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70章 被連累



    井甘忍著身上的寒意,暗暗松了口氣,“多謝狀爺。”

    她小心地觀察著狀爺的神清,他應該信了她不會什麼讀心術了吧。

    心里的石頭還沒落下,就听狀爺無趣地嘖了下舌頭,身體一仰躺進椅背里。

    “還以為是個有趣的,原來是騙人的玩意。你若有讀心的本事,我還能留你好好陪我玩玩,既然沒有,那還留你做什麼。”

    說著又是隨意一抬手的動作,命令門口的手下,“拖下去片肉。”

    井甘大驚失色,“什麼片肉……”

    單听這兩個字便不是什麼好事情。

    不等她求饒,之前兩個壯漢就把她抬了起來,還是來時抬豬的方式。

    “不要,狀爺,我們再好好談談,你喜歡好玩的我這有,香艷十足的小說、漫畫、插圖,或者你喜歡男男配……”

    井甘感覺自己快要瘋了,都開始胡言亂語。

    就在她以為自己死定了的時候,一個低沉的聲音突然響起。

    “狀爺,這丫頭還有用,看她那身板怕是一盞茶都撐不住,要是死了得不償失。不如等事辦成了再玩也不遲。”

    井甘努力轉頭去望,就瞧見尚野正站在狀爺旁邊求情,井甘心中一動,呼吸都屏住了。

    狀爺想了想,“人是你費勁抓來的,就听你的吧,事辦成前給我看好了。”

    尚野恭敬地頷首應答,“我知道,您放心。”

    井甘轉而又被原路抬回了柴房,暫時躲開了被片肉的下場。

    但刀已經架在了脖子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落下來,這種等待死亡的感覺也很折磨。

    門一關,柴房黑得密不透風,壓迫感再次襲來。

    *

    蕭千翎睜開眼發現自己睡在縣衙後宅自己的屋里。

    範夫人守在床邊,見她醒來終于松了口氣。

    “感覺怎麼樣,可有哪兒不舒服?“

    範夫人將她扶起來,連聲吩咐著丫鬟準備熱水,再將溫在灶上的粥端來。

    蕭千翎看著丫鬟進進出出,一下想起昏迷前的情景,忽地抓住範夫人的胳膊。

    “井甘怎麼樣,救回來了嗎,是誰擄走了她?”

    範夫人臉上閃過一絲心疼和憐憫,嘆了一聲,像是怕驚著她般,握著她的手輕聲安慰。

    “井姑娘吉人自有天相,肯定會平安回來的,你先好好養身體,救人的事有大人呢。”

    蕭千翎心當即一沉,人還沒救回來。

    “我去找人。“

    蕭千翎根本等不及,隨手扯下衣架上的外衣就往外走,被範夫人著急地攔住。

    “你傷還沒好呢,整個衙門的人都去找了,你別擔心。大人說等你醒了還要問問你當晚的情況,說不定能有些線索。你先別急,先吃點東西,你躺了一夜肯定餓了。”

    “先不吃了,我現在就去找大人。”

    蕭千翎一刻都不想等,井甘是在她面前被擄走的,她如何能坐得住。

    身為捕快她沒能保護好百姓,身為蕭千翎沒能救下朋友。

    井甘此次若真有個三長兩短,她這輩子都會心下難安。

    蕭千翎邊套著衣服邊去了前衙,範進舉正听著官差們的回報。

    整個縣城都搜了一遍,還是沒有井甘和賊人的半分蹤跡。

    範進舉神色凝重,臉色也不好,顯然一夜沒有休息。

    整個縣城幾乎被翻過來了還沒找到,怕是人已經不在城里了,那情況便更糟了。

    範進舉正凝眉思索著,見蕭千翎過來,關心的話還不及開口,蕭千翎已經搶先道,

    “為何弄得這般大張旗鼓,人盡皆知,若把賊人惹怒殺人滅口怎麼辦!”

    語氣充滿擔憂,隱隱還帶著些質問。

    綁架這種事以人命為重,最忌諱張揚開來,否則賊人看勒索不成,很可能直接撕票。

    範進舉知道她關心則亂,也沒有不快,只是臉色越發沉重,頓了一會才道,“井姑娘很可能是被狀爺擄走的。”

    蕭千翎心里咯 了一下,“狀爺……抓井甘干什麼?”

    範進舉陷入了沉默。

    蕭千翎看見了他眼底深深的內疚,心沉得越來越快,像被綁著一塊巨石不停往下墜,急躁地一下子吼了起來。

    “你說啊,狀爺為什麼抓她!”

    範進舉揉了揉額頭,唇緊抿著,緩緩道出了實情。

    狀爺是留仙縣有名的黑幫頭頭,私下做著不少違法生意,手上人命更是不計其數。

    但他做事謹慎,行蹤神秘,根本讓人抓不住把柄。

    範進舉早就想要將這顆毒瘤拔除,全哥殺人一案正好給了他機會,趁機抓繳了全哥管轄的幾個賭場青樓,再通過全哥與狀爺的聯系,將狀爺的黑生意也一並端了。

    狀爺損失慘重,抓井甘可能一是為全哥報仇,二是威脅範進舉,同時泄憤。

    蕭千翎此時臉色也難道到了極點,井甘是被他們連累的。

    她一直以來死皮賴臉追著井甘來衙門幫忙破案,既是因為對催眠感到好奇,也是想發揮井甘的特長幫助更多的人,卻沒想到會連累到她。

    井甘曾經就說過,她會催眠的事若被有心人利用不知會引來多少危險。

    蕭千翎大言不慚會保護她,結果賊人就在眼前,她都沒能把人救回來。

    “會不會是你想多了,狀爺此時自身難保,怕是早就逃命去了,怎麼會跟井甘一個小人物計較。井甘也可能只是被尋常劫匪擄走,用她勒索錢財。”

    蕭千翎聲音越來越小,像是自我安慰般,越說越沒底氣。

    正因為狀爺落入絕境,才更會鋌而走險。

    此時的狀爺如同被逼入懸崖的狼,最是凶狠決絕,井甘落在他手里不知道會成什麼樣。

    蕭千翎有些不敢繼續往下想。

    “我把狀爺余留的幾處宅院都搜了個底朝天,全部人去樓空,顯然是早有計劃。井甘被擄的消息一傳來,我就命人封鎖了城門,但整座縣城幾乎被翻了個個,也沒能發現賊人的行蹤,莫非他們有飛天遁地之能不成。”

    範進舉十分頭疼,將城里所有可能溜出城的隱蔽密道、甚至是狗洞都搜查了一遍,沒有發現任何線索。

    “我去井家看看。”

    蕭千翎有些失魂落魄地離開縣衙,範進舉想讓她等井家人心情平靜些再去,終究還是沒有開口。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