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102章 扎男



    井甘咧了下嘴角,開口道,“等過些日子作坊開起來,以後甜品制作都在作坊完成。作坊和鋪子的事會完全分開,各自管理。作坊里的人會直接接觸到甜品制作秘方,必須簽身契,鋪子里的人便不必。”

    老族長聞言一喜,這可太好了。

    其實他之前心里也揣著這個問題,要是讓孫子賣身為奴,即便能重新當上掌櫃,此事也要三思而後行。

    此事也是他回家後細想才反應過來的,不管怎麼樣先談談再說。

    他本來想井甘若是瞧不上大朗便算了,若願意留他,再提簽身契的事不遲。

    沒想到這家伙上來便拋出這件事,還一副欠扁的口吻。

    此時听井甘說不必簽身契,便是什麼問題也沒了,恨不得直接跪下來求她把大朗留下來。

    別說掌櫃了,便是讓他從伙計干起也成。

    心中雖激動難耐,但到底不是沖動的小伙子,還是很能穩得住的。

    眼角皺紋里的笑卻都透露出了他的歡喜和期待。

    大朗對井甘的回答顯然也很滿意,終于收斂了傲氣,用柔緩些的語氣再次開口。

    “你若有什麼問題,請問便是,我定據實以告。”

    大朗一開口就扔了個雷,井甘自也不能落後,也跟著拋出一個雷。

    “你在茶園干了二十多年,為何被辭退?”

    老族長也微微蹙起眉,緊張地看向自己的孫子,眼中充滿期待。

    這個問題也糾纏了他們全家好些年,可一直得不到答案。

    井甘作為主家,詢問手下人過往的經歷是很正常的,更何況是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更是要問清楚了才能決定到底要不要留用他。

    大朗來之前就應該有心理準備會被問到這個問題,臉上雖無驚訝,卻也久久難以開口。

    老族長急得額頭直冒汗,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難得井甘不偏听偏信願給他解釋的機會,若錯過了這輩子怕是就要爛在地里了。

    他都已經快四十了,年齡也不算小了,還有妻子孩子要養,再拖下去更沒有出頭機會了。

    “你快說呀,到現在還藏著掖著。不管犯了什麼錯,大大方方說出來,以後改正,還有重新來過的機會。你這麼不吭不響的,讓別人怎麼想。”

    老族長見他始終耷拉著眼皮無動于衷,氣得揚起拐杖就想給他幾下,卻被井甘攔住了。

    “族長,我想和他單獨談談,可否?”

    老族長看看自己孫子,氣得鼻腔里直發出哼哼聲,拐杖用力往地上杵了杵,客氣地朝井甘回了一聲,“自然可以。”

    井甘便出聲招來樟子嬸,“請族長到堂屋喝茶,大朗哥隨我來。”

    井甘由阿蘭推著進了自己屋里,大朗跟在後面,在桌前落座,手指有些不安地輕輕摩挲著袖口。

    “現在族長不在,你可以說了吧。有些對家人不好說的話,對不相熟的人反倒容易開口。”

    大朗掀開眼簾瞧著不遠處的少女。

    這少女如今在留仙縣太過聞名,便是不認識也听說過她的事跡,可用傳奇來形容。

    這樣一個驚才絕艷的少女與孫家有著親戚關系,在地動時又幫了大家不少忙。

    不僅下坡村,連周圍好幾個村子的人無不羨慕他們,有這樣一門親戚。

    說起來也好笑,一個還未及笄的少女,居然就成了他們家的靠山。

    “你也是有見識的人,不妨與你直說,日後我們一家是會搬出留仙縣的,所以鋪子需要找人來管。我選中你一是因為你是孫家人,大家都是親戚,更放心一些。

    二是看好你的能力,二十五歲就當上了掌櫃,被辭退後前東家的生意緊跟著就一落千丈,一年後搬離了省城,這些都足見你的優秀。”

    井甘悠悠地說著,嘴角始終抿著淡淡的笑意,眉眼不動。

    大朗則是微愣了一下,她把自己都調查清楚了,連他前東家如今的情況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井甘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笑道,“雖然大家是親戚,但既要用你,自要把你調查清楚,這是規矩。”

    說著井甘從容的面容漸漸嚴肅起來,雙眸也染上了一層厲色。

    大朗只覺周圍的空氣似乎都變得稀薄起來,氣氛莫名透著一股沉重感。

    “我不是個好脾氣的爛好人,不會給人第二次機會。你要想好,凡是第一次機會沒抓住的,那就徹底沒機會了。我雖看好你,但不是非你不可。我手里拿著錢,有的是大把掌櫃任我挑。”

    明明是個小丫頭,氣場全開的時候竟這般有壓迫力,比他在省城見過的許多大老板還要有氣勢。

    用甜美柔軟的嗓音說著最霸氣的話,卻絲毫不感覺違和,反而讓人心驚。

    若不跟著她的話做,必然會後悔終身。

    “我要說的只有這些,現在,到你選擇的時候了。你未來的命運就掌握在此時此刻,你自己的手中。”

    井甘倏地咧開嘴露出甜甜一笑,雙手朝前攤了攤,一副純真柔弱的表象。

    大朗卻看得膽戰心驚,後脊生涼。

    他發現自己小瞧了這個少女,她比自己想象的還能掌控人心。

    今日他若不能抓住這次機會,將來無數個夜晚他都會在懊悔、自責中度過。

    何等誅心啊!

    大朗舔了舔干燥的雙唇,閉了閉眼,記憶回轉到五年前。

    他之所以被前東家辭退,根本不是因為做假賬私吞銀錢,而是和前東家的小妾有了私情。

    他常年居住在省城,而他妻子留在鄉下伺候公婆和爺爺,夫妻倆兩地分居,難免寂寞。

    加上前東家對那小妾也十分冷淡,已然將她遺忘拋棄。

    兩人同病相憐,漸漸地便發展出了不為人所容的戀情。

    他與妻子是親戚介紹,沒見過面就成親的,相敬如冰卻無甚感情,對那小妾卻是第一次感受到了男女之情。

    他本以為兩人是兩情相悅,是對被身份阻攔的苦命鴛鴦,才只能偷偷相見。

    後來相處久了他才發現,那小妾對他不過利用而已,攛掇他從鋪子里挪錢給她。

    他察覺到小妾本意不善,發現她真面目後便忍痛與她斷了關系,卻不想她之後又勾搭了茶園里的二掌櫃,直接被前東家抓了現行。

    私通被抓,小妾自知死路一條,便喪心病狂地把他也拉下了水,抖出與他也曾有過私情。

    小妾與外人私通,何其丟人的事,前東家為保顏面,便尋了其他借口將他辭退。

    緊緊只是辭退,已經算是全了二十來年的主僕情分。

    听完事件始末,井甘只問了一句,“這些事你可告訴了你妻子?”

    大朗沉默了片刻,歉疚地點了下頭,“家里只有她知道。她是個賢惠的好女人,是我對不住她,虧欠了她太多,所以我告訴了她,願意接受她所有的指責和怨怪,只求和她重新開始。”

    “你夸她賢惠,所以她原諒你了。”

    和一個小姑娘談論自己的情感問題,大朗作為一個快四十的大男人,總感覺怪怪的,臉皮忍不住有些燙。

    “能娶到她是我這輩子的福氣,我會……”

    井甘抬手打斷他的話,不想听渣男被渣後的懊悔自白。

    她道,“你是個渣男,但工作態度算端正,明天開始去鋪子工作吧。”

    其實井甘調查他的時候,就已經從他的前東家那知道了他被辭退的真正原因。

    之所以一定要他親自說出來,就是想看他會不會掩蓋錯誤,推卸責任。

    結果還不錯,他還算是個敢作敢當的人,如此她也才能放心將鋪子交到他手里。

    事情說完了,井甘便端茶送客了。

    大朗站了起來,走了幾步卻還是忍不住回頭問了一句,“什麼是……扎男?”

    “負心漢、陳世美、薄情郎、破鞋、白眼狼、花心大蘿卜、不是好東西……”

    “夠了,了解了。”

    井甘一口氣說出數個近義詞,大朗尷尬地讓她打住,臉紅脖子粗地逃也似離開了屋子。

    任他在商場修煉多年,此時也控制不住地羞紅了臉。

    他感覺這輩子都忘不了今天的尷尬。

    井甘的房門關上了,老族長瞧孫子出來,迫不及待地趕忙從堂屋里迎出來,拉住他小聲地問,“怎麼樣啊,可留下你了?”

    大朗點了點頭,這會都沒心情體會重新當上掌櫃的歡喜,只埋著頭不想讓爺爺看到他難堪的樣子。

    老族長也沒察覺到他的不對勁,只歡快地一撫掌,滿是褶子的臉笑開了花。

    “太好了,蒼天有眼。我得好好跟小甘倒個謝。”

    說著便想去敲井甘的門,被大朗及時攔住了。

    “人家休息了,別去打擾,先回去,以後有的是機會。”

    老族長想想也是,便笑呵呵地跟著孫子離開了井家。

    井甘下巴擱在桌子上,盯著井和瞧了小半個時辰。

    井和一旦認真做起事情來,外界發生什麼都打擾不了他,專注地一眨不眨盯著手里的刻刀。

    在桌子左上方則放著一張畫紙,上面詳細畫著制作吉他的每一個步驟,和各種尺寸。

    井和已經完全沉浸在這樣不曾見過的新奇樂器中無法自拔,井甘喊了他好幾次都沒反應。

    井甘嘴里不停吃著蛋糕,一口接一口,不一會碟子里的蛋糕又空了。

    她轉頭將空碟子塞到阿蘭手里,示意他再去拿一個,阿蘭朝她豎起三根手指,無聲表示拒絕。

    都已經吃了三個了,不能再吃了,眼見著等會就要吃暮飯了。

    井甘唇角往下拉了拉,正好听到孫小娟他們回來的聲音,只好作罷。

    “大哥,別弄了,休息會吧,明天接著弄。”

    井和沒理她,還在揮舞著刻刀埋頭苦干。

    井甘小心地戳了戳他的胳膊,半天井和才抽出神來,抬眼朝她看來。

    “甘甘妹妹,這個真的能發出聲音嗎?”

    “當然了,這是樂器,可好听了,等做好了我彈給大哥听。”

    “那我可以和甘甘妹妹一起彈嗎?”

    井甘笑了起來,道,“大哥想學?”

    井和點了點頭,笑得格外燦爛。

    “晚上睡覺的時候我經常听到甘甘妹妹唱歌,我也想跟甘甘妹妹一起唱歌,一起彈吉他。甘甘妹妹喜歡的東西我都想學。”

    井甘心頭溫暖地拉著大哥的手,能夠摸到他手上許多使用刻刀留下的傷疤。

    但他從未因為傷到手而哭鬧過。

    “那到時你和阿蘭一起學好不好,我們就可以三個人一起彈一起唱,豈不是更熱鬧。”

    “好耶,我喜歡和阿蘭一起學。”

    井和歡快地拉起阿蘭的手,半舉在空中晃來晃去,阿蘭也因他的話溫柔地笑起來。

    “那大哥可要有的忙了,不過也別著急,慢慢來才能做的精致。”

    三人在這聊著天,孫小娟卻叉著腰在院子里罵起人來。

    井甘從窗戶里望出去,這才發現孫小娟臉色不好,像是受了氣,來來回回在院子里踱步,嘴里更是喋喋不休。

    听了幾句井甘就知道了,那個說親不成的張媒婆又找上門來了。

    “她怎麼還有臉來,今天又和你說什麼了?”

    香巧倒了杯涼茶給孫小娟,讓她降降火。

    孫曉娟剛喝了兩口,見到井甘,將杯子還到香巧手里,立馬氣哄哄地講起來。

    “呵,你覺得她沒臉來,可耐不住人家臉皮厚啊。你知道她今兒和我說什麼?一口一個殘疾……”

    孫小娟在氣頭上,一時有些口不擇言,猛然想起話中所指的就是小甘,瞬間住了口。

    “你別管了,我明天就給她好看。”

    孫小娟咬牙切齒地哼了一聲,“听說她最近又在給人做媒,她那種人給人做媒豈不是要誤人一生,我明兒就好好去提點提點她,教教她怎麼做人。”

    說著就擼起袖子進灶屋幫樟子嬸做暮飯去了。

    第二天井甘睡了個懶覺起來,就听小新說夫人一大早去找張媒婆算賬了。

    她沒直接找去張媒婆家,而是跟著張媒婆去了她這兩天新接的請她說親的男方家里,在那男方家里把張媒婆做過的事繪聲繪色地講了一遍。

    張媒婆當場便被人家趕出了門,請她說親的事也就泡湯了。

    張媒婆和孫小娟直接在大街上對罵起來。

    孫小娟一點都不怵,氣勢昂揚地將張媒婆懟了個一文不值,羞憤至極,最後只能認栽跑了。

    孫小娟大獲全勝,好不開懷,這樣以後她就再不敢上門找不痛快了吧。

    其實說親不成的情況很常見,有一方沒看上,拒絕親事,大家也好說好散。

    主要是楊家給的媒婆錢太過豐厚,又是先給錢後辦事,事沒辦成錢就要退回大半。

    張媒婆既舍不得錢,又感覺丟了臉面,這才不依不饒,非要促成這門親事,反倒適得其反,讓孫小娟越鬧越僵。

    今天這一招釜底抽薪,算是徹底把張媒婆嚇怕了。

    她要再敢糾纏,以後她接次生意孫小娟就搗亂一次,讓她臭名遠揚,再沒親可說。

    孫小娟如斗勝的公雞般得意昂揚地回到鋪子里,大朗已經來了。

    他穿了一身墨綠素錦長衫,頭發一絲不苟地高束,整整齊齊,體體面面。

    但近看,還是能瞧出衣裳有些舊了,可能是以前做掌櫃時留下的,放了些年頭了。

    他精神看著格外明朗有勁頭,脊背也挺得筆直,走路時的步子都格外鏗鏘有力,給人十分爽利的感覺。

    瞧孫小娟回來,他趕忙迎上前,恭恭敬敬地躬身行了一禮。

    “大朗見過夫人。”

    孫小娟連忙虛抬了一下他的手,讓他起來。

    隨和地道,“不用那麼拘束,還像以前一樣叫我娟姨就行了。”

    大朗和孫小娟差不了兩歲,但輩分卻截然不同。

    他和井甘是一輩,孫小娟是他長輩。

    “您是東家的母親,如今我在鋪子干活,拿著東家的工錢,身份便不一樣了,規矩不可廢。”

    孫曉娟想想也沒再阻攔,確實是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公是公、私是私,一開始便要做到公私分明,日後才能長久。

    孫小娟走到櫃台後,將早就準備好的一摞賬簿交給大朗。

    “我們甜品鋪子開張不過大半年,但進出賬目可不少,以後這些就麻煩你了。你做過掌櫃,生意上的事比我更懂,我也就不胡亂指點了,希望我們能配合愉快,將甜品鋪子越開越好。”

    “是,我定竭盡全力,不負東家的厚望。”

    大朗鄭重地接過賬本,抬手摸了摸,心中激蕩振奮。

    時隔五年,他終于又重新接觸到了賬本,做上了自己喜歡的工作,成為了一個店鋪的掌櫃。

    這機會來之不易,他會比以前更懂珍惜。

    大朗一整天都在梳理賬本,計算著一天的流水大概多少,成本開銷、原材料、工人工錢等等各有多少,一月淨利潤又是多少。

    將這些數據全部整理出來,同時將厚厚一摞的賬目用更加清晰明了的方式重新記錄。

    不僅賬本變薄,也更加的一目了然。

    孫小娟在一旁偷學,心中暗嘆,果然是專業的。

    小甘真有先見之明,將鋪子交給這樣一個專業的掌櫃來管理,就大可不必擔心了。

    仰頭瞧瞧慢慢沉下來的天色,孫小娟回身叫著香巧、徑兒開始收拾衛生,準備打烊。

    幾人正忙著,門外有人走了進來。

    徑兒听到腳步聲以為是客人,下意識笑著說了聲,“歡迎光臨。”

    一抬頭瞧見進來的人,臉色立馬便暗了下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