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妙齡大學士 第30章 一而再撒謊



    圖書館第28章

    第30章

    井長富反反復復都是那幾句蒼白的辯駁,一副有冤難言的模樣,痛苦地抓著腦袋哭,再沒了在家中指使妻兒時的囂張和凶惡。

    “可有人听見你說早晚要殺了他。”

    井長富臉沉到了谷底,發白地嘴唇不停地顫抖,“我,我,我真的沒有殺人……”

    “那你離開酒肆後去哪兒了?”井甘開口問出了核心問題。

    井長富最主要的問題是沒有張獻文死亡當晚的不在場證明,所以他離開酒肆後的去向十分重要。

    沒想到失魂落魄的井長富听見這個問題後,目光變得閃爍起來,井甘緊盯著他每一個細微表情,心中提高警惕。

    “我,我忘了,我那晚喝的太醉!”

    “撒謊!”

    井長富話音才落,當即便被井甘堅定地拆穿。

    井長富驚慌地一下子抬頭望向她,對上她的視線後立馬又低下頭去。

    抱臂一旁的女捕快也不由驚訝地看了井甘一眼,她還從沒見對自己爹這麼不客氣的人,當著她這個捕快的面拆穿自己老爹的謊言,到底是來幫她爹的還是來審問她爹的?

    “我,我真的不記得了……”

    井長富辯解的聲音毫無底氣。

    井甘用一種理智到冷漠的眼神看著他,一字一句道,“事關你的性命,你如果不老實交代,繼續隱瞞,那你就等著上斷頭台吧。你的命你自己要是都不在乎,那我就更不必在乎了。”

    井長富听她這語氣頓時急了,扒著牢房柱子死死盯著她,“你一定要救我,我真是冤枉的,你不能丟下我不管,我可是你親爹!”

    “那你老實回答,那晚你到底去哪兒了!”

    井甘雙眼充滿逼迫氣場,井長富跪在茅草地上專注地盯著她的眼楮,瞳孔膨脹,呼吸都憋在了胸口。

    他緊抿著雙唇,眨了好幾次眼,半天才憋出聲音,用力地道,“我在北城的鬼屋躺了一夜。”

    北城有一座荒廢的宅院,十幾年沒住過人,後來成了乞丐窩,但不知怎麼接二連三發生了乞丐莫名其妙慘死的事故,漸漸傳出鬧鬼的傳聞,就再沒人敢去那了。

    “鬼屋?”

    女捕快得到新信息來了精神,卻不想那癱軟在瞎眼少年懷里的女孩又突然出聲。

    “撒謊!”

    那語氣和剛才一樣堅定,目光灼灼地鎖定著井長富,似乎已經將他從內到外剖析地徹徹底底。

    女捕快下意識想問她是怎麼瞧出井長富撒謊的,話到嘴邊想到自己的身份便將好奇咽了回去,靜觀其變。

    井長富聞言頓時慌亂了,剛剛聚集起的些許膽氣一下子消散地干干淨淨,卻還在強撐著辯解,

    “我沒有撒謊,我這次說的是真的。我那晚喝多了不知道去了哪,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睡在了鬼屋,嚇得立馬就跑了,結果在路上就莫名其妙被抓進了牢里。閨女你相信我,我說的是真的。”

    井長富邊解釋眼楮邊不停往右上方瞟。

    井甘本就厭煩他,一而再的謊言更是把她的耐心徹底耗盡了。

    井甘不耐煩地下達最後通牒,“最後一次機會,你要再不說實話,我就當你不想要這條命了,我也就懶得管你了。”

    井長富不敢置信地盯著她,嘴巴微張,辯解的話語更在了喉嚨里。

    女捕快感覺自己今天看了一出絕無僅有的好戲,實在是出乎意料的精彩,萬分慶幸自己來對了。

    井長富怔了好半晌,突然眼楮發紅暴怒起來,抓著牢房柱子嘶聲怒吼,“你就是不想救我,你早看老子不順眼了,巴不得我死了你才能過逍遙日子!你這個蛇蠍女,不孝女,你是要下地獄的!”

    井長富激動得口水四濺,阿蘭下意識往後挪了挪。

    井甘面上雲淡風輕,環在阿蘭脖子上的手臂卻不自覺收緊,還拽住了他的衣領。

    “你知道我看你不順眼就好,現在除了我還有誰願意救你,你自己決定要不要實話交代。”

    父女倆劍拔弩張,如生死仇敵般,女捕快感覺大開了眼界。

    空氣在一片死寂中凝固了,女捕快瞧著怒目而視的兩人,打破僵持,沉聲催促道,“話說完沒有,說完就出去,別在這耽誤我時間。”

    井甘瞧著井長富那渾身髒亂的樣子,原本俊俏的臉沾滿了泥灰,頭發凌亂,衣服也全是土,整個人狼狽不已。

    要是孫小娟跟著來,不知道會多心疼。

    井甘深出了一口氣,努力緩和下情緒,最後好言相勸,“你應該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你不交代那晚的去向就證明不了自己的清白。殺人罪斬無赦,命沒了萬事休矣。”

    “快點快點,羅里吧嗦——”

    女捕快又在催促,井甘知道她是故意逼著井長富快些交代。

    但出乎井甘的意料,又慫又膽小的井長富這一次竟然無比堅定。

    “閨女,爹這條命可就靠你了,等爹出去以後一定和你們好好過日子。”

    井甘懵了一下,睿智的雙眸微微眯起。

    他到底在隱瞞什麼?或者……保護什麼?

    井甘揚了揚頭,神情漠然,連聲音都帶上了一絲冷酷。

    “難得見你這麼有骨氣,明天公堂上棍棒加身的時候最好也能這麼硬氣。”

    井甘被阿蘭抱著離開了,女捕快繞有深意地看了井長富幾眼才跟著離去。

    身後井長富還在扒著柱子努力喊著,“閨女,一定要救我,救我——”

    井甘感覺有口氣被壓在了胸口,直到出了濕臭的大牢,清新的空氣爭先恐後涌入心肺,整個人才重新暢快起來。

    井甘被放回輪椅里,井文松圍著她欲言又止,井甘這才想起答應他的事。

    女捕快正好從大牢里出來了,井甘請求道,“捕快大人,我弟也想看看我爹,可否通融一下。”

    “看一眼就成,不會呆很久的。”井文松緊張地保證。

    女捕快挑了下眉,朝牢頭瞥去一個眼神,牢頭便心領神會地帶井文松進去了。

    女捕快走到井甘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終于將牢房里的好奇問出了口。

    “你是怎麼看出井長富撒謊的?”

    井甘勾了下唇角,“一些察言觀色的小技巧罷了,不足為奇。”

    方才在牢房時她一直繃緊弦,運用自己專業知識全神貫注觀察井長富的一舉一動,井長富撒謊時眼楮直直盯著她,瞳孔膨脹,視線還不停往右上方瞟,這些都是撒謊的表現。

    心理學範圍寬廣,她在微表情、表情行為學方面懂得並不多,她更擅長並且喜歡的催眠。

    幸好井長富不是個藏得住情緒的人,才能被她輕易識破。

    女捕快見她不願多說,也就沒再追問,轉移話題問道,“你接下來要去哪兒啊?”

    井甘听出她語氣中看好戲的意味,反將一軍道,“案件還未查清,捕快大人想必很忙,我爹的清白還有我們一家人的未來就都拜托給您了。我們一家都靜候大人的佳音。”

    井甘嘴角抿起一個玩味的弧度,朝女捕快頷首致意,便坐著輪椅走了。

    女捕快看著她的背影笑出聲,雙手叉腰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叫上手下一起出去。

    手下伸展下四肢問道,“捕快大人,我們去哪兒啊?”

    “查案!”

    女捕快嘴角揚起一抹興味的笑,“人家還等著我負責呢。”

    小捕快們看她身上透露出的愉悅情緒,全都一臉見了鬼的表情。

    那邊井甘出了縣衙就吩咐林木去墜雲酒肆,她嘴上說得狠,卻不能真的放任井長富不管。

    她是真的不想管那個人,這種要命的時候還不好好配合,但一想到昨晚孫小娟哀求她時又忐忑又小心翼翼的模樣,她就于心不忍。

    孫小娟是個很好的母親,她不想讓她難過。

    井長富既然不願說那晚的行蹤自證清白,那就只能查清案件真相,找出真凶。

    井甘張開雙臂正要讓阿蘭把她抱上牛車,突然瞧見一輛馬車停在了縣衙門口,馬車上下來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方超怎麼會來衙門?

    方超下了馬車後轉回身,又從馬車內攙扶出一個婦人,婦人身體嬌弱幾乎是被半抱下馬車的,她雙眼紅腫,一臉悲淒,穿著一身極素淨的衣裳,像是家中有親人過世一般。

    井甘猜到了什麼,眉心蹙了蹙,想快點離開這,不想方超已經瞧見了她,臉上閃過一絲驚訝,和婦人低語了兩句便朝她大步走來。

    方超拱手淺淺一禮,“井甘小姐。”

    井甘微微頷首表示回應,關心道,“方東家看著臉色不好,可是出了什麼事?”

    方超喪氣地嘆了口氣,“賤內的弟弟前天晚上被人殺害了,賤內娘家只有那一根獨苗,如今算是斷了香火了。”

    井甘美心跳了一下,死者果然和方超有關系。

    井甘調整情緒,道了聲,“方東家請節哀。”

    方超點頭致謝,又抬起臉來問道,“井甘小姐怎麼在這?”

    又側頭看了看留仙縣衙的匾額。

    井甘頓了一下,還是實誠地開口道,“看我爹。”

    “令尊是出什麼事了嗎,怎麼……”

    說著,突然像是也猜到了什麼,後面地話更在喉嚨里,寫滿疲倦地眼楮一下子睜大。

    “莫非你父親是……那個凶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妙齡大學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