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全網都是我和前男友的CP粉 忽然暈倒嚇壞了叫醫生



    對他說什麼?

    好像沒有。

    如果非要有的話,她當然很想說,希望我們以後盡量避免接觸,我不想看到你。

    她斟酌了一下措辭,垂著眸,開口︰“這段時間一直待在國外,爸爸出事了也沒能在第一時間趕回來……”

    “抬起頭。”男人沒什麼溫度的聲音傳來。

    盛藝聞言乖乖抬頭。

    他板著臉︰“看著我說話。”

    盛藝剛才的話被他打斷,不過不是什麼要緊的事,只是讓她抬頭說話而已。

    她便看著他。

    兩人距離極近,秦秉一米八五的身高,她需要仰視,其實她身邊大多數男人以她的身高都要仰視。

    此刻他正看著自己,唇角噙著一點弧度,卻看不出來是笑還是什麼,倒是有些薄涼,跟他人一樣,也有些高深莫測,盛藝既然讀不懂自然也不會費心思去讀懂。

    直視著他的眼楮,盛藝這次沒有退怯︰“表哥日理萬機,想必也是剛好在穗城才趕了過來幫忙。”

    他的聲音听起來沒什麼人情的溫度︰“我特地從海市趕過來的,海市飛這邊只要兩個多小時。”

    盛藝被嗆了話,抿唇。

    不過按照秦秉說的這樣,他得知盛爸爸出車禍後第一時間從海市放下工作趕過來,她不敢說了,這種可是恩情,需要還的。

    她視線往邊上瞥,不再看他,提起了一件事︰“你去國找我這件事,我不會跟我爸媽提起的,但前提是你不能再逼我嫁給你,我態度很明確,我是不會嫁給你的。”

    說到最後幾個字時,她的語氣有些擰生生的,還有些咬牙,在堅定地表明自己的立場。

    只是她沒想到,她的話沒有引起秦秉的重視,反倒讓他並不在意那般嗤笑了聲︰“你把這當做威脅?”

    盛藝一听他這麼說,腮幫子微微鼓起︰“如果我說是呢?”

    他漫不經心的聲音,視線卻看向那扇上懸窗︰“我秦秉能走到今天的位置,站在這樣的高度,你覺得我怕過什麼?”

    盛藝︰“……”

    這回盛藝回答不上來了。

    因為秦秉剛才那句話實實在在的提醒了她,是的,如今的秦秉位高權重,豈會在意她這小小的威脅,這件事對他來說或許根本不算什麼。

    在她想著這些利弊的時候,卻听到他說了句︰“我也怕過,怕得不到你。”

    盛藝微愕。

    以為自己听錯了,秦秉居然會說這樣的話。

    就在她愕然,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秦秉收回了看著上懸窗的視線,看向她,然後,腳下忽然朝她逼近了一步。

    盛藝本能的後退。

    直到後背貼到了牆壁,才想起了這里是走廊,她和他面對這面,都背對著牆。

    她忽然很怕此時的秦秉,即使這是在醫院,即使只要她一叫就能引來人,但她還是很害怕。她想要逃離,卻被男人扣住手腕拉回來。

    慣性的力量讓她被拉回來後,不得不撞進他懷里。

    以為他會抱著她時,他手腕用力一推,她腳下往後退,背再次貼在了牆上,緊接著他強勢又霸道的將她緊固在牆與他的手臂之間。

    他身上薄涼的氣息侵襲而來,讓她心慌害怕,她小聲說︰“我會喊人的,秦秉你要是敢做什麼,我真的會喊人。”

    她的聲音越來越委屈,微弱,像無助可憐的小獸︰“求你不要再欺負了我好嗎!”

    秦秉的神情,因為她這句話,出現在短暫的怔忪。

    腦海里閃現出一些回憶,和現在她說過的話重疊在一起。

    ——[表哥,你不要欺負我了嘛,老是贏我,就不能輸一次嘛。]

    [我已經喂給你很多張牌了,是你自己不聰明。]

    ——[就知道欺負我。]

    [我以為我在遷就你,如果你認為是欺負的話,那我再遷就點,底線給你了。]

    “是啊,我只會欺負你。”他松開了她的手腕。

    剛才用的力道太重了,他松開她的手腕後,視線落在她的手腕那處,有些紅,他問她︰“疼嗎?”

    盛藝搖頭︰“不疼。”

    秦秉︰“疼就說。”

    盛藝︰“真的不疼。”

    ——[你就是小看我,別以為你現在處處優秀,實際上你以後也會處處優秀,所以如此優秀的表哥,你可不可以不要跟我媽媽說我偷走了那一桶哈根達斯的事?]

    [已經說過了。]

    ——[表哥啊,你知不知道在古代我們長大了以後是要結婚的,你看電視沒,電視里表妹最後都嫁給了表哥。]

    [那你以後會嫁給我嗎?]

    ……

    盛藝發現面前的秦秉走神走得厲害。

    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她先開腔︰“你還不走嗎?”

    等來的是他一句莫名其妙的回答︰“我沒想過要傷害你。”

    頓了頓,他加重了字音,目光看著她︰“從未。”

    盛藝一開始沒听懂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不過她腦子不鈍,想了一會兒想到了他或許說的是哪一件事。

    在國,在414酒店的那晚,她差點墜樓。

    果然,秦秉接下來的話印證了她的猜想。

    他後退了半步,高大的身軀仍舊籠罩她︰“那晚,我也很慶幸,他及時趕來。”

    不然,後果他不敢設想,也承受不了。

    見他果然是說那件事,如果是那幾天,她回想起來確實會心有余悸,但是現在嘛,回憶起來心情已經很平靜了。

    “那晚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我也不想再听到,就這樣吧,我要進去休息了,很困。”

    說完,盛藝轉身。

    最後,秦秉沒有再上前,目送盛藝回到病房。

    他站在原地,站在上懸窗下,不知道站了多久。

    記憶回溯,他和她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小姑娘還在襁褓里,那會兒剛出生沒多久,小小的一團,母親讓他抱一下,他沒興趣。

    後來,小姑娘長大了,會喊人了。

    清清脆脆的聲音朝著他喊︰“親冰~~~”

    他說︰“是表哥。”

    “表鍋~~~~”

    “……”

    再後來,小姑娘出落得亭亭玉立,正值花季。

    他那時候很忙,忙著家族里的內斗,忙著競選,忙得昏天地暗,那天路過學校,正是她放學的時間,他許久沒見她了,有點想她,想去見見她。

    于是在他格外忙的時候,還是忙里抽空之下親自接她放學。

    他從後面走過去的時候,她正在拒絕別的男生的告白。

    男生對她說︰“你說你喜歡長得好看的,我長得就還不錯啊,你說你喜歡有錢的,我媽媽說我小時候得了腦癱,花了六十萬才治好,六十萬啊,這不就代表了我們家很有錢,你說你喜歡學習成績好的,我的學習成績也不差,就是這次發揮有點失誤,只考到了倒數第一名,可倒數第一名也是第一名,我這麼好,讓我做你的男朋友行不行?”

    她搖頭非常堅定的拒絕︰“不行!”

    男生氣炸了︰“為什麼不行?”

    她看起來好像有點為難︰“因為我喜歡不喜歡我的。”

    男生一臉絕望︰“這太難了吧,我很喜歡你怎麼辦?”

    她搖搖頭很可惜的說︰“那我們就不能在一起了,因為你太喜歡我了。”

    男生一臉懵逼,最後問了句︰“那你到底能不能告訴我,你喜歡什麼樣的?”

    她歪著頭,好像看見了他,不,不是好像,是真的看見了他,一雙眼楮亮得如同夜里最閃的那顆星星,然後抬手指著他,大言不慚的對那個男生說︰“他!我喜歡的就是他這樣的,哈哈,看清楚了嗎?!”

    男生還是學生。

    甚至還沒成年。

    都是小屁孩。

    所以,當男生看到西裝革履,風度翩翩出現在那的秦秉時,嘴角隱忍的抽搐了好幾下,當場沒骨氣的哽咽對盛藝說︰“這根本沒法比啊。”

    秦秉直接笑出了聲。

    小姑娘朝他奔過來,親昵的挽住他胳膊,清清脆脆的聲音喊︰“表哥。”

    秦秉還沒應聲。

    那邊男生听見盛藝喊這個人表哥,當場捶足頓胸︰“哇靠!你們是近親!!”

    盛藝翻過去一個不雅白眼︰“略略略略略略又不是親的。”

    她說。

    一開始連風都是溫柔的,一切都沒有變,如最初的那般美好,一觸即得,萬般都在眼前。

    後來,政界名利場的追逐讓他紅了眼。

    他至今都不會忘記那天,她背著書包出現在他臥室外,她臉上洋溢著最燦爛的笑容,卻在看到他床上的女人之後,那笑容永遠的消失了,最後,變成了厭惡。

    他是成年人,有成年人的需求。

    她是小孩,還沒長大。

    他認為這沒有什麼錯。

    可是,從那之後的每一天,她看見他就躲,甚至刻意避著他。

    直到她不躲了,他還是能從她眼里看到厭惡,是的,厭惡,像刀子一樣生生在剮在心髒。

    後來時隔好幾年不見。

    她已經忘記了他了這個人,逢年過節也不會再問起那句——[我的表哥呢?]

    後來的後來。

    在得知她有暗戀的人時,會奔向她喜歡的那個人時,他終是忍不住出手,不管她有多厭惡他,他都要不計一切得到她,娶她。

    只是,他終究高估了自己,時間會改變一切。

    但時間也讓他再也沒有了機會。

    對盛藝來說,那只是少不更事時短暫的春心萌動,即使沒有後來的事,她也不一定會選秦秉。疏離只是單純的惡心,覺得心目那個神聖的形象破滅難以接受。

    如果非要打一個比方,就好比自己喜歡的玩具小熊被別人霸佔了,其實沒有很難受,因為她還有很多的玩具小熊,只是覺得既然是能被霸佔的東西就沒有那麼美好了。

    ……

    在她得知他要娶她之後,非常抗拒,來來回回說過最多的話就是︰

    ——[表哥怎麼可以娶表妹!]

    ——[不是親的也叫了這麼多年的表哥,現在這個時代哪個表妹會嫁給自己的表哥。]

    ——[我討厭秦秉。]

    你討厭我。

    你也忘了,你說過那句——[又不是親的!]

    ……

    盛藝哪里知道走廊上那個男人的那些痛苦回憶,這些回憶對她來說已經快淡忘掉了,不重要就不會記太久,而且只是少不更事的一些過往。

    她回到病房里又再看了一次手機,還是沒有來電,也沒有微信回復。

    道安還沒忙完嗎?

    想著想著,盛藝嘆了聲氣。

    此時她滿心都是等著道安,明明很累很困應該睡覺了,但就是睡不著,似乎只要等到道安一個回復,哪怕是一個標點符號她就能睡著似的。

    一夜迷迷糊糊的睡著,怎麼都睡不好,而且很難受。

    好不容易到天蒙蒙亮,她撐著沙發起身,後脖頸好痛,她表情皺起。

    平時睡的都是柔軟的大床,再加上回來前的那段時間,睡眠都還是很好的,特別是最近她很容犯困。現在回國之後,一下子打回原形。

    先拿出手機看了眼,手機上還是沒有任何回復,也沒有她想要等的電話。

    “誒。”

    盛藝盯著手機屏幕嘆了聲氣。

    這也才三十幾個小時沒見吧,她就想他想得魂不守舍。

    面露疲憊的她,站起身來的時候差點沒站穩,眼前一黑,整個人往下栽倒。

    “誒,盛小姐!!”

    護工及時的搭把手,扶了她一下,盛藝穩穩攥住護工的胳膊,清醒一點了才徹底站穩。男護工的臂彎很有力,扶她這點重量輕而易舉。

    “盛小姐,你是不是昨晚沒睡好,我看你一臉的疲態。”護工擔憂的問道。

    盛搖搖頭︰“還好,可能我在國待了一頓時間,剛回來還要倒一下時差。”

    男護工一听,點點頭︰“那你先坐一會。”

    盛爸爸也醒了,昨晚吃了醫生開的藥睡眠很好,從護工那里得知女兒昨晚沒睡好,心疼死了,言里言外都是讓盛藝快回去休息,盛媽媽等會就過來。

    盛藝也沒推辭,總感覺整個人確實很不舒服。

    她也形容不出來那種不舒服。

    就是整個都很難受,又沒有確切的難受點,仿佛累到了極致,頭很沉重,身子也很沉重……

    磨磨蹭蹭等到盛媽媽來了才走,盛媽媽一看女兒那一臉菜色,心疼得不要不要的,拉著盛藝坐在沙發上︰“你先坐著休息一下,剛才我有東西忘了拿來,讓司機回去取,還有十幾分鐘,等司機來了你就下去,回家洗個澡好好睡一覺,听到沒。”

    盛藝點點頭,說︰“好,听到了。”

    等待司機來的時間里,盛媽媽又念叨了一大堆。

    把盛爸爸的早餐都擺好了,看看女兒窩在沙發里一動不動的身影,想著司機可能還有幾分鐘,又走過來說︰“藝藝,要不吃點早餐再回去睡覺,不然你這一覺直接睡到中午去了,那得餓肚子的呀。”

    “藝藝,听話,起來吃個飯。”

    “媽媽知道你累,可是不能餓肚子,你昨晚就只吃了一點點。”

    盛媽媽說著了半天,也沒听見盛藝應一句,意識到不對勁,伸出手去輕輕拍了拍盛藝胳膊︰“藝藝?”

    沒反應。

    “藝藝?是媽媽呀。”

    還是沒反應。

    盛媽媽臉色一白,慌忙不迭的喊著︰“快幫我叫醫生,叫醫生。”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全網都是我和前男友的CP粉”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