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80章 金錢誘惑



    井大貴一家人一走,孫小娟感覺空氣都變清新了。

    家里房間本就不寬敞,他們一來就佔了兩個房間,把井和趕去和孫老太爺幾個住。

    四個人擠一間房,每晚都睡不好。

    香巧和井嬌嬌這幾日也都睡的書房。

    “小甘,他們在縣城無親無故的,就這麼把他們趕出去,會不會”

    孫小娟終究比較心軟,井甘卻一點心理壓力都沒有。

    他們好意思當吸血蟲,沒有道理她這個被賴上的就要老老實實當冤大頭。

    “你不是給過他們十兩銀子嗎,也沒見他們不收。十兩銀子都夠他們吃一年的了,他們要無處可去完全可以回南山村,你不用擔心。”

    “是啊,還有那十兩銀子呢。”

    孫小娟一下子想起來自己還給了他們十兩銀子,最後一點擔憂也煙消雲散了。

    孫小娟推著井甘回她屋里,井長富氣沖沖地追過來想要和她再理論理論,對上她冷淡的目光卻又半天說不出話。

    自己什麼時候連和她說句話都不敢了?

    井長富暗暗唾棄自己,心頭的怵意卻也是真真切切的。

    然而出乎井長富和孫小娟的意料,井甘一反常態,主動和井長富說話,態度也十分平和。

    “今天的事你心里可能不舒服,但是他們一家必須走。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我們才是和你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一家人。

    雖然我很看不慣你,但你是我親爹,我有供養你的責任,只要你安安分分過日子,不惹事,我也願意養著你讓你逍遙度日。

    你覺得小叔一家會像我這樣無償供養你嗎?”

    井甘停頓了好一會,讓他自己消化這段話,然後繼續道,“你不是傻子,不會看不出來吳青棗千方百計留下來是有目的的。你是不是覺得只要把我打倒了,你就能過上好日子,重新成為說一不二的一家之主?”

    井甘輕笑一聲,伸出一根食指搖了搖,“沒了我,你的富貴日子也就到頭了。”

    井長富看著她唇角那抹清淺的嗤笑,咽了咽口水。

    他確實惱恨井甘對他不夠敬重,但他也清楚自己的斤兩,所以從沒有想過掌控家里的經濟來源。

    只有依靠著井甘家里才會越來越有錢,他的日子也能越過越享受。

    他只喜歡享受,不喜歡操勞,巴不得什麼都不用做,只要有錢花就行。

    “行了,別得瑟了,我知道你厲害,沒有你我們家也過不上現在的日子。”

    井長富沒好氣地白了井甘一眼,真他娘憋屈,他當老子的卻要听女兒的訓誡。

    “我們每日都要在家做甜品送去1蟬居,吳青棗若把甜品制作技術偷了去,甜品鋪子的生意就垮了。

    你覺得吳青棗是那種有節操的人嗎?她偷了甜品制作技術不會賣給我們的對手,或者干脆自己也開間鋪子和我們爭搶?

    小叔家以前比我們富得多,也沒見給你拿幾個錢花,或者讓你沾到什麼光,反倒是吳青棗雁過拔毛,佔了我們不少便宜。

    我們家情況雖比從前好了,但每一文也都是辛辛苦苦賺來的,要是讓吳青棗住在家里,無異于將老鼠丟入米缸,後患無窮。”

    井甘見井長富垮著臉保持沉默,又加了一把柴。

    “我們和1蟬居達成了合作,我本還想每月給你加五兩銀子,但若小叔一家住進來,四個大人又將是一筆不小的開銷,那五兩銀子只能先”

    “人都走了,哪兒來的什麼開銷,五兩銀子什麼時候補給我?”

    井甘這招金錢誘惑比說多少話都有用,井長富當即反戈不再提井大貴一家的事,只想著那多的五兩銀子要怎麼花。

    井甘瞧他那財迷樣,難得地對他露出了一個柔和的笑容。

    井長富卻像見鬼了一樣瞪大眼楮,風一樣跑走了。

    井甘居然對著他笑,肯定是被鬼附身了,他要去听听曲壓壓驚。

    井長富跑出家門的時候撞上蕭千翎正從外面進來,蕭千翎瞧他大受刺激的樣子,問井甘,“你爹怎麼了?”

    井甘給她倒了杯茶,嘴角抿起淺淺的弧度,“沒什麼,可能受虐慣了,一下適應不過來。”

    蕭千翎抿了口茶,沒听懂地‘啊?’了一聲,井甘卻沒再解釋。

    “方才听院子里的衙役議論,你小叔一家被趕走了?”

    井甘轉動輪椅停在窗邊,迎著院中清爽的風,放松地舒展下身子,笑道,“是啊,我和我娘以二敵五,厲害吧?”

    “我瞧你那嬸娘鐵了心要賴在你家,怎麼會輕易就走?到底怎麼趕走的,說說看唄。”

    蕭千翎八卦地湊到她旁邊,靠著窗框一口口吃著擺在屋里的餅干,不一會就把一整碟子都消滅干淨了。

    井甘閑著沒事,便當笑話把堂屋里的事講給她听,蕭千翎一會笑一會罵,最後反倒沉靜下來,盯著井甘欲言又止。

    “想說什麼說唄,還跟我這裝深沉。”

    蕭千翎立馬便道,“你這做法也太剛直了些,他們畢竟是你的小叔和嬸娘。”

    井甘挑眉,“你覺得我做的不對?”

    井甘有些意外,據她觀察蕭千翎應該也是個是非分明的人,不會幫吳青棗那種心思不正的人說話才對。

    蕭千翎擺了下手,“不是不對,是應該用更柔和些的方式,你可知人言可畏這四個字有多可怕。”

    蕭千翎眼底閃過一抹痛色,顯然是想到了什麼感同身受的往事,氣氛也不經意變得沉悶起來。

    井甘沉默了一會,視線轉向院外追逐打鬧著的井和和小新。

    兩人純澈的歡笑聲像是要飄到太陽上去,帶動著井甘的心情也輕松了下來。

    “你怕他們會損壞我名聲?”

    今天的事認真說來,井甘確實有不敬長輩之處,在這愚孝橫行的世界,她的言行可謂大逆不道,十分出格。

    只要吳青棗傳揚出去,井甘鐵定會遭到譴責。

    不過她可不是在意別人看法的人,否則按這世界對女子的束縛,女子就該老實呆在家里伺候父母,偏偏只有她拖著柔弱的身軀走出來養家糊口,還把一家人養得很好。

    “我知道你不在意這些,但被人指指點點的感覺真的很痛苦。”

    蕭千翎曾經就有這樣的經歷,所以如今根本不敢去問留仙縣百姓在背後議論她什麼。

    她寧願裝作不知道,也好過知道後產生自我懷疑自我捆束。

    “人都是群居生存的,有個好名聲總比壞名聲好。”

    井甘對上蕭千翎真摯的眼神,笑著彎了彎眼楮,“多謝提醒。”

    正說著,孫小娟的臉出現在窗外,“方東家來了。”

    井甘伸長脖子往月亮門方向望了一眼,可惜角度有點偏,她什麼也沒瞧見。

    “直接帶我屋里來吧,反正蕭千翎也在。”

    一般來了男客井甘都是到堂屋去見客,主要為了避嫌,此刻有蕭千翎在,門窗又大開著,倒是不用在意。

    孫小娟沒說什麼,朝月亮門走遠,請等在外面的方超。

    方超很知禮,每次造訪都是請人先傳話,井甘答應見他才進主院。

    這份尊敬和鄭重讓孫小娟非常感動,每次他來都會熱絡地備上鋪子里最新的甜品讓他品嘗。

    孫小娟剛要把人帶進主院,林木一臉焦急地出現在大門口,額頭上全是汗水,顯然是一路跑回來的。

    林木一見到孫小娟,張口便道,“夫人,不好了,阿蘭出事了——”

    孫小娟心一下沉了下去,當即就要跟著林木走,又想起方超還在。

    方超體諒地道,“夫人有事去忙便是,我自己進去。”

    孫小娟點了點頭,走出沒兩步又回頭提醒方超,“方東家,別和小甘說。”

    方超頷首應聲,等孫小娟和林木出了大門,這才朝主院走去。

    方超的身影出現在視野中,井甘便笑著努了努下巴,對蕭千翎道,“喏,幫忙的人來了。”

    “幫什麼忙?”

    蕭千翎伸頭往窗戶外面看了一眼,沒懂她的意思,想要問,人卻已經出現在了門口。

    “井甘小姐——”

    方超站在門口看向里面,井甘轉動輪椅與他對上視線,微微頷首,“方東家,請進。”

    方超走進屋里,瞧見蕭千翎先是愣了一下,而後像是想通了什麼,客氣有禮地與蕭千翎打了聲招呼,這才關心起井甘。

    “之前听聞井甘小姐被賊人擄走,我都驚呆了,太平盛世誰人如此大膽半夜劫掠良家女子,簡直目無王法!

    後來我也帶著家中小廝在縣城里尋了一番,可惜毫無所獲,幸好知縣大人將你平安救了回來,果然好人有好報,

    看井甘小姐平安無虞,我也安心了,不知膽大包天的賊人可都抓到了?”

    井甘頭轉向蕭千翎,語帶戲謔地道,“這個你要問蕭捕快。”

    兩人目光便都轉向蕭千翎,蕭千翎還靠在窗框上,雙腿交叉,胳膊擱在窗台上,一派悠然姿態。

    她道,“活捉了十二個手下,可惜讓領頭的狀爺給跑了。”

    方超眉頭不由皺起,一臉憂色。

    他世代在留仙縣為商,自然知曉做黑生意的狀爺,凡正經商家都不敢招惹他,連範知縣都忍了他二十來年才找到機會將他鏟除,可想其能力。

    狀爺這一逃脫,怕是會有後患。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