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拒絕嫁給權臣後 第二百三十章 請君入甕



    顧夭夭好幾次開口,都被葉卓華給岔開了,一直不談論周生與夏柳的事。

    這會兒,才算是得了空。

    葉卓華無奈的搖頭,“這不是要過年了,周生同我忙了一年,他家原就于葉家有恩,我得空問他想要什麼賞賜,他便求我幫幫他,我怎好拂了他的心意?”

    再則說了,葉卓華所謂的幫也只是將人帶出來,讓夏柳適時的看見他願意讓夏柳看見的東西。

    可明顯,周生該是要失望了,夏柳于他並沒有那般心思。

    顧夭夭哼了一聲,剛要訓斥葉卓華。

    葉卓華緊接著又說道,“這不是,于夏柳一點礙也沒有?”

    這若是真的對周生動了心,多少會傷心一會兒,可卻能明白自己的心意。

    可現在,夏柳明顯對周生沒有這份心思,這般安排,不定夏柳還覺得踫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成了茶余飯後的笑談罷了。

    “就你是個話多的。”顧夭夭冷哼了一聲,這好話賴話都讓葉卓華說了,顧夭夭還能再說什麼?

    不過,若是一點醋都沒吃,只能說,周生的路還長著呢。

    看顧夭夭面上沒有生氣的表情,葉卓華才敢往顧夭夭跟前坐坐。

    顧夭夭這人,自然是護短的,葉卓華將心思動在她的人的頭上,心中是一點底子都沒有,就怕什麼時候,顧夭夭同他翻臉。

    葉卓華試探的拉起了顧夭夭的手,“再說了,這種事你心中不也有數,不讓周生去辦,總不能讓我親自去試探?”

    原本,葉卓華態度這般強硬,虎落平陽那也是虎,更何況葉卓華還沒落,知府那邊不可能就那麼高枕無憂的等著葉卓華低頭。

    自然會派來一個人,打探葉卓華的心思。

    這個人,思來想去自然是從平城出去的姑娘最合適。

    他們費心的來了,葉卓華自然不會讓人家空著手回去,肯定得讓她能同縣令說上話。

    可是,又不能成全的這般容易,讓對方有了防備。

    便要有人,從中周旋。

    這個人,反正,葉卓華是不會做的。

    當然,他跟前的人也不只有周生一人,隨便點個下頭的人,也成。

    可誰讓周生非要突兀的笑呢,葉卓華這才將視線放在了周生的身上。

    所幸,完成的很是漂亮。

    顧夭夭瞪著眼楮,這意思,還是在怪自己了?

    只是,還沒有質問出來的聲音,被葉卓華全都堵了回去。

    葉卓華素來心疼顧夭夭,這麼冷的天,自然是要將手爐放在馬車上。

    葉卓華俯身過來的時候,顧夭夭一避,而後掙扎了一下,左右兩個人是有動靜的,這般情況下,便是連顧夭夭都不知曉,到底是她還是葉卓華將手爐打翻,發出了動靜。

    外頭坐著的夏柳,听見動靜後,面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眼里多少有些不自然。

    腦子里不由的想起,周生同自己說的,主子面皮薄,若是她知道,自己在外頭能听見,大約是會不好意思的。

    只是,還沒回過神來,只覺得身子一輕,被周生給扯到了馬背上。

    還沒開口訓斥,周生便說了句,“又不是沒坐過,柳姑娘自不會與我,斤斤計較。”

    夏柳白了周生一眼,“周大人說的對,不知周大人今日,是否還有袍子,贈與奴婢?”

    從府里出來的時候,天邊只是夕陽滿天,這會兒天已經全部沉了下來。

    許是因為周生出來辦差,嫌棄袍子不利索,今日身上並沒有披。

    不過,這會兒住了風,夏柳倒也沒覺得多冷,只是故意諷刺周生罷了。

    周生扯著韁繩將馬拽住,“我原不知該如何開口,既然柳姑娘提了。”周生的臉上,依舊掛著從前那般,吊兒郎當的笑容。

    在夏柳的注視下,解開了自己的腰封。

    “你做什麼!”夏柳的面上,到底慌了一下。

    周生面上的笑意愈發的濃了,“這大庭廣眾之下,你說我能做什麼?”

    他手上的動作也快,話音落的時候,外衣已經被他脫下來,隨手一揚,便蓋在了夏柳的腿上,而他自己,低頭將腰封束在他黑色的棉衣上。

    夏柳只覺得這沾了周生體溫的外衣,燙的心沒來由的慌了一下。

    “周大人,我只是一句戲言。”夏柳趕緊將周生的外衣遞過去。

    他的外衣,里面加了一層薄棉,自然是可以避風的。

    周生沒有接過,只抬手將韁繩重新握在手里,“柳姑娘這是在,心疼我?”

    夏柳臉上一紅,也幸得這是在晚上,旁人瞧不出來,“你,你渾說的什麼?”

    “那你非要還給我做什麼,我今日擾了柳姑娘的清靜,這般就當是賠禮,自然,你若是心疼我,我倒也可以勉為其難的再接回來。”周生說的理直氣壯。

    原本,這哄姑娘的話,他自是會說的。

    只是,以前總怕夏柳覺得他太過于輕佻,有所克制,可現在,既然夏柳還是對他無感,那便換個路數。

    “你想的倒挺好。”夏柳很哼一聲,將那外衣緊緊的握著。

    看夏柳收下了,周生得意的挑了挑眉,唇間的笑容抑制不住的擴大。

    夏柳自然反應過來,這又是被周生算計了,可是,卻又不好再將外衣還給他,省的周生再胡言亂語的,說些個讓人不願意听的話。

    可卻也不好將這外衣扔了,思來想去,也只能將外衣蓋在自己的身上。

    不用,白不用。

    夏柳如是想著。

    只是,也不知道為何,明明這麼暗的天,依舊看到周生眼里星光熠熠,面上,滿是笑容。

    夏柳趕緊收回視線,說不上緣由,總是不敢看這般,燦爛的笑容。

    人說,宰府門前七品官,雖說葉卓華的位置沒那般高,可周生的位置也不是那般低,一個小小的縣令,都有那般大的架子,更何況是周生。

    此刻,卻如那些個大家中的馬奴一般,只穿著小襖,拉著韁繩,邁著一深一淺的步子,往前走。

    夏柳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只覺得周生這般,又是何苦?

    情愛這東西,並不是說,卑微便可以入得對方的心。

    就比如布珍公主,以公主之尊為妾,不也是,沒得到顧明辰的另眼相待。

    听見夏柳的嘆息聲,周生原本揪著的心,突然間就不疼了。

    自然,這一路還長,他不由的看向馬車,只覺得跟著的這個主子值了,為了幫助自己,可真的豁出去了。

    當那手爐掉下去的時候,顧夭夭掙扎的愈發的厲害,可葉卓華就是死活不放手。

    顧夭夭掙扎的都累了,所幸便由著他。

    左右,他們是夫妻,如此,安慰自己。

    大牢里,老鼠在地上亂串,大姑娘一看見後,尖叫著向後跑去,一下子撞在了她身後的官差身上。

    大姑娘在知府府內,養尊處優,身上的衣服都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軟玉在懷,官差很自然的抬手攬住了大姑娘的腰,“莫要害怕!”嘴里的聲音有些急切,仿佛是真的擔心,可眼底全數都是算計。

    大姑娘感覺到了對方的手,可卻沒有提醒,像是嚇的瑟瑟發抖。

    “放手!”倒是旁邊的丫頭先反應過來,從旁邊叱喝了一聲。

    大姑娘恍然間才回過神,官差一放開手,她便著急的退了一步,臉上一片通紅,猛地轉身低頭便往前走,“我,我去尋父親。”

    發絲,準確的在官差的鼻尖劃過,卷起一陣只屬于女兒的清香。

    而後,官差就看見大姑娘,頭也不回的離開。

    而她的腳下,踩的便是亂串的老鼠。

    這,便是不怕了?

    官差的笑意愈發的濃了,抬手,招呼弟兄們,將那礙眼的婢女給關在另一邊。

    陶縣令此刻躺在稻草堆上,臉上已經腫的沒個人樣,身上的衣服全都是血,已經看不清楚原來的底色了。

    “爹。”大姑娘跪在陶縣令的身邊,拿著帕子為他小心的擦拭臉上的灰。

    眼淚,一滴滴的,落了下來。

    听到熟悉的聲音,陶縣令慢慢的睜開眼楮,“你,你怎麼回來了?快走,快走!”

    大姑娘不停的搖頭,“爹,我不走,我怎麼能讓你一個人在這里受苦!”

    陶縣令掙扎著做起來,“胡鬧!”聲音不由的抬高。

    因為生氣,被拔了牙的地方,又開始滲血。

    沒有牙擋著,陶縣令嘴里的血水,全都噴在了大姑娘的臉上。

    大姑娘的眼里閃過一絲的厭煩,可面上卻依舊是濃濃的擔心,“爹,我是您的女兒,您,您就讓我在您最後的日子里,盡點孝吧。”

    听了這話,陶縣令的眼楮里,也開始凝聚上淚水,“你求了知府大人要來的?你胡鬧啊,爹幫不上你,可也不能拖累你。”

    現在,陶縣令按照之前所說的,一旦事情敗露,他便抗下一切罪名,將知府給摘出來。

    可大姑娘這一來,若是出了什麼變故,會直接牽連到知府頭上。

    若大姑娘是夫人,兩家人該相扶相持,可偏偏她只是一個妾,若真被自己拖累,以後日子更加的難過。

    大姑娘不停的搖頭,“爹,你不要說了,若讓女兒踩著您的頭顱享受富貴,女兒萬萬做不到。”

    “你這孩子!”陶縣令無奈的搖頭。

    這大姑娘從小,便是個實心眼的,對誰都和善。

    也只有她,最像自己的結發妻。

    想起那人,陶縣令眉目間,慢慢的舒展,今生,能與她結為夫妻,死而無憾。

    陶縣令定定的看著大姑娘,突然間笑了,“孩子,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這般從容,淡然。

    卻讓大姑娘明白了,陶縣令這是在想能死的法子。

    這次她過來,最主要的目的,便是親眼看著陶縣令死,這般,知府大人才能安心。

    被刑部的人抓到,求死不容易,所以,她要助陶縣令一程。

    “爹!”大姑娘張著嘴,背對著刑部的人,一臉的悲戚。

    陶縣令看到大姑娘明白了,抬手揮了揮,“走吧。”

    大姑娘不能出聲,讓旁人看出來,所以,只有的那扭曲的五官,用來表現她克制的痛苦的煎熬。

    “走!”看大姑娘一動不動,陶縣令再次抬高了聲音,那血水,接著又噴了出來。

    在官差看不到的這一面,上演了一場,父女倆生離死別的戲碼。

    大姑娘強忍著痛,猛地起身,轉頭就往外走。

    一個官差立馬跟了上去。

    而陶縣令這,還留了一個,陶縣令看著對方,突然笑了笑,“我是個文人。”

    他眼微微的眯著,還記得放榜的那一日,他意氣風發,曾想過,他日為官必要造福一方百姓。

    可現在,恍然如夢!

    手想扶著牆,想要站起來,可一用力,手便疼的厲害,坐著,已然費盡了他所有的力氣。

    陶縣令緩緩的閉眼,砰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突然這麼一撞,身上自是疼的厲害,咬著牙將身子蜷縮起來。

    官差低頭看了一眼,卻沒有理會。

    左右,進了刑部大牢的人,比這個還表現痛苦的,大有人在。

    陶縣令抱著身子,咬著牙等著痛勁緩和過來,而後,慢慢的轉過身子,讓自己趴在地上。

    抬起胳膊,一步步往前爬!

    官差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卻沒當回事。

    就陶縣令這樣,莫說這大牢層層把守,就算是將所有的門都打開,陶縣令也爬不出去。

    陶縣令就這麼慢慢的往前,一直踫到門邊,便就沒再動過。

    關押陶縣令的地方,自是普通的牢房。

    這牢房許久沒有休憩,當時很多地方的木頭已經開始發霉發軟,尤其是門邊的地方,有些個鐵釘容易掉落。

    本來,這一兩個掉落,又不會放跑犯人,陶縣令便沒管,不想今日卻派上了用場。

    這兩日被吊在城門口,今日終于來了大牢,之前,都是有官差一左一右的看著,現在走了一個,便就是他的機會。

    只要,將這鐵釘狠狠的刺入自己的脖子中,他想,便是大羅神仙也救不回自己吧。

    他抬頭,看了一眼大姑娘消失的地方。

    他想,大姑娘應該無礙吧,她到底是知府的人,葉卓華現在在平城束手束腳的,自是知府大人的手筆。

    既如此,在事情圓滿之前,斷然不會貿然出手。

    陶縣令安慰自己,而後又想到了陶夫人,她對知府自然忠心,無論多嚴苛的刑罰,該都能堅持住。

    即便,堅持不住,用一個內宅婦人的供詞,去扳倒一個知府,到底有些牽強了。

    這般一想,他還真的適合,趕緊死。

    死了之後,也許知府還能念著他點好,對自己的女兒,能更好一些。

    而後,手中的鐵釘,一點點的用力。

    那尖銳的疼痛,讓他慘白了臉,狠想不管不顧的這麼撞一下,給自己個痛快。

    可是,手卻是顫抖的。

    都已經落的這般下場了,死原來還是這般難。

    文人傲骨,在他身上一點都沒有,他想,他該是文人的敗類。

    閉上眼楮,想著自己女兒那張痛苦的臉,女兒為了自己不管不顧的跑來,他怎麼舍得,讓女兒受罪。

    心中,閃過一絲決然。

    準備猛地往下壓,可是頭發卻被官差給拽住了,“你做什麼?”

    耳邊是官差冰冷的聲音。

    陶縣令的手猛地一松,那枚鐵釘就那麼掉了下來。

    官差眼猛的眯了起來,也幸虧是個文人,這要是是個懂功夫的,一下估摸就死了,不至于停頓這一會兒讓自己注意到。

    不過,就算是有功夫的又如何,能被安穩的關著,自然會被挑了手筋腳筋,沒有自盡的能力。

    這般一想,官差的心緒才穩了下來,而後扯著陶縣令的頭發,猛地翻了過去,“呸,狗東西!”

    還想在自己眼皮底下找死給自己添堵,簡直可惡!

    陶縣令一看求死無望,便奮力的掙扎起來。

    一看陶縣令膽敢鬧起來,官差直接將陶縣令拽起來,直接綁在架子上。

    既然不想好好的躺著,那便受點苦就是了。

    二姑娘進來的時候,就看到陶縣令手腳綁在架子上,繩子上因為綁著的緊,都滲了血。

    “爹。”二姑娘走過來,輕聲的喚了句。

    她以為,她是怨這個人,可終究血脈相連,看見他半死不活的這麼掛著,那一個字,突然間就冒了出來。

    可卻隱隱的,竟然還有一絲,痛快的感覺。

    果真,是恨了。

    听見這個字,陶縣令以為是大姑娘回來了,猛地睜開眼楮,卻不想看到的二姑娘,眼楮再次閉上,淡漠的問了句,“怎麼是你!”

    二姑娘唇間帶著笑,“是我啊,怎麼,我活著爹一點不驚訝嗎?”

    “不要叫我爹,我沒這個女兒!”陶縣令咬著牙,憤恨的說了句。

    二姑娘攏了攏身上的衣服,她剛醒來,便被葉卓華的人請到了這邊,身子原本虛的站不住,可听到見的人是自己父親及長姐,就突然來了精神。

    即便,因為病著身上沒活力,即便穿了這麼多衣服,可還是覺得冷。

    所以,拽緊了衣服,蜷縮著身子。

    可想到自己的接下來的動作,微微的皺起眉頭,而後,從袖子里,取出了今日從夏柳那得來的,這枚玉鐲子。

    “爹,您睜開眼瞧瞧,這東西,您可記得?”聲音柔和,甚至帶著幾分撒嬌的意味。

    陶縣令不知道二姑娘要做什麼,到底還是睜開了眼楮,只是眼底,是數不盡的厭惡。

    心,大概痛的厲害,便不會再有感覺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拒絕嫁給權臣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