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身處東京的我只想咸魚 第327章 一起出門的工作



    第二天清晨,兩人在做出門前的準備。

    因為今天的行程算是一份工作,所以必須要穿得稍微精致點。

    “君覺得今天穿哪一套衣服好一點?”

    “嗯,那套學院風貝雷帽的就不錯。”

    花丸花火清楚他說的是背帶裙戴眼鏡的那套。

    “可以嗎?”

    上杉躺在床上翻動著手機,回答昨晚上教授給自己發的消息,“有什麼不可以的,再戴上眼鏡多可愛,又呆又傻。”

    “才不傻......”

    花丸花火小聲嘀咕一句,然後在衣櫃里的衣服堆中挑挑選選。

    “對了,我們月末放假。”

    花丸花火翻動著小裙子,沒有理會他的話。

    上杉斜著視線看了眼她的背影,放下手機,掀開被單走到她的身邊,湊到她的耳邊小聲詢問︰

    “生氣了?”

    花丸花火抱著小裙子,仰起小臉對他說︰“生氣了。”

    “那給我一個補救的機會。”

    “君...要怎麼補救...?”

    見他居然向自己湊近臉,花丸花火趕緊推開他︰“不可以親。”

    “不是花火說可以讓我補救的嗎?”

    “補救又不是親臉。”

    “那我親嘴也成。”

    好壞,真的好壞,說是補救,其實他怎樣都不會吃虧。

    花丸花火眨著眼楮看他,沒有說話。

    上杉見空氣不對勁,連忙說︰“別生氣,那我換個方式,晚上...回家我幫你洗洗腳?”

    上杉被她看得有些心虛。

    “揉肩?”

    “洗背?”

    “穿衣服?”

    “君昨天還說自己不壞,”花丸花火將小裙子拎在手里,“明明就是壞心眼,壞死了。”

    “那我死了你不會不傷心吧?”

    “當然會傷心。”

    “那就好,如果花火以後不在了,我也會跟著你一塊兒走的。”

    “君...說這些做什麼......”花丸花火的聲音明顯小了幾分。

    “讓你明白我有多在乎你的存在。”

    他說得不咸不淡,但在花丸花火心里听來,卻觸動了心坎,她想起了從小要在一塊兒的約定,想到了即將到來的婚禮,她弱氣的聲音又軟了許多︰

    “花火知道了......”

    上杉笑了笑︰“所以原諒我了嗎?”

    “才沒有......”不自信的語氣。

    “沒有的話,再讓我幫你個忙怎麼樣?”

    “是什麼?”

    “這不正要出門?幫你穿雙襪子。”

    其實這跟剛才那些幫忙洗澡洗腳的動作並沒區別,花丸花火左看右看,最後又瞅了他的笑臉,又想起了剛才他所說的在乎自己的話。

    花丸花火還是心軟了,“等花火換好衣服...君再進來......”

    “嗯,那你趕快哦。”上杉又對她的小臉淺淺一笑,走出了臥室。

    他靠在門框,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消失。

    自己不喜歡笑,但對于她,卻總是忍不住笑。

    孤獨並不是好事,孤獨會讓人墮落,孤獨會讓人類腐朽變質。

    上杉知道自己是一個孤獨的人,但有了她的存在,才明白什麼是從孤獨中尋求的光明。

    咚咚。

    門敲了兩聲

    “君...可以進來了......”

    弱氣聲音一如既往的悅耳,上杉又重新笑了笑,轉身推開了門。

    她坐在床邊,圓形的貝雷帽,短發從耳畔垂落至肩,身上是白襯衫和背帶裙,兩條白淨的小細腿從裙子下探出,斜靠在床邊。

    花丸花火听見開門的動靜,抬頭看向他。

    她的背影逆著光,耳邊的發絲被窗外落進的陽光照得透明發亮,兩雙腳丫子吊在半空中,純潔而又美麗。

    上杉自己走到她的面前蹲下,拿起又白又糯的小腳丫。

    “別亂動。”

    “可是,君不會覺得奇怪嗎?”

    應該說是小巧精致吧,捏在手中有種溫暖的感觸。

    “別...別捏......”花丸花火下意識地伸手想要阻止。

    “花火你不覺得你的腳丫很可愛?”

    “腳...有什麼可愛的......”

    “有個成語叫珠圓玉潤,說得是像珠子那樣圓,像玉石那樣滑潤,有人就寫過︰‘我一見了粉白糯潤的香稻米飯,就會聯想到她的雙腳上去,萬一這碗里盛這的,是她那雙嫩腳,那樣我這樣在這里咀xi,她必要發出許多真不真假不假的喊聲來。’”

    他是一本正經地說完,花丸花火听得十分羞赧,腳丫子也下意識地向後縮了縮,想從他的手里逃開︰“好奇怪......”

    上杉強調道︰“這可是正經文學。”

    一邊說著,一邊將白襪子幫她輕輕套上,她害羞縮足時候的表現,可有說不盡的可愛。

    上杉放下少女的兩只小腳丫,抬頭對她說︰“好了。”

    穿小短裙的花丸花火坐在床邊,對蹲在面前的上杉半吞半吐地嘀咕道︰“每次、每次讓君幫忙穿襪子...都會說一大堆很奇怪的東西。”

    “這不叫奇怪,這叫愛好,花火還看不出來我喜歡你的腳嘛?”

    “變態......”超小聲的嘀咕,花丸花火還盯著自己穿上襪子的小腳丫,動了動腳趾。

    上杉當然是听到了︰“嗯嗯,我就是個變態,不過我可沒幫你穿過幾次襪子,你大多都拒絕了。”

    “那是因為君喜歡亂摸!很癢的!”

    上杉一邊幫她系脖子上的蝴蝶結一邊說道︰“都說了我是變態了,花火你要適應一下。”

    花丸花火能在這時候聞到他身上的味道,臉色潤紅地小小說︰“君要是不亂摸,每天都可以這樣。”

    上杉直接給了她的小腦門一個爆栗,“你想得美。”

    花丸花火腦袋吃痛,直接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他發現她的蝴蝶結沒有系正,又重新湊過去幫她解開。

    花丸花火瞅準他靠近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G,痛痛痛痛痛。”

    花丸花火閉上眼,又加了把勁咬他。

    上杉雙手撐住她嬌弱的肩膀,想把她推開,卻不想因為咬得太緊,反而更疼了︰

    “嘶~別,別,花火,我錯了。”

    “唔唔唔。”咬人中,連帶著說話的聲音都有了變化。

    “真的真的,我真的錯了,不敲你腦袋了。”

    少女仍舊沒有松口。

    脖子處傳來了又溫暖,又刺痛的感覺,有點奇怪,被她的小嘴咬住也有種很親密的情緒。

    上杉閉了閉眼,又睜開後說︰“花火,其實脖子處皮膚很薄的,頸動脈血管就在那里,一不小心就會咬破致死。”

    一听這話,花丸花火明顯松懈了力量,上杉趁她不注意,直接把她按到在床上。

    對準她鎖骨上裸露出的雪白皮膚一個勁兒地又啃又咬,兩只手還不忘摸到她的白襯衫里撓癢癢。

    本就對癢癢極度敏感的花丸花火完全忍不住笑意,躺在床上,揚起了脖子,在他的動作下,完全沒有氣力反抗。

    “哈哈哈,君,君。”

    “還咬我不?”上杉一邊咬一邊摸肚子,說話的聲音也因為咬住她散發芳香的肌膚而發生了改變。

    “不咬了~不咬了。”

    她的身子真的很暖,體香也是清新提神。

    她軟軟的腰線在手掌中肆意流淌,鼻息中溢滿的芳香,少女身體的美好讓上杉不禁沉迷進去,並逐漸忍不住想要索取更多的愉悅。

    .......

    上杉反思,剛才的確是過火了。

    現在躺在床上的花丸花火的脖子上,滿是紅色的小印。

    不過自己也好不了多少,她的牙齒印還在自己脖子上呢。

    ——————

    “花火姐姐為什麼要在脖子上系絲帶啊?”

    花火花火臉紅不好意思回答,上杉替她回答愛依︰“因為好看。”

    “好看嗎?”

    “當然了,哥哥給你買的衣服好不好看?”上杉轉移話題。

    愛依掂了掂腳,對自己身上的淡粉色裙子左看右看,“好看~”

    “那不就對了?你好看,花火姐姐也好看,所以就沒必要說那麼多了,等你姐姐換完衣服出來,我們就可以出發了。”

    “好耶,出發了!”

    愛依直接跑向了門口,走下玄關迅速換上鞋子開門。

    花丸花火︰“小愛依看著好高興啊。”

    上杉︰“畢竟是出去玩兒,小孩子都喜歡。”

    花丸花火︰“感覺君已經像是爸爸了。”

    上杉微笑︰“那要不我今晚就讓花火醬當媽媽?”

    花丸花火小小地低頭︰“好......”

    上杉有點不敢相信︰“真的?”

    “花火...早就全部都屬于君的了......”

    她弱氣的聲音訴說著這句話,上杉听出了她作為弱勢一方的感受,但這種事情,他清楚她希望正式一點,他也不想太過草率。

    “花火對我沒什麼要求嗎?”

    “君...不要忘了花火就好...不要忘了花火曾經在他的面前笑過...也希望他不要忘了自己也看著花火笑過......”

    簡簡單單話語,卻讓上杉想起她小時候過生日時候的樣子。

    父母那時還忙于工作,她在家里,吹著父母提早給自己準備好的蠟燭,雙手合十祝自己生日快樂。

    上杉是唯二在場祝她生日快樂的人,他在一旁看著蛋糕的蠟燭映紅了她稚嫩的臉,沒有朋友,也很少笑有一種她被世界遺棄了的寂寥感。

    初次見到愛依她們時,也是那種感受。

    她們在雨里站在,背影相互依靠,愛依站在樹下發呆,千愛依則撐著傘等著妹妹。

    身邊無數大人走過,沒有一個人在關心她們為什麼會站在那里。

    上杉听著花丸花火簡單的要求,心里也很想給予這個弱氣女孩幸福的笑顏。

    “放心好了,我不會忘了你對我好。”

    “嗯,花火相信君。”

    ——————

    今天要跟著文庫公司去參加一場漫展。

    這本是作者和公司的職責。

    但花丸花火作為插畫師,也要幫忙宣傳一下,不為什麼,只因為她畫得讓粉絲太過喜歡了而已。

    有人氣,就有支持。

    人氣越多,支持也會隨著人氣抱團而越來越多。

    這其實也是粉絲向原作者和文庫公司一直在網絡上請求的結果。

    上杉與三人一同上了電車,找到位置坐下,開始翻動手機。

    花丸先生(工作用賬號ID)的最新動態下面,有一大群人重復發送今天會場的信息,里面幾點開場,花丸老師、原作者幾點出現,有沒有簽名握手會什麼的。

    【先生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

    回復︰【這麼澀氣的人設圖,誰不知道是男孩子。】

    回復的後面還有一個【棒】的顏文字,日本的阿宅們好像都喜歡用顏文字。

    上杉把手機屏幕拿到身邊的花丸花火面前。

    “你看這評論。”

    花丸花火仔細看了看,發現他在翻自己粉絲的動態。

    “怎麼了...?”

    上杉放下手機問︰“你的粉絲們好像認為你是個男人。”

    “君不知道嗎?”花丸花火雖然不怎麼看推特動態,但公司里讓她幫忙發一發的,她都會去做。

    一來二去,也看到了粉絲對自己的各種猜測。

    畢竟畫師這行業很少露臉。

    “最近很少看,但這兩句話里,不是也說明了花火畫的人物很色氣?”

    上杉笑了笑,“不會那張巫女小姐的人設圖花火是按照自己畫的吧?”

    “不是啊...花火沒有那種氣質...身高也沒有那麼高......”

    “那畫的色氣是怎麼一回事?”

    “花火只是按照想象和描述畫的...畫的色氣不是花火的錯......”花丸花火說這話的時候有些害羞。

    畢竟色氣對于女孩子來說,總是難以放下矜持的動向。

    上杉笑了笑,重新坐正身體,電車 當 在耳畔響,從車窗看去,外邊有著眾多的電桿和房屋。

    愛依在和千愛依說著什麼悄悄話,還時不時看自己一眼。

    上杉雖然听力好,但也只能听個大概,好像是在說什麼“親親”的話題。

    小學生之前都會跟他表白,她們聊這些,也沒什麼奇怪的。

    “君...為什麼要變成貓啊?”花丸花火小聲地問。

    “想知道?”

    “嗯。”

    “這有關我的病。”

    “變成貓貓就能治好君嗎?”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吧。”

    上杉還是好奇,“花火,就不想問一問這些事情?”

    花丸花火說︰“花火覺得...君想說的話,會說的,而且花火也覺得這是很有趣的事情。”

    上杉覺得她有點無條件信任自己。

    沉默了片刻。

    “君不是貓變的吧?”

    “不是。”

    “那喜不喜歡毛線球啊?”

    “......沒準喜歡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身處東京的我只想咸魚”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