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92章 罵戰



    忙活了這麼久,卻終究一無所獲。

    想要捉拿凶手,還是要靠實實在在的證據。

    範知縣沉默著在思索什麼,突然開口道,“他方才最後說自己腿軟腰疼,心跳得很快!他為何會腰疼?”

    蕭千翎想了想,“難道是拋尸的時候閃著了腰?”

    井甘抿嘴笑了一下,“你可以去瞧瞧。”

    蕭千翎果真就派了衙役去查看,衙役很快帶回來一個意料之外的消息。

    “他腰上有道半指長的傷口,是新傷。”

    蕭千翎聞言,激動地上前兩步,急聲道,“當真?”

    衙役看了便堂內三人一眼,肯定地回答道,“屬下親自查看的,傷口因為沒有好好處理已經發炎了,人也正在發熱。”

    蕭千翎大喜過望,莫非是作案時無意間受的傷?

    方還遺憾沒問出線索,這不就是線索。

    這下終于有突破口了。

    蕭千翎立馬就要去觀音廟重新勘察現場,說不定有遺漏的蛛絲馬跡。

    走前突然抱著井甘的腦袋,在她頭頂親了一下,紅光滿面,嘴角咧到了耳後根,跟個二傻子似的。

    “等找到證據我請你吃飯!”

    井甘臉上飄過一抹嫌棄,“上次劉翠蓮的案子你就說了結了請我吃飯,到現在還沒個音訊。”

    “哈哈哈,到時一起一起。”

    “切!”

    井甘飛了個白眼。

    “倒是會打算盤,兩頓合成了一頓。摳門!”

    最後這句她卻是沒有听見,人已經迫不及待跑出了便堂。

    有了新發現,範知縣心情也極好,語重心長地朝井甘點點頭,感激之一盡在不言中。

    “辛苦這麼久,回去休息吧,我派人送你。”

    井甘也沒有客氣,行了個禮,便由衙役護送回井家。

    路上井甘叫停了衙役,道,“我先不回去,送我去觀音廟吧。”

    衙役道,“您要去看捕快大人查線索?”

    井甘只是笑了笑,衙役也沒再多言,轉了方向就將她推去了觀音廟。

    因為出了糞池撈尸案,觀音廟這幾日的香火明顯冷清了許多,只是稀稀疏疏幾個人。

    井甘沒有去後院找蕭千翎,而是讓衙役推著她去了供奉觀音像的正殿。

    衙役好奇地問道,“是這里有什麼線索嗎?”

    “我就來拜拜,上次來都沒進來瞧過。”

    原來是來拜觀音的。

    衙役知道井甘以前生活在鄉下,才來縣城不久,對觀音廟不了解,便自顧自地給她講起這座觀音廟的歷史。

    “據說四魔時期這座觀音廟就在了,特別靈驗,香火也一直很旺盛。本來還有富商想買下觀音廟這塊地開鋪子,據說文書都半妥了,結果富商生意上突然出了大麻煩。

    有人說是觀音不高興別人動她的寶地,降下了懲罰,給富商警告。富商也怕了,之後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還有這麼神的事……”

    井甘仰望著慈愛悲憫的觀音像,問身邊虔誠跪拜的衙役。

    “听說留仙縣三大奇景,這觀音廟也是其一?”

    “現在不是三大奇景,是四大奇景,您可是如今城里的新景。”

    井甘笑了笑沒說什麼,對自己和阿蘭成了新奇景的事也早有耳聞。

    傷殘二人組。

    這名兒可真夠難听的。

    衙役見她對觀音廟好奇,便熱情地津津有味地講起來。

    “留仙縣三大奇景,凶悍女捕快、光頭俊公子,還有就是這隱身觀音像。這觀音像可神得很,你別看現在觀音像好好立在那,不知什麼時候就可能突然消失不見。這可不是瞎傳的,我可是親眼見過。”

    “喔?”

    井甘一聲淺淺地反問,滿是好奇。

    衙役眉飛色舞地講起自己的那次經歷。

    “那時我還小,才四五歲,跟著母親和姐姐來拜觀音的時候,親眼瞧見觀音像突然頻空消失。當時這正殿里人可不少,全都瞧見了,立馬都嚇得跪了下來。

    當時有兩個姑娘正在給觀音磕頭,結果觀音突然不見,大家都說是這倆姑娘德行有失,不受觀音待見,觀音才會離去,在縣城里引起了不小的議論。”

    “那那兩姑娘後來怎麼樣了?”

    衙役嘖嘖嘖地唏噓嘆道,“還能怎麼樣,慘得很。就因為那事,後來那兩姑娘一個遠嫁他鄉,另一個更是受不了流言蜚語,直接上吊了。可惜了兩個如花似玉的姑娘啊。”

    井甘目光幽幽地一眨不眨望著那觀音像,不知在想什麼。

    她對鬼神之事保持敬畏,但內心更傾向于科技。

    當年的四魔各有特長,如今已有兩樣高科技現世,想來應該還有兩樣高科技遺落在外。

    觀音廟此等奇象,比起觀音顯靈,她更相信是有高科技藏在了此處,造成了那般神跡。

    她突然轉道來觀音廟,也是突然響起關于觀音廟的奇景。

    若當真是遺落的高科技藏在了此處,若她能找到,便再好不過了。

    衙役終于注意到她太過專注的目光,問道,“井小姐可要拜一拜?”

    井甘沉默半晌,而後嘴角勾起一個淺淺的弧度。

    “好啊。”

    說著朝衙役伸出手。

    衙役茫然地瞧著她那只白皙如玉的手,半天沒有動作。

    她這是要跪下來拜?

    她那身體能行嗎?

    衙役生怕一個照顧不好井甘出問題,含蓄地勸道,“井小姐,心誠則靈。”

    井甘回頭沖他笑了一下,“只是跪一下,無事。”

    她堅持,衙役自然不好拒絕,終究還是把她從輪椅上抱了下來。

    井甘雙腿折疊跪在蒲團上,上半身軟趴在地上,唯一使得勁的雙手撐著地面,慢慢將上半身抬起一些。

    她的雙臂縴細柔弱,常年缺乏鍛煉,力量極小。

    加上她的上半身全無力量,完全需要依靠雙臂來支撐,所以上半身只抬起了些許便到了極限。

    她忍著雙臂肌肉的顫抖,在地上磕了三個頭。

    磕最後一個時胳膊一下子失力,上身瞬間軟趴下來,砸在地上,砸地胸口有點悶。

    衙役著急地喊了一聲,“井小姐。”

    立馬跑上來扶她。

    井甘拍了拍胸口和左臉上沾的灰,被衙役抱回輪椅上,笑著搖搖頭。

    “沒事。你帶我在這殿里轉轉吧。”

    井甘剛才那一趴,衙役還有些心有余悸。

    只要她不下輪椅,不磕著踫著,讓他沒法向知縣大人和捕快大人交代,什麼要求都行。

    井甘在正殿里呆了一下午,夕陽燒紅天邊時,被衙役送回了井家。

    她什麼都沒有發現。

    晚上躺在床上,心里不由有些失落。

    想和阿蘭說說話,一轉頭才發現旁邊的單人榻空著。

    阿蘭去省城參加武館比試還沒回來。

    這些天阿蘭不在,她反倒不習慣了。

    不知何時起,已經不止是她陪伴著阿蘭,阿蘭同樣給她帶來了依賴和陪伴。

    既然阿蘭不在家,不如她趁著他還沒回來,去臨縣瞧瞧談合作的各個商家。

    打定了注意,第二日一早井甘便起了床,和孫小娟說了去臨縣的事,可能得有幾天不回來。

    她決定地挺突然,孫小娟擔心她出門在外不方便,又擔心她的安全。

    之前賭場無緣無故被全哥調戲群毆的事,到現在還是孫小娟心里的結。

    之前縣衙還專門派了衙役一直跟著保護她的安全,如今全哥和壯爺都落網了,衙役們自然也都回歸了縣衙。

    “我在武館請幾個人隨我一道出門,你別擔心。”

    孫小娟見她已經做了決定,且請了人保護,也就沒再說什麼。

    等尚野親自帶著四個雄風武館的弟子來到井家,井甘已經等了一會,一行人當即便出了門。

    井甘前腳走了沒多久,孫小娟正準備去鋪子里的時候,孫氏老族長突然來了。

    這回還帶著一大群下坡村的鄉親。

    孫小娟一瞧那架勢便猜到他們來的目的,客氣地將人全部迎進了院子里。

    “你們來的真不巧,小甘剛出門去臨縣談生意了,有幾天不能回來。”

    老族長也沒料到井甘不在家,沉吟一下還是說起今日來的目的。

    “小娟啊,我們今兒來的目的想必你也能猜到。你也是下坡村長大的,這兒不少人都與你相熟。

    你也知道下坡村不算多富,但大家也過得平淡幸福,若不是這場地動,也不會落到如今無家可歸的地步。

    大家實在是不願意賣身為奴。你能不能和小甘說說,不簽身契?便是月錢少一些也沒關系。

    賣了身,大家如何對得起列祖列宗,如何為家族傳宗接代?”

    賣了身便是徹底與過往斬斷,完完全全成了主家的所有物,丟失了人權、尊嚴、和姓氏。

    老族長說完,身後的人全都跟著附和起來。

    “是啊,大家只是想找份賺錢養家的活計,為什麼一定要簽身契。”

    “其他商鋪也沒有這個規矩。”

    “……”

    孫小娟見大家聲音越來越激動,抬手止住大家的不滿,“大家先安靜一下听我說。”

    鄉親知道自己這是來求井家幫忙找活路的,不是來找茬的,很快便安靜下來,听孫小娟如何說。

    孫小娟道,“之前我們和老族長解釋過,之所以要讓大家簽身契是因為我們家生意的特殊性。我們家靠著獨門技術開起的甜品鋪子,這技術于我們至關重要,不簽身契者我們不敢用。”

    “大家鄉里鄉親這麼多年,也不會往外給你泄露啊。那我們成什麼人了!”

    “是啊,一個村子里生活,大家的人品都有保證,誰也不會干那忘恩負義的事。”

    “……”

    孫小娟認真听著大家的議論,面上不顯,心中卻堅定。

    這可說不準。

    人心隔肚皮。

    誰又能完全為他人保證,即便是最親的家人有時也會互相算計。

    “但生意是生意,人情是人情。大家也知道,我們以前在南山村過得是什麼日子,也是小甘想出這生意才一點點有了現在的好日子。

    我們過好了,見鄉親們有了難處,也想幫忙拉扯一把。

    我們幫了忙辦了好事,自也想求個心安,不想因為付出善心日後反倒遭了殃。

    我妯娌一家之前還想賴在我家,插足我家生意,被小甘強硬地趕了出去。

    小甘說親兄弟明算賬,雖是親戚,但各有各的家,各有各的日子,可以互相幫襯卻沒有攀附著吸血的道理。

    連最親近的人都是如此,我們也是怕了,也希望大家理解。”

    孫小娟這席話把在場的人說得面紅耳赤。

    他們連自家親戚都趕了出去,防備著不讓他們接觸獨門技術,更何況他們這些無親無故的同鄉。

    願意出面幫他們找出路已經算是發善心了。

    老族長臉色也有些赧然,嘴唇翕翕想說些什麼,孫小娟搶先又繼續開了口。

    “我們早說過,來我們鋪子做工全憑自願,不會強求。若缺人我們直接去牙行買人便是,大家不必有什麼壓力。

    答應給大家找活計的事,小甘既答應自不會食言。小甘已經在打听了,請大家耐心等幾日。”

    孫小娟這句話很是打臉,在場幾個臉皮薄的都赧然地垂下了頭。

    他們這麼來勢洶洶,弄得好像井家沒了他們就找不到人干活一般。

    人家拿地出那麼高的工錢,自然有錢,牙行里多少奴僕買不到,想要什麼樣的隨便挑,還全都听話老實。

    他們這般端著架子,反倒有些不識好歹。

    但為了份工錢就賣身為奴,他們也確實做不到。

    老族長見求孫小娟也無用,看來井甘是打定了主意不會更改。

    心里雖然失望,但也有準備。

    他用那沙啞的嗓音問道,“小甘可有什麼眉目?”

    既然沒法留在井家鋪子做工,便只能期待著井甘另外幫他們尋活計。

    老族長問起這個,大家全都期待地看向孫小娟。

    孫小娟道,“好像是找著一個,但具體的小甘並未與我說,可能還沒確定。等她確定好了自會告訴大家。小甘不是輕易許諾的人,她許了諾便一定會實現。”

    從孫小娟得到保證,大家失望的心這才又重新活泛、期待起來。

    井甘不在家,他們也就不再多留。

    和孫小娟說了些‘致歉’‘方才情緒激動,若說錯什麼,別放在心上’等話後,才結伴離開了。

    巷子里的鄰居瞧見井家來了這麼大幫人,還以為井家惹麻煩了,湊到他家門口瞧熱鬧。

    見人離開的時候客客氣氣,並未吵架或打架,也就訕訕地又各自散了。

    唯有張媒婆還站在井家門口沒有走,等下坡村的鄉親和看熱鬧的都走完了,這才甩著帕子笑著走向孫小娟。

    “這都是些什麼人,瞧著像城外的災民。夫人可是遇到什麼麻煩,若有麻煩盡管開口,都說遠親不如近鄰,不必客氣。”

    孫小娟現在非常不待見張媒婆,看都不想多看她一眼,直接關門,“不關你的事。”

    結果張媒婆一只腳迅速地插進來,擋在了門口,讓孫小娟沒法關上門。

    她涂了厚厚脂粉的臉白得像發面饅頭一樣,笑成了一朵菊花。

    “夫人先別關門,我還有事想與您說呢,大喜事。”

    一听‘大喜事’三個字,孫小娟就想起張媒婆第一次登門,結果搞出相錯人的誤會。

    現在又從張媒婆嘴里听到這詞,警惕心瞬間提升。

    張媒婆見她還不放行,只能開口道,“大公子和楊珊的事,成了。”

    孫小娟微訝,楊家還真同意了?

    張媒婆被放進了院子里。

    孫小娟沒有把她請到堂屋入座,只是端了兩張馬扎,兩人就坐在廊檐下,像隨意嘮嗑一樣。

    “楊家當真同意只把楊珊嫁過來,不必小甘嫁過去?”

    鑒于之前交流含蓄造成的誤會,孫小娟說得很是直白,避免任何的含糊。

    “這個……”

    張媒婆剛坐下正想開口,不想被孫小娟搶了先,還直點重心,讓她想先打打太極都不行。

    她沉吟了一會道,“楊家的意思是,您若舍不得二小姐,香巧姑娘也成,和楊公子年紀也更相當。兩家親上加親,依舊是雙喜臨門。”

    孫小娟本來就打起十二分精神提防張媒婆有什麼ど蛾子,結果還真有ど蛾子。

    她听到讓香巧換井甘,只覺一股熱血直充天靈蓋,屁股剛沾到馬扎一下子彈起來,瞪著張媒婆大罵。

    “放你娘的屁!”

    孫小娟氣得眼楮都要紅了,恨不得直接上手抽張媒婆兩個大耳刮子。

    理智最終還是制止了她的暴力沖動,只是雙手捏地  直響,指著張媒婆的鼻子罵。

    “我就知道你這張破嘴說不出什麼好話。你當我們家姑娘是菜市場的大白菜啊,隨便你們挑挑選選。就憑他楊家,我呸!

    香巧雖是我義女,卻也是我的心肝寶貝,就算楊家三番五次登門求娶我還要考慮,你們想這般折辱我的孩子,門都沒有!”

    她邊罵邊滿院子轉起來,張媒婆生怕她一個激動動起手來,警惕地離了老遠,手中帕子捏地死死的。

    “您別激動啊,有話好說,好商量。”

    孫小娟氣急,嘴里不歇。

    “你以為我家井和娶不到媳婦,非要她家女兒不成。娶一個還要搭一個,他以為他們楊家是什麼高門大戶,我們要上桿子和他們攀親不成。呸!和那種人家結親,我還嫌跌份呢!”

    “以後你再敢登我家門,看老娘饒不饒得了你。”

    孫小娟已經抄起了掃帚,毫不留情地便朝張媒婆身上掃去,灰塵直往張媒婆身上撲。

    張媒婆跳著腳不停躲閃,但她的動作可不及孫小娟靈敏,不一會整個人就已是灰塵撲撲,鮮亮的襖裙全沒了光彩。

    “滾,滾,再別讓老娘看見你——”

    孫小娟直接把人掃出了門,這才停了手。

    張媒婆站在巷子里撲打著滿身的灰,臉色慘白難看,也不再隱忍脾氣,同樣破口大罵起來。

    “有什麼了不起,真是給你臉了。你以為叫你一聲夫人,你就真成夫人,高人一等了!窮酸鄉下的村婦,有了幾個臭錢就想當夫人,我呸!豬鼻子里插大蔥,裝相!”

    “你又是個什麼玩意還笑話我,你這種缺德媒婆就該被狠狠教訓,免得以後再禍害人。跟你住一條巷子我都覺得丟人!”

    兩人都不是軟性子,這會在巷子里對上,很快就引起了動靜。

    彩娘子抱著孩子出了門來,瞧見孫小娟和人吵架,趕忙上前勸和。

    “有話好好說,這麼多人瞧著呢。”

    “什麼好說的,以後別再登我家的門,我們家不歡迎你。”

    張媒婆朝井家門口啐了一口濃痰,“誰稀地來啊。一個傻子一個癱子,看你以後能找怎樣的親家。還嫌東嫌西,能找到婆家娶到媳婦就不錯了。”

    “你再敢胡說八道——”

    張媒婆罵什麼難听的話孫小娟都不在意,但只要說她孩子一句不好,她就能和人拼命。

    孩子就是她的心頭肉,她不準任何人欺辱、嘲諷她的孩子。

    孫小娟已經從階梯上沖下來,幸好彩娘子努力攔著,才沒讓兩人打起來。

    “您消消氣,消消氣,事兒鬧大了對井小姐名聲沒好處,還這麼多人看著呢。”

    說著又轉頭看想張媒婆,“您也少說兩句,事鬧大了對您有什麼好處,您以後還幫不幫人拉千保媒了。平白讓人看了笑話。”

    如今劉剛娃在井甘支持下上了學堂,彩娘子自然偏幫著井家。

    但她那話也提醒了張媒婆,她給人保媒也是靠名氣吃飯的。

    井家這事若鬧大傳揚出去,以後哪兒還有人願請她說媒。

    張媒婆蔫了態度,孫小娟也沒再得理不饒人,揪著不放。

    小甘那身體婚事已經夠難了,若名聲再毀了,就難上加難了。

    還有香巧,也是受了無妄之災。

    這種事說出去終究是女孩子吃虧,便也偃旗息鼓下來。

    “大家都各退兩步,算了算了。”

    彩娘子打著圓場,又驅散著看熱鬧的人,“都散了吧,沒什麼好看的。”

    張媒婆哼了一聲,鄙夷地看了彩娘子一眼,說了聲,“馬屁精。”

    而後甩著帕子起哼哼地走了。

    這場罵戰才到此結束。

    *

    井甘這趟出門連著跑了三個縣,考察了數十家飲食業商鋪,當機立斷便定下了合作的商鋪。

    到雙縣時卻在兩家點心鋪間猶豫不定。

    這兩家點心鋪在當地都很有名氣,各有各的招牌點心。

    兩家無論檔次定位、客流量、實力都差不多,連鋪子都在同一條街上,可謂競爭多年,實在難做抉擇。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