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99章 不敢有脾氣



    兩夫妻還未開口,後面那個長了胡須年紀稍大些的男人已經跟了上來,不滿地看了男子一眼。他也開口道,“三叔三嬸是要想吃蛋糕了吧,佷兒方才來的路上正好路過甜品鋪子,已經給你們買了,都是您二老喜歡的口味。”

    說著獻寶似地將手里的竹盒打開,露出里面的兩個奶油蛋糕。

    一個草莓的,一個蜜桃的。

    “我們有事,你們回吧。”

    老先生不耐煩地敷衍了他們兩句就準備走,兩人卻都默契地攔住了他們的路,充滿戒備地瞧了旁邊的井甘和茬子一眼。

    年輕些的男子認出了井甘,有些驚訝地道,“你是不是……甜品鋪子的東家,井家的二小姐?”

    井甘沒有回答,只是饒有興致地打量著面前兩人。

    從方才幾句話便可猜出,年紀稍長的那個是老夫妻的佷子,這個年輕點的是他們的佷孫。

    兩人手里都提了不少東西,應該都是用來討好兩夫妻的。

    佷子視線狐疑地在井甘和兩夫妻身上掃了幾遍,開口問道,“三叔三嬸,你們和井二小姐認識?”

    “剛認識。”老婦人脾氣稍好些,雖然不耐煩見到他們,卻也沒有表露在臉上。

    “井二小姐來這是有什麼事嗎?”

    這回兩夫妻一個都沒回答,井甘自也不會主動多嘴。

    佷子和佷孫都瞧出了不對勁,警惕心一下子提了起來。

    還是佷子閱歷更廣些,已經猜到了某種可能性,見他們都不說話,主動試探道,“不會是來看房子的吧?”

    老婦人一下子轉頭看他,佷子心里瞬間咯 一下。

    之前大哥還說三叔三嬸好像想把房子賣了,當時他還不信,沒想到轉眼買家都上門看房了。

    “你們怎麼能賣房呢,賣了房子你們住哪?當年你們三兄弟好容易打拼建下這房子,是我們在城里的根,絕對不能賣!”

    老先生瞬間擺起臉,看著面前的佷子,怒哼一聲,“這房子現在是我的,我想怎麼處理是我的事,你們管不著。”

    佷孫也明白了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房子要賣了以後他們只能一直住大雜院,這可萬萬不行。

    他們三天兩頭地在老人家面前殷勤討好,就是為了以後能把這大房子變成自己的,絕對不能讓他們賣了。

    佷孫便跟著勸道,“是啊三爺爺三奶奶,你們可不能沖動。有什麼事大家可以坐下來一起商量,一起想對策。”

    老先生又是重重的鼻哼。

    商量?

    商量著怎麼把他們的房子瓜分成自己的吧。

    要不是他和老伴沒了孩子,哪兒輪得到這些白眼狼在他們面前嗡嗡亂叫。

    “我還沒死呢,我們家的事輪不到你們做主。就是大哥二哥還在世,也管不著。讓開!”

    說著不客氣地直接一把推開佷子,拉著老伴走到井甘身邊。

    “井姑娘我們走吧。”

    “不許走,這房子堅決不能賣!”

    那佷子現在也顧不得要討兩老人歡心了,強硬地擋在幾人面前,不讓寸步。

    他拿兩老人沒奈何,就轉而炮轟井甘。

    “井小姐,這房子是我三叔三嬸養老的房子,你最好別攛掇,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井甘笑了,“你想怎麼不客氣,打我一頓還是罵我一頓?”

    茬子此時已經站在了井甘面前,以一副提防的姿態緊盯著面前的人,一旦他有什麼危險動作,一定要保護好主子。

    “我是來買房子的,不是來解決家庭分歧的,更不是來受氣的。”

    井甘說著,看都不看那男人,只把視線轉向兩老人,認真問道,“你們到底是否真心想賣?”

    老先生緊握著老伴的手,渾濁的目光滿是堅定。

    “賣!”

    “不能賣!”

    可井甘根本沒理會男人的話,對井和道,“大哥,麻煩你跑一趟縣衙報官,請官府來判一判這事。老人家自己的房子,還沒權做主了?”

    井和也听不懂他們說些什麼,甘甘妹妹讓他做什麼就做什麼,轉頭就要跑,那男人當即急了。

    “你別想那官府嚇我。”

    他強裝鎮定,拔高嗓門,反而泄露了他的底氣不足。

    “官府就是解決糾紛,為百姓調解矛盾的地方。我們解決不了,就讓第三方來判斷,最公正不過。”

    這井二小姐的大名他也是听說過的,能賺錢,能幫縣衙破案,還能預測地動,是個很厲害的人物。

    而且她與縣衙的人相熟,衙門肯定會幫著她那邊,鬧到縣衙里根本佔不到便宜。

    雙方就這麼僵持住了,右邊小道上突然走來一個人,背上背著個背簍,里面裝著各種剛摘的草藥。

    那人在一邊看了一會,像是確定了自己沒認錯人,這才大步走了過來,恭敬地行了一禮。

    “井小姐,您怎麼在這,是來找師父的嗎?他老人家這幾天正念叨您呢。”

    井甘循聲回頭就看到了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長得可可愛愛的,右眼卻戴著一個眼罩,降低了幾分顏值。

    井甘認出他,是白眉神醫的小徒弟決明子。

    井甘笑了笑,“你師父找我什麼事?”

    決明子猶豫了一下,看周圍人不少,便打了個哈哈,“自然是好事,您親自去見他就知道。”

    說著又瞧眼老夫妻和他們的佷子佷孫,問道,“你們這是……”

    井甘笑而不答,重新看向佷子,道,“官府的人應該很快就來,不如到屋里坐著等?”

    佷子現在哪兒還坐得住,小心瞥眼決明子,嘴角直抽抽。

    旁邊莊園里住了個白眉神醫他是知道的,多少高官富戶捧著銀子求他看病,他理都不理。

    派頭之大,脾氣之古怪。

    沒想到這井二小姐與白眉神醫都那般熟稔,能得神醫徒弟如此尊敬的態度。

    惹不起,當真惹不起。

    佷孫沒主意地看向自家叔叔,兩人都沒轍,又沒膽子面對官府,最後只哼了一聲,不甘不願地走了。

    提來的東西也原封不動地提走了。

    該走的人走了,井甘和兩老人也往縣衙去。

    決明子著急地提醒她,“井小姐,師父有事和您說,您可別忘了。”

    “我等會去找他。”

    決明子這才笑起來,朝著井甘離開的背影行了一禮。

    井甘也算縣衙里的人,手續辦地利落,很快李子園邊的大宅子便落在了她的戶口下。

    她同時當著縣衙官差的面將存了二百兩的錢莊對票給了老夫妻倆,這樁交易便算順利完成了。

    井甘瞧著倆老人相依離去的背影,對茬子道,“他們回鄉時你親自送一趟,確保把人安全順當地送回老家。”

    茬子應了一聲,“主子真厚道,跟觀音菩薩似的。”

    “不必老拍我馬屁,馬屁听多了也會嫌煩。”

    茬子呵呵地笑了兩聲,應了聲是,而後沉默了會,突然走到井甘面前,鄭重其事地跪下給她磕了個響頭。

    “主子,我想好了,我願意簽身契,為奴為婢,終身跟隨您侍奉您。”

    “這麼快就想好了?”

    “主子寬厚仁德,待下人也極好。跟著您這樣的主子,我安心。我從小無親無故,孤苦伶仃,想要的其實不多,就想有個安安穩穩的生活,不用終日流浪,有牽掛,有依靠,像個正常人一樣。”

    井甘看著眼前那雙堅定的眼楮,動容地道,“你信任我,我自也不會虧欠你。以誠待人者,人亦以誠待我。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找房子的事茬子辦得很好,井甘便將買人的事也交給了他。

    等說完正事,茬子走了,井甘便讓井和推著她去李子園,結果走在街上居然正遇到準備回家的阿蘭。

    井甘驚喜不已,還以為他要晚上才能回來,沒想到現在就回來了。

    不過她瞧了瞧阿蘭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居然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在街上走。

    井甘臉色當即有些陰沉。

    “阿蘭,怎麼就你一個人,沒人送你回來?”

    阿蘭是和武館的人一起去的省城,回來自然也該一道先回武館,他怎麼會自己出現在街上。

    阿蘭一听見她的聲音就笑了,陽光灑在他潔白如玉的面頰上,細膩地幾乎能看到細小的絨毛,干淨極了。

    他迫不及待地在她輪椅前蹲下,拿下肩上的包袱,從里面摸出一個攢盒。

    轉開蓋子,里面裝著各色各樣的糖果,五顏六色地很是好看。

    他將攢盒放在她的掌心,微仰著頭,沖她溫柔地笑著。

    井甘心里像是已經嘗遍了每樣糖果的甜味一樣,突然很想他。

    她放任心中的想法,伸出雙臂,輕輕擁抱了他一下。

    不過她身體軟在輪椅里,中間空著不小的距離,側邊看起來倒像是她努力伸長胳膊拍了拍他的背。

    “沒受傷吧?”

    阿蘭在她的臂彎間笑得更加開懷,長長的睫毛眨了一下,輕輕搖了搖頭。

    而後拉過她的一只手,在她掌心寫下一筆一劃——只是想你。

    兩人行變成了三人行。

    井甘舍了牛車,三人步行前往李子園。

    阿蘭接過了推輪椅的重任,井和歡快地甩著雙手,不時摘摘野花,抓抓蚱蜢。

    不算近的路途也變得輕松起來,似乎一轉眼就到了。

    決明子早就給自己師父打了招呼,所以井甘一來,白眉神醫就迫不及待地跑出來迎接她。

    卻是一句話還沒說,就搶過輪椅推著她進了院子。

    “天大的消息,你听了絕對高興地飛起來!”

    白眉神醫滿頭銀絲都透著喜意,眉眼的皺紋也歡快地跳動起來。

    “我就是再開心也飛不起來,我看是你想把我推飛出去。”

    井甘緊抓著輪椅把手,認真盯著眼前的路。

    白眉神醫呵呵地笑,直接將她推去了自己的試驗室。

    這里尋常可是禁止人進入的,除了他的徒弟決明子,井甘是第二個進來過的人。

    阿蘭一直緊跟在井甘身後,成了第四個。

    白眉神醫不講究規矩,決明子卻是乖覺地給井甘上了茶,而後懂事地退了出去,還警覺地將門關好。

    白眉神醫已經從他那亂七八糟的試驗桌上找出一個白瓶,炫耀似地在井甘眼前晃了一下,立馬又捂在自己胸口。

    那模樣寶貝地不得了。

    “你猜這是什麼?”

    這老小孩,還和她賣關子。

    井甘可比他沉得住氣,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吹了吹手指甲里的灰,漫不經心地道,“愛說不說。”

    白眉神醫本是想和她炫耀,見她這態度,那哪兒忍得住,不客氣地直接搡了她兩下。

    “你倒是猜啊,是你最想要的東西。”

    井甘瞥了他一眼,故意逗他,就是不猜,“是嗎。我想要的東西可多了,你說的是哪一樣。”

    井甘不接招,白眉神醫自己反倒急得額頭血管突突直跳,跳了兩下腳,最終還是忍不住,自己脫口而出。

    “鬼門關的解藥,你還想不想治好你小情人的傷了。”

    這一刻,井甘偽裝的冷淡和不以為然終于煙消雲散,臉上瞬間有了別樣的神情。

    “此話當真?”

    她下意識是轉頭去看阿蘭,卻沒想到阿蘭比她還要鎮定,知道所中之毒有了解藥,臉上竟沒有多少驚喜。

    “那還不快給阿蘭服下。”

    井甘伸手就想要拿那白瓷瓶,白眉神醫卻捂著瓶子往後退了半步,笑嘻嘻的眼楮里透著一絲心虛。

    井甘眯了眯眼,“你這什麼意思,想出爾反爾?”

    白眉神醫只是嘻嘻笑,什麼也不說。

    井甘抿了下唇,沉吟片刻道,“你說吧,什麼條件,只要不太過分我都同意。”

    白眉神醫還是不答話,眼角的笑容越發僵硬了,半晌才咽了下口水,慢騰騰地開口。

    “其實……這只是初階段藥劑,還沒有完全煉制好。不過我已經有了思路,相信很快……”

    他急于解釋,可話還沒說完,一把草藥就直接朝他砸了過來。

    “臭老頭子,找死啊!你是再也不想有醫書看了是不是!”

    井甘胸口劇烈起伏了幾下,覺得草藥砸得還不過癮,還想找東西砸他,阿蘭順手將她還未動過的茶杯遞過來。

    井甘當即抓在手里就要砸過去,白眉神醫驚叫一聲。

    “你想砸死我,我死了你的小情人就再也別想開口說話了。”

    井甘舉在頭頂的茶杯,終究還是安安穩穩回到了茶幾上。

    “你是故意耍我的吧,浪費我感情。沒煉制好還炫耀個屁啊!”

    白眉神醫下意識咽了咽口水,剛剛還一副小大人樣的小姑娘怎麼突然變成了潑婦,真是可怕。

    又忍不住小聲勸誡,“女孩子不能說髒話,不漂亮。”

    “我說了又怎麼樣,你打我啊!”

    井甘瞪著一雙大眼楮,轉著輪椅就朝他近了兩步,反倒是他嚇得急忙後退兩步。

    惹不起惹不起,生氣的小姑娘真是惹不起!

    “以後再拿阿蘭的事和我開玩笑,我就把你這試驗室燒了。”

    井甘這話可不是恐嚇。

    白眉神醫一個活了幾十歲的老頭子,愣是被個小姑娘嚇得像鵪鶉一樣,連連點頭,表示再也不敢了。

    要是他徒弟決明子瞧見,定要下巴都驚掉在地上。

    自家師父在井小姐這真是一點脾氣沒有。

    白眉神醫也會感嘆一句,不是沒脾氣,是不敢有脾氣。

    她要不給醫書給他看可怎麼辦,他好容易打開了新世界大門,正亟待源源不斷的養分呢。

    井甘兩人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本來確實是個好消息的,結果被老頭子那麼一番玩笑,心情反而更沮喪了。

    井和看甘甘妹妹心情不好,將自己摘的一大束野花送給她,沖著她開心的笑,還扯著她的嘴角往上提了提。

    “甘甘妹妹不要不開心,大哥送你花花,好不好看?”

    井甘被他的笑容感染,也自主勾起了笑容。

    “好看,大哥送的自然好看,我很喜歡。謝謝大哥。”

    “甘甘妹妹笑了,笑了就表示很開心,甘甘妹妹開心我也開心。”

    說著笑咯咯地又一蹦一跳往前面的野花叢跑去了。

    井甘抱著花,握住輪椅手柄上的那只手。

    縴細、白皙、卻布滿傷痕。

    “別太難過,白眉神醫性子雖不靠譜,本事卻是真的。他說了有了思路,想來離制出解藥也不遠了。”

    阿蘭並沒有不開心,反而嘴角始終翹著。

    想著方才她為了自己大罵白眉神醫,氣得說髒話的樣子,心里竟像吃了顆奶糖一樣甜。

    他停下來,從懷里掏出一個奶糖剝開糖紙,摸索著喂進她嘴里。

    他的手指帶著微微的涼意,自臉頰一側摸索到她唇邊。

    觸到她柔軟唇瓣的一刻有片刻的失神,一股麻意自指尖傳遍全身,猛地收回了手。

    阿蘭推著井甘回家,半路上井甘卻改變方向,說去觀音廟一趟。

    阿蘭有些奇怪,但也沒意見,三人就又去了觀音廟。

    井甘和井和昨天才在觀音廟鬧出那麼大動靜,又是觀音像消失,又是掉進放生池,之後觀音像又突然出現。

    所以今日的觀音廟比昨日還要熱鬧一些。

    而前來上香的香客們一瞧見井甘,全都態度一致的恭恭敬敬向她行禮。

    井和跟在妹妹身邊,愣愣地看著周圍的人自動給他們讓出路來,同時朝井甘彎下腰。

    井和奇怪地問道,“甘甘妹妹,他們為什麼給你行禮?”

    井甘笑了一下,“或許因為他們覺得我說話靈驗,是仙子轉世。”

    井和听著歡喜地鼓起巴掌來,“甘甘妹妹是仙子,最漂亮的仙子。”

    他聲音不笑,帶著天真純潔的笑意。

    周圍香客們看向這邊的神情不由更加恭敬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