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封神︰開局紂王成了我徒弟 第一二五章 提前的武王伐紂消失低調的大商背後高人



    似乎無人在意,無人知道的西岐王宮。

    結果姜子牙話音剛落下,一臉陰險刻薄的二公子姬發便恰到時機進來了。

    ‘父親’姬昌似乎都要死了,這最後時刻其姬發作為二公子,自不得不來一趟,好在大哥伯邑考已經身死,據說還是被那大商君主醢殺的。

    而只因為給那大商君主進貢的西岐祖傳昏君淫樂之物,便被那大商君主直接下令剁成了肉醬,這還沒有從驚魂中反應過來,結果父親又過來了。

    結果又還不等反應,父親西伯侯竟然又要死了,大哥伯邑考也已死,其姬發作為二公子,這西岐西伯侯之位自該其姬發繼承,總不能讓那老不死的太姜自領西伯侯之位。

    仿佛沒有人在意的西伯侯之死,卻即使秦天早知道姬昌會死,且會死在姜子牙的手上,但也沒想到會死的這麼快,剛將姜子牙請回西岐,結果便倒霉的‘病倒了’。

    明顯這一場封神大劫,是真因為自己的插手要提前了,那元始天尊也擔心出現太多的意外。

    于是緊接西岐王宮。

    西伯侯姬昌端坐上首,洪亮而又稍顯無力的聲音繼續緩慢道︰“我兒此來,正遂孤願。”

    一臉陰險刻薄相的姬發趕忙恭敬將頭磕下,這大哥伯邑考都死了,父親你也不喜那伯邑考,這西岐西伯侯之位,你總不能給其他王弟?

    好在姬昌緊接便不多說交代道︰“我死之後,吾兒年幼,恐妄听他人之言,肆行征伐。縱大商君主不德,亦不得造次妄為,以成臣弒君之名。

    你過來,拜子牙為亞父,早晚听訓指教。今听丞相,即听孤也。可請丞相坐而拜之。”

    姬發趕忙恭敬轉頭,再拜姜子牙為相父。

    一旁散宜生、南宮適、毛公遂、辛甲等一眾的老貨,也都是低頭不動聲色的听著,但同時低著頭的老眼,卻又都不禁陰陰一閃。

    ‘這君候都要死了,竟先堵姜子牙伐商之路,如今再堵二公子發兵大商之路,先定下以臣伐君的不忠之名。

    這要是不听君候遺言,便就是不忠,肆行征伐掀起兵戈之禍,又是為不仁不義,同時君候為父親,不听父親遺言則又是不孝。

    這君候臨死前竟先給二公子定下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名,除非二公子不發兵伐大商。’

    于是無人知道,無人看到的,幾個老貨都是低著頭不由老眼陰陰一閃,這君候為何要如此堵姜子牙之路?難道是知道了什麼事情?

    而且這對二公子,卻是不比伯邑考強半分,之前臨去朝歌之前,便也先給伯邑考定下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名。

    如果不听父親的西岐之民沒娶妻的給錢娶妻,那就是不忠不孝,可要是听父親西伯侯的,那伯邑考又如何能做到?

    並且如果做不到的話,沒有做到西岐之民沒飯吃的定期給口糧,卻也是不仁不義,同時又是不忠不孝。

    如今竟然又如此對二公子,這君候還真是夠虛偽陰險卑鄙,明知九十九子都不是親生,便如此毫無情義的對待伯邑考與二公子。

    但姬發自也絲毫不敢猶豫,且先听‘父親’的就是,將來要不要發兵大商,西岐有能力發兵大商嗎?那大商可有無數的練氣士大將,西岐卻一個都沒有。

    不是說這姜子牙,為什麼左道邪教的練氣士嗎?到時如果這姜子牙要發兵,大不了罪名就都賴在這姜子牙的頭上,與自己卻也無關。

    然而不想剛被請到西岐的姜子牙,竟也直接虛偽的道︰“臣受君候重恩,雖肝腦涂地,碎骨捐軀,不足以酬國恩之萬一!君候切莫以臣為慮,當宜保重鳳體,不日自愈矣。”

    大商的圖騰為玄鳥,所謂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卻並不是胡亂杜撰的,因為眼下洪荒卻就是女媧娘娘都真實存在的,伏羲、神農同樣是真實存在的,自不只是傳說。

    西岐的圖騰則是鳳鳥,其實也是有跡可循的。

    即西岐周室姓姬。

    曾經黃帝姬軒轅也是姓姬,姬軒轅之子少昊,與建立夏國的禹王,都同樣是姬姓。

    後炎黃之戰結束,黃帝姬軒轅御女三千而白日飛升得道,少昊則又以鳳鳥立制,建立鳳國。

    所以自炎黃之戰後少昊鳳國開始,鳳鳥便成了姬氏一族的圖騰,也正是鳳鳴岐山,西岐姬氏周室當興天象的由來。

    但如果是鳳鳴朝歌的話,大商的圖騰卻是玄鳥,除非是玄鳥鳴朝歌,不然卻都是沒有任何的意義,也正是姜子牙言保重鳳體的原因。

    只不過明知道西伯侯姬昌都要死了,還說什麼虛偽的君候保重鳳體,不日身體就能自己好,這君候不會是被這左道邪教的姜子牙害死的吧?

    于是低著頭之下,散宜生、南宮適等老貨也都再次不由老眼陰陰一閃。

    西伯侯姬昌卻仿佛沒听到一般,又兀自繼續道︰“大商君主雖無道,但吾乃臣子,汝必當恪守其職,毋得僭越,遺譏後世。亦要睦愛弟兄,憫恤萬民,吾死亦不為恨。

    見善不怠,行義勿疑,去非勿處,此三者乃修身之道,治國安民之大略也。”

    姬發拜倒叩頭聆听,頭也不敢抬。

    不想西伯侯姬昌說完卻又突然微仰頭道︰“孤蒙大商君主不世之恩,臣再不能睹天顏直諫,再不能演八卦里化民也!呃……”

    結果虛偽洪亮的話音落下,便就仿佛回光返照一般,還演八卦里化民,朝歌里之民需要其君候去化?且再不能睹那大商君主天顏直諫?君候你好像都是背後說那大商君主壞話的吧。

    然而不想一句話落下,竟一口長氣出來,直接肥頭大耳的大腦袋一歪,竟然真的斷氣死了?

    “父親!!!”

    一臉陰險刻薄相的姬發不由就是一聲痛呼。

    沒有任何反應。

    終于一瞬散宜生、南宮適、毛公遂等一眾的老貨也都是反應過來,這次君候是真死了。

    于是緊接。

    “君候!”

    “君候!!”

    “君候!!!”

    西岐王宮內直接就是一片大呼的哭聲。

    但無人知道的,腦門便就仿佛頂著個大肉瘤的南極仙翁,卻也一直都在暗中盯著,以防再出現什麼意外,終于眼睜睜看著西伯侯死了,這接下來卻也必須得按照師尊安排的天數進行才行。

    而與此同時同樣無人知道的無名山無名洞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封神︰開局紂王成了我徒弟”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