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104章 蕭千翎父親



    範知縣站在亮光中間,後面長長的隊伍隱在夜色中,時明時暗。

    泉水巷的街坊幾乎都听到動靜打開門往這邊偷看。

    瞧著那隊人馬齊整威嚴的氣勢,不像是普通百姓,都忌憚地不敢湊上去圍觀,只敢扒著門遠遠偷看。

    為首站在亮光里的那人好像是範知縣,他曾來過井家,所以不少街坊都認得。

    範知縣身旁還並肩站了一個武人,束腰束袖,神情肅冷,氣勢軒昂,目光炯炯地望著面前的門。

    武人隨意地抬了下手,立馬有人上前敲門。

    香巧拉開門,一瞧見門口的陣仗,嚇得下意識後退了半步,眼楮不自覺睜大。

    她聲音帶著緊張地開口,“知縣大人,這麼晚,您這是……”

    她不安地快速瞥了一眼那冷面武人,視線瞟見隱在暗影里的人馬時,胸口頓時憋住了一口氣。

    “我們是來見井甘的,還請通傳一聲。”

    香巧咽了下口水,艱難地擠出一個笑容,應了一聲“稍等。”

    便急匆匆關上門,跑進了主院里。

    已經睡下的孫小娟從床上被吵了起來,隨意披了件外衣便出了屋子。

    一家人都被驚動了,齊齊整整地站在院子里。

    “怎麼了這是,出什麼事了?”

    孫小娟焦急地問,香巧只是搖頭,她也說不清楚。

    井長富從床上被吵醒脾氣很臭,還不知道發什麼事就率先質問起井甘來,“你是不是又在外頭惹什麼事了,一天到晚沒個消停日子。”

    孫小娟瞪了他一眼,沒人理會他的胡亂指責。

    這時文松正好帶著範知縣一行人進來,井長富便又老實了下來。

    井甘簡單行了個禮,招呼了聲,“知縣大人。”

    便將視線落到了範知縣旁邊那人身上。

    井甘一瞧他那通身的氣勢便知道此人來頭不俗,真正深夜造訪找她的人想必是他吧。

    果然簡單打了招呼後,範知縣便側身介紹起身旁的人,“這是省城布政使蕭大人的親衛小達大人。”

    而後又介紹井甘,“這位就是井家二小姐井甘。”

    布政使!

    這個背景一出來,在場的人全都驚住了,連向來遇事從容的井甘都露出了驚詫的表情。

    布政使乃一省主政官,官從從二品,範知縣頂頭上司的頂頭上司。

    如此權貴來找她一平民百姓作何?

    想想自己做過的可能引起這等大人物注意的地方,莫非是替衙門催眠破案的事傳到承宣布政使司去了?

    還是偷偷給書先生送的那兩本奇書查到了她身上?

    不過方才範知縣說布政使大人姓蕭,蕭千翎也姓蕭……

    不過眨眼功夫,井甘心頭卻已閃過無數思緒,客氣地朝小達親衛行了一禮,沒想到對方也客客氣氣回了她一禮。

    身上雖始終透著出自高門的倨傲,卻也帶著尊敬。

    按理他是從二品大員的親衛,身份尊貴,根本不必對她這個平頭百姓行禮,他這態度倒十分給面子。

    初步看來這人不是來找她麻煩的。

    “在下應蕭大人之命,請井甘小姐過府一見。”

    “布政使大人要見我?”井甘面露疑惑,“不知大人見我所為何事?”

    小達親衛一本正經地道,“去了就知道了。”

    井家人此刻已經震驚地完全說不出話了。

    布政使大人,在他們心中無疑是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存在。

    就像天上的星星,一顆顆閃閃發光,卻只可遠觀,永遠也觸摸不到。

    從沒想到有朝一日他們家還能和布政使大人相識,還能面見這樣的大人物。

    井長富此刻除了緊張,更多的是興奮,這可是光耀門楣,足以寫進族譜里的光輝事跡。

    他們家當真是要一飛沖天了。

    井長富瞧那親衛對井甘客氣有禮,就斷定絕對是好事,高興地心都快飛起來。

    孫小娟卻沒有他那般自私的樂觀,說不清對方來找井甘究竟是福是禍,一顆心緊緊地揪著。

    小達親衛一點口風都不漏,井甘心里也有些沒底。

    真正的權貴她還未見識過。

    在這個世界身份尊貴之人有著絕對的掌控權,能夠輕易掌控他人命運,甚至生死。

    布政使要見她,她就沒有拒絕的選擇。

    “可否稍等片刻,讓我與範大人單獨說幾句話?”

    井甘問的是小達親衛,親衛始終那副冷漠的表情,吐出兩個字,“可以。”

    井甘便將範大人帶到了自己屋里,關上了房門。

    “範大人,還請指點一二。”

    門一關上,井甘便深深朝範知縣作揖。

    範知縣連忙抬住她的手,一臉為難地道,“不是我有意相瞞,我現在也是一頭霧水。蕭大人派了親衛前來,我之前一點消息都沒有,我都是剛從床上被叫起來的。”

    連範知縣都一無所知,瞞地如此嚴實,那這事就怪了。

    “不過你也不必太過擔心,蕭大人是千翎的父親,有千翎護著,想必蕭大人不會對你如何。”

    “果然。”

    被她猜中了。

    也是,至少也得是布政使之女這樣的背景才能擔得起女捕快的身份。

    井甘對這個消息倒是並沒有多驚訝。

    現在也只有祈求,若此行真的有危險,蕭千翎能看在這段時間兩人一起破案的情分上,護著她了。

    井甘跟著小達親衛一行人離開,孫小娟擔心不已,緊拉著井甘的手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

    她很想讓井甘別去了,但布政使的親衛親自來接,哪兒有他們拒絕的份。

    她想叮囑些什麼,但又發現任何叮囑都是徒勞的。

    若布政使真要對井甘不利,又豈是輕易便能躲過的?

    怕是連反抗、掙扎一下的機會都沒有。

    眼眶不知不覺泛紅,孫小娟親自將井甘送上了馬車,艱難地抽回了手。

    布政使家的馬車十分華貴,許是早就知道她是個癱子,還特意安排了兩個丫鬟照顧她。

    阿蘭抓住車轅想要坐上去,被一個護衛表情不善地攔了下來。

    井甘掀開車簾道,“他是我的護衛,是我的腿,我要帶著他一起。”

    小達親衛深深看了眼阿蘭無神的雙眸,而後又吐出那兩個生硬的字。

    “可以。”

    井甘和井家人都暗暗松了口氣,幸好還有阿蘭跟著。

    井甘去過省城好幾次,這是速度最快的一次。

    本來兩個時辰的路程,這次只用了一個時辰不到。

    速度雖快,但井甘躺在馬車里一點不覺得顛簸,十分平穩,還讓她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覺。

    果然車這東西不能將就,不僅提高舒適度,還能節約時間。

    回去就要讓大哥再把家里的車改良改良。

    井甘用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緩解緊張的情緒。

    等馬車停下,外面傳來小達親衛那熟悉的冷漠聲音,她已經給自己完成了一套心理調節。

    她深吐了口氣,拉住阿蘭的手,嘴角笑起來,“走吧。”

    阿蘭感受著她放松的語氣,也勾唇朝她點了點頭。

    不管等會會遇到什麼,至少他們在一起,一起面對便是。

    承宣布政使司比起留仙縣那小小縣衙,可謂雲泥之別,光是門口瞧著便已覺端肅威沉,宏偉大氣,讓人不自覺肅然起敬。

    馬車並未停在大門口,而是繞到了直接通往後宅的小門。

    阿蘭將井甘抱下來放進輪椅里,小達親衛一言不發地在前面領路。

    承宣布政使司也是前衙後宅的結構,碩大的後宅只住了蕭大人一家人。

    步步景致,別致清幽,但也有些空曠寂寥。

    一路行來到處都是黑壓壓的,許多院落也都空著,除了巡邏的衛兵少有人跡。

    直到到了主院視線才明亮起來。

    主院的各處廊檐下都點著宮燈,還偶爾有僕人在廊檐下穿梭。

    小達親衛直接將井甘帶到了書房,便一句話沒有地退了出去。

    有丫鬟送了茶點進來,而後書房又陷入了寂靜。

    井甘拉著井甘坐在待客的椅子上,抓著他的手給他指引了一下點心、茶水的位置,兩人便邊吃著點心邊忐忑地等待著。

    也沒有等多久,感應器內便傳來清晰沉穩的腳步聲,朝著書房的方向而來。

    井甘放下手中未吃完的點心,擦擦指尖的油膩,下意識直起了脊背。

    書房門大開著,一個氣宇軒昂的身影踩著燭光走了進來。

    湘安省布政使蕭大人年近五十,看著卻只有不到四十的模樣。

    五官如刀削斧鑿般立體深刻,儀表堂堂,氣宇不凡,通體散發著久居高位的貴氣和威嚴,讓人不自覺在他面前有種卑微感。

    井甘一瞧見他的臉,才終于有了種真實感。

    這位蕭大人確實是蕭千翎的父親,兩人有著三四分相似。

    兩人面對面都在打量著對方,書房內有片刻的沉靜。

    而後蕭大人率先開了口,第一句話是,“我是蕭千翎的父親蕭銘。”

    井甘平淡無波,只禮貌地見了禮,尊稱一聲,“蕭大人。”

    阿蘭也起身朝蕭銘的方向行了一禮。

    蕭銘許是知道他不會說話,淡淡點了下頭便在上首主位上落了座。

    “你已知曉千翎是我女兒?”

    “也是剛剛知道的。”

    誰告訴她的,不言而喻。

    “千翎時常在我面前提起你,說你是個十分奇特的女子,也幫過她許多,與你很投緣。”

    “蕭捕快快人快語,是個很講義氣的朋友。”

    蕭銘微垂著眼瞼默默抿著茶,井甘便也端起茶盞。

    安靜下來的氣氛有些局促。

    井甘只是用茶踫了踫唇,便放下茶盞,主動挑破了尷尬的氣氛。

    “大人深夜相請,不知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是蕭捕快出什麼事了嗎?”

    在身份地位巨大懸殊的情況下,任何的試探、猜忌都不如直言來的更有利,說不定還能給對方一個坦蕩直爽的印象。

    井甘話問出口,蕭銘果然放下了茶盞,抬頭看向她,卻是不答反問。

    “听千翎說你會醫術?”

    話題轉得有些快,井甘愣了一下,心中的警鈴卻也響了起來。

    蕭千翎說她會醫術?

    可她明明不會醫術,蕭千翎為何這麼說?

    治病救人的岐黃之術她是一點不懂的,若是心理疾病……

    莫非是誰得了心理疾病,蕭千翎想請她幫忙,但又不好將她會催眠那些奇事告訴家人,所以就說她會醫術?

    算她還算信守承諾,護著自己,替自己保密。

    “略懂皮毛。”井甘回答道。

    一般如此說都是自謙。

    女兒不是那等沒輕重的人,既然推薦了她,必然是有些本事的。

    蕭銘如是想著,便終于說起今日將人請來的主要目的。

    “千翎的姑祖母前些日子突然病了,找了許多大夫都不知病因,便想請你幫忙看一看。若能治好,我蕭家必有重謝。”

    既是蕭千翎的姑祖母,又是蕭銘親自相請,井甘自是要幫忙的。

    井甘不曾猶豫地當即關心起病情,“不知病人是何癥狀?”

    提起姑母病情,蕭銘面上閃過擔憂,認真道,“大概一月前,姑母突然右臂開始發麻,還說掌心很熱,當時便請了大夫,但並未瞧出什麼。之後沒兩天連脖子、左臂和雙腿全都開始麻木、僵硬,站都站不起來。原本極好的眼力,也開始看不清東西。”

    蕭銘細致講述著,邊講邊觀察著井甘的神情,希望她能有辦法。

    可惜井甘表情始終都淡淡地,微微點頭回應,“我願盡力一試。”

    說著又突然轉移話題,用十分坦蕩的態度問道,“蕭大人說我若治好令姑母的病,必有重謝?”

    蕭銘愣了一下才回應,“是。井姑娘是想好要求了?”

    井甘也不客氣,微笑頷首,“我若能治好令姑母,還請大人為我在省城的茶水街租一間鋪子,為期兩年。我若無能為力,將我平安送回留仙縣。”

    井甘的要求著實讓蕭銘意外了一把,若不能治好便將她平安送回家,這可以理解。

    高門大戶多的是請人辦事不成反過來遷怒于人的事,她有這份警惕心也是正常。

    不過給她租個鋪子,這要求會不會太……本分了些?

    蕭家是何等人家,無論金銀珠寶、甚至地位前途,都能替人辦到。

    若心思長遠的便會以此為契機與蕭家攀上關系,日後有的是平步青雲的機會。

    井甘卻直接把要求擺出來,且是這般平易近人的要求,讓蕭大人不會有任何的疑慮或不滿,且大有種銀貨兩訖,一筆勾銷的意思。

    即便真治好了人,只要談好的好處給到位了,絕不會賴著他們家。

    這種態度不得不說十分討喜。

    短暫的驚訝後,蕭銘心底升起贊賞,這個姑娘確實很聰明。

    事先便講好要求,她安心,他也放心。

    他便不會擔心她治好人後,會不會以恩攜報,提出十分過分的要求,這對她自己來說也是埋下了隱患。

    這姑娘知趣、不貪心,很好。

    其實再細想想,幫忙租鋪子這要求也並不簡單。

    茶水街是省城最繁華興旺的街道,在那條街上做生意的都是些神通廣大的人物。

    她初來乍到若沒有靠山,過不了多久就會被啃地骨頭都不剩。

    以布政使大人的名義給她租鋪子,人人都會認為她背靠蕭大人,便能在茶水街站穩腳跟。

    所以她讓蕭銘給她租鋪子主要目的不是因為租金,而是他這座強大的靠山。

    蕭銘手指輕輕摩挲著茶杯沿,難得管閑事地多問了一句,“你準備來省城做生意?”

    井甘也不藏著掖著,直言道,“一直有這想法,不過暫時還沒那個實力,單憑自己應該還要等個一年半載。今日也是正好撞到這個機會,有您幫忙租鋪子,前期開支減少大半,便能勉強支稜起來了。”

    蕭銘點了下頭,不再說話。

    “行了,大晚上把你請來你也辛苦了,我安排人帶你去休息,天一亮直接出發吧。”

    這話便算是默認,交易達成。

    從井甘提出要求開始,這場友情幫忙就已經變成了交易。

    人情、恩情之類最難糾扯,雙方互惠互利做交易,干脆利落。

    “蕭大人,不知病人所在地方有多遠?”

    蕭銘沒想到井甘會問這個,以為她是怕路途太遠,沒有安全感。

    “快馬加鞭一日半功夫,馬車得四日。”

    “這麼久啊……”井甘喃喃一聲,又問,“是往哪個方向?南還是北?”

    蕭銘突然摸不清她的心思了,沉吟一下道,“往南。”

    而後便听她又道,“如果是往南,此刻便出發吧。”

    蕭銘徹底驚訝了,這是怎麼個意思?

    井甘解釋道,“南面最遲明晚便有大暴雨,一時半會怕是停不了。病人情況緊急等不到大雨後出發,倒不如趕緊趕路,也無需坐馬車了,快馬加鞭盡量在明日天黑前趕到,免得被困在路上。”

    蕭銘此時看井甘的眼神已經和之前大不相同了。

    如果說之前對她只是長輩看出色晚輩的欣賞,那麼此時便是不可置信的驚詫。

    “你如何知道明晚會下大暴雨?”

    蕭銘聲音里透著滿滿的懷疑。

    井甘也回答地很隨意,甚至敷衍,“略懂天象。”

    這回答並未如之前一樣讓蕭銘感到謙虛,反而有種被戲弄的感覺。

    不過她願意早出發,蕭銘自是巴不得,當即便喚來貼身親衛,“小達,即刻去安排,你親自護送井姑娘出發。”

    小達親衛小達領命出去了。

    井甘征求蕭銘意見,“可否讓我給家人寫封信,讓他們安心?”

    蕭銘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頭。

    丫鬟送來筆墨,井甘當著蕭銘的面寫了‘平安勿念,歸期未定’四個字。

    而後便將信紙折起來交給了丫鬟。

    蕭銘心頭又忍不住感嘆一聲這姑娘的機靈通透。

    井甘此刻心里卻直喊累,勾心斗角還真是耗精力。

    每一句話都要細細揣摩,生怕自己說錯什麼或做錯什麼讓蕭銘產生懷疑和不滿,可謂步步謹慎。

    她也不想這般,實在是雙方地位懸殊太大,又沒有情分,要真出錯雖不至于殺了她,要稍微給她使點絆子也夠她喝一壺的。

    羽翼未豐之前,萬事還是要謹慎為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