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全網都是我和前男友的CP粉 遲聿 “麻煩不要擠到我老婆。”



    病房里氣氛有些僵凝。

    盛藝已經醒了有一會兒,盛媽媽面無表情給她調了升降,這樣她可以坐靠著,會更舒適一些。

    母女倆四目相對許久。

    終究是誰也沒說一句話。

    也不知道對視了多久,盛媽媽的視線往下移,落在盛藝雙手揣著的位置,隔著被子也能看出來那是她的小腹。盛媽媽盯著那一處看了許久,心情翻江倒海,五味雜陳,總之是說不出的滋味。

    最後,盛藝實在是頂不住盛媽媽那灼熱又帶著怒意的目光,她張了張嘴,盛媽媽以為她總算要交代了。

    結果,沒等到交代,等到女兒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再拉了拉面前的被子把小腹擋好一點,頭歪著看窗外,根本沒有交代的打算。

    盛媽媽︰“……”要被女兒氣炸了!

    她就是在跟老娘比誰更沉不住氣。

    很顯然,盛媽媽輸了一籌,再老的姜也辣不夠眼前的小辣椒。

    “服了你!唉!”

    一聲嘆氣聲自病房里傳開,盛藝听到那聲嘆氣,假裝沒听到,始終不敢吱聲。

    沒法,誰叫她從小到大都更怵盛媽媽一些,哪怕現在二十好幾的大人了,還是怵媽媽,比如媽媽的一個眼神。

    秉著敵不動我不動,敵動了我思考一下能不能動,說白了就是靜觀其變,先看看盛媽媽的態度。

    正這麼想著,盛藝就听到盛媽媽咬牙切齒的聲音︰“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一個逆子。”

    盛藝︰“……”

    盛媽媽走到床尾站著,話匣開口了自然不會再沉著氣,對著病床上的盛藝一通數落︰“你說你,一黃花大閨女,男朋友沒有,未婚夫也沒有,怎麼就莫名其妙把自己肚子搞大了?”

    “你是女孩子,怎麼就不知道愛護自己,連自己懷孕了這麼大的事都不知道。”

    “好在孩子沒掉了,要是就這麼給掉了,指不定你還沒當媽媽就得吃一遍刮宮的苦!!”

    听到盛媽媽最後那句話的時候,盛藝嘴角抽了抽。

    也听不出來盛媽媽是慶幸這個孩子沒有掉,還是恨這個孩子沒有掉!

    是的,她懷孕了。

    但是她自己並不知道。

    由于沒有經驗,沒有孕前的重要癥狀,再加上她的生理期一直不太準,延遲了也沒有往那方面去想。

    因為太過勞累嚴重缺乏睡眠狀態,再加上懷孕後體內激素水平劇烈變化導致了腦缺氧,所以她才會出現那種低血糖的狀態。坐在沙發上本來她只是小憩一下,回到家再好好休息補眠,哪知道眼楮一眯就睡沉了過去,腦缺氧那種程度已經算是昏迷,盛媽媽叫了她好幾聲都沒有叫醒,嚇得不輕。

    好在這里醫院。

    醫生第一時間就來了。

    盛媽媽慌里慌張,盛爸爸躺在病床更無法安心,心急死了,還以為女兒這是得了什麼大病,最後得知是懷孕的消息後,盛家這兩口子差點沒雙雙暈過去。

    不過盛媽媽還是冷靜的。

    女兒可是大明星,現在突然查出來懷孕,而且是去了一趟國回來就懷上了,盛媽媽不得不懷疑女兒在國外是不是遭遇了什麼事。

    于是三番擔憂焦急的追問之下,只得到了女兒那一句︰“沒有發生意外,只有懷孕是意外。”

    沒有發生意外就是她沒有在國外遇到不好的事。

    懷孕是意外,因為她壓根就沒有想過自己這麼快就要當媽媽了。

    而她自己還是個小孩呢。

    “我說了半天,你屁話蹦不出一句,好歹表個態吧,肚子里揣的那個崽兒,你怎麼打算的?”對盛媽媽來說,不打胎自然最好,但如果是最初她擔憂的那種意外,女兒被傷害了,那這樣情況下懷的孩子說什麼都不能要。

    可是她觀察到女兒的態度,多半是兩情相悅揣上的。

    盛藝看到盛媽媽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停留,還問她怎麼處理肚子里的崽兒,她現在還沒有主意啊,也還沒告訴崽兒的爹呢,不知道崽兒的爹知道了會是什麼心情。

    一想到道安,盛藝嘆了聲氣。

    到現在也沒回她電話。

    她已經有點生氣了。

    盛媽媽听到她那聲嘆氣,不好做猜測,她從床尾走過來站在床邊,想了想,然後說︰“我跟你爸商量過了,尊重你自己的意願,畢竟這是你自己搞出來的人命。”

    盛藝她抬手摁了摁眉心骨,好似在跟誰對話︰“寶寶啊,你外婆這話听起來好風涼啊。”

    盛媽媽︰“……”

    “那你倒是說說,你接下來怎麼打算?”盛媽媽句句話戳中點子上說︰“你的事業在上升期對吧?你那什麼工作室簽了不少合同對吧?一堆的事兒沒有處理好,突然來個珠胎暗結,你說說你,像話嗎!”

    盛藝搖搖頭︰“不像話。”

    “知道就好。”盛媽媽恨鐵不成鋼的道。

    盛藝此刻的表情極其失落,垂眸看了看肚子,小聲說︰“寶寶,你外婆不喜歡你呢,不被喜歡和不被期待出生的孩子注定得不到更多的寵愛和幸福,所以……”

    在她淚淒淒說‘所以’那兩個字時,盛媽媽一顆心跳到了嗓子眼處︰“……你你你你不會要拿掉吧?我可沒說不喜歡,只是這……”

    “看,你外婆就是不喜歡你,對不起寶寶,我們可能沒有母子緣了。”

    盛媽媽一听,都這種程度,是不是代表了女兒真的打算拿掉孩子?

    這下子盛媽媽急了眼,忙不迭說︰“藝藝啊,你再好好考慮一下,我沒說不喜歡,我喜歡,只要是你生的,媽媽都喜歡。”

    越說,越著急。

    急得盛媽媽滿頭大汗。

    盛藝抬頭,扁扁嘴,委屈巴巴望著盛媽媽︰“可是我的事業還在上升期,還要拍戲,沒法結婚的話,孩子給誰養呢?”

    盛媽媽想都沒想︰“我養!”

    說完這兩個字,頓了頓,可能覺得女兒應該還有一個顧慮,就說︰“要是你擔心會被外界知道的話,就當我兒子或者女兒養,就是你的弟弟妹妹,等養到十八歲再告訴他身世,你看行不行?”

    如此狗血曲折離奇的故事。

    從盛媽媽口中說出。

    盛藝汗顏。

    不過這樣曲折離奇的顧氏,盛藝竟然一點都不覺得陌生,好像娛樂圈里真有這樣的例子來著……

    “可是你得跟媽媽說實話,把你肚子搞大的人到底是誰?”這才是重點好嗎。

    剛才盛藝的話一直在回避,沒有一句話是說在點子上。

    盛藝卻只是說︰“是我喜歡的人,媽媽,我很喜歡他,不,應該是我很愛他。”

    盛媽媽沒忍住翻給白眼︰“你就藏著吧,最好一輩子都不告訴我,讓你肚子里的崽兒跟著我們盛家姓,然後告訴他從小就沒有爸爸!”

    盛藝一听這話就生氣了︰“什麼沒有爸爸,我的崽兒有爸爸,而且我崽兒的爸爸很帥!”

    盛媽媽︰“光吹牛不告訴我實話,你就是耍流氓。”

    盛藝︰“……”

    叩叩叩-

    三聲敲門聲傳來。

    盛媽媽還沒回頭看是誰,就見原本坐在病床上的盛藝忽然坐直起來,伸出手揮了揮︰“鳶鳶~”

    盛媽媽想叮囑盛藝坐回去,別大開大合的亂動,又听到喊的那聲鳶鳶,知道是顧鳶來了。

    顧鳶敲門之後才進來。

    她帶了一束花過來,手里還拎著一個打包好的炖盅,一看就是十全大補湯。

    將炖盅放下,盛媽媽接過她手里的那一束花,問起︰“鳶鳶啊,就你一個人來的?”

    顧鳶點下頭︰“嗯,一個人。”

    盛媽媽接過盛藝手里的那一束花,再將那一束花放在床頭旁邊的櫃子上。

    顧鳶走過來床邊,看到盛藝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顧鳶見她精神氣也不算特別差,還能對自己笑,一路過來高懸著的心總算松了松,只是開口有些沒好氣︰“都住院了還這麼開心。”

    盛藝伸手過來,顧鳶把手給她,她立馬攥著她的手把臉貼過來,像貓兒一樣在顧鳶的手臂上蹭了蹭︰“不是住院了開心,是看到鳶鳶來了才開心。”

    顧鳶被她的話逗笑。

    她這趟過來,只知道盛藝忽然住院,目前還並不知道盛藝肚子揣了崽兒的事。

    她問了盛媽媽情況,盛媽媽在電話里支支吾吾沒直接說個明白,顧鳶還以為是生什麼大病了,一路上很擔心。進來病房後,看到盛藝精神氣沒那麼差,而且盛媽媽臉上也沒有憂心忡忡,猜測應該問題不大。

    盛媽媽貼心的給顧鳶移了椅子過來︰“鳶鳶,快坐,別累著了。”

    盛媽媽知道顧鳶現在懷著孕,快有兩個月了,時間短顯懷還早著呢。盛媽媽視線在顧鳶的小腹那停留了會兒,忽然想起以前催藝藝早點談戀愛結婚的事,還拿顧鳶都當媽媽的列子來催。

    現在好了,不用催,她也要當外婆了。

    光是想到以一個可愛的奶娃娃抱在懷里,盛媽媽就樂得不行。

    只是,樂完之後,盛媽媽又擔憂起把她女兒肚子搞大的那小子,到底靠不靠譜?藝藝藏得這麼嚴實,該不會真的是個窮小子吧?

    誒!就算真的是窮小子也只能認了。

    誰讓藝藝喜歡呢。

    沒關系,盛媽媽除了一開始很生氣,氣過了之後還是看得很開明。盛家底蘊厚,有錢,倒插門女婿也不錯,而且他們盛家也就只有藝藝這麼一個女兒,將來盛家的一切都是藝藝,倒插門女婿只要不吃里扒外,還是可以接受。

    現在顧鳶來了,小姐妹兩人自然有話要聊,盛媽媽也沒有多待,想著盛爸爸估計在焦急等她的消息,得去跟盛爸爸匯報匯報情況。

    盛媽媽前腳剛一離開病房,盛藝就坐起身來掀開被子。

    顧鳶問她做什麼,盛藝掀開被子給顧鳶看自己的肚子︰“這里。”

    什麼也沒說,只是讓看,顧鳶自然沒看明白,想著她突然住院的事情還沒問什麼情況,顧鳶給她把被子拉上去蓋住,問她︰“說吧,身體怎麼了?看樣子不像是感冒,是不是太累了?”

    盛藝捂著被子嗤嗤的笑,然後點頭︰“嗯,也有太累的原因。”

    顧鳶听出來話里有話︰“所以還有其他什麼原因?對了,這次道安怎麼沒和你一起回來,我還以為你們會一起回來呢。”

    “道安忙,你不知道在曼哈頓的時候,道安那麼忙的人幾乎每天都要擠時間陪著我吃飯睡覺,我在那邊耽誤了他很多事。”說完,盛藝努了努嘴,抬手撥了一下耳邊的發絲,然後拉著顧鳶的手︰“你是孕婦,不要一直站著,坐下來。”

    顧鳶依著坐在床邊。

    她站著倒是不累,身子並不重。

    盛藝沒有著急回答顧鳶剛才問的問題,在發現顧鳶進來這麼久都沒有出現遲聿的身影,她嘖嘖納悶︰“你家那個粘人精恨不得時時刻刻粘在你身上,今天居然沒有跟你一起過來,難得難得啊。”

    雖說是調侃,不過盛藝覺得自己說得很貼切。

    可不就是這樣嘛。

    顧鳶就知道盛藝會問,笑了笑說︰“他現在還不知道我過來醫院,而且我接到盛媽媽打來的電話那會兒,他剛送穗穗上幼兒園去了。”

    “听你這麼說,我都能想象到遲聿回家發現你不在炸毛的樣子,哈哈。”盛藝邊說邊笑,根本停不下來。

    顧鳶雙手環胸,好整以暇看著盛藝笑︰“別扯開話題了,說吧,你這情況到底怎麼回事?”

    盛藝打住了笑意,抿著唇看顧鳶。

    顧鳶被她看得一頭霧水,揚起眉頭︰“嗯?”

    在顧鳶莫名的目光注視下,盛藝掀開被子,揣著肚子給顧鳶看︰“就是這麼回事。”

    視線往下移,停留在盛藝的肚子上,頃刻,顧鳶揚著的眉頭慢慢壓下來。當她的視線從肚子再移回到盛藝臉上,顧鳶的表情寫滿了︰什麼意思?不解釋一下?

    盛藝嘿嘿了聲,手放在臉頰邊上成擴開的形狀,像是要悄悄告訴她。

    顧鳶看這個手勢,身子往前傾一點,側耳傾听——

    盛藝悄悄說︰“鳶鳶,我們要做親家了!”

    听到這話的顧鳶︰“……”

    即使在盛藝揣肚子給她看的時候,顧鳶就已經猜出來答案,現在親耳听到盛藝說出來還是不覺一震。

    身子往後,坐直。

    她靜靜的盯著盛藝看了幾十秒沒說話。

    而這幾十秒里盛藝很不好意思的揣肚子摸來摸去,顧鳶看著母性泛濫的盛藝,憋在嗓子里好半晌的話總算脫口︰“我當初想著,你一個人去國,只要和他修成正果最後一定是兩個人回來,最後也確實是兩個人回來,只是……我真沒想到。”

    盛藝嘿嘿的笑,羞澀的表情就像剛懷春的少女一樣,問顧鳶說︰“我厲害吧?”

    顧鳶邊笑邊點頭︰“厲害。”

    只是……

    顧鳶說到重點︰“道安知道嗎?”

    “他還不知道呢。”提到道安,盛藝的聲音又有點落寞了。

    顧鳶暫時還不知道國的資本公司發生了什麼事。

    兩人長長短短聊了十幾分鐘,盛藝告訴了顧鳶自己的想法和打算,她準備告訴道安自己懷孕之後和他領證。

    雖然這速度確實很快,算起時間來她和道安確定關系在一起還沒超過三個月。

    但只要兩情相悅,什麼都不是問題。

    而且,她早已經認定他了。

    沒一會兒,顧鳶手機震動,她還沒拿起手機看來電是誰,盛藝就已經先替她猜到︰“不用說,肯定是你家那個粘人精,現在回家沒找到你估計在發狂呢。”

    顧鳶平時電話也挺多的,也不百分百肯定是遲聿打來的電話,一看手機屏幕上的來電顯示,她說︰“這回還真不是遲聿打來的。”

    盛藝看了眼,不認識︰“是誰啊?”

    “公司那邊,我去接個電話。”說完,顧鳶起身,去窗前接听電話。

    盛藝又無聊了,眼巴巴的瞅著顧鳶站在那接電話,她不不太懂商業上的那些名詞,竟也意外的听出來一些跟金融方面有關的訊息,還有什麼……訴訟??

    只見顧鳶臉色越來越沉︰“那邊是咬死了並購案的漏洞是麼?”

    對方不知道說了什麼,顧鳶說︰“好,隨時維持聯系。”

    說完掛斷了電話。

    盛藝看到顧鳶臉色沉沉走過來,以為是公司出了什麼大事︰“鳶鳶,要緊嗎?是不是現在要離開?”

    顧鳶目光深深地凝視了盛藝許久,這樣的眼神看得盛藝心里發慌︰“鳶鳶,怎麼了?”

    顧鳶收回了視線,心里邊嘆氣,面上卻未露分毫︰“公司確實出了很大的事,需要我親自過去一趟,你在醫院好好待著,听醫生的話,也要好好吃飯,知道嗎?”

    “我知道啦。”盛藝往後靠,拉起被子蓋住自己的小腹,再揮揮手︰“看你的臉色事情好像真的很大,快走吧,不然我可要有心理負擔了。”

    顧鳶嘴角一挽,是一抹牽強的微笑︰“好好休息,晚點再來看你。”

    “還有……”顧鳶提了句︰“道安或許在忙,你也不要胡思亂想,懷孕初期的心情我格外能理解,畢竟我也是過來人了,等他忙完了就會來看你。”

    盛藝乖巧點頭︰“好啦,我知道。”

    顧鳶懷著心事離開病房。

    走到電梯口,看見一抹頎長的身影倚在那,一身黑衣,戴著鴨舌帽,黑口罩,腿長又直,依著電梯旁邊的拐角,見到她走過來,正好整以暇看著她。

    那眼楮好像帶著點笑,又帶著點怒,顧鳶心道糟糕。

    “你什麼時候來的?”

    遲聿冷幽幽的睨著顧鳶︰“你揣著我兒子出門都不跟我說一聲,我為什麼要跟你說我的行程。”

    得!

    生氣了。

    好大的氣。

    顧鳶走過來,站他跟前,先認了個錯︰“對不起,走的時候比較匆忙,那時你送女兒,我知道你會超車,所以才沒給你說。”

    “歪理。”遲聿撇開臉輕哼了聲︰“不接受道歉。”

    很快又說︰“親了一下,勉強接受。”

    顧鳶二話不多說,直接踮起腳親了一下他的臉頰,在她親上去的時候,他的頭非常貼心的往下壓了壓,方便她親到。

    遲聿唇角瘋狂上揚,煞有介事的點點頭︰“嗯,還行。”

    顧鳶抿唇笑。

    她問他怎麼知道她在這家醫院的,遲聿說她記性不好,出門之前明明跟祥叔說過。

    顧鳶摸摸眉心骨︰“瞧,懷孕了腦子不怎麼轉,都要傻了。”

    遲聿說︰“怪我。”

    顧鳶︰“確實怪你。”

    他笑,攬著她護著她,在電梯里生怕別人擠著了她,有人只憑他那一雙眼楮認出他,拿出手機對他拍照時,他很大方的讓他們拍照,但唯一的要求是︰“麻煩不要擠到我老婆。”

    從醫院出來。

    車上。

    遲聿問她發生了什麼事,顧鳶把盛爸爸出車禍的事,還有盛藝懷孕的事說給了遲聿听。

    遲聿听完發表感慨︰“這速度夠快。”

    “其實挺好的,藝藝和道安很般配,只是……”顧鳶嘆了聲氣。

    遲聿看著她愁眉不展的樣子,猜到可能發生了什麼事,他沒問,等顧鳶自己說。

    原來,道安一直沒有回盛藝電話,一直沒有回復她的消息,是因為那一晚都在警察局度過。

    道安名下的資本管理公司,被華爾街糾察科提起了訴訟,這場訴訟是有備而來,早在一場並購案中就被留下了漏洞,對方起訴道安的資本公司利用內部交易非法牟利巨額數目……

    這是一場近乎腥風血雨的官司。

    審判的結果還長。

    顧鳶早得知道安踏入華爾街時的舉動,攪得整個金融街動蕩,估計早已經被人盯上了。

    這次的起訴,也是一場拉鋸戰。

    不過,顧鳶並不擔心這場拉鋸戰會輸,道安自會解決,只不過需要時間。

    遲聿說︰“訴訟在身,他無法回國。”

    顧鳶頭靠在遲聿肩上,遲聿身後攬過她的後肩胛,听她說︰“盛藝在等道安的電話、信息,可是我該怎麼告訴她,道安現在回不了國,並且還要面臨一場官司。”

    這也是當時顧鳶為什麼深深的看了盛藝許久。

    很多話,卻沒有一個字可以開口。

    ……

    盛藝目前還不知道這件事。

    但很快她就會知道了。

    下午她去隔壁盛爸爸的病房時,遇到了秦秉。

    他正在和盛媽媽聊著什麼,盛媽媽滿面笑容。

    看到盛藝進來,盛媽媽緊張的上前來扶她︰“怎麼過來了,不是叮囑你好好休息嗎,你爸爸沒事。”

    秦秉看過來,目光落在她藍白色豎條紋病號服上,他目光深了深,也走過來。剛才他來之後沒有看到盛藝,問過盛媽媽,盛媽媽支支吾吾說盛藝回去休息了。

    秦秉想到昨晚盛藝的臉色並不好看,想來也是累極了。

    他也剛來不過幾分鐘。

    準備待一陣就去盛家。

    卻沒想到,看到穿著病號服的她走進來。

    盛媽媽心里對秦秉有愧,畢竟是自己當初信誓旦旦的答應過秦秉,說她的女兒一定會嫁給他。結果倒好,現在她女兒懷孕了,還是懷了別人的崽兒,她根本不好意思告訴秦秉說︰我不能嫁女兒給你了!

    秦秉可能會問原因。

    她總不能說︰我女兒跟別人好上了,還懷了別人的崽兒。

    盛家還是講道德的,絕對不會坑人來做接盤俠。

    而且吧,她雖然還沒有見過她的那個女婿,俗話說得好,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她覺得她這個未來女婿長得肯定不差,她女兒顏控她能不知道?

    就是很有可能……會窮了點。

    富家女都愛窮小子這種戲碼,電視里不少,她那幾個富太太姐妹也輕身經歷過。

    秦秉走過來,視線落在盛藝臉上,看了片刻,問她︰“身體不舒服?”

    盛藝搖頭,若無其事說︰“沒有啊,我身體好得很。”

    秦秉視線再次落在她身上的藍白色豎條紋病號服上,眼神持有對她這話深深的懷疑。

    盛藝站直身體,精神抖擻,她忽視秦秉,朝盛爸爸的病床走過去。

    秦秉看了眼盛媽媽,盛媽媽心虛的挪開目光,並沒有解釋什麼。

    盛藝和盛爸爸聊了會兒天,盛爸爸看著秦秉在,就沒提外孫的事,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沒多久盛藝就回了自己的病房,是盛媽媽送她回去的。到病房里,盛媽媽悄聲跟她說︰“我沒有跟你表哥說你懷孕的事。”

    盛藝不在意的聳聳肩︰“其實說了也沒什麼啊,孕婦的肚子嘛,早晚都會顯懷,早晚會看見。”

    盛媽媽︰“都是你惹的事。”

    盛藝不說話,鑽床上去。

    盛媽媽不再多說了,想著女兒肚子的里小外孫,又心疼起來,叮囑她好好休息不要到處亂跑,這才回了盛爸爸的病房。

    盛藝百無聊賴,給道安打了幾通電話,都接了。

    但不是道安本人接的,是道安的那個秘書,程萱接的。

    天知道電話接起的時候她有多開心。

    但沒有听到他的聲音又有多失落。

    程萱告訴她,老板這幾天特別忙,一直在開會,行程很忙。

    盛藝一點都沒有懷疑,因為道安確實很忙,她走了之後,估計之前堆積的那些事足夠他忙好久的,想想都愧疚。之後她給道安發的微信他也有回復,看回復的內容就知道是百忙之中抽空回的。

    不過,只要看到他的信息就安心了。

    她放下手機準備去上個廁所。

    這時——

    病房門‘ ’的一聲被推開,聲音不算巨響,但是很突然,盛藝嚇了一跳,望向病房門口,看到了秦秉的身影。

    他闊步朝她走來,神情陰翳,渾身裹挾著寒氣。

    盛藝看到他氣勢洶洶的走進來,放下的腳立馬縮回去,梗著脖子望著他︰“醫生說過我現在不能受到驚嚇,希望記住我現在說的話。”

    秦秉腳下一頓。

    人已經走至她床邊。

    他居高臨下睨著她,陰鷙唇角扯了扯︰“醫生是不是說,驚嚇過度會流產?”

    盛藝一听到流產兩個字,反應過激且防備的盯著他︰“你知道了!”

    秦秉冷笑,一字一句對盛藝來說宛如凌遲︰“我不止知道,我還要告訴你,你心心念念等的人回不來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全網都是我和前男友的CP粉”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