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68章 小甘活不好,你也別想好活



    空蕩的街道上野貓哀鳴,夜風肆虐,樹影婆娑,預告著暴風雨的來臨。

    一個清瘦的身影踉踉蹌蹌地奔走著,衣衫髒亂,充滿急迫,木棍敲擊著地面發出噠噠噠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夜色中格外醒耳。

    他一路上撞倒了許多東西,不時摔倒、磕撞,留下了大大小小的淤青,本就松散的頭發更加凌亂,直接飄散了下來,披頭覆面,像個行走的幽魂般。

    他沒有絲毫停頓,即便被絆倒也會立馬站起來,埋頭繼續朝前走。

    木棍敲擊不斷,規避著前方的障礙物,每邁出一步嘴唇都會蠕動一下,似在數著步數,卻沒有發出丁點聲音。

    直到走到一條街尾,他腳步頓了下,轉身走向一家名叫吾兒的店鋪。

    他用力砸開門,攤開一張提前準備的紙條,上面畫著一堆亂七八糟的筆畫。

    開門的人顯然是從被窩里被吵醒的,臉色很不耐煩。

    瞟了一眼紙條沒多看,抬頭瞧見對方那副披頭散發的鬼樣子,嚇地連退了兩步,捂著胸口半天上不來氣。

    “哪兒來的乞丐大半夜嚇人,滾!”

    乞丐一只腳抵著門,不讓對方關門,用力砸著門將紙條往對方身上湊,嘴里不時發出啊啊啊的刺耳聲音,夜里听著格外人。

    店主順手抓起門邊的掃帚,暴躁地想要動手,後面突然傳出一個清亮的聲音。

    一個講究體面的公子從後院出來,墨發披肩用一條絲帶簡單系著,披了一件淺紫色綢緞外衣,露出里面的中衣。

    顯然是被驚擾,剛從床上下來。

    手中的燭火映照出他養尊處優的清俊面龐,通身氣質矜貴,一看便知出身不凡。

    “你有何事?”

    門已經被徹底砸開,撞在牆上發出劇烈的反彈。

    乞丐听到年輕公子的聲音出現在面前,稍稍冷靜下來,側著臉用耳朵朝著對方,像是在听什麼,而後又將那張紙條往他面前遞。

    公子看向紙條,混亂的筆畫歪歪扭扭,但可以看出書寫之人是想寫一個字,看那筆畫……

    “楊?”

    公子念出那個字,乞丐便收回了紙條,仰頭用一雙猩紅的眼楮望著他,似在等待什麼。

    公子沉吟片刻,開口,“你怎麼知道我們老板姓楊?”

    乞丐像是得到了確定,又拿出了一張紙條,動作急迫,筆畫依舊雜亂扭曲。

    公子看看他無神無光的眼眸,再次組合那些筆畫,得出三個字後,猛然抬頭,整個人瞬間緊繃起來。

    他平淡的眸光一瞬間變得復雜幽深,緊盯著面前的乞丐,像是要把他看穿。

    半晌,他才念出那三個字,“尾生蝶。”

    旁邊的店主听見那三個字也是瞬間呼吸凝滯,用驚愕的目光打量著門外的人,聲音帶著顫抖。“大公子,難道他是……”

    乞丐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反應,迅速地掏出了最後一張紙條,上面的筆畫組合起來赫然是‘救井甘’三個字。

    井甘二字比其他字都要寫得清晰好辨認,像是練習過許多次。

    楊今安永遠忘不了時隔八年再見到的王澧蘭的情景。

    他又瞎又啞,狼狽淒慘,捏著紙條的手不停戰栗,像個絕望的瘋子一樣,瀕臨失控的邊緣。

    只有握緊那張寫著‘井甘’名字的紙條才能保持最後的理智。

    *

    範進舉是在睡夢中被前衙的衙役叫醒的,听到井甘被賊人入室劫走後,困意瞬間一掃而空。

    範進舉召集衙門官差趕到泉水巷時,井家門口聚了不少探頭探腦的鄰居,全都是從床上被驚醒的,披著頭發交頭接耳地小聲議論。

    彩娘子見衙門的人來了,立馬讓周圍的人別議論了,讓到邊上去別擋著路。

    劉剛娃看見領路的井文松驚惶而蒼白的臉色,十分擔心他,跟著跑進了院子站到他身邊。

    什麼也沒說,只是無聲地陪伴著他給予支持。

    院子里,孫小娟無力地癱坐在廊檐下的台階上,無聲落著淚。

    她臉色很難看,但還算鎮定,雙手緊緊抱著不停哭鬧的井和,捏著衣擺的指節都泛白了。

    嬌嬌也被香巧摟在懷里安慰著,連臥床不起的孫老太爺都出了屋,握著拐杖顫顫巍巍地坐在椅子上,咳嗽聲不斷。

    徑兒一家人也是一臉凝重,在一旁照料著強撐起來的孫老太爺。

    所有人都在擔心井甘,只有井長富罵罵咧咧地在院子里來回踱步。

    因為半夜被驚醒還不及穿戴,只穿著中衣在院子里大罵。

    “看她惹得這是什麼事,整天在外張揚,那倒是威風,也被賊人盯上了吧!我看這次不大出血人是回不來的,生意才做起來多久就要被她一朝敗光。會賺錢有什麼用,敗家也比別人快。”

    井長富一听說井甘被賊人綁走就覺得是她名氣太大,被強盜惦記上綁架她要錢。

    家里才過上有錢日子沒幾天,他可不願放棄逍遙的生活回到過去那個灰頭土臉的日子。

    “也不知道今天那人是什麼來頭,要是亡命之徒,怕是被殺了都不知道怎麼死的。看她都招惹了些什麼人,女孩子家不老老實實呆在家,就知道惹禍!”

    “你們別想拿家里的銀子去救她,誰敢動家里的錢我剁了他的手。”

    “我就說她就是個禍害,要早听我的把她丟進山里,也沒有今天的事。”

    那一聲聲的指責、咒罵,何其冷血殘忍,聞者無不心驚。

    孫小娟壓抑地咬緊了嘴唇,想要充耳不聞,就當他在放屁,但那一句句誅心之言如利箭般,每說一句就在她心口射上了一箭。

    將她傷得體無完膚,心冷如冰。

    “夠了,井長富你還是不是人!你的女兒被賊人擄走生死不明,你不著急擔心,還在這罵她,你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石頭都比你暖人!

    你拿著小甘賺的錢花天酒地的時候怎麼不嫌她有本事,你有什麼資格命令我們不準用錢救她,你有什麼資格!

    我為什麼會嫁給你這個畜牲!”

    孫小娟的一聲聲質問則是字字泣血,透著無盡的悲涼和懊悔。

    這一刻她是真正的悔不當初,選擇了這個無情的男人。

    不僅自己不得幸福,連她的孩子也沒能在溫馨和睦的家庭中長大。

    孫小娟此刻臉色白得嚇人,她仰著頭用一雙猩紅如血的眼楮瞪著井長富,像一只被激怒的野獸,渾身都在顫抖。

    井文松和井長青擔心娘親,全都挨著坐到她身邊安慰她,用充滿嫌惡、怨恨的眼神看著他們的父親。

    姐姐為這個家付出了多少他們全都看在眼里。

    姐姐把全家人從以前有上頓沒下頓的心酸生活中拯救出來,有了現在的好日子。

    全天下最沒有資格指責姐姐的人就是井長富!

    他既沒有盡到過做父親的責任,也沒有給予家人溫暖,還將長輩留下的家業都敗光了,他就是整個家里最大的蛀蟲!

    “家里的一切都是姐姐掙來的,你要是怕被連累就走,沒人會留你。”

    井文松義憤填膺地瞪著自己的父親。

    他是家里最穩重最懂事的,平日對井長富不親近卻也保持著對父親的尊敬,這般以和為貴的人此刻也是怒火中燒。

    自井和變傻後,井文松便是井長富心中最賦寄望的長子,將來為他養老送終的兒子,對待他的態度也是全家最好的。

    現在他卻敢用這種態度和自己說話。

    井長富氣不打一處來,剛想罵他逆子,井長青突然跳起來指著井長富罵。

    井長青比他哥哥更加大膽叛逆,直接指著井長富的鼻子,毫無負擔地一頓臭罵。

    “沒有你我們一家人還會過的更自在,更幸福。你嫌棄姐姐,我們還嫌棄你呢。我長大了絕不會做像你一樣好吃懶做的廢物!呸!”

    說完還朝地上啐了口痰,鄙夷姿態表露無疑。

    井長富怔了一下,半天回不過神來。

    孫小娟此時已穩定了心緒,緩緩起身,用一種近乎絕情的冷漠眼神望著井長富,緩緩開口。

    “井長富我告訴你,小甘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就拉著你一起去死。我的小甘活不好,你也別想好活!”

    孫小娟用盡全身的力量,咬牙切齒地擠出這句帶血的誓言。

    她的小甘是這世上最好的孩子,她這個做母親的什麼都給不了她,虧欠她太多。

    她的小甘若是有個萬一,她絕不會讓這個咒罵過小甘的人活在世上,即便賠命她也在所不惜!

    呼嘯的夜風將孫小娟的賭咒誓言帶出小小的院落,飄入聚集的鄰居中,像是請他們做個見證。

    井長富對上三人仇恨的目光,身體經不住晃動了一下,終于受到了震動。

    他感覺到了,孫小娟那話不是恐嚇,她是來真的!

    他的妻子、兒子全都恨他,連最小的女兒也用懵懂卻厭惡的眼神看他,在他身上扎下最狠的一刀。

    一股冷意從後背竄起。

    井長富感覺整個人像是墜入了冰窟一樣,全身發冷,還在不斷下墜。

    他突然不敢再看孫小娟的眼楮,一下子抱住自己,一顆心砰砰亂跳,逃也似地鑽回了屋里。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