,整個人瞬間籠罩上了一層貴族光環。

    井甘嘴里含著豆腐腦看愣了,突然感覺……他本該就是這副模樣,以前那些粗陋樸素的打扮簡直是暴殄天物了。

    “怎麼樣,打扮一下完全就是個貴公子吧。你信不信就這麼把他放到街上,京城的貴女能把街堵死了。身邊有這麼個極品美男,你還不快點下手,小心以後被人搶了。”

    最後一句蕭千翎是悄悄和井甘說的。

    井甘從愣神中抽回神來,一吸溜把嘴里的豆腐腦咽了下去。

    “輕易就能被搶走,說明從一開始就不是你的。”

    蕭千翎雙眼一下亮起來,八卦地又往她身邊湊近了幾分,“你終于承認對阿蘭心懷不軌了。”

    井甘才十三歲,蕭千翎一個十六歲的大姑娘按理不該和她說這種羞人的話題,還以這種直白曖昧的語氣。

    實在是井甘這小姑娘太早熟,哪里像是小妹妹,說話做事比她還成熟,不自覺也就忽略了她年紀的問題。

    井甘沒理會蕭千翎語中的調侃,自然地舀了一勺豆腐腦到阿蘭碗里,讓他試試看,味道很不錯。

    阿蘭乖順地將豆腐腦吃了,井甘又給他夾了一個水晶小籠包。

    兩人就這麼一個安靜吃,一個安靜夾,氣氛自然溫馨,還透著些甜蜜的親昵,絲毫沒有男女大防的顧忌。

    蕭千翎感覺自己有些有余,忍著尷尬終于等到吃完飯,立馬便帶著井甘去看皇太後。

    這次是阿蘭推著井甘一起去的。

    下了一整夜的大雨已經轉變成了暴雨,而且還有愈漸猛烈的趨勢。

    蕭千翎三人被一大群宮女小心翼翼地護在中間,頭上舉著好幾把傘,不讓她們淋到分毫。

    等到了皇太後住處的廊檐下,宮女們這才收了傘,擦了擦蕭千翎鞋上的泥點,隊伍浩浩蕩蕩往正門而去。

    快要到門口時,蕭千翎便听到了顧嬤嬤和宮女們的笑聲。

    其中隱約夾雜著皇太後細微的說話聲,听著精神很不錯。

    蕭千翎心中歡喜,但想到井甘之前的話,眼底又隱隱閃過一抹憂慮。

    皇太後正在顧嬤嬤和青鳥的攙扶下在屋子里踱步,速度雖不快,但每一步都是自己一步步走出來的,沒有依靠旁人。

    動作雖不如從前靈敏了,好歹能站起來,這已經是這一個月來最大的驚喜。

    皇太後瞧著一群人從門口進來,眯著眼停下了步子,問道,“是誰來啦?”

    蕭千翎快走兩步扶住皇太後的左胳膊,接替了青鳥的位置。

    她將整張臉湊到皇太後面前,委屈地道,“姑祖母連我的臉都認不出了?也太讓人難過了。”

    皇太後瞧著面前湊近的大臉,溫柔地哈哈笑起來,輕輕拍著她的臉蛋。

    “姑祖母怎麼會不認識我的小千翎,好孩子,用早膳了嗎?姑祖母這有你喜歡的山楂糕,要不要吃一點?”

    蕭千翎扶著皇太後往屋內的羅漢床走去,回答道,“千翎已經用過早膳了,山楂糕等會再吃,現在肚子還飽著呢。”

    皇太後今天心情顯然不錯,瘦削的臉上有些許紅暈,哈哈笑著,“難得難得,你小時候就算剛吃了飯,遇到喜歡的還會多塞幾口,現在知道節制了?”

    蕭千翎羞赧地紅了紅臉,“我哪兒有,您別在我朋友面前提我的糗事,給我留點面子。”

    皇太後包括屋內的嬤嬤、宮女聞言都笑了起來,一時間氣氛輕快。

    行宮里已經許久沒有傳出過笑聲了。

    皇太後將視線也轉向了坐在輪椅上的井甘,眯著眼楮看她,顯然視力還有些模糊。

    “這就是你提過的策反綁匪的朋友啊?”

    蕭千翎自豪地介紹起來,“是的姑祖母,這就是小甘,昨晚也是她幫您睡了個好覺。”

    皇太後慈愛地笑了笑,“昨晚那覺確實睡得舒服,我已經好久沒有睡得那麼熟了。”

    經皇太後這麼一夸,蕭千翎更得意起來。

    “小甘可能干了,她一定能治好您的病,您要相信她,听她的安排,好不好?”

    “姑祖母這麼大把年紀了,有個病啊災啊都數正常,你們別太擔心。生死有命,我早就看開了。閻王爺要收人,誰又能攔得住。”

    皇太後看看佷孫女,又看看陪伴伺候她一輩子的顧嬤嬤。

    她錦衣玉食、金尊玉貴地活了幾十年,享受了大多數人想都想不到的奢靡生活,已經非常知足了,並沒有什麼遺憾。

    顧嬤嬤傷心地暗暗抹了下眼角,蕭千翎也撒嬌地將頭靠在皇太後肩膀上。

    “姑祖母,您別這麼說,您一定會長命百歲的,還要陪千翎很久很久。”

    皇太後憐惜地拍拍她的肩膀,哄孩子般地道,“好,我家小千翎最有孝心了,姑祖母就全听你的,你讓姑祖母怎麼做姑祖母就怎麼做。”

    蕭千翎當即就心滿意足了。

    皇太後身體還很虛弱,沒聊多久就回內室休息去了。

    蕭千翎照顧皇太後歇下,從內室出來,就見井甘坐在門口廊檐下發呆。

    她故意從後面偷襲她,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想什麼呢?”

    井甘根本就沒被嚇到,眼楮還怔怔地望著霧蒙蒙的雨幕,嗓音清冷地道,“皇太後的病。”

    這五個字一出口,蕭千翎立馬收回了嬉皮笑臉,認真起來。

    “你有什麼想法了?”

    井甘從雨幕中收回視線,“我想和顧嬤嬤聊聊。”

    顧嬤嬤是皇太後身邊的老人,自小跟隨皇太後,最受皇太後信任,也是最了解皇太後的人。

    顧嬤嬤听說井甘想詢問些關于皇太後的事,便欣然答應了。

    井甘昨夜輕松讓發瘋的皇太後睡過去,第二天還重新站了起來,本事如何已經得到了直觀的驗證,無可懷疑。

    現在皇太後身邊的嬤嬤、宮女都對她感激不已,甚至充滿信任。

    各種各樣的名醫都沒辦法的事,她一下子就讓皇太後好轉了。

    看來皇太後的病能不能好,就靠這個小姑娘了。

    所以顧嬤嬤一得到消息就趕來了,態度也很積極,“井姑娘有什麼想問的,只要我知道,必知無不言。”

    這句‘只要我知道’可不僅是字面上的意思,更深的意思應該是‘只要我能說的,只要可以告訴你的’。

    皇族中人多少人多少事說不得,這個道理井甘懂。

    “我就想問問皇太後第一次出現癥狀是什麼時候,當時是個什麼情況?”

    對皇太後病情的事,顧嬤嬤了如指掌,沒有思考便直接回答起來,“是九月初三那日,皇太後有午覺的習慣,那天午覺時她突然說手掌心發熱,我以為是中午吃了山參炖雞有些虛火,便用濕毛巾給她擦了擦手。

    可之後沒多久她又說左臂發麻,我不敢大意,立馬便把行宮里的太醫請了來,太醫也沒具體說出個什麼,只開了副散風降火的藥。

    結果沒過多久,皇太後就右臂也開始發麻、然後是雙腿,最後脖子也動不了了,視力也模糊起來。

    我們當時都以為是那個太醫開得藥有問題,院判大人從京城趕來看過後,說藥沒問題,可皇太後到底是個什麼病癥卻也瞧不出來,身體還是僵硬動不了。”

    “九月初三那日可發生過什麼特別的事?很小的事也可以。”

    井甘如此問,顧嬤嬤倒是認真地回憶起來,“特別的事……喔,還真有一件。”

    顧嬤嬤一下子想起什麼,一臉正色地道,“那天有個宮女在皇太後面前絆了一跤,摔碎了一個盤子,手直接按在碎瓷上流了一地血。當時皇太後臉色都變了,我以為她嫌晦氣,立馬吩咐人來收拾,把皇太後扶回內室休息了。”

    “血?莫非姑祖母怕血?”蕭千翎發現了一種可能性,有些激動地道,“之前那個茅坑案凶手不就是怕羽毛,姑祖母也可能是怕血,然後觸發了某種不愉快的記憶。”

    蕭千翎跟著井甘耳濡目染了這麼久,倒是懂了不少。

    井甘朝她笑了下,無聲表示‘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她問顧嬤嬤,“皇太後以前可有見到血就臉色大變、或者出現一些不尋常行為?”

    顧嬤嬤堅定地搖頭,“老奴自小跟著皇太後,從不知道她怕血。而且以前在宮里處罰犯錯的宮女,屁股都打爛了,場面可比那天血腥多了,皇太後也不曾出現這次的情況。”

    “不是怕血,那是什麼?”

    希望被否定,蕭千翎有些失落。

    “既然猜不到,只能讓她自己說。”

    蕭千翎與井甘默契地對視一眼,都讀懂了對方眼神中的意思。

    顧嬤嬤茫然的看看這個看看那個,感覺這兩人在密謀什麼陰謀一般。

    下雨天和火鍋絕配。

    大暴雨直接把氣溫帶低了十來度,井甘來得匆忙,什麼也沒帶,什麼都要用蕭千翎的。

    可誰也沒料想會突然下大暴雨,氣溫也一下子降這麼多。

    蕭千翎也沒合適的衣服穿,兩人干脆沒形象地直接把被子裹在身上,吹著冷風坐在廊檐下涮火鍋。

    “不加辣的火鍋是沒有靈魂的,你那清湯寡水地有什麼吃頭。”

    井甘對蕭千翎的菌菇清湯鍋表示嫌棄,將切得薄薄的肉片一股腦倒進自己紅滾滾的鍋里,裹上調料送進嘴里。

    一口接一口,雙唇辣得發紅,卻痛快無比。

    蕭千翎瞧著她湯面上那厚厚一層辣椒,就感覺舌尖發燙。

    “我都不知道你還喜歡吃辣。”

    井甘微張著嘴哈氣,等嘴里的肉片不那麼燙了,這才嚼嚼吞下去。

    “我嗜甜,辣還好,不過冷天就該吃辣的,驅寒。”

    這一大口貪心了,井甘嘴巴燙得有些發麻,扭頭問旁邊侍候的宮女,“我要的涼茶呢?”

    宮女道,“後廚已經在做了,還要等一會。”

    “行吧,那我先喝水。”

    她伸手去拿水,阿蘭已經把水杯遞到了她手邊。

    順手接過連灌了兩大口,嘴里的灼熱感這才慢慢緩解。

    “听說你們在涮鍋子,我特意帶了菜來,你們這都吃上了。”

    蕭玉清披著簑衣突然出現在了院子里,身後只帶了個小廝。

    進到廊下便將簑衣脫了,露出俊朗挺拔的真面目來。

    “與井姑娘相見四次,每次都給人不一樣的驚喜。今日這造型……很別致。”

    井甘假裝沒听到他話里的打趣,卻是在意起他說的‘相見四次’。

    騎馬一次,昨夜皇太後內室一次,現在一次,還有一次在哪兒?

    蕭千翎像個護崽的母雞一樣,凶狠地瞪著蕭玉清警告,“不準欺負小甘,小心我揍你。”

    蕭玉清一巴掌拍在她腦門上,“沒大沒小,怎麼和哥哥說話呢。”

    說著直接在四方桌剩下的那一邊坐了下來,立馬有宮女擺上碗杯雙著,連帶著一碟調料。

    蕭千翎迫不及待地推薦,“快嘗嘗,這是小甘調的料,可好吃了,算你有口福。”

    蕭玉清也不客氣,從蕭千翎的菌菇鍋里夾了塊肉裹上調料,細細品嘗了一下,確實驚喜。

    “里面加了芝麻醬?”

    “舌頭挺靈嘛。”

    說著自己也吃了一大口肉,抬頭瞧見井甘停了筷子在發呆,就問她,“怎麼不吃了,想什麼呢?”

    井甘這才又拿起筷子給阿蘭夾菜,“在想與三少爺的四次相見。”

    蕭千翎見她還沒想起來,毫無淑女形象地仰頭直樂。

    “之前你不是撞見我和一個男子在街上逛街,忘了?”

    井甘瞬間恍然大悟,原來是他啊,當時自己還誤會是蕭千翎的情郎呢。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