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55章 重新‘讀書’



    井甘和阿蘭回家時剛好遇到一個中年男人從井家出來,身邊還帶著一個小廝模樣的下人。

    孫小娟客客氣氣地把人送到門口。

    中年男人神情略顯傲慢地背著手,仰頭離去。

    路過井甘身邊時還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目露輕慢。

    井甘眉心微皺。

    輪椅滾滾到了門前,孫小娟還站在門口,見她回來便將門檻取了下來。

    “劉家的人怎麼來了,可是大姐出什麼事了?”

    孫小娟接過輪椅把她推進家門,答道,“你大姐沒事,是她听說地動的事擔心家里,所以派管家來問一問。”

    井甘哼笑了一聲,“那就是劉家管家?他不是向來鼻孔朝天,很是看不上大姐,會听大姐的話跑這一趟?”

    往常劉家都只派普通小廝來傳話的,這回管家願親自來,想來也是見井家如今起來了,這才願屈尊降貴。

    除了將大姐接過門的那一天,六七年來,這還是管家第一次登井家的門,還是那麼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態。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劉家的主子呢。

    在孫小娟之前,井長富還曾娶過一個妻子,只不過命短早逝,留下一個女兒,就是井甘的大姐井元菊。

    當年井長富拖著一個女兒,又好吃懶做,根本沒女人願嫁給他。

    也只有孫小娟看臉,這才又娶上了媳婦。

    井元菊比井甘井和兄妹倆大了十歲,井甘穿越到這的時候井元菊早已出了門子,只偶爾有劉家的小廝來送送書信或東西,卻還不曾見過面。

    “現在家里越來越好,你大姐在劉家也能好過些。

    我本想讓管家給你大姐帶些銀錢去,平常想買個什麼也不必看大夫人臉色。但又怕那管家把錢偷偷昧下,根本到不了你大姐手里,想想也就算了。

    等過些日子你大姐生辰,我們去劉家看看她,到時再親手給她。”

    井元菊深居劉家後宅,規矩多,平常連出個門都難,從不曾回過娘家。

    劉家也看不上他們這麼戶窮親戚,平常根本不讓他們登門。

    孫小娟與井元菊關系親厚,要想見見她,一年唯有生辰那一日。

    孫小娟回想起每次見繼女時她淚流不止的模樣,心頭發苦,表情也懨懨地。

    井甘安慰地握住她的手,仰頭笑望著她道,“到時我們多帶些禮物,給大姐撐場面,讓劉家的人都知道,我們井家和以前可不一樣了,以後誰也別想欺負了大姐去。”

    孫小娟看著懂事聰明的女兒,摸摸她的頭,終于展了笑顏,回味地道,“你小時候最喜歡你大姐了,每天晚上都要粘著她一起睡……”

    “是嗎……”

    孫小娟嘆了口氣,“那時你還小,想來已經不記得了。”

    孫小娟怏怏地回鋪子里去了。

    井甘則將藥包拿給樟子嬸讓她煎出來,然後去東廂房看了外公。

    外公喝了幾天白眉神醫的藥,狀況比之前好了許多,精神也清明了不少,但還無法下床,需要人隨時在身邊伺候著。

    所以孫小娟便把樟子嬸留在了家里照顧外公、洗衣做飯。

    鋪子里的事香巧、徑兒、林木加上孫小娟也忙得過來。

    接連著井長富被抓入獄和地動的事,井文松三兄妹已經耽誤了很長時間的學業,回來後便被井甘趕去了私塾讀書,下午才會回來。

    井和和小新在院子里做木工。

    牛車沒了,井和便準備重新做一架四輪車,這次選了上好的松木,制作的更加細致精美。

    小新則在旁邊打下手,不時遞遞東西,倒倒水,兩人玩得格外好。

    從外公屋里出來,井甘便帶著阿蘭躲進他們的屋里,將木盒里的東西拿出來。

    “你猜這是什麼?”

    井甘像得了寶貝的小孩一樣,故弄玄虛地問阿蘭,不忘將東西塞到他手里,讓他摸摸看。

    阿蘭拿著那鐵片細細摩挲著。

    其實方才听她對鐵匠說這東西的名字就大概猜到是做什麼的,但摸了半天也想不到到底該怎麼用?

    井甘瞧他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就知道他應該猜到這東西的用處了,也不覺得掃興,興致勃勃地介紹起來。

    “這是盲字板和盲字板,專為盲人寫字用的。”

    井甘握住阿蘭的一根食指,在盲字板的方格和一個個凹點上摸過。

    “用的時候將牛皮紙夾在中間,用盲字筆在方格里點點位,每個方格有六個點位,不同讀音的字用不同的點位表示。”

    井甘找出早就準備好的牛皮紙,帶著阿蘭操作。

    先將牛皮紙與盲字板左側和上端對齊夾緊,接著左手摸著方格位置,右手拿著盲字筆在方格里點點位。

    “寫的時候自右向左,摸的時候自左向右。”

    兩人胡亂點了一些點位,將牛皮紙反轉過來便顯出了許許多多的小凸點,用手指挨著摸點位就能讀出內容來。

    “我答應過你會讓你重新‘讀’書,即便看不見,你也能做一個博聞強記之人。”

    等阿蘭學會了盲文,她就拿盲文書給他看,便又能重新‘讀書’了。

    阿蘭平淡如水的心因她那句‘重新讀書’漸漸熱了起來。

    他本以為她在書鋪說的話不過說說而已,只是為了安慰她,不想竟是真的。

    他從未听聞瞎子還能讀書,她竟有這般神奇的法子。

    井甘從圖書館里拿出一本盲文入門教材,放到阿蘭手里。

    “學習盲文說難難說不難也不難,你要先學拼音,只要拼音學會了,很快就能自己摸讀寫字了。”

    對于現代人來說拼音是學習的開始,如同阿拉伯數字一樣是最深入腦海的知識。

    對于後天眼盲的人來說,只需要記住每個聲母韻母所代表的點位,便可開始摸讀、並且書寫。

    而這個時代並沒有拼音,讀書人識字都是通過先生口耳傳授。

    若遇不認識的字則可通過直音法、反切法等用其他字的讀音來標注、學習。

    所以拼音對阿蘭來說是個全新的知識,學起來會更難。

    阿蘭激動地摸著手里的書,小心翼翼地翻開,可以摸到上面一個個的小凸點。

    那是字,是知識,是他失去而又向往的東西。

    他本以為自己這輩子都無法再讀書學習,原來一切還有重來的機會。

    阿蘭握住井甘的手,在她掌心一筆一劃地寫了五個字——我會好好學。

    既是他的態度,也是他的保證。

    他不會辜負她的良苦用心。

    “要不我現在就開始教你……”

    井甘摩拳擦掌立馬便想重溫前世為人師的感覺,小新卻突然跑進來道,“二小姐,有客人求見。”

    “何人?”

    “他說自己是滄海書鋪的東家,名叫隋江。”

    井甘一撫手掌,“怎麼把他給忘了。”

    之前說過還會去找他,結果後來接連發生井長富和地動的事,就把這事給忘了。

    沒想到隋江自己找上了門,看來他已經考慮好了。

    “把人請進來吧。”

    隋江緊了緊懷里的禮盒,一進月亮門打眼便瞧見滿院子橫七豎八堆放的木頭。

    一架未完工的車廂擺在院中間,已經初具輪廓。

    一個瘦高的少年小跑到他面前,禮貌地行了一禮,笑道,“你好,歡迎來我家。”

    那燦爛又有些憨傻的表情一瞧就不是正常人。

    隋江笑著應了一聲,“你好。”

    小新仰著脖子介紹,“這是我們家大少爺。”

    隋江便客氣地稱呼了一聲大公子,井和看他清秀溫和,只是沖著他傻樂,然後又去擺弄木頭去了。

    小新領著隋江去了堂屋,井甘已經在堂屋等著,樟子嬸沏上了茶。

    隋江送上禮物打了招呼便在堂屋坐下,端起茶盞嗅了嗅茶香,抿了一口,是普洱,品質不差。

    他已許久不曾飲茶了,以前父親在時家里常年茶葉不斷,如今實在是捉襟見肘,連茶葉都買不起了。

    “你主動來找我,可是我上次的提議已經想清楚了?”

    隋江本就不是個善交際的人,井甘便也不假客套,直奔主題。

    隋江倒是松了口氣,點了下頭道,“我同意分你兩股,日後書鋪的盈利也分你兩成。我這人不善經營,以後還有勞你多多出謀劃策,讓書鋪轉虧為盈。”

    井甘勾了下唇角,“那是自然,書鋪經營的好我也才能有錢賺。行吧,那我們何時簽訂文書,不如就現在吧……”

    “現在?那麼急。”

    井甘哼笑一聲,“既談好了又何必拖延,時間就是金錢。”

    隋江沉吟了一下,挺直脊背,一臉肅然地看向井甘問道,“我還有一事。你為何非要選滄海書鋪,你明明可以有更多更好的選擇?”

    井甘看他一副不給出滿意回答立馬就要反悔的模樣,便也認真地道,“你不必妄自菲薄,滄海書鋪可是經營上百年的老書鋪了,在整個湘安省都耳熟能詳,是個活招牌。我選擇你並不奇怪,只要改變一些方式方法,很快便能重新紅火起來。”

    隋江沉默著,僅此而已?他有些不太相信。

    井甘又道,“你家祖上曾經也算風光無限,但凡讀書人無人不知滄海書鋪和朗朗讀書會的隋家。

    雖然這麼些年隋家沒出什麼厲害的人物,漸漸沒落,但朗朗讀書會還在,誰也無法抹滅隋家乃朗朗讀書會四大創建家族之一的事實。

    只要滄海書鋪重新活躍起來,便能告訴世人隋家沒有倒下!

    你難道不想給你的祖先們爭口氣?”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