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35章 青樓探案



    那姑娘始終溫婉含笑地道,“也是妾身運氣好,幸得媽媽不棄收留,才能有個安身立命之所。”

    老鴇顯然對這個懂事感恩的姑娘十分喜歡,拍拍她的手背道,“青蓮雖行動不便,卻是我們這最受歡迎的解語花,許多公子老爺排著隊點她的牌呢。”

    語氣里滿帶著驕傲和滿意。

    女捕快有些驚訝,“是嗎,倒是我看走眼了。”

    名喚青蓮的姑娘將醪糟蛋心一碗碗放到幾位客人面前,進退有度地道,“大人是留仙縣、乃至整個湘安省唯一的女捕快,自您來後整個留仙縣都安生了許多,不平事也少了,您的能力有目共睹,眼光自也毒辣。妾身蒲柳之姿也唯有給客人疏解下心情,混個裹腹罷了。”

    女捕快被她這通夸贊,心里暢快非常,臉上卻還穩得住,勾了勾唇道,“青蓮姑娘果然會說話。”

    然後給面子地嘗了嘗那醪糟蛋心,味道很甜,她不太喜歡。

    抬眼瞧見對面的井甘也嘗了一口,看不出喜惡,突然笑道,“吃起這個讓我想起井甘小姐家的沙冰,甜甜涼涼,里面還攪拌了果醬,當真爽口解暑。”

    青蓮聞言,眼中的笑意更深了,驚喜地道,“原來這位小姐就是甜品鋪子的東家,失敬了。妾身也曾嘗過甜品鋪子的紅豆面包,香醇濃郁,甜而不膩,當真美味。”

    井甘挑了下眉,“看大人的樣子不像是喜歡吃甜的,還特意跑去照顧我家生意,有心了。”

    女捕快哪兒听不出她話里的暗諷,還在耿耿于懷跟蹤調查她的事,真是小氣。

    女捕快放下勺子沒什麼胃口了,擦擦嘴正準備說起正事,有人急匆匆地跑來找老鴇。

    “媽媽,黃公子和周掌櫃又吵起來了,您快去看看吧。”

    老鴇擰著眉瞪了來人一眼,“沒看見我在陪捕快大人嗎,你自己去處理,把兩人勸開千萬別擱一塊。”

    來人眉心緊縮,一臉無能為力的模樣,“小人根本勸不開,都擼起袖子準備動手了,小人實在是……”

    “沒用的東西!”

    老鴇罵了一句,為難地瞥了瞥老神在在的女捕快,試探地開口,“捕快大人,妾身有點急事要處理,不知可否讓青蓮陪著諸位?青蓮一直幫著妾身打理大小事物,您有什麼問題直接問她也是一樣。”

    女捕快停頓了好一會,朝她飛去一個輕飄飄的眼神,嗓音淡淡地說了一句,“去吧。”

    老鴇感激地行了一禮,叮囑青蓮好生伺候便要退去,井甘突然出聲止住了她的步伐。

    “不知可否見見粉黛姑娘?”

    老鴇臉上有短暫的猶豫,回頭看了女捕快一眼,剛好對上她黝黑的眸子,當即呼吸一窒。

    “妾身這就讓人去叫。”

    “多謝。”

    井甘看著老鴇凌亂的腳步,滿含興味的瞧了對面霸氣側漏的女捕快一眼。

    在這個女子以柔為美的時代,真是極少見到她這種氣場外露的女子,倒是很適合捕快這個身份。

    青蓮在桌子邊上落座,給兩位客人斟茶,巧笑開口,“捕快大人前來是為了張少爺被殺一事吧?”

    女捕快抿了口茶,上好的毛尖,忍不住多品了兩口。

    “正是,青蓮姑娘若知道什麼,還請告知。”

    青蓮放下茶盞,認真地回答,“張少爺被殺妾身也是後來听客人們議論才知曉的。出事當天張少爺本約了粉黛听她新學的曲子,可粉黛左等右等也不見人,還發了會小性子,之後就賭氣地把自己關在了屋子里。妾身知道的只有這些。”

    “事發當日張獻文沒來酥雲樓?”

    青蓮肯定地點了下頭,“妾身听聞張少爺是在來酥雲樓的路上出的事,難道不是嗎?”

    女捕快沒回答,繼續問,“酥雲樓可有人與張獻文有過節或者愁怨?”

    青蓮抿唇一笑,“捕快大人說笑了,張少爺乃我們酥雲樓的常客,出手向來闊綽,姑娘們都巴不得被他點牌子,誰會與她結仇啊?”

    女捕快默而不語,井甘卻神情犀利地眯了眯眼,“張少爺花心,姑娘換個不停,總會有人嫉妒不滿,因愛生恨也不得而知。”

    青蓮臉上的笑收了回去,一臉正色地看向井甘,倏而露出一抹淒涼的笑意。

    “來青樓的男人哪個不花心,進了青樓的女子第一天學的便是摒棄情愛,男人的甜言蜜語、山盟海誓最是不可信,更何況是床上說的話。樓里的姑娘雖有競爭,會嫉妒會攀比,但因此去殺人,反正我是不相信的。”

    青蓮眼角微微有些潤,帕子按了按,又接著道,“我日日與姑娘們相處,對她們的心思也算了解,若有誰犯了相思不會不知道。而且張少爺不似有些假模假樣的客人扮痴情,喜歡欺騙剛入行的小姑娘。他的花心是人人皆知的,應該不會有那麼蠢的姑娘對他動心思吧。”

    青蓮這麼一說,倒是挺讓人信服的。

    張獻文就是個行走的風流種,好/色/濫/情都寫在了臉上,因愛生恨這種事應該很難發生在他身上。

    “那粉黛姑娘呢?”井甘問道。

    青蓮解釋道,“粉黛曾救過張少爺一次,之後張少爺便時常點粉黛的牌子,但其他姑娘也不會錯過。”

    正說著,珠簾外突然傳來一個嬌俏的聲音,嗓音甜得有些發膩,井甘和女捕快同時不適地蹙了蹙眉。

    “青姐姐說我什麼壞話呢?”

    珠簾被掀起,露出一個甜美嬌小的女子,穿著鵝黃色的薄紗裙,隱約可見胸口的溝壑。

    “李大夫剛來給我把了脈,我順便讓他送藥的時候把你要的藥酒一並帶來。整個酥雲樓就你最心善,連車夫有個病病災災的你都記掛著。”

    青蓮笑盈盈地轉頭握住粉黛的手,將人帶到幾位客人面前,“都是酥雲樓的人,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幫幫小忙有什麼。”

    說完引薦客人給她,“這兩位是衙門的捕快大人和甜品鋪子的東家井甘小姐。我們方才正說起你救張少爺的恩情呢。你既來了,就自己說吧。”

    粉黛聞言當即臉色變得不耐煩,“有什麼好說的,要不是被他連累,誰願意幫他擋棍子。那一棍差點要了我的命,到現在每到陰天骨頭還疼得慌呢。”

    粉黛對所謂的相救之恩不以為然。

    她敷衍地朝幾位客人行了禮,依舊是不耐煩地情緒道,“你們是來問張少爺的事的?我和他就是花娘和嫖客的關系,沒什麼好說的。他死那天本來約了我,但他沒來,發生了什麼事我也不清楚,你們要想從我這得到有用的線索怕是白跑一趟了。”

    女捕快對她那不耐煩的態度有些惱,正想發作幾句,就听對面一直沉默寡言的人突然開口。

    “麻煩了,告辭。”

    說完就被那個瞎眼少年推著離開了,離開前還不忘在桌上留了一角銀子。

    這個粉黛是典型的情緒外露、藏不住事的人,凶手不可能是她!

    同行之人走了,女捕快一下子變得尷尬起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半抬著屁股猶豫再三,一甩珠簾還是大步離去了。

    女捕快及時攔住了正要離去的牛車,砰砰敲了敲車窗,叉著腰沒好氣地望著牛車里的少女,胸口壓著一口悶氣。

    “你突然就走是怎麼個意思,把我丟那,故意讓我尷尬?”

    井甘無辜地眨了下眼,“事問完了,可不就走了。”

    “怎麼就問完了,那粉黛不還沒開始問嗎?”

    “我沒什麼要問的了,捕快大人若有問題自己問便是,我走不走與你有何干,我們又不是一起來的。您莫不是把我當成查案同伴,忘了我是嫌犯家屬?”

    得,她還記著仇呢。

    女捕快緊咬著一口牙,磨了半天卻是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

    “你好樣的!得,是我犯賤。”

    然後沒好氣地一甩袖子,帶著兩個手下走了。

    井文松望著那氣呼呼的背影不明情況,沒看見自家姐姐嘴角那抹隱隱約約的自得。

    牛車駛離了酥雲樓,井文松氣場低迷地靠在車廂上,一整天腦子里都在回想著大牢里父親死死抓著他,讓他救他出去時的慌張模樣,心情十分煩躁。

    他不相信父親會殺人,他心里清楚父親的膽子有多小,連與人罵架都不敢,遑論殺人。

    父親也就敢在妻兒面前擺架子。

    但若找不到真凶,父親鐵定就會被當成殺人犯斬首,到時娘親該怎麼辦?

    就算為了娘親和弟弟妹妹,父親也不能成為殺人犯,可案子現在毫無線索,連姐姐都一籌莫展。

    正心緒煩亂著,想問問姐姐在酥雲樓有沒有發現什麼線索,牛車突然停了,身體控制不住往前傾了一下。

    “姐姐,怎麼了?”

    井文松問旁邊側躺著的井甘,井甘正掀著車簾的一小角望著外面,透過那小小的一角,他一眼瞧見‘銀絞絲’三個大字。

    “你去問問前天張少奶奶是否來過這。”

    井文松愣了一下,明白了姐姐的意思,立馬跳下了牛車。

    牛車就停在銀絞絲的門口,井甘掀著車簾就能听見門口人說話的聲音。

    一個模樣斯文的人抱拳與對面的行了行禮,笑道,“前日那壺燒刀子令尊可還喜歡?”

    對面紫袍男子爽朗大笑,“家父就好那一口,得勁得很,喝了後贊不絕口,兄長的壽辰禮可是送到了他老人家的心尖上,一直說著改日請你到家了來做客呢。”

    “客氣客氣,老大人喜歡就好。”

    兩人聊著天,井文松出現在了門口,朝兩人見了見禮,而後轉向紫袍男子,“小生想向掌櫃詢問件事,不知前日張家少奶奶可曾來過貴店?”

    那紫袍男子正是銀絞絲的掌櫃。

    掌櫃反問,“哪個張家?”

    “上交街的張家。”

    掌櫃和那模樣斯文的人皆是一驚,“前幾日被殺的張獻文張家?”

    “正是!”

    掌櫃臉色當即詭異起來,皺著眉頭沉默一會,好奇地問道,“你為何詢問張少奶奶,莫非……”

    井文松笑了一下,從容地答道,“喔,是這樣。家姐之前見張少奶奶戴的銀飾十分好看,也想打些戴戴,但不知具體是哪家銀樓……”

    掌櫃看原來是想打銀飾的客人,當即笑容滿臉地道,“張少奶奶的銀飾皆是出自我銀絞絲,張少奶奶可是我們銀絞絲的大客戶,每月至少要來個六七回。令姐喜歡哪些款式,是要簪子還是發釵,我銀絞絲的樣式都是最新最流行的,戴出去絕對好看。”

    井文松有些驚訝,“一個月來六七回?那她前天也來了嗎?”

    “來了啊,前天家父壽辰,她是店里最後一位客人。”

    掌櫃又拉著井文松吹噓了一會,井文松尋了借口脫身,快步鑽進了牛車。

    “前天張少奶奶確實來了銀絞絲。姐姐,你懷疑張少奶奶?”井文松好奇地問道。

    他回想了一下張少奶奶那面如死灰的模樣,沒看出她有什麼問題,而且死的人可是她的夫君。

    井甘躺在軟榻上閉上了眼楮,什麼也沒說,只吩咐林木回家。

    孫小娟一整天都心不在焉,不時站在店門口張望自家牛車回來沒有,好幾次給客人結賬時算錯了錢。

    香巧一個勁賠禮道歉將客人送走,安撫孫小娟道,“娟姨您坐著歇歇,小甘妹妹應該很快就回來了,她那麼聰明肯定會有辦法的,您別擔心。”

    孫小娟被帶到休息區坐下,屁股剛挨著椅子就听見門口趕牛的聲音,當即沖了過去,一看果然是井甘回來了。

    “小甘。”

    孫小娟欣喜地率先上前打開了車門,見到井甘的那一瞬所有的不安和無措都消失了,似乎只要有女兒在她什麼都不用擔心。

    不知不覺間女兒已經成了心中最堅定的依靠。

    憋了一肚子的問題和想說的話,這一刻反倒不那麼著急了,她笑著將井甘推進了店里,眾人也都聚攏了過來。

    井長青跑在最前面,一屁股坐在井甘身邊,迫不及待地問道,“姐姐,怎麼樣,你今天見到爹了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