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封神︰開局紂王成了我徒弟 第二十六章 這鍋,我姬昌全背了 / 傻眼的伯邑考



    西岐。

    七間大殿。

    姬昌一雙老手拿著聖旨,同樣忍不住哆嗦。

    ‘什麼叫孤雖然的確題詩褻瀆了聖人女媧娘娘?你帝辛父子二人若信孤,何以竟在孤西岐一方,建起八重雄關相防?于那北伯侯、東伯侯、南伯侯都只有一關相防?

    終南山練氣士雲中子?莫非竟是你暗中惑亂孤心智,使孤題詩褻瀆的聖人女媧娘娘?

    如此陷害于孤,欲掀起天下兵戈之禍,且又被天譴而死,原來天道下真有報應!

    但這帝辛,如此坐實孤題詩褻瀆女媧娘娘之罪,如今又向天地昭告,那左道邪教雲中子題詩冒充天數,聖德播揚西土,又究竟是何意?’

    結果忍不住老手顫抖著,便將聖旨遞向身前的散宜生。

    七間大殿內,只見西岐散宜生、南宮適、毛公遂、辛甲等四賢八駿,包括長公子伯邑考,也都不禁在眼巴巴的看著,那大商君主的‘聖旨’是何意?

    這‘聖旨’上到底寫了什麼,竟讓君候看完如墜萬丈深淵一般?身體顫抖不止?

    那大商君主帝辛,卻未看出竟是那般陰險卑鄙之人!明知是要君候替其擋災,替其大商題詩褻瀆女媧娘娘,還是毫不猶豫的將君候請去,將如此亡國之禍嫁禍給西岐。

    人怎可以陰險無恥到如此程度?這真是那位資辯捷疾、聞見甚敏、材力過人名傳天地的帝辛?

    頓時身高就只有勉強一米六的散宜生,也忍不住好奇將聖旨接在老手中。

    卻是在洪荒,西岐未立國西周之前則又被稱之為西戎,普遍的身高都是只有後世一米五左右,能有勉強一米六自就算是高的了。

    而有如南宮適、毛公遂、辛甲,等西岐一眾的四賢八駿,則都是一樣黑矮短粗的老貨,全都是一米五勉強出頭的身高。

    瞬間幾人也都不禁好奇圍上觀看。

    但緊接不等看完,一眾老貨也都不由看得老臉發黑。

    南宮適直接便忍不住粗聲道︰“我看這帝辛,卻沒有一點神志不清的影子!他就是神志不清,都還不忘坐實君候替他頂的褻瀆女媧娘娘罪名!

    什麼叫君候雖然的確題詩褻瀆了女媧娘娘?他怎可以如此虛偽陰險無恥!我看他曾經也非是如此一人,莫非真是昏了神志!”

    西岐毛公遂同樣是一個黑矮短粗的大胡子老貨,相比較反而沉穩一些,也不禁看得兩個老眼眸閃精光,直接看向散宜生道︰“上大夫如何看?”

    伯邑考,則完全沒有說話的份,也只能眼巴巴的看著。

    秦天同樣知道,不久後這位伯邑考朝歌獻供的時候,好像是以肘膝爬行到大商君主面前的,秦天自也忍不住好奇想到時候去見證一下。

    畢竟是後世‘大名鼎鼎’的伯邑考,不久後朝歌獻供的時候,不會真奇葩的用肘膝在地上爬行,然後小碎步爬到自己徒弟面前的吧?

    且這伯邑考最後,好像還封了個天庭北極紫薇大帝,如果最後自己徒弟大商君主不死,今日其用肘膝爬行到自己徒弟面前,將來面對自己徒弟時又該是何等情景?要不要繼續以北極紫薇大帝身份,也肘膝爬到自己徒弟面前?

    七間大殿內。

    散宜生則看完聖旨,也不禁老臉眉頭微皺沉吟道︰“傳言那大商君主此時連女媧有何功德都忘了,以臣看來,這聖旨未必是那帝辛所寫。

    君候與諸位且想一下,若那帝辛神志無法清醒,從此不能主大商,朝歌何人可以主天下?如此陰險卑鄙之計,朝歌當只有一人能想出。”

    姬昌繼續老臉發白,身體微微顫抖,這一個不甚可就是亡國的萬劫不復啊。

    南宮適立刻眼中精光一閃道︰“上大夫說是那比干?那比干不是一直與那帝辛暗中作對嗎?怎會如此助那帝辛對付君候?”

    散宜生淡淡道︰“此一時彼一時也。若那帝辛從此不能主大商,那麼此時的大商便已在那比干的掌控下,他自然會想方設法的與那帝乙一樣對付君候。”

    終于幾人微議論話音落下。

    姬昌不由抬起老手,頓時幾個老貨都不由停下。

    姬昌則再次老手顫抖著緩緩道︰“那終南山練氣士雲中子,孤想來恐是那女媧娘娘所遣,特下界陷害于孤,好叫那大商有借口伐滅孤。

    只是西岐或許天數下不該亡,所以那雲中子朝歌司天台題詩冒充天數,陷害于孤,欲掀起天下一場兵戈之禍,才被天譴而死。

    孤之前演了一課,西岐卻尚有一線生機,只是孤卻當有七年之難。

    故此孤已決定,欲親往朝歌請罪。

    孤此去,內事且托與上大夫,外事托與南宮適、毛公遂、辛甲你等。”

    竟然直接‘托孤’了!

    頓時七年之難說出,在場之人也都立刻不由恭敬听著,卻知道君候伏羲八卦演得還是非常準的,如果君候說當有七年之難,那就必是有七年之難。

    不過秦天卻表示,‘天數’下姬昌合該有七年之難?這次的天數卻是貧道徒弟大商君主說了算!貧道徒弟說的話就是天數!貧道徒弟說你只有一年之難,那你就只有一年之難!

    而‘托孤’完散宜生、南宮適,內事外事都交代完了。

    姬昌則又看向眼巴巴只有十七歲的長子伯邑考,不由再父慈子孝道︰“孤此去凶多吉少,縱不致損身,卻該有七年大難。

    你在西岐,須要守法,不可改于國政,一循舊章,弟兄和睦,君臣相安,毋得任一己之私,便一身之好……”

    瞬間所有人都是不動聲色心中一動,要伯邑考守法,什麼都不可改,伯邑考何時不守法了?要伯邑考弟兄和睦,豈不是在說伯邑考弟兄不和睦,欺負眾兄弟了?

    姬昌已經九十歲,伯邑考卻才十七歲,自在場所有人心中都明白,君候這是在打壓伯邑考。

    而姬昌則繼續父慈子孝道︰“……凡有作為,惟老成是謀。西岐之民,無妻者給與金錢而娶;貧而愆期未嫁者,給與金銀而嫁;孤寒無依者,當月給口糧,毋使欠缺。

    待孤七載之後災滿,自然榮歸。你切不可差人來接我,此是至囑至囑,不可有忘!”

    終于蒼老的話音落下,伯邑考也不由“撲通”跪倒。

    因為表面看,似乎是父慈子孝,但其實這一段話便已是給其伯邑考定了罪!

    西岐有多少民?還沒有妻子的給金錢娶妻?其伯邑考能有多少錢?卻是無論做的多好,也不可能做到父親姬昌吩咐的!

    同樣沒有錢嫁人的,也要給金錢嫁人,沒有錢吃飯的要每月發口糧,不得欠缺!其伯邑考哪里來的如此多錢?卻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做到的。

    而做不到,便就是不孝!同時也是父親君候的不忠,亦是對西岐之民的不仁和不義!

    瞬間西岐辛甲、散宜生、毛公遂、南宮適一眾四賢八駿,也都是不動聲色心中瞬間明白,君候這是故意在打壓伯邑考。

    伯邑考自也能听懂,同樣趕忙不由一個頭叩下,哭道︰“父親既有七載之難,子當代往,父親不可親去。”

    散宜生、南宮適、毛公遂一眾人立刻眼觀鼻鼻觀心。

    姬昌則再次蒼老聲音道︰“我兒,君子見難,豈不知回避?孤七年之難,天數已定,斷不可逃。你且專心守為父囑托諸言,即是大孝,何必乃爾。”

    你要做不到,就是不孝。

    ……

    同一時間的昆侖山。

    只見麒麟崖上,也正端坐一長頭大耳短身軀的道德神仙,腦門便就仿佛頂著個大膿包一般,突然大肉頭下一雙陰陰的老眼便不由猛的睜開。

    封神︰開局紂王成了我徒弟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封神︰開局紂王成了我徒弟”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