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93章 露臉機會



    井甘坐在客棧房間的窗戶邊,樓下街道上小攤們的吆喝聲飄入耳中,目光卻來來回回望著那兩家鋪子的招牌出神。

    兩家鋪子都很受歡迎,她坐這瞧了小半個時辰,心里默默數著進出的客人,竟然不分伯仲,咬得死緊。

    商場無情,市場就這麼大,被實力如此相近的對家咬住,實在很難更上一層樓。

    想要跨過這個坎兒,就急需新鮮力量的注入。

    留仙縣新流行起來的甜品便是這股新鮮力量。

    井甘心中正想著事,房門輕輕被人敲響。

    徑兒去開了門,門外是尚野。

    尚野不僅獨自一人,身後還跟了個雄風武館的弟子,端著幾碟點心、小碗蜂蜜、和一壺清茶。

    弟子將托盤里的東西一一擺放在小幾上。

    徑兒想幫忙卻被客氣拒絕了,只得重新回到井甘身邊,替她拉了拉蓋在膝上的薄毯。

    “兩家鋪子的東家都等在外頭,想再見您一面。”尚野開口道。

    井甘是突然造訪考察,打了所有商家措手不及,也因此能了解到最真實的狀況。

    她一一登店拜訪詢問,這些鋪子的東家便知道她是要從中挑選,不由都打起了精神。

    沒被選上的井甘都派人據實以告,最後不出所料留下了同在一條街上的采芳園和雪晶齋。

    見井甘久久沒回應,那弟子突然開口道,“井小姐嘗嘗這些點心吧,是采芳園和雪晶齋的招牌。有玫瑰杏仁糕、彩雲酥、雪晶白、和一點翠。”

    井甘聞言從窗外收回視線,淡淡看了弟子一眼,目光便落在了點心上。

    徑兒心領神會地將她推了過去。

    井甘出門在外不方便,更何況要幾天不回家,便帶了徑兒隨行照顧。

    尚野見井甘注意力落在點心上,便安安靜靜站到一邊不說話。

    倒是那弟子,嘴巴十分利索,替她介紹著這幾樣點心哪樣是哪家的,用什麼做的,味道如何如何。

    井甘倒也不嫌他聒噪,將每樣點心都嘗了一遍。

    嘗玫瑰杏仁糕時,弟子還給她滴了點蜂蜜在上面。

    味道自然都好,她最喜歡的則是那雪晶白。

    雪晶白如其名,晶瑩剔透,白如雪,咬起來有些Q彈,帶著淡淡的桂花清香,並不粘膩,口感很清爽

    這弟子很會察言觀色,見井甘喜歡雪晶白,便將雪晶白的碟子移到了離她最近的位置,還給她倒上一杯茶。

    “配著茶吃,會別有一番風味。”

    井甘看了他一眼,卻也照著他所說喝了口茶,再嘗味道,齒間香氣更加有層次了。

    “你經常吃雪晶白?”

    弟子笑了笑,“這麼精細的點心弟子哪兒吃得起,是雪晶齋掌櫃與我說得。”

    “他怎會有閑工夫與你說這些?”

    井甘此言飽含深意。

    若尋常客人去買點心,掌櫃哪兒有精力一個個給人介紹如何吃味道更佳。

    莫非是雪晶白掌櫃托他在井甘面前美言、推薦?

    這可是道危險題。

    他是井甘請來保護她安全的,若他插手雇主的事,甚至私下收好處的話,便是僭越和失職。

    弟子听出井甘話中的洶涌,卻鎮定自若地笑著解釋,“是我主動向掌櫃討教的,除了雪晶白,這幾樣點心的特別吃法我都知道。

    玫瑰杏仁糕加點蜂蜜味道更加豐富綿密。彩雲酥揉碎和水果粒拌在一起吃可謂一絕。一點翠味道比較膩,不喜歡太甜的人可以把它當做湯圓餡,包成湯圓吃。”

    “這都是你才了解到的?”

    他們來雙縣也不過兩天,這人心思倒活泛。

    弟子點了點頭,眉飛色舞地道,“我看井小姐心事重重,便去買了兩家店的招牌點心讓您嘗嘗,想讓您開心點。有些伙計不搭理我,我就只能跟著買點心的客人去問。時間來不及,也只沏了茶,找了點蜂蜜來,沒法拌水果粒、包湯圓給您嘗。”

    井甘倏然一笑,這人還是個油嘴滑舌的,年紀不大倒是極會討人歡心。

    弟子見她沒有責怪、或嫌棄他多事,便試探著得寸進尺地問道,“井小姐可是無法決斷到底該選哪一家合作?”

    井甘淡然的目光陡然變得銳利,直直射向他。

    眼神幽深,似在無聲質問,他怎麼知道她此番目的?

    和商戶談事情時並未當著武館弟子們的面,她也不會無聊到和幾個護衛解釋自己出門的目的。

    尚野那麼沉默寡言的人,自然也不會多嘴。

    弟子被她那突變的眼神看得心驚了一下,心里有些發慌,面前卻努力保持鎮定。

    他主動開口解釋,“我就是好奇隨口一問,井小姐別見怪。”

    “你如何知我是要選人合作?”

    弟子舔了下唇,眨巴了兩下眼楮,解釋道,“我去買點心的時候听到伙計在議論,就好奇多問了幾句,這才猜到的。我錯了,不該胡亂打听,請您原諒。”

    弟子以為她生氣了,當即單膝跪地垂下了頭。

    井甘盯著他看了好一會,這人倒是很會與人打交道。

    井甘沉默了許久,才終把他叫起來,卻沒有責怪他,反而問道,“說說看,你還听到些什麼,或者……打听到些什麼。”

    他特意買來兩家鋪子的點心,還大費周章地問了許多特別吃法,還打听她此行的目的。

    心眼這麼多,有意在她面前表現,討好她,應該不會只打听這些雞毛蒜皮吧,不然就有些高估他了。

    果然,听井甘這般問,弟子眼楮當即亮了起來,跪行兩步靠近小幾,一臉鄭重其事。

    “我確實還打听到一些事。據采芳園東家的鄰居說,他們家最近在鬧矛盾,好像是一家之主的老太爺身體越來越不好,想在還活著的時候把家分了。

    采芳園最開始是老大和老太爺一點點開起來的,後來還把鋪子的房契買了下來。之後老二老三相繼長大,也一起幫忙打理鋪子。

    哪兒想到,後來老大生病去世了,老大這一房就漸漸沉寂下來,鋪子的大權就盡數落在了老二老三手里。

    現在分家,老二老三都想要鋪子,誰也不願放手。這時候老大的兒子也站出來,說鋪子最開始是自己爹開起來的,房契也是自己爹賺錢買下來的,鋪子的房契必須給大房。

    老二老三那哪兒干,全都不同意,這不,就鬧起來了。”

    “這麼隱秘的事你怎麼打听到的?”

    井甘要與人合作,自然要調查店鋪的背景,卻不如他知道的多。

    弟子看井甘對他頗顯欣賞,眼底漾起一絲得意的笑。

    “我從小在市井吃百家飯長大,這些是必備本事。”

    井甘又多打量了他一會,弟子一臉緊張且期待地觀察著井甘的表情。

    這可是他從尚野那好容易求來的露臉機會,費了好一番心思在井甘面前表現,就是為了得到她的青睞。

    這個井家二小姐的大名他可听說很久了,在市井從小混到大,見過的人多了去了,這般獨特厲害的女子卻是頭回見。

    他有預感這個井小姐非同一般,所以想尋到機會攀上她。

    尚野武師之前還曾蹲過大牢,在壯爺手底下干過。

    這種人井小姐都不嫌棄,想來更看重能力。

    他自詡腦子機靈,市井間的事沒他不知道的,井小姐應該用得上。

    然而等了好久,井甘都沒有發話,反而說想要休息,把他和尚野都叫了出去。

    “外面兩位東家也讓他們走吧,我有了決斷,自會找他們。”

    尚野點頭應下,將門帶上了。

    弟子瞧著關上的房門,眼底閃過失落。

    “尚師父,井小姐什麼時候回留仙縣?”

    尚野正要去樓下見兩家鋪子的東家,弟子突然問道。

    他好容易抓著這次機會跟井甘出來一趟,等回了留仙縣怕就不容易再見她了。

    尚野知道他的心思,回頭對他道,“茬子,之前你幫我辦了事,這是答應你的回報。

    井小姐是個極有想法的,她若看上你是你的福氣,若看不上你,你便是整天想盡辦法在她面前轉悠,她也不會多施舍你一眼。

    記住你是以護衛身份來保護井小姐安全的,是收了工錢的,按井小姐的吩咐做事便是。”

    尚野這是在提醒他,也是在警告他,別忘了自己的職責,鬧出ど蛾子來。

    之前全哥逃亡到省城,想聯系道上的黑二幫忙尋找狀爺的去向和下落,被尚野截了胡。

    尚野便是讓茬子冒充了黑二的義子,給全哥帶去了引導性的消息,讓全哥知道狀爺沒去北邊,從而從他那引出狀爺可能藏身的地方。

    結果十分的好,全哥果然猜到了狀爺的藏身地,當即便找了去,這才給了蕭捕快一網打盡的機會。

    茬子因此也得了尚野的賞識,做了他的弟子,在他手下練武。

    尚野雖幫茬子在井甘面前露臉,也默許他在井甘面前表現、討好,搏個機會。

    但結果如何,不可強求。

    茬子點頭應了聲是,低垂的眼眸卻不停轉動著,不知醞釀著什麼想法。

    很快便到了用暮飯的時辰,天色也暗了下來,客棧里亮起了燈光。

    客棧大廳挺熱鬧的,許多客人出來吃飯,井甘也打開了門。

    尚野就守在門口,見門打開,放下了抱著的雙臂,“你要在哪兒用暮飯?”

    “去樓下吧,剛好透透氣。”

    尚野便將她連人帶輪椅一起抬下了樓,無需人幫忙。

    徑兒抬著雙臂小心護在邊上,生怕井甘從輪椅里倒下來。

    一個坐輪椅的少女出現在大廳,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側目。

    但一瞧她身邊幾個強健有力的大漢便知不好得罪,只是好奇地看了兩眼,便各自聊各自的了。

    井甘請尚野一道入座,讓隨行的武館弟子都坐下一起吃飯,不必太拘束。

    她雖然是雇主,但沒那麼大規矩。

    尚野也沒多客氣,算起來他也是井長青的師父,算井甘半個長輩,自然相處最好不過。

    徑兒也頭一次與井甘同桌而坐。

    尚野叫了伙計,剛想問井甘要吃些什麼,茬子湊了過來,十分熱情地給井甘推薦起來。

    “他們客棧飯菜沒什麼特點,只有道雞肉炒飯還不錯。醉香樓的八寶鴨、排骨菌湯,小炒鋪子的青椒炒肉、紅燒肉、辣炒羊雜,還有一口吞餛飩店的海鮮餛飩都是雙縣比較出名的菜,小姐要不要嘗一嘗,我去買。”

    井甘側頭看他微弓著身子,盡量與自己保持水平高度,一臉燦爛的笑容,又期盼又殷勤的樣子。

    沉默了一會,開口道,“晚上吃不了太油膩的。”

    她願意接話,茬子高興不已,連忙道,“不如就來一碗海鮮餛飩,再加點紫菜、香油,鮮香又清爽,晚上也好入睡。”

    井甘頓了一會,閉了閉眼,表示同意了。

    茬子歡喜不已,迫不及待就要去幫她跑腿,但也沒忘記問問徑兒和尚野,還有其他武館弟子,有沒有人想吃餛飩。

    大家一致說好,茬子便麻溜地跑出了客棧。

    客棧伙計見生意沒了,臉色也郁郁起來。

    甩了甩擦桌帕搭在肩上,轉身要走,井甘叫住他。

    “再給大家上幾個你們店的招牌菜,都是些年輕力壯的男子漢,不吃飽哪兒有精神。”

    武館弟子們聞言全都歡呼起來。

    本以為今晚只能吃餛飩,沒想到還有大菜,井小姐果然大方。

    以後井小姐再出門請護衛,可一定要跟著來,又能拿工錢又能吃好的。

    井甘小口唱著茬子買回來的海鮮餛飩,餡兒很飽滿,細嫩爽滑,湯也十分鮮美,喝下去感覺這個身體都舒暢了起來。

    這時就听隔壁桌有兩個打尖的青年男子說起了攬書閣的書先生。

    兩人都穿著一身青衫,斯斯文文,一看就是讀書人。

    井甘好奇地听了一耳朵。

    甲道,“我看他們就是瞎扯,我昨兒才見過書先生,人家好好的,哪兒瘋了。”

    乙道,“但那些人說得有鼻子有眼的,說書先生雙眼通紅地發起狂來,在攬書閣到處亂翻亂找,還撞倒了好幾座書架,差點砸到人,把攬書閣搞得一片狼藉。而且瞧見的人不少。”

    甲又道,“唉,可能人家出了什麼嚴重的事,情緒激動了些,行為莽撞了些,傳來傳去就傳成了這樣,夸張!流言不可信!”

    乙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倒是沒親眼瞧見,也說不好。”

    甲喝了一口酒,哼笑一聲,“都是些無稽之談。昨兒書先生還在攬書閣里和幾個學子討論學問,思維敏捷,邏輯清晰,一點事沒有。你就別跟著人雲亦雲了,敗壞了書先生名聲。”

    “我可從不背後瞎議論,是你先提起這件事的。”

    “行行行,我先提的。來,喝酒……”

    兩個讀書人踫杯淺談,井甘已經收回了思緒。

    看來明天她還不能直接回去,是時候再去趟省城了。

    這是此行護衛職責的最後一晚,武館弟子們吃得非常暢快。

    井甘卻只吃了一小碗餛飩就上樓休息去了。

    茬子沒心思和師兄弟們聊天劃拳,殷勤地又跟上樓去。

    井甘已經在徑兒照顧下洗漱完,合衣躺在了床上。

    听見敲門聲,徑兒去開了門,說是茬子。

    井甘猶豫了一會,還是把他叫了進來。

    井甘平平整整躺地十分端正,雙腿合攏,雙手輕放在腹前,頭下墊著迎枕,看人的時候要偏頭,很不自在。

    她便對茬子道,“站我面前來。”

    茬子有些緊張地看著躺在床上無法動彈的女孩。

    明明是個比他還小的小姑娘,卻不知為何讓他有種面對大人都沒有的局促感。

    他沒想到井甘說休息了是真的上床休息,他還以為只是回房的借口。

    早知她真的已經躺下,他應該明早再來。

    茬子腳步有些僵硬地往床邊挪了挪,站在了井甘視線的正前方,靠近她的位置。

    他頭微微垂著,小心打量眼前的人,只覺面前的場景頗為詭異,有種……瞻仰遺容的感覺。

    “你三番五次在我這獻殷勤,是為何?”

    “我……”

    茬子沒想到井甘上來第一句話就這麼直接,一時語塞。

    他該怎麼回答,否定,還是直說自己想跟著她?

    哪一種會比較有利?

    若她對自己不滿意,直說豈不是徹底沒機會了?

    但尚師父說過,井小姐是很有想法的人,想必她已經能猜到自己的目的,與其遮遮掩掩被低看,不如直率一些。

    “我想跟著您,請您收下我吧,不管粗活累活,內務外事,我都能做,也都能做好。”

    茬子打定了主意,一下子跪下來,朝著床上的人就是重重三個響頭。

    頭磕完了又感覺有什麼不對勁……

    更像給人送終了。

    “為什麼想跟著我?”

    茬子還胡思亂想著,頭頂已經傳來了井甘的聲音。

    茬子立馬挺直背,想了想,認真回答道,“小姐是厚道人,跟著小姐有前途。”

    這話倒實在,還挺純樸,卻有點不像他那油嘴滑舌的人說的話。

    “我們初次相識,對對方都毫不了解,你如何就知道我是厚道人,我又憑什麼要收留一個不熟悉的人。”

    茬子生怕她拒絕,立馬回道,“了不了解的總要先接觸。您雖對我還不了解,我卻對您了解頗多。您當初和尚師父不也是才認識便將他收為己用,而且他還曾幫著壯爺綁架過您,您都能不計前嫌,讓他做您弟弟的師父,可見您是個心胸寬廣、更看重能力之人。

    我沒有特別的本事,但我自小在市井長大,對留仙縣可謂了如指掌,大街小巷的事沒有我不知道的。只要小姐能留下我,我願為小姐效犬馬之勞。”

    效犬馬之勞這種文鄒鄒的話都會說,倒是有些意外。

    “你讀過書?”

    茬子不好意思地赧然一笑,“夫子講課時偷听來的。”

    也是,一個吃百家飯長大的孩子,哪兒有條件讀書。

    “你消息倒是靈通,尚野與我之間的事知道地門清。”

    茬子這會稍稍摸透些井甘的脾性,是個不喜歡別人拐彎抹角的,他也就實話實說。

    “其實這些都是尚師父和我說的,我幫尚師父辦過事,我便問了他些和您相識的事。”

    “尚野知道你想跟著我?”

    茬子自幼失怙,最是懂得察言觀色,小心翼翼地主意著井甘的表情,看她並沒有不快,這才敢點了下頭。

    若是井小姐氣尚師父幫他露臉,豈不是把尚師父連累了。

    雖是幫助尚師父辦事得來的回報,但他也是真心感謝尚師父這次讓他隨行,給他接近井甘的機會。

    “我只是想為自己謀個好去處,尚師父也是可憐我孤苦無依才會幫我,我絕無其他不軌之心。”

    井甘交疊在腹前的手輕輕摩挲著,視線往床邊看去,只能瞧見他大半個頭頂。

    他有一雙讓人憐惜的鹿眼,有些水潤潤的,認真盯著你看時,如同迷路小鹿,讓人難以拒絕。

    香爐里的安神丸散發出沁人心脾的香氣,寂靜在房間蔓延開來了。

    井甘閉著眼不知睡著了還是在思考什麼,許久才睜開眼。

    “你以後還是繼續待在武館吧,我若有事要讓你做自會找你。”

    這話便算是應下了,雖然沒有把他帶到身邊去,至少已經算是她手下的人了。

    茬子激動地臉色泛紅,當即又朝著地上磕了三個響頭。

    “多謝主子,小的定盡心竭力為小姐辦事。”

    他身份轉換地倒快,直接稱呼起了主子。

    “別磕了,我還沒死呢。”

    茬子整個人都愣了一下,而後反應過來,立馬道歉,“是小的太興奮了,主子福德無量,定會長命百歲。”

    嘴巴倒是甜得很。

    “正好我眼前有樁事就交由你去辦吧,辦得好自有獎賞……”

    茬子從這話听出她的未盡之言,辦得不好怕是就不會再要他。

    這是主子對他能力的考驗。

    茬子當即肅然起來,身體也不自覺緊繃。

    “這次一下子談成了幾家合作,日後每日甜品的生產量將會大大增加,家里的工作間已經不夠用了,我想新找一處作坊,日後甜品制作都在作坊里。這事你去辦。”

    井甘就囫圇這麼一句話,也沒具體要求,作坊的位置、價錢、大小,什麼都沒說,全讓茬子自己想。

    茬子卻激動于井甘用將這麼重要的事情來考驗他,側面也可看出對他的期待和重視。

    茬子听到了任務心思便開始活泛起來,回憶縣里有哪些空院子可以當作坊。

    “主子放心,小的一定辦好,絕不讓您失望。”

    “那我就拭目以待。”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